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天军的建立 1-29夜晚更新

北朝旧贴 | 一坛蒸馏水 | 8/15/2020 | 共 8714 字 | 编辑本页

一坛蒸馏水 于 2018-1-24 20:32:52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一坛蒸馏水 于 2018-1-29 20:56 编辑 本文是报告文学。不是元老的 yy 小说。由李长川元老、苏三元老口述,常誓中元老整理而成,目前藏于大图书馆中央阁。等线大字为正文,楷体小字为注文。本文时间线和人设参考了大量其他同人,但是由于当时没有笔记所以纯粹依靠记忆来写。如有冒犯,还请包涵。如有错讹,也请包涵。第一节帝国前一年(1650 年,圣历二十三年)。北京西北郊的官道。李长川在马上望着无际的田野,叹了口气。随后策马向南驰去。收获的时分已经来了。李长川看到几个农人手拿镰刀从远处的小路经过。一阵风吹过,掀起层层麦浪。李长川这次来北京,主要是瞻仰古都风貌,顺便看看自己当年上学的地方几百年前什么样。按照李长川的想法,这儿将作为北京航天大学的校址。农人的土地,将由元老院出钱赎买。去年发生的吴三桂进京事件导致北京大为残破,同时最终促成了明帝逊位。伏波军紧急从山东的兵站调兵沿大运河前来“维和”,事后又通过海运从山东和江南运来三个团对京津实行了军事管制。伏波军的到来终结了关宁军的烧掠。总算吴三桂对澳宋的“人道主义”有所耳闻,特意约束部下不得放火和杀人。市民财产损失不小,但是丧命者不超过百人。根据后来吴三桂在南京审判时的供述,关宁军在北京的抢掠是有组织的。因为关宁军常年在抗击清军的第一线,而山海关一带经过多年的战乱,除了戍所和屯田,几乎成了一片白地。明廷把希望寄托在孙元化在南直编练的新军以及蒋钥在天津编练的新禁军身上,对关宁军缺乏粮饷军器的窘境多年未有改善。澳宋在控制江南大部和长江沿线后停止了北上西进的步伐,但是通电全国,未来审判战犯时将对“犯下反人类罪行”的人坚决施予绞刑。是故吴三桂到北京时既故意纵容了士兵的抢掠,也对士兵的杀人放火进行了约束。这使他受审时逃过一死,最终被判处了二十年有期徒刑,在济州岛战犯管理所与多尔衮等人一起服刑。元老院对于北京事变毫无准备。所谓元老院策动北京事变的说法是阴谋论,是站不住脚的。经过几番努力,伏波军赶在冬天到来之前彻底控制住了京津一带。元老院在研究后,认为目前局势很不稳定。关宁军和新军暂时被伏波军压制,但也可以说伏波军被他们牵制住。假如此时清军叩关,局势如何发展谁也不敢保证。因此元老院紧急与明廷谈判,干脆一举迫使崇祯逊位。明帝在与冷凝云进行了一轮谈判后就同意了逊位。事实上,据说冷凝云当时在谈判桌上对崇祯的全权代表,总理衙门大臣齐国公黄石仅说了一句话:“公此次见我,但有允与不允两句话而已。”次日黄石便签订了《明皇室优待条件》。同日崇祯公布了《明帝逊位诏书》。《明皇室优待条件》如下:1)崇祯帝的皇帝尊号仍存不废,澳宋待以各外国君主之礼;2)明帝岁用流通券 400 万元由元老院拨发;3)明帝生年居于紫禁城,侍卫人等照常留用。4)明帝宗庙陵寝永远奉祀,元老院酌设卫兵保护;5)宫内各执事人员可照常留用,惟不得再招阉人;6)明帝私产由元老院特别保护;7)新军整编后归入伏波军序列,各地明军由元老院妥善安排。愿从军者需经重新训练考核,其余发予川资遣散;8)明帝宾天后皇室不再享有优待,且需迁出紫禁城。紫禁城将改为故宫博物院。由于明帝已经逊位,“建国”被正式提上了元老院议会的议程。经过讨论,决定在今年夏初召开第六次穿越者大会。澳宋的疆域日益广大,元老也日渐分散。可以想见,这次大会将会是五百初代元老最后齐聚的一次大会,它将最终确定穿越政权的万世基业。大会最终确定国号为“中华帝国”。这纯粹是为了满足部分元老的喜好,因为帝国没有皇帝,有的只是主席。大会最终确定于次年的元旦举行开国大典,采用帝国纪年。大会最终确定正规军的伏波军、华南军、华北军及白马队、拔刀队各部整编为帝国武装力量,同时建立陆军和海军指挥机构。国民军作为民兵组织保持现有组织不变。整合现有各种内卫部队,归政治保卫局统一指挥。也就是在这次大会上,李长川提出了建立南京天军学院和北京航天大学的提案,并获得了通过。第二节李长川是旧时空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的国防生飞行员,毕业后于北京军区空军某旅服役。他在回家探亲的时候看到了文德嗣的帖子。思前想后,他故意犯了个不大不小的错误,成功被部队开除却又没受到其他的惩罚。紧接着他怀着对父母的无限愧疚,踏上了南下的火车。开飞机,在新时空可以说是比 IT 还要无用的屠龙之技。崔汉唐在鼓捣飞艇的时候,李长川心思也活络了一下。很快李长川便发现当时发展空军没有必要,又默默地在芳草地上他的课了。崔汉唐也就热火了一阵,随着两广攻略的进行,他迅速地把精力投入到了当他的新(道)教教主上了。对于 BBS 上飞机党和飞艇党的口舌之争,他一样没有参与。四个月前,临高,百仞城内,第六次穿越者大会某分会场。“北京事变客观上暴露了伏波军机动能力不足的弱点。幸好我们在山东德州设有兵站,事发后紧急向天津卫集结,紧跟着吴三桂进了城。北京离海又近,我们又从江南海运了三个团,这才阻止了事态的进一步扩大。以后我们还要去四川,去新疆。如果可能,还要去巴西,去加拿大。到时候,我们可未必有这么好的水运条件。敌人封锁一道山口,摧毁一座桥梁,都能给我们造成不小的麻烦。因此我提议开始筹备天军。”李长川作为一个酱油元老,长期在芳草地和大图书馆供职。其间,他曾试图说服教材编写组和真理办公室采用修订过的专有名词。譬如,磁感应强度 B 改称磁场强度,而磁场强度 H 改成磁感应强度。在李长川看来,原来二者名称的错位根本就是由于早年安培在研究电磁学的时候错误地使用了磁荷观点的缘故,旧时空的教科书笼统地说是“历史原因”。现在元老院当然要建立一个更加融洽的体系。可是此举遭到了不少人的反对,最后不了了之,芳草地的课本也就继续有那么一句“历史原因”。航空航天,从语义上说同样是空天倒置。当年采用“航天”的说法,纯粹是为了拍太祖马屁,从“巡天遥看一千河”一句中摘出来的。现在没了太祖,自然也要恢复“天”的本来地位。天者,大气层以内也。空者,太空也。这次倒没人反对了。自从崔汉唐以后大家不提空军、航空已经有十年了,改称也不碍他们什么事。“旧时空的空军,战略目标是夺取和保证制空权。因此,空军的经费主要用于空战的力量,也就是战斗机、导弹和雷达。现在全球的蓝天都是我们的,谈不上什么制空不制空。因此新时空的天军,战略目标在于压制敌人的地面部队以及投送我们的地面部队。因此,我的提议是建立一支以多炮塔装甲飞艇为主要装备,包括航天兵和伞兵两大兵种的部队。”说到这里,李长川注意到旁听的马千瞩眼中精光一闪。开国大典的次日,帝国武装力量举行了极为隆重的授勋仪式。陆军自席亚洲,海军自陈海阳等统统成了将军。一时间金星闪闪,加上笔挺的新式军服和锃亮的马靴,简直要晃瞎人眼。值得一提的是,陆军没有元帅,海军唯一的元帅军衔追授给了去世的明秋元老。老爷子穿越后于海军服役十年,退休后带着十个孙子孙女享受了十年的天伦之乐。而李长川是一周后看《每周动态》才知道的这些。他已经从北京旅游回来,正在南京勘察地形,选择校址和操办招生事宜了。年前他已被任命为天军大校。事实上,整个天军只有他一个人。他是真正的光杆司令。就连他的警卫连都是属于政治保卫局下属的卫队序列的。按照他的想法,北京航天大学将在工业口完成北方工业的初步规划和建设之后再成立,此时他需要先一步操办南京天军学院。第三节赖特看到大学志愿表上“南京天军学院”时,感到一阵兴奋。同学们议论纷纷,因为志愿表三年来都没有变过,一直是“太白大学”“国立中央大学”“广州大学”“杭州大学”“海军士官学校”“陆军大学”以及四年前新设立的“文德嗣大学”七所。他猜想这大学一定是跟项天鹰有次上物理课跟他们提过的飞机有关,可是也拿不准。好在他的校长,项天鹰,是位元老,可以给他们解释。说来奇怪,现在除了芳草地,连七所大学的校长都不一定总是元老。这所小小的高雄中学(前身是高雄高小)却同时拥有项天鹰和金晓宇两位元老。不过听说台湾很快也会有自己的大学,那时他们二位大概会做大学校长,就好像十年前他们从高小校长变成中学校长一样。未完待续。


轻舟 于 2018-1-24 20:52:30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轻舟 于 2018-1-24 21:53 编辑

各种内卫部队……


liahaobyuc 于 2018-1-24 21:01:34 发表了:

北航校友路过,记得要让北航多招妹子


xq77109 于 2018-1-24 21:18:05 发表了:

真 清帝退位诏书啊,以后崇祯跑到哪里当伪吴王么,最后事败逃跑被抓回来,改造多年后供职于首都植物园?


一坛蒸馏水 于 2018-1-24 21:27:54 发表了:

轻舟 发表于 2018-1-24 20:52 国民军归政保局……真成内务部了……

并没有。国民军组织不变。是内卫部队统一划归蒸包局。


sybdya 于 2018-1-24 21:29:06 发表了:

赞美更新


轻舟 于 2018-1-24 21:52:15 发表了:

一坛蒸馏水 发表于 2018-1-24 21:27

并没有。国民军组织不变。是内卫部队统一划归蒸包局。

。看成,了……


以一敌七 于 2018-1-25 09:40:30 发表了:

其实我觉得吧,北京事件扩大就扩大了,对髡宋有啥大影响么?拿来做根据有点勉强,有铁路和远洋轮船就足够征服世界的了。


铜第周 于 2018-1-25 10:41:25 发表了:

.催更


浪不静 于 2018-1-25 11:54:42 发表了:

这种院校要防止今后拉帮结派!


一坛蒸馏水 于 2018-1-27 11:13:2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一坛蒸馏水 于 2018-1-27 12:26 编辑 项天鹰此刻正在他的独立办公室里津津有味地看着一份《元年南京天军学院招生章程》。看完后,他把他那真是秘书的秘书叫来,说:“你给各毕业班送去两份招生章程。告诉有意报考的同学,上面说得很详细,实在看不懂再来问我。”赖特跟几个同学协商后,第三天晚上拿了章程回家给父母看。赖特上高小的时候,曾有一节物理演示实验课,有个装置是演示飞机机翼上下气压不同的。可是学生们都没见过飞机,惟有赖特听了老师的描述后(虽然老师也是在芳草地上师范班的时候听元老讲的)对飞天产生了无限的向往。后来在历史书的角落赖特看到是澳洲的赖特兄弟发明的飞机,一直想要上天的他在考上中学的时候把自己的名字改为赖特,以明己志。赖特已经看过了章程,想来此次不过是例行公事,父母一向尊重自己的意愿。赖父看过章程,竟一眼不发。半响,赖父点起一根南海雪茄,跟赖特说:“这章程上的各项条件,我们都符合。可是,我儿你有没有想过其中的危险?”“为帝国捐躯嘛!去当兵不都有这个可能?”“有些事你不知道,”赖父缓缓地摇了摇头“你爸我来台湾之前,是临高化工厂的工人。十五年前作为技术骨干来的台湾,现在做到了这个高雄化工厂的副厂长。那个时候,临高的工厂安全事故太多了,每周都有死人。我们厂每年都有三个死亡指标。你们年轻人不知道这些。有一年,有个崔元老也是做这个什么飞艇,很多人都看,你爸我正好休假,便也去看。听人说第一次第二次还好,我去正好赶上第三次飞艇出了事故,跌死了他的两个道生。啧啧,都是十五六岁眉清目秀的小子。后来又有个海元老也搞了几次,然后就没了动静。我不是怕你死,干革命哪有不死人的呢?何况我知道这是你从小的志向,我虽是当爹的,却也不好拦你。我是怕你不明不白地做了元老院技术漏洞和管理漏洞的冤死鬼!”这一夜,赖特在床上辗转不能成寐。第二天,他依然报名参加了天军学院。最后,赖特以最后一名的成绩成为了天军学院第一批一百二十名学生之一。他的同学中有一半是女同学。赖特应该感谢帝国的及时成立。D 日后二十三年,明廷最后垮台,元老院成为天下正统,也终于开始放松了政治审查制度。像赖特这样与“反革命分子”赖大有亲缘关系的(赖父是赖大的堂弟),原本是不可能进入这样一所涉及帝国最新技术和军事机密的高等军事院校的。两年后,赖父也终于升迁到了厂长的职务。此前两次竞争中,赖父都因为政治审查而败于跟他半斤八两的对手。夏末,赖特怀揣学院的录取通知书,乘上中远集团(前身是大波航运公司)客轮的头等舱,从高雄出发去了上海。第四节不是每个人都有赖特那么好的家庭条件。赖特知道军校的作息,特意早起散步。在甲板闲逛时,无意间看到了去往杭州大学的同学左臣惠。左臣惠是报考了化工系的。她的父母都是高雄东面的屏东县的本地人,是农场的工人。屏东相对而言处于内陆,不如高雄发达。左父、左母每月靠工分生活,还要供养三个子女,生活不过在温饱线上,逢年过节能吃肉,每周吃鱼打打牙祭而已。艰苦的生活使得左臣惠一直渴望改变自己的命运。而对于来自农村,又没有关系可找的她,只好坚信帝国每个学生入学都要牢记的训言:知识就是力量。她每月回家一次,坐二十公里火车后再借亲戚的自行车骑二十里路回农场的家中,平时假期不是复习功课就是打点零工补贴家用。事实上,左臣惠比赖特要大一岁,因为她复读了一年。复读这种事本来在人力资源紧缺的帝国是不允许的,不过近几年随着大量留学生的入学和“婴儿潮”的第一批学徒涌入工厂,政策有所松动,只一年的话相关部门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两人谈了自己将来的打算。赖特当然是做着驰骋帝国天疆的英雄梦,建功立业封侯。当然现在不兴封侯,但是赖特做梦也想弄一枚亮闪闪的勋章挂在胸前。“我呀,我这种工科毕业的肯定是要分配的。最好是能分配到临高或者广州,不行的话留杭州或者回高雄也行。其实我本来是报考的财经系的,去化工系是调剂的。不过我总是跳出农门了。现在我们都不在工厂工作了,而是搞研究。我们中学实践活动的时候在高雄科学研究所见过,穿着白大褂,摇摇锥形瓶,似乎也还好”。远处,一轮喷薄的红日从深蓝色的海面上升起,将天边上下染得辉煌。两个帝国新生一代的年轻人不约而同地闭上了嘴巴,欣赏这一壮丽的景象。多年后,当左臣惠在德嗣大学访学时,正好逢上建校二十周年,文德嗣在给学生讲话。“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此时,她将回想起那个遥远的清晨,那个朝气蓬勃的年代。两天后,轮船抵达了上海。两人一同吃了午饭后在上海分手。左臣惠踏上了去往杭州的火车,而赖特将换乘一艘小些的轮船,溯长江而上去往南京。未完待续。


cqduoluo 于 2018-1-27 19:52:33 发表了:

看到帝国就出戏,没有皇帝哪来的帝国。


qarc 于 2018-1-27 22:08:05 发表了:

中远……估计广大上青天得换了


一坛蒸馏水 于 2018-1-28 08:45:33 发表了:

cqduoluo 发表于 2018-1-27 19:52 看到帝国就出戏,没有皇帝哪来的帝国。

有元老愿意就可以。假如大部分元老愿意的话,叫地球村、天龙国、神仙镇、天使之都、天庭、阴曹地府、大唐官府都行,虽然没有网络、没有天龙人,元老们不是神仙、不是天使。假如你我都是元老,你会为了这个跟我争执吗?你们这些人呀,以为非得有君主才能叫帝国,殊不知我们要叫帝国纯粹是为了叫起来爽,不在乎有没有君主。今天的朝鲜没有民主,只要统治者愿意,不一样民主主义共和国、民主主义共和国叫的震天响么。我看帝国派不少,六次大会在元老院和人民派、共和国派中胜出并非不可能。做点交易也是可以的嘛。


枪战南京孔二姐 于 2018-1-28 13:54:45 发表了:

航空航天,从语义上说同样是空天倒置。当年采用“航天”的说法,纯粹是为了拍太祖马屁,从“巡天遥看一千河”一句中摘出来的。现在没了太祖,自然也要恢复“天”的本来地位。天者,大气层以内也。空者,太空也。

---------

这啥?求科普。我印象里民国那会儿无论中日都有航空这个词儿而了

什么航空母舰之类额。


枪战南京孔二姐 于 2018-1-28 13:59:40 发表了:

兹拟以最低限度,请添造驱逐舰四艘,约须 1200 万元;潜水艇二艘,约须 600 万元;巡洋舰三艘,约须 3000 万元;航空母舰一艘,约须 2000 万元


lxr 于 2018-1-28 18:00:57 发表了:

航空航天一定要正名,帝国则不必,自我叫着爽就行。


一坛蒸馏水 于 2018-1-28 21:35:56 发表了:

枪战南京孔二姐 发表于 2018-1-28 13:54

航空航天,从语义上说同样是空天倒置。当年采用“航天”的说法,纯粹是为了拍太祖马屁,从“巡天遥看一千河 ...

是的,航空这个词早就有了,但是航天这个词是根据太祖那句诗造的。


lxr 于 2018-1-28 21:58:29 发表了:

那么让你造一个词代替现在的“航天”,你会造出什么来?


没事乱溜达 于 2018-1-29 01:49:58 发表了:

这些话文总真说的口么。下次聚会,请文总发言,按照正文说,肯定很有意思


深潜者 于 2018-1-29 11:40:21 发表了:

lxr 发表于 2018-1-28 21:58 那么让你造一个词代替现在的“航天”,你会造出什么来?

航太,航宇


lxr 于 2018-1-29 11:57:30 发表了:

到现在人造物还航不出太阳系,叫航宇是不是大了点。

航太和航母有得一比。


一坛蒸馏水 于 2018-1-29 20:54:13 发表了:

李长川在筹办南京天军学院的时候,选址基本没费什么事,就选在旧时空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明故宫校区原址。旧时空的南航是一座具有航空航天民航特色、以理工类为主的综合性大学,不过本时空的天军学院却是一所军事院校。

在明帝逊位前,元老院与明廷基本上是划长江而治,南京是明廷在江南仅存的孤岛。保留南京地区有几方面的考虑,一是保护历史遗迹,二是避免刺激北京,三是保留一个窗口。事实上,在帝国前五年到帝国元年通过南京到达解放区的伪明人民每年都要数以十万计。

南京解放后,李长川趁着南京进行广州式的大拆大改大建时,划出了明故宫校区作为教学区,又划出了旧时空将军路校区作为训练区。

第五节

帝国二年,仲春。

南京和平解放前,由于不正常的大量人口流动以及非法的走私活动,南京笼罩在一种病态的繁荣中。解放后元老院对南京的旧城改造和新城扩建的初步完成,南京的气象为之一新。不过为了照顾某些元老的喜好,新市长对十里秦淮仅作了有限的整改,包括取缔非法买卖人口、消除消防隐患等。

李长川和苏三下午在夫子庙游逛。苏三是作为工业口第二批北派元老去部署北方工业的,顺路来此拜访友人兼游玩六朝古都。李长川自从去年春天就一直忙于建设南京天军学院,竟也是第一次来这金粉之地。

苏三元老旧时空是北航飞行器设计的研究生,在读本科时因为社团活动结识了李长川,不过也就是每年见几次的一般朋友而已。不过两人在穿越的基地到穿越初,从他乡遇故知的惊喜一路发展到了极好的朋友。他的专业不像李长川那么屠龙,后来迅速转型成功,到了工业口,具体负责机械制造。这次北上,他已经是工业口的一员大将了。

“我在旧时空跟团来过南京,还在夫子庙吃过鸭血粉丝。”两人随意吃了点小吃,便往秦淮河去了。

早是夕阳西下,河上妆成一抹胭脂的薄媚。杨枝绿影下,华灯璀璨的画舫来往,播下数缕轻柔的歌声,和着微漾的清香,托着夜的风华。真个是梨花似雪草如烟,春在秦淮两岸边。一带妆楼临水盖,家家粉影照婵娟。便有船娘问要不要点曲。两位元老并没有这种雅兴,便吩咐卫士只管要船娘划船,不要打扰。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我看这秦淮河,比我去年经过时还要热闹一些。”

苏三元老并没有接过话头,而是说:“新成立的环保部跟我们工业部一开始就不对付。特别是那个戴谐,狠狠地批了林业部的吴旷明一顿,还逼人家写检讨,弄得吴部长愤而辞职,正打算申请筹建林业大学做校长呢。这个时空的东北恐怕会有很多保护区,北大荒在我们这代人是不会变成北大仓了。北方工业应该只集中在环渤海和几个平原。你对我此次北上,有什么建议没有?”

李长川想起了吴旷明。他是很佩服这个豪爽的汉子的。登陆初,这个木材组的组长可是被执委会称为“一个人干了一个小组定量”的劳动英雄。李长川那时候在他手底下一起伐木,跟这个大哥很是合得来。不由得叹了口气。

“没啥建议。不过北天的事你可要挂在心上。”

“你跟我讲讲,你到底是怎么打算的?听说你是飞艇党?”

“这个么,我是有这个意向的。早年飞机党飞艇党之争不了了之,元老中间有个半开玩笑的说法,叫‘陆军、海军联合决定元老院不需要空军。’我现在成立这个天军,得尽量整合资源。对外,一是有些元老想上天,二是这飞艇自带一半蒸汽朋克的基因。督公对于我的项目是很支持的。不过正如我在六大上讲的,这个时空,在可预见的将来,天军主要是作为一种辅助性的力量,用于侦察、有限的火力压制和制造恐惧、运送兵员。一艘大飞艇的火力,按照几年内的的技术水平也就相当于两门山炮加几挺机枪,基洛夫那种东西不可能的,载弹量有限制。所以姿态我是放得很低的,不跟陆海军对抗。对内,我希望天军的人先枪口一致对外,把天军学院和航天工业建起来先。因此我一直没公开表明倾向,就是为了避免分裂。今年秋天到了第二学年,那时我再具体安排飞机飞艇的事宜。”

第六节

帝国二年,秋天。

赖特与新生们一起集合在学校的会堂,举行新学年的开学典礼。

未完待续。


www2265066 于 2018-1-30 08:14:41 发表了:

共产党也没优待溥仪啊,先关起来思想教育然后放出来给生活费了事。


ぱるる大好き! 于 2018-1-30 08:21:46 发表了:

一坛蒸馏水 发表于 2018-1-28 21:35

是的,航空这个词早就有了,但是航天这个词是根据太祖那句诗造的。

但是约定俗成的是最好不要随便改。还有伏波军的航空兵力应当从侦察连络任务开始,现在的技术实力造不了大飞机,还是先造侦察机连络机以及炮兵观测气球。飞艇这种东西收天候影响较大,最好等气候观测系统和搜救能力成一定之规模后应用。


wizardtong 于 2018-2-9 15:32:42 发表了:

来自兄弟院校西工大的问候~~~


死翼千歌 于 2018-2-9 16:06:49 发表了:

这科技飙的这么快? 都开始搞飞机了? 陆军把坦克搞出来我还觉得靠谱点


一坛蒸馏水 于 2018-2-9 17:51:23 发表了:

死翼千歌 发表于 2018-2-9 16:06

这科技飙的这么快? 都开始搞飞机了? 陆军把坦克搞出来我还觉得靠谱点

文中哪里说搞飞机了。。。这篇文章里从来没说。事实上我下一步打算写李长川试制小飞艇,飞机这种东西续航能力差,载重小,唯一的好处是速度快,可是在新时空用处不大。不过莱特兄弟做的那种飞机,到了穿越后二十年完全有能力造出来,科技飚的一点都不快。


持简 于 2018-2-11 21:49:09 发表了:

一坛蒸馏水 发表于 2018-2-9 17:51

文中哪里说搞飞机了。。。这篇文章里从来没说。事实上我下一步打算写李长川试制小飞艇,飞机这种东西续航 ...

飞艇其实挺鸡肋的。对于装 x 或是特战快速响应,飞机甚至直升机的速度都使其注定优于飞艇。而考虑成本的大宗运输,水路和陆路又明显划算。

哪怕在原时空,飞艇也几乎沦为“元老”们的玩物了。

飞艇唯一的优势,就是入门门槛貌似比飞机低一些——但是元老们带着那么多旧时空设计,上手飞机难度已经小了太多。

无论是澳宋版国防科大、波音,还是澳宋的 NACA,最终都绕不开一个完整的飞行器研发测试中心,该有的先期投入一个都逃不掉。飞艇这个弯路个人建议不要陷得太深。

另外 lz 的“天军”称谓。。。是不是“空气”也要改称“天气”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