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模范酱油元老轶事

北朝旧贴 | wintery3 | 8/15/2020 | 共 9351 字 | 编辑本页

wintery3 于 2018-3-21 18:26:53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wintery3 于 2018-3-22 00:15 编辑

杨诗文算是元老们当中最为低调的人物之一,甚至连“之一”都可以考虑省去,连内部 BBS 上都干脆用了“酱油一号”当做昵称。

参加穿越时他时年 28,刚刚在某 985 高校硕士毕业,在进一步读博士被复试刷掉以后在某新媒体企业混迹了一段时间。发现做 IT 业搬砖工也并非表面说的那么有钱途,于是不甘心每周单休,下班时间还要盯新闻而且收入还有限的他也有了择木而栖的念头,然后在混迹论坛时无意发现了穿越集团的事宜,于是很快参与进来打算凑凑热闹。

与很多宅男元老相似,貌不惊人的他也是军事和二次元话题的爱好者,本科学习历史后在毕业时顺带读了硕士,也算个半吊子历史研究者。不过相比其他人众渴望穿越后大展一番宏图的那份饥渴劲头,杨诗文的行为相当保守,用后来的流行话说,他很有些典型“佛系”人生观的味道。

一开始在准备初期,他加入体育组当了一名基本兵员。等到军队开始建立到一定规模后,他以保留军籍为条件选择进入国民学校做了教师,而不是去丁丁的临高时报那里工作,这让很多元老很是惊讶。他倒没准备当什么鬼畜教师,只是师范类专业出身的他对于教授学生似乎比带兵打仗更加顺手些。不过他也一直和陆海军的军官们保持着联系。在陆海军元老们出现争议有口水仗时,他还提了一句有趣的圆场话:“陆海军争论我就不站队了,不过希望以后建立参联会之类机构时候通知我一声啊,有了摩擦我顺便协调一下。”

相比渴望快速建立后宫们的部分元老们,杨诗文的生活显得丰富很多。在分到宿舍后,他开始学习自己做饭,偶尔还去找食堂的大妈那里交流一下心得。随后把去农庄里把吴南海手下那只带有蝴蝶结的宠物猫带回宿舍当了铲屎官,课余还与学生们饲养了一些其他的小动物。听说兵工厂里有新式武器在试制,他也少不了过去看看,不同的是别人在那里争论武器怎么造怎么装备,他在一旁写笔记学习,顺便为争论和点稀泥。

元老们在 BBS 上的争论他参与的很少,基本上参与投票多而讨论有限,后来听说政治保卫局成立后,他还率先递交了一份自己的政治态度描述:中间偏左翼,反对高压治理,但赞成必要时采取非常手段管制,认为对本时空土著可以采取一定程度类等级式统治;对问题和主义之争倾向于多谈问题;作为无神论者赞同政教分离策略;并对马千嘱的工业党式社会观多有赞同。至于政保局那边怎么看待就是另一回事情了。

当然再佛系的人也谈不上无欲无求,否则参加穿越的意义也就基本不存在了。杨诗文也有着刷存在的想法,只不过相比有野心的元老们,他刷存在更倾向于对事不对人。因此,他也偶尔做出一些不大低调,但仍然很酱油的事情。


godofhistory 于 2018-3-21 20:27:42 发表了:

支持


繁华烬燃 于 2018-3-21 21:24:59 发表了:

godofhistory 发表于 2018-3-21 20:27

支持

催更,催更


没事乱溜达 于 2018-3-21 21:33:21 发表了:

godofhistory 发表于 2018-3-21 20:27 支持

催更催更


wintery3 于 2018-3-21 22:50:3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wintery3 于 2018-3-22 19:48 编辑

(一)军歌风云

杨诗文的第一次“主动出击”,是在 BBS 上向执委会提出《关于修改军歌的建议》,对用恶搞 EVA 主题曲作为伏波军军歌提出了强烈反对。顺带一提杨诗文本人的歌艺还不错,除了嗓音偏细一点外,唱歌的音准还是挺可观的。在国民学校他除了历史课,也兼带音乐课程。

“拿动漫歌曲当军歌唱是典型的恶搞行为,如果弄个少年军校或者军事夏令营拿来唱也就罢了,毕竟动漫歌曲给孩子唱也不算夸张,但作为严肃的军歌来说实在太不负责任。别的不说,原歌曲旋律是偏轻快的独唱舞曲风 BGM,而作为军歌,需要彰显的是钢铁意志和力量的感觉,各国军歌的旋律都是主打中等偏慢节奏但雄壮十足的风格,让人唱起来有热血沸腾的心情,才能突出军人群体的力量感与责任感。诸位听听《马赛曲》和《义勇军进行曲》这两首真正充当过军歌的旋律,再对比一下现在那首'军歌',风格差异应该很容易分辨了吧?”

“哎呀用不着这么认真嘛,军歌这么小的事没啥大不了的……”恶搞动漫歌曲的始作俑者们还想和和稀泥。不过这回,“酱油一号”可不想这么轻松放弃了。

“拿破仑说精神与物质力量在作战中呈三与一之比的诸位还记得否?当然这个时空他还没有出生,但鼓舞军人士气的意义不能当做儿戏。军歌问题比起伏波军的规模和武器来说也许是很简单很次要的,但战时如果不能让士兵们感到鼓舞精神效果,那这样的军歌还不如没有呢。诸位敢不敢在打仗时候带头集体唱一下现在的‘军歌’来鼓动士气?恐怕还不如请士兵们吃顿大餐管用吧。如果大家一听军歌就想笑,那这样的歌曲绝对起不了鼓舞士气的作用,最合适搞笑歌曲的地方根本不是军队,而是马戏团。”杨诗文不依不饶,继续给现有的军歌扒着皮。

“那换首《自由の旗 自由の民》也可以嘛,旋律也还成。”二次元众们还试图继续恶搞之路。

“如果各位不嫌全 E 文歌词别扭的话勉强及格,不过军歌都以适合合唱为优,这首至少比较符合合唱需要。但真要改成军歌,调整歌词的难度太大,而且雄壮感和力量感明显还是不足。国歌并不一定强调力量感,但军歌必不可少。所以这首歌还谈不上理想的替换歌曲。”杨诗文仍然毫不客气的加以否决。

“杨大老师这么厉害,那烦请创作一首军歌怎样?”搞事情的言论也跳出来了。

“不敢说能写怎么样的军歌,可现成的军歌里找足够给军人打气的旋律还是不难的。就拿刚才《义勇军进行曲》来说,这首旋律雄壮十足而且简单易学,就是非常出色的军歌素材,歌词稍加变动就是很不错的军歌。如果觉得这样的歌太老,《亮剑》主题曲的旋律和歌词也相当出色,基本只要改动最后一句变成“伏波军”就可以无缝对接。如果想要从现有 PLA 军歌或者红歌中找灵感,这里还有《当祖国召唤的时候》、《钢铁的部队》、《英雄赞歌》……就是非要找通俗版的,《精忠报国》也远比《残酷的天使纲领》更有军歌的感觉……”

杨诗文一口气列出十多个备选曲目:“军歌最大的效果应该在合唱中表现,唱的人越多越有气势,越能起到精神动员的作用,才是理想的军歌。所以现有的‘军歌’本人认为严重不符合军歌的定位,也起不到应有的效果,还是尽量更换的好。”


哈罗哈 于 2018-3-22 08:32:56 发表了:

军的同歌人。


wintery3 于 2018-3-22 19:46:4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wintery3 于 2018-3-22 20:31 编辑

军队中的动漫宅男派们当然并没有罢休,又提出改编《帝国华击团》、《Only My Railgun》、《飞马座的幻想》、《Vestige》等一堆“军歌备胎”企图蒙混过关。一时间 BBS 的讨论间里歌名飞舞,差不多把军歌讨论变成了动漫主题曲大汇集。

杨诗文仍然毫不客气地全部否决:“诸位,这不是二次元大会,军歌理应也必须是一件严肃的事情。动画片的私货和突出军人风采实在不方便混在一起,军队毕竟是一个以男性为主的群体,女生们的歌曲是不合适强行套用的。男生们的歌曲也不合适用摇滚曲风,否则过于个性化的曲风和军队强调的组织纪律性也有严重的冲突。各位对二次元美少女的喜爱,实在不合适拿到三次元的军队来表现。如果想给女兵准备单独的歌曲,至少在将来有了成建制的女兵部队再考虑不迟。”

讨论进行的并不是特别热烈,基本上主要是军队出身的元老们参加了进来,穿越前有过 PLA 军旅经验的元老们明显对正规军歌抱有赞同态度,北美华人元老们没有提出明确意见,二次元宅们各有算盘,倾向改编动漫歌曲的仍然很多。而非军队元老、女元老则基本没有加入讨论,最具分量的执委会成员们也没有发表意见。不过这已经在杨诗文的预判之内。

“如果诸位对自己的想法有绝对的自信,那么我提议组织一个军歌选拔大会怎么样?各位可以从部队各找一个班士兵进行相应训练,然后让他们分别合唱诸位的方案,作为军官的诸位也要领唱,看看士兵们究竟是不是足够认可。作为对等比较,我这边也从国民学校组织同样数量的学生来参赛。每支队伍的曲目不得重复。再让执委会各位同志作为评委打分决定军歌,如何?”

杨诗文在提了建议后,随后在自己的构想基础上向执委会起草了一份军歌大赛的建议书:《关于更换伏波军军歌与举行军歌大赛的建议报告》,上报到执委会。他的基本判断是:如果执委会准备直接拍板歌曲,那么自己提出的方案至少比现有的恶搞歌曲更有成为军歌的潜力,理工派的马千嘱等人也容易接受正规军歌的方案,进一步选定歌曲自己还可以出一些力。如果执委会赞成举办军歌大赛,那么自己带过的学生们唱歌显然也比多数不擅唱歌的军队元老们带士兵唱歌更有优势。

至于军歌更换成功后对自己的作用?管他呢。“酱油一号”并没有想很多。

——————————————————————————————————————————————————————————

PS:顺便咨询一下大家的意见,对于伏波军军歌的选择如果有相应看法希望也可以参与一下讨论,军队元老们如果本尊在此的话也可以和在下说一下意见哈


qarc 于 2018-3-22 22:40:28 发表了:

我记得有专门关于军歌的帖子……


RSE 于 2018-3-23 00:21:13 发表了:

还有考博复试被刷掉的?


wintery3 于 2018-3-23 22:10:05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wintery3 于 2018-3-25 14:21 编辑

提议更换军歌与举办军歌大赛的方案书送到了执委会,执委们看着这个分量不大不小的提案,表情显得颇为复杂。

随着穿越集团的地盘越来越巩固,军队建设的正规化也逐步提上议程,原则上应该逐步取消过于临时和涉嫌恶搞的相应制度内容,而军歌显然正符合这一范围。因此提案还是引起了执委会元老们的兴趣。(注:此事件时间线大约发生在女仆革命执委会改组后,明军从大陆入侵临高政权前)

杨诗文提出这个建议,从大方向上是合理的,不过是否需要立刻办,执委们还是有不同意见的。主张群众路线的马千嘱基本赞同来一场比赛,在活跃文化氛围的基础上借机调整连军歌在内的一部分军队内容。展无涯干脆提议用不着举办比赛,直接更换就是了,数量可以不止一首。不过马甲却先浇了一瓢凉水下来:“先别忙着谈军歌,看提案里对现有军歌的批评相当犀利,此人该不是借机刷存在另有目的吧?听说他之前自荐在设立‘参联会’后加入,现在总参谋部联席会议已经成立,名额里可并没有他的份。”

“不像,他在国民学校里的口碑很好,和军方各派都有来往和私交,文化口、工业口等也多有来往。但他这回发起提案却仅是以个人名义。如果真为了政治图谋,怎么也要联系几个能量较大的实权元老联名上书才对,有军方元老联署更佳。你看这次他连胡青白都没沟通过,如果想要拉人,至少找他是很容易的。还有杜雯这样的左翼青年,也是绝好的提案伙伴。”邬德说道。

“提案对更改军歌的论述做的很完整,看来此人肚子里的墨水还不少,自荐入‘参联会’还是有几分策划能力的。我估计他以个人名义这样做,应该是一次对事不对人的举动吧。”文德嗣对提案人似乎也有些好感。

“假如不举办比赛,而是单独由军方元老们内部做一次投票,他的方案有多大的可能通过?”萧子山问。

“明秋、北炜这些有 PLA 经历的人对正规军歌有感情,多半乐于同意,不过这些人地位虽高,人数其实不多。少壮派们恶趣味不少,多半不会赞成,毕竟现有方案就是他们搞出来的,显然他们不乐意接受偏严肃的曲目,而且这些人有数量优势。另外还有少数北美派的军人代表,也未必愿意赞成红色风格,态度偏中立可能较大。这样一来他的提案大概率会失败的。”程栋迅速做了一个小型统计分析。

“我看,这也正是提案人建议举办比赛的原因。”何鸣说道,“他多半已经预料到这种结果,所以建议用自己占相对优势的方式来解决。当年他在体育组时候就很有唱歌的本事,以他的组织和教育能力教学生来唱这些歌并不难。相比之下‘少壮派’们的唱歌能力要差很多,更别提教那些大头兵们了,就是现在那首恶趣味十足的歌曲,还不是一样唱得磕磕碰碰?再加上执委会普遍不喜欢恶搞风,无论比赛发挥还是打分,学生组赢面要大太多了。”

“军队风气还是严肃一些为好,从军歌入手补充一些音乐的正能量是个好主意。而且观摩一下比赛也算是活跃社会文化气氛,原时空搞电视歌曲大赛也选出了不少歌手明星嘛,这里不妨也搞一个试试看。穿越集团在本时空目前还没有真正自己建立的大众娱乐商标,从这里入手也是可以的。至于他自荐加入联席会议的事情,如果比赛中他的成绩足够出色,那么可以再考察一下他的军事素质,符合要求则让他以单独参谋的身份入列。”文德嗣算是为军歌比赛的提案做了总结性发言。

以军歌比赛名义举行的临高政权首届音乐赛事,就这样开始了。

————————————————————————————————————————————————

PS:有坛友说专区里好像有讨论军歌的帖子,不过在下论坛来的不多,帖子还没找到,也不清楚具体结果。而且目前《临高启明》正文中似乎并没有明确调整军歌的内容,仅在大陆明军入侵临高前提过简略几句,因此自己在这里以同人形式做一个前传式补充,就为此特别发挥一下吧。


wintery3 于 2018-3-25 00:31:15 发表了:

三天后,《临高时报》在首版次要位置刊登了将由伏波军和国民学校共同承办军歌大赛的消息,博铺、东门市、马袅等地也开始贴出宣传比赛的告示。当然为了公平起见,大赛组委会是面向穿越者们工作的各个单位征集作品和参赛队伍的,为了鼓励参赛热情,公告还特别提出每个参赛单位最多可以申报三支参赛队伍,每支队伍可以演唱两首曲目的条件。不用说,这对当地土著们又带来了不少新鲜感。

“澳洲首长举办比赛给军队征集歌曲?真是罕见。”当地看热闹的人们在习惯每天闲聊报纸新闻的同时,也不忘了凑凑热闹。在大赛的筹备阶段,还有一些好事者元老忽悠土著们把当时的一些小调小曲当作“军歌素材”写成匿名信向组委会投递,弄得文宣组过来的组委会成员们个个一头雾水,最后由警察部门增加一条告示,要求参赛作品强制公开写出投递人姓名和单位等信息,且在东门市派出所办理登记后方可完成投递。

不过,表面上有权参赛的单位虽多,真正热心参赛并大力进行准备的其实有限。工农业单位的元老和工人们忙碌的很,普遍对参赛兴趣不大,也就是准备到时候去看看比赛有些什么花样。商业方面的元老们经常跑外地联系贸易,更无心参赛。卫生、行政等方面倒是有些元老有兴趣参加一把,不过以合唱方式组队参赛并且自备军歌曲目的要求让这些人也感到压力不小,虽然元老们对完全自创歌曲的期待并不大,但改动原时空歌曲也并非一件易事,而且也不乏和军队中少壮派二次元宅男们的恶搞者。实际上真正可以较量出足够水平的种子队伍,仍然是国民学校和伏波军两大承办方,除此以外,警察组也有一定的竞争实力。

“都听好了,虽然我们警察和军队属于两类部门,但那些不把正规军歌放在眼里的军官们多半带不出什么好军歌来。这回也该我们保卫社会日常的警察们出一次头了……”独孤求婚征用了派出所的喇叭对部下说道。在他看来,如果警察组参赛有好的成绩,说不定在现有基础上升级成“武警”或“宪兵”类机构也是相当大的回报。另一原因是他自己也是个红色歌曲爱好者,对唱相关的军歌自有一番认识。

“都给老子唱齐点,好容易让《勇敢的少年快去创造奇迹》变成军歌,如果这回在军歌大赛里失败了,看老子怎么操练你们!”练兵场上少壮派军官们挥着军棍,正在组织合唱队继续操练合唱他们恶搞的动漫曲目。自知音乐细胞不足的他们搞来便携音箱和一个 MP3 装置放起伴奏来,但他们忘记了动漫歌曲原声伴奏也是女生的高音调,弄得大头兵们使了半天劲也没唱上去。最后还是得由他们强行人肉降调来领唱。效果自然是很难恭维了。

“杨诗文这小子也是一块扛过枪的,瞧他这架势分明是对我等二次元爱好者的背叛嘛。”少壮派们发着牢骚,前天他们还专门找杨诗文请他过来带士兵们唱歌,结果他嘿嘿一乐:“教唱歌?没问题呀,只要是正经的军歌、红歌,我肯定负责到底不留私货。”——原来他这是憋好了撺掇执委会要搞军歌“整风运动”呢,这下少壮派们自己弄出来的事情,硬着头皮也得上了。

不过话说回来,准备参赛的这些天里杨诗文并不轻松,反而是最忙碌的人之一。除了精选改编歌曲和训练学校动员成立的三支合唱队,海军和陆军的正统军人元老们也有兴趣组队参赛,并邀请他帮队伍选择歌曲并进行合唱指导。本着“军歌第一、比赛第二”想法,其他元老邀请他去帮忙参赛的要求也都一并答应了。然后后果就是……离比赛开始还有两天,他的嗓子先罢工了。医院说他用嗓过度,必须减少大声唱歌和说话,不然对声带可能有难以挽回的危害。由于执委会对举办比赛的支持,杨诗文得到了两副库存的金嗓子喉片和一袋水果作为慰劳。他从医院出来后还不忘了联系吴南海,建议在植物园里多培养点金银花和薄荷,以后开发临高版“金嗓子”用得上。

虽说嗓子暂时没法用需要养护一下,不过此时杨诗文仍然十分得意。根据最新情报,他提议的军歌比赛已经有 11 支队伍和 19 首曲目被组委会接受。而且曲目中超过七成是他力主的正统军歌/红歌形式,这意味着他一开始提议更改军歌的目的已经成功了一多半。若是从改变军歌恶搞风格给军队振奋精神的目的来看,还没有开始比赛的他,已经赢了。


cc52333 于 2018-3-26 23:27:36 发表了:

内部 bbs 是实名的


没事乱溜达 于 2018-3-26 23:33:32 发表了:

wintery3 发表于 2018-3-25 00:31 三天后,《临高时报》在首版次要位置刊登了将由伏波军和国民学校共同承办军歌大赛的消息,博铺、东门市、马 ...

音乐专业吴元老没出场,不合理。


wintery3 于 2018-3-26 23:44:21 发表了:

没事乱溜达 发表于 2018-3-26 23:33

音乐专业吴元老没出场,不合理。

吴姓的就记住吴南海了,音乐专业的是哪位?


wintery3 于 2018-3-26 23:46:04 发表了:

cc52333 发表于 2018-3-26 23:27

内部 bbs 是实名的

BBS 昵称功能应该还是,实名制的同时也应该可以起昵称之类的


没事乱溜达 于 2018-3-26 23:46:55 发表了:

wintery3 发表于 2018-3-26 23:44 吴姓的就记住吴南海了,音乐专业的是哪位?

群侠闹临高里,会场里的吴老师,吴天微?


没事乱溜达 于 2018-3-26 23:47:34 发表了:

wintery3 发表于 2018-3-26 23:46BBS 昵称功能应该还是,实名制的同时也应该可以起昵称之类的

ip 是固定的,熟人社会,昵称没用的。


wintery3 于 2018-3-26 23:49:34 发表了:

没事乱溜达 发表于 2018-3-26 23:46

群侠闹临高里,会场里的吴老师,吴天微?

过分低调的角色,就让这位作为大赛评委之一好了


wintery3 于 2018-3-26 23:53:31 发表了:

没事乱溜达 发表于 2018-3-26 23:47

ip 是固定的,熟人社会,昵称没用的。

在穿越集团中用昵称隐瞒身份确实已经没有意义,不过这个功能还是可以有,拿来体现或者调侃一下角色性格之类,有点类似给自己加雅号、谦称什么的


没事乱溜达 于 2018-3-26 23:58:12 发表了:

wintery3 发表于 2018-3-26 23:49 过分低调的角色,就让这位作为大赛评委之一好了

唯一的音乐人才,会不参与创作?怎么可能只做评委?不如这样写,是在吴元老支持下才通过批准的。

他知乎 id 就是吴天微。这里的忘了。


没事乱溜达 于 2018-3-27 00:00:30 发表了:

wintery3 发表于 2018-3-26 23:53 在穿越集团中用昵称隐瞒身份确实已经没有意义,不过这个功能还是可以有,拿来体现或者调侃一下角色性格之 ...

正文好像提过这事,你查查原文。


wintery3 于 2018-3-27 00:48:42 发表了:

没事乱溜达 发表于 2018-3-26 23:58

唯一的音乐人才,会不参与创作?怎么可能只做评委?不如这样写,是在吴元老支持下才通过批准的。

他知乎 ...

从文中的描述看这位性格不是很合群,很少参与集体活动。文中设定的军歌比赛也和他的古典乐专业不同,因此他主动组织和参与的可能比较小,但以专业背景在比赛中担任评委是容易理解的。


没事乱溜达 于 2018-3-27 01:26:47 发表了:

wintery3 发表于 2018-3-27 00:48 从文中的描述看这位性格不是很合群,很少参与集体活动。文中设定的军歌比赛也和他的古典乐专业不同,因此 ...

我又记错了。查了原文,东方的 id 是吴天微,南宫浩是专业人士。东方和冈本给军歌填词。


wintery3 于 2018-3-27 13:11:22 发表了:

没事乱溜达 发表于 2018-3-27 01:26

我又记错了。查了原文,东方的 id 是吴天微,南宫浩是专业人士。东方和冈本给军歌填词。 ...

看了一下时间线,他们的剧情发生在更后面,这里也可以出来客串一下


wintery3 于 2018-4-4 00:53:43 发表了:

经过 20 多天的仓促筹备工作,临高政权的首届歌曲暨军歌选拔大赛在国民学校落成不久的礼堂里正式开始了。执委会诸成员悉数到场,军队与文教界各元老们也几乎全员到齐,其他元老们虽然参赛的热情不多,不过有时间过来参与看个热闹的也来了不少。此外临高县衙、刘大霖家、各村工作队等处也收到了请帖,介于目前国民学校礼堂内部只能容纳 500 人左右的观众,在元老和部分特别嘉宾外也有必要向普通土著们增加一些宣传效果。大赛组委会还准备了三百五十张观赛门票,以象征性的价格对外进行半公开的出售。按照强军尚武的宣传精神,军属家庭、学生家庭和青年人群是接受门票的重点照顾对象。当然,比赛的治安也需要相当注意。警察部门和伏波军也出动不少人员负责维持场地治安,国民学校作为承办方,学生们除了参赛外也要担任相应的场地服务工作,并与警察部门和伏波军进行合作。再后来,以“军民联防大队”名义建立的首个“朝阳群众”式组织也由此发源。

为了对本次比赛各队的成绩加以评选,大赛的评委会由三部分组成,一部分是文德嗣、马千嘱等执委会成员,一部分是明秋、胡青白等承办比赛但不领队参赛的伏波军和国民学校代表,其三是南宫浩、冈本等拥有文艺专长、负责文宣活动的专业元老们。考虑到元老们专业素质不一,比赛打分规则设定为歌曲满分为 100 分,去掉一个最高分和一个最低分后,三组评委打分按 1:1:2 的比例加以调整,然后汇总的方法计分。此外还加入一个主题阐述环节,由参赛队伍在演唱结束后做一个小演讲,对歌曲的主题精神进行阐述。然后再由各位评委以 10 分为满分打分,去掉一个最高分和最低分后取平均值加给歌曲成绩,最后汇总为总成绩。本次比赛不设立复赛、决赛等环节而是一次出分然后看结果。但参赛队伍如果申报两支歌曲参赛,可选择得分较高的作品表演分数作为队伍得分。

比赛现场的伴奏全部由熊卜佑的军乐队提供。不用说,为排练这些曲目也很让军乐队为难。让缺乏专业训练的士兵们掌握一首乐曲就很不容易了,而比赛要演奏十几首乐曲的伴奏让大头兵们叫苦不迭。排练第二天憋了一肚子脾气的熊卜佑就直接跑到国民学校来找杨诗文“算账”。在剥削了他一批点券外加请吃饭一周以后,军乐队直接拉进了国民学校,让后来当评委的元老们给大头兵们专门上了两天课,随后几天又开小灶边教边练,这才好不容易让士兵们的演奏开始有些样子。可是即便这样,在十几天演奏出熟练的十多首乐曲仍然相当不容易。最后为了保证效果,杨诗文和熊卜佑干脆把精通西式乐器但无意当评委的东方恪找来,让他临时套上军装在军乐队里担任领奏。这还是二人软磨硬泡好不同意才说动过来的——用他本人的话来说,要不是音乐的比赛主题,就是给台黄金钢琴也不会来。而且他还要求客串乐手一事不许向组委会和群众们公开,不过这样倒也省事了,不然丁丁说不定还要来采访叨扰一番,没准打扰了东方恪的低调情绪可不好讲什么后果。

看着礼堂里观众们纷纷攘攘落座,坐在嘉宾位的县丞吴亚还是一头雾水:澳洲人自己的乐曲就够古怪的了,还要专门选什么军歌?这又不是演戏,还要让百姓坐在旁边观看?听说还有不少学生也参赛,难不成看中了这些人要让他们“劳军”?一个个脑洞开始冒了出来。

旁边本该坐着刘大霖的位置此时只有一个十几岁的年轻人,刘进士对这比赛没兴趣,于是让一个年轻侄子代表他的名义来观赛了。临行前还叮嘱去了以后不要胡乱声张,好好留意澳洲人做些什么,回来再详细报来。

至于军属等土著平民代表们,对能够观看这次比赛还是相当有兴趣的,同时也怀着相当大的好奇心理。究竟澳洲首长们会弄出什么样的军歌来,他们还是相当期盼的。即使一些原本无意看热闹的人,看到观赛票上“比赛现场凭入场票抽取神秘奖品”的文字,也动了过来碰碰运气的心思。

当然,负责文宣的丁丁那边也准备好了摄像机和录音笔等各类装备。除了录播比赛实况,赛后当然还要对参赛队伍代表,评委会代表和嘉宾观众等多方进行采访。而且军歌比赛不用太多顾虑,又有较大的宣传意义,只要歌词没问题——这当然也不属他管——明天《临高时报》头条登载多半是没什么问题了。


xuelindiao 于 2018-4-19 21:51:01 发表了:

楼主,请允许我将该同人全文收录进临高启明 WIKI( lgqm.huiji.wiki )。如有不妥,请予赐复意见,临高启明 WIKI 将按您的要求修改或删除相关词条。

因你笔下的精彩,临高启明才更有内涵。

顺祝楼主工作生活幸福、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