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神灯计划(一)【仪表、检验】星星之火(完)

北朝旧贴 | 晚到的约瑟 | 8/15/2020 | 共 11890 字 | 编辑本页

晚到的约瑟 于 2018-1-3 22:33:52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晚到的约瑟 于 2018-8-16 09:30 编辑

前贴   【同人】仪表车间     并入本同人【同人】神灯计划(一)【仪表、检验】星星之火http://bbs.northdy.com/forum.php ... 3296&fromuid=110056为方便大家阅读,新出场人物介绍如下:

石出由 男元老 有旧时空化工、钢铁、设计院的工作经验,神灯计划主要参与者

许芹    女元老 旧时空 “精密机械仪器专业”的应届毕业研究生,石出由的徒弟,主要负责化工仪表和实验室工作

郭靖    男归化民     化工工人,神灯计划中一名光荣的建设者

其他出场人物均与正文人物和人设相同【同人】神灯计划(二)【石油】点亮神灯http://bbs.northdy.com/forum.php ... 3303&fromuid=110056【同人】神灯计划(三)【电炉、不锈钢】许愿神灯http://bbs.northdy.com/forum.php ... 9873&fromuid=110056【同人】神灯计划 (番外篇一)【风俗向】那年花开http://bbs.northdy.com/forum.php ... 7321&fromuid=110056


晚到的约瑟 于 2018-1-3 22:34:10 发表了:

1 楼占位


晚到的约瑟 于 2018-1-3 22:38:2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晚到的约瑟 于 2018-1-3 23:02 编辑 仪表车间       季思退今天到仪表车间本不在他的工作计划内,而是负责这里的元老石出由“传唤”他。是的,“传唤”他。石出由——人送绰号“石三”。虽然季思退是化工口的负责人,但这位石元老与他的工作沟通总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传唤。石元老主动向他这个领导汇报工作的待遇,季思退是一次也没享受过。好在季思退知道大部分技术直宅们都是这毛病,而且在本时空,石三的“病情”有加重的情况。老季平时也就没多计较,一叫就到——连文总都被石三“传唤”过,他还计较什么?       季思退在仪表车间实验室没遇见石三,这里只有他徒弟带着几个归化民。他的徒弟许芹是个稀有动物——女元老!许芹又戴着厚重的黑框眼镜,长的差强人意,人又内向老实,再加穿越以来一直就被元老院榨取着剩余价值每天工厂宿舍两点一线,所以即使是备受瞩目的女元老,除了博铺化工区的元老,认识她的人也不多。许芹见季思退来找师傅,告诉他师傅下车间了。       许芹在实验室负责测量设备的调试。现在仪表车间从产品,除了结构比较简单的如液位仪,其他较精密的仪表如气压计、温度计都要在这里校准。这工作听上去不难,可受惠于旧时空脱离实操的大学教育,这位正牌大学的 “精密机械仪器专业”的应届毕业研究生,在本时空基本就是废柴!难得她一个女生,对本专业还十分热情,被石元老“招聘”后,跟着师傅认真下了番功夫。不过她师傅的脾气不太好,待人冷冰冰的还爱呛人。      “你在学校这么多年都读了什么书了,温度测量设备,压力测量仪器的校验标定是常识吧……以补偿式微压计为起点,将精度逐步传递下去……”       许芹作为刚踏上工作岗位的新人,没少挨石元老的白眼和冷嘲热讽,呵斥式的训导更是家常便饭。       其实,用在穿越众们那些幼稚的低压蒸汽机上的气压计原理并不复杂,现在仪表厂生产的弹簧管式压力表是蒸汽锅炉上使用最普遍的压力仪表,由接头、垫圈、度盘、指针、弹簧管、传动机构、连杆、小齿轮、中心轴和表壳等元件组成。       当被测介质的压力作用于弹簧管的内壁时,弹簧管截面就有膨胀成圆形的趋势,从而由弹簧管底端开始逐渐向外伸张,使弹簧管上端(自由端)向外移动,带动扇形齿轮和小齿轮转动,使指针顺时针转至一个角度。指针停留在该角度上所示的值,就是所测介质的压力值。介质压力越大,指针的偏转角度也就越大。相反,压力逐步降低,蒸气发生器弹簧管就会相应慢慢恢复原状。当锅炉压力消失后,弹簧管恢复到原来开关,指针也就回到起始点。       由于现在各零件手工加工较多,所以每个仪表厂新生成的仪表都需要和旧时空带来的精确仪表校准后才刻上它自己的刻度,经过不断的实践,现在表盘刻度已经可以到毫米级了。       不过毫米本身就是一个很小的单位了,更加需要精细矫正了……哪怕是画和玻璃管轴垂直的等距线,这玩意也是需要熟练工人的。大规模使用的弹簧式压力表,都需要精度传递的,都需要严格标定……许芹知道这是最起码的敬业精神和安全保障……她也知道自己什么都不会,但她有细心也有耐心……       但是,随着临高工业化的进展,等待要校准的仪表越来越多,许芹开始忙不过来,师傅还要求仪表厂的仪表使用半年以上必须校验一次,这就更加大了许芹的工作量。好在石元老是个“面子很大”的元老。不久,他就要到了芳草地几个紧俏的毕业生,让许芹也带起了徒弟。       季思退对许芹的工作还是很认可的,最近那些越来与靠谱的仪表和锅炉事故减少的势头,总算对季思退那颗操劳的心有一丝安慰。       一个身材瘦长,头发略显凌乱的男人推门进来。     “啊!老季,来啦。”看见季思退在,他打了个招呼,走到桌前放下了手里拿的两个拨浪鼓状的铁玩意。     “这是……”季思退好奇的凑上前。     “这是仪表厂的新产品——双金属温度计,可以测量锅炉、各种压力容器内液体蒸汽和气体温度,测量范围-80℃-+500℃”石出由不无得意的说。      双金属的工作原理工作季思退是知道的,就是利用两种不同金属在温度改变时膨胀程度不同,当温度发生变化时,感温器件的自由端随之发生转动,带动细轴上的指针产生角度变化,在标度盘上指示对应的温度。可季思退手里摆弄手里连油漆都没有的铁“拨浪鼓”,一个铁圆盘,镶着根铁指针,罩上玻璃罩。季思退心里还是不由道,“就是粗糙了点。”不过嘴上不能挫伤石元老的积极性,应声道:“挺好挺好。”       感觉对方有点敷衍,石出由以为季思退担心土造仪表的精度,赶紧补充“现在还没校准,出厂前也让许芹校准一下,精度达到 1%没问题。”     “金属片用的是什么材料?是合金吧?”     “不用,低碳钢和铜就可以,当然,用铝替代铜,敏感度能更高。”     “密封性呢?”显然季思退还是有些不放心“嗯,螺纹卡口,6Mpa 以内没问题,除了你带的那套逆天的高压合成氨 30Mpa,还上不了,现在临高自产的低压蒸汽锅炉和化工口用的各类压力容器,包括“神灯计划”的设备都没问题。……对了,“神灯计划”中我需要定制的那些干馏罐、馏分罐都造好了吗?我找你来主要是要和你核对一下“神灯计划”各方面的进度。”       听到这里,季思退气不打一处来!“你个石三”虽然心里暗骂,季思退涵养还在,嘴上故作平静地说:“老石,“神灯计划”不仅是化工口,还涉及到机械、工程、运输、矿山各方面的工作,并不是简单你我两句话就能协调的,这需要政务院……至少是企划院来牵头……”       “我知道了,你说的不就是要开会么!整天开会,活都不用干了!”       “这是工作方式问题,你把我叫过来,我的时间就不是时间了?” 面对这样一个自我为中心的宅元老,季思退的怒火快要冲破理智的牢笼了。       “我知道了,大家都很忙!干馏罐和馏分罐都铸造好了吗?”“……”季思退一时气结。眼看着和他说不清楚,深吸一口气道:“这些罐体太大了,最大的要 20t,展无涯说不易一次铸造成型,分几部分铸好,然后铆接组装,这样单个零件体积重量都能小很多,运输和安装也会方便很多。”       “都铸造好了吗?”       “老石,你怎么还不明白,这么大的工作量,不是我们两说造就造的,这要中央政务院正式批准启动“神灯计划”,企划院下达生产计划才行。你也想机械总厂早点开工吧?我已经正式申请启动“神灯计划”了。明天政务院有专题讨论表决会,你正好也一道去帮站台吆喝吧!”       “又开会!当初文德嗣、王洛宾不是说好的么,还讨论毛?我看这启动会就是个形式,我就不去了,有你就行。我这里的进度我可以和你说说……咱现在的阀门还有不少问题……”石出由又牵扯出了一个老问题。       “怎么还有问题啊?” 季思退有点吃惊“是不是密封的问题?王洛宾不是给出最后的结论了么?老石啊,我劝你也别太钻牛角尖了。”       “不是这个,是分流阀。机械厂第一次给的样品根本不能用,我退给展无涯了,好不容易前天等来了他们修改后的,发现做工还是太粗糙,我装在试验的管线系统上试验过了,他们造的所谓的“比例流量分流阀”精度也太差了,而且能调节的档位也很少,基本起不到调控的作用……”       “是这个问题啊!这件事上我并不同意你的思路,咱们现在条件有限,还应该基于我们能造的节流阀、截止阀这些东西来解决液料的调控。“比例流量分流阀”那玩意现阶段你就算逼死展无涯他现在也肯定拿不出来的!另外,分流精度还与系统压力有很大关系,不能完全依赖机械装置,最好要配传感器等控制器件,这些你能配套吗?”说到这里季思退停下,看了看石出由。    “额,我之前设计的本意是想节约些油泵。” 石出由挤出一句。

“完全没必要!就算这玩意能用,还会损失压力!你还要加压,不还是要泵?”

“嗯,我现在也放弃了。” 石出由服软了,技术上一是一,二是二,“今天请你来还有一件重要的事,就是实验现有的阀门怎么操控的。按照上次你给我的管路,我已经搭好试验系统了,我们需要实操一下。我这方面没经验,希望你也能现场参加。考虑到以后要给那帮笨手笨脚的规划民工人操作,我觉得,我们还得准备一份详细的操作手册。”       听到石三对他口气客气了许多,季思退知道自己在技术上说服了他,气顺了许多。这些技术宅,只服技术,不服领导!不过,石三事事亲为,样样试验的严谨做法,季思退还是很赞赏的。毕竟,化工生产充满了危险,来不得想当然!季思退欣然和石元老一起出了仪表车间,去合作捣鼓“手动阀门控制系统”了。


晚到的约瑟 于 2018-1-3 22:55:29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晚到的约瑟 于 2018-1-3 23:01 编辑 小小梦想

丰城轮的汽笛声准时回响在博铺的化学工业区,蒸氨塔、洗氨塔、吸收塔、……这些大大小小的银色高塔和连接它们的管道在异时空的夕阳下,闪烁着炫目的金光。这可能是现世界最奇特壮观的景象了,然而,现在进出厂门口的蓝灰色的人流,却无人驻足观赏。

许芹也在上班下班的人群中,不过她并不是下班,而是要去厂区食堂,加班已然成了常态,晚饭后还有太多的仪表要校准。

晚餐时间的食堂,熙熙攘攘,元老院统治下的工业车轮在不知疲倦的满负荷运转。不过工人们很会抓住这难得的休息时间,呼朋唤友三五一群地边吃边聊,不时发出高昂的声调或愉快的欢笑。许芹打完菜依旧独自端着自备的饭盒,找到一个无人的角落,坐下吃饭。她不喜欢喧杂的环境,但似乎又有些寂落。她是元老,所以,一般的工人不自觉地会和她敬而远之,除了新分给她的徒弟,在厂里她一天与人交谈不会超过 10 句,更不会攀谈,连个饭搭子也没有。许芹独自吃着饭,她吃的很慢,胃口不太好,不仅是原本时空她就有些胃病,更多的原因可能是食堂鱼排、鱼丸、鱼肠的老三样让她食欲缺缺。正想合上饭盒,草草结束这顿典型的工作餐,对面的空位上坐下来一个人——是师傅,石出由。

“今天的菜不错呀,这鱼排够大!” 石出由在女生面前毫无顾忌的大嚼大咽。

“嗯”许芹轻声的敷衍了一声,用勺子舀起几粒饭送到嘴边。

“你徒弟带的怎么样了?” 石出由咽下满嘴的食物,在下一勺送入口前,抓紧问道。

“才学了没几天,还不行。”

“要抓紧啊!” 石出由又吃了一大口,边嚼边说“下周你去葛欣馨的化学试剂车间,我让她教你一些试剂制备和测定的技术。”

“做什么?师傅你要调换我的工作?这边的事情怎么办?”

“还没那么快,但也要做好准备了,所以让你抓紧带徒弟,仪表这里的事情你走的时候就交给徒弟。” 石出由低头扒饭。

没头没脑的,许芹有些迷糊。

“我下个月很可能就要去儋州了,估计要去好久。” 石出由已经吃完了饭,抹了抹嘴“你稍后过来,我现在没有你不行了。”说完一推扫荡干净的食堂饭盆,站起身打着饱嗝摇摇晃晃的走了。

石出由下班前,去了一趟“白蜡坊”。虽然已经过了晚饭时间,但郭靖还在这里忙个不停。

郭靖是芳草地的第一批毕业生。按说是个“紧俏货”。季思退对这批“黄埔一期”也基于厚望。只是这些孩子中间郭靖笨手笨脚,接受能力也不强,所以,这些年同届的其他人都在各自岗位崭露头角,顺利成为各班组干部,他还是在一线充当基本劳力。

“白蜡坊”是石出由起的名字。早先,将鸿基的煤焦化后,得到了副产品——石蜡,大伙就想着这下能点蜡烛了!只是焦化得到的石蜡还是个黑乎乎油腻腻的丑家伙,若是直接做蜡烛,卖相不好看不说,还油烟大有异味。无论元老还是土著,一定是没人用的。后来成为对外贸易部拳头出口产品的蜡烛,用的是精致后的白石蜡。当初主动承担石蜡精制任务的就是石元老。

石元老用的是发汗法工艺,简单说就是用一台直立式发汗罐,其结构类似管壳式换热器。整个发汗过程是间歇操作,先将粗石蜡加热熔化的成含油蜡,灌入发汗罐的壳程内,借管程通入冷却水的冷却作用,使蜡结晶。然后再向管程内通入热水,慢慢加热、升温。 这时油和一些熔点比较低的蜡渐渐熔化成为液体,顺着蜡晶体间的缝隙流出,这个过程类似出汗一样所以这一工艺称为发汗。发汗后熔化的蜡可与白土充分混合后,原料蜡中的带色的、有味的和易于变质的杂质即被白土吸附。原料蜡再经过过滤除去白土后,冷却凝固成型就得到成品白石蜡。

这套方法生产的白蜡无臭味性好,不易变质,做成的蜡烛很受市场欢迎!而且石出由的蜡烛还有“独门秘笈”——可以根据含油蜡的质量和发汗时温度的高低,精制不同熔点的蜡,包括 40℃ 以下的低温蜡!有一阵子石出由按照元老的爱好接受特制订单,让他这个酱油元老一时在圈子内人气爆棚!

随着白蜡需求量的不断扩大,现在“白蜡坊”已经添置了十几台发汗罐,为了增加产量,郭靖在这些发汗罐间,加料、加热、压滤、装盒,轮换操作,忙的双脚离地。

“还没吃饭吧?先停停去吃饱肚子再说,再晚食堂没菜了。”

“石首长好!”郭靖抬头打招呼“都已经到饭点啦,这几灌已经在发汗了,走不开,好了再去吃。”说着话手中的加料盆就有些洒了,他赶紧手忙脚乱的扶稳了,才吁了口气,用沾着黑油的手擦了擦额头的汗,脸颊上顿时多了几道黑印也浑然不觉,嘿嘿的朝石出由憨厚的笑着。

“再忙别忘记吃饭。”石出由走上前,拍了拍郭靖的肩膀。虽然这老实孩子手脚笨了些,总算多教几遍还能顶事,干活也算卖力。“白土还够用么?”

“够,昨天才拉来一车,首长您瞧,这两缸,我已经用酸和水搅拌过了,搁一晚,明天一早我就压滤,白天再做第二轮,后天一早再滤好,就能用了。您放心,这回我准记得,包准忘不了。”

“好的,这段时间你多制备些,不仅这里要用,别处我也要用许多。如果稀硫酸没了就和我说。”

“我省得!”

“忙去吧,早点吃饭。”

“我省得!我省得!”

石出由和郭靖道别,出了厂区下班了。不过,忙碌的石元老并不是回去休息,而是赶往芳草地。

百忙之中的石出由还兼职着芳草地的教学任务。每周一次,他都要给学生们上化学实验课。石出由坚持认为化学是一门来自实验的科学,化学最大的乐趣来源于亲自动手的试验成功的成就感。为了上课和白天工作不冲突,石出由上课时间在傍晚以后,虽然白天的工作已经让石出由十分疲惫,但这并不影响他给孩子们上课的劲头。孩子们也很喜欢是老师的化学实验课。这其中也包括黄平。芳草地各种新奇的课程相比整天一味死背四书五经的私塾不知强了多少倍,而石老师带着他们在实验室的 1 小时,又新鲜又好玩的每次他和同学们都期待着石老师早点再来上实验课。

实验教室里,孩子们已经毕恭毕敬的端坐在课桌后,桌子上小烧杯、小刷子、小树叶···都已经摆放的整整齐齐,一周才一次的这门课是孩子们最喜欢的,一双双期待的眼睛都看着讲台后的石老师——

“上周我给大家看了我做的叶脉书签,大家觉得漂亮吗?”

“漂亮……”回答的声音整齐而响亮。

“同学们想不想自己亲手学着做?”

“想……”

“好……我看今天同学们都带来了自己挑选的美丽的树叶,那今天老师就来教大家做漂亮的叶脉书签!” 石出由在讲台上师范操作起来。

台下的一双双的眼睛聚精会神地仔细看着石老师的每个动作。碱液烧煮,刷掉叶肉,染色,挂上流苏,当只剩脉络的透明的叶子成为一个漂亮的叶脉书签时,安静的教室顿时充满了兴奋的叽喳声。石出由又辅导学生们自己动手制作起来,每个同学用刷子刷叶子时都特别小心翼翼,虽然有些孩子刷破了,可石老师会鼓励说“每片叶子都能成为美丽的书签,即使有小小的不完美。”果然,最后染色并配上流苏,即便有些破损的叶子却依然显得很精巧很漂亮,孩子们都很珍惜自己的作品,放在桌上都担心被风吹走了。

黄平在制作完树叶书签后问老师,“石老师,为什么树叶用碱液煮过后,用刷子刷一刷,树叶就变成透明了?还有树叶上留下来的细细的茎就是叶脉吗?叶脉有什么用?”

石出由很喜欢这样会动脑筋爱提问题的学生,于是就着黄平的问题向大家说了什么是烧碱,它有腐蚀性,又说了叶脉有主脉侧脉,这样的网状结构对树叶有什么作用……石出由很享受诲人不倦的过程,这也是他乐此不疲的原因。

很久以前,在中国西部的某城市里,有一户家境贫寒、以缝纫为职业的人家,男主人姓石,他与老伴相依为命,拜计划生育政策所赐膝下只有一个独生子,名叫石出由。 石出由生性贪玩,从骨子里讨厌做不完的试卷和无尽的习题。他从不好学,是个地地道道的小淘气鬼,老师眼中的不良少年。

劝导、鞭打都不起作用。老俩口眼见儿子不是块读书的料,也没了望子成龙的念想,只盼着儿子能顺利初中毕业,回家学缝纫,以便将来能继承父业,并以此谋生度日。日子就这样一天天混了下去。他父母和周围的人都认为这孩子的前途实在不堪设想,令人担心。

直到有一天, 石出由的班级来了一名新老师,这名刚师范毕业的小姑娘成为了他们的化学老师。石出由至今记得这位美丽的老师第一次上课时用那迷人的微笑着问自己:“同学们,你们喜欢化学吗?化学是一门美丽的科学!它可以让我们的生活变的更美丽!”

石出由觉得新老师特别钟爱他,课余有时间老爱带着他和大家做各种好玩的实验,除了叶脉书签,还有汽水、牙膏、皮蛋,甚至老师带他们做各种实验室要用的试管器皿。从那时起,石元老就迷上了化学和老师。

虽然,后来用行话说“缘分未到”没吃上这口菜。但当年上学时,幼小的心中种下了那颗种子,依然肆意的生长着。在新的时空里,石出由决心要成就了自己的一个小小梦想——要成为一名老师,要让自己的学生知道化学是美丽的,是让人们的生活变的更美丽的一门科学!他希望能让这些代表元老院的未来的孩子们真正喜欢化学,为了创造美丽而去学习化学,成为真正的可用之才,而非填鸭教育下的书虫。

不过,人往往是一个复杂的矛盾体。石出由一方面主张“素质教育”,另一方面又为“应试教育”推波助澜——他向胡青白输出了整套“蜡纸油印考试卷”的技术,让芳草地的学生年年都淹没在了题海之中……不知道学生们知道了他们爱戴的石老师的“罪行”后,又会是何种感想……


晚到的约瑟 于 2018-1-3 23:11:18 发表了:

金相报告

第二天一早,石出由和许芹约好,坐临高城铁来到马裘的“重工业中央实验室”。因为是重点安保单位,即便是两位元老,在检查和登记后,也不能随意走动,只能在接待大厅暂坐。许芹像个刚过门的小媳妇似的,规规矩矩的坐在一角,好奇地打量着这个她早就听说,却从没来过的神秘的中央实验室;石出由这里来多次了,随意的摊靠在藤椅沙发上。

不一会儿,一个修长的身影从里边款款走了出来,葛欣馨依旧穿着作训服款式的四个兜的粗蓝布的工作服,脑后用丝带看似随意的绑着的马尾辫,却散发出大气又不失优雅的女人味。偏分长刘海和遮挡在耳际的发丝很好的修饰了她白皙的脸庞,垂在肩膀一侧的低绑长马尾,拉长了颈部线条,更好地展现了女人优美的曲线。

许芹今天也穿的是粗蓝布的工作服,而且为了方便,她也是整天随意的绑着的马尾辫。不过两个女人在石出由看来,完全没有撞衫的感觉,因为这时石三眼里只有葛欣馨。

石元老迅速从沙发上弹起,一秒钟变回了道貌岸然的样子。接着许芹难以置信的看见一贯待人冷言冷语的师傅,用少有的热情又略带谄媚地语调向葛欣馨打着招呼:“欣馨啊,气色不错嘛!上次的面膜还好用吗?”

“哼,你那面膜纸一股的烟熏味,用硫磺消毒的吧你?”

“给你用的当然要做到卫生啦”

“得了吧,一想到亚硫酸上脸,谁还敢用啊!这位就是许芹吧,你好,我是葛欣馨。” 葛欣馨绕开贴过来的石出由,大方的向许芹伸出右手。

“葛老师您好,我是石老师的徒弟许芹,这次要来和您多多学习。”许芹有点怯生生的和葛欣馨握手。

“别老师老师的,叫我葛欣馨吧”

“那怎么行,许芹是后辈,至少要尊称一声馨姐,还请多关照我这笨徒弟”

“啊,是的,是的,请馨姐老师多关照” 许芹有些拘束的说。

葛欣馨善意的笑了笑,和颜道:“啊呀,今天你们来的不巧啊,正好有份样品急着要做金相报告,要不你们等一下我?忙好了,我们一起去试剂车间吧?”

“可以,客随主便。枯等也不必了,我也给你搭把手吧”石出由热情地毛遂自荐。

“那怎么行,来的都是客……”

“嗨,欣馨你跟我还客气啥?”

葛欣馨带着二人来到了二楼的金相分析室。一到分析室,石出由就抢着去帮忙取样。因为没配切割机,这里取样都靠手锯,也算体力活。石出由拿着一个小号的钢锯边锯边满脸轻松地看着葛欣馨。葛欣馨笑笑,也不说话,向许芹招手。待到跟前,拉着许芹的手小声说:“跟我去配侵蚀液吧。”

“馨姐,我没配过~~~”

“很简单的,来吧。” 说着拉着许芹走向里面的操作台。

需要配置的浸蚀剂是 4%硝酸酒精溶液。葛欣馨先用量筒量少许无水乙醇,再取 4 毫升硝酸加入量筒,然后加无水乙醇至 100 毫升。边做边向许芹讲解要注意的地方“操作要领和安全,千万不能把酒精加入硝酸中。 一次配置的量多的话硝酸加入的时候最好用引流棒,倾斜缓慢加入……” 许芹在一旁点头,聚精会神的看着,生怕错过了一个细节。

葛欣馨手法娴熟而又轻盈,在石出由眼里,看葛欣馨在操作台上的一举一动都是艺术的享受,这时他脑海里经常还会浮现少年时代仰慕的那位年轻的女化学老师,尽管他觉得现在老师不该来。

不一会儿,石出由锯下一小铁块,在砂轮上找平后,又用金相砂纸小心细磨了一番后,如同一个小学生一样小心翼翼的捧着自己的作品给老师检查。在许芹看来,那银色的铁片已然十分的光亮平滑,只是葛欣馨看了两眼,朝惴惴不安的小学生温柔的笑了笑,抽出一张砂纸弯腰自己轻柔地磨起来,显然是没合格,石出由不禁有些颓丧。葛欣馨用的力气不大,白皙修长的手指轻捏砂纸如同在擦拭婴儿娇嫩的肌肤,又让一旁的石出由看出了神。

这样,来回磨制才不多下,又换张砂纸,同时将铁片,转动 90 度,如此细磨了一圈。葛欣馨朝一旁呆看的石出由使了个眼色,石出由立即回魂似的从一旁的烧杯中夹取了一块浸水的暗红色绒布,挤干。葛欣馨用手背试了下湿度,示意正好。石出由将绒面朝外,罩在一个圆盘上,展平固定好,开动电机,罩着绒布的圆盘转动起来。葛欣馨将铁片的磨面轻压到绒布上,在圆盘转动下细磨。铁片在手指的指引下逐渐由边缘移向中心。过程中,葛欣馨提示石出由帮着在圆盘上加了些水湿润。整个过程看似简单,但一旁的许芹心里知道,这里面全靠着手感和经验。

再次拿起铁片时,灯光下铁片光亮如镜,根本看不出任何的划痕!

“哇!好亮啊!”许芹第一次见到这手“磨镜”功夫,不由赞叹。

葛欣馨只是笑笑,用镊子镊住铁片侧面,仰头对着明亮的灯光,摆出不同的角度用放大镜仔细检查着。对自己的手艺还算满意后,放到 100 倍的显微镜下仔细检查了一遍。随后照着手边的表格,勾勾写写了一番。

然后,葛欣馨将之前制备好的侵蚀液倒了一部分在一个小口烧杯了里,用镊子将铁片夹入盛着侵蚀液的烧杯。像逗弄小鱼儿般,用镊子轻拨,不时地上下沉浮,但抛光面并不触碰底和壁,片刻后,即夹出,放入一个装有酒精的小烧杯内洗净干燥。随后到 100 倍的显微镜又仔细检查记录。

一切 OK。葛欣馨最后将制备好的样品放到一台更大倍数的显微镜下,歉意地朝石许二人笑笑说“接下来你们稍等我一下。”

二人自是一番客气。不过,一旁枯等时,四处闲看的石出由没话找话地说了一句:“我看你这里没苦味酸啊,下回我给你带些试剂级的过来?”

葛欣馨埋头显微镜,身子动也没动的悠悠道:“你那不锈钢还是一堆矿石呢,急着给我找活儿干啥?”

许芹没太听懂,但看石出由想抽自己一嘴巴的表情,也就没敢细问。

于是金相分析室里沉寂下来。好在三人都很习惯了这种无声的静默。

石出由在试剂车间只待了一会就出来了。他希望葛欣馨教会许芹的一套油品指标的测试方法,葛欣馨觉得许芹的悟性毫无问题。才半天,两人就相处的十分热络了,有说有笑,将石出由晾在了一边。虽然有点不想走,但看看实在没自己什么事了,想到后面还有约会,石出由还是早早告别了二人。

“不行……冲太深了……会破的……需要润滑……”

“就快好了,就快出来了!”

“骗子,每次都这么说……都快磨坏了……”

茶室的一角,两个男人猥琐的在昏暗的灯光下,头碰头的低声耳语着。

这个时间茶室客人不多,初晴边招呼另几桌的客人,眼光不时扫过那幽暗的一角“真是个怪人!”

石元老总是到处声称和吴南海是光屁股兄弟般的交情(按石元老老家的说法叫开裆裤交情)。这让初晴不自觉的会多留意些他,而这个石元老的种种怪异又增加了她的担心。虽然吴南海每次都赌咒发誓,他和石出由从前认识只是因为普通的同事关系,但每次石元老看他老公的眼神,总是让初晴好不舒服。而且最近他来找自己老公更勤快了。

吴南海竭力在初晴面前拉开着与石出由之间的距离。不过他还指望着石出由许诺的硫铵,希望在“二五”农业口能放一颗大卫星!所以石出由请托的事情吴南海并没推脱,虽然自己“不在”,也已安排人准备好了。但初晴听吴南海发誓赌咒说石元老找他只是因为要请托他找口大锅用什么酸煮玉米!浑是不信!编吧,就编吧!欺负人不懂!


没事乱溜达 于 2018-1-3 23:40:25 发表了:

不明觉厉


以一敌七 于 2018-1-4 09:17:31 发表了:

“磨镜”功夫

“不行……冲太深了……会破的……需要润滑……”

“就快好了,就快出来了!”

“骗子,每次都这么说……都快磨坏了……”

啧啧啧啧


w11458 于 2018-1-4 11:15:44 发表了:

这个金相磨制过程写的不错


晚到的约瑟 于 2018-1-4 13:21:50 发表了:

以一敌七 发表于 2018-1-4 09:17

啧啧啧啧

主要是不想把科技同人写的像说明书那样,嚼之如蜡,所以加了些调料

仔细看,文章里还有


鹰从天降 于 2018-1-4 15:04:20 发表了:

好文!即详细讲了流程又不会太过枯燥,还对各种可能问题有交代


crazikid 于 2018-1-4 16:23:32 发表了:

好文!赞美更新


天天白日梦 于 2018-1-6 11:23:39 发表了:

不明觉厉!


晚到的约瑟 于 2018-1-9 10:04:18 发表了:

方便大家阅读,1 楼补充了新出场人物介绍


一坛蒸馏水 于 2018-2-28 18:48:31 发表了:

这个低温蜡。。。对于元老们的需求,甘油应该很容易制取吧,我不可能想歪了吧。。。


晚到的约瑟 于 2018-3-1 09:13:28 发表了:

一坛蒸馏水 发表于 2018-2-28 18:48

这个低温蜡。。。对于元老们的需求,甘油应该很容易制取吧,我不可能想歪了吧。。。 ...

恰恰相反,你可能是第一个看明白的

还有别的几处,不知有人发现没?


没事乱溜达 于 2018-3-1 09:21:36 发表了:

晚到的约瑟 发表于 2018-3-1 09:13 恰恰相反,你可能是第一个看明白的

还有别的几处,不知有人发现没?

不懂你们说的啥。甘油咋制取来着?


晚到的约瑟 于 2018-3-1 10:44:31 发表了:

没事乱溜达 发表于 2018-3-1 09:21

不懂你们说的啥。甘油咋制取来着?

甘油在正文里已经有了。所以楼上才会说用甘油更方便。动物油脂用烧碱皂化反应后的副产品。


ydw0514 于 2018-3-1 15:40:55 发表了:

没事乱溜达 发表于 2018-3-1 09:21 不懂你们说的啥。甘油咋制取来着?

低温蜡烛,当然用来滴蜡啦。石元老 榜上单良的大腿了


晚到的约瑟 于 2018-8-16 09:13:59 发表了:

新章节发布,老章节顶上


六必治 于 2018-10-22 17:53:53 发表了:

压力表的弹簧管制法才是要紧的,我了解到的是压制的,这个工艺都有了,子弹壳轻而易举


soongone 于 2018-11-30 10:12:17 发表了:

压力表可以改成杠杆式,用水蒸气锅炉来校正。

双金属温度计是个好想法

但是仪表的密封件不能用螺接,螺接对温度变化敏感。


晚到的约瑟 于 2018-11-30 10:47:42 发表了:

六必治 发表于 2018-10-22 17:53

压力表的弹簧管制法才是要紧的,我了解到的是压制的,这个工艺都有了,子弹壳轻而易举

...

弹簧管也可以手工,或用简单工装半手工卷制。他本身需求量不算大,目前手工生产可以满足临高的需要。

子弹壳也可以手工造的,但子弹壳的产量要求,显然不是手工,甚至半手工能满足的。需要专业设备。而设备大批量生产,对原材料的机械性能的要求会比手工生产高。

所以能造弹簧管的临高,却不能爆子弹壳,这两者并不矛盾。


晚到的约瑟 于 2018-11-30 12:24:16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晚到的约瑟 于 2018-11-30 13:26 编辑

六必治 发表于 2018-10-22 17:53

压力表的弹簧管制法才是要紧的,我了解到的是压制的,这个工艺都有了,子弹壳轻而易举

...

重复了,忽略本楼


晚到的约瑟 于 2018-11-30 13:25:48 发表了:

soongone 发表于 2018-11-30 10:12

压力表可以改成杠杆式,用水蒸气锅炉来校正。

双金属温度计是个好想法

'但是仪表的密封件不能用螺接,螺接对温度变化敏感。"

这句不是很理解?现在仪表主要用法兰接管路


soongone 于 2018-11-30 14:20:31 发表了:

晚到的约瑟 发表于 2018-11-30 13:25

'但是仪表的密封件不能用螺接,螺接对温度变化敏感。"

这句不是很理解?现在仪表主要用法兰接管路

法兰接法,通常温度的膨胀由垫片和螺栓体共同解决,但是如果是螺纹式的密封接口,那么升降温就会在螺纹处产生较大的应力,以临高的生产水平,不足以直接生产能抵抗这种应力的螺纹式密封结构。建议直接用法兰连接。

另外,对于土法炼油来说,仪表通常是不投用的,在开工正常后,要用打气筒一样的手摇器注甘油(可以用猪油代替)将仪表引压管线中的柴油等重油顶入主管线内,然后关闭引压手阀,每次巡检时再投用,避免在引压管堵塞造成仪表失灵,同时也要节约仪表寿命。这个不能通过增加冗余仪表来代替。


晚到的约瑟 于 2018-11-30 14:45:45 发表了:

soongone 发表于 2018-11-30 14:20

法兰接法,通常温度的膨胀由垫片和螺栓体共同解决,但是如果是螺纹式的密封接口,那么升降温就会在螺纹处 ...

多谢大佬提供的仪表使用细节!

另外目前仪表我本意就是法兰接的。但看了你的说法,还是想多问一句:用自紧螺纹的螺栓连接可以避免温度影响吗?


soongone 于 2018-11-30 15:03:27 发表了:

晚到的约瑟 发表于 2018-11-30 14:45

多谢大佬提供的仪表使用细节!

另外目前仪表我本意就是法兰接的。但看了你的说法,还是想多问一句:用自 ...

不行啊,因为你螺栓和法兰膨胀系数不一样,最后都会造成应力集中。如果咱们的钢材很好也罢了,如果钢材不好,几次升降温就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