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0年前后,有哪些欧洲学者能被忽悠到澳宋来读书?

北朝旧贴 | 项天鹰 | 8/15/2020 | 共 5341 字 | 编辑本页

项天鹰 于 2018-2-16 12:44:03 发表了:

想给同人找一批配角,然而对科学史不了解。


项天鹰 于 2018-2-16 12:49:48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项天鹰 于 2018-2-16 12:54 编辑

1660 年时,牛顿 18 岁、帕斯卡 37 岁、莱布尼茨 14 岁、惠更斯 31 岁,我就知道这 4 个,还有哪些比较重要的人物?


Scat 于 2018-2-16 13:02:26 发表了:

胡克和虎克兄弟,好吧不是兄弟


熹门 于 2018-2-16 13:37:09 发表了:

伯努利家族刚好活跃在这个时代


RSE 于 2018-2-16 16:37:10 发表了:

项天鹰的学生?


Smokey_Days 于 2018-2-16 17:39:06 发表了:

牛顿同学会不会出生还是个未知数...


Smokey_Days 于 2018-2-16 17:40:09 发表了:

倒是可以考虑给笛卡尔续一下命,以澳宋的医疗水平他不至于只能活五十出头。还有费马也是一个道理。


Smokey_Days 于 2018-2-16 17:41:56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Smokey_Days 于 2018-2-16 17:44 编辑

法国那一票数学大佬也是不错的。笛沙格啊,射影变换什么的。

不过科技的话澳宋目前可以碾压了,这人过来也是为了保存科技准备的吧。


corsola 于 2018-2-16 18:09:07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corsola 于 2018-2-16 18:12 编辑

一部分人的信息,仅供参考:(1635 年)

| 姓名 | 分类 | 国籍/地区 | 年龄 | 原位面剩余寿命 | 生年 | 卒年 | 事迹及现状 |

| 弗朗切斯科·卡瓦利 | 艺术 | 意大利 | 33 | 41 | 1602 | 1676 | 意大利(威尼斯)歌剧作曲家。蒙特威尔第之学生。 |

| 海因里希·许茨 | 艺术 | 德国 | 50 | 37 | 1585 | 1672 | 德国作曲家。 |

| 克劳迪奥·蒙特威尔地 | 艺术 | 意大利 | 68 | 8 | 1567 | 1643 | 意大利(威尼斯)作曲家。巴洛克派重要代表人物。 |

| 勒布伦 | 艺术 | 法国 | 16 | 55 | 1619 | 1690 | 著名画家。 |

| 莫里哀 | 艺术 | 法国 | 13 | 38 | 1622 | 1673 | 法国喜剧作家、演员。此时可能跟随在法王宫内当仆人的父亲生活。 |

| 委拉斯开兹 | 艺术 | 西班牙 | 36 | 25 | 1599 | 1660 | 西班牙画家。此时游历意大利归国,为腓力四世在宫廷作画。 |

| 约翰·弥尔顿 | 艺术 | 英国 | 33 | 39 | 1602 | 1674 | 英国诗人,资产阶级民主运动者。此时在位于霍尔顿的家中读书学习。 |

| 詹·洛伦佐·贝尔尼尼 | 艺术 | 意大利 | 37 | 45 | 1598 | 1680 | 意大利雕塑家、画家、建筑家。此时位于罗马,艺术创作已成熟。 |

| 阿贝尔·扬松·塔斯曼 | 科学 | 荷兰 | 32 | 24 | 1603 | 1659 | 荷兰探险家。1642-44 航海探索澳大利亚附近海域,发现塔斯马尼亚岛、新西兰、汤加等。此时应供职于 VOC,在巴达维亚或斯兰岛。 |

| 埃万杰利斯塔·托里拆利 | 科学 | 意大利 | 27 | 12 | 1608 | 1647 | 1632-1641 期间资料缺失。可能在罗马。曾给伽利略写信并得到他的邀请,但直到 1641 才去拜访。 |

| 爱维亚·瑟勒比 | 科学 | 土耳其 | 24 | 47 | 1611 | 1682 | 土耳其旅行家。著有游记十卷,包括奥斯曼帝国及其周边地区。据其游记,推测此时在安纳托利亚、高加索或克里特。 |

| 布莱兹·帕斯卡 | 科学 | 法国 | 12 | 27 | 1623 | 1662 | 此时已搬到巴黎。11 岁时创作了一篇有关于身体振动发出声音的论文,12 岁时独立证明三角形内角和等于 180 度。 |

| 弗朗西斯科·雷地 | 科学 | 意大利 | 9 | 62 | 1626 | 1697 | 以否定无生源论而著名。出生于阿雷佐,其父为佛罗伦萨著名医生。 |

| 伽利略·伽利莱 | 科学 | 意大利 | 71 | 7 | 1564 | 1642 | 1633 年被判终身监禁,后改软禁。此时应在阿切特里的故居中。正在著述《关于两门新科学的对话》。 |

| 克里斯蒂安·惠更斯 | 科学 | 荷兰 | 6 | 60 | 1629 | 1695 | 生于海牙。 |

| 勒内·笛卡尔 | 科学 | 法国 | 39 | 15 | 1596 | 1650 | 此时于荷兰著述。逐渐成为欧洲最有影响力的哲学家之一。 |

| 马兰·梅森 | 科学 | 法国 | 47 | 13 | 1588 | 1648 | 此时应在巴黎,主持科学家聚会和讨论。费马的好友。 |

| 皮埃尔·德·费马 | 科学 | 法国 | 34 | 30 | 1601 | 1665 | 此时在图卢兹高等法院任职。和笛卡尔、梅森等人通信交流。 |

| 塞米扬·德日涅夫 | 科学 | 俄国 | 30 | 38 | 1605 | 1673 | 俄罗斯探险家。1648 年首次穿过白令海峡。此时应在哥萨克派遣队中探索西伯利亚。队长为彼得·贝克托夫。 |

| 托马斯·霍布斯 | 科学 | 英国 | 47 | 44 | 1588 | 1679 | 此时任卡文迪许家族家庭教师。提出国家是人们订立契约组成的,推崇君主专制,反对君权神授。1636 旅行欧洲大陆,加入了梅森等人的哲学讨论小组。 |

| 威廉·哈维 | 科学 | 英国 | 57 | 22 | 1578 | 1657 | 英国医生,血液循环现象的发现者。此时任查理一世御医,解剖国王行猎的猎物以供研究。1636 年去往意大利,有可能和伽利略见面。 |


xingyy 于 2018-2-16 18:36:24 发表了:

项老师要组织这些学者们之间的拳击赛么?


没事乱溜达 于 2018-2-16 18:42:52 发表了:

临高急缺劳力


钟利时 于 2018-2-16 21:04:05 发表了:

吉拉德·笛沙格(1591-1661)法国数学家、建筑师

皮埃尔·德·费马(1601-1665)法国数学家、律师

罗贝瓦尔(1602-1675)法国数学家、物理学家

埃万杰利斯塔·托里拆利(1608 ~ 1647)意大利物理学家、数学家(由于蝴蝶效应或许能活长一些)

赫维留(1611-1687)波兰天文学家

格里马尔迪(1618-1663)意大利物理学家

安东尼·列文虎克(1632-1723)荷兰微生物学家、显微镜学家、商人

雅各布·伯努利(1654-1705)瑞士数学家


项天鹰 于 2018-2-17 14:01:39 发表了:

RSE 发表于 2018-2-16 16:37

项天鹰的学生?

文科生表示,项老师教不了他们……


肥仔曙 于 2018-2-17 17:11:26 发表了:

嗯,我写过的


Smokey_Days 于 2018-2-17 17:17:49 发表了:

肥仔曙 发表于 2018-2-17 17:11

嗯,我写过的

噫?哪呢哪呢?链接?


没事乱溜达 于 2018-2-17 18:35:11 发表了:

肥仔曙 发表于 2018-2-17 17:11 嗯,我写过的

同求


肥仔曙 于 2018-2-17 19:06:50 发表了:

http://bbs.northdy.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53573&m=2


bulubuluxiaomox 于 2018-2-17 21:39:42 发表了:

钟利时 发表于 2018-2-16 21:04 吉拉德·笛沙格(1591-1661)法国数学家、建筑师

皮埃尔·德·费马(1601-1665)法国数学家、律师

罗贝瓦尔(160 ...

大部分元老的数学水平恐怕都不一定能比得上这些大拿吧~( ̄ ▽  ̄~)~


天天白日梦 于 2018-2-18 05:57:51 发表了:

虽然临高缺人口

但一直想不出花大力气忽悠这些人来临高有什么用?


ぱるる大好き! 于 2018-2-18 06:34:42 发表了:

天天白日梦 发表于 2018-2-18 05:57

虽然临高缺人口

但一直想不出花大力气忽悠这些人来临高有什么用?

不然以后大学全是元老教?


Ctrl 于 2018-2-18 07:14:23 发表了:

斯宾诺莎


RSE 于 2018-2-18 16:02:02 发表了:

项天鹰 发表于 2018-2-17 14:01

文科生表示,项老师教不了他们……

没关系 还有金晓宇呢


公孙轩辕 于 2018-2-22 01:51:56 发表了:

忽悠过来给符有地挖沙子,满足某些元老的恶趣味。


没事乱溜达 于 2018-2-22 05:11:18 发表了:

肥仔曙 发表于 2018-2-17 17:11 嗯,我写过的

费马还活着,按说能搞到费马猜想的证明,谁能写出来或者编出来?


天天白日梦 于 2018-2-22 10:28:11 发表了:

公孙轩辕 发表于 2018-2-22 01:51

忽悠过来给符有地挖沙子,满足某些元老的恶趣味。

为啥说是恶趣味?!

严肃的说,这才是符合元老院利益的正确处理方式啊

楼上的楼上说忽悠来教大学生,我倒觉得这种做法有欠考虑

大学生要自己教的,TG 和 GMD 对大学的不同做法,教训还不深?


气持样 于 2018-2-22 18:46:11 发表了:

bulubuluxiaomox 发表于 2018-2-17 21:39 大部分元老的数学水平恐怕都不一定能比得上这些大拿吧~( ̄ ▽  ̄~)~

不用大部分了,这些大拿的数学水平仍然可以完爆元老


RSE 于 2018-2-22 23:04:16 发表了:

气持样 发表于 2018-2-22 18:46

不用大部分了,这些大拿的数学水平仍然可以完爆元老

其实微积分最准确的定义在临高这里,柯西之前,微积分一直在完善和发展过程中,牛莱那会儿,还只是刚创立的阶段呢。

把这些大牛忽悠过来,由元老院加以正确的引导,应该能够取得比他们在历史上更大的成就吧


punishment 于 2018-2-23 12:23:29 发表了:

没事乱溜达 发表于 2018-2-21 16:11

费马还活着,按说能搞到费马猜想的证明,谁能写出来或者编出来?

最好别

费马当年很可能是忽悠的,按他那个时代存在的数学工具即便他有证明也是错的。然而元老院这五百凡夫俗子没有一个能指出来他错在哪里的。到时候眼睁睁看着数学被他带偏就完蛋了。


没事乱溜达 于 2018-2-23 12:27:30 发表了:

punishment 发表于 2018-2-23 12:23 最好别

费马当年很可能是忽悠的,按他那个时代存在的数学工具即便他有证明也是错的。然而元老院这五百凡 ...

不敢苟同

即使指不出,也不会被领偏,因为临高有完整的数学体系,不存在需要依赖费马理论的数学工具的问题。

欧洲被領偏?元老院乐见其成。


punishment 于 2018-2-23 23:21:34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punishment 于 2018-2-23 10:23 编辑

没事乱溜达 发表于 2018-2-22 23:27

不敢苟同

即使指不出,也不会被领偏,因为临高有完整的数学体系,不存在需要依赖费马理论的数学工具的问 ...

费马定理是用椭圆曲线理论证明的。椭圆曲线在现代密码学中有广泛的应用,恰巧是 NSA 爱装后门的方向。广而言之,整个数论方向都跟密码学有密切的联系。

欧洲无所谓,费马反正也就是个业余数学家,只是嗅觉特别敏锐在重大成果俯拾即是的时候发现了很多好问题。实际上高斯上厕所的时候搞明白但是懒得发表的成果都超过他。论实力完爆他的起码几个国家科学院,随便一个就能看出来他哪不对了。

尴尬的是临高,明知道他说的不对但证不出来,教学生的时候一旦底下提问题就冷汗直冒,只能行政手段禁止讨论。数学成果是个教育在人数和时间上的积分,偏偏大部分成果很容易传播。欧洲裔人口历史上跟中国人口是差不多的,由于社会形态的差异富人多受高等教育的人口也多,数学人才车载斗量。这方面临高要一两代人才能追上。与此相反,欧洲人学会临高两百年数学积累只要顶多十年功夫,即便临高搞科技禁运,最多也就是一代人。

所以与大家想象的不同,在数学这方面临高就是一个光屁股大姑娘,欧洲则是如狼似虎。现在是选一个精壮的汉子来当家的问题,不是妄想跟人家肉搏还能战而胜之的问题。


气持样 于 2018-2-24 08:41:53 发表了:

punishment 发表于 2018-2-23 23:21 费马定理是用椭圆曲线理论证明的。椭圆曲线在现代密码学中有广泛的应用,恰巧是 NSA 爱装后门的方向。广而言 ...

这么看来数学领域是最容易就被欧洲迅速追上的领域啊,并且还没法技术封锁,这可如何是好


没事乱溜达 于 2018-2-24 12:15:51 发表了:

punishment 发表于 2018-2-23 23:21 费马定理是用椭圆曲线理论证明的。椭圆曲线在现代密码学中有广泛的应用,恰巧是 NSA 爱装后门的方向。广而言 ...

现代费马定理的证明过程创造了大量有用的数学工具。在那个时代直接证明,对欧洲用处不大。找费马不能回避的第一个问题是需要编一个证明。


没事乱溜达 于 2018-2-24 12:39:38 发表了:

punishment 发表于 2018-2-23 23:21 费马定理是用椭圆曲线理论证明的。椭圆曲线在现代密码学中有广泛的应用,恰巧是 NSA 爱装后门的方向。广而言 ...

元老院没有注意人才培养,主要是因为负责发现天才的袁老师总是盯着女学生的裙子。天文老师魔条忙着挖元老院墙角。

中国的高斯由于贫困无法投入研究,历史书也没也没有记录下来。元老院的目标,会让欧洲的高斯穷困潦倒,接受不到历史上的教育,每天为了窝头地瓜奔波(吃不起白面)。科技经济落后的欧洲也不需要高端的数学知识。


中正平和罗姆尼 于 2018-2-25 14:04:59 发表了:

天天白日梦 发表于 2018-2-18 05:57

虽然临高缺人口

但一直想不出花大力气忽悠这些人来临高有什么用?

可以类比现在的导师带博士模式,培育研究生传承并发展科技。

元老们日理万机,来不及培养大学生,凭他们的水平想要把科研在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更是几无可能。

拥有元老院的科技后盾,这群人大概率比历史上做出更大的成绩,也能更快速地推进科技升级,也许元老们有生之年真能再搞出计算机来。甚至说不定能开历史先河。

此外,搜罗世界人才建立一个研究院有很多长远效应。

首先,人才的聚集可以打造一个良好的交流环境,并源源不断的培养更多的人才,这是历史上真实发生过的。上面提到的那个马兰梅森,创建了梅森学院,后来成为巴黎皇家科学院。这个体系里教导出的人才包括:莱布尼茨,达朗贝尔,拉普拉斯,安培,卡诺,菲涅尔,泊松等。类似的还有哥廷根学派,芝加哥学派。

其次,这个中心可以吸引全世界的人才,天下英雄入吾毂中。尤其是一旦其他地方陷入战乱,临高安定富足的大后方是不二选择。参考二战以后和苏联解体后的美国,全世界的人才都往那里涌。

何况,元老们相当于未卜先知的知道谁有大概率能成才,就好比你预先把梅西 C 罗诺伊尔哈维他们都挖到同一只队伍里。

至于担心理论被带偏就大可不必,正是因为怕被带偏才要更多人来交流。否则就一两个抄书的元老学阀,更容易带偏。


气持样 于 2018-2-25 18:40:42 发表了:

中正平和罗姆尼 发表于 2018-2-25 14:04 可以类比现在的导师带博士模式,培育研究生传承并发展科技。

元老们日理万机,来不及培养大学生,凭他们的 ...

这么看来挺悲剧的,元老院在大明找不到共同语言的人还得去欧洲找知己


没事乱溜达 于 2018-2-25 18:43:40 发表了:

气持样 发表于 2018-2-25 18:40 这么看来挺悲剧的,元老院在大明找不到共同语言的人还得去欧洲找知己

每次行动都拉上没毕业的学生。牛顿来了,也是废柴。


天天白日梦 于 2018-2-25 18:50:52 发表了:

气持样 发表于 2018-2-25 18:40

这么看来挺悲剧的,元老院在大明找不到共同语言的人还得去欧洲找知己

是不是可以找宋应星来呢?

说不定还能发掘出历史上一些失落的工艺,而这些工艺说不定对于临高位面还实用呢!


天天白日梦 于 2018-2-25 18:58:55 发表了:

中正平和罗姆尼 发表于 2018-2-25 14:04

可以类比现在的导师带博士模式,培育研究生传承并发展科技。

元老们日理万机,来不及培养大学生,凭他们的 ...

我不是担心理论被带偏,而是担心人心被带偏

只想到计算机会早一天出现,有没有想过咱元老还没看见计算机出现前,马列主义就提前诞生了?德先生从赛先生背后冒出来!想想本位面大学是什么地方,当心烧了元老院的屁股


中正平和罗姆尼 于 2018-3-2 06:23:4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中正平和罗姆尼 于 2018-3-2 06:24 编辑

气持样 发表于 2018-2-25 18:40

这么看来挺悲剧的,元老院在大明找不到共同语言的人还得去欧洲找知己

不矛盾。

好比你回到二十年前的欧洲经营足球俱乐部,大概率比历史上经营的好得多,但如果有机会同时挖到 C 罗梅西,大家肯定都会挖的。又好比回到多年前 NBA,选秀里有乔丹干嘛不选。

这和是不是知己无关。讲课十个人听是听,二十个人听也是听,多个人不多少个人不少,明知道历史上谁成材了,挖过来不是理所应当的吗。这种事儿上不能搞民族主义。


高墙 1959 于 2018-3-2 07:17:37 发表了:

中正平和罗姆尼 发表于 2018-3-2 06:23 不矛盾。

好比你回到二十年前的欧洲经营足球俱乐部,大概率比历史上经营的好得多,但如果有机会同时挖到 C ...

赞同,虽然归化民甲乙丙最后也可能成为大科学家,但这些欧洲学者成才的概率应该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