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真理部】澳宋帝国简史(土著版)04.05更新

北朝旧贴 | Smokey_Days | 8/15/2020 | 共 3486 字 | 编辑本页

Smokey_Days 于 2018-4-4 01:05:57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Smokey_Days 于 2018-4-5 00:05 编辑

依元老院相关指示,现已由真理办公室张好古主任、章烟日副主任连夜草拟《澳宋帝国简史》一份,用于两广攻略时对伪明官绅的统一宣传口径。——大图书馆,真理部办公室,章烟日

澳宋帝国简史

作者:章烟日、张好古

简序

(暂略)

1279 年,崖山兵败。前宋遗民避元祸,聚船南奔。合计逾四万人。

1279~1282 年,南行舰队聚诸渔民,沿途捕鱼而食用,病、饿死者十之五六。

1283 年夏,时不可计。遇大漩涡,千舟卷而入,水起若山,光影瞬闪,船者三中去一。南航数日,见陆。海岸蜿蜒,宜为船泊,众欣喜若狂。行船于岸,见其岸势曲折可以泊船,故称之为澳洲。澳宗时年十二,为扫前宋颓气,定国号为澳宋。称靖康前宋为北宋,崖山前宋为南宋。改元「新澳」。念澳宗年幼,时左丞相陆秀夫、大将军张世杰,与前宋遗老数十,共摄政,称遗老院,遇事共决。统算余民,约万二余。筚路蓝缕,起于澳洲。

同年秋,陆秀夫患疾,同年冬,卒。墨家有传世者名曰马观察,利百工,自称墨家巨子,毛遂自荐。任之于工部,治有能,颇有功。马观察说遗老曰:“前宋之颓,在儒者尽拘泥于前朝之法,不识当代之用;尽效先王之功,不法后王之德;尽知先贤遗规,不明通时达变。罢黜百家者,亦不过如是。故若澳宋需强,不宜重蹈覆辙,当若杂家,兼儒墨、合名法,广采百家之说,泛纳万众之言。取其长,去其短。可用用之,不可用弃之,代代学,代代验。”民多有应者。

时澳宗年十一,见墨之利民、法之束规,颇好之。乃令马观察等入遗老院。因“遗老”之名,源于前宋,故马观察一众改之为「元老院」,院中广选才士,号曰元老。

1284 年春,南携谷物丰。右相陈宜中念文天祥之功,过继其次子于文家。

同年秋,谷物再熟。澳洲多川流,马观察领众掘水引渠以利田,唤曰“身先士卒”,众人以「前卒」称之。故马氏一系长子皆名前卒。后讹传为「千瞩」。澳宋诸官,先于民忧、前于民行者,便由此出。

同年冬,户部尚书、元老,名曰秦合昆(和坤)者,贪污米数百斗。察院御史有艾德蒙(埃德蒙多维奇)者察之,乃为澳宋帝国首贪污狱。澳宗恨于前朝官吏之腐败无能,决心大力铲除贪者。马观察亦以贪者为大患。故年后,马观察上「肃贪奏」,奏中云曰:

“夫前宋之亡,贪官污吏之功,不可不鉴也。米粟出于民,官愧而受之则已。尚贪者,即为鬻国矣……大可纳韩非子之言,以法约官、以察束吏,使之不敢贪。欲治贪,须重罚……”

于是三院改组,成立契卡——契卡者,艾德蒙之字也。契卡监察百官贪污与否。史称乙酉革新。

1285 年春,张氏、于氏两家,为复前宋文化之鼎盛,于氏名曰于盛者,奏请澳宗立“大图书馆”,广纳所携典籍。当月即集书逾千本,无再多。轶失者,由明经善颂者补之。然终不可全。《墨子》有数章未全,马观察极憾之。

夏,元老院欲制历法,然通天文、数理者皆失,无果。

1286 年秋,陈宜中逝。

冬,张世杰逝。悼为国哀。

1287 年春,兵部有名为司马达者,溯流而下寻土以居人。陈宜中之子陈兴澳时任户部侍郎,以澳洲沃土之广,命兵部新设「殖民司」,专司外拓一职,司马达司之。

1288 年夏,贵金渐损,通货缺,物价攀。为节用五金、便于通商,户部尚书程望水发交子流于世。

1289 年春,大水袭澳洲。谷物仅丧,饿殍过千。时工部尚书李近辉请罪告老。侍郎单友德擢工部尚书,大型水利,上《豫灾奏》云:“君子以思患而豫防之。”故澳宋之人,常修坝、墙,即源于此。

1290 年夏,澳宗年十八,亲政,元老院辅之。

注 ①:澳宗即赵昺的谥号。

(未完待续)


ufowangjian 于 2018-4-4 08:35:17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ufowangjian 于 2018-4-4 08:40 编辑

楼主加油,写的很好,加入 wiki 吧


Smokey_Days 于 2018-4-4 08:37:32 发表了:

ufowangjian 发表于 2018-4-4 08:35

提个小建议,纪年换成圣历或南宁的纪年,比较像是正统,用括号备注公元纪年

...

我打算设计成“丢失了天文历法相关人才,后来流落过来的西人水手中有善历法、传教者,导致澳宋帝国采用公元纪年。”


Smokey_Days 于 2018-4-4 08:38:13 发表了:

ufowangjian 发表于 2018-4-4 08:35

提个小建议,纪年换成圣历或南宁的纪年,比较像是正统,用括号备注公元纪年

...

我打算设计成“丢失了天文历法相关人才,后来流落过来的西人水手中有传教的、擅长历法的,导致澳宋帝国采用公元纪年”


ufowangjian 于 2018-4-4 08:41:38 发表了:

Smokey_Days 发表于 2018-4-4 08:38

我打算设计成“丢失了天文历法相关人才,后来流落过来的西人水手中有传教的、擅长历法的,导致澳宋帝国采 ...

把科技史能一起圆一下就更好了,要考虑到后期接触到欧洲怎么圆那些学者的来历


jsbhjys2 于 2018-4-4 10:12:01 发表了:

人口太少,日后社会学发展了,土著专家就会发现,澳宋表现出来的技术水平,工业体系,是他那点人口无论如何也撑不起来的


Smokey_Days 于 2018-4-4 10:17:03 发表了:

jsbhjys2 发表于 2018-4-4 10:12

人口太少,日后社会学发展了,土著专家就会发现,澳宋表现出来的技术水平,工业体系,是他那点人口无论如何 ...

详情查看这个帖子:http://bbs.northdy.com/thread-746161-1-1.html

在思考了一下以后我决定编造数据的时候采用 3%(古代开荒时期较高的人口增长率)+4w(大约为南宋小朝廷的十分之一)


Smokey_Days 于 2018-4-4 17:25:07 发表了:

ufowangjian 发表于 2018-4-4 08:41

把科技史能一起圆一下就更好了,要考虑到后期接触到欧洲怎么圆那些学者的来历

...

科技史啊 233 其实还没有出生的不用担心,因为在蝴蝶效应的影响下他们八成不会出生;已经出生的那就不用就好了,反正现在欧洲已经出生的大佬也没多少。


Smokey_Days 于 2018-4-4 17:26:59 发表了:

jsbhjys2 发表于 2018-4-4 10:12

人口太少,日后社会学发展了,土著专家就会发现,澳宋表现出来的技术水平,工业体系,是他那点人口无论如何 ...

至于第二次工业革命的人口就不用担心了,因为哪怕是 3%这种现代工业社会显得极低的增长率配合上 1w 的人口基数,在两百余年后就可以膨胀到过千万人。


人間夜行 于 2018-4-4 20:16:25 发表了:

突然出现的墨家会不会给人一种钦定的感觉?

元老院的世袭情况体现得相当巧妙!


Smokey_Days 于 2018-4-4 22:17:03 发表了:

人間夜行 发表于 2018-4-4 20:16

突然出现的墨家会不会给人一种钦定的感觉?

元老院的世袭情况体现得相当巧妙! ...

我们可以看看澳宋帝国社科所的解释(误)

自称墨家巨子」的马观察是推动澳宋帝国的执政思想杂家化的重要因素。——澳宋帝国社会科学研究所某不知名研究员


人間夜行 于 2018-4-4 23:02:48 发表了:

Smokey_Days 发表于 2018-4-4 22:17

我们可以看看澳宋帝国社科所的解释(误)

如此特异的瞩目点日后迟早搞成神学 hhh


许开源 于 2018-4-4 23:49:54 发表了:

赞美~~~

楼主大才

其实神学也挺好,这种东西真的就是越神秘越好,到时候再成立个澳宋史学办公室,专门编撰研究历史。


Smokey_Days 于 2018-4-5 00:05:43 发表了:

1291 年春,澳宗改元天兴;于氏再修图书馆,四书经传、诸子学说均存之。

夏,刑部尚书李申田者,承韩非子说,上《立宪表》,表云:“唐来历代皆有法。法者,所以惩恶扬善也。是法也,陟罚臧否有余,而治天下不足……故云,法者,一国所兴之纲也。纲者既定,无人可异。是为法……《尔雅》曰:宪,法也。故法中之法,一国之纲,是为宪法……故上表以呈请:立宪为规,以直天下。”澳宗信以为然,与诸元老议之。十余日,颁《立宪令》,令法家诸元老共撰此文。

冬,《澳宋帝国宪法》成,为后世法。念及李申田之功,登轴元老。

1292 年春,移户一千于南以拓土。时户部侍郎常显添与达(司马达)友善,尽择有丁壮之户移之。至于北都有田难垦。契卡责之。马观察以「户」一说为儒家所残,不便计人,亦不便调遣。故使户、口两分。

夏,有商贾逃税为契卡所察。马观察震怒,上《论诸商奏》,奏云:“……天下之商,所购于民,所货于民,而其之利,皆由于民……无一分一毫之劳,而坐食天下之谷,前宋之商贾莫过于此,是以前宋亡矣……”,大力打击商业。澳宗亦以为然,课商贾以重税。然澳洲之地,曲水蜿蜒,乃诸泽之乡,来往买卖难禁、商贾亦不能止。

冬,牙斯密(亚当·斯密)诞。

(未完待续)


Smokey_Days 于 2018-4-5 00:07:56 发表了:

很快澳宋帝国的假历史上的第一次思潮更迭即将到来,也就是在第一批南宋遗民全面否定商农并重、回到传统的重农抑商后,首次转回商农并重、商以利农的思想。


黄汉民 于 2018-4-5 09:41:41 发表了:

夫前宋之亡,贪官污吏之功,不可不鉴也。米粟出于民,官愧而受之则已。尚贪者,即为鬻国矣……大可纳韩非子之言,以法约官、以察束吏,使之不敢贪。欲治贪,须重罚……

这时候才离开大陆 4 年,文言写作不可能有太大的变化

仍认宋国,不应该说前宋和 亡这两个

可以改成

夫先宋之祸,盖贪官污吏之功。

后面说纳韩非之言,也不太好。古代也是讲究这些的,只是执行不力而已,并非不治官吏。不如这个时候谈,为什么要成立独立的契卡,


Smokey_Days 于 2018-4-5 22:58:49 发表了:

黄汉民 发表于 2018-4-5 09:41

夫前宋之亡,贪官污吏之功,不可不鉴也。米粟出于民,官愧而受之则已。尚贪者,即为鬻国矣……大可纳韩非子 ...

嗯。契卡放在这个时间的确不合适。


xuelindiao 于 2018-4-25 21:59:39 发表了:

楼主,请允许我将该同人全文收录进临高启明 WIKI( lgqm.huiji.wiki )。如有不妥,请予赐复意见,临高启明 WIKI 将按您的要求修改或删除相关词条。

因你笔下的精彩,临高启明才更有内涵。

顺祝楼主工作生活幸福、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