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老院老同志的话,你们看过几个?

北朝旧贴 | 表情生动泰瑞尔 | 8/15/2020 | 共 1497 字 | 编辑本页

表情生动泰瑞尔 于 2018-5-3 21:09:36 发表了:

杜雯如此说:

"这些年搞得很红火嘛,百货大楼盖起来了,用电也普及了,好像如今都是对的,过去都是错的嘛。

我这个人,不合群,当年跟不上督工(指马千瞩)的步子,如今也跟不上小家伙(指卓小敏)的指挥棒。

年初,我去了趟马尼拉,很好嘛,大产业都姓常(指常师德)了!

内阁没给他留位子,就用下面的产业补偿,很有手腕嘛。

去年去印尼,海军也是一个铁桶,姓乐(指乐琳)了嘛。

再往北瞅,济州岛朝鲜那一片,家禽之友(指席亚洲)给自己划拉了多少?

好嘛,督工这个错,那个错,我看最错的,就是不让你们一个个占山头、当财阀嘛!

小家伙(指卓晓敏)为了坐稳位子,封官进爵赏产业,把这天下都分封了,很好嘛!

他老人家(指督工)在天有灵,不知会不会气得醒过来!"

——杜雯,1687 年 3 月《让不让老同志说话?》??


表情生动泰瑞尔 于 2018-5-3 21:12:24 发表了:

作死向    来源 http://bbs.tianya.cn/post-worldlook-1508097-1.shtml


表情生动泰瑞尔 于 2018-5-3 21:14:13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表情生动泰瑞尔 于 2018-5-3 21:18 编辑

秦瑞雨如此说:

“现在有人觉得,当年的士绅也有好人,不该抢他们的土地,更不该杀人。

对这种看法,青年朋友们们应该怎样理解?

首先要承认,士绅里肯定有好人,而且有很多好人。就曾经帝国有财政弱势,地方上很多修桥补路的营生,都是士绅出钱做的。有些士绅,说是大善人也不为过。我们要实事求是。

但,士绅里有好人,与士绅阶级是好的,有因果联系吗?没有。

士绅作为一个阶级,代表着旧土地所有制度,是一个禁锢流动资本、抗击大工业化进程的反动的集团,是一个占有不动产产权、收窄不动产资本流转的落后的阶级,从整体上讲,是必须消灭的。

个人的善恶属性,与其所属阶级的进步或落后,没有必然的关联,这是元老院工业化下阶级论的核心,也是阶级斗争的根源。

好的士绅,和不好的士绅,都是激进式大工业化的障碍,在这一点上,我们和英国的新贵族们,没有本质的分歧。”

——秦瑞雨,原宣传部人民委员,原宣传部审查署署长,1677 年《与青年同志的座谈会》?


深潜者 于 2018-5-3 21:16:50 发表了:

这么做不会误饮鸩酒吗?


表情生动泰瑞尔 于 2018-5-3 21:19:08 发表了:

梁存厚如此说

“我大明有许多臣子,不如髡贼,甚至差得很远。

这不是长他人志气,而是大实话。

郭东主(指郭逸,曾任紫明楼掌柜)在广州时,他手下那些髡贼是什么样子,我想诸位应该都亲见过。

人家令行禁止,清廉自守(额,有契卡),言辞平和,内藏锦绣,出入寒暄,往来交际,便是最敌对的人,也说不出他们的不是来。这些,我想在座诸位,还不至于不敢承认吧。

我可以告诉诸位,我去过临高,进过髡贼的老巢,见多了他们的普通干部。

如郭东主手下之人,髡贼何止千万!

这是可惧的啊!

我们的臣子,要正视人家的优点,要善于学习,而不是学那些酸腐文人的嘴脸,一概以所谓‘’无知百姓”斥之。

那些酸腐文人什么嘴脸?他们家里的不义之财被髡贼夺取,自然一腔杀亲之仇。

我们是大明栋梁,怎么能学那些个酸腐文人的嘴脸?”

——梁存厚


表情生动泰瑞尔 于 2018-5-3 21:20:26 发表了:

深潜者 发表于 2018-5-3 21:16

这么做不会误饮鸩酒吗?

临高元老院内部思想的冲突是什么?

“既然到了新时空自己的道德就可以放下,和到了新时空也要跟旧时空保留一样”的区别,以及“要放肆一点,到底怎么来的区别”


躺着中枪小白兔 于 2018-5-3 21:34:15 发表了:

这么搞的话,临高三屠离封禁之日不远矣


cc52333 于 2018-5-3 21:48:12 发表了:

这写的什么鬼。不过其实除了军队搞山头,其他的封产业我是赞成的。


温侯高达 MKII 于 2018-5-3 21:57:45 发表了:

水区的缓则都跑到这里来了吗


飞翔中的板砖 于 2018-5-3 23:02:38 发表了:

杜雯这段太敏感,而且很明显不符合元老院的核心利益_(:з」∠)_


黄汉民 于 2018-5-3 23:09:22 发表了:

看来督工很早就挂了嘛


cqduoluo 于 2018-5-4 20:52:42 发表了:

87 年还管那么多,反正都要入土了,中国现在都没搞成共产主义呢,何况 17 世纪那么几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