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教育能把归化民的“理智”提高到民国初期的水平吗?

北朝旧贴 | 波尔布特 | 8/15/2020 | 共 6516 字 | 编辑本页

波尔布特 于 2017-11-16 21:09:46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波尔布特 于 2017-11-16 21:11 编辑 以下是我近期写同人的原始素材之一,故事发生在民国初期的江南水乡,靠近当时中国最先进的上海,不是大巴山之类的落后山区。谁有信心通过短短几年的政治教育把临高归化民的政治觉悟与“理智”提高到民国初期的中国“先进”地区?

————————————————————————————————

......

黄老太不待他问,说道:“恭喜你哩,你家血抱一个小宝宝,又白又胖,现在房里,你去瞧瞧,好福分做个现成爷。”说着,金大妻已经抱了出来。金二细看那小孩,只一月光景,问道:“吃奶哩。”他老婆道:“我带着牛奶,你抱回去吧,待我来喂奶。”金二接着抱去,金二妻也跟了过来,黄老太笑着说:“这孩子的来历,吾倒晓得很详。金大你莫小觑他是个血泡,来头大得很咧。小孩的祖父,正在京里做官。”这话把金大夫妻吓了一跳。

金大始终不懂他的话,黄老太把嘴凑在金大耳朵上,详细说了一遍,金大吓得冷汗一身,说:“这事如何了得,将来有三长二短,便要满门抄斩。”黄老太陪笑说:“你胆大着些,有福分才好做他的干娘。”金大忖了一会道:“金二是我的兄弟,现在这小孩便是我的侄子,我便是他的伯伯,究竟有没关碍,我倒要去打听一下,不要闯出祸来,连累我伯伯。”说着起身望外便走。黄老太太连忙拉住,叮嘱金大,千万别给外人知晓,弄出乱子,不是耍的。金大含糊着,只管上街去。

看官你道黄老太所说那个小孩来历究竟怎样?在下不必替他秘密,说来大家听听。据称金二妻在上海一家公馆里当娘姨,说也奇闻,若大一座公馆,娘姨、丫头、汽车夫、梳头妈、烧饭司务、管门巡捕,统共不下一二十人,若要问起那公馆里的老爷、少爷、太太、小姐来,却一个都没有。原来老爷在大公馆里,镇日镇夜十来个姨太太轮流看守住,万难到这边公馆里来。太太呢,是一家公馆里的小姐还没出阁。一个月老爷到公馆只一两遭,老爷一到,合公馆人,忙个不了。汽车夫便想法子去接太太,也有时接不到太太。接到了,也不能宿在公馆里一宵半夜,只一黄昏,老爷太太便各自东西。

今年六月里,太太忽然害病,住在医院三个多月,老爷暗暗派金二妻日夜服侍着。九月底太太生下这个孩子,在理应该珍怜玉惜,不料太太却不要这个孩子,偷偷的嘱咐金二妻抱回乡去,给她一百块钱,叫她在乡间雇个乳妈,好好养着他,每月许帖金二妻五块钱。金二妻临行,太太倒也揩着眼泪,对那孩子道:“儿啊,你知道你的娘,现在还不能算你的娘咧!你跟着金妈做乡下人去吧。等你娘做定了你的娘,再想法子来领你好妮子。”又对金二妻道:“你记着,他的爷没良心,不必说他,他的祖父正在京里做总长,也说不定就要做皇帝。他的祖父做了皇帝,他的父总算是太子,等到太子升了皇帝,那小儿也就是太子。那时候我做了皇后,便来领他。现在给你领去。”

金二妻贪一百块钱,顾不得什么,肩着一副重担回来,居然做未来皇帝的干娘,居然自己是个未来皇太后。这话黄老太亲口说的,金大听着,又惊又喜,走到福熙镇找汪四先生谈论半天,又同到钱福爷那里,恰巧秦炳奎也在,当下开个御前会议。福爷说:“这事非同小可,总长便是皇帝。皇帝的儿孙,便是龙种,怎好私匿在民间。一乡之中,出个状元举人,尚且要拔秀气,弄成个田荒地瘠,怎禁得包藏着龙种在家,地方上还好太平度日吗?金大,你不怕灭门之祸吗?你快快去领来,待吾想法。”

金大急得甚么似的,奔回告知金二。金二也埋怨老婆,当下合村的人,都有些风闻,走来干涉,不容黄老太和金二妻嘴硬。金大当先抢着孩子,金二夫妻、黄老太、黄善生等男男女女,跟着五六十人,一路赶到福熙镇来,又哄动了全镇的闲人,把狭狭一条街道,塞得水泄不通。金大等好容易挤进福爷家里,福爷吩咐家人把大门闭上,屋子里早站着许多人,都有些关系,不便赶出。

福爷、炳奎、汪四三人先把小孩仔细瞧察,都说相貌一表非凡,果然龙种,苦的我们一辈子没见过当今皇帝的龙颜,他究竟像龙不像龙,不能断定。说着众人都挤拢来察看,福爷儿子玉吾称赞不迭,说好像啊,龙颜更有着两撇胡子,其余五官步位,一些不差。大众和着,说很像很像。福爷叱玉吾道:“你胡说乱道则甚?难道见过龙颜的么?”玉吾道:“我哪一天不见。父亲不信,袋里摸个出来比一比,像弗像,立刻辨得。”福爷会意,果然伸手袋里摸出一个红纸包来,那时候秦炳奎电光似的两条视线,只向那纸包上闪了闪。福爷解开纸包一瞧,两块都是英洋。再摸出一包,检块人像纪念币对照一下,不住点头。停会大众都掏出块银币来比较,也有说像,也有说鼻子太小,一时人多口杂。

汪四先生吩咐金二把小孩拜福爷做继父,福爷摇头不迭,说龙种没一个不是天上降下的星宿,做他继父,至少减寿十年,说着更轻轻的对那汪、秦二人道:“我们不如向他拜一下吧。四兄,你是考过的童生。炳翁更是进过的秀才。在下也是一个监生,多少有些福分。不如各拜他个三跪九叩首,他有造化,受得起我们,将来龙尾上带带,没福便折杀了他,也不好怪怨。”两人赞成,福爷对金二、金大道:“这小儿天上福星,有些造化,既来这里,总要求他保佑一方太平。吾们当乡董的责任,保地方百姓安宁,最最要紧。此刻眼见福星在此,不可怠慢,总要行个礼数。你抱着站在正中,待吾拈香,各人行礼。”金大竟抱了小孩,站在正中,面前摆只半桌,设副香案。汪四抢着点了香烛,铺个垫子。福爷先拜,行个三跪九叩首礼。炳奎、汪四、玉吾依着拜过。金二、黄善生等也胡乱磕个响头。一众看客,男男女女,各拱拱手,笑嬉嬉站在旁边。这时炳奎哥子炳刚也来,蹲了三蹲,金大叫金二接过孩子。自己拉了老婆,拜个不休,心里默祷,做他伯伯,不要折福,便是减寿,打个折扣拜过。福爷吩咐好好抱归抚养,派炳刚、汪四护送回去。一路看客,人山人海,从此金二三间草屋门口,人像潮水一般涌了好几天。便是钱福爷御驾,也曾宠幸过两三次。金二要替小孩起个乳名,叫做皇儿,他老婆道:“你是干爷爷,题了名字,小孩便要夜啼,还是请福爷题。”福爷道:“我赐他一名,叫龙官吧。”因此大家叫他龙官。炳奎、炳刚、汪四一辈子见小孩十来天没变化,估量福分很大,受得起我们拜跪,将来一定是个正命天子。当下都不敢藐视,时常叮嘱金二,好好抚育。金二见小孩牛奶不会吃,彻夜啼哭,便雇个奶娘,改吃人奶,再托村馆先生,写一条天皇皇地皇皇的纸条,粘在路旁,小孩夜间才算不哭,从此安然度日,暂时不提。


表情生动泰瑞尔 于 2017-11-16 21:32:58 发表了:

不好说啊,不过还是求更


黑影 于 2017-11-16 21:45:12 发表了:

其实到 49 年新中国建立,大多数人的认识和大清没有任何区别。不要拿沿海等少数地区当作中国全部。


de9000 于 2017-11-16 21:58:12 发表了:

怎么可能?

百年沉沦不是那么简单的。集中国之精华造就上海。穿越众有这个大能吗?


波尔布特 于 2017-11-16 22:12:13 发表了:

黑影 发表于 2017-11-16 21:45 其实到 49 年新中国建立,大多数人的认识和大清没有任何区别。不要拿沿海等少数地区当作中国全部。 ...

主贴的故事就发生在沿海的江浙地区。


圣天使高达 于 2017-11-16 23:00:21 发表了:

归化民只是剃了个头,扫了下盲,无非就是在工厂干手艺活,可在工厂也没元老会闲得没事去灌输一些近现代的认识,哪可能一下子就让他们转变三观。


Scat 于 2017-11-16 23:18:25 发表了:

人是很容易塑造的,讲髡贼那一套的人成了老爷,其它人很快也会学。髡贼还有正经学校


黑影 于 2017-11-17 00:40:52 发表了:

Scat 发表于 2017-11-16 23:18

人是很容易塑造的,讲髡贼那一套的人成了老爷,其它人很快也会学。髡贼还有正经学校 ...

第一代人很难,他们大多数只是表面的模仿。第二代人开始接近,建立相近的三观。到第三代的时候,大家其实就差不多了——三代元老和三代归化民之间的差距就几乎没有了——如果不考虑单独培养的话。


黑影 于 2017-11-17 00:41:40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黑影 于 2017-11-17 00:42 编辑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7-11-16 22:12

主贴的故事就发生在沿海的江浙地区。

第一代、第二代的意识是不好转变的。第一代其实只是表面上的像。第二代开始内心上的认同,第三代就趋同化了。

所谓三代才能培养一个贵族家族,其实不是贵族的那套东西难学,而是从底层意识上的形成一套价值观。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7-11-17 08:39:33 发表了:

原来你也是抄书


持简 于 2017-11-17 08:48:57 发表了:

按现在临高的摊子,“蓝区”对应土鳖的偏远地级市对偏远村的控制力度。而“绿区”对应土鳖的偏远县对偏远村的控制力度。


波尔布特 于 2017-11-17 09:18:37 发表了:

人畜无害小白免 发表于 2017-11-17 08:39 原来你也是抄书

不用“古籍”作为素材和参考,怎么能惟妙惟肖的模仿土著的三观和言行。


pigrush 于 2017-11-17 10:12:44 发表了:

临高启明原书里,对归化民世界观的改造上,是相当迅速的。像芳草地学生,长期的归化民如陆橙谭小琴,甚至包括李永薰,描述他们的言行思想时,都与现代人非常接近了。这多少开了金手指。不过我觉得,这也是穿越小说的剧情需要。如果不开金手指,临高人和全国其他地方的人一样,都是古人的思想与世界观,那有何区别,有何冲突可言?

就算不提金手指,民初江浙乡村和临高的归化民,也不是一个合适的类比。清末民初而言,现代思想没有掌握政府,也没有推进现代教育,更没有西方人(穿越者)浸入式的生活在他们身边,最重要的是,没有像髡贼们学的共产党一样,把政权推进到基层。民初江浙乡村更合适的类比对象是广东,极大的受到了现代思想,工业化产品的影响,但是并没有人在那里强制推行。

现在临高更合理的类比对象,我觉得是 45 年左右的华北乡村。再加金手指。


气持样 于 2017-11-17 10:45:22 发表了:

不要低估了封建社会普通民众的信息落后


气持样 于 2017-11-17 10:47:12 发表了:

1937 年抗战爆发,一个外国传教士跑到北京附近的郊区提醒当地人日本要来了,结果他们甚至都不知道大清都完了几十年


cqduoluo 于 2017-11-17 19:29:25 发表了:

这个也要看人吧,那个时候江南水乡的农民和上海的工人肯定观念区别会很大的,不过临高许多同人,包括你写的,想法都过于现代了是肯定的。


liutom2 于 2017-11-17 22:16:13 发表了:

民国初期的所谓“理智”也不比大萌朝强到哪儿去吧?除了被人暴揍若干次之后明白了使用科学的洋人比自己厉害,就这点道理绝大部分人也不懂,只知道洋人厉害这半段而已。


波尔布特 于 2017-11-17 22:38:06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波尔布特 于 2017-11-18 08:13 编辑

liutom2 发表于 2017-11-17 22:16 民国初期的所谓“理智”也不比大萌朝强到哪儿去吧?除了被人暴揍若干次之后明白了使用科学的洋人比自己厉害 ...

清末开始的现代教育到民国初期已经为中国培养了数以万计的“现代人才”,在江浙地区这类新式人才的社会影响力已经接近旧式的秀才、举人,具体可以参阅《阿 Q 正传》。

虽然有不少“假洋鬼子”之类的半桶水,但更多的是类似鲁迅的知识分子,不仅为几年后的五四运动奠定了社会基础,辛亥革命也是这类人带头的。记得有个省的起义就是当地中学生从中学实验室里制造炸弹开始的,《阿 Q 正传》里也有个被砍头的革命党。

而 500 废培养的成年归化民,思想觉悟应该比较接近“假洋鬼子”,只有外表像,内心三观早就定型了,永远停留在旧时代。芳草地小学生应该超过了假洋鬼子,但未必能达到革命党的水平,社会影响力刚刚开始,成年归化民对他们的观感应该也和清末差不多。至于澳宋版鲁迅和五四学生,只能等芳草地中学生、大学生大量毕业再说了。

总的来说,我觉得临高的思想现代化应该不如民国初期的江浙。


波尔布特 于 2017-11-18 07:26:03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波尔布特 于 2017-11-18 08:25 编辑

liutom2 发表于 2017-11-17 22:16 民国初期的所谓“理智”也不比大萌朝强到哪儿去吧?除了被人暴揍若干次之后明白了使用科学的洋人比自己厉害 ...

还有件事,tg 对辛亥革命的历史评价提到当时的社会风气相比满清已经有了很大改变,例如人际交往时跪礼已经不流行了,对官员也不再流行称呼老爷、大人,社会风貌至少在表面上向现代社会靠拢。《阿 Q 正传》里那帮换皮的旧官僚也勉强做到了这类要求。

而 500 废现阶段的“移风易俗”最多也就达到民国的程度,也就是大部分人其实是换皮不换心,像 tg 那样完全蜕变是少数人。而大部分中国人内心的改变其实是解放后的事了。

这不是 500 废单方面努力的问题,土著开化也是需要时间和历史沉淀的。就像 9 楼说的,“三代才能培养一个贵族”,成年归化民三观定型,根本没有通过洗脑变成现代人的希望,最多也就是做到形似神不似,通过教育缔造“现代人”只能通过芳草地这种从小培养的。


黑影 于 2017-11-18 19:16:14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7-11-18 07:26

还有件事,tg 对辛亥革命的历史评价提到当时的社会风气相比满清已经有了很大改变,例如人际交往时跪礼已经 ...

从小培养出来的也是二代——虽然不全是那种认同,但是被上一代影响的那些。

但是多数还是会被上一代人潜移默化的影响。

比如大男子主义啊,重男轻女这些观念,哪怕现代,那些大学毕业出来的里面,都有很重的思想,就是被前一代人的思维影响的结果。

很多东西,不但是要从教育上入手,更多的是要搞新文化新思想的运动,从道德和法律上,去要求人们做到。

说几个事情,我同事是山东的,她说他们那里家里没有男人撑腰的话,女的会被欺负。特别是那些全家都只有女儿的。

同样的事情,如果在我们重庆的话,恐怕会倒过来,没有被几个女的打上门去,已经是喔米豆腐了。

另一个是山西的,他们那里嫁人收彩礼 10 万、20 万的,还要这要那,女儿还分不到一分钱遗产。当地穷得要死,10 万 20 万简直是巨款,结果就是娶不起媳妇,但是偏偏还要生儿子。

问我们那里彩礼多少钱,我说,丈母娘家没有倒贴进去 10 万、20 万已经算是女儿向着娘家了。通常给的各种礼表示一下,转手就递个存折给女儿带走做为嫁妆了。

说这两事,其实就是想说,前一代人对后面造成的影响,周围社会对下一代人的影响。在重庆这种环境下,重男轻女就必然是少数人——哪怕农村也差不多。

另一个问题是经济独立,对书中(不是论坛上那个)杜雯非常不屑一顾的就是,她实际上是个教条主义者,根本不明白,没有独立的经济能力,女性就谈不上什么地位不地位的,而对古代来说,同样也是如此,更是涉及中国古代一个传统问题,有家产无私产。所以中国古代往往统计的是户和丁,而不涉及人口。户是基本的经济单位,一家人的财产是共有的,不存在私产,也就不存在独立的人格问题。

自由恋爱自由择业,这些根本无从谈起——你连支配自己财产,甚至自己名下的财产都不存在,拿什么去争取行驶自己的个人权力?

所以,要提倡女性权利,最重要的是先让女性出来工作,有工作有收入,才能谈人格,才能谈女权。中国女权世界上绝对是排名靠前的,靠的就是女性的劳动参与率是所有大国中最高的。


下水道里的鳄鱼 于 2017-11-18 19:27:47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下水道里的鳄鱼 于 2017-11-18 19:29 编辑

黑影 发表于 2017-11-18 19:16

从小培养出来的也是二代——虽然不全是那种认同,但是被上一代影响的那些。

但是多数还是会被上一代人潜 ...

临高的未来二代三代应该是那种从学校到工厂到海外,激烈流动的

俺觉得有点像美国各种开发西部和几次城市大建,还有就是本朝的飞翔三十年,德国的第二帝国前二十年那次飞跃,原来农村落后偏远地区留下的都是老弱和能忍受五百税的“富人”大户,早晚被水利建设和农村合并教会做人

大部分青壮劳力如果想找到教育当中许诺的希望,恐怕只能跟着迁徙移民潮

俺觉得吧,临高是有计划的让人口流动起来,避免安土重迁的百年大户,尤其是公务员,至少在建设阶段防止形成那种地方寒门累积势力互相联姻通婚的……

不断的流动,在文化交汇地区开拓,这种黄金期上升期成长起来的二代三代估计应该是很快就能摆脱老一代的影响,因为他们的经济文化政治生活都是依靠五百集团名下的各种新式工业化和强行工业化的“单位组织”,而不是家族血亲和乡土社会……


波尔布特 于 2017-11-18 19:58:11 发表了:

黑影 发表于 2017-11-18 19:16 从小培养出来的也是二代——虽然不全是那种认同,但是被上一代影响的那些。

但是多数还是会被上一代人潜 ...

说得好,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某些人想仅仅通过政治教育就让归化民“理智”真的很 yy。芳草地从小培养尚且不能确保效果,更何况是对三观定型成年人进行短训。就他们之前“欲当奴隶而不可得”的觉悟,想“理智”起来真的很难。


黑影 于 2017-11-18 21:04:39 发表了:

下水道里的鳄鱼 发表于 2017-11-18 19:27

临高的未来二代三代应该是那种从学校到工厂到海外,激烈流动的

俺觉得有点像美国各种开发西部和几次城市 ...

工业化、城市化很大一个就是让人口流动起来,工业、商业社会和农业社会最大的区别就是人口的流动。

大家庭制必然在工业化社会被碾得粉碎——越是发达的工业社会,越没有大家庭存在的基础。


liutom2 于 2017-11-18 21:15:35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7-11-17 22:38

清末开始的现代教育到民国初期已经为中国培养了数以万计的“现代人才”,在江浙地区这类新式人才的社会影 ...

说实话,就五四那帮革命党在现在看来也真就那么回事,绝大部分不过是群投机分子,弄点新名词糊弄人而已,骨子里的东西根本没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