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江南双雄

北朝旧贴 | 套头练技术 | 8/15/2020 | 共 8942 字 | 编辑本页

套头练技术 于 2018-2-5 00:18:21 发表了:

作文经常不及格的人突发奇想写个同人,尽量无视大家的鄙视来把他写完。属于不正经内容的,工业党请狂喷。第一节,故事的开端前些日,嘉兴城里有高人献计:髡贼最善火炮攻城,不如把兵丁埋伏在大路两侧的山林,待他们在城外准备炮火时,从两侧杀出,定能杀贼人一个措手不及。哪知髡贼的探子早早就发现了埋伏的一千明军,一阵乒乒乓乓的枪炮就把人从林子里赶了出来。前锋只得退到了城外早已挖好的壕沟,这壕沟挖掘之法据说是一个临高逃出的假髡教授,壕沟分为前后两道,后面一道沟的上面铺上圆木再覆二尺厚土,可以防炮击,有一百拿澳洲火枪的精锐和四百弓箭手埋伏在此处,待髡贼炮火停止就通过甬道进入前面一道壕沟用火枪和弓箭杀敌。这壕沟确实防住了髡贼炮火,除了吓死吓晕十几个人以外倒无太大伤亡,可等炮火过后任这武将刀劈棍打,这些兵丁都不敢向前进入第一道壕沟御敌,这澳洲人的炮也太厉害了,谁还敢露头放枪。正在这时,澳洲人反倒是着急进攻,只见髡贼的火枪队压了过来。这壕沟挖掘的时候没能来得及通到城门(这是一个军师的妙计,令士卒背水一战,置之死地而后生),不从前面壕沟撤出的话就只能被“瓮中捉鳖”,这时有大胆的军官带着弓箭手先冲到第一条壕沟,虽然不敢露头瞄准射箭,但是躲在沟里一通胡乱放箭也减缓了髡贼的进攻速度,眼见这一招有效,壕沟里的明军也稍稍稳住了阵脚,弓箭手不停的放箭,胆大的枪手也踩着提前准备的竹凳冒险伸出火枪开枪,虽然澳洲火枪威风,可是不能瞄准的话还不如弓箭有杀伤力,只能壮壮声势了。进攻嘉兴的伏波军第一次遇到会用坑道的明军,负责此次行动的元老游老虎同志不由觉得好奇,马上想到明军应该有澳洲逃兵指点,下令已经出击的步兵快速冲锋,减少被敌人箭矢攻击的情况,同时派出骑兵带着大量手榴弹突击,为了减少损失,伏波军从壕沟两侧发起进攻,排队枪毙战术是用不上了,长枪对躲在壕沟里的明军不太有效,反倒是仓促赶来的骑兵带着大量手榴弹发挥了奇效,随着几十声轰鸣,明军彻底崩溃,大量士卒从壕沟里爬出来往城墙方向跑,此时伏波军步兵又从后面射杀,衣着鲜亮的军官更是被迅速集火打倒。游老虎计划事后写个报告,申请搞一批霰弹枪,以后再遇到壕沟和巷战就投入霰弹枪部队清扫。孙三峰刚爬出壕沟就掉头往后跑,这近两千明军已经乱了套,城墙之上督战的军官也没办法,只好开门把前面的官兵都放进了城,后面那些来不及进城的就只能任髡贼宰割了。进城以后大家一哄而散,再也没人上城墙守城,城上的士卒也鼓噪着从城墙下来,有督战的军官被推下城墙的,也有被发疯的老兵砍杀的。大家都知道,这城是守不住了,赶紧各自准备后路要紧。这孙三峰本是杭州乡下贩鱼出身,髡贼占杭州后因为不了解政策所以不敢进城,就带着一家人跑到嘉兴避难,没想到因为身强力壮被抓了丁,发给一杆竹枪之后就成了明军,此时一路连滚带爬又逃进了嘉兴城内,眼见兵荒马乱不知道如何是好,只听见后面枪声阵阵,一时慌乱竟跪在地上哭了出来,刚哭了几声,就被一脚踹倒在地,接下来就成了澳宋大军的俘虏。被俘的明军分成几类,像孙三峰这种被临时抓丁的一般不会有什么麻烦,负责审查的澳宋干部看他身强力壮,就问他想不想参军,还没缓过神的孙三峰一时支支吾吾,旁边一个看似官位更高的干部看着后面长长的登记队伍,心想再不快点中午饭就吃不上了,就大声喝道:“男子汉大丈夫,痛快点”,孙三峰一时被吓破了胆,说了个“当”。孙三峰惦记妻儿,待登记完以后想回去找老婆孩子,又不敢张嘴请示,只能干着急,这时有干部看他愁眉苦脸就问起缘由,待自己结结巴巴说完以后干部哈哈一笑,说刚才登记后跟你说后天到此处报道,你肯定是太紧张没听见,你现在就可以回去了,记得后天回来报道就行。一路急急忙忙又晕晕乎乎回到了暂居的破屋,发现躲在此处的妻儿安全无碍,虽然一家人逃难这些日缺吃少穿,孩子已经瘦的不成样,此刻终于团聚不由哭成一团。缓过神以后把这些日的事情说了,只叹道才出虎穴又入狼口,虽然这澳宋的大军战无不胜,但是当兵打仗哪有不死人的,只是世道如此,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登记时的干部说给澳宋当兵绝无欠饷,一家人衣食无忧,此刻夫妻二人也只能暂时信了这鬼话。


changsy212 于 2018-2-5 11:33:40 发表了:

北朝也有二五仔的吗,孙一峰永远是我大哥


套头练技术 于 2018-2-5 12:00:37 发表了:

changsy212 发表于 2018-2-5 11:33

北朝也有二五仔的吗,孙一峰永远是我大哥

。。。。。。


圣天使高达 于 2018-2-5 12:28:28 发表了:

changsy212 发表于 2018-2-5 11:33

北朝也有二五仔的吗,孙一峰永远是我大哥

这是什么梗?


流浪的使徒 于 2018-2-5 12:59:39 发表了:

圣天使高达 发表于 2018-2-5 12:28

这是什么梗?

星际老男孩梗


公子逍 于 2018-2-5 13:35:58 发表了:

同卵双狗,有头有脸就是没脖子的老男孩


套头练技术 于 2018-5-17 20:36:5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套头练技术 于 2018-5-17 20:40 编辑

第二节,特训

“孙三峰!你是眼睛瞎嘛!这么大的靶子一枪都打不到?!扛枪跑五圈!”

“是!”

经过了净化、试训以后,孙三峰已经慢慢适应了澳宋士兵的身份,只是自己笨手笨脚所以总是被排长“关照”。

“这么大的个子,一点当兵的气势都没有!伏波军不要怂兵!好好想想是不是对得起每天的白米饭!其他人原地解散!”

“是!”

拖着一身疲惫进了食堂,要不是这每天管饱的米饭,孙三峰恐怕早就坚持不下去了,这伏波军管教甚是严格,但伙食好到令人发指,还不欠饷,现在妻儿虽不能入营探望,但每月都能收到自己寄去的澳宋纸票,军营内有代写书信的文官,军人寄信还不收费,想想一家人衣食无忧,自己受操练之苦也就不算什么了。

“孙三峰!”

“到!”

“吃完饭到我办公室来,解散!”

“是!”

完蛋了,肯定又要挨批了,这入口的饭菜也不香了,一碗饭吃完就没心情吃下去了,赶紧去了办公室报道。

“孙三峰,过一个月咱们新兵团有一场大比武,负重越野、射击、拼刺,这三项里你觉得自己哪项最弱?”

“射击”

“嗯,知道就好,不能给咱们三排拖后腿。明天开始每天额外给你十发训练弹,我给你找了个师傅给你开小灶,不出成绩的话别怪我手下无情。”

“是!一定刻苦训练!”

第二天下午训练结束,班长带来一个女兵,介绍到:“这是咱们二营射击标兵韩丝歌同志!接下来一周时间,每天由她对你进行射击训练!”

“是!多谢韩教官!”

“不用客气,我就是个班长,你叫我韩班长就行了,教官这个称呼我可当不起,大家都是战友,咱们抓紧时间训练吧。”

孙三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之前只是听说澳宋男女平等,没想到这军队里也有女兵,还这么漂亮!

“孙三峰,你觉得自己为什么打不好枪?”

“报告班长!我觉得是因为我眼睛小,看靶子不如别人看的清楚!”

“哈哈哈,谁说眼睛小就是视力不好,眼睛不好的话伏波军可是不收的,你的眼睛肯定是合格的。我看你刚才射击的时候,每次开枪前都有眨眼的动作,你是不是怕枪声?”

“报告班长,我确实有点怕开枪,声音太大!”

“嗯,这是很正常的情况,大家都是贫苦百姓出身,见不到枪炮,有点害怕是正常的,我答应你们排长一周之内让你的射击水平达标,看来挺容易办到的。这样吧,今天先随便讲讲射击技巧,明天我给你准备一场特训,保证药到病除。”

孙三峰听得一头雾水,眼珠子只是一直盯着韩教官的身上看,突然觉得自己失礼,赶紧把视线移开,自己可是有老婆孩子的人。

第二天韩丝歌一早就把孙三峰带到了营区门口,门口居然停着一辆马车,看来这韩教官来头很大,这马车虽然在澳宋常见,但是一般的干部和军官还是没机会坐的。

“上车!”

孙三峰坐上马车,孤男寡女共处一车,一路紧张的要死。韩丝歌倒是一路找话题聊天,好像查户口一般把孙三峰家里里外外问了个清楚,倒不是韩丝歌外向,而是受人所托,连长觉得这个孙三峰虽然射击成绩一塌糊涂,但是军事理论和战术等几项课程成绩不错,有意做个政审后再把他培养一下。

过了一个多小时马车终于在一片山前的营地停下,只听见营区里面口号声阵阵。

“这是咱们旅的炮兵营,因为怕训练的时候扰民所以迁到了离城很远的地方。”

炮兵营?难不成要我去学放炮?孙三峰赶紧自己真是搞不懂这些人的想法,又不敢多问,只好跟着走近营区。

“三营长,这是我带来的那个兵,今天让他看看你们打炮。”

“好说好说,韩同志的吩咐一定办好!”

孙三峰现在基本确定了一件事情,这个韩丝歌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班长,应该是从龙比较早的那种,看着长相搞不好还是个元老身边的人,听说元老院的人不管男女都尤好俊男美女,伏波军的一大任务就是从占领区搜刮十几岁的美女。不过为什么只是个班长呢?这澳宋的人真是奇怪。

“孙同志,你跟着我们钱班长过去,让你见识一下伏波军的火炮训练。”

孙三峰跟着这个钱班长到了火炮阵地,到了以后发现有十几个和自己一样穿戴的新兵也在此地,应该都是各个新兵连选来的。只见几个炮兵立正于黑黢黢的火炮两侧,这威猛劲儿比步兵班更甚。阵地有一个白灰画的圈,操炮的士兵全都站在圈内,钱班长让他在离圈两步的位置卧倒,孙三峰还是搞不懂看开炮和射击有什么关系。

“三营一连一班,实弹射击训练,榴弹一发!开始!”

“是!”

只见这几名士兵一边大喊口号,一边装弹准备,只一小会儿就听到众人齐声喊道“射击准备完成!”

“放!”

“放!”

“射击完毕!”

......

只听轰的一声,炸雷一般的响声把孙三峰吓得浑身发麻,脑袋被震得嗡嗡直响,腿已经软了,好在没有尿裤子,过了好一会儿才敢睁开眼睛,刺鼻的味道还没散去,眼睛也被熏得流泪。当日在战壕里挨轰的时候,他所在的壕沟恰好离炮击点比较远,没觉得如此恐慌,炮击一开始他就趁乱跑了,紧接着被负责侧翼的伏波军抓住,没想到这开炮如此震耳欲聋。

“射击准备完成!”

“第二发,放!”

“放!”

还没缓过神的孙三峰被炮声震得趴到土里......另外那些新兵也一个个趴在地上大声哀嚎,有的已经痛哭流涕了,又不敢移动半步,生怕被炸到死无全尸。

韩丝歌站在远处问钱班长:“你们这射击训练一轮几发炮弹啊?”

“五发,够不够?”

“应该够了,完了以后找几个人把他抬回来吧,吓出毛病就坏了。”

“怎么样,现在感觉好点没有?”

“嗯......嗯......”

“回去好好休息,我跟你们班长请假了,明天早操结束后我去找你,继续射击训练。”

躺在马车上的孙三峰一路无言,韩丝歌也不和他说话,失了魂的他现在也基本丧失语言能力了,这伏波军的炮和自己见过的炮完全不一样,还好自己当日被抓了,要是被这炮打中,怕是连一根头发都剩不下。


巴拉莱卡大尉 于 2018-5-17 22:31:30 发表了:

不瞎怎么打星际!


tsuyui 于 2018-5-18 00:48:26 发表了:

再来个黄旭西 两人带着国民军中队和明军换家 结果被女将秦良玉所败


蔷薇岛屿 于 2018-5-18 00:54:38 发表了:

这更新时间&


阿帕提欧 于 2018-5-18 10:48:22 发表了:

韩司歌也是大哥孙三峰的分矿!

别忘了孙三峰是个丈育啊


cc5233 于 2018-5-18 11:31:20 发表了:

哈哈哈 虽然不怎么现实不过比较搞笑


表情生动泰瑞尔 于 2018-5-18 14:09:13 发表了:

什么时候来个地雷阵万剑归宗


套头练技术 于 2018-5-20 22:55:36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套头练技术 于 2018-5-20 22:57 编辑

第三节,初露锋芒

“实弹射击训练!跪姿射击准备!装弹!”

孙三峰一边装弹一边想,这小小的白色药包只有手指大,弹头也只比豆子大些,用这米尼步枪发射以后却能百步以外轻轻松松击倒任何人,不管是不是穿着盔甲也照杀不误,听说就算是老虎猛兽也挨不了三枪。手持米尼步枪面对敌人,就好像手拿钢叉捉鱼,只要击中,对方绝无生还可能!

孙三峰昨天被吓个半死,回去以后一宿都在做噩梦,一会儿梦到自己在战壕里,旁边炮弹不停爆炸,一会儿梦到自己变成一颗炮弹,被装进炮膛紧接着轰的一声飞到天空,只看见地面上的士兵或在冲锋,或趴在地上抱头发抖,然后自己旋转着撞向地面炸的四分五裂。被集合号叫醒以后满身大汗,紧张的训练让他迅速忘记噩梦,但恐怖的感觉并没有完全消退。

思绪又一次被教官的号令打断,孙三峰机械的开枪射击,装弹,射击,装弹,射击……

“这小子成绩有进步,不错,韩教官教学果然有一套呀。”

“三排长您可别夸我,这都是从别的教官哪里学来的,训练一下胆量可以让他们对枪声麻木,克服开枪时的恐惧,但是对有些新兵来说,容易造成心理阴影,并不是普遍适用。”

“他身体素质不错,人业比较聪明,因为之前贩鱼会简单算数,给很多新兵讲三点一线、射击抛物线的时候要费半天时间,和他说了一遍就懂,在这批新兵里算比较不错的,好好表现的话以后晋升也不难。”

“三排长,您这么看好他?那不如让他去特务连试试?”

“特务连哪有那么好进,他现在还差的远,而且目前还看不出他有哪一项特别出众,现在一线部队锻炼比较好。”

手里这杆步枪逐渐不在让孙三峰感到害怕了,上次所谓的特训过去已经一周,虽然和老兵的射击水平还有不小差距,但比一起入伍的新兵已经高了一些。想想自己个把月前还只是个普通鱼贩,今天却已经穿上了澳宋的军装,还成了军爷,真是不知道哪里来的福气。自己从小就驾着小船在河里湖里捉鱼,除了撒网捕鱼,孙三峰还喜欢用鱼叉捉鱼,每当练习拼刺的时候就总是想起举着鱼叉等待鱼游过的画面,那根亮闪闪的三尖钢叉用了十几年,不知道现在是不是还在家里墙角靠着,不知道老婆孩子此时此刻在干什么,每月寄回去的军饷倒是够花,门口挂着“拥军光荣”的牌子,自然没人敢去找家人麻烦,但是新兵集训还有三个月,真是难熬。

“孙三峰!”

“到!”

“出列!”

孙三峰的名字终于出现在了射手榜上,可惜未能进入三甲,只是名列第四,按澳宋的说法这个叫殿军。听排长的意思,自己有拿第一名的潜力,还说了一句“要是拿不到,看我怎么收拾你!”

“作为我班的射击标兵,请孙三峰同志给大家讲一下自己的射击技巧心得,大家欢迎!”

啪!啪!啪!在当晚的班级小组会上,班长沙俊秋特意给他举行了个小庆功会,顺便让他讲讲射击经验,帮大家一起提高。

“是!感谢各位战友的帮助,其实大家训练都很刻苦,我这次拿了殿军也说不上有什么特别的技巧,就是两个字‘胆大心细’,一是不要怕枪,枪再响也不会打伤自己,只会打死敌人,第二是要感觉三点一线射击要领,不光要瞄准还要注意自己的呼吸、抖动、风、光线干扰等,要相信自己的枪,相信教官的指导。我之前成绩一直很差,现在有了提高,我相信大家都能比我做的更好!”

啪!啪!啪!“讲得非常棒,我们一定要向孙三峰同志学习呀!”

“今天我们讲一个特殊场景,大家注意听:假设有 10 个伏波军士兵,面对 30 名敌人,敌人手持刀和弓箭从 100 米的距离上以扇形向我方攻击,我们应该怎么打击他们呢?”

“我们应该小范围散开,再逐个歼灭。”

“先集火打倒弓箭手,再慢慢给其他人点名”

“当然是猪突前进,一轮射击完毕后上刺刀,白刃战解决战斗”

“大家说的都有道理,还有没有别的意见?”

“报告教官,我有一些想法”

“孙三峰,你说吧”

“以 10 对 30,虽然是一比三,但是我们有米尼步枪所以优势很大,不管怎么打都能赢。为了减少风险,应该首先观察对方有多少弓箭手,同时所有人原地散开,从左到右分配目标,一般来说应该用 1-2 轮齐射打倒所有弓箭手,但是这样的话如果敌人一直冲锋此时已经到了眼前,这时我们来不及装弹只能上刺刀和敌人肉搏,所以我想,应该分成 AB 两组,交替装弹压制,尽量不让敌人靠近,然后由远及近消灭其余敌人。”

“说的好,不过敌人已经拿着刀枪逼近到十几米的距离,在这种情况下,你们能确保装弹速度和射击准确性吗?”

“这。。。”

“给你们看看这个”

教官从一个木箱子里拿出了一把奇怪的短枪,比米尼步枪短了不少,管子还粗一些,看不出有什么威武的地方。

“这是我们伏波军的新武器,霰弹枪。”

“仙丹枪?”发射仙丹?我滴个乖乖,据传澳宋人天天吃仙丹以求长生不老,还能发射出来杀人?

“这是一种近距离高杀伤性武器,可以一次喷射出百枚弹丸,只要被击中就能立即失去作战能力,而且是半自动射击,一次装弹 5 发,装弹速度还非常快。只要有了他,没有敌人能近身到我们伏波军战士 30 米范围之内。这么说大家可能不明白,咱们到靶场给大家演示一下。”

到了靶场,只见教官拿出一把红色的小管子一个个塞到了枪管里面(其实是塞到供弹管里),然后握着木把一推一拉,卡拉一声。

“大家看好了”

“砰!砰!砰!砰!砰!”几声枪响,中间不用停下装弹,基本上是一口气发射完成,紧接着教官又拿出红色的管形子弹,一分钟不到就装填完成,又是一轮射击,几十米开外的人形靶全都一身窟窿,有一个甚至被打成了一堆碎片!这枪威力比米尼步枪还大啊!

“霰弹枪近距离威力很大,但是散布面积大,射程近,不能狙击远距离敌人。不过只要我们 10 个伏波军战士中有两只霰弹枪,就算十几二十个敌人同时近身,也不用怕,一轮射击就能干掉,是我们的近战王牌!你们这个新兵团将是伏波军第一支大范围装备霰弹枪的部队,今后的射击训练又要辛苦一点了,你们要同时掌握两种武器的射击技术,有没有信心!”

“有!伏波军战无不胜,伏波军战士没有完不成的任务,没有打不倒的敌人!”


tsuyui 于 2018-5-20 23:37:33 发表了:

孙一峰不溜狗改甩枪兵了?


套头练技术 于 2018-5-21 22:03:13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套头练技术 于 2018-5-21 22:07 编辑

第四节,诡异的绿光

“这澳宋人也太有钱了…”

看着地上一堆堆的弹壳,孙三峰咂了一下舌头,上午米尼步枪射击 20 发,下午霰弹枪 20 发,也不知道这一堆子弹要多少银子,这两杆枪用的好钢要是做成一般的农具估计够十户人家用。每天下午训练结束后也不得闲,大家要把运来的竹子劈开绑扎成一尺半的圆圈,再贴上草纸做成靶子,每天运来的竹子就一大车,用掉的草纸无数。这还不算,每日吃喝都远超一般的富裕人家,隔夜饭什么的就没见过,军营里面纪律极严,吃饭不允许浪费,但是每日多做出来的饭菜如有剩下绝对不会留到下一顿。

孙三峰觉得霰弹枪虽然近战无敌,但是不如米尼步枪打的过瘾,这种百步穿杨的感觉真是棒极了,有几次他都想用枪去打点野味,无奈现在既不能出军营,私自开枪更是要关禁闭罚军饷,只能是想想而已,不过越想越手痒,每次在靶场看见飞过的各种鸟就想要是能打下来打个牙祭多好。

这天,轮到孙三峰和同班的罗聚贤站夜岗,营外是黑漆漆的树林,不时传来各种动物的叫声,这些野物白天不敢靠近营区,这乒乒乓乓的各种枪炮声吓得飞禽走兽一般都避而远之,但是到了夜晚,偶尔会有狐狸野狗来营区周边觅食剩菜剩饭,据说偶尔还有狗熊野猪等大兽出没,不过因为营区周围的煤气灯彻夜长明,再凶猛的野兽也不敢靠太近,人畜之间倒也相安无事。

“晚饭真不应该吃太多,现在站这真难受啊,不过今天晚上的海鲜粥真好吃。”

“小贤贤,瞧你那么瘦没想到饭量还挺大,不过这海鲜粥也没啥好吃的,想当年我还没从军的时候每天驾船叉鱼捕虾,什么海味河鲜没见过,倒是这地上的走兽天上的飞禽不常吃。”

“三峰,你捕的那几只鱼虾也舍得自己吃?还不多多卖了换点米面给老婆孩子?”

“唉,鱼虾也不是家家户户都能买来吃的,卖不出去只能自己吃呀,好歹不至于饿肚子。”

“也是也是,不过自从穿了这伏波军的军装,吃喝这种事情真是一天都不用犯愁,顿顿有肉,餐餐白米,没想到这种好事竟让我遇上了。”

“还有更好的事让你遇上了呢,就是认识了孙三峰我!这才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分。”

“遇上你有什么好的,上周你被子没叠好内务检查不合格,还得全班跟你一起跑一万米,信不信哪天晚上大家给你被子浇水。”

“哎呀,怕了怕了,不要再提了。我知道错了,你们就大人不记小人过,饶我一次吧。”

“唉,唉,等会儿,你看远处那绿光是什么?”

“还能是什么,不是狐狸就是野狗。”

“不对,那狐狸野狗眼睛反光是两个圆点,你看这个是一片绿光,什么野狗会是这么大一只眼睛。”

“你还别说,这个野狗眼睛确实不太一样,先别动,看看它是何方神圣,要是有情况我就回去报告连长,你在这继续观察。”

“孙三峰,你要脸吗,你咋不留这观察让我回去报告,别想脚底抹油,真有妖魔鬼怪你也跑不了。”

“你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米尼步枪在手就算有妖魔鬼怪还不是一枪放倒,这是给你立功的机会,还不谢谢我。”

“说不过你,别走神,看看这到底什么东西。”

二人只看见百步之外一团淡淡的绿光,开始一动不动,过了一会儿突然升了起来,又向旁边移动了十几步远。

这肯定不是野狗,但是说不准是什么东西,孙三峰想想军事理论里也没提到过什么兵器会发绿光。

“你说咋办?”

“要不然还是先回去报告连长吧。”

“小贤贤,你别想溜,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

“那怎么办,难不成还真的干他一枪不成?”

“那就干他一枪,要是打不死就往营里跑,咱俩一起开枪,谁怂谁是儿子。”

“好,就这么定了,要是打了探子立功得赏,我让连长先报你名字。”“那是必须的,我就说认识我孙三峰是你的福气,这次立功是立定了”

站岗的士兵一般只配三发子弹,这个距离开枪如果一枪不能放倒,也很难有再装填的时间,二人一合计,还是一起开枪把握最大,提前把煤油灯摘下,随时准备跑路。至于胡乱开枪会不会挨处分倒是没有多想,之前有站夜岗的士兵把附近农民走丢的牛当敌人的探子打了一枪,也是部队出面赔偿的。

只见这团绿光又挪动了十几步远,时不我待,二人决定开枪。

“啪!啪!”两声枪响,整个营区的灯都亮了……

“tmd,居然敢对元老开枪,你们两个活腻歪了吧,等候处置吧。”大铁门咣当一声关上,留下孙罗二人煞白的脸面面相觑。

话说孙三峰和罗聚贤在开枪后就和赶来询问的长官说明了情况,等大队人马拿着灯笼火把赶到现场搜索,只见一个穿着迷彩服的人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头上还戴着一个怪异的黑眼罩。

“站起来!”

只见这人颤巍巍站起身来,一边说道“自己人,我要见你们首长。”一边拿出了一个金牌,上面有元老院的印记,居然是一个元老。

席亚洲同志本来是到杭州检查工作的,后来又到了嘉兴,到了嘉兴城内游玩了两日觉得无聊,就到山里去找野味打牙祭,听说当地有种昼伏夜出的小山猪非常美味,只是机灵狡猾不好捕捉,席胖子觉得这倒不是难事,找人寻来了几个捕兽夹,带着夜视仪就上山了。经猎人指点放置好了捕兽夹就到了傍晚,期间还捕到了一只不小的野狗,几人就地生火烤着吃了,然后就让警卫和猎户都下山,这种一个人征服自然的乐趣真是奇妙啊,席胖子一边想着一边在一块山石上面歇息,只待月亮升到半空,就去检查那些捕兽夹。

穿越时带来的夜视器材很多已经不能使用,手头这个虽然还能用,但是眼罩破损,带着不舒服。一连检查了三个捕兽夹都没收货,顿时有点泄气,正在往下一个捕兽夹走去时子弹飞过的啸鸣声和枪声一起传到了耳边。顿时趴倒在地上不敢动身,坏了,离营区太近被当成探子了,只好趴低身子慢慢往远处爬,生怕被再补两枪,还没爬出多远就被伏波军“擒获”了。好在及时亮明了身份没挨揍。


银灰冰霜 于 2018-5-22 01:16:45 发表了:

席胖子此次落下病根,以后怕不是要闻火柴,最后坐着三叉戟去蒙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