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一个半大不小的元老的经历

北朝旧贴 | bart | 8/15/2020 | 共 2807 字 | 编辑本页

bart 于 2018-3-21 18:06:33 发表了:

尚羽静静地看着窗外,又到下课,归化民学生纷纷从教室里走了出来,一片美好的景象。尚羽叹口气,回头又看看教室,只有那么几个人,自己还都不太熟。没办法,这个年纪的元老真不多。

尚羽是小元老中为数不多的“没爹没娘”型,自己的便宜老爹刚带着自己加入五百废,D 日后很快就在外出时被土著干死了,成为头两个光荣牺牲的元老之一。对于自己父亲的去世,尚羽很难过,但却并不怀念他。父亲生前脾气暴躁,控制欲强,自己本就不堪其扰。

更让他担忧的是学习和政治,来临高有几个年头了,元老院内部的政治局势他只有旁观。从共同纲领到常师德到宅党等等一系列事件他是看的饶有兴致。还有钱家那一次的意外,尚羽倒是没有去,他当时还在大图书馆啃自己带来的历史书,谁知出了这种事。


bart 于 2018-3-21 18:07:01 发表了:

原发在贴吧,亲自转


bart 于 2018-3-21 18:08:24 发表了:

尚羽一度有些担心自己的安全,不过还好,侦探小说没有太过荼毒他的思想。当然,实际上是因为学习的问题。

“上课了。”匆匆的脚步声打断了尚羽的思绪,他回头一看,是杜雯元老。她几乎一周五天里四天的政治课都会由她来志愿教授。尚羽很明白这是为了什么:接班人。

说实在的,他挺同情杜阿姨的。也很敬佩她的那股劲。但对于马格斯的思想,他也仅仅是比较感兴趣。政治这种东西,换什么意识形态,总归是领导人付钱给支持者,清洗掉反对者。

“同学们,今天我们来讲一讲《共同纲领》。”杜雯极有耐心地发完材料,在黑板上写上几个字,“共同纲领是元老院的宪制性文件,它是元老院民主的体现……”

尚羽打了个哈欠,有点无聊。

“尚羽,你来说说,共同纲领的意义是什么?”杜雯点到了他,吓得他一激灵。


bart 于 2018-3-21 19:07:54 发表了:

原链接http://tieba.baidu.com/p/5601351265?share=9105&fr=share&see_lz=0&sfc=copy&client_type=2&client_version=9.3.8.2&st=1521630464&unique=CEEC5DCA00C879F4BA800726411CAA1D


bart 于 2018-3-21 19:09:12 发表了:

“啊,啊,是元老式民主的进步。”尚羽结结巴巴地回答。

杜雯叹一口气,继续讲了下去。她一直比较喜欢尚羽这孩子,可是他似乎对马格斯根本没有太大兴趣。还是要想办法多教教他。杜雯这么想。

终于下课了,尚羽把书包理好,和几个同学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走出校门。胡青白规定了,即使是元老,也要走出校外再上接送车。

尚羽坐上车,望着窗外的风景。按理说,他这样的元老不该走读,不过在他的强烈要求下,胡青白还是批了。主要是尚羽实在是不想住宿舍。个人隐私啊!

车子到了,尚羽下了车。他现在自己有一幢住宅,是当时分配的。为了安全,特地调了两个警卫员。尽管胡青白也想让尚羽和某个成年元老一起住,但是尚羽怎么可能会答应?那时隐私都算小事,菊花保不保都是个未知数啊!


琼府县办刘主任 于 2018-3-21 19:13:14 发表了:

为何是便宜老爹······这不是一般用来形容魂穿后肉身的原家庭么···你是要说主角是个魂穿?


bart 于 2018-3-21 19:52:05 发表了:

琼府县办刘主任 发表于 2018-3-21 19:13

为何是便宜老爹······这不是一般用来形容魂穿后肉身的原家庭么···你是要说主角是个魂穿? ...

不是啊,单纯就是吐槽。我还真不知道有这层意思。。。


bart 于 2018-3-21 19:53:41 发表了:

“尚元老,您回来啦!”门口的门卫笑着说。

“张叔,别叫我元老了,我比您小。叫我小尚就行。”尚羽心中忍不住有点得意,但还是按捺下去,无奈的说。

开门进家,尚羽将包放在沙发上,随后进厨房煮了点面条便开吃了。略有点重的碱味让他皱了皱眉,心道下次有机会找吴叔叔提个醒。

吃完面条,尚羽拿出作业。今天的作业比较普通的已经做完,但最让他头痛的是督公和女王的作业。

督公的作业还是关于历史的,上一回关于冷战对阿拉伯世界的影响的作业把他简直头疼死了。亏得张叔叔和于叔叔帮了忙,否则就要“挂科”了。

这回的作业也不简单,是关于对英国资产阶级革命的分析。尚羽翻了翻,手头的资料似乎不是很够。他拿起身边的电话,打了出去:“喂?对,朵朵,是我,想问你个事,有关于英国资产阶级革命的资料吗?啊?哦,对对对,差点忘了。那你知道谁有吗?啊?不会吧!唉,还开着门吗?好好,那就好。嗯,挂了啊,拜拜!”尚羽放下听筒,心中有些失望。看来必须得去大图书馆了。他整理了一下书包,带上早没了信号的手机,还有一把防身手枪,是蒸包局配发的,随即离开了家。


bart 于 2018-3-23 19:58:50 发表了:

这是晚上 7:24 分。

与此同时,在这不远处,一名形迹可疑的男子躲在灌木丛中,窥视着。他叫陆五,曾经是一个江湖人士,在广州受关帝庙的庇护,是广州的一霸。

然而好日子不长,澳洲人来了。关帝庙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他也随着高团头讨到梧州,投奔了熊文灿。熊文灿靠着苟二的帮助,对澳洲人的了解越发深入,开始密谋反攻。在这之前,他们准备在临高进行破坏行动,让澳洲人来个自顾不暇,然后里应外合,剿灭髡贼。


bart 于 2018-3-24 11:13:18 发表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蹲点,他看上了这个小髡贼。平日独居,简直就是完美。不过那两个家丁倒是很麻烦。

陆五看着尚羽和两个警卫员出发,心中有些沮丧。本来想好趁夜深人静之时摸进去杀他个措手不及,谁料这小髡贼天黑了还出去,真是麻烦。他悄悄跟在后面,一路尾随。

陆五混入临高也是费了一番功夫,改头换面且不说,还特地和渔民一起去混了一个月,装作渔民进入了临高港。那次检疫还让他记忆犹新:几个白袍髡贼把自己脱光,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简直让他以为对方要女干了自己。一念至此,恨意更深,继续跟了上去。


bart 于 2018-3-24 11:13:45 发表了:

“也不知道苟义士的壮举成了没有。”陆五想起当时苟二对自己说的计划:陆五进临高,绑架小元老;苟二则联络瑶民,绑架髡贼的主任。届时南北双票,髡贼的崩溃,不就指日可待了吗?到那时,自己肯定能被嘉奖,没准甚至可以捞个官当当。

几个念头的时间,尚羽已经到了大图书馆门口。尚羽出示了证件就进去了,两名警卫员在外面等待——归化民干部一般不准进入大图书馆。

“于叔叔好!”“啊,是小尚啊!这么晚了,还来图书馆?”“唉,没办法,有个历史作业,要到 deadline 了。”尚羽一脸无辜。

于馆长笑了起来,把手放在尚羽肩上:“正好,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哟,这不是圈儿吗?”尚羽惊讶地叫出声。面前的头发凌乱的男孩满脸黑线:“别叫我一圈。。。”

老刘,全名刘逸轩,因为尾字和“一圈”谐音,所以班上的同学们都喜欢开玩笑的叫他“一圈”,搞得他不堪其扰。这个常年冷漠脸的男孩因此成了班上焦点,搞得他自己相当无奈。

“好啦好啦,不笑你了。”尚羽拉开椅子坐下,随即有将半个身子伸出,“你作业坐了吗?”

“唉,别提了,我上回就分配到南非。这回,干脆是东南非洲的政治制度!”刘逸轩苦着脸道。


bart 于 2018-3-24 11:30:10 发表了:

本人萌新,文笔不好,望各位见谅


波斯尼亚的夜 于 2018-3-25 15:23:36 发表了:

怎么感觉有点像刚解放时候的敌特分子


ghaai 于 2018-3-26 11:16:32 发表了:

下面的呢?


bart 于 2018-3-26 22:06:09 发表了:

【同人】一个半大不小的元老的经历 http://bbs.northdy.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7448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