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澳宋政治讽刺小说《是,首长》

北朝旧贴 | bart | 8/15/2020 | 共 7936 字 | 编辑本页

bart 于 2018-4-17 20:31:00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bart 于 2018-4-18 19:04 编辑

写在前面

这是我开的第二个同人坑。这个比上一回要大得多,也更难填。

不知道这里的旁友们看过《是,大臣》和《是,首相》没有。这部万古长青的神剧即便在临高世界里也一样能套用。我看了这部剧之后第一个想法反正就是这个。于是干脆开始动笔。

但是这遇到了两个麻烦。一是基本没哪个元老和吉姆哈克一样小白。二是元老院压根就没有行政事务部。于是在这里不得不说一下,这个行政事务部是被我虚造出来的,时间线也略微靠后,如此年轻的部长也是前所未有的,这是唯三的 bug。其他的我都会尽力做到对接的。

==================

就像发出后贴吧吧友所说,这部同人不可能完全 get 到原版的精髓。因为原版的 civil service 在元老院类似 tg 一般官吏一体的体系下实际上不会出现。而在伪明地区反而更可能会出现。这一部同人就是走走文马之争的路线,要是搞出来个汉弗莱第二,元老院吃枣药丸。

==================

第一章    初来乍到

临高,芳草地国民学校。

“干杯!”在一间宿舍内,几名学生手中的玻璃杯碰撞在一起,发出哐当一声,而后分开。

尚羽抹抹嘴角的格瓦斯沫,笑着说:“今儿以后,咱可要各奔东西了。”

“哪有,以后还是可以经常见面的。”另一边的欧阳敬嘴角也带着兴奋的弧度。

“唉,像我就不行啦!”刘文轩把玩着杯子,露出苦笑,“我得去电力口了!”

“别,技术宅拯救世界啊!”

“去你的吧!我就是修电路的,哪像你俩,一个去宗教办,一个去行政部,个比个的牛啊!”

聊的欢的这几个人是三位小元老。他们早已满 18 岁,但一直没来的及分配工作。直到最近开全体大会,才彻底定下来。

尚羽,个子矮,眼睛小,性格乐观,被分去行政事务部。欧阳敬,中等个头,为人圆滑变通,被分去宗教事务办公室。刘文轩,高个瘦削,性格冷淡,被分去能源部。

三人在芳草地元老班里非常要好,靠着互相的陪伴和扶持走出了初到临高的迷茫和恐惧。如今要各奔东西,不禁有些伤感,但还是被新工作的兴奋劲冲淡些许。

终于还是分别了,三人没再多说什么,在芳草地大门前郑重的抱了抱,再一对视,分三路离开了。

尚羽拎着个大箱子,边走边欣赏着美景,不多久到了自己的住处。在出示了 ID,接受了门口警卫员的敬礼后,终于进了自己的家。房子不大,两室一厅的独栋,但对于他这种独居元老来说算是足够了。

尚羽放置好行李,“扑”地一声躺在大床上,满脸都是幸福。一想到明天就去行政事务部,心里不免有些职场新人的小激动。

不过……尚羽翻身坐起,脸色冷淡下来。自己的政治身份还是个麻烦事啊。法学俱乐部、女王、督公、宅党、文叔叔。啥都和他扯得上关系。自己这次的任命,实际上是三人中最具争议的一个。不过在各方的暗斗和妥协下,真的让他当了部长。

尚羽就在这种复杂的情绪中冲了个澡而后沉沉睡去。

次日,尚羽早早地来到行政事务部。


bart 于 2018-4-17 20:36:35 发表了:

有看过这剧的多提点意见吧,不好改啊。。。


3jsos 于 2018-4-17 20:49:01 发表了:

所以谁是汉匹


bart 于 2018-4-17 20:49:57 发表了:

3jsos 发表于 2018-4-17 20:49

所以谁是汉匹

改改名字啰


3jsos 于 2018-4-17 20:50:24 发表了:

而且公务员系统和规划民干部差的是不是太远了


3jsos 于 2018-4-17 20:52:47 发表了:

bart 发表于 2018-4-17 20:49

改改名字啰

我是指现行的政策下恐怕只有元老院才有着相对能和 hampy 的行政和官僚能力相提并论的人吧


3jsos 于 2018-4-17 20:55:13 发表了:

倒是可以试试新规划民到老机关当干部啥的


bart 于 2018-4-17 21:05:09 发表了:

3jsos 发表于 2018-4-17 20:52

我是指现行的政策下恐怕只有元老院才有着相对能和 hampy 的行政和官僚能力相提并论的人吧

...

官僚总能想法适应新体制。我给这个 humphy 的设定是原先伪明的能吏,攻下两广之后进了归化民队伍


3jsos 于 2018-4-17 21:07:55 发表了:

同意,但是正如老兄你所说,小白的元老几乎不可能.要不然学学小张元老,做个行政实习


熹门 于 2018-4-17 21:32:38 发表了:

可以设定这样一个背景,在澳宋大举扩张之际,某个工业口的螺丝钉元老金翰柯终于得得了外派独掌一省的机会,为了配合元老的工作,组织部派遣了久经考验的归化民行政秘书韩福瑞担任金元老的助手。。。


bart 于 2018-4-17 21:51:57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bart 于 2018-4-21 13:53 编辑

启明星路 14 号门前的台阶上早早站着两个人。一个个年轻一点的向尚羽伸出手来,脸上带着和煦的微笑:“尚元老您好,我是行政事务部的首席私人秘书伯万利,这是副私人秘书李万青。”

尚羽与他们一一握手,并走入了启明星路 14 号。

“我是上任部长的首席私人秘书,不过假如首长您……”伯万利领路一边小心翼翼地说。

“啊不不不,”尚羽赶忙摆手,“我相信你能胜任。”

终于到了办公室。办公室很大,里面摆着一张大办公桌,一张周围放着许多椅子的会议桌以及环绕一张咖啡桌摆设的扶手椅形成一个谈话区,在其他方面则显得没有什么特色。伯万利立即走到饮料橱前。

“首长,要不要喝一杯?”

尚羽点了点头:“叫我尚羽。”

伯纳德说:“对您都一样。我宁可叫您首长,首长。”

“首长,首长?”尚羽不禁想起《第二十二条军规》中的梅杰少校。于是明白了他的意思。尚羽问他:“这是不是说我该叫你私人秘书,私人秘书?”

伯万利赶忙回答:“不不不,以后就叫我伯万利就行。”

尚羽耸一耸肩,没再争执下去。

两人都喝了一杯,这时常务次长何普比来了。这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精明,干练。

“欢迎您,首长。”何普比走上来和尚羽握了握手。

“你好你好。所以你就是常务次官?”

“是的。”

“那这个部有多少人?”


3jsos 于 2018-4-17 22:11:15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3jsos 于 2018-4-17 22:16 编辑

"以元老院的名义,我亲爱的元老与首长,您卑微的仆从将为您做出如下解释.我是这个部的常务次长,就是所谓的常任秘书.伯万里是您的首席私人秘书,同时我亦由一个私人秘书,也就是行政部常任秘书的首席私人秘书.受我所直接领导的 10 个常务副秘书长,他们同时有自己的私人秘书班子。在他们之下有 87 个副秘书长和 219 个助理秘书,以上的人皆有我,即本部常务次长负责,即本部直接常务人员。直接受首席私人秘书管辖的是议会私人秘书。通常情况下是有三个上议院助理秘书与 5 个元老常务秘书处直属秘书。如果您将有协调下议院的机会,则您还会需要一定数量的规划民事务处理办公室秘书,当然这就在我所关心的范畴之外。除此之外元老院元老办公室会指定给您四个元老私人秘书和生活秘书,他们会听从首席私人秘书的安排。如果您习惯自己的秘书,他将被指定为元老常务私人秘书。据目前情况简要计算,纵观全局,综述古今,考虑到各个可能出现的意料之外的人员暂时性或一定时间内甚至永久性变动,以及元老院对干部的处理办法,分析总结或许可以得出以下阶段性结论,概括来说,我倾向于我们应当认为,本部门在正常情况之下,应该有 1452 人.""你是指我领导的部门有这么多干部吗"

"不不不,我亲爱的首长.这只是您卑微的仆人中值得您所劳烦的知晓的.抱歉,刚才忘说了,还有一定数量的蒸包局干员在我们部从事相关工作,我确信您不想知道他们是谁,即使您知道您应该会知道他们是谁."


bart 于 2018-4-17 22:29:53 发表了:

3jsos 发表于 2018-4-17 22:11

"以元老院的名义,我亲爱的元老与首长,您卑微的仆从将为您做出如下解释.我是这个部的常务次长,就是所谓的常 ...

可以可以,就按你这个


3jsos 于 2018-4-17 22:31:54 发表了:

bart 发表于 2018-4-17 22:29

可以可以,就按你这个

有错字,麻烦帮忙改了。谢谢


bart 于 2018-4-18 05:59:18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bart 于 2018-4-18 19:07 编辑

“首长,我是这个部的常务次长,就是所谓的常任秘书。伯万利是您的首席私人秘书,同时我亦由一个私人秘书,也就是行政部常任秘书的首席私人秘书。受我所直接领导的 10 个常务副秘书长,他们同时有自己的私人秘书班子。在他们之下有 87 个副秘书长和 219 个助理秘书,以上的人皆由我,即本部常务次长,即本部直接常务人员负责。直接受首席私人秘书管辖的是议会私人秘书。通常情况下是有三个元老院助理秘书与 5 个元老常务秘书处直属秘书。除此之外国务院国务卿办公室和元老院主席办公室会指定给您四个元老私人秘书和生活秘书,他们会听从首席私人秘书的安排。如果您习惯自己的秘书,他将被指定为元老常务私人秘书。

据目前情况简要计算,纵观全局,综述古今,考虑到各个可能出现的意料之外的人员暂时性或一定时间内甚至永久性变动,以及元老院对干部的处理办法,分析总结或许可以得出以下阶段性结论,概括来说,我倾向于我们应当认为,本部门在正常情况之下,应该有 1452 人。”

“你是指我领导的部门有这么多归化民干部?”

“不不不,首长.这只是归化民干部中值得您所劳烦的知晓的。抱歉,刚才忘记提及了,还有一定数量的蒸包局干员在我们部从事相关工作,我确信您不想知道他们是谁,即使您知道您应该会知道他们是谁。”

“他……他们都会速记、写字、和忙东忙西吗?”尚羽有点迟疑地说。

“除了速记。我们大多不搞速记工作。”何普比直率的说,“会有另一位专人给你进行这项工作。他是您的秘书。”


MichaeHu 于 2018-4-18 15:05:37 发表了:

这语气充满了翻译腔


3jsos 于 2018-4-18 20:09:35 发表了:

以后的 hampy 我都来凑热闹,老兄你介意吗


蔷薇岛屿 于 2018-4-18 20:44:17 发表了:

现阶段还有元老担任中央的处一级干部,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事情啊


3jsos 于 2018-4-18 20:49:09 发表了:

时间设定大概是大陆攻略中后期,至少也是在江南站的住脚之后


bart 于 2018-4-18 20:51:54 发表了:

3jsos 发表于 2018-4-18 20:09

以后的 hampy 我都来凑热闹,老兄你介意吗

可以啊


3jsos 于 2018-4-18 20:52:39 发表了:

bart 发表于 2018-4-18 20:51

可以啊

不胜感激


bart 于 2018-4-19 06:26:34 发表了:

“好极了,你可以去讲相声了。”尚羽嘀咕一句,走向书桌。

“打扰一下,首长。您还是先看一下您的日程表。”伯万利搬过来一个厚的吓人的大本子,“星期一 10 时开内阁会议,本星期很忙,要召开九次内阁委员会会议。明天晚上在临高中央广播电台作演讲,后天上午 10 时 30 分会见广州的政协委员,星期三参加芳草地国民学校午餐会并进行演讲,星期四上午为参加组织部行政部等各部联席会议……”

“等等,”尚羽不得不打断他,“这怎么可能呢?你们连谁会当上部长也不知道,怎么会安排这么多事呢?”

“我们总知道会有首长的,首长。”

尚羽又白了他一眼。


lyfgggg 于 2018-4-19 09:01:06 发表了:

旧版的原剧能表现出英国旧绅士彬彬有礼做龌龊事的感觉,新版就没有气质了,我觉得粗胚的风格差太远了吧。


bart 于 2018-4-19 19:51:55 发表了:

“好吧,还有什么事?”

“啊,对。我们这里还有一些上任首长和这段时间积压下来的公文需要您来处理。”

“好……”尚羽的话戛然而止,因为他看见伯万利手上抱着四个大箱子进来了。箱子厚得让尚羽想到自己的现代汉语词典。

“这是您需要完成的公务。”伯万利把箱子的钥匙交给尚羽,“如果周三前都可以完成的话,您的生活秘书会送来另外两个的。”

尚羽开始理解那些不上朝的伪明皇帝了。

“当然,我们也可以减轻您的负担。”何普比笑着走过来说,“您可以只负责一些政策上的事务。”

“哦,不必了。那我还是应付的来的,毕竟,我不打算提出什么新政策。”

“啊?”何普比有点惊讶,不过很快掩饰过去了。

当天晚些时候。

“你的意思是他没什么新政?”

“是的,尚首长非常勤奋。他已经干掉一个公文箱的公务了。”

“继续看着他,明白吗?”

“是,文首长!”


bart 于 2018-4-21 13:54:01 发表了:

第二章 外事活动

尚羽早早来到部门。

“早啊,伯万利。”

“首长早。”

“在干嘛?”

“我在听广播一台重播的新闻联播。”伯万利小心翼翼的扭着旋钮。

“你听那个干什么?那里面扯的天天都一样!”尚羽很有些不屑地说,“里面最真实的一句话就是现在的时间。”

伯万利默默关掉了收音机。

“好!那么今天又有什么工作?”尚羽一坐下来脸就垮了。他大声嚷嚷着:“怎么收文篮这么满!”

伯万利想到那些想向父母讨要糖果的小孩。他急忙解释道:“这是民众来信。”

“哦,我的天。”尚羽抹了一下额头,“我们真该在信箱边上加上个监视器。”

“实际上,首长。”伯万利小心翼翼的说,“您可以不用去一一答复的。”

“哦?”尚羽把手撑到耳朵旁边,露出感兴趣的样子,“怎么说?”

伯万利解释说:“可以仅仅说,首长要我对您的来信表示感谢。然后我们就内容作大体如下的答复:‘此事还在考虑之中。’如果我们高兴的话,我们或者甚至说‘此事正在积极考虑之中!’”

“有什么不同么?”

“‘在考虑之中’是说我们已把档案丢失了。‘正在积极考虑之中’是说我们正在设法寻找它!”

“这也太不负责任了。”尚羽嘟囔了一句,果断把收文篮里的所有东西移到了发文篮里面。


bart 于 2018-4-22 08:26:50 发表了:

伯万利刚要解释,“咚咚”忽然有敲门声。

“请进!”尚羽一边翻开一份文件一边叫。

“啊,亲爱的首长。这周过得如何?”

“别叫我亲爱的,你又不是我的女仆。”尚羽不禁吐槽起来。

女仆?尚羽忽然想起来,自己似乎还没有去摇号来着。自己还是赶紧去一次好了,政府工作就已经很烦人了,还要再做家务活简直是是雪上再加霜。

“好吧,亲爱的首长。”何普比坐下来,脸上带着礼貌的微笑,“下一周柬埔寨国王将要来访了。”

“哦?”尚羽露出感兴趣的表情,“我记得柬埔寨在南亚吧?”

“是的,首长。大约在四五年前,他们的王子安南阁下访问过我们。和我们签订过一份《柬宋友好条约》。(见同人《外事无小事·第一季》)”

“对,我想起来了,是有这么回事。”尚羽挠挠头。

“现在安南阁下正式成为了国王,即位第一件事就是访问临高。”


lzgadsl 于 2018-4-22 20:43:06 发表了:

伯纳德是名字,汉化的话应该姓 wu,比如吴伯来,武伯纳什么的。


andizza 于 2018-4-23 14:36:20 发表了:

我倒是想看,找不到资源……


3jsos 于 2018-4-23 17:30:20 发表了:

andizza 发表于 2018-4-23 14:36

我倒是想看,找不到资源……

破烂熊字幕组


bart 于 2018-4-24 22:01:04 发表了:

lzgadsl 发表于 2018-4-22 20:43

伯纳德是名字,汉化的话应该姓 wu,比如吴伯来,武伯纳什么的。

有伯姓的


bart 于 2018-4-27 06:32:29 发表了:

“对,我想起来了,是有这么回事。”尚羽挠挠头。

“现在安南阁下正式成为了国王,即位第一件事就是访问临高。”

“我们不是在上一份条约里面给了他们不少好处吗?”尚羽有点奇怪。

“是这样的,首长。”何普比清清嗓子,向前坐了坐,“您应该知道北越政权吧?”

“啊,对。我记得我们和北越南越都有做生意。两边都给我们供了不少粮食。”

“是的。但是双方都在向柬埔寨渗透。下柬埔寨一带基本全都是越南人。他们不停支持柬埔寨国内的反对派,搞得安南阁下很难堪。”

“但条约摆在那里,我们会支持他啊!”

何普比摇摇头。

“安南似乎不这么觉得。他坚持认为需要我们更多的援助,比如南洋步枪什么的。”

“澳枪队?”尚羽想到戈登。(注:查理·乔治·戈登,英国人,负责组建了洋枪队帮助淮军镇压太平天国起义)

“所以他打算干什么?”


bart 于 2018-4-27 18:38:13 发表了:

“重新续约《柬宋友好条约》,再加上一些条款。”何普比耸耸肩,“据我们为数不多的情报说,最反对他政策的就是他儿子了。”

“他儿子?emmmmmm”尚羽摇摇头,“帝王家事啊。”

他手撑书桌站起来,开始踱步。

“下周几?”“周二。”

“这不是外交部的事情吗?交给高叔叔去办完全可以。”“高首长也会在,但行政部也必须参与。还有政务厅、法务省等等。”

“好吧,这件事就交给你办好了。顺便去一趟蒸包局,把相关材料要来交给我,好吗?”

“没问题,首长。”何普比微微一笑,离开了。


3jsos 于 2018-5-2 21:50:55 发表了:

个人版本的背景,望海涵

圣历 23 年秋,临高吹来希望的风,吹散了笼罩在 X 城上的阴霾.革命的烈火燃尽了旧社会腐朽的一切的落后与反动。伴随着飘扬着的启明星旗与铿锵的歌唱帝国,X 城迎来了它的首任行政长官,现任上议院议长尚羽元老。在 X 城工作的时间里,尚元老与帝国干部系统一同为地区的发展与百姓的富足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无论当时的事实如何,至少在 X 的地方志中,尚元老与规划民干部们在亲密无间的关系下,愉快而又富有成效的完成了他人生中第一个地方工作。当时间拨回到圣历 22 年的秋天,刚刚取得成年元老正式资格的尚羽不会想到,他将在未来的上议院议长席上,回忆起他踏进 X 城行政部那个遥远的下午。那时的 X 城还依稀可以闻到硝烟的味道,伪明的辎重在企化院干部的指引下缓缓的向着朝阳挪动。


liahaobyuc 于 2018-5-3 14:17:29 发表了:

3jsos 发表于 2018-5-2 21:50

个人版本的背景,望海涵

圣历 23 年秋,临高吹来希望的风,吹散了笼罩在 X 城上的阴霾.革命的烈火燃尽了旧社会 ...

圣历 22 年成年,这是穿越后出生的元二代吗?家长(应该是父亲吧)已经过世???


bart 于 2018-5-3 16:31:05 发表了:

3jsos 发表于 2018-5-2 21:50

个人版本的背景,望海涵

圣历 23 年秋,临高吹来希望的风,吹散了笼罩在 X 城上的阴霾.革命的烈火燃尽了旧社会 ...

不打算提及具体年代


3jsos 于 2018-5-3 22:50:32 发表了:

liahaobyuc 发表于 2018-5-3 14:17

圣历 22 年成年,这是穿越后出生的元二代吗?家长(应该是父亲吧)已经过世???

...

元二代,所以可以解释一下小白的原因


3jsos 于 2018-5-3 22:51:23 发表了:

bart 发表于 2018-5-3 16:31

不打算提及具体年代

倒可以,我就是想往后面一些,这样有成熟的归化民官僚体系和中央地方矛盾


bart 于 2018-5-4 22:59:07 发表了:

当天晚上,尚羽闲得无聊,忍不住扭开收音机。

“各位晚上好,这里是临高中央广播电台的‘新闻联播’。今天的主要新闻有,文德嗣主席再次对百仞总医院医护人员进行视察……”

尚羽不禁打起了哈欠。

终于在过去整整半个小时了以后,才到了国际新闻板块。

“下面我们插播一条紧急新闻。根据《临高时报》驻柬埔寨记者发来的报道,柬埔寨已于三日前发生叛乱。”

尚羽从椅子上一跃而起,把耳朵凑过去。

“据称这是一场针对在位国王安南的政变,其子拉玛蒂帕迪已经公开要求国王退位。局势尚不清晰,目前柬埔寨地区正处于极端不稳定状态,大宋驻柬埔寨大使馆告诫近期有前往当地计划的各位澳宋公民暂缓计划。”

“我里个去。”尚羽快步走回到书桌后面,恰巧伯万利开门进来:“首长。”

“你听到了?”

伯万利点头。

“帮我接外交部高阳首长。”尚羽赶快下达指令,然后惴惴不安地等待着电话。

“铃”尚羽赶快拿起来:“喂?高叔叔?您听说了吗?柬埔寨政变了。”

“什么?政变?”电话那一头的声音惊讶而短促。


bart 于 2018-5-6 14:21:52 发表了:

“您不知道?”尚羽也开始惊讶。

“我的收音机坏了。”高阳不满的嘟囔着,“你怎么知道的?”

“是由电台播出的。你竟然不知道吗?你可是外交部长呀,老天!”尚羽抹一把脸。

“是呀,”高阳说,“不过我的收音机坏了。”

尚羽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你的收音机?你不是经常接到外交电文吗?”

高阳说:“是的,不过要很久以后才来。可能要三两天后。我总是从电台听到国际新闻的。”

他一准是在开玩笑,但看来他并没有在打趣。尚羽这么想。

“我们必须设计确保那访问在任何情况下都照常进行!谁知道那个新国王有什么倾向?”

高阳表示同意这一观点。

“有更具体信息就联系我。”尚羽说着打算挂断电话。

“没有,是你告诉我。”高阳说,“你是唯一拥有收音机的人。”

尚羽狐疑地看着电话听筒:“我该去百仞挂个耳鼻喉科了。”


bart 于 2018-5-6 21:34:21 发表了:

第二天早上。

“首长,您听说了消息吗?”何普比迈进门来,脸上满面春风。

“是的,老何同志。”尚羽焦躁不安地踱步,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称呼变化,“我们必须让那个国王来!”

“可是……可是他是谁呢?我们对他一无所知啊?”何普比不禁焦虑地问起来。

“拉马迪滴滴之类的。”尚羽满不在乎地说,“总归要把他拉到我们这边来。北伐还在进行着呢,西边再出事怎么行!”

当然,尚羽内心并不是这么想的。

“好不容易有次外事活动,我怎么能不参与。要是成功了,我的地位就能稳住,也不用担心文二二开掉我了。”他这么盘算着。

何普比对于这件事的疑虑依旧没有消除。

“那马首长怎么办?那个国王他可能不曾受过良好教养。他可能对她言行粗鲁。他可能 ⋯⋯ 失礼!”何普比解释了这种想起来令人不寒而栗的情景,“而且他肯定要和马首长合影 ⋯⋯ 假如他那时原形毕露,显出自己是又一个反澳人士,那可怎么办?其反响之可怕将是难以想象的,文宣部会颜面扫地!”


bart 于 2018-5-9 21:20:32 发表了:

“国家大政方针使这次访问成为必要。柬埔寨是一个潜在的极为富饶的国家。我们需要他的粮食,对于元老院的东南亚政策还具有战略的重要性。”

“元老院还没有东南亚政策呢。”何普比提醒尚羽。

尚羽脸一红。

“那现在已经有了。”尚羽厉声说。

“可是……”“好了,不要再提。”尚羽打断了他的话,“我已经做了决定了,不是吗?”

尖锐的电话铃声打断了交谈,伯万利接了电话,原来是高阳。

伯万利告诉他们说,柬埔寨新国王将会首先访问临高。

尚羽长舒一口气。

“好吧,我们亲爱的拉马迪滴滴同志还是很向往澳宋的嘛。不是吗,何老弟?”

“是的,首长。”何普比慢慢的应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