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元老院上海聚会上的演讲稿,供大家批判

北朝旧贴 | 丘八秀才 | 8/15/2020 | 共 7768 字 | 编辑本页

丘八秀才 于 2017-12-11 22:13:1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丘八秀才 于 2017-12-11 22:29 编辑 尊敬的萧主任、诸位亲爱的元老同志们:非常荣幸有机会在这里和大家进行交流,毕竟自大陆攻略开始以来,难得奋战在各条战线上的元老们能有机会聚得这么齐,尤其是我们敬爱的萧主任也莅临会场,看到您满面红光,真是太令人高兴了。反正今天文主席和马督公也不在场,不妨摘下面具,打开天窗说亮话,虽然我们这些粗胚平时总喜欢把“文主席万寿无疆,马督公永远健康”挂在嘴边——对了,现在应该还要加上一句应景的“王主席比较健康”,不过同志们心里都明白,谁才是操纵我们澳宋政权的幕后黑手——不好意思,我是说带领我们的舵手和旗帜。因此我提议,让我们再次以热烈的掌声对元老院里真真正正的红太阳萧子山同志的伟大贡献致以崇高的敬意!!       今天我给大家汇报的题目是:长风之始——近代海军军官教育剪影,这个标题的前半部分取自于成语“乘风破浪”的典故,这个典故和南北朝时期宋国将领宗悫有关。据《宋书 宗悫传》记载:(宗)悫年少时,(宗悫叔叔)炳问其志,悫曰: “愿乘长风破万里浪。”这句话如果从字面翻译成英文给著名的奴隶贩子夸克穷去理解,他一定会认为宗悫是我们伏波军海军的一名勇敢的军官。的确,在风帆海军时代,除非在军舰上划桨的都是超人,否则风才是军舰的主要的动力,没有诸葛亮的借风秘术,没有那条军舰能够做到“一路顺风”的。因此,关于这一时代的海战战术大部分都要以风向作为重要的参考因素,最为耳熟能详的就是纳尔逊时代英国皇家海军那条“永远抢占上风原则”,意思就是反正老子们的光荣传统是逢战必战,已经打算和你玩命了,干脆顺着风势抢占主动位置拼一把,至于风向会不会一直有利,那就由上帝来决定吧,阿门~       但是工业化让“长风”真正成为了可能,蒸汽机的实用化让海军迈入了蒸汽时代,军舰的航行渐渐不需要考虑风向这个因素,这成为蒸汽机军舰能够碾压风帆军舰的关键优势。这一点,通过围剿郑芝龙的“霸王行动中”明秋老爷子率领以“立春”舰为首的大洋舰队打得郑家船队满地找牙已经无可辩驳地展现在我们面前。我们临高政权最大的优势就是工业化,整个临高的发展史就是一部工业化发展的伟大的历史画卷,在这幅如浩瀚长河般波澜壮阔的画卷中,无不充满了工业化那超凡的力量带来的变革的魅力,只不过,这种变革由我们元老院通过虫洞带到了明朝而已。         马哲的经典理论告诉我们: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生产力的变化会推动生产关系的变化。以蒸汽机为代表的工业革命冲击的不仅仅是军舰这种器物,更重要的是也改变着作为社会关系集合体的——人。从海军人员构成来讲,近代海军已经不是那种传统的“贵族阶层出身的军官通过鞭子和朗姆酒,靠恩威并施、严刑峻法带领着由被社会抛弃的人渣和恶棍组成的水手”模式了,海军历来就是和工业联系最紧密的一个军种,近代科学技术在海军中的运用使得哪怕是一个普通的水兵要掌握的知识和技能较之于之前也成几何级的增长,这不是靠简单的身体力行和口口相传的经验传授能解决的问题,更不是一个不学无术的文盲能掌握的,作为海军核心和主导的海军军官要掌握的知识和技能就那更多了,一个人如果没有接受过专门院校的系统化教育,根本无法胜任这一岗位。如果说蒸汽机提供了军舰前进的“长风”,那么近代海军军官教育才是这股“长风”的真正起始。    近代教育的特点之一就是政权加强了对教育的重视和干预,表现为 19 世纪以后,为资产阶级政府逐渐认识到公共教育的重要性,并逐渐建立了公共教育系统.。近代化的海军军官教育在工业化的推动下已经势在必行,而其中的标志就是专门培养近代化海军军官的海军院校的出现,关于其重要性,日本人看得很清楚,1870 年 5 月 4 日,在继承幕府军舰和海军设施的基础上,日本兵部省提出"大办海军"的建议,专门将海军军官的教育问题单列为一项,指出‘军舰的灵魂是军官,无则水兵无以发挥其所长、舰船将成一堆废铁。况且海军军官应掌握之知识深奥,达到精通熟练程度绝非易事,故尽快创办学校,广选良师,教育海军军官是建设海军之头等大事。这些海军院校,有的随着其政权海军的消亡或衰退而消失或变味,但有些却伴随着国家的国运昌盛到现在依然生机勃勃。         如果单纯要从学术性的层面去概括总结提炼近代海军军官教育的特点规律无疑是相当漫长的,时间长了估计萧主任和大部分元老都要打瞌睡,毕竟有这功夫还不如回家去推女仆,而且元老院给的时间也有限,那不如偷个懒,让我们通过这些标志性的海军学院的日常生活和一个个场景,让这些近代化海军军官教育的剪影帮助我们去探讨到底培养什么样的海军军官才能胜任我们伏波军这样的近代化海军的要求。让我们把时间轴定位到 1866 年,假设这一年有一个来自美国纽约州的穷小子汤姆天赋异秉,通过在简陋的公共教育体系中学习完成了高中学业,又通过在某个国会参议员家做保姆的二舅妈的关系认识了国会参议员,获得了参议员的推荐考入了安纳波利斯海军学院,到了地点一看,估计会吐槽这学校怎么这么小还比不上纽约某些神学院大。毕竟这所学校在 1845 年建校之初只有 10 英亩,大约 40000 多平方米,中间还因为南北战争搬到过罗得岛州,1865 年才迁回安纳波利斯,估计校舍状况也不怎么样,想要大兴土木,搞出以号称世界最大宿舍楼班克罗夫特大楼为代表的美国东海岸著名的文艺复兴风格建筑群还要等到 1899 年,但是汤姆估计心里还是愉快的,因为他知道从这所学校里毕业就意味着跻身海军军官阶层,这在当时是穷人获得社会阶层跃升为数不多的合法渠道。

相对来说,1892 年日本静冈县的乡下农家子弟平田想要考入 1888 年年从东京铸地搬迁到广岛的江田岛海军兵学校要考虑的就单纯得多,他不需要什么国会参议员的推荐,只需要考得足够好就好,当然,因为帝国政府正在横征暴敛准备对清国开战,苦逼的平田家每天只能吃一顿饭,自然是没钱去上专门的预备学校经名师指点的,说不定还要靠给旁边地主家的女儿补习功课来赚伙食费,但是一旦考入海军兵学校,立马飞上枝头变凤凰,所以搏一把是完全值得的。

当然,如果是 1865 年刚进入英国布列塔利亚皇家海军学院学习的英国乡下小贵族约翰可能就要吐槽了,明明海军军官历来是老子们贵族占主流,为毛同级的同学里好多都是平头百姓和乡下泥腿子?

这三位同学其实是近代海军军官教育入门槛变化的写照,即海军军官的选取已经打破传统的身份限制,开始向职业化方向的转变,海军军官教育面向的是社会各阶层中具有合格素质的预选对象,职业化标准取代了身份地位成为选取对象。这种变化的根源在于资产阶级民主关于社会各阶层在包括军队在内的所有政治体制中都拥有平等代表权的要求,彻底地摧毁了封建贵族阶层在建立军官队伍方面的特权。正是由于资产阶级与封建贵族在确定军官队伍构成上的权力斗争,使双方被迫做出让步,最终让军官队伍按照新的原则来任用。当然,吸引平田和汤姆们进入海军军官学校学习最直接的动力自然不是什么荣誉感,而是待遇。以清朝福州船政学堂守届招生考试严复为例,严复父祖两代皆为中医。他自己从小进私塾,再加上父亲的辅导,打下了较好的学业基础。不久,父亲因抢救霍乱病人受到传染,不治而亡,家道急骤中落。听说船政学堂衣食住全由官家供给,每月还有四两纹银的补贴,便决定前去报名。顺带吐槽一下,作为中国近代海军教育的发端,福州船政学堂首届招考的题目是《大孝终身慕父母论》,严复报名应试。当时他父亲初丧,见此命题文情悲切,为船政大臣沈葆桢所激赏,以第一名被录取。已经僵化保守的儒学思想对中国近代化海军建设的阻碍可见一斑。

当然,不管是汤姆,约翰,平田还是严复,进入海军近代教育学校都不是来当大爷的,实际上他们的学校生活相当的紧张充实。各国近代海军军官教育体系传授的海军军事技能总体来看大同小异,基本涵盖了近代海军所需要的各个方面的知识,可以说成为一个合格的海军军官首先要成为一个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学者。我们可以参考安纳波利斯海军学院为例,它的校徽上有这么一行拉丁文格言“ex scientia tridens”,拉丁文是中世纪学术界通用语言,逼格甚高,这句话我不知道怎么读,也没有从网上找到翻译发音,在座的元老有没有知道怎么读的?不过我知道字面上来翻译这句拉丁文的意思是“三叉戟是用知识铸造的”;三叉戟是希腊神话中海神波塞冬的武器,是海军力量的标志;拉丁文是中世纪通用学术语言,逼格甚高,因此,把这句话的意思翻译得信,达,雅一点就是是“制海权来自于知识”。能从美国海军军官学院毕业的学员都会被授予理学学士学位,假如汤姆是在 20 世纪初考入安纳波利斯,在四年的课程经历中,第一学年,新学员入校后,在暑期中首先学习着装、敬礼,进行初步的队列训练。然后是熟悉海军和军官学校的基本情况,了解新学员和学员旅成员的责任。这个学期的军事课还有:航海术入门、海军工程课、海军学术课和领导能力课。第二学年到大西洋或者太平洋舰队进行夏季海上训练。有些学员则乘学校的训练巡逻艇去大西洋沿岸的若干港口与训练基地,以熟悉海军的海上生活、舰上的组织与相互关系和舰上武器装备,了解舰上士兵的任务、责任和生活与工作的环境。学员要在正常情况和模拟的紧急情况中参加舰上的各项工作和值班。第二学年的课程有 4 门军事专业课:导航课的第一部分,海军工程课,领导能力课,海军学术课。第三学年,学员离校到各个基地熟悉部队。此外,在这个暑期中有 4 个星期在该校上专业课与学术课,内容包括乘训练巡逻艇训练水面行动与战术;通过军事演习学习海军战术作战,评估敌方海军的能力和美国的对抗措施;学习有关武装冲突的法律;学习演讲术。第三学年的课程有 6 门军事专业课:导航课的第二部分,海军武器系统课,海军工程课的第二部分,海军电力设备课,领导能力课。第四学年,学员在最后一个暑期中随舰队进行海上训练,参加下级军官的海上值勤。学员要在导航、天体观测和判定舰只位置方面进行广泛的实习,并填写航行训练日志,摘要记录值班情况以及工程、航海术、导航、武器、操作和舰队基本战术方面的工作。第四学年的课程有两门军事课:武器系统课的第二部分,法律课。

为了提高教学质量,通常伴随着奖惩措施和严格的规定,比如 1866 年左宗棠在上奏清廷《求是堂艺局章程》中就提出几条学堂的规钜:

第一条 各子弟到局学习后,每逢端午、中秋给假三日,度岁时于封印回家,开印日到局。凡遇外国礼拜日,亦不给假。每日晨起、夜眠,听教学、洋员训课,不准在外嬉游,致荒学业;不准侮慢教师,欺凌同学。第二条各子弟到局后,饮食及患病医药之费,均由局中给发。患病较重者,监督验其病果沉重,送回本家调理,病痊后即行销假。第三条各子弟饮食既由艺局供给,仍每名月给银四两,俾赡其家,以昭体恤。第四条开艺局之日起,每三个月考试一次,由教学洋员分别等第。其学有进境考列一等者,赏洋银十元;二等者,无赏无罚;三等者,记惰一次,两次连考三等者,戒责,三次连考三等者斥出。其三次连考一等者,于照章奖赏外,另赏衣料,以示鼓舞。第五条子弟入局肄习,总以五年为限。于入局时,取具其父兄及本人甘结,限内不得告请长假,不得改习别业,以取专精。

在为天皇献身的旧日本帝国时代,突出忠于天皇和侵略扩张意识的武士道精神教育,不仅被视为海军兵学校培养海军军官的灵魂所在,还把它贯彻在学校的训令和学员的意志之中。每到重大节日,海校都要组织学生举行升军旗仪式,向天皇的照片行叩拜之礼,每个星期都要朗读、背诵天皇的《军人敕谕》……为了磨砺学生“意志”,强化其适应环境的能力,除了正常的军事课程之外,海校还经常举行残酷的体能训练,各种剑术、柔道、相扑等体育运动更是不可或缺,以此锻炼海校学员的体魄,坚强他们的意志和信念。同时,海军兵学校还以著名的“五省”作为训令来加强学员的精神修养:1、至诚不悖否(有不可告人之事吗)?2、言行不耻否(有不好的言行举止吗)?3、气力无缺否(是否精神充沛吗)?4、努力无憾否(是否已努力做到最好)?5、亘勿懈怠否(是否没有变得懒惰)?每个学员都要按规定及时进行逐条深刻反省,以时刻保持积极的精神风貌。这个梗呢已经被萧主任钦定给日本治安军了,对香港海军士官学校表示遗憾

可见快乐学习什么的是不存在的,大争之世,国家政权哪里有心思给你来什么温情脉脉?

但是请广大元老同志们注意!繁重的课程设置和严格的管理并不代表要把近代海军军官培养成一个满脑子军事知识只知道服从的杀人机器,这事情估计只有昭和的陆军马鹿们干得出来,真正的近代海军强国的军官教育无不重视海军军官人文精神的培养。我知道很多元老,尤其是陆军的元老私下里都在吐槽海军的逼格高,是个放屁都有规矩的地方,我觉得这恰好是对我们海军的称赞。海军军官还是要有点贵族精神的,或者更通俗的说是职业精神的,它包括对人文精神的尊重;call of duty 即使命感和责任感,以及职业的归属感和自我完善自我进步的愿望。这种职业精神外化的其中一个方面就是讲礼仪,重规矩,这一点上不得不说文得四同志的确高瞻远瞩。

还是回到我们之前举出的人物为例,假如平田能够早几年考入江田岛海军兵学校,外聘的英国教官会教他们一句话:to be a gentleman,then to be an officer,翻译过来就是欲当军官,先当绅士,近代海军强国的军校教育除了军事和理工方面知识的灌输外,同时也有着丰富的人文内容,包括法律,文学、音乐、历史、体育、涉外礼仪、艺术鉴赏等内容,比如直到 21 世纪,意大利海军军官必修课程中还有马术。通过必修课、选修课和讲座构成了一个完整的教育体系。这样除了保证了海军军官拥有开阔的知识面和较高的综合素质外,更重要的是通过人文精神的培育达到了修身养性、陶冶情操的目的,使海军军官在相对更加紧张压抑的工作环境中能够保持乐观、开朗的心态,保证心理健康,更重要的是能够保持开阔的思维和视野,不至于眼光狭隘和偏执,不得不说,这方面昭和时代日本帝国海军高层为我们作出了很好的表率。封闭愚蠢和野蛮从来无法从根本上战胜自信文明和开放,彬彬有礼的绅士和凶猛的勇士并不矛盾,把英国皇家海军学院的约翰同学放在日德兰大海战中英国先遣分队旗舰“狮”号战列舰前炮塔炮术军官的位置上,他同样有很大概率在弹药库起火炮塔内只有自己还活着的情况下,拖着断腿打开通海阀,把自己和弹药一起淹没。

至为遗憾的是,在这当面,因为统治阶级的腐朽和体制原因,这方面福州船政学堂成了反面典型。比如该校数十年不开设“体育”课。1894 年,英国海军军官寿尔访问该校,其观察结论是:

“他们是虚弱孱小的角色,一点精神或雄心也没有,在某种程度上有些巾帼气味。……下完课,他们只是各处走走发呆,或是做他们的功课,从来不运动,而且不懂得娱乐。大体来说,在佛龛里被供着,要比在海上警戒,更适合他们。”福建船政学堂开办数十年,从未意识到其历史使命,乃是为中国培养合格的近代化军人。相反,学生在校,仍以“儒生”自居,以“做官”为人生目标。所以,寿尔居然观察到:这些学生在练习舰上实习时,“不喜欢体力劳动,因为怕弄脏手指”,连常规的爬桅杆训练也不愿意做。这种现象,在最早的几批毕业生中,尤其严重——严复自述:其在英国留学,教官令学员“筑垒”比赛,以一点钟为限,“惟中国学生工程最少,而精力已衰竭极矣。”,一个国家的近代海军教育机构鼻祖,居然培养的还是半封建的军事人才,简直可悲,而差不多同一时期的日本江田岛海军兵学校培养的平田们英国人是怎么评价的呢?一个英国军官这样写到:在日本的青年中选择那些出类拔萃者,在这里接受世界上严酷无比的艰苦训练,他们的身心在经过只有十分顽强的人才能经受住的锻炼后,被培养成具备古代武士道德的现代海军军官。因此,从海军兵学校毕业的年轻人,既有一副能经受一切艰难困苦的身体,也有一种不屈不挠的精神。为了天皇和祖国,他们可以不惜一死。”两相对比,高下立现,可以说,甲午战争中大东沟的悲剧,早在这个时候就已经埋下了。

总归来讲,不管是约翰,平田,还是汤姆,他们只是千千万万近代海军军官学员的剪影,他们从安纳伯利斯,江田岛或是布捏塔尼亚,福州船政学堂毕业以后,走向浩瀚大洋,驾驶蒸汽机时代的海军铁甲舰去角逐各个民族国家政权的命运,他们可能是杰利科,或者伊东亨右,或者东乡平八浪,他们在风云变幻的时代引领了一个时代的潮流,回顾他们的成长,我们可以得出,闪烁的将星们是近代海军军官教育的硕果。我对我们元老院海军横扫这个位面的土著不抱任何怀疑,但是我们更应该挂念的是穿越前的那个国家,那支海军,它缺乏海军传统,甚至军官职业化也还步履维艰,但我衷心的祝福这个国家国运昌盛,这只海军能战胜它自己存在的各种顾及,真正成为一支世界化,全球化的海军。

我的汇报完了,因为最近过得太充实,时间仓促,准备不充分,演讲内容也很浅显,也有很多不足或谬误,并且,为了替抠门的企划院节省一级管控物资,也没有做 ppt,请诸位元老们见谅。


煞破狼 于 2017-12-11 22:24:05 发表了:

然后席参谋长在下边睡着了……


魔术的学徒 于 2017-12-11 22:36:01 发表了:

煞破狼 发表于 2017-12-11 22:24

然后席参谋长在下边睡着了……

席参谋长不睡,他回去恐怕不好和督公交代


gdragonflyj 于 2017-12-11 22:37:30 发表了:

吼啊!


圣天使高达 于 2017-12-11 22:39:58 发表了:

我看完全篇很快,可为啥楼主能念上半个小时?


繁华烬燃 于 2017-12-11 22:45:54 发表了:

大赞


煞破狼 于 2017-12-11 22:48:07 发表了:

圣天使高达 发表于 2017-12-11 22:39

我看完全篇很快,可为啥楼主能念上半个小时?

这里的文字稿有六千多字,一般的朗读速度是一秒四个字,那就至少是一千五百秒,再加上一些其他原因造成的拖延,需要一千八百秒,也就是半小时不奇怪啊。


丘八秀才 于 2017-12-11 23:05:09 发表了:

呃……其实在场上的时候我中间穿插了一些其他内容,比如机电长在东海舰队和北海舰队的不同叫法,比如美国人的法律学位都是没有本科的……等等,俗称的“口水话”很多,这份讲稿是前一天晚上才动手写下来的,弄到凌晨三点,来上海的高铁上也写了两个小时,直到布特开始演讲了我还在手机上写结尾(这点坐我旁边的 AYOOYOO 髡事指录作者 可以证明),因此准备得不充分,有碍大家观瞻,见谅~


忠于人类古尔德 于 2017-12-12 06:45:19 发表了:

真是非常可惜

本来都已经约好了,结果大会开始的前一天,不得不跑回杭州处理那些烂事情。


jiang12ning 于 2017-12-12 06:57:40 发表了:

支持啊


abc950309 于 2017-12-12 08:43:32 发表了:

资瓷资瓷


pigrush 于 2017-12-12 09:58:42 发表了:

好文,支持。

和催更。。。。


社会主义螺丝刀 于 2017-12-12 10:55:43 发表了:

讲话很精彩,恨不能亲至。

话说同人啥时候更新?


sniper1990 于 2017-12-12 13:14:27 发表了:

就等布特的讲稿了。


ifaii 于 2017-12-12 22:29:05 发表了:

很不错 可惜没去现场


爱国爱党穆斯林 于 2017-12-12 23:24:29 发表了:

好文,支持了。但想知道下机电长在东海舰队和北海舰队的不同叫法啊


laromanie 于 2017-12-20 20:37:31 发表了:

记得填海兵的坑啊


qwe123 于 2017-12-23 18:01:40 发表了:

写得真好


北境一书生 于 2017-12-24 22:24:36 发表了:

楼主,我引用这里面的一句话当签名可以吗?

可见快乐学习什么的是不存在的,大争之世,国家政权哪里有心思给你来什么温情脉脉?


null897 于 2017-12-28 12:11:45 发表了:

平田。。。    是    啊海军 这部电影里来的吗?


xuelindiao 于 2017-12-28 12:36:09 发表了:

魔术的学徒 发表于 2017-12-11 22:36 席参谋长不睡,他回去恐怕不好和督公交代

当时在现场 就想到这篇同人

(伪.同人 )一场由临八股引发的血案

http://bbs.northdy.com/thread-683956-1-1.html

。。。。。。

东门吹雨也读得很难受,这种垃圾的八股文,前后不通,语序不对,既无重点也无归纳,通篇就是各种胡编乱造的马屁,这玩意肯定不是出自他见过的元老手笔;这是哪里来的文抄公!

奇怪,席亚洲怎么会让他念这玩意。

他一边念一边斜眼望了下坐在身旁的席亚洲。只见席亚洲歪靠在椅子上,双手抱在胸前,脸上还挂着墨镜,嘴里还念念有词

“海军的 h800 用的锅炉是 D 日前带来的,不是临高产的。。。哈。。呼。。。哈。。。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