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守空城的解元老会不会遇到《湘西剿匪记》里的神兵。

北朝旧贴 | yanhansong002 | 8/15/2020 | 共 3375 字 | 编辑本页

yanhansong002 于 2017-12-11 17:50:06 发表了:

比如对梧州有些想法的某人深感面对髡人的枪炮,自己实力不济,于是在攻打城池时特意花大代价请来一些临上阵前被信仰加持过再喝过掺有某种麻药的符水,身穿拿油浸泡和蒸煮过的用藤条或竹片编织的铠甲,背插几面彩旗,手持梭镖藤牌腰配砍刀和几个烟火瓶的所谓神兵?


煞破狼 于 2017-12-11 18:23:26 发表了:

其实我在担心另一个伏笔,就是黄安德,黄熊一帮老兄弟喝酒时,这帮老兄弟对临高政权分配方式表现出的不满,难保吹牛者会设计这几个人里除了王七索,还有人被石翁买通,并成功策反了黄熊,于是梧州这个留守的伏波军连就是黄熊带队,几个排长班长是他有心安排的老兄弟,这帮人趁着这里兵力空虚,后续治安军部队还没上来的窗口期,与石翁的人接上了头(按照广州篇来看,在黑尔的训练下,石翁已经有了一支相当有行动能力的地下组织,难保梧州篇里会再次出场),里应外合反水,洗了元老工作队


kantwo 于 2017-12-11 18:46:45 发表了:

煞破狼 发表于 2017-12-11 18:23

其实我在担心另一个伏笔,就是黄安德,黄熊一帮老兄弟喝酒时,这帮老兄弟对临高政权分配方式表现出的不满, ...

然后骆阳明为了保护元老全家殉难?


abc950309 于 2017-12-11 18:56:05 发表了:

煞破狼 发表于 2017-12-11 18:23 其实我在担心另一个伏笔,就是黄安德,黄熊一帮老兄弟喝酒时,这帮老兄弟对临高政权分配方式表现出的不满, ...

应该不会的,萧主任已经说石翁写崩了……

石翁和黑尔现在已经属于超级反向金手指了,再这么写,岂不是成了单穿小说……(手动捂脸


煞破狼 于 2017-12-11 18:59:07 发表了:

不管是杀了情报员还是按石翁的授意活捉或是混战中打死了个把元老,只要真发生正牌伏波军军官带着一个连反水的事件,那对临高政权绝对都称得上巨大挫折这四个字了。


煞破狼 于 2017-12-11 19:01:35 发表了:

abc950309 发表于 2017-12-11 18:56 应该不会的,萧主任已经说石翁写崩了……

石翁和黑尔现在已经属于超级反向金手指了,再这么写,岂不是成 ...

上周六见面会上吹牛者亲口承认之前给 500 废开的金手指太大,要弥补……


abc950309 于 2017-12-11 19:05:15 发表了:

煞破狼 发表于 2017-12-11 19:01 上周六见面会上吹牛者亲口承认之前给 500 废开的金手指太大,要弥补……

弥补的方法是开个更大的反向金手指吗?(手动捂脸


煞破狼 于 2017-12-11 19:08:58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煞破狼 于 2017-12-11 21:26 编辑

abc950309 发表于 2017-12-11 19:05 弥补的方法是开个更大的反向金手指吗?(手动捂脸

波尔布特的同人《张岱临高行记》不也设定了有伏波军军官反叛,所以吹牛者从善如流是有可能的。


de9000 于 2017-12-11 19:13:00 发表了:

煞破狼 发表于 2017-12-11 18:59

不管是杀了情报员还是按石翁的授意活捉或是混战中打死了个把元老,只要真发生正牌伏波军军官带着一个连反水 ...

军官带几个亲信叛逃是可能的,带一个连反水也太小瞧元老院建军之路了


zkdjmax 于 2017-12-11 19:21:51 发表了:

只要别为了文学戏剧性,狂开反向金手指,再来个棱堡克星何如宾,或者大清战神阿巴泰,拿这本书就真毁了


煞破狼 于 2017-12-11 19:36:02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煞破狼 于 2017-12-11 21:25 编辑

de9000 发表于 2017-12-11 19:13 军官带几个亲信叛逃是可能的,带一个连反水也太小瞧元老院建军之路了

这就看吹牛者怎么安排了。历史上没有彭雪枫,一个团又一个连也就要被郭炳生糊里糊涂带去投敌了。


fsb 于 2017-12-11 19:37:08 发表了:

不会,黄熊是经过长时间深入培养的军事干部,看着元老院一步步走来,深刻了解伏波军的强大是经济军事情报科技全方位的领先碾压,其他政权的覆灭不过是时间问题,他现在只是因错误升迁较慢,而大陆战争升迁机会数不胜数,现在已经占领梧州军功在手,这种情况下还要投明不是智商问题而是直接开弱智光环了,这是四九年十月一日共军高级军官叛逃加入国军的节奏啊。


解放军席卷亚洲 于 2017-12-11 19:46:32 发表了:

黄熊不大可能叛变,但毕竟也只有一个连罢了

其实我现在觉得重大挫折未必是军事上的失败

更可能是政治经济上的挫折,尤其看最近几章感觉解元老的工作能力未免过于平平


繁华烬燃 于 2017-12-11 21:20:04 发表了:

我认为吧是

打得下,治不下,缺人缺的太严重了,

梧州这个要地,处处都是破绽……

后方支援还跟不上,吃喝现在就是个问题……

大量闲散人员还不能分散出去,聚在一起即时不搞事情,也有治安压力……

梧州的商业不能尽早恢复,梧州就是一天的死穴……

大战之后还怕疫情……

社会矛盾过段时间就得爆发……


yanhansong002 于 2017-12-12 08:26:42 发表了:

放心,看样子顶多是内外敌匪勾结,社会矛盾尖锐所引起的一系列问题,导致打的下来却站不住脚。


南海农庄店小二 于 2017-12-12 10:05:19 发表了:

yanhansong002 发表于 2017-12-12 08:26

放心,看样子顶多是内外敌匪勾结,社会矛盾尖锐所引起的一系列问题,导致打的下来却站不住脚。 ...

我估计,熊文灿反扑的可能性不大,他手上也没什么有战斗力的武装了。就像前面几位说的,看过最近几期,感觉解迩仁的工作水平确实一般,这样看来战后重建引发社会矛盾的大爆发几率更大些,最糟的情况无非就是无法开展工作被迫撤出。不过,这对于至高无上的元老院来说比打败仗还要丢人。


cc5233 于 2017-12-12 10:26:03 发表了:

反叛?讲几句房子问题就会反叛?我觉得这简直可笑至极


煞破狼 于 2017-12-12 11:05:10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煞破狼 于 2017-12-12 12:25 编辑

cc5233 发表于 2017-12-12 10:26

反叛?讲几句房子问题就会反叛?我觉得这简直可笑至极

表面上是房子问题,其实实质是源自这帮人观念上无法转过弯,其本质上还是明代军户体制下的旧军人,因此在临高政权下等于已经做了相当于明朝军队里小旗,总旗,百户的位置,但不说没有娘子,房子,田亩;没有家丁,亲兵;明朝军队传统的喝兵血,吃空饷,把士兵当佃户,骚扰地方捞银子的手段在这里都不可能。

现在临高政权的军队更像苏联军队而不是 PLA,空有十人团告密机制和契卡制度,却还没有完善党进连队的政委和指导员制度,这就使得这些旧军人的思想观念无法得到及时的疏导和提点,黄安德在山东那次就很典型,好在及时得到了元老的谈话。现代军队对军人严厉的约束与他们升官就是为了发财的明朝军队概念的激烈冲突如果不加以疏导,最后发生反水并不是不可能的。


9 号单开道岔 于 2017-12-12 20:52:23 发表了:

煞破狼 发表于 2017-12-12 11:05

表面上是房子问题,其实实质是源自这帮人观念上无法转过弯,其本质上还是明代军户体制下的旧军人,因此在 ...

没转过来也有好处,人人都憋着当从龙之臣


kong78 于 2017-12-13 13:02:52 发表了:

煞破狼 发表于 2017-12-11 18:23 其实我在担心另一个伏笔,就是黄安德,黄熊一帮老兄弟喝酒时,这帮老兄弟对临高政权分配方式表现出的不满, ...

我感觉不止黄熊那些人,不合格的兵反而去当官,一线的官兵难保没有情绪波动。


煞破狼 于 2017-12-13 13:36:33 发表了:

kong78 发表于 2017-12-13 13:02

我感觉不止黄熊那些人,不合格的兵反而去当官,一线的官兵难保没有情绪波动。 ...

你是说田凉?不过也说过,这位能当军官是当时实在找不出人,军官空额必须被填补。由于郭芙被河马推了,他为这个原因之后去捅了河马或是反叛倒都有了理由。


yanhansong002 于 2017-12-13 17:38:04 发表了:

行了,敌人老是从内部出现有意思吗?


赤色 MA 于 2017-12-13 17:49:37 发表了:

煞破狼 发表于 2017-12-13 13:36

你是说田凉?不过也说过,这位能当军官是当时实在找不出人,军官空额必须被填补。由于郭芙被河马推了,他 ...

这个人我反倒觉得没大问题。按以前的描写这个人性格懦弱优柔寡断,郭芙和他也没有确立过恋爱关系。他造反的动机不足。这个人的危险之处在于他的判断力如果没有明显的进步的话不足以胜任一线指挥官的任务,很容易在遇到突发情况时惊慌失措因失职造成损失,或者在其他人反叛时迷迷糊糊地被裹挟。不过反过来说他那个年纪可塑性很大,锻炼出坚强的性格也不是不可能。


煞破狼 于 2017-12-13 18:24:04 发表了:

赤色 MA 发表于 2017-12-13 17:49 这个人我反倒觉得没大问题。按以前的描写这个人性格懦弱优柔寡断,郭芙和他也没有确立过恋爱关系。他造反 ...

这段时间正被人安利看《犯罪心理》,里面就提到这类人性格的反面就是对某些事特别轴,有钻牛角尖的危险。剧情设定里广州攻略开始前他给郭芙的信,是带有把郭芙认定了做自己对象的情绪在里边的。所以这个角色后边怎么发展就要看吹牛者的安排了。正所谓一念成佛一念成魔,万事皆有可能。


kong78 于 2017-12-13 20:12:13 发表了:

煞破狼 发表于 2017-12-13 13:36 你是说田凉?不过也说过,这位能当军官是当时实在找不出人,军官空额必须被填补。由于郭芙被河马推了,他 ...

不是,我是说全体老兵和士官。不合格的兵被抽调去速训班当北上干部,剩下的兵还得去拼命,虽说待遇不错,但不管哪个时空,哪个政权手下,士兵哪有干部值钱?


晨星幻坠 于 2017-12-13 20:22:57 发表了:

煞破狼 发表于 2017-12-13 13:36

你是说田凉?不过也说过,这位能当军官是当时实在找不出人,军官空额必须被填补。由于郭芙被河马推了,他 ...

这不是江南烽火的情况嘛…还又劝回来了…

临高的情况蒋锁就是极限了吧…


Scat 于 2017-12-13 22:49:39 发表了:

投敌这种事也得有个像样的敌,熊督那样的连失 n 城的,脑袋已经被崇祯记帐不知多少次了,投他是圣母婊发作了还是喜欢看领导被砍脑袋。

要硬说风险的话,少民暴动倒是一个,运气好的话把某个髡贼捉了或者砍了都是应有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