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啊~海军!(2018.01.01更)

北朝旧贴 | 忧国骑士 | 8/15/2020 | 共 9849 字 | 编辑本页

忧国骑士 于 2017-12-31 16:18:2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忧国骑士 于 2018-1-1 23:57 编辑

1.

村里同龄的女孩子并不多,李铁梅每次从村公所旁边的小讲堂下课回家顺路的只有崔杏花。她们俩挎着小背包,分食着中午剩下来的午饭——半块烤红薯,一边说说笑笑,一边在路边摘一些不知名的野花,寻思着编一个花冠。过罢秋收,也不用背着小篓去拾谷粒,也不用去打猪草,正是小孩子们疯玩的季节。

“噗、噗、噗……”几下拍打麦克风的声响,紧跟着:“喂、喂……”黑木线杆子上大喇叭的声响又和往常一样,突然的响了起来,随着一声清嗓子的咳嗽声,村长在大喇叭里翘着舌头,学着新话念了起来:“村民同志们,村民同志们,报告大家一个好消息!李玉和家的二崽——李二狗……”

村里会计小声的打断了村长的话,“村长,念大名,念大名,叫……叫……”说着会计伸长了脖子,看了一眼村长手里的通知书,快速的补充道“叫李柏动”

“啊……啊……”村长含糊了两句,很快就理顺了语序,继续念了下去,“李玉和家的李柏动考上了海军了!这是咱们新美村今年征兵走的第一个,还是考试考上的,是志愿兵!大家都要向……啊……啊……”村长又忘了李柏动的大名,只得含糊下去“李玉和家的二崽这种认真学习,积极向元老院靠拢的精神学习,也预祝李玉和家的二崽为元老院再立新功!”

说完了顺溜无比的常用词,村长喝了口水,然后又开始絮絮叨叨的讲起来了村里其它的事情。不过线杆子下面刚刚还在仰头专心致志听着的两个小姑娘缺已失去的兴趣。

“是恁二狗哥吧?咋还得考试叻?”杏花奇怪的问。

“上个月俺爹带着俺仨一起去博铺看圣船了,俺大哥和二哥看见那边有海军贴的招兵榜,回来后就说想去当海军,开圣船。俺娘和俺奶都不让,后来俺二哥自己跑去揭了招兵榜。他回来说考试了,我也不着为啥还得考试,就听二哥说可容易叻。”铁梅原来的杏仁眼完成了两道月牙,连说带比划的讲着二哥的故事。

杏花索性坐在田埂上,一边埋头编起来了花冠,一边详细的打听着:“上回去恁家的俩伏波军是为这事不?咋劝恁娘和恁奶奶叻?”

铁梅自然不愿意让娘和奶奶落下后进的形象:“么有,么有,伏波军一进门说俺二哥考试通过了,俺娘和俺奶奶都可愿意叻。伏波军都可亲叻,还给了我块大白兔。”说着,铁梅好像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从书包里翻出来一个小本本,翻了几页,里面夹着一片蓝白的包装纸,上面印着一只红眼睛的肥兔子。她把小本本伸到杏花面前,炫耀着:“诺,就是这个,这个大白兔味可香叻,可浓可浓,就像……就像……”铁梅歪着脑袋想了半天,没有相似的,只能用着重的语气下了定语:“反正就是,可香可香!可浓可浓!”

杏花看着印有大白兔的包装纸,用舌头舔了舔嘴唇,回味着自己吃过的甜东西,然后仰头看着铁梅,“跟蜂蜜一样?上会俺哥掏了个马蜂窝,让我尝了,可甜叻。”

“不是,比那个香。”铁梅花飞快的否定了,大白兔糖的味道是她吃过最香、最浓的,比其他的一切都好吃。

“是不是澳洲彩糖那样,俺爹去东门市给我买过来过”

两个小姑娘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起来哪种糖最好吃,最香……

等到铁梅回到家,原来围了一院子的乡亲已经散了。娘正拿着一把小笤帚把一地的烟蒂、花生壳聚拢成一堆。正堂屋里,奶奶坐在八仙桌一侧,抱着小弟弟专心致志看着旁边桌子上的一块小铁片。爹用鞋底子磕了磕烟袋锅子,又填满了一锅烟丝,对着桌上的油灯点着了烟,舒服的吐了一口烟雾,这才对着站在下脚地的二哥说:“二狗啊,你去当兵……”

二哥估计是刚领了入伍通知书,心气比较足,立刻就打断了爹的话:“爹,我都快十七了,刚刚村长过来都喊我的大名。”

爹的脸立即就黑了:“啥大名!啥大名!我是恁爹,你是我儿,我想叫你啥,都叫你啥!你快十七了……快十七了,都是七十了,我还是恁爹!”喘了口气,想了下词,接着训斥道:“你到这吃了两顿好东西迷了心了吧!咋?翅不朗长硬了会飞了?你个兔崽子……”

“哇……哇……”奶奶怀里的小弟弟哭了,奶奶哄着小弟弟,见机插嘴:“玉和,你别吓唬孩子,你看把臭孬吓的。柏动也是,咋跟恁爹说话呢?碧枝,碧枝,你进来看看,孩儿是不是饿了,哄不住叻。”

母亲张碧枝这时已经小跑的回到了堂屋,接过来孩子,哄了几下,解开怀,奶起来孩子。臭孬的小手在虚空中抓了几抓,小腿弹动了几下,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满意的闭上眼,专心致志的喝起来了奶。

铁梅在里屋放好了书包,挑开门帘伸出小脑袋,先看了看蔫头耷脑站在下脚地的二哥,又看了看站在爹身边一起陪绑的大哥。看到大哥的目光飘来,她快速的冲大哥做了个鬼脸,捂着嘴躲回了里屋。

经过这一闹腾,屋子里的气氛缓和了不少,李玉和的脸也黑不起来了,闷头又抽了几口烟,磕了磕烟袋,把烟袋杆子放在了桌上,这才继续说:“柏动啊,你这一去当兵,就是个大人了,爹娘不能跟到你身边给你出主意,凡事自己得有个心眼。到那了,多听首长们的话,手脚勤快点,多干事,少说话……”

爹这一通大道理把李伯动说的有些不耐烦,这分明就是以前都交待过的,又拿出来说了一遍,不过吸取了刚才的教训,他不敢再多嘴,可满心里都想着那天在博铺看到的穿白色军装,背着枪站岗的海军。不过那个海军的脸已经变成了自己,站的地方也变成了圣船的船头。嘿,多威风,多神气!

突然间,爹的一声长叹,打断了他的靡想。

“唉~你说你非要去当啥海军,那大海多大!咱们一家从山东老家过来的时候在大船上你也见过,可不是村口那小河岔,你们几个小屁孩子随便就脱个稀膊肚就进去洗澡的。这都是南边这些人才去当海军的,人家都水性好,能在水里凫几天几夜。你到船上了一定要站稳抓好,可别把你掉海里面,那可是连捞都不好捞叻。”

“噢。”李伯动应付着,心里混没有把父亲的担心当成一回事。

兴许是说多了李伯动,刚刚打好的腹稿已经用完,李玉和又扭头看着身边正对着李伯动投射出妒忌目光的大儿子李伯亮:“狗娃啊……”才说了一个名字,李玉和就觉得不能厚此薄彼,急忙假装着咳嗽了几声,掩盖过去,喘了口气,这才说,“伯亮啊,这次不让你去考试,不是恁爹恁娘偏心,你心思眼没有伯动活泛,学了没有他快。我前两天打听了,马上天地会就要弄啥培训班,到时候你也进去好好学学。那也是真本事。恁弟去当兵,吃了粮也得仰仗着你给他们种出来。你要是真学得好了,说不定也能当个天地会教员,到时候也是吃香了,喝辣了。凡事都得要靠你自己用功,自己不掏力,光眼气别人,一点用都么有。”

“哎。”李伯亮赶紧收回目光,低头答应。

李玉和又转向李伯动,这才发现,二儿子正冲着在里屋里伸出小脑袋的闺女做鬼脸呢。“伯动!你又做么呢?站么个站相,都你这样,人家伏波军也不要你,到时候把你退回来,你丢人不丢人?”

“行了,行了,去当兵了肯定有人管教他。你也别在这置气了,他在你跟永远都是小孩子气。”母亲抱着小弟弟打着圆场,“伯动,你去当兵,吃哩穿哩都是公家管了。娘给你做了几件贴身穿的衣裳,首长们最讲究干净了,记得得常洗常换,别跟在家里一样不知道个腌渍干净,把自己打扮的利利亮亮的,别让人家嫌弃你。”

说着母亲将孩子递给了奶奶,转身从里屋拿出来个小包袱,交给了李伯动,捧起了李伯动的脸,借着桌上的油灯,仔细的端详着,嘴里碎碎念着:“明天就得走了,明天就得走了,咋怎急叻,咋怎……”说着说着,眼里泛起了泪光。

李玉和一看自家娘们要哭,赶紧打断:“中了,中了,这还有正事叻。”他在怀里掏摸几下,拿出一把钱,“伯动,你过来,家也没有别叻,这有十块钱你拿上,万一吃不饱,买点啥填填。”

李伯动看了看钱又看了看爹,忸怩了半天,不敢接。李玉和不由的加重语气:“拿住!兜里有钱,心里不慌,省着点花,有啥需要的再给家里捎个信。”

看到儿子接过钱,李玉和这才舒下了心,交待着:“收好了啊,恁娘给你缝叻衣裳里面专门有个暗兜。放严实点。”说着轻轻抚摸着儿子的头,脸上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到那了,记得多给恁娘恁奶奶写信,有啥作难的就告诉家里。等回来有出息了,别忘了恁哥和家里的弟弟妹妹们。”说着说着,李玉和眼前浮现出儿子穿着白色的军装,英俊挺拔的面容。

或许是感觉到自己的一时失态,他扭头看了看自己的母亲,“娘,你还有啥要说了没有?”

老太太只是看着自己的二孙子在笑,虽然现在屋子里的光线昏暗,老太太并不能分清孙子的五官,但是她就是看着孙子在笑,她的二孙子长大了,能顶门立户了。


忧国骑士 于 2017-12-31 16:22:44 发表了:

本来准备明天开始的,不过想了想,反正前面也坑过了,就无所谓了,弄个新的试试水......


气持样 于 2017-12-31 17:31:47 发表了:

催更


气持样 于 2017-12-31 17:32:58 发表了:

主要故事是在海军学院里还是在军舰上发生啊


忧国骑士 于 2017-12-31 17:43:18 发表了:

气持样 发表于 2017-12-31 17:32

主要故事是在海军学院里还是在军舰上发生啊

都有啊,从海军新兵训练开始写起,结合我找到的鬼子的回忆录,多写些细节。尽量让大家熟悉海军水手的生活(当然是建立在我笔力足够的假设上)。


Doro 于 2017-12-31 17:57:25 发表了:

有海军精神注入棒出场吗


忧国骑士 于 2017-12-31 19:11:42 发表了:

Doro 发表于 2017-12-31 17:57

有海军精神注入棒出场吗

想有,不过髡贼有士兵委员会,太激烈的体罚会被告状的。


fsb 于 2017-12-31 19:32:59 发表了:

有海战吗?有装备革新吗?有组织建设吗?有多炮塔吗?


忧国骑士 于 2017-12-31 19:37:02 发表了:

fsb 发表于 2017-12-31 19:32

有海战吗?有装备革新吗?有组织建设吗?有多炮塔吗?

本风帆原教旨派悲痛的告诉你,李二狗运气不好,开始几年都摸不上蒸汽船的边(大、中、小发艇不算)。


cqduoluo 于 2017-12-31 19:58:08 发表了:

提个小意见,对话太北方味了,那应该是山地移民才对吧,怎么是大美村呢。


fsb 于 2017-12-31 20:04:13 发表了:

上 28 炮单层炮甲板的五级护卫舰吧,独角兽多漂亮啊,5、600 吨,吨位也不大,毕竟太大吨位的风帆战舰元老院是不会造了,一半 12 磅炮一半 24 磅炮能放下吗?如果能出现胜利和宪法就太过瘾了,百炮齐鸣。


忧国骑士 于 2017-12-31 20:07:37 发表了:

cqduoluo 发表于 2017-12-31 19:58

提个小意见,对话太北方味了,那应该是山地移民才对吧,怎么是大美村呢。 ...

我记得大美村就是符不二他们家那吧,老村民一半,新移民一半,村长是本地土著,民兵队长是新移民。也只有这种村子才有可能安大喇叭,并且念通知的时候只有会计在场,民兵队长不在场,按道理,民兵队长应该是也在的。

所以,我设定的李玉和他们一家是发动机计划时期从山东拉过来的移民,被安置在那里的。


忧国骑士 于 2017-12-31 20:09:54 发表了:

fsb 发表于 2017-12-31 20:04

上 28 炮单层炮甲板的五级护卫舰吧,独角兽多漂亮啊,5、600 吨,吨位也不大,毕竟太大吨位的风帆战舰元 ...

嗯,目标就是宪法号,再往上级别的战列舰对于元老院来说真心没必要造了,浪费资源。


fsb 于 2017-12-31 20:15:43 发表了:

上宪法那只能保留船型,吨位要压缩到 1000 吨以下,再大企划院肯定通不过,舱室等设计估计改动不小,炮也装不了那么多,重炮也得减少。


cqduoluo 于 2017-12-31 20:21:06 发表了:

忧国骑士 发表于 2017-12-31 20:07

我记得大美村就是符不二他们家那吧,老村民一半,新移民一半,村长是本地土著,民兵队长是新移民。也只有 ...

符不二的移民都是早期的,应该是那批广东人吧,后面发动机行动应该不会就分那么几个去大美村了。

当然这个都不是大问题,就是我习惯了吹毛求疵。


忧国骑士 于 2017-12-31 20:26:49 发表了:

cqduoluo 发表于 2017-12-31 20:21

符不二的移民都是早期的,应该是那批广东人吧,后面发动机行动应该不会就分那么几个去大美村了。

当然这 ...

嗯,你也说我感觉有点麻烦,就当是元老院为了打破地域矛盾,又重新安置得了。

其实按道理安置到呆湾,高雄附近应该是正理,不过那里村里应该是没有大喇叭的。一改动,又得改开头......


忧国骑士 于 2017-12-31 20:32:46 发表了:

fsb 发表于 2017-12-31 20:15

上宪法那只能保留船型,吨位要压缩到 1000 吨以下,再大企划院肯定通不过,舱室等设计估计改动不小,炮也装不 ...

铁肋木壳巡航舰......加上射程、弹种优势,除非啃海岸要塞,其他完全就是无敌了,加装小型蒸汽锅炉,辅助操帆,炮确实不用装那么多,加大海上自持能力。完全就是地方舰队旗舰,或者远洋舰队主力的样子。应该是元老院在海上最活跃的舰种。


cqduoluo 于 2017-12-31 20:49:49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cqduoluo 于 2017-12-31 20:52 编辑

忧国骑士 发表于 2017-12-31 20:26

嗯,你也说我感觉有点麻烦,就当是元老院为了打破地域矛盾,又重新安置得了。

其实按道理安置到呆湾,高 ...

而且你这村长也是北方人口吻的,总感觉不对劲。。。新来的当村长可能么。。。

话说喇叭麦克风这些没电线不行吧,为啥非得整这么高大上的,说实话这些玩意应该只有百仞城工业区目前才有条件上的。

也不一定非得大美村,你改个新美村不完事了,就说发动机计划第一个标准村呗,在马袅附近,这样才有这个条件。


忧国骑士 于 2017-12-31 20:52:37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忧国骑士 于 2017-12-31 20:54 编辑

cqduoluo 发表于 2017-12-31 20:49

不一定非得大美村,你改个新美村不完事了,就说发动机计划第一个标准村呗。

话说喇叭麦克风这些没电线不行 ...

苗阜的相声听多了,一想到农村,就想到村长在大喇叭里喊说“完颜寡妇……”

口音问题,专门说了翘着舌头说新话,套话词基本都是背熟了。回头我去把村长话里的二小子改成二崽.....


cqduoluo 于 2017-12-31 20:54:00 发表了:

忧国骑士 发表于 2017-12-31 20:52

苗阜的相声听多了,一想到农村,就想到村长在大喇叭里喊说“完颜寡妇……”

...

所以感觉那么诡异呢。


pigrush 于 2017-12-31 22:24:27 发表了:

大美村是苟家庄。符不二那村叫美洋村

符富回家那一段说了,符不二是美洋村村长,民兵队长是新移民那边的

第四卷 新澳洲 第二百一十五节 还乡(五)


忧国骑士 于 2017-12-31 22:46:54 发表了:

pigrush 发表于 2017-12-31 22:24

大美村是苟家庄。符不二那村叫美洋村

符富回家那一段说了,符不二是美洋村村长,民兵队长是新移民那边的

第 ...

恩,按你楼上的建议改成新美村了,不再介绍是新建的移民村了,在罗嗦几句恐怕被人说是碎嘴子。


xiaoxindehua 于 2017-12-31 22:55:47 发表了:

赞美新坑!


气持样 于 2018-1-1 08:54:57 发表了:

忧国骑士 发表于 2017-12-31 17:43 都有啊,从海军新兵训练开始写起,结合我找到的鬼子的回忆录,多写些细节。尽量让大家熟悉海军水手的生活 ...

感觉这摊子铺的大了点啊


fsb 于 2018-1-1 12:12:14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fsb 于 2018-1-1 12:15 编辑

缩小宪法吨位太小估计上不了多少 24 磅炮,不过前文提过立春副炮用 75mm 的达尔格伦线膛炮,这炮有 8 门—12 门配给千吨级风帆护卫舰,有榴弹和枣核穿甲弹的加持,再配上打字机和哈奇开斯机关炮,火力上也就比立春和 901 差点了,肯定战斗力爆表。


yanhansong002 于 2018-1-1 13:53:55 发表了:

赞美同人,赞美新坑


忧国骑士 于 2018-1-1 23:57:22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忧国骑士 于 2018-1-2 21:47 编辑

2.

乘坐马袅到博铺的盐船,绕过临高角,很快就能博铺方向工业区升起的烟柱,就要到博铺海兵团了。

李伯动麻利的爬上了一个盐包,一只手按照爹嘱咐的那样,稳稳的抓住捆扎盐包的缆绳,另一只手手搭凉棚努力的向烟柱升起的方向望去,想先人一步看到博铺海兵团的样子,然后再大声的报告下面翘首相望的同期新兵们。

还没有等他看清楚天水之间的海岸线,尖利的哨声就响起来了,紧跟着炸雷一般的吼声就冲他轰来:“下来,下来,谁让你上去的?”紧跟着声音的主人就挤了来,看到正撅着屁股从盐包上爬下来的李伯动,飞起一脚,正踹在李伯动的屁股蛋上。李伯动先是和盐包来了次亲密接触,然后就斜斜的坐在傍边人的肩膀上。兴许是碰到被踹的地方,李伯动又“哎呦!”一声蹦了起来。

那声音的主人似乎还不解气,兀自训斥着:“盘腿给我坐好!全船人就你在这闹腾,你是猴子变得?准备演大闹天宫?”

看到李伯动欠着半拉屁股,呲牙咧嘴的坐好,又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这才转身冲着其他人吼:“刚才我就说过了,你来了,是来当兵的,当兵就得有个兵样,把在地方上的坏习气都给我丢掉!这没人哄你们,没人喂你们奶吃!我只警告两次,谁再闹我亲自把你们押回家去,还要亲手把你们家门口上的‘军属光荣’牌子摘下来。那是元老院给真正的伏波军军人们准备的,不是让你们来混的!”吼完,他才气哼哼的走回自己的位置,以非常标准的姿势盘腿坐好。

李伯动斜着身子,揉了半天屁股,偷眼看着那个军官走远了,这才低着头悄声的说:“俺瞧见博铺叻训练营了。”说到这,他得意的四处看了看。果然,四周的都向他的方向倾斜了身子。就算是前面的不敢回头看,也都侧着脑袋,支起耳朵,仔细的等着听他的下文。

李伯动这才心满意足的继续小声说:“海兵团有可高可高叻围墙,墙面刷叻是白浆子,雪白雪白的,墙上还有可多的旗,有红色的铁拳旗,有蓝的启明星旗,还蓝白色的海军旗,风一吹,扑棱棱的飘,可好看叻……”

“净瞎说,这老远叻你能瞧见?博铺的烟筒都瞧不见。俺去给博铺的工厂运过料,那烟筒又高又粗,离老远就能瞧见。”

听这声音就知道是跟自己一样是从山东、河南一代来的新移民,也幸亏可能是半拉老乡,这么快就能听懂他夹杂着方言的新话。李伯动决定看在有可能是半拉老乡的份上不跟他一般见识,只是撇了那个人一眼,心里飞快的继续编着更离奇的画面,准备再说一段压制住对方的怀疑。

还没等他编好,那边粗壮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唱支歌,唱支歌,《团结就是力量》,我起头,团结~就是力量,预备~唱!”

“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是力量……”

“停、停、停、停、停……”才唱了两句的歌就被掐断了,那个人看来很不满意,站在船头一处高台上,大声吼了起来:“声音怎么这么小?都没吃饭啊?不会唱也跟着喊,我要是听不到谁的声音,今天中午饭,还有晚上饭都别吃了!”说罢,他用力的挥舞起来手臂,提高了音量唱,不,应该是吼了起来:“团~结~就是力量!预备~唱!”

新兵为了吃饭,声嘶力竭的吼了起来:“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是力量!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比铁还硬……”

鬼哭狼嚎的声音吓的海鸟都不敢飞近这一队盐船,虽然已经吼的听不出来歌曲的韵律,但是铿锵有力的吼声却加强了一船新兵们的气势,很快,临船的新兵们的吼声也响了起来,一起加入了歌曲大合吼……

等到博铺军港附近换乘交通艇的时候,李伯动的嗓子已经要冒烟了,水壶里的水已经喝完,他四处找人借水喝,最后才在刚刚怀疑自己的半拉老乡那找到了小半壶水。一口气把水壶喝了个底朝天,李伯动这才想起来和这个半拉老乡攀谈。

一问才知道,这个人是卫辉府人,跟着爹娘逃荒路上被乱兵冲散,后来被裹挟着到了东三府地界,机缘巧合的一家人竟然在鹿庄主的柳条边又重聚了,当初父亲身上有伤,这才被安置在了临高,就在李伯动的新美村旁边。在老家的时候家里都叫他葫芦,在柳条边登记的时候登记员嫌这个名字不好听,顺手给他改了名字叫张虎头,这有了正式的名字。

虽然两个人并不是真正的老乡,不过方言相近,出来当海军的大多是广、闽人,猛然间听到相熟的乡音,还是让两人间亲切了许多。

李伯动看了看那个雷吼一般的军官不在他这条交通艇上,这才从腰间的口袋里掏一只酱兔腿,递给张虎头,“给,俺娘弄叻,可香叻,平常过节才让吃叻。”

“吃咱叻,吃咱叻。”张虎头解开随身的包袱,里面有用油纸包裹的两只烧鸡,他爽快的撕下一支鸡大腿,一边塞给李伯动,一边解释道:“俺爸腿不太得劲,出不了大力,家里面主要就跟天地会叻学家庭养殖,俺家养了四十二只鸡,还有八头猪。俺爸手艺可好叻,村里办啥大事都是来叫俺爸掌勺。”

马上就是吃午饭的时间了,突然冒出来的肉香味勾引起了全船人的馋虫,众人纷纷向这两个人手中的肉食看去,外围看不到的就不由自主的向那个方向拥。新兵的队伍就开始有点乱套。

突然重重的一声咳嗽声,紧跟着就有人在喊:“都坐稳当点!这不是让你们去东门市逛大街,掉海里可没人捞人们。”原来刚刚站在副驾驶位置上的那个水兵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转过了身,正居高临下的盯着他们。

两人尴尬的笑了笑收好了肉食,保持好一个严肃的坐姿,一路上不再交谈。

等到全体上岸,整好队,在军官的带领下,出了港区,沿着海岸走不多远就看到一处红砖墙的大院,黑色的铁艺大门中有海军的军徽——启明星下交叉的船锚。门柱上挂着木牌,上面写着“博铺海军训练营”。

新兵中有人很诧异,小声的互相询问:“不是白墙吗?也没有插旗呀?”

李伯动之是低着这头跟在人群中一起走,只在被问的糊弄不过去了,才含糊两句:“看走眼了,看走眼了。”

含混耍赖的时间终于被他熬了过去,随着“立~正!”一声口令,队伍停在了在一处长条型的两层小楼下。

“向右~转!”“稍息!”

军官站在了台阶上,手一指旁边的一处小建筑,“那边是厕所,有屎有尿的速去速回,十五分钟后集合。”

等到李伯动他们跑回来集合,又开过来了三队新兵,他们的队伍就由原来的横队变成了纵队。各队军官整好队后,有一个看起官阶更大的站在了队伍前面的台阶上。

“立正!”

“稍息!”

“同志们,既然进入到咱们博铺训练营,那就说明啊,大家已经正式成为海军的一员了!元老院海军,永远是元老院的先锋和主力,第一次、第二次广州战役,料罗湾海战等都是我们海军打响的第一枪,发动机行动,也是我们海军承担的绝对主力,现在在广州作战的陆军同志们也离不开我们海军的支援。希望大家加入我们海军大家庭后能够积极学习,刻苦训练,不辜负元老院和人民对你们的期待,尽快的进入为元老院和人民奋斗的第一线去。你们是志愿兵,比以后要进来的义务兵起点高,要给义务兵们树立起好榜样!”

“好了,大家都走了一路了,我也不多说了,现在就教给大家进入海军的第一课——‘团结’。海军是一个团结的集体,我们上阵杀敌讲究团结,闲暇休息也讲究团结。大家一定要记住‘团结’这两个字,不要忘了我们海军是一个集体,是密不可分的集体,是团结的集体!”

“现在大家一起唱一遍《团结就是力量》,要唱到心里去,时刻不要忘记我们海军就是一个团结的集体!”说着他挥舞起来了手臂,大声的领唱:“团~结~就是力量~预备~唱!”

刚刚在船上就唱了好几遍,现在李柏动这队人就算是不会唱也知道要跟着大声吼了。很快,他们的声音就压住了其他队伍,甚至把其他人本来还算正常的旋律带成他们这种粗旷豪放的半唱半吼式。

那个高阶官员满意的对李伯动这队的带队军官点了点头,原来一脸阴沉的带队军官的脸上也布满了自夸式的笑容。

很快,就有人跑到带队军官的身边,冲他低声耳语几句。紧跟着,带队军官就对着本队下达了命令:“立正~呈二列队形进入食堂,齐步~走!”


忧国骑士 于 2018-1-1 23:58:4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忧国骑士 于 2018-1-2 08:08 编辑

抢在 1 月 1 日过完钱更新一节,希望新年有个好的开始。

感谢本次同人主要的参考资料《海軍よもやま物語(闲画海军)》作者:小林孝裕    翻译:tokaerv(龙腾网 ID)

马上就要进入正式的新兵训练了,新兵费鞋,现在条件下有啥好的新兵训练用鞋吗?好想上解放鞋啊,可惜......

军队得有一个像政委一样的文书,叫啥呢?还叫政委?


飞翔中的板砖 于 2018-1-2 11:42:34 发表了:

忧国骑士 发表于 2018-1-1 23:58 抢在 1 月 1 日过完钱更新一节,希望新年有个好的开始。

感谢本次同人主要的参考资料《海軍よもやま物語(闲画 ...

当然可以叫政委,不过是“政务委员”的缩写就是了:和连长的“军务”区分开


红色中华 于 2018-1-2 13:54:17 发表了:

这是重置了么?


红色中华 于 2018-1-2 13:58:47 发表了:

cqduoluo 发表于 2017-12-31 19:58

提个小意见,对话太北方味了,那应该是山地移民才对吧,怎么是大美村呢。 ...

感觉其实有点像河南方言。


crazikid 于 2018-1-2 15:50:53 发表了:

赞美更新


laromanie 于 2018-1-2 16:02:55 发表了:

赞美新坑


欢乐原始人 于 2018-1-2 20:47:43 发表了:

啊,海髡~~~


cqduoluo 于 2018-1-2 21:21:48 发表了:

红色中华 发表于 2018-1-2 13:58

感觉其实有点像河南方言。

河南东南和山东西面的语言其实也差不多的,具体就不好说了,没研究,总之就是看着很出戏。


忧国骑士 于 2018-1-2 21:42:37 发表了:

红色中华 发表于 2018-1-2 13:58

感觉其实有点像河南方言。

是河南、山东、河北地区相邻的地方方言近似,离的远了就差别大了,比如河南省内安阳话和信阳话差别就很大,如果是具体到下面村里的方言这两个地方几乎都无法交流。基本上过了黄河语言的变化就越来越大。


忧国骑士 于 2018-1-2 21:44:00 发表了:

飞翔中的板砖 发表于 2018-1-2 11:42

当然可以叫政委,不过是“政务委员”的缩写就是了:和连长的“军务”区分开 ...

恩,谢谢,查了下,为了不那么麻烦,他们的叫“指导员”好了。


忧国骑士 于 2018-1-2 21:45:15 发表了:

红色中华 发表于 2018-1-2 13:54

这是重置了么?

贴吧发的版本是初版,因为无法修改,所以这里发的是后来修改过的。


圣天使高达 于 2018-1-3 00:45:57 发表了:

建议重新排版,爪机上看得不舒服


忧国骑士 于 2018-1-13 19:32:25 发表了:

圣天使高达 发表于 2018-1-3 00:45

建议重新排版,爪机上看得不舒服

我用的 UC 浏览器看起来还可以啊,每段首行缩进 2 个字符,方便复制到其他地方。你那看的是什么情况?


忧国骑士 于 2018-1-13 19:42:50 发表了:

写新的被卡住了,伙食餐具怎么解决?原文的意思文总一直在推标准化,海军又是文主席最关爱的地方,实在是没法写成原来部队那样,一大盆米,然后摆桌上几个菜,大家一起聚餐。

一个人一个盒饭?量有点小了吧。

一个人一碗米,几样菜、一碗汤?餐具又太多。

用餐盘?现在金属产量能提供吗?不锈钢?搪瓷?这些材质能解决吗?

说到搪瓷,给部队发洗脸盆吗?搪瓷解决了吗?

牙刷、牙膏呢?

刮胡刀安全刀片有吗?没有刮胡刀军人的军容怎么整理?

最后,还是新兵训练期的鞋子问题?现在能提供什么耐磨的鞋子?开始踢正步、练体能要穿废不少鞋子的吧?

综上,有能提供解决方案的吗?


huitailangcn 于 2018-3-22 08:35:00 发表了:

帝国海军没有设政委一职


ufowangjian 于 2018-3-31 08:13:50 发表了:

你想怎么写都行吧,只要合理就行,只是别再挖坑不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