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一个半大不小的元老的经历

北朝旧贴 | bart | 8/15/2020 | 共 15079 字 | 编辑本页

bart 于 2018-3-25 20:09:01 发表了:

广东,梧州城

这是元老院最新占领的地区。满地的狼烟明显尚未恢复,还是一幅破败的景象。街上鲜有行人,即使有也是那幅面黄肌瘦的样子。

在这座城的主街上,此刻却正有几名国民军士兵行走在街上。奇怪的是,尽管军服和肩章是一样的,但是他们却奇怪的簇拥着其中的一个士兵。

这个士兵叫尚羽,他和其他士兵的唯一不同,就在于他的身份。

他是元老。

尚羽为什么会出现在梧州呢?这还要拜他自己所赐。尚羽是未成年元老里为数不多的“没爹没娘”型的。他的便宜老爹早在 D 日后不久就因为外出散步时走太远,被土著给杀了,成为头两个光荣牺牲的元老之一。对于自己父亲的去世,尚羽很难过,但却并不怀念他。父亲生前脾气暴躁,控制欲强,自己本就不堪其扰。

尚羽在父亲死了之后继续高兴的逍遥快活,但元老院内部的改革让他警惕起来。现在政治改革正盛,又恰逢自己快要满 18 岁,到时候很有可能会卷到元老院的内部斗争去。

而尚羽自己的履历也着实复杂,他老爹是个德棍,和魏爱文颇有些惺惺相惜之情。而他自己也没闲着,本着“划船不用桨,全靠自己浪”的原则,他找督公和女王聊历史,帮钱朵朵辅导功课,为丁丁写文章。最重要的是他还有个做律师的梦,常去法学俱乐部旁听,马甲姬信等元老他混的挺熟。

可一到要满 18 岁,这履历就成了负担。无他,只是因为元老院内部的派系问题。照尚羽这情况,玩得好,他哪个派系都不得罪,能混的风生水起。玩的不好,风箱老鼠,几头受气,最后就是谁都得罪。

尚羽干脆就外派出去,省的等分配再闹得满城风雨。他找魏爱文,进了军队实习,还特地要求了最前线的地方。不过魏爱文没敢让他跑太前,折中了一下,把他塞到了驻扎在梧州的部队。

尚羽现在很是郁闷,因为自己一来军营里,士兵们个个都目光热切。自己想象中的老兵欺负新兵压根就没影,反倒是一群兵们缠着他,要他讲讲元老们,使他烦不胜烦。自己再健谈,也没到这种地步啊。

“尚首长,请问元老们是不是都有无尽神通?”“尚首长,元老们是不是都很高?”“尚首长,……”一个个问题的轰炸让尚羽招架不住,又感到啼笑皆非,还有一口一个首长,自己这哪是“社会实践”,这是领导视察的节奏啊!


bart 于 2018-3-25 20:11:45 发表了:

他们刚全体集合完,都亲眼看到了那些个壮丁的模样,个个都是面黄肌瘦,更别提什么强壮了,让人想起上辈子他在电视上看到的非洲难民,唯一差别就是肤色。和他们一比完全是天上地下的区别。

“接下来今天还有什么任务?”尚羽询问身边人。

“报告首长,我们还要修复四幢房子就完成今天的任务了!”一个士兵立正报告说。上级之前召集,无非是把民兵整编。现在他们的任务就是给当地居民进行基础设施建设,穿着国民军的服,干着农民工的活,尚羽好不郁闷,但也干脆硬着头皮继续下去。

他们一路走过去,“亲切慰问”了沿途居民。然而沿途居民还存着对官兵的恐惧,一见是进了屋,不是跪下诉苦也会吓的筛糠,直到临走前才会恢复,还有那种千篇一律的“感谢军爷手下留情”。甚至有一个家庭还甘愿拉出自己的女儿来的,结果就是尚羽重申了一遍纪律,顺带骂了句****。

尚羽也能理解,这年头的兵和匪是基本没什么差别的。官兵穿着军装一样可以杀人放火,毫无人民子弟兵的感觉。

但我们不一样!尚羽很坚定的想。

终于太阳要落山了,国民军的士兵都回到了军营,一个个脸上布满汗渍。仔细看看你就能把新兵和老兵区分开来,新兵们大多还带着些被整编的不可思议,面对一碗白花花的米饭惊讶。老兵们则已高兴地开始吃起来饭,边吃还边开着些粗俗的玩笑,时不时哄堂大笑。而尚羽早就习惯了这一切,他准时坐到了那个中间的餐桌,周围顿时肃静了起来。因为他们都知道,尚羽要开始侃大山了。

尚羽也很无奈,自己本来是喜欢吃饭时聊聊天,结果自己周围不知不觉聚集了这么一群人,搞得自己跟说书先生似的。不过盛情难却,也还是答应了,于是他的瞎侃成了每日晚饭的必备节目。

“好,各位,今天我们就来讲一讲咱临高的教育!众所周知,那伪明还当政的时候,跟本就没有多少读书人。好在啊,元老院来啦!现在人人都能去上学,我们正在普及。各位兄弟啊,你们想想,等有朝一日,大家退伍了,个个都是读书人,那不得了啊!我们……”

尚羽在滔滔不绝,没有注意到在一片神往的眼神中,有一个阴冷而紧张的眼神。

这个士兵的名字叫吴强,他今天才进入国民军队伍,相当的紧张。因为就在几个小时之前,有一个人递给他一块手帕,还有二两银子,要他干一件事。

“你们怎么能……”吴强颤着声看着眼前的妻子,随即被那个男人所打断:“少废话!你要是敢不干嘛,你老婆是什么下场你该是懂得的。”

“不要……不要!”吴强想冲上去,却被两个壮汉挡住。“哼,放心,我们一向说话算话。你看,我们说你不干,就烧了你家屋子,这不真的就烧了吗?我们说你不干,你儿子就会死,他这不就真死了吗?这回你终于同意了,你老婆不久没事了吗?”那男人脸上纯洁的笑让人更加不寒而栗。

吴强定了定神,暗暗告诉自己:很简单,很简单,他刚刚听到这元老说了,他每天晚上喜欢出来走走,到那时,自己只要上去把布子一捂,再把他郊外一个地方就可以了,连板车都准备好了。

“今天晚上照旧戒备!人枪不离!”这下好了,又要难了,吴强暗暗苦恼。


bart 于 2018-3-25 20:12:01 发表了: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尚羽独自一人在军营外边转悠着。

“这月亮真圆啊。”尚羽看着天空中的一轮明月喃喃道。他前世在西北某大城市出生长大,雾霾严重。若不是严打,严重时牵手在街上走完全看不到对方。现在回到古代,空气质量好了很多,让他时常出来赏月。

“衬衫的价格是九磅十五便士,所以,你选择……”尚羽正念着无人知晓的咒语,忽然拔枪回头。

一把刀顶在了尚羽那微突的喉结上,吴强很是懊恼,自己声音太响了

一个拿着刀,一个拿着枪,两人就这么对峙着。场面一度非常尴尬,幸好尚羽及时开口,打破了尴尬。

“你何必呢?”

“少废话!”吴强情绪激动,“今天我便要取你这髡贼狗命!”

吴强羡慕地看着尚羽的手枪。

“久闻澳洲火铳制圌作精良,今日一见果不其然。”

“是啊,可惜今天里面的子弹就要贯穿你的头颅了。”

“尚生,我不介意在你击发火铳的那一刻来个大力出奇迹,把你的项上人头取下来。”

“看来……是这样。”尚羽头顶上开始出汗,因为他发觉自己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没开保险!

“卧圌槽,这 TM 什么情况?”尚羽表面稳如老狗,实则内心慌得一匹。“这简直是太倒霉了,要不我让他捅一下再开保险?”

想这样做自然是不可能的,而吴强也一样的紧张,自己这事情竟然没一下子成功,这下麻烦就大了。他对澳洲火铳并不熟悉,不知道澳洲式火铳要先拨铜片再击发。

两人就这么诡异的对峙着,吴强很紧张,万一有个髡贼的兵走过来巡视这条偏僻小道那就完了,因而更加羡慕地看着尚羽的枪:要不是新兵不准发火铳,我还拼什么刀呢?而尚羽也十分心虚:你老看我手圌枪干什么?是不是发现我没开保险了?

尚羽眼见这场面尬的人难过,心中更加着急。他心中明白,夜晚有巡逻兵,到时擒住这人是易如反掌,但关键就在于,吴强难保知道这一点,所以必须拖住他的注意力。


bart 于 2018-3-26 22:08:23 发表了:

“大哥,你叫啥名啊?”

“吴强。”这话像句牢骚一样,是鼻腔里透出来的。

“哟,还姓吴。那你准是本地人吧?”

尚羽一边瞎胡咧咧,一边暗自祈祷。

“被你猜着了,我这回来,就是想取你狗命!”吴强颤着声说。

“别啊,哥,那你找我家狗去啊!”尚羽搬弄出前世的笑话,调侃的说。

“少废话!”吴强低喝一声,把刀架的更近,脖子上被刺破,血潺潺地流了下来。

“好好好好好。”尚羽郁闷极了,“你说你怎么这么不讲理呢?你说说?人家让你取我狗命,找的是狗呀,真的是。。。还怪我,你自己私塾老师没教好!” “我没上过私塾。”吴强四下张望,转动着警惕的眼珠。

“唉呀,我就说嘛,怪不得。”尚羽一脸的恍然大悟。“我跟你说,你这样的人我真是看的多了,那些刚成为干部的归化民同志,有些就像你这样。而且啊,北部像你这样的还挺多来着,您要不到咱澳宋来啊,我们这里保证你能上学,别说私塾,就连咱这儿的国子监你都能给上上去,真的,老弟,我当年……”

吴强被闹蒙圈了,这什么鬼情况?眼前这髡贼开出的条件似乎还挺优厚的!

正当吴强尚且被胡诌出京腔的尚羽闹蒙圈之时,尚羽看到一个巡逻员出现在不远处。尚羽看到了他,知道机会来了,吼一声:“老张,快来帮我!”随即就势一蹲、向左避开。

吴强也总算回过神来,刀擦着耳畔飞过,这会尚羽可不敢在犹疑了,赶忙拉开保险对着吴强就是一枪。

“砰”地一声,枪口一跳,子弹擦着吴强过去了,吓得他瘫软在地上。

尚羽赶忙跑到巡逻员身边:“同志,他……”话还未说完,巡逻员竟一个手刀看在他后脑勺上,使他不省人事。

尚羽昏迷前的最后一个念头是:这就叫团灭吗?


bart 于 2018-3-26 22:08:58 发表了:

尚羽静静地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没有说话。

“哈哈,坐吧。”熊文灿干笑两声,做了个请的手势。

尚羽坐在一张椅子上,家丁出去把门关上了。

一杯清茶放在尚羽面前,尚羽只是摇头。熊文灿露出人贩子般的微笑:“不用这么紧张。”

“您想要什么就直接说吧。”尚羽耷拉着脑袋,眼神平静,“不是有句话吗?人为刀俎,我为那啥,要干什么随你便咯。”

“不过谅你也不敢吧?”尚羽笑着抬头,撞上熊文灿凝固的嘴角和逐渐阴鸷的眼神。

“我要求不高,”熊文灿压下怒火,走到窗台边静静望着窗外,时值暮春,院里面一派草长莺飞的美丽场景,“我只要求你,每天给我讲一个时辰的髡……澳洲事务就可以。”

“熊文灿……先生,我不认为我现在有的选。”

“哦?尚生,你之前不是还说我不敢懂你吗?”

“对,这我是很清楚。我现在是你与我们和谈的筹码,如果你把我杀了,或是送到朝廷里那帮子清流手里,让他们把我撕成碎片,元老院会毫不犹豫的直接出兵,疯狂地扫荡两广甚至攻入福建和四川。所以你完全不敢。但是我也知道,一个男人,要是怒气上头了什么都干的出。所以我就不会瞎和你乱聊,你想从我这边套出些什么髡贼的重要消息,我可以告诉你,门都没有。但你要是想和我单纯聊聊,这还可以协商。”

尚羽别扭的拍拍屁股站起来,说:“熊文灿先生,我想问您,您,想和我聊什么呢?”


de9000 于 2018-3-27 11:05:23 发表了:

我觉得现在一个趋势不好,总喜欢给元老们开脑残光环,元老们毕竟是现代信息喂出来,搁古代就叫“见多识广”怎么可能会那么弱智


bart 于 2018-3-27 19:42:14 发表了:

de9000 发表于 2018-3-27 11:05

我觉得现在一个趋势不好,总喜欢给元老们开脑残光环,元老们毕竟是现代信息喂出来,搁古代就叫“见多识广” ...

他不是因为见多识广,而是因为他是元老


de9000 于 2018-3-27 19:55:08 发表了:

bart 发表于 2018-3-27 19:42 他不是因为见多识广,而是因为他是元老

他看的书都比古代人不晓得多多少倍, 从电视上见识的东西都不晓得比古代人多多少倍


下水道里的鳄鱼 于 2018-3-27 20:10:47 发表了:

俺印象里就是所谓的那啥进入部队训练刷资历,也是有护卫藏在同队伍里跟着

元老怎么可能公开身份进入国民军这种序列……

不过既然楼主写了,那么就排除其他干扰,继续把脑洞编下去……这也是一个经历哦


bart 于 2018-3-28 06:26:13 发表了:

下水道里的鳄鱼 发表于 2018-3-27 20:10

俺印象里就是所谓的那啥进入部队训练刷资历,也是有护卫藏在同队伍里跟着

元老怎么可能公开身份进入国民军 ...

因为平时的话军队里是很安全的,但是这回把大批壮丁吸纳进来,就会有这情况。。。


de9000 于 2018-3-28 08:32:37 发表了:

bart 发表于 2018-3-28 06:26

因为平时的话军队里是很安全的,但是这回把大批壮丁吸纳进来,就会有这情况。。。

...

大批壮丁,警卫会更加小心的


bart 于 2018-3-29 07:39:27 发表了:

在千里之外的临高,也有人在对话。更确切一点,是争吵。

“我们必须不计一切代价将尚羽赎回!”钱水廷在元老院紧急会议上声嘶力竭地大声疾呼,“元老神圣是元老院和帝国的根基!是我们的执政基础!失去任何一位元老都是不可接受的,更何况尚羽还没有成年,危险更加不可估量!”

“我反对!不能与熊文灿或伪明进行任何程度的谈判,直到我们解放两广为止!如果开了一个先例,以后伪明会狮子大开口,甚至逼迫我们接受‘招安’!”被紧急召回的两广区长文德嗣明确反对。

围绕着尚羽的绑架案,元老院内部分为两派。以钱水廷为首的元老们坚决要求暂时停战,与伪明进行谈判,赎回尚羽。而以文德嗣为首的元老则坚持认为,在占领两广之前与伪明的任何谈判都无法接受。

“只有继续进攻,才能获得更多谈判筹码!”文德嗣继续强调,“我们必须马上进行进攻!向现占领地区立刻进行新一波征兵!再一次的合理负担!澳属招远地区进行后方侵扰!只有用一个又一个胜利,才能阻止伪明的敲诈!”


bart 于 2018-3-29 07:40:14 发表了:

尚羽最终还是答应了做熊文灿的髡学顾问,一方面有用垃圾信息迷惑敌人的想法,另一方面自己也确实尚未成年,那些技术性的东西自己真不知道。给人讲课还可以满足一下自己小小的虚荣心,何乐而不为呢?

熊文灿也放宽了对他的限制,不用再别扭的绑着手了,还能在院子里面自由的走动走动。

院子很大,足够宽敞,有半个操场多的感觉。院里面长着些花花草草,倒颇有几分明丽闲适。家丁和丫鬟们在院子里进进出出,来来往往。

熊文灿甚至最终送来一支笔,虽是毛笔,但却是自来水笔,让尚羽惊讶了几分。明代确实已有人开发出来了自来水笔,只是没想到这么普遍。尚羽试了几下,出水稳定,就是握得还是别扭,只能用旧时空的硬笔姿势写了。

另一间屋子里面,熊文灿的师爷不解的问:“东家,这样……会不会……”

“没事,现在我们需要他。这个髡贼精明得很,吃透了我们的弱点,没办法来威胁他。看他像是吃软不吃硬,慢慢套话才是长远之计。”熊文灿踱着步,“朝里面有没有什么消息?”

“皇上对于髡贼攻击速度之快非常震怒,据说已经下诏,但内容尚且不知。在下担心……”

“不会的,”熊文灿露出笑容,“我们在前线的大计还尚未实施,更何况,我们现在有那个小髡贼,到时候皇上逼急了,把他交到京师去也未尝不可。”


bart 于 2018-4-1 13:33:45 发表了:

尚羽没心思和熊文灿搞心机,他自己陡然目标很简单:装几个逼还能活下去,就这么简单。

此时已是晚上,天黑的挺早。尚羽独自一人在床上面临着一个问题:

洗漱

这年头牙膏什么的肯定没有,牙刷倒有,漱口的则是盐水。尚羽头一回牙刷上不抹牙膏,很是不习惯。

更让他难过的是没有办法冲澡,在临高的时候冲澡简直是家常便饭。到了熊文灿这里,估计唯有自己泡澡。浪费水且不提,但水干净不干净让他很不放心。

敲门声响起,打断他的思绪:“公子,水已烧开。”尚羽知道外面有个丫鬟。对于丫鬟尚羽是小心翼翼:幼女啊喂!放在旧时空就是犯罪的说,现在他虽然不犯法,但心里总是过不去。

尚羽开门,门口的丫鬟皱了皱眉头。这小髡贼身上怎么全是汗味,真是一点没有读书人的味道。

果然是粗鄙的髡贼。

丫鬟心中默默下了定论,一边带尚羽去浴室。

浴室古色古香,让尚羽想起旧时空的古装剧,当然一比对就会发现,古装剧是多么的不尊重历史。

尚羽让自己慢慢的浸入水中,回头却差点没吓死,原来那丫鬟也跟了进来。

“出去!”尚羽很生气的说。

“可是……”“没有可是,以后我洗澡,都不要进来!”尚羽挥手让她出去。

丫鬟暗暗松一口气,颔首退出浴室。


大锴 于 2018-4-5 11:07:12 发表了:

就特侦队出动一个晚上的事,元老院哪里会因此吵翻天


xq77109 于 2018-4-5 11:12:40 发表了:

大锴 发表于 2018-4-5 11:07 就特侦队出动一个晚上的事,元老院哪里会因此吵翻天

这个不能再同意了,当年都能从登州城里偷出孙元化。


bart 于 2018-4-5 15:39:58 发表了:

大锴 发表于 2018-4-5 11:07

就特侦队出动一个晚上的事,元老院哪里会因此吵翻天

因为梧州叛乱了


www2265066 于 2018-4-5 18:39:55 发表了:

总有同人给自家强行开降智光环


圣天使高达 于 2018-4-5 19:00:49 发表了:

像这种青年元老,该抓他回学校,像张允幂那样恶补功课先。


bart 于 2018-4-5 20:20:58 发表了:

www2265066 发表于 2018-4-5 18:39

总有同人给自家强行开降智光环

不是强开,我本身就挺智障。。。


www2265066 于 2018-4-6 09:23:55 发表了:

bart 发表于 2018-4-5 20:20

不是强开,我本身就挺智障。。。

nice,满分回答


bart 于 2018-4-6 11:08:01 发表了:

“他拒绝了?”熊文灿很惊讶,他本是想试探下这小髡贼,用美人计来接近他。谁知对方压根不给他这机会,直接让丫鬟出去了。

事情麻烦了,熊文灿脸色有点阴沉。自己现在虽然绑架了这个小髡贼,但是硬的手段对他似乎没什么卵用,尚羽干脆直接威胁自己一旦感虐待他他就干脆咬舌自尽。而软性手段似乎也没有奏效,本以为髡贼好色,奈何他千算万算没算到尚羽是个青春期的男孩,极端重视隐私权。

另一边,尚羽赶走了丫鬟,松了一口气。自己对于这种幼女萝莉没什么兴趣,这样一个女孩在自己身边只会妨碍到自己,让人难受。

尚羽急急的泡完澡,把身子一擦光溜就赶紧裹上衣服离开。他可是听说有些人对龙阳之好有兴趣。

尚羽回到自己的屋子,心中越发不安。他觉定自己要每天写日记,但考虑到可能会被熊文灿审查,就干脆决定用英语写。


bart 于 2018-4-6 11:08:26 发表了:

次日,阳光明媚。

尚羽早早起了床。他在旧时空的时候每天 5:00 多就要从床上爬起来准备早饭,穿越之后早睡早起的习惯一直被他想办法保持着。只是时间变得晚了一点。

尚羽看了看自己床边的凳子,上面整齐的码放着一堆衣物。衣服很长,青布长衫让尚羽穿的很不习惯。轻轻一抖,一条亵裤从中掉落,让尚羽一愣,继而苦笑:熊文灿可真是周到。

穿戴整齐,尚羽刚走上一步便与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踩到下摆了。

尚羽很无奈,连走了几回依旧如此。最终不得不拉起下摆,像个小姑娘那样慢慢走几步,一点一点放下“裙摆”,如此往复几回才习惯了这长衫。

尚羽终于走向那扇木门,却发觉门外有一阵响声。他赶忙推开门,只看见几个家丁和丫鬟的背影。尚羽无奈的摇摇头,在院中没有目的的漫步。

尚羽很快就发现了一个问题,自己是不是起的太早了点?熊文灿这里没有表,自己现在连早上几点都不知道,不过看这群家丁的样子,离早饭还早得很。

尚羽很是难过,几次想对家丁问早饭的事,话到嘴边总还是咽下肚去。一个人阴郁(而饥饿)的在院子里胡乱走。


bart 于 2018-4-6 11:08:49 发表了:

终于熬到了……尚羽也不知道的几点,他赶忙随丫鬟来到这大宅院的餐厅。

地方很大,但人却没几个。对于尚羽的待遇熊文灿很是苦恼了一番,最终决定把他和家丁们安排到一起去,也省的什么事了。

早饭很是简单,就是白米粥。尚羽边喝边默默吐槽古人饮食的清淡。但饥饿仍逼得他喝了三碗。


bart 于 2018-4-6 11:09:09 发表了:

就在尚羽被稀粥弄得饥饿不堪时,北京城里面却是另一派场景。

温体仁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运气这么好过,当然,他脸上可不敢出现庆幸和快乐的表情,因为皇上在生气。

“急报!前日,髡贼自香港登陆,进攻两广。陆军四千余人,水军一千余人。自珠江入海口挺进,已攻克宝安新会等地,现向广州府挺进,余者待查。”

“急报!已探明,髡贼此次进犯,分三军,人数共计四千一百余人,与昨日(3 月 21 日)进逼广州。其火器甚是精利,我军不能敌。现广州府已失陷,余已至梧州布防。”

“急报!肇庆、梧州均已失陷,髡贼之火炮着实精良,乡勇官军皆不能敌,余不胜羞愧。于柳州听候指令。”

“自髡贼入侵以来,仅三月,而两广已失多路。守将无能,士兵毫无战力,加之髡贼火炮火铳均为可观,则一触即溃,四散逃窜。另边鄙苗民趁火打劫,后方防卫无以为继。是否增援,宜早定夺。”


bart 于 2018-4-6 11:09:50 发表了:

在太监颤抖的声音中,前线的态势一点点呈现在朝堂诸公面前,任谁也知道,这次麻烦大了。

温体仁头颅下垂,偷眼看了下皇上:皇帝脸上还是那么平淡,但那股若有若无的怒气却是遮掩不住的。

崇祯却是很愤怒,他俯视着下面的一众大臣们,除了愤怒只有无尽的无奈。

他想不通。

自己这么努力,为什么就没有成效呢?自己刚即位,想要整治贪臣墨吏,那就砍了那奴才的人头。想要消灭建奴,边关的袁崇焕又想造反,那就杀了他。好不容易把建奴逼退,流寇又从西北而来。流寇还没有解决,南边又冒出个髡贼。崇祯感觉很累:流寇、建奴和髡贼从外部,党争和贪腐从内部一并消耗着大明的国运。

他不甘心。

每每有这想法时,他就昂起头,想到太祖,啊!您当年是怎么从东南起家,打下这一片江山的呢?倘若您遇到我这场景,又会怎么做呢?

崇祯不知道。

“皇上?皇上?”一旁的王承恩的声音将他拉回现实,他咳嗽一声,道:“众爱卿意下如何?”

温体仁没有说话,而台下一时间也陷入沉默之中。

崇祯见无人应答,便点了兵部尚书张凤翼的名“九苞,你以为如何?”

张凤翼慢慢的出列,很是惶恐地说:“陛下,现在流寇已入陕西,波及范围愈发的大。而建奴也在蠢蠢欲动。依臣之见,唯有把南方的髡贼先行平定,再来剿灭流寇。”

户部尚书侯恂坐不住了,也出列回答道:“张大人说的并无错漏,只不过户部……恐怕难以支撑。”

“可是倘若不剿灭髡贼,他们就会威胁到江南一带,则朝廷之赋税再无可征之地!”

“倘若调兵剿髡,唯有户部破产一途!”

“好了,都不要吵了。”

崇祯见两人吵的越发激烈,便出面阻止。他在龙椅上挪动了一下身子,问:“内阁有何意见?”

“臣以为,应当立刻发兵救援!”温体仁看到是钱士升在应答,心中丝毫不感意外。任谁都知道,江南是东林党的发源地,是他们的基本盘。南方有威胁,他们必定第一个跳出来。

温体仁决定不出列,他向王应熊努了努嘴。对方心领神会,立刻站出来道:“确实啊,南方赋税所得甚多,丢失不堪设想!”

崇祯蛮有些意外,他本以为朝堂上争执会很激烈,但似乎并未如此。群臣中只有侯恂一人反对,这也无甚惊讶的,他可是户部尚书,一切要花钱的基本他都反对。

“陛下,”温体仁出列了,“以臣之见,最好由五省总理卢九台(卢象升)再兼理两广事物。卢总理本来就是负责东南方面的,现在由他负责正好也可以料理四川的兵变(四川五月发生兵变)。”

崇祯微微一点头,事情就算是结了。

“那,熊永宁(熊文灿永宁人)如何处置?”张凤翼出列询问。

“暂且戴罪视事!前线军令先由他负责,待九台到达两广之后,再付有司论处!”

温体仁心中明白,熊文灿是铁定要死了。他收过熊文灿的钱,但是面对这般场景仍然一言不发。这也难怪,皇上已经如此生气,此刻他只是在盘算自己能捞到多少好处。

东林党这一回是断然不会反对自己的,任谁的基本盘遭到了威胁都会去想尽一切办法保护。而熊文灿没有尽到这点,自然会遭到朝廷两派的共同攻击。这一趟浑水让卢象升那个天真能武的傻子去完全是合适的。

至于南方的髡贼,温体仁倒不能说一无所知。他见过冷凝云的三节两寿,倘若髡贼就呆在琼州府不走,他倒是乐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温体仁打定主意等待皇上“圣裁”时,一无所知的熊文灿还在和尚羽聊天。


bart 于 2018-4-6 22:55:10 发表了:

“不不不,熊大人,这个图是要添高设元的。”尚羽便擦着汗便给兴致勃勃的熊文灿谆谆教导,一边内心大呼 woc。这也难怪,谁能想见,堂堂的朝廷二品大院、两广总督兼广东巡抚、兵部侍郎兼右佥都御使熊文灿,竟然被一个旧时空的初中学子,教做数学题?!

这般场景连尚羽自己都觉得有些魔幻。

“别愣神啊,尚生,快点告诉我这题怎么做?”熊文灿此时兴奋地像个孩子。尚羽暗想自己是不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边拿着毛笔往下画上一条线。“假设这条高的长度为一,那么这……”

解释到一半尚羽感到麻烦不已,汉语里没有方便设元的字,这一下真是让他捉急。

“咦,这不是四元术吗?”熊文灿有些惊讶。

经过一番痛苦的交谈后,尚羽终于才明白,古代也有人会做方程。

四元术是古代一种四元高次方程组解法,即近代多元高次方程组的分离系数表示法。1303 年,数学家朱世杰,撰成《四元玉鉴》一书,是传统四元术之代表著作。朱世杰四元术,以天、地、人、物四元表示四元高次方程组,其求解方法和解方程组的方法基本一致。

尚羽兴致勃勃的讲着,熊文灿兴致勃勃的听着。什么添高设 K、一线三等角、“三 中 全 会”(三条中线交于一点,即中心),用尚羽后来自传中的话来说,熊文灿“不去上高中简直可惜了”。

第一天的髡学顾问就算是做完了。熊文灿这个人尚羽算是摸得清楚了一点,对于髡学,熊文灿这个书香门第出来的官员没有太反感,部分因为古人也早就懂得部分。

但是……尚羽走到窗前,阴郁地叹口气。他越发的想要离开了。他并不傻,刚刚讨论数学题目的一团和气并没有迷惑他。自己要么被砍了,要么被救回去,没别的选项。

让尚羽想不太明白的是自己至今还没有被救走,特侦队当年能在登州之乱中救走孙元化,为什么没有来救自己呢?

尚羽所忽略或不知情的是:

一、自己到现在仅仅过了四天,元老院也才刚开始行动。

二、梧州叛乱了。


bart 于 2018-4-6 22:55:49 发表了:

“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或许最简单就是最好的。现在!梧州形势严峻。城里已经处于无政府状态,行政机构瘫痪,运输、供应、燃料完全混乱。普遍的不满在增加。街上有杂乱枪声,部分军队互相射击。

形形色色的人开始投身于这场暴乱。为不惜一切代价求得粮食而纷纷走上街头。普通市民、乞丐、部分刚入伍的新兵、士绅,都因为粮食和对元老院的不理解与害怕,而加入进来。

原本我们已经看到胜利希望。我们的右路军即将到达朔州!我们的左路军已经开始考虑向柳州进攻!我们的中路军已经攻下了清远!胜利的果实已经在西江对岸向元老院招手。但一切都毁在了这个该死的五月!”

——《临高时报》前线记者张吉英

这个永远被人铭记的日子,从军事上的小挫折开始,到城里面广泛散布的谣言。“澳洲人要输了。”一句话伴着解弥仁越发大的开支和澳洲人种种与传统格格不入的“奇技淫巧”,终于变成一股恐慌的巨浪,将所有人卷入其中!

1635 年 5 月 20 日,一个注定被历史铭记的日子。在梧州出现了大批抗议人群!他们冲击行政机关,呼喊着新的口号:

“夺朱非正色,髡贼也称王!”

“打倒髡贼,就有粮吃!”

然而在如此严峻的形势下,梧州地方民政最高长官解弥仁竟然拒绝镇压暴乱。这个前南方周末的记者竟坚持认为,“闹一闹就会过去”!

饥民,饥民,更多的饥民!混乱,混乱,无尽的混乱!

全乱套了!

事态终于在饥民冲破原县衙跟前的人墙而达到高峰!解弥仁迫于身边人劝说,只得在一群特侦队队员的保护下离开,而梧州城里面的局势,就此失去了元老院的控制。


bart 于 2018-4-7 16:18:46 发表了:

“钱多干什么吃的?”席亚洲在参谋部联席会议上大发雷霆,“我们丢了一整个城池!”

“是解弥仁自己反对的。”

席亚洲气的把帽子狠狠掼到桌上:“解职!必须得解职!即刻命令前线巡逻艇和附近各中队,支援梧州。有多少 75 炮都给老子拉上去!”

席亚洲的怒吼声中,解救尚羽的计划不得不悄然搁置。

要是尚羽在临高,他多半也不会让特侦队再去出动。梧州已经不稳定了,最前的前哨站已经消失,情况没有明朗之前,任何举动都是送死。

尚羽就这么继续在熊文灿府上住了下来,平日给熊文灿讲讲髡学,偶尔聊聊政治。

我们节选了尚羽元老的自传《逻辑还是感情:我怎么不被正确所左右》中的几篇日记,从中一窥髡学顾问的生活。


bart 于 2018-4-8 21:49:41 发表了:

以下内容均从七月开始,具体时间线我一直没搞清楚,姑且这么着吧。

我文笔烂,各位见谅


bart 于 2018-4-10 18:31:53 发表了:

七月五日

又一次会见了那个头号官僚熊文灿。他似乎对数学题目意犹未尽,不过我实在记不起太多。一模卷的题给他过了一遍,已经没什么我还记得的了。于是我们干脆开始聊天。

他先是对我们的教育表示出好奇来。问了问我们都教些什么。当我说我们也有教孔子语录时,他脸上先是出现惊讶,而后显得很满意。

他那种表情我看的很明白,这让我很生气。于是我讲了讲黑猫白猫论,他似乎有点松动。

于是他便问我我知道什么孔老二的语录。我就把前世《孔孟论学》和《天时不如地利》两篇课文背了背。背完我看着他,他也那么看着我,我们就那么互相看着。

终于他开口了:“没了?”“没了。”

我满头黑线。

他对黑白猫论又表示了赞成,但让我非常气愤的是,他坚持认为,只有“听圣人言,才能使那些小民得到教化”(原话)。

我非常生气,这就是所谓民本的儒家思想!多么道德理想化!这群 sons of the bitches 总是喜欢拿着四亿人口当**玩。他们总觉得,除了这三四万的士绅(他们自己)意外,别的不过是给他们当下人的而已。

我决心想要逗一逗他,于是便心平气和(脸上)的问他怎么能以这么轻佻而放肆的语调评论民众。

“因为我很了解他们,我看过那些奏折、兵报、邸报。”

这答案真是搞笑。

“那好,一斤大米多少两银子?”

他刚自信的张口欲答,有仿佛突然意识到问题似的,又让我重复一遍。我又说了一遍,附赠一句嘲讽。

他依旧很为难。这也难怪,我们高贵的熊大人怎么回去了解这些暴民的事呢?


bart 于 2018-4-10 21:41:27 发表了:

“半斤青菜多少钱?”

还是答不上来。

“一两银子买的炭能烧多久?”

若不是他鼻子里还在哼哼,我简直以为他的了急性短暂性发声功能丧失症。

他甚至连这问题和这话题有什么关系也不明白,因为他就这么说了。

我指出,倘若伪明的官员像我们这些元老一样去了解民生疾苦,也不会闹到这番四面楚歌的局面。(确切的说,是三面)

他竭力辩护,试图让我相信这不过是群暴民。天哪!杜阿姨要是在这里,准会当场手撕了这封建反动官僚。

他试图反问我知不知道物价,我提醒他他才是地方官,我只不过是刚刚被绑架来的一个人质,连这大院也没有出去过。

他满脸的颓唐和不甘。

我又提醒他现在广州被元老院攻陷,伪明朝廷是不可能放过他。后院这一把火一烧,崇祯不跳脚才怪。但他依旧认为,自己之前招降郑芝龙有功,朝廷不会如此薄待功臣。

我摇摇头,结束了对话。

他或许是对的,人民既自私又愚蠢。或者确切一点说,人民现在(原文加着重号)既自私又愚蠢。没有一个元老,哪怕是杜阿姨或是钱叔叔,也不会认为这个时空的人民要立刻一人一票或发动人民战争。


bart 于 2018-4-11 06:45:30 发表了:

“是人民选择了我们”,我们往往会这么说。可是,假如人民自己有能力,为什么又会选择我们呢?从这种意义上来讲,我们和崇祯是一丘之貂。只不过我们是现代化思想罢了。

人民需要引导,而引导者必须是我们。从这种意义上来讲,攻进北京城后就该把崇祯吊路灯,把所有旧官僚都吊路灯。


xq77109 于 2018-4-11 10:52:07 发表了:

顶同人 催更


赵政委 于 2018-4-11 11:18:55 发表了:

不是挑毛病    香港?明朝也叫香港?


赵政委 于 2018-4-11 11:20:48 发表了:

你是要写    他投明    还是做卧底?


bart 于 2018-4-11 18:29:20 发表了:

赵政委 发表于 2018-4-11 11:20

你是要写    他投明    还是做卧底?

都不是啊,最后要被救回来的


bart 于 2018-4-11 18:30:53 发表了:

赵政委 发表于 2018-4-11 11:18

不是挑毛病    香港?明朝也叫香港?

啊?


bart 于 2018-4-11 18:40:33 发表了:

七月十六日

熊文灿开始有了忧色。我进他房间的时候看到桌子上有一份官报。很明显有对他不利的风向。

这回我试着讲了讲几篇“新话”文章,想朱自清的《背影》和李汉荣的《外婆的手纹》。但并不很理想,因为现代文我记得并不很清楚,只是因为喜欢拿“买橘子”消遣同学而已才记得(《背影》和《外婆的手纹》系沪教版语文书七年级及八年级课文)。

但尽管如此熊文灿依旧点着头,装作听懂的样子。心不在焉的太明显了。

离开的时候我故意把书案上的官报碰到地上,捡起来的时候我看到上面写着一段话,大意是卢象升要来两广了。

这可真是要命了。


bart 于 2018-4-12 18:06:55 发表了:

熊文灿用兵不力,这是毫无疑问的。这个人现在要是由卢象升所替换,绝对是对元老院不利的情况。

按照历史上的记载,卢象升应该是七省总理(还是五省,我记不得了),他手里的兵绝对不会少。更不可能犯招安的错误,绝对会搞人海战术。到时要是调上来几万人,去围攻某一路军队,那可是大大的不妙。

我们的军队之所以能够凭借少量的人占据如此广大的地方,根本原因是有技术代差。如果没有山地榴弹炮、“打字机”和米尼步枪,我们打不打的下广州城都是未知数。

但现在技术代差很有被人海战术所弥补的可能性。如果卢象升虚晃一枪,让少量人拖住一路军,把“打字机”全吸引过去,再把一万多人拿去进攻另一路军队,这就不是单纯送人头了。

熊文灿很慌张,这是必然。卢象升来这里的第一任务多半就是砍了他的脑袋。

这个时候劝说是最为有效的。

我也确实这么做了,但似乎熊文灿虽然恐慌,但却没有答应我。一副料理后事的样子。

真是奇怪。


bart 于 2018-4-12 19:52:05 发表了:

七月三十日

今天好几件怪事发生。

先是熊文灿的妻让自己的下人去再屯一点米。可是柳州城里的米粮本就不多了,前几天还刚补充过,为什么还要再买呢?

其次是好几个军队将领和心腹都来了,甚至还有苟二。

这个元老院的头号通缉犯看着很是狼狈,“满面尘灰烟火色”。

会谈没有多久,约摸一个小时后就结束了。出来以后我看到熊文灿脸上有了笑容,而一两个军队将领却忧心忡忡,苟二则是一副如丧考妣的表情。

他随后立刻让我进来面见他,并告知我以下几点:

1.梧州发生过叛乱。现在伪明重新控制住了梧州城。

2.国民军再次围困了梧州城,在几天内就可能攻下梧州。

3.他将带我到前线进行为期三天的视察(原话“慰劳军民”)

4.卢象升已经到达粤北

这恐怕是在这 24 小时内听到的最为令人惊讶的事了。

我当时就忍不住用眼睛去找书房里类似于日历一类的东西,尽管我知道 4 月 1 日离今天很远,对他们也没什么意义。

他竟然想要去前线视察?他脑子铁定是进水了!梧州城的民众一点也不傻,之前熊文灿抛弃他们的情况元老院恨不得昭告天下。可是现在他竟然要回去!

起初我觉得是卢总理的到来使得他恐慌了起来,可是前几天他明明有更好的机会,为什么这几天才走呢?

这问题恐怕只有我回到临高才能回答了。

……

尚羽最终安全回到了临高。这段过程可谓是惊险至极。我们来看看一位前线士兵的回忆:

“那天大约是八月二日,本来我们打算直接攻城,但是前几天刚下过雨,城门前的土地极为潮湿,加之大规模炮击,再开炮只会增加攻城难度,于是我们就继续围困着。

那天我值早班,在约摸四点还是五点的时候,我忽然发觉前面有一个像……像什么来着?(旁人提醒:公共汽车)对对对,就是元老们坐的那种车一般的轮廓。我来不及细想,赶紧拉了警报,所以人都赶紧进入戒备状态。

等到车近了,才发觉是马车。上面插着一杆白旗,还有一个年轻人探出头来挥手,我本来打算开枪,但首长下达了命令不得开枪。”

车里的年轻人自然是尚羽,而同车人是熊文灿的两名老家丁和他的妻。进入军营后两人立刻被送往临高,特侦队原先解救尚羽的计划也成了废纸。


de9000 于 2018-4-12 20:04:48 发表了:

bart 发表于 2018-4-12 18:06 熊文灿用兵不力,这是毫无疑问的。这个人现在要是由卢象升所替换,绝对是对元老院不利的情况。

按照历史上 ...

再多的兵力也投入不了战场啊,卢在历史上就不是靠兵多打赢的


bart 于 2018-4-12 20:47:53 发表了:

de9000 发表于 2018-4-12 20:04

再多的兵力也投入不了战场啊,卢在历史上就不是靠兵多打赢的

我知道,这是他的想法啊。身处敌后,没多少历史资源,误判是会发生的。


de9000 于 2018-4-12 22:04:53 发表了:

bart 发表于 2018-4-12 20:47

我知道,这是他的想法啊。身处敌后,没多少历史资源,误判是会发生的。

...

做为穿越者,你认为他不会了解明末历史,穿越者最大的金手指啊


bart 于 2018-4-12 22:08:08 发表了:

de9000 发表于 2018-4-12 22:04

做为穿越者,你认为他不会了解明末历史,穿越者最大的金手指啊

会犯错的嘛


de9000 于 2018-4-12 22:11:57 发表了:

bart 发表于 2018-4-12 22:08

会犯错的嘛

穿越者可不是傻瓜啊


bart 于 2018-4-12 22:17:28 发表了:

尚羽很久以后才明白,熊文灿没有立刻叛逃,根本原因是广西巡抚郑茂华。由于郑茂华早早的向朝廷“打小报告”,熊文灿怀恨在心。他虽然很想立刻逃跑,但假如他一逃跑,郑茂华肯定会被委任为两广总督。然而 7 月 30 日那天熊文灿得知郑茂华也与髡贼短兵相接并大败而归。这样一来他不喜欢的人不会有任何接任的希望。同时另一方面也可以保证以后髡贼若是找了郑茂华做官,自己在髡贼内部的地位会比他高,届时爱怎么给他穿小鞋就穿小鞋。于是熊文灿毫不犹疑地决定投髡。


bart 于 2018-4-12 22:18:01 发表了:

de9000 发表于 2018-4-12 22:11

穿越者可不是傻瓜啊

好吧~_~我改一下


xq77109 于 2018-4-12 22:22:51 发表了:

熊文灿这浓眉大眼的也背叛革命了!


bart 于 2018-4-13 16:14:23 发表了:

xq77109 发表于 2018-4-12 22:22

熊文灿这浓眉大眼的也背叛革命了!

天下何人不通髡


bart 于 2018-4-14 09:26:51 发表了:

尾声

《我对熊文灿的最终处置结果的一点看法》

我们这场讨论已经不知不觉远离了真正的问题。熊文灿是一名被告人,被我们所指控犯有故意杀人罪,并且正在受审。必须予以确认的是我们不是为了判定他有没有罪——那是马叔叔和沈叔叔的事,而且事实确凿——而是为了确认我们要不要动用我们的赦免权,将熊文灿赦免!

对于赦免这个问题来说,实际上没有回旋余地。从这个人抛弃梧州城的那一刻开始,我们就必须把他吊死。如果我们将熊文灿赦免,那么我们的民众会怎么想?他们不一定分得清被判有罪再被赦免和无罪的区别!他们只会留下这一个印象,即元老院会向士绅和旧官僚妥协!

熊文灿是谁?伪明的两广总督!他曾经领兵与我们对垒!曾经抛弃梧州城内几千人独自逃跑,留烂摊子给我们!而这样一个人,我们依旧不得不通过法庭审判他,因为我们从根本上否定伪明的政治合法性,不承认这是一个国家!所以熊文灿——实际上包括一切明统区的人民——都可算作我国国民!现在这个人犯下了领导别人对抗元老院的罪行,我们却要赦免他?那黑尔呢?石翁呢?崇祯呢?李自成呢?张献忠呢?皇太极呢?

有人说,让他们都去做文史管理员,做我们的政治吉祥物。这种可笑的观点在元老院中竟然也能得到支持,不得不让我感到生气。熊文灿倘若去做政治吉祥物,实际上只会去损害元老院的权威!因为——我再重申一遍——他是一个有罪的人。赦免权是在什么时候使用的?一般是在他的法律和道德有一个落差,即犯法但值得敬佩这方面的人,我们才能赦免他们。实际上任何赦免——无论出于什么目的——都会损害司法公正性。如果我们这样赦免他,损害的司法公正性的危害和得来的政治优势哪个大呢?后人又会怎么看待我们呢?言行不一?自以为是?意志薄弱?

我同情熊文灿,但这种同情在我接近他之后的交谈中消失了。因为熊文灿不值得我们同情。他抛弃梧州后再次回到那里时连马车都不敢出,但和我聊天依旧能轻蔑的称他们为刁民。这就是他们的所谓“民本”思想!所以结论是明确的,熊文灿应该死,因为元老院必须生!

(完)


lxr 于 2018-4-14 12:20:18 发表了:

我记得两个死掉的元老一个是打苟家时摔伤不治而死(没公开),另一个是被蒙古大夫打麻醉药不当而死,没有早期被土著杀死的吧?(两广攻略后不知道)


xq77109 于 2018-4-14 13:34:07 发表了:

bart 发表于 2018-4-14 09:26 尾声

《我对熊文灿的最终处置结果的一点看法》

我们这场讨论已经不知不觉远离了真正的问题。熊文灿是一名被 ...

主动投降的还要处死??好歹也是第一个主动投降的省级高官啊,判死刑然后特赦了监禁改造比较好啊


bart 于 2018-4-14 14:18:47 发表了:

lxr 发表于 2018-4-14 12:20

我记得两个死掉的元老一个是打苟家时摔伤不治而死(没公开),另一个是被蒙古大夫打麻醉药不当而死,没有早 ...

就是前者的儿子


bart 于 2018-4-14 14:19:16 发表了:

xq77109 发表于 2018-4-14 13:34

主动投降的还要处死??好歹也是第一个主动投降的省级高官啊,判死刑然后特赦了监禁改造比较好啊 ...

我没说他被吊了哦,只是他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