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不对新占领的珠三角地区进行大规模的强制兵役

北朝旧贴 | wwz45 | 8/15/2020 | 共 12611 字 | 编辑本页

wwz45 于 2018-3-12 11:56:58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wwz45 于 2018-3-12 12:00 编辑

从 15 年春节到现在两广攻略已经写了两年了。按照故事中的世界线广州治理部分应该也治理一年了,至于两广攻略部分大概也有半年了?现在对于两广最主要的问题就是治安力量不足。具体的说就是需要投入大量的国民军进行治安战和驻守任务。利用珠三角地区的人力编制国民军。经过三个月的训练就可以投入使用了。还有就是对于投降的明军改编,有必要用劣质的武器去防备他们的忠诚吗?引用一段施十四在珠江征讨战役时候对前来劝降的师爷的一段话到底是什么变了?

“哈哈,”施十四拍着肚子笑道,“汪总管,你这话就以偏概全了么!有些事情,也怨不得别人,先得怨自己!”

“怎么?”汪友总觉得诸彩老的失败和手下人遇到困局便一走了之有极大的关系。如果当时不管是外股还是内柜的,各股能够齐心协力,何至于落到在南日岛全军覆没的下场,“你以为这是大掌柜的不是?”

“大掌柜对弟兄们,当然是没说得。”施十四眯着眼睛,“我施十四也算对得起大掌柜,水里火里,冲杀总在前头。最后逃命也差不多是留在最后了。不过,平日里总在大掌柜身边的人呢?一个个都跑哪里去了?”

他喝了一口茶:“当时兴旺发达的时候,老营里有多少三亲六眷当着权把着政,拿一点米,要些火药炮弹,都得到处赔笑脸,给好处。不然就刁难着不给!这事情汪总管您比我清楚。这些年,兴旺发达的时候这批人一船一船的金银财宝和女人往家里运,连远房的亲戚家里都置办了房子土地,一家子一家子的荣华富贵。咱们这些外人呢?”施十四似乎是发泄着自己的不满,“打仗拼在前面,除了自己能落到点,好处都给内柜上得去了。最后当然是大难来时各自飞了。你说是不是?”

汪友无语。施十四说得都是实情。不过这种事情普天下都是这样,他从来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

“普天之下,哪里不是这样?”汪友说道,“皇帝老子不也只长着颗人头罢了,凭什么他家里子子孙孙都是皇亲国戚?”他乘机说道,“你现在在澳洲人这里,不也差不多?”

“那可不一样。”施十四摇头,“给澳洲人干活,第一,赏罚分明,说话有信用;第二,能做多大的办事做多大的官。一点不含糊。”

“真得?”

施十四点头:“当然!”

“难得。”汪友又和他说了一会话,他对来游说施十四的这件事已经不抱希望。他看得出施十四的精气神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澳洲人似乎把他改头换面了。不仅说话的神气不同,连举手投足都变了。说出的话来更是满口新名词。让汪友有点应接不暇。

施十四忽然一笑:“汪总管,你来我这里,大约是来说我投郑保的。”

汪友点点头:“确实如此。”他摇头道,“只是如今不说也罢。”他又说道,“就看你这条船,便知你是绝对不会投他的。”

“汪总管高明。”施十四说,“那劳什子郑什么的不过是小小的一股海匪罢了。我现在是堂堂正正的澳宋海军军官。怎么能为他去卖命打仗继续当个海寇?”

汪友这会只有点头的份了。

“我看你也不必回去了。你在郑保那种小户头里能有多少前途?”施十四见他的神情沮丧,而且从一开始就流露出和郑保格格不入的模样,知道这位总管多半和现在的掌柜相处得不好。汪友和他虽然谈不上有很大的交情,但是过去当总管的时候为人还算不错,施十四觉得有必要拉他一把。

汪友苦笑道:“你要我投澳洲人?”

“有何不可?”施十四说,“你看我,投了澳洲人之后不是过得好好的。比以前舒心多了。”

汪友下意识的摇着头。倒不是他觉得这事情不能考虑,而是觉得有点尴尬。说客没说服成功也就罢了,还要被对方反说服过去,他觉得自己的面子有点落不下。

他沉吟片刻:郑保那里,他的确不想继续跟着干下去了――摆明了他是不会有前途的。澳洲人大败了官军,占据琼州,声势大振忽然意识到对方连招降自己条件都没开出来。

似乎是猜到了汪友在想什么,施十四又说:“澳洲人从来不搞封官许愿,一切看你的本事。现在他们是用人之际,只要诚心诚意的干,还怕将来没个前程?以你当过大掌柜老营总管的资格,在后勤部当个参谋是十拿九稳的。”

汪友不知道这些官衔是什么意思。但是以他的见识知道这不是郑保洋洋得意的黎朝授予的各种虚衔空职,必然是澳洲人军队中的实际职务,虽然听起来不威风,但是比大黎朝宁海将军这种东西要有价值的多。郑芝龙归顺朝廷,也不过得一个游击。多少人都在眼红。汪友读过一点书,知道滥授名器绝对不是一个正常政权应有得作为。澳洲人对名器控制很紧,这点让他觉得很好。

“施兄弟,”汪友决定最后问一个问题,“你看澳洲人到我中华来,所图为何?”

“他们如今已经打起澳宋的旗号,你说所图为何?”

汪友心中突的一跳:“难道是要问鼎九州?”

“什么?”施十四肚子里墨水有限,不知道这成语。

“就是说,他们想造反,改朝换代……”尽管当了大半辈子的海盗,杀官破城也不是一次二次,汪友说起“造反”的时候,还是压低了声音。

“本来就是这样!”施十四说,“他们那繁华的澳洲不待,跑到临高这个不毛之地,为什么?不为了造反当皇帝,吃这个苦?”

最终,汪友千辛万苦来说服施十四投降的举动最终成了他自己投敌。施十四将他和手下人一起送到岸上。汪友在陈海阳面前毫不客气的把郑保一伙的企图、实力和大帮内的具体情况一股脑的出卖了。

难道我们就这样跟旧世界同流合污了?难道新投降的明军就只配拿着标准矛去填壕沟?当年是谁在鼓动的一众士兵痛苦流泪?我们的政治教育在哪里?十人团呢?分化瓦解和群众工作都被狗吃了吗?


cc52333 于 2018-3-12 12:01:08 发表了:

种田的人都不够,还兵役呢。。。

这不跟抓壮丁一个性质么


wwz45 于 2018-3-12 12:09:43 发表了:

cc52333 发表于 2018-3-12 12:01

种田的人都不够,还兵役呢。。。

这不跟抓壮丁一个性质么

珠三角有大量的胥户和城市贫民,以及之前清理的关帝庙人马和城里的各种流浪者。他们又不种田。这一部分人口是可以利用起来的,可以去台湾香港济州岛种田,也可以去当兵。从农村的各个寨子里征召壮丁,明朝时候干得,澳洲人来了就干不得了?两广大区那么多人口,怎么存在没人种田的问题。只是现在被元老院的行政机关实际有效统治的人口不多罢了。可以对那些暂时无法有效统治的基层农村地区征税,怎么就不能征兵。


wwz45 于 2018-3-12 12:11:44 发表了:

cc52333 发表于 2018-3-12 12:01

种田的人都不够,还兵役呢。。。

这不跟抓壮丁一个性质么

而且说到抓壮丁,当年在海南岛这种事情还干的少吗?


cc52333 于 2018-3-12 12:13:06 发表了:

wwz45 发表于 2018-3-12 12:11

而且说到抓壮丁,当年在海南岛这种事情还干的少吗?

在海南岛抓谁了?


cc52333 于 2018-3-12 12:13:42 发表了:

wwz45 发表于 2018-3-12 12:09

珠三角有大量的胥户和城市贫民,以及之前清理的关帝庙人马和城里的各种流浪者。他们又不种田。这一部分人 ...

征兵和强制兵役不是一个概念啊


wwz45 于 2018-3-12 12:17:41 发表了:

cc52333 发表于 2018-3-12 12:13

在海南岛抓谁了?

美洋村的符富:$&size=25.3333px$&符富是七八岁的时候被卖到美洋村,在他被送去当兵之前几乎就没有离开过村子。符不二自己都很少离开村子,十天半夜会去一次市集,一年中难得才会去一二次县城。符富总共才出过不到五六次远门。美洋村就是他的全部世界。在难得的劳作闲暇,他会和其他孩子一起爬上离村二三里路的一个小土丘,眺望远处的风景,争论着一直向某个方向走下去会遇到什么,看到什么。去一次看不到村子的县城对他来说就已经是大开眼界了。$&size=25.3333px$&    他当兵的时候,是村里把各家摊派的丁壮用绳子捆着送去的。为了防止派丁半路逃走,各村都是这么经办的。他和村里被送去当兵的几个人被绳子捆在一起,被人押送着跌跌撞撞的在坑坑洼洼的路上走过。村里专门派了几个壮汉拿着大刀木枪押着他们。他迄今还记得领头符有三的大儿子符一壮一直用把锈迹斑斑的大刀在他们的脖子上比划:谁敢半路逃走就直接砍掉脑袋。冷嗖嗖的刀锋让他的身子一阵阵的发冷,心也一阵阵的发冷――临走的时候家主娘子只让他了一件破裤衩和一件碎得稀巴烂的背心模样的烂布片,连一双草鞋都没让他穿走。符不二说了句:“让他穿着走吧。”就被老婆抢白了一番:“反正一去就等于是个死人了,还穿什么鞋?”$&size=25.3333px$&    他就这样光着脚走了几天的路,每天吃几个生番薯,喝几口生水,几乎每个派丁都腹泻。有个村里的孤儿年龄太小,腹泻的厉害,没走到博铺就死在半道上了。负责送他们去符有三家的大儿子就在路边刨个浅浅的坑把人给埋了。还直抱怨“怎么不到了博铺再死。”$&size=25.3333px$&    符富拖着脚步抱着此去必死的萎靡心情被一路被送到了博铺,从此给澳洲人当上了兵。


wwz45 于 2018-3-12 12:18:54 发表了:

wwz45 发表于 2018-3-12 12:17

美洋村的符富:

符富是七八岁的时候被卖到美洋村,在他被送去当兵之前几乎就没有离开过村子。符不二自己 ...

这跟抓壮丁也没什么区别了。


wwz45 于 2018-3-12 12:24:56 发表了:

cc52333 发表于 2018-3-12 12:13

在海南岛抓谁了?

这是髡贼被灭了一个排以后集村并屯的场面。时间是澄迈战役结束以后攻略全岛的时候,跟现在有可比性。$&size=25.3333px$&是他吗?”$&size=25.3333px$&    “是他。”民夫小声的说着。$&size=25.3333px$&    “把这具尸体抬到村里头丢到打谷场上。”他命令道,“让大家看看叛徒的下场!”$&size=25.3333px$&    伏波军在村民们惶恐不安的观望下开进了村子,随后动手拆起联络员的房子来了。不到十五分钟,整座房子被夷为平地。拆下来了所有东西都被运到村外付之一炬,只留下作为大梁的的一根极粗大的毛竹。$&size=25.3333px$&    士兵们赶来一头牛,后面挂着张铁犁,在已经成为一片白地的宅基上犁地深翻,接着,一口袋海盐被洒进了犁沟里掩埋起来。$&size=25.3333px$&    最后,在宅基地上竖起毛竹来,把出卖了工作队的联络员的尸体挂了上去。$&size=25.3333px$&    “变成骨头以前不许取下来!”林深河命令道。$&size=25.3333px$&    从儋州派来新得工作队。队长暂时由林深河代理。接着,刘易晓和余志潜也跟着工作队到了望浦村。一时间儋州的权力中心转移到了这个荒凉的小村落里。$&size=25.3333px$&    刘易晓表示担心:“你也到这里来合适吗?”$&size=25.3333px$&    “儋州城里又不是没有元老了。”余志潜说,“我也要考察考察战场。再说了,出这么大的事情,领导没有亲临第一线,让元老院知道了还了得?”$&size=25.3333px$&    整个村落随后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清理整肃。新来得工作队不再谈开发山地和经济作物栽培的问题了,连原来的当兵征夫工作也不搞了。$&size=25.3333px$&    林深河也好,刘易晓也好,都怀疑村里还有其他与土匪有关联的人物。另外,刘易晓认为村民不可能对来得土匪到底是哪一股一无所知。$&size=25.3333px$&    这些问题都要彻底的弄清楚,不把危险的根子挖干净就不能太太平平的搞建设。$&size=25.3333px$&    村里的男人在士兵的监督下,在村落外面围起了一道竹篱笆,挖了壕沟,在村里竖起了瞭望台。村民外粗活必须经过工作队的驻村人员批准。村里开始登记常住人口建起了户口制度。$&size=25.3333px$&    几个戴着蓝色领章的工作队员开始对村民进行“背靠背”的逐一谈话,上到八十,下到八岁,人人谈心,个个过关。$&size=25.3333px$&    这种调查把村里每个人的底细都翻了个底朝天。最终有人交代出村里的陈连俭有通匪的海底。$&size=25.3333px$&    此人在外为匪多年,后来受伤瘸了一条腿才回来种地。家里有一个老婆和几个女儿。没强劳动力,日子过得紧巴巴的。$&size=25.3333px$&    陈连俭表示自己确实当过土匪,不过和来得土匪不是一伙的。$&size=25.3333px$&    “他们是胡烂眼得人!和小的一点关系也没有,绝对不是小的勾引来得!”陈连俭连连喊冤,“胡烂眼一伙是从临高那边过来的!”$&size=25.3333px$&    陈连俭对胡烂眼一伙所知不多,只知道他们去年才从临高过来,有很多人马,一到儋州就成了本地最大的匪股了。$&size=25.3333px$&    林深河拍了下桌子:“本地的土匪情况你知道多少,全部给我老老实实的交代!”$&size=25.3333px$&    陈连俭没有文化,在匪伙里也只是个小喽喽。知道的干货不多。不过还是交待出了不少本地土匪的匪号、股数、活动方式和黑话之类的材料。林深河意识到此人对他们相当有用。如果交给专业的审查人员还能挖出更多的“料”来。$&size=25.3333px$&    “来人,把他单独关起来。”林深河关照道,“要好好得看住他!”$&size=25.3333px$&    “是!”卫兵正要离开。林深河又叫住了卫兵,“还有他的老婆女儿也抓起来单独关押!”$&size=25.3333px$&    “小的已经是个废人了!再也不能吃这碗饭,不敢再有妄想啊?请老爷明察!”陈连俭苦苦哀求,他觉得澳洲人很有可能会把他和全家当作杀一儆百的“鸡”,享受和联络员一样的待遇。$&size=25.3333px$&    “要不要杀几个人立下威?”林深河问刘易晓,“可以把当过土匪的陈连俭杀了。”$&size=25.3333px$&    刘易晓摇头:“不大合适,陈连俭又没卷入对工作队的攻击。村里的大多多数老百姓即不是主犯又不是从犯,最多没有见义勇为,就这样杀人名不正言不顺。”$&size=25.3333px$&    “不杀几个人,还真觉得遗憾。”余志潜大失所望,“这样镇不住当地人!”$&size=25.3333px$&    “老百姓长期处于困苦中,难免思想意识麻木愚昧,只知道明哲保身。”负责主持进行政治审查和民情社会调研方敬涵的说,“这是典型的顺民思维,谁来当主子都行――只要能给条活路,反正他们穷得一塌糊涂,也失去不了什么。”$&size=25.3333px$&    “我还是觉得应该杀一批人。”余志潜觉得就这样放过村民不甘心的很,“不杀人,不足以在儋州立威!严重影响儋州的治安!”$&size=25.3333px$&    刘易晓坚决反对:“滥杀无辜是件没有意义的事情!这些村民是很可恶,但是没有必杀的理由,乱杀人只会暴露出我们内心的虚弱。”$&size=25.3333px$&    刘易晓虽然坚决反对屠村或者杀人,但是对如何处理这件事情始终没有底。$&size=25.3333px$&    他向临高递交的照浦村事件汇报在元老院引起了轩然大波。从刘牧州那里传来的消息非常不妙。元老们对他的工作极其不满。很有可能会撤换他的儋州工作队队长的职务。$&size=25.3333px$&    一旦这个职务被撤退,他担任第一任儋县县长的希望也就彻底破灭了。不仅如此,这个政治污点是很难洗刷的。他即沮丧又不安。只能尽量在后续处理上尽可能的给自己加分了。$&size=25.3333px$&    如果自己在处理此事上对于当地村民过于宽松,在元老院会必然引发更大的不满――按照刘牧州和他的通气,有一部分元老甚至要求屠村。$&size=25.3333px$&    但是过于残酷同样会遭到一部分元老的反感。宽严相济这个度如何把握,让他很是为难。$&size=25.3333px$&    左思右想了半天,还是方敬涵提出了一个“集体惩罚”的方案。$&size=25.3333px$&    方案是把整个望浦村村民的财产全部没收,作为这次工作队被消灭的惩罚。$&size=25.3333px$&    “屁,他们有什么财产?”$&size=25.3333px$&    “这里的土地,虽然少,也是财产。”$&size=25.3333px$&    “好吧,我们要了这土地干什么呢?”儋州同样不缺土地,缺得是人。$&size=25.3333px$&    “重点不在土地上――剥夺了他们的土地,也就剥夺了他们继续待在这里生存资源。”方敬涵说道,“村里的所有劳动力就成了供我们直接支配的人口,你愿意的话,称呼他们为‘国有奴隶’也未尝不可。”$&size=25.3333px$&    “类似移民都是契约奴……”$&size=25.3333px$&    “就是这样。把整个村子搬走,迁徙到条件好点的地方去搞集村并屯,把村民变成我们的直属人口。搞成儋州的第一个公社!”$&size=25.3333px$&    “三十来户就是个公社?人少了。”$&size=25.3333px$&    “我们搞集村并屯好了,将这一类的小村庄逐渐搬迁合并,这样即便于管理和控制人口也利于发展。”$&size=25.3333px$&    人口迁徙走之后,本地可以完全放弃――本来就没有多少开发价值,以后需要开发山地资源的时候,完全可以另外迁徙移民过来。$&size=25.3333px$&    至于被迁徙走的村民,方敬涵建议马上利用起来,首先将村内 18 ~ 25 岁的适龄男子全部征去当兵。$&size=25.3333px$&    “军队是个大熔炉。”方敬涵说,“到军队这个大熔炉里被魏爱文灌点米汤,再走上三年正步养成了纪律性,回来就是合格的‘新人’了。成年人只有靠这样的强制性才行。”$&size=25.3333px$&    18 岁以下的孩子全部送到临高强制入学。年龄小的读国民学校,年龄大的上学徒培训班。剩下来得人作为劳工使用。所有人力一概不浪费。$&size=25.3333px$&    “就按照这个思路。”刘易晓点头同意了他的方案,“现在修路正缺人,这批人搬到新地方之后先修路三个月。”$&size=25.3333px$&    “还是先修公社好了。”余志潜赶紧补充说,“我看卫所的中和所所城的基础不错,空房子很多,完全安置得下移民。就把中和所作为未来的儋州第一个公社的所在地。”$&size=25.3333px$&    第二周,从儋州调来了更多的工作队员和第二个步兵连。村子被士兵紧紧的围困起来。随后,工作队分批进入村子,命令各家各户收拾行李,准备搬迁。$&size=25.3333px$&    村民们很穷,惟一称得上财产的只有几件破衣烂衫和农具、一点最基本的生活用品。最好的人家有牛。$&size=25.3333px$&    “除了衣服细软和牲畜之外,什么也不用带!”土著工作队员们用大喇叭不断的喊着话,“到了新得村子什么东西都有。路上还会给你们供应吃喝!”$&size=25.3333px$&    按照穿越集团的标准,村民们除了他们自己和牲畜之外,没有任何东西是元老们瞧得上的财产。当地使用的农具之类的东西实在太劣质,还不如当废铁回炉用。就算最宝贵的铁锅元老们都觉得是在浪费铁料。更不用说用具还有卫生的问题了――综合考虑下来,大家一致觉得宁可来个全面供给制更省心。$&size=25.3333px$&    留在村里的东西经过检视之后可利用的物资――铁器、金属物件、棉麻纺织品等等消毒回收。没有利用价值的,全部就地捣毁。包括房屋在内也全部予以拆毁。彻底断除移民返回的心思。$&size=25.3333px$&    村里唯一留下的,就是被挂在竹竿上的那具已经严重腐烂的尸体。苍蝇在上面嗡嗡乱飞。$&size=25.3333px$&    百姓们背着行李上路的时候,村里已经开始了拆除的工作,房屋轰隆的倒塌声和泛起的烟尘让移民们的脸上露出了伤心又彷徨。


繁华烬燃 于 2018-3-12 14:02:32 发表了:

我来当个半吊子参谋……我问几个问题

征兵谁去执行,谁去监督,谁去审核?

兵员归集到哪里?计划兵员在多少范围?之前谁去统计规划?

兵员的净化、教育、训练需要多少资源、时间、损耗?

兵员的营舍、装备、给养来源?前线还运不上来呢...

兵员谁去指挥、督察、通信、协调、救助?

各兵种怎么分配?比例如何?

现在不仅仅是缺兵,而是啥都缺...资源就这些,你暴兵了,其他玩意都玩不转了啊~


LWE001 于 2018-3-12 14:48:41 发表了:

我也挺奇怪,两广战役期间对占领地区的征兵动员制度究竟是怎样的,给人的感觉好像在占领广州后对周边地区的动员力度并不大,华南军在进攻途中也没怎么抓壮丁,还整天担心土著造反连应急的土著武装都不敢组织,求看书仔细的大佬解答

最新一章里就派了三百多国民军进梧州,还是一老二新的搭配,就这还总怀疑是否可靠

我姑且算个账,假设国民军教导总队为 100 人,每个新兵连分三个教官,一个周期就能练出 33 个连,按 3300 人算。且不说国民军用不着那么多教官、而且教导总队怎么说编制也该 200 往上,假设训练出的国民军每个连配 1 名连长、3 名排长和 3 名士官副排班长,共 7 名老兵,33 个连就是 231 名老兵军、士官,从新兵连就跟着,这军官度都快赶上伏波军了吧够不够可靠,差不多花两个连老兵就能爆出来 33 个连

当然实际操作完全可以把老兵每连减为 4 人,那么就是 132 人,一个连老兵换 33 个连新兵,差不多一个人管 30~40 人,有些勉强但还凑合不是?

我国新兵连 3 个月,但连国民军完全用不着这么久,素质更比不上,往短里说一个月就能出一批,更符合小说里所说的情况,但数量是不是少了些?按上面我算的账,使劲往少里说一批也能有 30+的连出来,就俩连进梧州、还不可靠是闹哪样?

陆军的同志们还能忍吗!


kirbylynx 于 2018-3-12 14:58:2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kirbylynx 于 2018-3-12 15:00 编辑

其实我也觉得是,大把的人力,给粮吃,一人发根标准矛,好好操练几个月,总不至于守个两广要地梧州都捉襟见肘。别的不说,上面这样练出来的,梧州摆上五千人,用伏波军甚至国民军的军士当军官,土人造反还不分分钟就给杀回去了。

所费无非就是粮食,标准矛,简单的服装和训练。


xq77109 于 2018-3-12 16:36:58 发表了:

没钱没粮。

敌在企划院


wwz45 于 2018-3-12 19:58:29 发表了:

繁华烬燃 发表于 2018-3-12 14:02

我来当个半吊子参谋……我问几个问题

征兵谁去执行,谁去监督,谁去审核?

现在是什么都缺,但是没有基本的秩序什么都搭建不起来。而维持基本的秩序最简单的就是增加武装力量。当然不是无底线的暴兵。而且训练有素的士兵也是工业社会劳动力最好的保障。你让一群中古时代的人没有经过任何适应直接培训成产业工人或者近代官僚那才是要吐血。三个老地盘,海南,台湾,济州岛的人力已经被压榨到极限了。而且本身这三个地方自己都缺人。不尽快开发新占领地区的人力和物力资源那才是真的要破产了。两广攻略到现在。不说开销,省下来的钱大概就原来海南上缴京师的税赋这么一笔。不尽快压榨占领区的资源难道还指望从海南岛继续给这边输血?还是转移人口到三个岛上去?不管怎么样先站住地盘再说把?


wwz45 于 2018-3-12 20:00:34 发表了:

项天鹰 发表于 2018-3-12 18:58

澳洲人从来也不缺兵源,但是按元老院的标准供不起这么多兵。

国民军本来供应标准就比伏波军低。而且两广这么大的地盘不高效的压榨出资源来,对得起谁?


wwz45 于 2018-3-12 20:12:55 发表了:

LWE001 发表于 2018-3-12 14:48

我也挺奇怪,两广战役期间对占领地区的征兵动员制度究竟是怎样的,给人的感觉好像在占领广州后对周边地区的 ...

新兵连三个教官管理一百人肯定是管不住的。不能把中古时代人当成现代人。就按照 500 人的教导队去算(还可以拿广州的白马队和拔刀队去凑数)按照一比五或者一比十的比例去训练新兵。两个月一届。教基本的纪律,队列,行军,射击和文化教育。半年就是四千五到九千人。一年是九千到一万八。比一年保守估计五万把的南洋枪产量差的多得多。国民军的训练难度可比潘鑫杰训练警察的难度低了。还不是一口气召集了一千人。至于场地,现成的就有香港岛,大世界和广州警训班的场地。运输的话,联勤往前线方向的运输船正好不用空船回来了。反正现在的来回航线从海南出发一直到梧州,韶关这些前线都是有来有回的。


繁华烬燃 于 2018-3-12 20:32:59 发表了:

还有另外一个问题,书里的时间跟现实时间不同步,别看写了这么久,其实书里没过多久……

你要不给个时间点吧,从啥时候开始征兵?然后大家再讨论下一步。


bulubuluxiaomox 于 2018-3-12 21:33:22 发表了:

征兵当然可以,临高也急需很多机动力量。但分不出那么多人去管,管理不善的话那么一大帮组织外的人员涌入组织内,会对原有制度造成极大冲击。搞不好就会像国民党那样迅速腐化被毁灭掉


ぱるる大好き! 于 2018-3-13 07:41:57 发表了:

wwz45 发表于 2018-3-12 12:09

珠三角有大量的胥户和城市贫民,以及之前清理的关帝庙人马和城里的各种流浪者。他们又不种田。这一部分人 ...

从当地居民征兵我同意但是一个县就算按三个中队来算其实也不需要征太多人


Scat 于 2018-3-13 08:16:40 发表了:

cc52333 发表于 2018-3-12 12:01

种田的人都不够,还兵役呢。。。

这不跟抓壮丁一个性质么

农民起义的时代种田的人会不够


Scat 于 2018-3-13 08:19:10 发表了:

事情有轻重缓急,征兵要在基层统治建立之后,你都不知道谁是谁怎么征兵。


bingbing305 于 2018-3-13 10:15:39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bingbing305 于 2018-3-13 10:17 编辑

Scat 发表于 2018-3-13 08:19

事情有轻重缓急,征兵要在基层统治建立之后,你都不知道谁是谁怎么征兵。 ...

红军长征都一路征兵,闯王,陈胜吴广发发领牌,就能拉出几十万队伍。基层统治有当然好,穷人,流氓无产阶级,野心家看到世道不平,髡贼有吞并天下之势,自然有依附,投奔之心,难道元老还要查户口,政治考试一番,把人挡在门外。江西苏区收编的土匪也不少。


NuteGunray 于 2018-3-13 10:16:24 发表了:

要我说就是一群键政局只想着白嫖,没想着出力写同人


kirbylynx 于 2018-3-13 11:59:54 发表了:

项天鹰 发表于 2018-3-12 18:58

澳洲人从来也不缺兵源,但是按元老院的标准供不起这么多兵。

你不能按照伏波军的标准去要求啊,就按照护矿队的标准,找黄熊过来训练带兵,就标准矛和砍刀就行啊……


项天鹰 于 2018-3-13 12:11:19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项天鹰 于 2018-3-13 14:40 编辑

三月一日伏波军才接管广州,四月五日打下肇庆,梧州战斗是四月十二号开始的,哪有这个时间啊。就算是招国民军,也得安排伙食、住宿,一大堆麻烦事。按照绿营的标准招兵非常好办,贫民可以招一堆,接收的前明官兵也可以直接用,但是这帮人如果不经过一定时间的训练,上前线裹乱,还不如不去。元老院最怕的是军队封建化和军纪败坏,像梧州这种情况,熊文灿如果集中手里剩下的兵力正面来打,只靠钱多的部队和那一个中队的老国民军就能教他们做人。假设熊文灿成功夺下了梧州,那肯定是成功制造了混乱,这种时候,这些训练不足的新兵有不如无。分散驻防的时候,新兵也不能用,训练不足就外派,全都得变成兵痞。

还有个问题,伏波军隶属于武装力量省,而国民军隶属于人民保安省,资源调配的顺畅程度很值得怀疑。

梧州本来就在闹粮荒,送这么多杂兵上来吃什么呢?这种接受新式训练不到一个月的新兵,就算拿着南洋步枪,伏波军一个排也能吊打他们,除了站岗放哨之外没什么用处,来得太多了,一旦出现混乱,一群兵痞满城乱窜,到前线来纯属浪费粮食。百图远征时的伏波军尚且只能打顺风仗,何况是这帮人。与其从广州浪费运力送那么多废物来,还不如给梧州本地军户一人一根标准矛,至少这帮人不会抢劫,真碰上事至少有保护自己家眷的动力。

整个广东有八州七十五县,除去琼州的三州十县,至少需要上万的国民军才能满足基本的驻防需求,这兵力是无论如何也充裕不起来的。在已经稳定下来的广州,可以多招点降军和流氓无产阶级再慢慢训练,当成本地驻防力量还成,如果大批送到梧州这种前线来,那就是来捣乱的。


liutom2 于 2018-3-13 12:26:32 发表了:

这么说吧,狒狒们的政体已经出现严重的问题了,广东的这些事还只是初期的表现,越往后问题会越多的。

当前的主要症结还在狒狒们对武装部队的恐惧,具体体现是自己不愿意当兵,又怕别人当了兵将来会用枪对付自己,事情就是这么简单。正是这个原因,造成狒狒们不愿意扩大武装部队的规模,别说伏波军,连扩大国民军都不积极,要知道国民军本质上是治安军的性质,大约相当于现在的武警,连这个都怕,那还造什么反呢?乖乖的投靠哪个势力混个富家翁不是更容易?

至于说扩军有什么难度,伏波军装备精良必须保证忠诚,国民军这号二级部队有什么难度?英国人在印度还能招募大批印度部队,狒狒们连英国人都不如?就当前的大陆形式,在海南招兵有人口少的困难,那么大个广东有什么难度?随便树个旗子就能招几千人,先训练一个月就能当国民军,班以上全部用伏波军,先干一年治安战,然后就可以从这些人力选拔伏波军了。要是连这个程序都执行不了,还是赶紧把伏波军解散了吧,不够丢人的。


Wuqiong0628 于 2018-3-13 22:13:36 发表了:

临高在准备不充分的情况下贸然进行大陆攻略。


Wuqiong0628 于 2018-3-13 22:17:22 发表了:

临高的军事体系是残缺的。野战部队应该包含攻坚部队和辅助部队。国民军的训练程度完全是辅助部队的水平。而地方治安站应该由一只伪军来负责


kong78 于 2018-3-14 01:00:16 发表了:

cc52333 发表于 2018-3-12 12:13 在海南岛抓谁了?

开发三亚不也是各公社,各村庄按人头报道的?


wyt703 于 2018-3-14 11:09:02 发表了:

额,你时间线是不是搞错了,治理篇进入广州一年多了没错,但是攻略篇时间线和治理篇并不一致距离打下广州才过去两三个月,征兵还没来得及啊。


小白之友 于 2018-3-14 11:12:11 发表了:

讨论了半天都是空对空。

只有楼上算是明白人。

看书的时候要注意时间线啊。之所以开始用分卷模式写就是为了克服时间线不协调的问题。

梧州的故事实际只是广州攻克之后不到一个月里的事情。


ぱるる大好き! 于 2018-3-14 12:02:18 发表了:

Wuqiong0628 发表于 2018-3-13 22:17

临高的军事体系是残缺的。野战部队应该包含攻坚部队和辅助部队。国民军的训练程度完全是辅助部队的水平。而 ...

国民军战时协助正规部队作战,平时负责治安任务,就像武警和美国的国民警卫队一样不行吗?


繁华烬燃 于 2018-3-14 13:16:52 发表了:

小白之友 发表于 2018-3-14 11:12

讨论了半天都是空对空。

只有楼上算是明白人。

看书的时候要注意时间线啊。之所以开始用分卷模式写就是为了 ...

牛大 书里多带些时间吧,估计晕头转向的不止提问者一人啊


TSHT2012 于 2018-3-14 18:41:30 发表了:

义务兵役制是建立在对社会人口有一定掌握的前提下的。

适龄兵员数量规模,应服役人员情况登记,相关措施保证征招人员的落实情况等等。

不然的话轻则扰民,重则给各色人等机会搞事。

看看烤馒头。简单例子,一条村或者一条街,哪些人是到了服役年龄,其个人身体状况是否适役,如果要征召怎么保证征来的是他而不是冒名顶替者,如果他不来有什么惩罚措施。

刚入广州城才几个月,这种事哪里可能做得来。

这种情况下还是依然以雇佣兵好。


bingbing305 于 2018-3-14 19:57:07 发表了:

TSHT2012 发表于 2018-3-14 18:41

义务兵役制是建立在对社会人口有一定掌握的前提下的。

适龄兵员数量规模,应服役人员情况登记,相关措施保 ...

宣传队下乡,敲锣打鼓,发大米。报名就可以领米,入伍有银元,几百个人里总有两三个无挂汉吧。无套裤汉里先招一批治安兵,义务兵等政权稳定了再搞。


TSHT2012 于 2018-3-14 21:08:02 发表了:

bingbing305 发表于 2018-3-14 19:57 宣传队下乡,敲锣打鼓,发大米。报名就可以领米,入伍有银元,几百个人里总有两三个无挂汉吧。无套裤汉里 ...

你这种就是募兵啊


项天鹰 于 2018-3-15 12:46:04 发表了:

bingbing305 发表于 2018-3-14 19:57

宣传队下乡,敲锣打鼓,发大米。报名就可以领米,入伍有银元,几百个人里总有两三个无挂汉吧。无套裤汉里 ...

这和现在招国民军的办法没区别啊。


kirbylynx 于 2018-3-15 15:13:48 发表了:

说白了,梧州打下来的时候,广州城里还在刚开始拆违建,王大鸟都还活着,巫支祁都还在湘西,或许在来广州的路上了吧。


devinw 于 2018-3-15 16:58:07 发表了:

时间线错了。新占领区搞强制征兵,既容易混入破坏分子,也容易激起民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