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临高靶场情报员老刘(短篇)

北朝旧贴 | 繁华烬燃 | 8/15/2020 | 共 4318 字 | 编辑本页

繁华烬燃 于 2018-3-9 14:59:50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繁华烬燃 于 2018-3-9 15:00 编辑 【写着玩的,不用较真    PS:写个小人物,从侧面反映一下我认为的部分澳宋社会面貌。 】

一、老刘不老

刘达年近四十,是伤退军人,转业被安排到临高靶场当职工,因为能力强、态度正、人缘好,被组织部门认定为下批提干对象。

老刘本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有老婆和一个儿子,后来遭了兵灾成了难民,逃难途中老婆染了急病没了,只剩下爷俩相依为命,后来所幸在饿死的边缘被元老院救起,在见识了临高的辉煌伟大和元老院的和煦温暖之盛况后,死心塌地的归附于澳宋了。

澳宋的军人待遇高,口碑好,老刘当年一考到限制文凭马上就报名参军了,儿子丢给学校教育他百分之二百的放心,他盘算着当兵几年后就能分到一套还算过得去的房子,退伍后还有丰厚的薪金,怎么着以后的日子都有着落了。

后来事情没有按设想的走下去,在一次对抗暴动的战斗中,老刘为保护首长受了重伤,在躺了大半年医院之后总算捡回一条命,之后就提前离开队伍了,虽然升了一级还领了一大笔奖金和薪金,但是政策就是政策,不够年限就是分不到房子,哪怕评了英雄,领了勋章,上了报纸,记入史册也没用。

每当有人提及此事,老刘都是一笑而过:”元老亲自出马救我两次,所以每次阎王都是请我喝茶而不是要我赴宴,我应该知道感激才对!“,老刘后来又提到过:虽然在重伤昏迷中,但是他知道给自己治疗的,把自己从鬼门关里拉回来的是元老而不是什么毛手毛脚的归化民大夫,莫大的荣幸啊。

再后来出台了相应政策,他们这些有功的人能稍微提前并且以更低的价格和首付买房,当然这还得归功于澳宋经济和资源有了空前的发展和提高,以及军事口的众位奔走呐喊争取来的。

二、靶场二三事

靶场是国营的,职工都曾是军人,虽然不是一个连队的,但是相同的职业使得大家还是像兄弟一般亲热,虽然离开了军营,但是大家还是习惯性的保留着在军营的一些习惯和传统。

靶场是对外开放的,除了承担对部分学校的爱国教育、射击教育外,也允许有持枪证的普通百姓和持其他特许证件的人来付费体验射击。

对待教学,老刘是绝对的认真负责,一手工整漂亮的板书让很多归化民老师都自愧不如,虽然老刘识字不比他们,但是老刘对待每一件事都绝对的正视和努力,老刘说饥饿濒死真的能让人改变性格,元老院的教育也使得他心中充实了起来,从一个得过且过的灰心丧气的人变得认真和积极。

课程射击理论、武器历史和实战训练上,每一科目老刘得到的评价都是最高的,从学生到其他职工,没有不赞成的。当然这也有老刘喜欢孩子这么个原因,每当他看到这些孩子就想起来他儿子的过去,虽然他儿子小刘现在已经长大了并在三亚当海军军官。

靶场的武器很多都是接近寿命的武器,企划院感觉还能再压榨一下之后再回炉,所以过得去的就都到这里来了。每次学生们来,老刘都是挑状态最好的,近期保养过的枪支给孩子们使用。

孩子们定期接受军事训练,组织性和纪律性都有保证,靶场教官们甚是省心。高年级的孩子已经按国防法的规定组织起来了,射击训练的时候,由班组长负责指挥,教官更多时候是在他们身后保证安全。

在这里学生训练一般只用到步枪、手枪和霰弹枪,打字机目前只提供给会员,额外收费不说,而且不是一般百姓能消费的起。但是还是有不少人来体验,尽管打字机暴躁无常,打起来上下左右震动乱跳,但是掌握一些窍门后,玩起来还是非常过瘾的。

来这里打靶的可以自带枪支,也可以租借,护具可租可卖,子弹购买未用完的可以退钱。

来这里玩的除了很多退伍军人,民兵之外,还有很多各地来临高体验的人士。靶场职工的另外一项工作就是收集这些人的情报,职工们来自天南海北,听得懂很多地区的方言,当然临高的规矩是不得说方言,只能说临高普通话。

每天靶场打烊后,职工们会把今天的情况都记录下来,然后报告随每三天一次的总部后勤车队送到博铺一个特殊办公室,后勤车队一般运来武器弹药和职工们的生活给养,再带走报废的枪支和其他可以回炉的东西。

三,胡家兄弟

胡家兄弟是靶场常客,胡家二哥在木器厂上班,胡家老三在海兵队服役。胡家原籍安乐游市,元老院建设三亚时大哥二哥被送到临高上学,三弟是后来在三亚本地学校品学兼优被保送到临高,然后遵从父愿考入军校。

胡家老大老刘也认识,曾经在为期两年的“到艰苦地区去”的时候认识的,这个政策是以保证体制内的归化民能不忘初心,记得元老院是怎么建设的,通过对比来提高觉悟等方式进行宣传的。当然,这个持续了多年的政策还是实验阶段,并没广泛推广。

这段经历还是让老刘刻骨铭心的,在一个只剩鸟的海岛上,百十来人从零开始,愣是在两年内把这里建设成一个中等规模的港口城市。老刘当年是作为随团保卫和垦殖点农产提供员这么一个角色的,粮食一般是供给的,但是新鲜的蔬菜就得靠建设团队就地解决了。

海岛上最可怕的是恶劣的自然环境,除了大风暴雨,还有严寒;冬季蔬菜一般靠冬储的白菜、土豆、萝卜,还有两个专门种菜的房子,房子有暖气,蒸汽机锅炉的废气和余热正好用来供暖;胡家老大是机器维护组的成员,经常到暖房检查管路,还曾在一次暴风雪中抢修机器负伤获得嘉奖。

两年任期结束回到靶场后遇到过胡家兄弟,胡家老大经常驻外,老三经常在休整期间来临高找胡家二哥玩,而他们也经常来靶场玩,一来二去跟老刘也就熟悉了。博铺有通勤火车路过靶场,交通相对还算方便。

不像刘家小子经常回来看老刘,胡家兄弟不愿意回三亚的家,因为他们当了什么委员的爹总撺掇他们尽早从政,但是政治觉悟告诉他们,一家子多个当官的不是元老院想看到的,再说了元老院不会亏待和忘记安分守己做好本职工作的人。

老刘经常笑呵呵的抱着他那双层中空玻璃杯跟胡家兄弟边玩边聊,听听胡家老三的海上趣闻、外国港口见闻;胡家老二对定制木器的有钱人的吐糟;有时老刘也讲讲自己平时所见所闻的开心事,遗憾的是每次两个点都不能尽兴,只能再约下次。

四、有奔头的日子

老刘已经在三亚付完首付办完手续拿到钥匙,剩下就等简单装修后添置家具什物了。反正不急,儿子小刘按军官规定平时必须住在营地宿舍,索性爷俩都先淘了一些二手货,仅在老刘休假的时候过来住住。

虽然按照规定各单位都有假期,但是在当前形势下,每个单位都是开足全力干活,也就老刘这种性质的单位才能放个几天的长假期,而且一半时间还是在定期班轮的蒸汽船上渡过的。元老院治下的职工,一般有传统意义上的假期,还有“到艰苦地区去”这种“假期”,而后者是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强制性行动。

即使是节假日,一般人也是闲不下来,被组织部看上的,要进行干部学习和培训;有上进心的,得趁机会进行学习提高自己,充实自己;没啥心思的,还有各种义务劳动和公益活动。反正在澳宋内,能悠哉的有大把时间闲逛也就是各路的原地主老财等有钱人了。

元老院规定体制内的职工不得搞副业,如果有经常性出售的物品,要不卖给元老院,要不找元老院的代理商处理,职工和公务员除了拿工资和津贴再就是可以把钱委托给银行做理财,当然收益也是有税的。当然私下这种情况还是时有发生,元老院只能定期进行检查处理。

职工们的业余生活也是丰富多彩的,有没有时间先不说,各种归属于元老院管辖的社团还是很受欢迎的。老刘加入的是书法社,空闲时间较多的老刘是活动大厅的常客,经常可以看到他在和同好们交流技艺,品评流行。

靶场大喇叭里的晚间七点新闻以及新闻之后的评书是广大群众最喜爱的节目,说书人里的好苗子都是王元老从各地搜罗来的,评书的内容也是元老院精心准备的,既有时代特色又有广泛受众。听的不过瘾的,还可以去临高剧院评书专场听个痛快,还不能过瘾的,就只能自己买书来看了。

每到晚上七点老刘准时坐到院中的藤制躺椅上,提上套好藤制外壳的玻璃保温杯,一边听着,一边和同事聊着。到九点广播停止之后,老刘还会看会报纸或学习一会,但更多时候老刘会四处走走看看,毕竟靶场不同寻常,存放有武器弹药,出了事那可是非同小可啊。

老刘不好吸烟喝酒,唯一爱喝茶,这可能算是唯一的经常性开销了。老刘父子毕竟背着银行贷款,能省一点还是省一点的,毕竟按政策过几年之后儿子就可以娶媳妇了,这个也少不了花钱,每次一想到这个老刘就美滋滋的,感觉生活充满了盼头。

注 1:小刘当军官也可以分到房子,但是得排队,毕竟还有更多老资格的军人也在等呢。

注 2:禁止方言的另一层原因是,元老院禁止治下特别是体制内的归化民搞社团等组织,同乡会也不行。任何不属于元老院管辖的组织都是一种分裂。

注 3:元老院每到一个地方,都想方设法的拆散当地大宗族,并且用各种手段阻止大家族里多人当领导。

注 4:禁止职工私下做买卖是为了从经济上进行绝对控制,在当前的阶段,元老院尽可能的保障职工各项生活而无经济问题。

注 5:有线闭路喇叭还兼有报时功能。


没事乱溜达 于 2018-3-9 15:06:36 发表了:

我是不是该写个范劲燃的段子


繁华烬燃 于 2018-3-9 15:21:44 发表了:

没事乱溜达 发表于 2018-3-9 15:06

我是不是该写个范劲燃的段子

欢迎欢迎~

PS:如果对名字有意见一定要告诉我,我去改一下


liahaobyuc 于 2018-3-9 17:53:07 发表了:

赞美同人


哈罗哈 于 2018-3-10 08:17:08 发表了:

繁华烬燃 发表于 2018-3-9 15:21

欢迎欢迎~

PS:如果对名字有意见一定要告诉我,我去改一下

我看到了暴风雪三个字


铜第周 于 2018-3-10 09:57:11 发表了:

催更催更,赞美同人


鹰从天降 于 2018-3-12 09:50:17 发表了:

靶场给不给丢手榴弹,最后上老刘掩护丢手榴弹失败的孩子殉职?


xuelindiao 于 2018-3-12 09:58:25 发表了:

鹰从天降 发表于 2018-3-12 09:50 靶场给不给丢手榴弹,最后上老刘掩护丢手榴弹失败的孩子殉职?

难道不是老刘用自己珍藏的某零式钢盔 盖住黑火药手榴弹,住院 N 天 。

然后 元老院的钢盔行销东亚大陆


飞翔中的板砖 于 2018-3-12 11:08:27 发表了:

哈罗哈 发表于 2018-3-10 08:17 我看到了暴风雪三个字

如果是阿留申群岛的话的确会有暴风雪(; ̄ Д  ̄)


繁华烬燃 于 2018-3-12 23:31:53 发表了:

哈罗哈 发表于 2018-3-10 08:17

我看到了暴风雪三个字

从同人《北海道攻略》抄的概念……当然是没问过同人作者的情况下


繁华烬燃 于 2018-3-12 23:33:49 发表了:

鹰从天降 发表于 2018-3-12 09:50

靶场给不给丢手榴弹,最后上老刘掩护丢手榴弹失败的孩子殉职?

呃,不会,老刘还要在其他战线上发挥作用呢


繁华烬燃 于 2018-3-12 23:35:15 发表了:

xuelindiao 发表于 2018-3-12 09:58

难道不是老刘用自己珍藏的某零式钢盔 盖住黑火药手榴弹,住院 N 天 。

然后 元老院的钢盔行销东亚大陆 ...

珍藏的钢盔?这种好材料企划院要收走炼更好的宝贝啊


繁华烬燃 于 2018-3-12 23:36:13 发表了:

飞翔中的板砖 发表于 2018-3-12 11:08

如果是阿留申群岛的话的确会有暴风雪(; ̄ Д  ̄)

从同人《北海道攻略》抄的概念,没经过细致考究,很多时间点都可能有问题


飞翔中的板砖 于 2018-3-13 00:00:08 发表了:

繁华烬燃 发表于 2018-3-12 23:36

从同人《北海道攻略》抄的概念,没经过细致考究,很多时间点都可能有问题

...

阿留申群岛也就是日本的北方列岛,纬度和阿拉斯加差不多


NuteGunray 于 2018-3-13 11:13:53 发表了:

那么问题来了,这个老刘会怎么死呢。他这样的角色往往是通过死法来决定历史评价的,寿终正寝可以说是澳宋繁荣昌盛,偶遇敌特可以为澳宋尽忠职守,遇到事故可以体现元老院法治严明。

如果没有下文那说明作者是公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