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个名字,暂定:参知政事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北朝旧贴 | 黑影 | 8/15/2020 | 共 9247 字 | 编辑本页

黑影 于 2017-10-28 23:55:25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黑影 于 2017-11-3 04:57 编辑 按照建议,把名字改了,暂定为:**参知政事也不是那么好当的**时间大约是在 1634 年末,1635 年初,第三次大会之后**既然本人出场了,那就顺便写个同人吧**何影何元老大约是各省首长中最酱油的存在。不但是因为外交省本身存在就有些问题——这个时代的技术条件,驻外的各种代表领事大使,基本上都是要靠自己的能力来处理大部分事务,只有最重要的部分才会上报,而这部分往往又不是一个外相可以决定的。另一个问题是,除了大明的问题以外,元老院澳洲行在有对外关系的国家,其实就两国——葡萄牙和荷兰。西班牙、英国、丹麦、法国、日本、朝鲜、琉球、越南、占城……等等,其实都不能算有正式的外交关系,也没有像样的外交往来——都是商务往来。既然是商务往来,能到外交省处理的东西就不是太多。至于宗教事务局那就更是少之又少了——海南其实就两家——新道教和天主教,吴南海的新教纯属他个人的玩意,临高、琼山等地的佛教其实也少得可怜,寺庙不多香火不旺不说了,把那些无头发的浪子等等乱七八糟的家伙送入劳改营以后,连稍微正经的和尚都没有几个,合并掉大多数庙宇之后,也就那么两三个还在开门的寺庙。关门的庙产,统统都移交给需要的部门做为各种用途,何影也不打算再要回来。说是一个省加一个行局,其实手里也就那么几只猫,何影干脆把两边的迁到了一起,并排在一条街上,再在中间的围墙上开一道门,省得两边不多的手下天天练习长跑,还经常错过。当然,这也是为了省下自己两边跑的麻烦。何元老的办公室设置在外交省办公大楼内——这办公大楼虽然修得还不错,为以后一段时间需要留出了不少办公室,但大多数都是空房间,办事员更是没有几个,全省上下,加起来恐怕还不到二百人,这还得感谢警备司令部配足了保卫人员。正如何元老说得那样,我就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还要求省内局内同志不要有山头主义,要以大局为重,外交省不需要争虚名,讲排场,有用没用的部门设置一大堆。先拉队伍在考虑是否需要等等。坚决反对山头主义,土财主作风。外交省对机构的设置、对人员的需求都是一贯的,那就是有需要再设置,没有需要那就只保留架构,不设机构,不安排专职人员。为此丁丁和潘潘还打算作为反官僚典型来报道,结果被何元老严词拒绝,表示这样会得罪兄弟机构,得罪其他元老。认为现在大宋行在的机构,不是冗官冗员,而是严重不够,事务较少的外交省应该主动减少人员,特别是本就十分稀少的各级干部的浪费问题……好吧,其实一切都不是这些,而是何元老其实纯属是——懒。何元老穿越的原因主要是为了混个元老席位,然后混吃等死,可以说是整个穿越集团 500 多号人中,最没有奋斗目标的之一,哦,也许可以去掉之一吧。和各位“受赡养人员”的老年元老有得一拼,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假如元老会议是按照积极程度来排座位的话,他大约可以和各位老年妇女门坐到一起去——甚至还有可能在他们后面去,至少老年元老们,还要带孩子,烧饭做菜这些。而何元老从 D 日开始,就想着混吃等死了。当然,何元老也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人,事情交待在他手上,他会认真负责的完成,视心情好坏,决定是否超额完成(多半不会),视心情好坏,决定是否提出有用建议(多半也不会),应该算是那种不争权不夺利也不揽事的人。在诸位元老里面,属于低调的那一类。不过再低调,对于穿越团队来说,也是合格的壮劳力,D 日之前,何元老是在第一次大会之后加入的,他属于 IT 组,在里面负责选购各种配件零件——大的东西,比如计算机之类的,要小组讨论,甚至要提交给执委会。大学没有毕业就在电脑城里面厮混,还卖过电脑、当个网管,学校组校园网的时候,布过网线,维护过服务器……自然知道那些东西需要预备——光各种大家忽略的常用备件,就准备了一大堆。比如说,电脑中最常见的损坏其实并不是大家认为的硬盘啊、主板内存 CPU 之类的,而是电源和 CPU 风扇。前者在电压不稳定的情况下,是非常容易损坏的——而穿越的地方显然不可能有稳定的电压——别说远了,就算是八九十年代,国内的电压都没有稳定过,农网就更别说了。所以各种稳压器和 USP 设备就得先预备着,同时也得准备一定的电源做为备份。第二个容易损坏的就是 CPU 风扇和其他各种风扇。CPU 如果不超频,绝对多数都可以用上 10 年 8 年的,但是他们的 CPU 绝对坚持不了那么久。按照何影在大学中的经验来看,在环境不太好的地方——宿舍——大约 3 年就得换掉差不多一半。穿越后的环境不见得更好,未铺装道路带来的扬尘,何影可是领教过的——当年在深山老林里面修公路的时候。除了这两个以外,最容易坏掉的也不是硬盘,而是鼠标键盘。在提醒各位准备备用键盘以后,又准备下一大堆键盘鼠标——键盘还是相对昂贵的机械键盘,但是这玩意不容易坏,又好修。薄膜键盘那玩意永久了手感差不说,坏了其实比机械键盘麻烦,也不容易凑合着过——机械键盘可以用烙铁把不用的键的轴拆下来,而薄膜键盘就没办法了,而轴其实是最容易坏的。D 日的时候,带着一大堆游戏机——珍藏的 GB、GBA 和 GBC 到 PSP(穿越开始应该还没有 PSV),从 FC、SFC……等等,还有一大堆各种游戏卡带、光盘,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开游戏机室。一大包袜子——棉袜和厚的羊毛袜、还有丝袜,对了,他带的长筒袜、连裤袜,薄款的厚款的。总务组检查包裹的时候,大家都很……你懂的。但是穿越后,大家才发现,尼玛这是讨好女人的利器啊。幸好,穿越的女性都是各种人妻之类的,土著一时又没有人敢穿的,还被缺少丝袜的各位女性讨要走了大部分(上缴了部分,被人要走了部分),不然在女仆革命之后,恐怕会被各位丝袜控围殴致死的。等到穿越日久,大家又发现另一个问题——牙膏。何元老给自家准备了一大箱,省着点用,恐怕可以用上 10 年的。但是另外一箱储备物资,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全被上缴总务了——那就是卫生巾。穿越者里面多了两个年轻女性,明妈还好,萨琳娜和幕敏都是育龄妇女,又对穿越毫无准备,自然对生活用品毫无准备,其他的还好,匀一匀节约点总是有的,但卫生巾本来准备得就不是太多(一共就那么几个女性),多了两个人,自然就更不够用了,所以统统如数上缴,原来准备留着做鞋垫、吸汗用的,一张不留。备用的发电设备也被上缴了——柴油发电机也不是随随便便可以展开就工作的,哪怕不怕风吹日晒,起码的土地平整压实还是要做的,当然,你不介意它成天故障寿命缩短的话,也可以随便丢在一边。而且风力发电机虽然功率小,但是这玩意也有个好处,就是不用油,配合着 UPS 或者更大的蓄电池用的话,对于那些用电不大,又远离主要供电区域的地方相当好用。所以何影带的不大的风力发电机,连同他本人都被征用,划归工业部电力组当牲口用着。虽然电工并不复杂,但是手里有电工证的真没有几个。何影是典型的会的很多,但是都不太擅长的那种人,他在大学毕业之后,换了很多工作,又考了无数的证——从建筑施工到电工,到他大学本来的计算机教育——没错,何影其实是师范生,不过一天老师都没有当过,写得一手好钢笔、铅笔字,却从来没有教过学生。大学毕业就先是在电脑城打混,然后又不断跳槽,学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技能——没有一个是突出的,不过何影当年应付考试的能力没丢,看一天书就能背个七七八八,第二天去考试,出了考场就还给书本,靠着这个能力,拿了不少证,多少记下些乱七八糟的知识来。也因为如此,在 D 日之后,他先是因为带了风力发电设备而被电力口拉了壮丁,之后就在各部门频繁调动,到稳定之后,就主要在大图书馆里面,负责摘录各种科技资料给归化民用,或者协助编写教材——主要是地理和历史方面的,因为地理比较不错又有野外施工作业探测等方面的经历,也差点被拉入探测队,不过因为其有些水土不服而作罢。不过因为毛笔字还过得去(小时候学过,大学也得练练,不算好,但是比穿越团队中大多数临穿越前才摸过毛笔的自然要好不少),钢笔和粉笔字不错,所以又去了文宣口。到了后来,又去了教导总队教那群归化民士兵,当然最后,何影拿到的大家都不看好的宗教事务官——其实倒是有几个信教的元老想要当的,不过执委会等都不认为他们能当好。最后就落到了,何元老这位信仰坚定——坚定的无神论者身上。当然,做为有师范资格的自然是芳草地的常客——代课老师,不但要教归化民的数理化,还得负责幼年元老——元二代还早呢——的地理、历史、计算机等知识。说到宗教事务官这个事情,其实早在何影被任命之前,见文总等执委的时候,就向执委们汇报得很清楚——利用为主,各个教派之间搞平衡,让他们互相竞争。穿越集团总的来说是一个无神论为主的,今后也会淡化宗教的作用,但是思想的阵地,你不去占领,别人就会占领。在教育口师资力量有限的今天,如果不用我们的宗教去占领思想的阵地,那么就会被别的各种宗教占领,如果是正规的佛教道教还好,但在穿越者带来的巨大变格前,何影是不看好这些比较保守的正规教派能及时跟上时代发展的,一旦跟不上发展,那么就会被各种乱七八糟的会道门组织控制——明末的各种会道门是相当发达的,所以不管是新道教还是临高教会,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在教育发展之前,占领思想的阵地。一旦教育普及以后,他们的发展就将被抑制。执委会对这一看法表示满意,所以一直比较闲的何影就出任这个宗教事务官或者内部叫做宗教事务办公室主任——最大的工作就是教民的审核、人头税还有就是宗教场合的审批工作。新道教有人——元老多,临高教会有钱——耶稣会给的,又有传教的,所以两边就是临高教会方面得到一定程度的扶持,而新道教就被压一下,毕竟元老这块招牌金光闪闪,又有跨时代的医疗作为招教徒的手段,不压一下,恐怕早把临高教会打得落花流水了。PS:改个名字,后面补上一段。


华夏贵胄王保保 于 2017-10-29 00:20:13 发表了:

喂!何


zhuohuoz 于 2017-10-29 00:30:06 发表了:

欢迎同人发表。

何影地位很重要吧,会是酱油吗?

虽说临高与周边势力大多只是贸易关系。不过这个贸易关系也不是随便贸易的吧。

玩过大航海时代也知道,新到一个城市得先签合约,才能贸易。这个合约找谁签?

临高那种新开发不久没什么名声的城市,来签的人不多也不奇怪。但广州的贸易合约应该很多人来抢吧。

光是一个广州开放贸易的谈判,就有很多戏。

首先元老院内此事的主导权,是在外交省何影,还是广州本地的刘市长,这就是个问题。

然后东南亚各势力之间,也有一番勾心斗角。

贸易份额要怎么划分,各势力之间要不要来个合纵连横?

天主教各教派之间会不会为了争夺传教权,闹个异端大乱斗?


黑影 于 2017-10-29 06:43:18 发表了:

zhuohuoz 发表于 2017-10-29 00:30

欢迎同人发表。

何影地位很重要吧,会是酱油吗?

这个真是这样,外交省下面是外事部和殖民事务部,外贸公司等都拆出去了。

殖民地就不说了,就越南那而有一块,澳门地位下降,算个站点,然后就是呢?大员算一个。外事就没了。这两地方又是广州和基隆在管理,实际上也就是名义上是外事机构而已。

顶多还能加上泰国那边的。三个领事馆是属于外事机构。

外贸公司已经分出去了,具体那些属于外贸产品,说真的,在现有的体制下,也轮不到外交省来决定。

结果就是,关键的问题,得看内阁会议,小的事情,又是各地元老决定。外交省就变成了一个上下沟通,外加审批机构了。

恐怕还没有宗教事务总局管理的人多。

当然,做为内阁成员,比之前的宗教事务官,自然是要事多不少。至少要去出席内阁会议不是。

当然,也不是说外相这个位置不重要,只是故事到这个阶段,外相真的不是什么重要成员 。就如某人说的,要有事才有权,但是现在外交省就是没啥卵事。唯二建交的两个国家都在欧洲,访问什么的就算了。大约也就是有人来的时候接待一下算是大事情了。

以后的话,后面会写的。


繁华烬燃 于 2017-10-29 06:47:45 发表了:

好顶赞,催更


cc5233 于 2017-10-29 08:16:56 发表了:

凸现我 500 废本色


zhuohuoz 于 2017-10-29 16:39:43 发表了:

黑影 发表于 2017-10-29 06:43

这个真是这样,外交省下面是外事部和殖民事务部,外贸公司等都拆出去了。

殖民地就不说了,就越南那而有 ...

方济各会和多名我会都有神父在福建。如果这两个教派想争夺一下广东的传教权的话,会不会到何影这来钻营呢?


没事乱溜达 于 2017-10-29 17:11:37 发表了:

采访一下何元老,如果越南政府要求元老院协助抓海盗,外事部什么态度?


黑影 于 2017-10-30 05:59:50 发表了:

没事乱溜达 发表于 2017-10-29 17:11

采访一下何元老,如果越南政府要求元老院协助抓海盗,外事部什么态度?

海盗是要打击的,临高方面,会成为最大的工业品输出国,任何海盗都是要坚决打击的。


randmy 于 2017-10-30 16:09:07 发表了:

来看看~


xuelindiao 于 2017-10-30 16:28:24 发表了:

外事无小事—澳宋外交 http://bbs.northdy.com/thread-681988-1-1.html

请外务省省长指导


没事乱溜达 于 2017-10-30 19:02:22 发表了:

黑影 发表于 2017-10-30 05:59 海盗是要打击的,临高方面,会成为最大的工业品输出国,任何海盗都是要坚决打击的。

...

海盗不就是海商么?作案区域不在元老院范围。比如,荷兰海盗在越南或者马六甲抢劫后来临高销赃。


黑影 于 2017-10-30 19:15:44 发表了:

没事乱溜达 发表于 2017-10-30 19:02

海盗不就是海商么?作案区域不在元老院范围。比如,荷兰海盗在越南或者马六甲抢劫后来临高销赃。 ...

不在自己控制范围说个求,17 世纪正是海盗猖狂的时代,比如巴巴里海盗啊,加勒比海盗什么的乱七八糟一大堆。就算想管,你也管不过来。

管好临高这一亩三分地就不错了。


没事乱溜达 于 2017-10-31 00:04:05 发表了:

黑影 发表于 2017-10-30 19:15 不在自己控制范围说个求,17 世纪正是海盗猖狂的时代,比如巴巴里海盗啊,加勒比海盗什么的乱七八糟一大堆 ...

好,这就好办了。


黑影 于 2017-11-3 04:58:16 发表了:

第二章:

这天,何元老早早就来到外务省办公室——说起来,他的办公室里面,全是书,各种图书,有临高出版的 24 史(明史属于保密的,没有放在外面)这些历史书,也有各种杂书,如诗集、古人的笔记等等,也有这个时代翻译的各种国外书籍。除了他本人的办公桌以外,就只有两张单人沙发,一个小茶几。

何影从来不在办公桌上接待来客,不管是元老,还是下属的归化民,一律都是在沙发上谈话,人多就去旁边的接待室。如果是比较亲密的元老,才会让他随便,当然,更有可能被他拉到露台上去,喝茶聊天,时不时的来个烧烤,边烧烤边谈事,而不是在办公室里面。

当然,也有些人私下里面对此抱有不好的看法,认为何元老是作,故作亲民,是在养望。也有人说他是不务正业。

对此,何元老表示,风太大,我听不见。以前也有友人问过何元老,何元老表示,只要在台上,就会有这样那样的闲言,反正自己也不在意,爱说说去。

正是这种不在意的态度,也受到一些人的喜欢,所以一直不太活跃的何元老也有了些朋友。

这不,在何影批完一些外交省的文件,正在摘抄转过来的文件内容的时候,萧子山找上了门来。

萧子山听说何影办公室没有别人,就如往常一样,并没有等秘书禀告直接进来了。

“你先坐会儿,等我把这里抄完。”何影也没有和他客气,抬头看是他以后,左手一挥,示意秘书关上门出去,然后一指座位,“茶水自己倒,要抽烟自己拿。”

“怎么?又在写你的黑账本?”

“哪有你萧主任的黑账本厉害。”何影匆匆把几个数据写完,拿起一支雪茄来,递给萧子山,然后再给自己了一支。“你这大忙人,怎么有空到我这小庙里来了。”

“忙还不是可以抽空偷个懒。”萧子山也不客气,都是老熟人了,也没那么多讲究,在归化民前还要充一下面子,摆一下领导的架子,在熟人面前,大家都是脱光了衣服,一起拼酒吃肉的,自然也就不用客气。一边拿着雪茄,一手拿着格瓦斯,“就知道你这里东西全。”

“都是欣欣从家里拿过来的。”

“你是真打算娶她?”

何影的生活秘书还是靠萧子山帮忙,也是这次帮忙,两人才熟络起来的。

当时李欣是从广东买来的孤儿,才到临高的时候才 12 岁,在芳草地读书,当时何影正是她的数学老师。然后接触多了,自然是看对了眼,一来二去嘛……你懂的,何影没办法就求到了萧子山帮忙,不过,幸好有了南海在前面趟雷,何影的事情也顺利成章的完成了——只剩下几个教育口下手晚的在那里悔恨了。

在这个时代,想找几个身材高挑的,曲线好的,可不是那么容易的,虽然胸前的海拔低了那么点,但是这个还可以亲自动手开发一下嘛。

更可恨的是,何影这家伙,天天撒狗粮,每天李欣都来接他下班,然后两人就手牵手的逛大街压马路,其他几个下手晚的人,恨不得把他撕了。一直到后来,从山东、江浙来的人多了,女仆可以选择的范围大了,才有所缓解。

李欣是破产富农或者小地主的女儿,认识几个字,勉强算不是文盲——以现代标准,或者元老院的标准来看,顶多不算纯文盲,也是个半文盲。家里因为不断的加派和乡绅、官吏的压迫而破产,举家准备投奔在广东做生意的亲戚,结果亲戚没有找到,路上遇上了土匪,家人要么丧命于土匪之手,要么被掠走,母亲为了掩护自己逃走,而被掳走,父亲挨了一刀,又气不过,熬了没有两天,最终死在路上。李欣被广州站人买下,也就送到了临高来。(这里倒不是给地主开脱什么,我家祖上也有地主,对这中间的差别了解不少。或者大家看看电影电视剧《抓壮丁》就知道了。乡绅阶层不等同于地主,中国无封建之名,有封建之实,其实说的就是乡绅阶层。自西汉之后,政权不下县,流官只到县一级,县之下,基本上就是靠乡绅来管理,他们其实就是实际上的封建主。)

“倒不是我不愿意娶她,而是她不愿意。”何影倒是有这个打算,但是李欣可能在当初遇到匪徒的时候,受了惊吓,有些自卑,怎么也不肯答应,何影多说几句,就哭着跪下。何影也不是那种不怜香惜玉的人,强扭的瓜不甜,等有了孩子态度总会转变,也就没有再提这事。

“当初求我的时候,怎么没觉得我愿不愿意。”萧子山半开玩笑的说。

“滚!”何影一指门的方向,“闲的话,找别人去。我还打算打下瞌睡。”

“嘿嘿。”这下轮到萧子山萧元老不好意思了,“你那个……”

“晚上来拿吧。”

“我还没说是啥呢。”

“你这样子我就知道了。不外乎是惦记着我那几个鼠标键盘嘛”何影端着茶杯,吹了下泡沫,慢慢喝了一口热茶。

“还是你老料事如神啊。”

“少拍马屁了,我又不是王主席、马国务。”放下茶杯,不等萧子山接话,“正好,我让李欣做了点香肠腊肉,晚上你过来尝尝。”

“那感情好啊。我还说你家院子这几天为啥老冒烟呢。”

何影见他眼睛一转,似乎还有话,“怎么?还有啥事?”

“这不,你和小张的事情,不知道被谁翻出来了,这不是正闹得满城风雨嘛。”

“和人聊个天,就搞得满城风雨?还好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不然我就成为乘虚而入的怪蜀黍了。”

“那你还在……”

“我们不在大庭广众之下谈,那就不是闲言闲语的问题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这群人的水平?别的都不会关心,就喜欢传这种八卦。我看啊,以后连路上碰到了都不能打招呼了。”

萧子山笑道:“谁叫你有前科呢。”

“滚!”

“你和小张……”

“想不到你也这么八卦?又没有什么不好说的,我们谈了什么,你不知道吗?”

“你支的招?”

“不,谅解信在我去之前就写好了。这丫头,挺聪明的。”

然后又八卦了一番,满足了萧主任的好奇心,才把萧子山送出了门。

萧子山穿越后很长时间才想起来,何影在穿越前在船上的时候,就有过很深的映像,当时别人都很兴奋或者担忧,而他偏偏像个没事人一样,坐在一堆行李上,看法文版的基督山伯爵,还对自己说,这船上有三种人,一种兴奋的,野心勃勃想要干一番事业,另一种,正在后悔或者恐惧中,后悔为什么要到一个未知的世界。还有一种人,正在看书。

之后的接触中,才发现这人并不简单。别的人接电线大约都是两根线绞在一起,拧紧用绝缘胶带缠上,而他不是。萧子山见过他麻利的用电工刀轻轻在弯曲的电线上,轻轻切一刀,把绝缘胶皮切下来一块,然后一拉就把绝缘胶皮拉下来,然后是把一根线紧紧的缠绕在另一根线上,再紧紧的把绝缘胶带缠绕上去,动作麻利又做得相当标准,想来也比那种简单拧在一起的接线方法牢靠,可能是一种专业的接线方法。所以在芳草地也教授一些简单的电学电工课程。

师范学院毕业,又会在国内不太大众的法语,可以看原版书,可以和 17 世纪的人用法语对话——还记得在图书馆专门查过,17 世纪用的是相当古典的法语,要到 18 世纪才在欧洲流行,而且还做了大幅度的修改。(现代法语是在 18 世纪修订过的法语基础上发展出来的)也就是说,如果只学了现代法语的话,和当时的人对话,会有比较大的问题的。他学的显然不止是当代法语,还得有古法语的相当了解才成,除了语言学家,谁会专门去学已经不用的古语言?而且在当宗教办主任的时间里,他还自学了拉丁语,(拉丁语是当时的流行语言,差不多相当于现在的英语,法语还要等到下个世纪才成为流行语。不过法语等欧洲主要语言都离不开拉丁语的影响,都有一定的相通性,会法语再学拉丁语并不难)已经可以比较流畅的和他人对话了。

萧子山不得不对他抱有一定的好奇,长期观察发现,何影是那种对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就非常投入,而对自己不感兴趣的东西,毫不在意的人。比如主动报名去教数理化,研究适合初等的物理、化学试验——由于缺乏各种物资,原有的中学实验课程几乎全都得推倒重新设计。而让他去教语文,他打死都不去——胡青白威逼利诱都没有半点作用。

比如他带来的那些不起眼,但是非常实用的东西。牙膏丝袜鼠标键盘这些就不说了,棉袜在穿越者们纺织还不行的时候,十分抢手——大量的劳动和步行,对袜子的消耗远超过当初预计,哪怕自己预备了不少,也就第一年勉强够用。很多人第一个月就没有袜子了,特别是军队和探测队,企划院不得不征调了不少。

还有送给小张的东西,竟然是一套不锈钢的指甲钳套装,在旧时空,送女孩子这玩意,估计人家都不会正眼瞧你,但是在这个时代,别说一套不锈钢的指甲钳,就是光只送一个指甲钳都是不错的礼物——工业口现在都没有生产出来不锈钢来,用来做指甲钳还有些差强人意。

更诡异的是,他准备了一箱子卫生巾……虽然经过“严刑逼问”,说是用来当鞋垫的,相反,其他人带得比较多的衣服,他倒是没有带多少,除了没有用的大衣——一件棉大衣送给了参加北上支队的元老。主要就是换洗的衣服。却带了好几双鞋——做工很不错的皮鞋,还有运动鞋、凉鞋、拖鞋。

但是他显然知道在这个时代什么东西比较缺。

现在萧子山也不清楚,何影到底算是哪一种人了。也许野心勃勃,也许不是,但可以肯定,不是那种没有想法的人。


黑影 于 2017-11-3 05:00:09 发表了:

zhuohuoz 发表于 2017-10-29 16:39

方济各会和多名我会都有神父在福建。如果这两个教派想争夺一下广东的传教权的话,会不会到何影这来钻营呢 ...

按照当初的设想和文总答应耶稣会的条件,只许耶稣会在临高范围内传教。除非耶稣会答应,估计何影是不大会改变这个既定路线的,毕竟这是文总的承诺。


zhuohuoz 于 2017-11-3 10:24:25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zhuohuoz 于 2017-11-3 10:27 编辑

黑影 发表于 2017-11-3 05:00

按照当初的设想和文总答应耶稣会的条件,只许耶稣会在临高范围内传教。除非耶稣会答应,估计何影是不大会 ...

元老院当然没有特别理由是不会改变自己的决定的,但那些教会却不能不争取一下机会。毕竟如果澳宋占领了全中国,那么耶稣会也就获得了全中国的传教垄断权,而其他教会则会被完全排挤出中国,他们在中国这些年付出的传教努力也会全部作废。而且一旦耶稣会站稳了脚跟,那么他们以后很可能几百年都没什么机会再进入中国了。然后凭借中国的人口和经济规模,耶稣会在基督教各教派中也会一家独大。所以对于耶稣会以外的教派来说,这件事算得上是很重要的大事了。

另外不管是对于教宗还是元老院,放任耶稣会一家独大,显然不如各教派相互竞争。

所以这事其实是有操作的空间的——或者说在剧情上是有其合理性的,就看有没有人要写了。

异端互怼的剧情还是蛮有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