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首关于感化教育团练和会道门愚民的歌谣.

北朝旧贴 | yanhansong002 | 8/15/2020 | 共 2362 字 | 编辑本页

yanhansong002 于 2018-2-20 16:16:56 发表了:

1931 年 8 月初,曾经横行一时的白极会被红军贺龙与周逸群等人率部占领了白极会石山港总坛佛堂,活捉了坛主并当众处以极刑。至此,白极会全部土崩瓦解,被蒙骗参加了白极会的穷苦老百姓都被共产党免于追究,有人作《白极会自叹》被广为传唱:

上沙湖,望魁阁,花红世界;一家家,一户户,好似阴街。

大不该,办铲共,作古作怪;平白的,与南方(注 3),结下仇来。

人讲道,共产党,多么厉害;我们有,硬斗符(注 4),刀斧不开。

孔圣人,传儒教,留名四海;小周亮(注 5),办佛门,自逞奇才。

乙(一)心心,染迷信,早晚参拜;吞黄表,喝珠砂,鬼使神差。

几个月,花线(现)钱,数千余块;想的是,观音神,南海开来。

三五天,随代表,出发四外;余仲元,战盘团(滩),一命哀哉。

八月间,赤色区,普遍公开;战盘团(滩),白极会,堆山塞海。

九师长,段德昌(注 11),红军挂帅;烧佛堂,灭白极,周亮垮台。

子(指)望是,韩昌俊(注 12),把援兵带;被红军,活捉了,土内活埋。

佳(家)庭中,好美景,全部都甩;丢父母,别妻子,该是不该。

作的孽,受的罪,一言难尽;一失足,千古恨,失悔不来。

仁义妻,你不要,空房独守;你被我,坑害了,怎开心怀。

可怜我,儿和女,不能抚养;白白的,托人生,真划不来。

知时务,学大圣,斩妖降怪;灭迷信,灭鬼神,为了清泰。

礼拜天,苏维埃,普遍接待;改造好,做新人,党的关怀。

(这是一首藏头歌谣,头一个字串起来就是沔阳特制扑克牌“上大人”的牌面:上大人,孔乙己,化三千,七十士,尔小生,八九子,佳作仁,可知礼。)

【附注:1“南方”指赤卫军。当时赤卫军在沙湖南面 15 里一带的地方活动。 2、硬斗符,是白极会愚味会众的工具,说是吞下硬斗符水,刀砍斧劈不进。3、白极会的会员称代表,周亮是白极会代表之一。4、余仲元白极会代表,盘团(杨林尾房湾)一战,余仲元被红军击毙。5、戚、罗、李是沙湖三户豪绅的姓,当时他们三家逃往武汉。金麻子、田老五白极会代表。6、石山港距沙湖南面三、四里,张登迪、田国举是石山港新口一带人,白极会代表,他们以石山港为防御赤卫军的前哨阵地。7、汪军长指赤卫军军长汪洋。五大队是赤卫军在沙湖地区活动的一支部队。8、莫香姓田,是沙湖保安团团长(地主武装)。9、段德昌:红军师长。10 韩昌俊,国民党 34 师的旅长,被红军活捉处以活埋。】

我记得穿越众里有曲艺人才,适当的改改词,在找人传唱一下,可能对瓦解宗族势力、团练和会道门有点用。


没有邀请码 于 2018-2-20 16:47:40 发表了:

活埋?


yanhansong002 于 2018-2-20 17:54:07 发表了:

没有邀请码 发表于 2018-2-20 16:47

活埋?

当时的敌我斗争形势恶劣,党组织不够成熟,各种纪律还不是那么完善,而且军阀土豪能挖共产党员的心,点共产党员的天灯,当年白极会破坏桥路用鱼叉鸟铳袭杀落单的赤卫队员和红军,就不兴共产党活埋军阀?


南海游鱼 于 2018-2-20 18:29:48 发表了:

原来白极会是这个东东。以前看《洪湖赤卫队》,歌唱“洪湖赤卫队,快跟贺龙回,消灭彭霸天,铲除白极会。”,记不太清楚了,大概是这么几句,一直不知道白极会是啥,也不知道是这三个字。


没事乱溜达 于 2018-2-20 19:53:34 发表了:

南海游鱼 发表于 2018-2-20 18:29 原来白极会是这个东东。以前看《洪湖赤卫队》,歌唱“洪湖赤卫队,快跟贺龙回,消灭彭霸天,铲除白极会。” ...

张教主论述过这些门道会的产生


cqduoluo 于 2018-2-20 19:56:26 发表了:

清末和明末还是不一样,民间教派虽然也多,但还没那么夸张。


yanhansong002 于 2018-2-21 02:52:26 发表了:

cqduoluo 发表于 2018-2-20 19:56

清末和明末还是不一样,民间教派虽然也多,但还没那么夸张。

都差不多了,闻香教和白莲教等各个都不是善茬,能造明朝的反不能造你髡人的反?到时候抓几个会道门头目公审,当众展览抄没的各种资产(必要时可以把头目的众多仆人和妻妾一块拉来陪绑),审完直接砍头(比枪毙刺激),再多传播几首这样的童谣和顺口溜,绝对管用。


辣手狂花谭记儿 于 2018-2-21 05:32:32 发表了:

yanhansong002 发表于 2018-2-20 17:54

当时的敌我斗争形势恶劣,党组织不够成熟,各种纪律还不是那么完善,而且军阀土豪能挖共产党员的心,点共 ...

白匪作禽兽,红军怎么可照着学?有血债的枪毙就行了,


没事乱溜达 于 2018-2-21 07:39:44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没事乱溜达 于 2018-2-21 07:41 编辑

辣手狂花谭记儿 发表于 2018-2-21 05:32 白匪作禽兽,红军怎么可照着学?有血债的枪毙就行了,

推荐你一本书 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


cqduoluo 于 2018-2-21 19:57:25 发表了:

yanhansong002 发表于 2018-2-21 02:52

都差不多了,闻香教和白莲教等各个都不是善茬,能造明朝的反不能造你髡人的反?到时候抓几个会道门头目公 ...

明末基本没有全国范围内的秘密教门,基本都属于地域色彩很浓厚的,一般也就几个州,跨省的都少,所以力量很分散,而且很少敢公开活动。

清末就不一样了,跨省不说,全国性质的都逐步出现,而且基本公开活,两者实力差很多。


项天鹰 于 2018-2-22 10:40:20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项天鹰 于 2018-2-22 10:44 编辑

民国的时候活埋很常见,最有名的就是石友三喜欢活埋人。这是当时对付对手的普遍手段,按照当时的价值观谈不上多残忍。这还是因为民国的时候酷刑已经有一些政治不正确了,大清朝还在那会儿,老百姓对剖腹剜心也没觉得多残忍。三十年代的红军白军也都是从小在这种社会环境里成长起来的,所以也都经常想用恐怖一点的杀人手法震慑对手。像郭逸想到的“种荷花”,还有斩首、活埋之类的,都是抗战的时候八路军经常使用的处决方式,因为公开宣传都是用在处决汉奸上,舆论对这种处刑方式是普遍叫好的。后来 TG 更看重形象了,也就不用那些花里胡哨的杀人方式,一枪打死就算,用刑也不宣传了。对于民国时期的人来说,听说有人被活埋和听说有人被枪毙时感受的差别真不大。就像砍头在如今算酷刑,但是在过去却是正常的处刑手段,甚至有人认为它的痛苦比较小,比绞刑更文明。某种手段是否残忍,也要考虑历史的进程嘛。


没事乱溜达 于 2018-2-22 11:56:34 发表了:

项天鹰 发表于 2018-2-22 10:40 民国的时候活埋很常见,最有名的就是石友三喜欢活埋人。这是当时对付对手的普遍手段,按照当时的价值观谈不 ...

听一个老人说过,他当兵的时候,老百姓不让解放军枪毙恶霸,一人割了一块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