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澳宋旧史--《前畋史》

北朝旧贴 | 黄汉民 | 8/15/2020 | 共 2559 字 | 编辑本页

黄汉民 于 2018-4-5 09:17:3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黄汉民 于 2018-7-3 21:33 编辑

当时的想法是把清后的历史挑大家耳熟能详的转化过来。因为归化民毕竟与元老接触这么久了,难免会有元老口大喷四方,特别是电视里常出的,什么多尔衮奸顺治老娘这种话题。这样写好维护元老的形象。

初期最好还是和传统中国的历史类似,否则忽然变化那么大,让人觉得不太合理。

本纪第一

世祖体天隆运定统建极英睿钦文显武大德弘功至仁纯孝章皇帝,讳临,荣王之孙,父台王孟颍,然不知真伪。

时陆君实负帝蹈海而死,文武皆惊,三军大恸,二十万军民欲随帝去。瑞滚曰:国仇未报,而今赴死,何以见祖宗?御史礼善斥其曰:故做慷慨之言,实为惜命惧死,悖逆人伦。

滚大怒,斩其首。时滚为殿前司都虞候,掌军以护帝舟。滚于舟中得一童,言其为荣王之孙,欲立为帝。滚势大,人莫敢撄其锋,上遂即皇帝位,诏以明年为顺治元年,肆赦常所不原者。存史公曰:亘古而来,即位之草莫如帝也。(与宋史不同之处就说是宋史错了。)

南海风浪素大,船行数日,人莫知何处,但随风漂。遇岛则稍顿以充食水,整讫即登船往求安国。刻木记日概有六月余,时海上风浪大作,见前方有一黑洞悬于海面,水皆涌往,舟工操弱无以止。舟队遂入洞中,顿时风停浪歇。船行不过数日,便见南方有土,众皆大喜。舟队靠岸,滚即命人往查,复曰:地极广,莫知方圆。

舟队行海半年,诸人皆毁,滚知无法再行,遂于澳中暂居。后,复以澳为洲名。澳者,水湾也。

时滚自封睿王辅政,命莫不由之出。乙酉(1279 年 9 月 17),滚命澳名为天津,既念故土又寓帝驾巡海之渡也。九月,帝驾往西约三百里,见地肥而广,滚即建城于此名之顺天,概如天津之名念故土之故也。澳洲极类中土,人皆心念故国,但有建城多以中土旧名名之。

十二月戊寅(1280.1.8),天子殿成,滚矫诏大封群臣,自为枢密使。

顺治元年春正月癸卯朔(1280.2.2),御殿受贺,命睿王滚勿拜。丙午,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王礼谕部院各官,凡白事先启睿王,而自居其次。

乙卯,上命滚会同工部择山川修先帝陵寝。戊辰,陵成,附葬君实衣冠。存史公曰:赴海远来,基业乍作,帝陵之简,十三日即成,虽旷古未有之事,然不得已尔。

夏四月壬申朔,显谟阁待制刘永福上书曰:辞土远来,为报国仇。今睿王滚,假为忠义,扶立帝躬。然君命皆由滚出,类若操莽。中外臣子,摧心痛骨,请诛国贼以正国本。滚大怒,夺永福职,贬为劳工。

时帝年七岁,未能视事。每值朝会,帝母孝庄文皇后,置珠帘坐于帝后。滚虽势大,朝中忠直之士不少,后言亦有威仪。永福乃望后能制滚耳。然滚性淫,于海上时淫乱后宫,后亦不得免。

永福原官小,不在帝舟,滚势大人莫敢言,故永福不知。值海上时,滚每夜皆入帝后寝宫,日升方出。及登岸,又以守御御驾之名,夜宿行在,后但有不从,滚即以帝迫之。都顺天,滚愈猖狂,每每退朝,臣工方出,滚即入珠帘需索,当帝面而不避,亦不准帝避。久之,后竟趋附于滚,不敢拂逆。

辛卯,睿王滚谕:衣冠礼乐不可俭省,免丧国体。

壬辰,设昭陵官吏。昭陵者,先帝之陵也。

甲午,以迁都祭告上帝、陵庙。

丁酉,雨雹。御史上书言滚之十罪。滚大怒,翌日即黜。

五月,庚戌,给昭陵陵户祭田,禁樵牧。

戊午,上怀宗尊谥,告祭郊庙社稷。

丁卯,御史陈梦纬上书言曰:今百业未兴,而大修礼制。二十万军民,寸缕无着,点食不见,请减礼祀。滚不允。

六月甲戌,滚晋摄政王。谕大臣,一切大礼需遵王决。

甲午,天津疫。

七月癸卯,万云龙请减天津赋。滚不允。时旧宋仅天津顺天二城,万云龙知天津府事。天津大疫,死伤无算,垦荒不能足数。

丙午,顺天见疫。滚大惊,欲奉帝驾离京。诸臣力阻,滚不得走。

丁未,谕方大洪为顺天府尹,限期治疫。

辛亥,罢方大洪,滚亲理。滚治疫极苛,但有传疫者,举室皆逐。时臣民方到澳洲,居不易,往往数十人同一室。旬日,竟逐人万余,大洪亦在此列。

是年大饥,饿死者不知凡几。

二年春正月,马超兴围天津。

二月,蔡德忠劫户部粮三百石。

滚派兵往剿,然兵多无食,追之不及,贼得脱。

三月,马超兴,蔡德忠,方大洪会于通州,相约举事。通州者,方大洪等时疫被逐者聚居之处,因在顺天东,故名通州。

四月,滚整军来战,方蔡马不敌,弃通州南下,欲往天津。不旬日,天津亦遣兵来挡,方蔡马转道西南,屯驻固安。滚复遣军来追,方蔡马再往南屯于保定。滚不敢派兵远追,方罢。

是年,又大饥。

三年春二月,方蔡马立洪门,尊方大洪为首。

庚戌,洪门劫顺天府粮千余石。

滚大怒,欲讨,无粮而止。

滚秉权三年余,恶名昭彰,众皆不满,却又无可奈何。有见洪门势大者而心忿滚者,遂往投之。居月余,亡者数十人。滚不能止。

```````````````````````````````````````````````````````````````````````

滚势欲张,顺治三年五月,滚以帝玺贮于宫,每用兵则须请印,不便,遣人收玺于府。

顺治四年,封皇父摄政王,自此居于宫中,帝每日晨昏定醒不得停。时人谓其,辱君之甚甚于董卓。

七月有义士十三人欲刺滚,潜至禁宫,遇后外出。后大惊,问其何往。义士曰欲除国贼。后令其稍待,自进房查探。后心实已向滚,阴告之,今人谓之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即此也。滚惊怒畏惧,跳窗而走,出寝宫急召左右。义士久不见后出,破门而入,见后独坐房中,方知事败。滚带人杀至,仅一人得脱。


孤帆远影 于 2018-4-5 09:50:49 发表了:

我觉得这个史写起来可以语言也可以逐渐变成现代白话


Smokey_Days 于 2018-4-5 10:47:35 发表了:

所以这到底是纪传体还是编年体...?


黄汉民 于 2018-4-15 13:11:15 发表了:

Smokey_Days 发表于 2018-4-5 10:47

所以这到底是纪传体还是编年体...?

纪传体

有些确实该删掉

不过,这么写那么顺治就是个傀儡皇帝,基本上就没什么内容了。


黄汉民 于 2018-6-19 18:12:53 发表了:

孤帆远影 发表于 2018-4-5 09:50

我觉得这个史写起来可以语言也可以逐渐变成现代白话

前期确实应该是文言一些,要等新文化以后,再变成白话文

这样不会显得太奇怪


xuelindiao 于 2018-7-3 17:14:03 发表了:

黄汉民 发表于 2018-6-19 18:12

前期确实应该是文言一些,要等新文化以后,再变成白话文

这样不会显得太奇怪

...

求正式标题


黄汉民 于 2018-7-3 21:25:49 发表了:

xuelindiao 发表于 2018-7-3 17:14

求正式标题

就叫《前畋史》吧去了澳洲应该有一个变化过程,初期仍然非常像古代

然后因为发展艰难,不断改革

才变成后来的样子

畋就是畋猎,变革前就称为前畋,大宋皇帝澳洲畋猎前期历史


xuelindiao 于 2018-7-3 21:31:49 发表了:

黄汉民 发表于 2018-7-3 21:25 就叫《前畋史》吧去了澳洲应该有一个变化过程,初期仍然非常像古代

然后因为发展艰难,不断改革

才变成后 ...

收到


黄汉民 于 2018-7-3 21:45:40 发表了:

xuelindiao 发表于 2018-7-3 21:31

收到

这个不太应该放在世祖本纪中

更应该是逆贼传里面

只是一个大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