【同人】挣扎的一生

北朝旧贴 | bart | 8/15/2020 | 共 4515 字 | 编辑本页

bart 于 2018-6-25 11:37:57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bart 于 2018-6-25 12:03 编辑 本文内容均选自尚羽讲稿、录音日记、报道文章和与其妻张嘉蘅的谈话记录。尚羽,澳宋帝国元老,是为数不多的“元 1.5 代”。曾任中央广播电台英法语播音员、澳宋独立调查记者协会会长、驻巴达维亚领事、外事部副部长和临高广影学院新闻系讲师。1638 年,尚羽毕业于芳草地学习院初号班,投身方兴未艾的临高广播事业,成为临高广播电台的重要人物。两年后,因报道梅县土地案名声大噪,此后更报道了潮州窝案等一系列重大案件。1650 年,尚羽元老成为临高中央电台驻明国记者,在明国内进行了广泛的调查。他的报道现在一般视作研究明国晚期维新运动和当时社会形态的珍贵史料,但也由于其内容部分遭到封存。在采访旅途的长期通信中,尚羽成功的与另一女元老张嘉蘅加深了友谊,并逐渐发展到情侣关系。(实际上按照其本人的日记录音,这场暗恋已经持续很久了)1657 年,明廷灭亡,尚羽在一年前被召回,与张嘉蘅元老结婚后短暂成为文宣部副部长。但与丁丁元老发生冲突,加上不久后发生的雷霆行动案,导致尚羽不得不辞去其他全部工作,转入外事部工作。1661 年,尚羽到达巴达维亚,成为澳宋帝国驻巴达维亚领事。次年,巴达维亚领事馆爆炸案发生,尚羽失去一条腿,幸而得以存活,此后一直作为临高广影学院的新闻学讲师工作,专注于培养客观自由的新闻人。同时还成为中央广播电台《面对面》节目主持人,会见了无数重要人物。1665 年,元老院内部因对外干涉事宜发生分裂,一部分元老公然试图分裂帝国,遭到元老院领导核心的坚决反击。尚羽对于分裂派进行了严厉的驳斥,并提出其主张,认为该分裂完全是因为元老院无法有效管控元老,要求内阁尽快采取断然措施,设立对元老的监督体系。他甚至一度说出“如果有人想让我死,那就让我因为救一个普通人而死,以证明我们都是一模一样的澳宋人好了!”这样的话。次年遭到刺杀不治身亡,年仅 46 岁。其重要著作有录音日记《理智还是情感:我是怎么不被正确所左右》,明国报道合集《观北方》,新闻学著作《一个自由而负责任的新闻界》,社论演讲合集《看门狗一定要叫》。


朱新城 于 2018-6-25 11:59:37 发表了:

尚羽元老的事迹说明 唯有掌握住枪杆子和钱袋子,笔杆子才能真正发挥作用(笑)


bart 于 2018-6-25 12:09:13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bart 于 2018-6-27 08:22 编辑

初号班生活

注意,以下内容包含粗口和脏话,可能引起不适。

淦!今天他妈的要写日记,真是烦人。还好胡叔叔说日记可以用别的方式,干脆就申请个录音机得了,反正以后总是会有人帮我们整理出来的嘛(背景传来笑声),我他妈的在录音!你们别瞎乱吵!啊,刚刚是我室友,淦,怎么又搞得像是在讲电话。

今天没啥事可以说说,睡了哈。

这是尚羽第一次记录自己在初号班的情况,当时十五岁。初号班的学生要提前修完相当于现在大学本科的课程,非常艰苦。因此尚羽对于记录日记这件事极为排斥,认为只是在浪费时间。

一觉醒来,感觉头昏沉沉的,哥几个好像都还没有起床,先将就着录点音好了。

(呼噜声、软物落地声、一阵杂音)

你干什么吵醒我?求求你别打呼噜行不行?刚刚说话的是欧阳哈,和我没关系。

算了,fuck,我还是随便说点啥吧。

爬起来是为了复习题目,明天又要考试了,三角函数真烦啊,听说明年就要学密度函数和正态分布之类乱七八糟的,有这必要吗?我们是穿……我们是来建设新世界的,学个毛的函数啊!我还是觉得(录音戛然而止)

后面问话者是尚羽的下铺欧阳轩,后加入航空技术部,成为帝国当时最年轻的航空技术师,设计了文德嗣型三叉戳飞艇,被私下称为容克大妈。

尚羽本人是文科生,对于数理化方面没有特别多的好感,最低一次在数学考试中考了 90 分(满分 150),但在外语方面得了满分,偏科严重。

今天读了一本小说,忽然就感觉憋得慌。真是令人难过啊,人一生也太他妈短暂了。

忽然又觉得自责,我这种自恋自怜的情绪是不是太重了?

尚羽阅读的小说是《苏菲的世界》,澳宋先贤乔斯坦·贾德著,应该是英文原版。

操场上看到朵朵几个又在滑轮滑,两个(此处掐断)又在那边一脸猥琐的笑。他妈的是生活秘书还满足不了性欲?

这里指的两个人应该是张柏林和魏爱文元老,二人常常去芳草地视察工作,看看初号班学生。

钱朵朵等未成年女元老当时喜欢穿短裙滑轮滑,这种当时算是大胆的穿着常常引起围观。


奇怪的抓手 于 2018-6-25 13:44:46 发表了:

。。。。年轻就是高产!另外,轮滑是我家带的旧时空货,怎么能拿给你们这些男孩子玩!粉色鞋子老爷们穿上不别扭?


bart 于 2018-6-25 14:27:13 发表了:

手机端显示不出来注释,要看注释只能用电脑咯


bart 于 2018-6-25 19:08:11 发表了:

突然又觉得心慌,对不住自己这么优渥的生活条件。到了临高来,个个元老吃的都这么饱,真心不明白以后会不会出事,人这种东西,一吃饱了就容易想东想西。

这段话一般被认为是尚羽要求建立元老制衡措施的思想发端。

今天看了一场球赛,看到一般就回宿舍去了。女子球赛嘛,看的就是大腿。土著们个个都还是一幅营养不良的样子,真不好看。

这里应该指的是 1636 年年末举办的芳草地运动会,是日后澳运会的前身。尚羽观看的这一场应该是初二(2)班对阵初二(5)班的篮球比赛。

给丁丁叔叔寄了一篇文章,不知道能不能刊登。这文章写的我浑身难受(粗体字为重读)。一笔一笔,不知道做不做得到比而不党,科科。

尚羽元老寄出的这篇文章应该就是那封给萧子山的关于土地改革的公开信,后来被丁丁元老刊登在两报一刊上。

附注:这段日记实在尚羽生前出版的,出版社一度询问尚羽是否要进行删改,但被尚羽拒绝,表示:“我年轻时不是圣人,现在也不是圣人。”


duyiqun0203 于 2018-6-25 19:24:55 发表了:

不要老开坑    填一点就跑了


bart 于 2018-6-25 19:44:30 发表了:

duyiqun0203 发表于 2018-6-25 19:24

不要老开坑    填一点就跑了

我会尽量保证至少两条线更新


北风之翼 于 2018-6-27 08:19:17 发表了:

bart 发表于 2018-6-25 12:09

初号班生活

注意,以下内容包含粗口和脏话,可能引起不适。

卓小敏是男孩好不好,原书你都不仔细看,而且书里提过,卓小敏是未成年元老中唯一的男孩


bart 于 2018-6-27 08:23:13 发表了:

北风之翼 发表于 2018-6-27 08:19

卓小敏是男孩好不好,原书你都不仔细看,而且书里提过,卓小敏是未成年元老中唯一的男孩

...

抱歉,此处已修改,感谢指正


北风之翼 于 2018-6-27 09:07:28 发表了:

这里是 17 世纪。

她百无聊赖的看了看四周:每个人都在考试,不过考得内容却各不相同。教室里没有她小学时代同年级的同学,有的,只是那些被称之为“小元老”的同学。年龄大大小小,小得是 d 日前一年才出生的,今年才满六周岁,刚刚从学习院的幼儿园升上来;大得就是她和张允幂他们几个了,还不到十八岁。


北风之翼 于 2018-6-27 09:08:06 发表了:

钱校长一喊时间到,今天的值日生就依次将班级里的卷子收叠起来上交。今天的值日生是卓天敏的儿子卓小敏,d 日的时候才六岁,现在只是个十二岁的少年


北风之翼 于 2018-6-27 09:08:49 发表了:

每一个年级的选拔组有六十四人,芳草地从初小一年级到高小三年级,五个年级一共有三百多位顶尖的学生佩带着学习院的纹章,在这里陪他们这寥寥十来个小元老念书。至于说中学生,归化民里还没有中学生……


bart 于 2018-6-27 09:20:55 发表了:

北风之翼 发表于 2018-6-27 09:08

每一个年级的选拔组有六十四人,芳草地从初小一年级到高小三年级,五个年级一共有三百多位顶尖的学生佩 ...

这是正文?


繁华烬燃 于 2018-6-27 09:33:01 发表了:


bart 于 2018-6-27 14:11:52 发表了:

北风之翼 发表于 2018-6-27 09:08

每一个年级的选拔组有六十四人,芳草地从初小一年级到高小三年级,五个年级一共有三百多位顶尖的学生佩 ...

书里面确实就出现过他一个,没人写别的小元老而已


bart 于 2018-6-27 14:29:16 发表了:

突然间我们被告知,要拉我们去社会实践了。真是有意思,好久就想出去看看了,以前除了高山岭之外我们别的啥地方也没去过。真不明白胡老师为啥一直要把我们给圈到这墙里面来,跟养羊似的。这次据说要拉我们去广州,也不知道要去哪些地方。

高山岭是初号班的暑期学习的去处,每年夏天全班都要去。临高角和古银“地下瀑布”是办公厅设立的唯二的元老院专用休闲区,但是尚羽一个都没去过。实际上,当时初号班里面绝大多数的男生都不很喜欢外出。

这里说的社会实践是在 1636 年末,元老院彻底光复广州后的事。当时胡清白在广州周围地区彻底安全以后在元老院大会上提案,要求带领初号班学生在广州进行社会实践,被批准。

……

我现在在船上(呕吐声),他妈的这船晃死人(呕吐声),不行了,我得再吐会,回来再录音。……

啊,(吸鼻涕声)好多了,今天头一趟坐船,真是浑身难受。刚刚去卫生间,还想去甲板上吹吹风,差点没给我刮下去。还顺带被王叔叔鄙视了一番,难过。

甲板上看到有几艘船,一串一串往西走,也不知道干啥呢。算了,睡觉!

尚羽看到的船应该是军火贸易船,大概是开往巴达维亚或是越南的。当年军火贸易额度成功达到了 166411 澳元,创下历史新高,但贩卖武器谨慎了很多。

尚羽提及的王叔叔应该是时任海军参谋长王潮晖元老,当时与初号班同船是为了到香港海军军令部去办事。他后来成为海军总司令,同时负责印度洋方面的海军事宜。

今天下船,见到个女同学。不知道为啥,我觉得心里有点难过。

她叫张嘉蘅。

(大约一分多钟的喘息声)

我他妈的可能是喜欢上她了。

啊……恋爱什么的最是烦人,尤其是在这种奇怪的单恋情况了。我真是……唉。

算了,说点别的吧。

今天一天在广州城里面转了一圈,和刘叔叔聊了聊天,然后看了一下午的街景。街道上很干净,瘟疫过后城里面的人大多过着平静而安乐的生活。我看到一个小朋友对我露出了笑容,突然就觉得我们的 noblesse oblige(统治阶级的责任)尽到了。

刘叔叔指广州特别市市长刘翔,后调回临高任办公厅主任和欧洲问题专家。


bart 于 2018-6-27 14:31:32 发表了:

终于回来了,啊,我亲爱的小录音机。

可把我给累死了,上山下乡不是闹着玩的啊。农活是真心烦人。(此处录音被掐断)

对了,不知道那天我们这边也能用上拖拉机啥的,农业现代化任重道远啊。

明早早起,睡了。

当时两广地区拖拉机很贵,大约 550 澳元一台,绝大多数农民还是用着土方法耕作,即使是广州城附近的农民也要向天地会租赁拖拉机,头次下地还引发围观。

尚羽进行社会实践的地方是在新安县。一般认为被掐断的录音是关于社会实践过程的,因为在到达广州之后尚羽的录音机被没收了,所以录音暂停了一段时间。

在社会实践回来以后,尚羽性情大变,录音频率一度小了很多。我们严重怀疑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关于尚羽社会实践中的人生转折点的猜测详见附录。

今天毕业了。

(两分多钟的沉默,期间夹杂着抽鼻声)

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觉得(抽鼻声),想哭。

奇怪吗?我们来临高拢共也就几年,前面几年还都懵懵懂懂,不知所措。可转眼之间,我们就要毕业了。毕业真是一件有意思的事啊。以后你可能就和所有人分道扬镳了,就算我们大多是元老和高级归化民,我们遇见的机会估计也要少了。

以前我总是说希望迟迟不来,苦死了等的人。现在希望来了,又觉得惶恐。

人类真是一种有意思的生物。

总归……是毕业了啊。

尚羽在毕业典礼上被选做主持人,致词完后他立即跑回宿舍,录下来这一段话。

“希望迟迟不来”这句话是由东方恪元老创作的舞台剧《等待戈多》中的台词,在录音前一个月左右该剧正式公演,不过应者寥寥。


bart 于 2018-6-27 19:59:09 发表了:

这一段以后就要开始写关于尚羽在广电集团的生活了


巴拉莱卡大尉 于 2018-6-27 20:15:45 发表了:

我大萌居然坚持到了 1657 年,泪目。。


bart 于 2018-6-27 20:49:16 发表了:

巴拉莱卡大尉 发表于 2018-6-27 20:15

我大萌居然坚持到了 1657 年,泪目。。

也就是靠着元老院培养干部慢,不然要想干掉不需要这么久


bart 于 2018-6-28 20:40:22 发表了:

忘了补一个数据,这里拖拉机价格 550 澳元是按照普通归化民警察每月工资 20 澳元计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