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某医疗败类眼中的梧州(文笔太差,写哪算哪)

北朝旧贴 | yanhansong002 | 8/15/2020 | 共 5670 字 | 编辑本页

yanhansong002 于 2018-4-21 19:47:38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yanhansong002 于 2018-5-2 10:45 编辑

第一章       我该去哪儿呢?

作为一个半酱油元老,阎舒这个医药界元老的异类分子,现在清闲的很,放射科的活被怕死的阎舒踢给徒弟了,混进护士组里沾沾光的想法也被早已看穿他龌龊心理的张大护士长和反感某个五大三粗的且毛发旺盛的所谓护士的一众粗胚们给一致拒绝了,MM 的,老子还不想在医疗口混了呢,大话说的痛快,可到底干点什么呢?

比起某些纯酱油,阎元老还是有点理想和抱负的,可护士学校出身的他,除了本职以外也就干过一年多的影像,半年多的医药销售,几个月的卫生防疫可以拿来说说了,至于什么营养助产,按摩理疗,现场救援之类的证书倒是也有几本,可实际情况嘛,用时院长的话说,这小子还真是在医疗口混饭吃的,要不是看在当初靠着这个 120 救护车队队长的小舅子,搞来了一整套二手的影像设备,一辆专业的救护车和一辆专业的药品冷藏车的份上,唉!不说也罢。

经法两界就算了,钱串子和讼棍的世界外人无法理解,从政?自己知道自己不是那块料,何况自己原来就不是什么好良民。教育口老早就提出过,色胚莫入的口号,自己也没必要去凑热闹,剩下的各技术口,也不喜欢自己这个一点理论知识没有,还爱瞎 BB 的主,究竟该去哪儿呢?


ぱるる大好き! 于 2018-4-22 06:21:24 发表了:

下面呢?


奇怪的抓手 于 2018-4-22 08:22:20 发表了:

钱串子表示楼主是药罐子


bart 于 2018-4-22 15:07:56 发表了:

继续啊


yanhansong002 于 2018-4-23 17:12:16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yanhansong002 于 2018-4-27 00:59 编辑

那该去那呢?对了,就去军事口好了,比起那些军武死宅,自己好歹也算是带艺投靠,何况自己还半义务的给他们做过军队卫生员的培训工作,好说干就干,明天就去碰碰运气去,阎舒登上了论坛查看一下自己的最后一批私货卖的如何了,随着旧时空物资的慢慢减少, 网上慢慢出现了一个以物资交换和买卖为目的圈子,在这里名牌球鞋换一包香烟的怪事也时有发生,阎舒从旧时空带了一批疫苗过来,销售一度十分火爆,毕竟刘三做的山寨货质量如何还不得而知,大家还是觉得原时空带来的好,只可惜这门生意早已经断货了,现在更多的是用东家物换西家物的来回倒腾,而且就算现在还有疫苗,他也不敢卖了,都过期那么长时间了,何况他当初进的还是便宜货,谋害元老的大锅他可背不起,幸好到现在都没出过事,真是福大命大胆子大。

忙活完这些,阎舒又看了一会儿 11 区动漫和一些再也看不到了的新番动漫的预告,看着看着阎舒就睡着了。第二天,在徒弟的敲门声和闹钟的双重作用下,阎舒醒了过来在经过简单的梳洗之后,阎舒带着徒弟来到了医院的职工食堂吃早餐,一大一小两份海鲜粥几个包子和两个茶叶蛋就是这师徒俩的早上饭了,原本对阎舒这样一个在北方内陆城市中普通家庭长大的人来说,海鲜代表着昂贵,可现在海鲜只代表着这是一种比肉类便宜很多的蛋白质食品。吃完早饭,阎舒打发徒弟赶快去医院报道,别耽误时院长查房,自己虽然不在医药圈子里混了,可自己徒弟还要待下去呢。自己这个老实徒弟虽然拍片的定位还不太准确,但透视的技术已经差不多了,再者除了建院初期为了医学教学使用和作为元老们的特殊待遇之外,一般都采取只透视不拍片的策略,以节约作为管控物资 x 光胶片,不过听说工业口已经开始实验玻璃 x 光底片的生产,也不知情况如何了。算了,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自己还能少吃点线呢。徒弟的事好解决,那自己的呢?是加入伏波军还是国民军呢?一番纠结后觉得还是伏波军好点,那是加入海军还是陆军呢?一番纠结后觉得还是陆军靠谱点毕竟自己不太会水,那是加入陆军那个部队好呢?又一番纠结后觉得还是先去探探口风为妙,于是出发去陆军总部问问再说。当时接待他的元老一时也不敢答应他什么,只能让他先回去等消息。这个本来也不是秘密的消息传得很快,没过多久,一个原医药口的元老要叛变,不是,投靠过来的消息,很快就被众军事元老得知了。


yanhansong002 于 2018-4-23 17:16:29 发表了:

ぱるる大好き! 发表于 2018-4-22 06:21

下面呢?

先写这么多,拿过去些的残片先凑凑,回头得去翻翻书本查查资料了,毕竟离开学校这么多年也扔的差不多了,何况这中间的过度情节也需要去考虑考虑。


yanhansong002 于 2018-4-23 17:19:36 发表了:

奇怪的抓手 发表于 2018-4-22 08:22

钱串子表示楼主是药罐子

药罐子?正文已经提到了,我不要在医药口混了,我要去做军用额药瓶子。


yanhansong002 于 2018-4-26 00:07:2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yanhansong002 于 2018-5-3 01:04 编辑

第二章 光荣入伙

临高某处,一堆军事元老在商议着什么。

喂,诸位这主靠谱不?废物我们可不要,我们这里可不是垃圾堆。还行吧,有点块头,技术还是有两把刷子的毕竟是科班出身,就是人懒散点,邋遢点,不思进取点,体重也超标点。那怎么给赶出来了?听说是模样不符合某些粗胚对某个职业的审美要求。

这时某军方大佬主动发言,没关系是废柴也无所谓,军队就是大熔炉,是块料的我们都能把他炼成钢,真是纯废物的就当矿渣倒掉嘛。好吧阎舒入伍事情就这样拍板了,几天后,阎舒正式调入了陆军,头一天报道,还以为要干些什么的阎舒,背着枪,挎着包,穿着一身已经不太合身迷彩来到驻地,接待他的事一位满面春光的元老,可这位春之使者却带来一个冷风嗖嗖的命令,阎舒被领导要求先下连队,从新兵训练开始做起,恢复体重,培养一下军事技能,没事了先和警备营一起跑操巡逻一段时间再说,还有空的话可以去和特侦队一起搞点野外生存,武装泅渡什么的多锻炼一下嘛。

啊?不会吧,这是谁下的命令,没事干了让我这受洋罪?咱好歹也是有文凭的人。阎舒说道。对呀,正因为对老阎你的高度信任才想让你有一幅挑得起重担的铁肩膀嘛,难道你忘了那被粗胚侮辱了自身职业的屈辱了吗?没忘!没忘的话就做出点事给那些粗胚看看嘛。那待会就赶紧去报道去,别耽误了人家的训练时间,虽然咱是元老可也不能让人家都等你一个不是吗。


yanhansong002 于 2018-4-27 00:33:10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yanhansong002 于 2018-5-2 10:48 编辑

好吧,就这么经过一系列的军事化训练,阎舒元老的身体棒了,体重轻了,一口气上五楼不费事了,然后就被一竿子指到济州工作了,除了那边确实缺人以外,谁让他是河北人呢,比较抗冻。在那里一待就是几年,期间也去过日本和山东活动过,除了去凑人头看热闹以外还要负责一些消杀防疫和医疗救护的培训指导工作,这次广东疫情爆发后,得到消息的阎舒元老,人是在万里之外,牢骚风凉话却没少说,什么姓林的就是在瞎搞。就他也好意思说是搞防疫的?连古代的市政卫生部门都弄不清楚,更有甚者连一些东南地区易爆发的传染病的相关书籍,都没看过,就知道生搬硬套,我怎么也比他强... ...之类的。

要说这人是不能瞎嘀咕的,他也就这么随口一说,可这个愿望还真就实现了,阎舒元老被火速调回了临高,被上级要求参与组建特别防疫救援部队,部队分为三个小队,黄色小队负责生化武器的运输,保存,使用,事后处理等,红色小队负责战地救援,各种伤病的紧急处理和战地安置,运送转移等,蓝色分队负责疾病防疫,隔离安置,战场消毒等,部队臂章是一朵盛开的三色堇(正好红黄蓝三色),由于有人误把三色堇看成了猫脸,加上有人见他们做过一些灭鼠的活,所以也被人戏称为三花猫,各分队成员除了熟练掌握各自的专业技能之外其他分队的相关职能也能简单操作而且还都有一定的军事技能。”一贯抠门的元老院这次是下了这么大本,看来在广州的防疫战中元老院吃亏不小啊!“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元老这么念叨过。没过多久这次作为部队负责人之一的阎舒元老,就被上级以以打代练,锻炼队伍的理由,派往广西梧州,做些战场消杀,伤员安置,流民接收等工作,要不怎么说这人是不能随便瞎嘀咕的。


yanhansong002 于 2018-4-27 13:56:35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yanhansong002 于 2018-5-3 01:12 编辑

唉,此去边城生死未卜啊,保险起见还是应该多做点准备,说干就干,首先是人员问题,除了手下这 30 号人的特别防疫救援部队之外,阎舒还把跟他同船到达的一支国民军小队调了过来,这可是一水的日本鬼子,各个都是刀枪娴熟之辈,比一般的朝日混编甚至中朝日混编的国民军可强多了,济州岛现在是穿越政权重要的兵源地,大量的落魄武士和浪人通过各种渠道得到消息又通过各种手段来到这里被澳洲人招募编练成军,用于北上攻略的人员补充。除了招募兵源以外,对其他相关人员的搜集平元老他们也没放下,有带老婆来投的最好,那没老婆有姐姐妹妹的也行。带情人私奔的?也行,澳宋发给婚姻证明。什么?她原来有老公,是你把主家的小妾拐带出来了,那更好,恭喜你们冲破封建婚姻的牢笼,投奔光明。

然后是武器问题,新货是肯定没有的了,面对连南洋步枪都配发不全的局面,那就只能去翻翻旧货了,兵器组那帮人当年搞出手抱大筒,不对,应该是一次性手持式霰弹炮,在霰弹枪装备部队以后这种应急货就不在生产了,不管成品半成品拢共还有 200 来根都装填好拿上,还有在穿越初期使用的麦林杰手枪还有些残余也都搜集了过来,还有,火箭筒?这是什么鬼?兵器组连火箭筒都搞出来了?这是“屁阿特”现在叫展阿特了,展无涯带着浓重的口音介绍:二战时英军的插口式抛射器,上膛时好像和单腿高跷摔跤。

偶,想起来了,著名的英国弹弓嘛。可这玩意不是很难射击吗?

展无涯重重咳了一声,敲打着扳机部位:“这是我们改进后的版本,最主要的改进就在于这个击发系统,英国人大概是沿用中世纪十字弓的扳机,搞得为了克服这根弹簧压力,要整个手掌发力才能抠动扳机,破坏了瞄准线。我们改进的就像战国的弩机,只要很小的力道就可以击发了”。主要发射燃烧弹,爆破弹也凑活就是引信不太过关,石子奇当初要走十几门,拿去装备给特侦队,后来也就没音了,还剩下这几个你先拿去用吧。    还有这个,展无涯又拿出一件像放大了左轮枪的东西,展无涯介绍道:这是李一挝手里那帮人搞出来的,仿造打击者的轮式霰弹枪,当初李一挝没少拿这个从某些十分活跃的社会团体那里换点钱花花,本来是用来替换现有的二联版的,可惜造型傻大黑粗不说,制造工时也比二联版的高,而且还不是自动结构的,打一发子弹就需要手动拨轮的下一发,当初制造了一些也可以给你用用,回头记得写份实战报告来。在一阵千恩万谢之后,阎舒又搜集了其他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高高兴兴的离开了武器开发部门。


yanhansong002 于 2018-5-2 13:43:4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yanhansong002 于 2018-5-2 18:50 编辑

留下随从打包各类装备不提,阎舒一个人先回驻地,路上正好碰见一支部队武装越野归来一路尘土飞扬,看旗帜和人种这应该是鸿基站那边派来的国民军安南营,早在上次鸿基剿匪战役结束后不久,深感防卫力量不足的贝凯,就从当地矿工中挑选了一些表现突出的积极分子组建了一支武装护矿队,后来临高方面也派出了专业元老进行正规化编组训练,由于工人阶级天然的组织纪律性使得这些士兵比一般的农民出身的士兵要强上不少,由于旧时空的偏见和这些士兵那略显猥琐的身形相貌,私底下有人管他们叫猴子营或黑牛营(故意和朝鲜白马营相对)),这次两广攻略,鸿基方面也被动员了一些国民军参与战役,这已经是第二批了。

正好,看看老李在不在,他手里也有些好玩意儿,阎舒心想。负责训练这些安南营的元老姓李,退伍兵出身,母亲是越南华侨,父亲参加过对越作战,穿越前是某国有银行的保卫科的科长,因为工作上的一次事故(枪械仓库线路老化失火,造成大量防暴器材被毁),由于领导的排挤(好给他的儿子腾地方),谈了多年恋爱的女友劈腿再加上同事们的冷嘲热讽,于是他一怒之下利用管理上的漏洞在上报损失的时候以次重好,从完好的防暴器材中扣下了一批家伙和弹药,投奔了穿越众(别觉得不可思议,现实中真有类似的案例)。其中包括国产 97 式 12 号霰弹枪 7 把,国产 9 毫米警用转轮手枪 11 把,防弹衣和钢盔多件以及之前就私藏的相关子弹若干,本来这些东西是李元老准备留下来建立美女私人卫队用的,可是以土著的身体条件,髡贼不席卷大半个中国,这厮是凑不齐卫队成员了。所以这些家伙除了两次反围剿时短暂借用过以外,都是被老老实实的放置在仓库里。

在一阵拉关系(虽然俩人之间没啥关系)加许愿(能不能实现就另说了)再搭上一条多的好烟(好在阎舒平时不怎么抽烟)的情况下,总算把这些家伙什借了来,没错是借的事后还得还,而且还光枪没子弹。这老李也真够意思,算了,子弹另外想辙吧。只能又想办法从李一挝那里弄了些复装弹,等忙完了这些离出发时间也差不多了,就这样阎元老带着这么一大堆杂七杂八的东西出发了,只留给船运部门一个值得骂娘的背影。


yanhansong002 于 2018-5-2 14:25:02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yanhansong002 于 2018-7-2 23:34 编辑

第三章 前往梧州

夜晚 T800 船上,有些失眠的阎元老被一阵歌声所打扰,顺着歌声来到船仓处,这里是拔刀队的休息处,唱的是拔刀队之歌,不过歌词明显是修改过的,也不知是谁教的,唱的明显有些五音不全,当看到领唱的是,山下奉武的时候,也只好闭嘴,谁让这首歌是阎元老教他唱的,山下奉武原名不详,有个小他几岁的弟弟,目前在临高念书,现用名山下奉文,据说和大多数入伍后才有了姓氏的日本人不同,这兄弟两原来就姓山下,要知道,在明治天皇颁布《苗字令》之后,普通日本人才有姓氏。所以为了区分这些各种郎、雄、男、夫,还要给这些日本兵取姓氏,出于某种恶趣味,于是松岛、武藤、仓井、小泽就都出来了。    俗话说有后妈就有后爹,山下兄弟的爹就是典型,据山下奉文说,他那家中庶子出身的爹原本在某乡下小领主手下混饭吃,后来娶了某同僚的妹妹,媳妇生了俩儿子后得病死了,就靠着自己那点微薄的俸禄养活两兄弟,本来这样的日子也还凑活,直到有一天,转机出现了,某天闲的无聊的领主出门狩猎,结果遭遇野猪的袭击,就在众人惊慌失措的时候,山下兄弟的爹忽然神勇起来一阵神操作赶(吓)跑了野猪,并从此得到了领主的赏识,各种赏赐升官不提,还把自己新寡的妹妹下嫁给他。头两年,这位新妈妈对这哥俩还算凑活,直到她怀孕产子为止,形势利马出现变化,后妈各种虐不提,那亲爹也变成了后爹各种听之任之,于是不堪虐待的哥俩决定离家出走,在某个夜晚,兄弟俩打包带上一些零花钱和事先收集的干粮并给父亲留下一封现在想想狗屁不通的信后,二人就此踏上了寻找光明的道路... ...。等等,说是这么说,可实际是这哥俩出门没几天就被人贩子忽悠到开往济州的船上了,好在这伙人贩子为了商品成活率对这哥俩还不错,就这样有惊无险的到达了济州。


xuelindiao 于 2018-6-21 22:39:38 发表了:

楼主,请允许我将该同人全文收录进临高启明 WIKI( lgqm.huiji.wiki )。如有不妥,请予赐复意见,临高启明 WIKI 将按您的要求修改或删除相关词条。

因你笔下的精彩,临高启明才更有内涵。

顺祝楼主工作生活幸福、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