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可同志总结的很好

北朝旧贴 | 一树海棠压梨花 | 8/15/2020 | 共 20863 字 | 编辑本页

一树海棠压梨花 于 2017-9-27 23:52:35 发表了:

有些人就是喜欢喷口水,尤其是很多所谓的酱油党,老是喜欢对自己无关的事情指指点点,自己却一事无成。我也不怕得罪人,很多人在旧时空郁郁不得志,你以为他们穿越了就可以飞黄腾达啦?非也,非也,我在单位里呆过,发现无论哪个单位,都没有前途的都是那些喜欢嚼舌头的家伙。那些人老是在说别人的不是,却老是不知道,真正做事哪有不出错的。他们啊,在旧时空老是害怕出错,老是畏畏缩缩,怎么能不一事无成呢?这种思维也带着来旧时空,那也怪不得他们酱油了。你看那些敢为人先的,哪个不已经执掌一方了呢?


wwz45 于 2017-9-27 23:56:34 发表了:

我就是奇怪明朝的地主官僚集团和军阀那么上进,怎么在农民军和鞑子面前撑到 1644 就崩了。


一树海棠压梨花 于 2017-9-28 00:38:23 发表了:

wwz45 发表于 2017-9-27 23:56 我就是奇怪明朝的地主官僚集团和军阀那么上进,怎么在农民军和鞑子面前撑到 1644 就崩了。 ...

这里谈的是个人或者说个别团体,整个晚明的问题是猪队友实在太多…


南海农庄店小二 于 2017-9-28 09:13:04 发表了:

不求上进的人,走到哪里都是 loser


极其不满 于 2017-9-28 09:14:09 发表了:

说的很对!


cc5233 于 2017-9-28 09:39:53 发表了:

wwz45 发表于 2017-9-27 23:56

我就是奇怪明朝的地主官僚集团和军阀那么上进,怎么在农民军和鞑子面前撑到 1644 就崩了。 ...

上进?

挣扎扑腾那几下才知道上进好不好


悲天怜人瓦里斯 于 2017-9-28 09:43:14 发表了:

没有哪个开豪车的人不是样衰的


duyiqun0203 于 2017-9-28 10:08:26 发表了:

就崇祯上吊后 南明那智障的样子 ,吹牛已经算是给晚明间接开金大腿了,


de9000 于 2017-9-28 10:15:05 发表了:

wwz45 发表于 2017-9-27 23:56

我就是奇怪明朝的地主官僚集团和军阀那么上进,怎么在农民军和鞑子面前撑到 1644 就崩了。 ...

刀子不到自己身上不知道痛,明朝地主官僚集团主要力量在江南,那里还算安定啊。老熊可是身处一线,他不绞尽脑汁就完蛋了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7-9-28 20:14:23 发表了:

许可同志总结的很好


无聊才上这 于 2017-9-28 22:14:45 发表了:

从 6 卷宫斗女一出场开始 比吃苍蝇还恶心 直到 7 卷勋书记下乡才算解了毒


eumenes 于 2017-9-29 22:40:26 发表了:

许可大概忘了他是在贵族民主的临高而不是二***纪一党制的中国了。这么高调的鄙视在野元老,他真以为这些人的选票和现实位面一样是摆设不成?


z512374877 于 2017-9-29 23:26:39 发表了:

这话传回临高要得罪多少人,政治生涯直接完蛋...

话说之前情节不是说自从拿下整个海南岛以后各元老都至少当个主任了么,怎么现在还有所谓的酱油元老?吃书了?


seraph0722 于 2017-9-29 23:51:32 发表了:

z512374877 发表于 2017-9-29 23:26 这话传回临高要得罪多少人,政治生涯直接完蛋...

话说之前情节不是说自从拿下整个海南岛以后各元老都至少当 ...

因为没人挖坑啊 23333,所谓的酱油元老,就是等待被写入同人的意思。。。。君不见那些挖坑的元老同人,无不开头表明这人一开始是酱油,后天降大任于是人 www


z512374877 于 2017-9-30 02:38:22 发表了:

seraph0722 发表于 2017-9-29 23:51

因为没人挖坑啊 23333,所谓的酱油元老,就是等待被写入同人的意思。。。。君不见那些挖坑的元老同人,无 ...

反正现在正篇里来这么一段,我看完感觉像吃了苍蝇一样。

临高里的政治正确不是元老平权么?也不知道这段文字里“一事无成”是哪来的根据,没众元老在各部门的工作,哪来的人力、物资发动战争,让军部元老到前线去“意气风发”啊?简直是打着星拳旗反星拳旗。

话说 wiki 上太多同人都质量堪忧啊,完全当成单穿在写,都是按着爽文套路在写。元老院成了金大腿只管批条子给资源。

作者之前北京开课也批判过这个问题的,虽然感觉没卵用。

《临高》对我最大的魅力正是个人在工业面前的渺小感。正篇里的甜港风云,发动机行动,大萌土著的描写,还有杭州篇里钱队长跟赵皇上的一席话都指明了穿越集团的这些成就都是 500 废集体达成的。

结果自从作者开始大篇幅转正同人以后,我感觉作品要传达的思想和价值观变得有点混乱了。

就最近几篇转正的同人来说,要用以前的描写方式肯定是各部门集结在“执委会”领导下,各自明确任务分工完成的。体现了集体的力量,给人的观感就是大气磅礴。

现在呢?集体的作用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除了同人作者,其他元老都是龙套。完全没有现代工业社会复杂分工的美感,跟北棒宣传的白头山金太阳似的。剧情最不合理的就是同人作者作为项目发起的元老找龙套元老们帮忙,结果事情办完,他在《临高》的世界里功成名就升职加薪了,现实里同人作品攒了人气、转了正。但是龙套们呢?没有升职加薪,没有出任 CEO,只能作为穿越集团的基石继续发挥奉献精神,在下个同人作品里继续做龙套。

得,现在还要被黑成“一事无成”的碎嘴卢瑟,只能说这作品的现实讽刺意义又大了一层吧 ╮( ̄﹏ ̄)╭


云中山岳 12 于 2017-9-30 03:03:33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7-9-29 22:40

许可大概忘了他是在贵族民主的临高而不是二***纪一党制的中国了。这么高调的鄙视在野元老,他真以为这些 ...

21 世纪呆久了。等在野元老选票教作人就清醒了


guojiageyan 于 2017-9-30 06:52:11 发表了:

我看许可同志这么忙,大脑也需要放松放松,干脆让他下来歇上几年,诸位看如何啊?


blgdtgkkmp 于 2017-9-30 07:17:40 发表了:

z512374877 发表于 2017-9-30 02:38 反正现在正篇里来这么一段,我看完感觉像吃了苍蝇一样。

临高里的政治正确不是元老平权么?也不知道这段文 ...

哈哈哈,总得有几个龙套做反面吧?不然连冲突全都没有,小说咋写?其实小说里自黑也不少,更大的黑还在后面呢。


de9000 于 2017-9-30 08:23:29 发表了:

z512374877 发表于 2017-9-29 23:26

这话传回临高要得罪多少人,政治生涯直接完蛋...

话说之前情节不是说自从拿下整个海南岛以后各元老都至少当 ...

酒桌一对一闲聊,要是能传回临高,可想另一位元老是多么阴险,这真要传出来,大家会害怕谁?


de9000 于 2017-9-30 08:28:35 发表了:

z512374877 发表于 2017-9-30 02:38

反正现在正篇里来这么一段,我看完感觉像吃了苍蝇一样。

临高里的政治正确不是元老平权么?也不知道这段文 ...

你说的是内部建设,可现在是对外关系,对外方面往往是某一元老担纲承担一个方面重任,杭州站那一节也是赵皇上独舞较多。同人里除了技术同人,凡涉外同人就肯定存在你说的问题,但有句老话“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此时单一元老就相当于整个元老院,此时讲的不是各方配合,而是元老如何使用元老院的力量和成果,要是再讲“集体的力量”反而会束手束脚。


波尔布特 于 2017-9-30 08:42:52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波尔布特 于 2017-9-30 09:15 编辑

z512374877 发表于 2017-9-29 23:26 这话传回临高要得罪多少人,政治生涯直接完蛋...

话说之前情节不是说自从拿下整个海南岛以后各元老都至少当 ...

原文写的是“……所谓的酱油党,老是喜欢对自己无关的事情指指点点,自己却一事无成”。这里有以下几层意思:

1、那些元老并非真的是没有官位和职权的“酱油”,而是还没有摆脱屌丝心态的“所谓的酱油党”。很多人就算坐了高层,情商并未跟着增长,还认为自己是“酱油”,有被迫害妄想。

2、很多人对自己专业领域之外情况的了解完全是小白状态,提出的各种批评建议对当事元老毫无帮助,只会让当事元老感觉他们是没事找事、鸡蛋里挑骨头瞎批评。这就是许可说的“老是喜欢对自己无关的事情指指点点”。

最典型的案例就是,对崔道长只会批评他搞“封建迷信”,却对他解决了“闹鬼”事件的功劳视而不见,也无视了他对那些“封建迷信”的现代科学解释。

在大陆攻略方面,其实很多所谓的“酱油元老”有严重的“龙傲天”心态,见不得伏波军有一丁点损失和挫折,觉得发生这种事一定是当事元老的问题,但真让他们跑去指挥估计大多连当事元老都不如。

实际上近代西方人的殖民活动也不是一帆风顺,被土著反虐的挫折不少,但现在很多元老对西方近代史的了解都是“只看见贼吃肉没看见贼挨打”。例如英国人在新西兰被土著用“战壕”教做人;拿破仑派出上万精锐大军去海地围剿黑叔叔结果几乎全军覆没……

再回过来说榜山之战,伏波军的损失和明军之比差不多是 1:10,在近代史上这可以算是能写进教科书的“大捷”。如果某些所谓的“酱油元老”此时还要批评在前线指挥的元老“指挥失职”,说这事是“开反向金手指”,那只能说是鸡蛋里挑骨头了。

3、有些人就算“身居高位”,由于各种客观条件和自身的情商、专业技能的限制,依然做不好事情。最典型的就是老张,你觉得以他的能力能为穿越集团提供多大的帮助?他连自家的女仆都摆不平,真的安排他去当县长,又能做出啥成绩?说他“一事无成”,也许有点夸张,但跟其他元老比也不算污蔑,偏偏就是这类人特别喜欢高调批评他人以彰显自己存在的价值。


seraph0722 于 2017-9-30 09:15:35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seraph0722 于 2017-9-30 09:22 编辑

z512374877 发表于 2017-9-30 02:38 反正现在正篇里来这么一段,我看完感觉像吃了苍蝇一样。

临高里的政治正确不是元老平权么?也不知道这段文 ...

现在的同人最大的问题就是文内主角重要性变得太突兀了,一个酱油选定好目标,摇身一变就成了项目支柱骨干,领域一把手,驻外机构就更加潇洒了,没啥说的,那片地儿你就是太上皇了,根据地只要盖章就行,过程是肯定会让根据地埋怨的,但结果是肯定光辉灿烂的,是瑕不掩瑜的,纯粹的结果论,这方面发动机行动里已经扯到了几句。。。。虽然最后还是喜闻乐见放过了,济州岛和杭州其实都带了点这方面的意思,但是无一例外结果都是轻轻放下了

究其原因,感觉还是没人喜欢当打工仔,文中也借人之口说了,不想干大事穿了干啥,所以我们几乎就见不到    打工文,满眼都是创业成功学软文 233333


波尔布特 于 2017-9-30 09:27:10 发表了:

guojiageyan 发表于 2017-9-30 06:52 我看许可同志这么忙,大脑也需要放松放松,干脆让他下来歇上几年,诸位看如何啊? ...

太过份了,许可不过是私下发发牢骚,说的话并不比那些所谓的“酱油元老”难听到哪里去,这都要解职,那些公开发表难听言论的酱油元老是不是也该解职?

元老之间是平等的,凭啥“酱油元老”公开发表小白型批评言论没人管,许可私下发牢骚就得被“塞抹布”?


z512374877 于 2017-9-30 09:30:02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7-9-30 08:42

原文写的是“……所谓的酱油党,老是喜欢对自己无关的事情指指点点,自己却一事无成”。这里有以下几层意 ...

你这话可以正说也可以反说。“酱油元老”在基层的默默奉献不也被组织忘了么,原文里这个元老说这段话不也体现了他不了解其他人工作的重要性么 ╮(╯▽╰)╭


波尔布特 于 2017-9-30 09:57:08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波尔布特 于 2017-9-30 10:02 编辑

z512374877 发表于 2017-9-30 09:30 你这话可以正说也可以反说。“酱油元老”在基层的默默奉献不也被组织忘了么,原文里这个元老说这段话不也 ...

许可的话可不是说其他人的工作不重要,更没胡乱批评其他人的工作有啥“失误”,而是批评某些人的吹毛求疵和“小白”——明明自己对有关领域的知识一无所知,偏偏还在那里胡乱批评他人装 B,这真的是让人很无语。

许可的话唯一不妥的地方就是说某些元老“一事无成”,老张之类的“酱油党”就算再无能也对穿越集团做出了力所能及的贡献,应该说许可对“成事”的标准定高了,把“执掌一方”当做标准。

不过这类心态从古至今都很常见,例如大男子主义批评家庭主妇没贡献,老张的前妻也认为老张“一事无成”。哪怕是许可批评的那些“所谓的酱油党”,如果不是自己妄自菲薄觉得自己“一事无成”,也不会自己当自己是酱油党有了受迫害妄想了。

用许可的话说就是“他们啊,在旧时空老是害怕出错,老是畏畏缩缩,怎么能不一事无成呢?这种思维也带着来旧时空,那也怪不得他们酱油了。你看那些敢为人先的,哪个不已经执掌一方了呢?”


波尔布特 于 2017-9-30 10:15:45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7-9-29 22:40 许可大概忘了他是在贵族民主的临高而不是二***纪一党制的中国了。这么高调的鄙视在野元老,他真以为这些 ...

许可没有“高调”,他的话是对朱鸣夏一个人私下里说的,反倒是某些元老在开会时“高调”的吹毛求疵的风气很不好,对真正忙着干实事的元老的士气是不小的打击。


z512374877 于 2017-9-30 10:24:44 发表了:

de9000 发表于 2017-9-30 08:28

你说的是内部建设,可现在是对外关系,对外方面往往是某一元老担纲承担一个方面重任,杭州站那一节也是赵 ...

不存在的,杭州的赵皇上不已经挨批评了么。建设是靠的临高工程队,安保靠得特侦队,生产技术和物资也都是临高运过去的。自己在杭州当地主老财把临高的兄弟全忘了,被钱队长一语点醒。这都是有大段描写的。我之前举的几个例子都是正文里外派情节写的比较好的内容,特别是雷州,几个元老合作打副本,遇见问题就请示,犯了错误的元老回临高开听证会。后面呢?遇到问题不请示方针,犯了错误以后,给“酱油元老们”喝口汤玩弄下政治,就屁事都没了。组织纪律都不要了。

还有,穿越集团是有电报的,不服从临高的中央领导,乱搞事情,出了烂污又要中央派大队人马去擦屁股。这是什么?这是渎职!“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这种中古世纪的落后理由就不要出来丢人现眼了,客观上就是独走,拆元老院的台。


eumenes 于 2017-9-30 10:25:04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7-9-30 10:15

许可没有“高调”,他的话是对朱鸣夏一个人私下里说的,反倒是某些元老在开会时“高调”的吹毛求疵的风气 ...

议会政治不就是这样么。

英军被隆美尔打得灰头土脸的时候温斯顿·丘吉尔被议会反对党的质询熊的灰头土脸。

除非临高集团少数高层打算把元老院阉割成另一个橡皮图章人大,抛弃寡头民主原则,把大多数元老降格到土著的地位。


波尔布特 于 2017-9-30 10:31:13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7-9-30 10:25 议会政治不就是这样么。

英军被隆美尔打得灰头土脸的时候温斯顿·丘吉尔被议会反对党的质询熊的灰头土脸 ...

问题是现在伏波军也没被打得灰头土脸,只不过没能做到一路碾压 0 伤亡而已,这都要被批评是“开反向金手指”,只能说某些人太吹毛求疵了。


eumenes 于 2017-9-30 10:36:04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eumenes 于 2017-9-30 10:44 编辑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7-9-30 10:31

问题是现在伏波军也没被打得灰头土脸,只不过没能做到一路碾压 0 伤亡而已,这都要被批评是“开反向金手指 ...

比起少数元老建立个人独裁的危险,被人在元老院说说怪话这种委屈根本不值一提。

也只有中国这种政治环境下领导人会听不得杂音感觉受了莫大的冤屈,放到欧美甚至古罗马希腊,没被人抹黑讽刺编造丑闻你也配说自己是政客?


波尔布特 于 2017-9-30 10:42:40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7-9-30 10:36 比起少数元老建立个人独裁的危险,被人在元老院说说怪话这种委屈根本不值一提。

也只有中国这种政治环境 ...

英法联军登陆大沽口打进北京的事,前线将领在军事指挥方面有被人在议会里批评、说怪话吗?


eumenes 于 2017-9-30 10:47:1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eumenes 于 2017-9-30 10:48 编辑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7-9-30 10:42

英法联军登陆大沽口打进北京的事,前线将领在军事指挥方面有被人在议会里批评、说怪话吗? ...

几百年来英国政府的哪个行动是议会全体一致没人反对没人说怪话的?

也只有在中国公开批评政府以及高级官僚被当作惊天动地不得了的事情。


eumenes 于 2017-9-30 10:52:26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eumenes 于 2017-9-30 11:02 编辑

为许可叫好的人大概在中国式议会橡皮图章的氛围里浸淫太久了,似乎忘了临高位面元老院才是真正的最高权力机关。

政府也好、军队也好都是元老院“谦卑的仆人”。

许可可以以元老的身份对元老院对政府对军队的所作所为大放厥词,但绝不能以政府官僚的身份指责元老院不该指责他,这其实是高度政治不正确的。


de9000 于 2017-9-30 10:54:05 发表了:

z512374877 发表于 2017-9-30 10:24

不存在的,杭州的赵皇上不已经挨批评了么。建设是靠的临高工程队,安保靠得特侦队,生产技术和物资也都是 ...

怎么会不存在呢,老赵最主要问题是摊子铺的太大,并不是独走。你说的这些都只是“工具”,当地具体指挥还是赵皇上一手负责。至于有条电报线就能上下通达的事,让我想起了解放战争的一句著名评语:毛 ZD 比蒋高明的地方就是他的窑洞里没有电话线直通每一个司令部。


波尔布特 于 2017-9-30 10:55:36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7-9-30 10:47 几百年来英国政府的哪个行动是议会全体一致没人反对没人说怪话的?

也只有在中国公开批评政府以及高级官 ...

我问得是事后有没有将领在议会里被批判进攻北京指挥不利?


eumenes 于 2017-9-30 11:00:28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7-9-30 10:55

我问得是事后有没有将领在议会里被批判进攻北京指挥不利?

有又如何没有又如何?


z512374877 于 2017-9-30 11:00:44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7-9-30 10:42

英法联军登陆大沽口打进北京的事,前线将领在军事指挥方面有被人在议会里批评、说怪话吗? ...

这都算不上是说怪话,军队领导不管有没犯错误,任务完成以后都是要开听证会述职的。说得难听点,正常国家里军队是没有参政权力的,要不是军队高层都是元老,他们连还嘴的资格都没有。还有那帮质疑元老的归化民军官就应该退伍转岗,元老光伟正的形象不要了?归化民还敢妄议朝廷了,简直是造反。再说,元老之间的政治斗争就不应该让土著们知情。


eumenes 于 2017-9-30 11:07:36 发表了:

说来说去一句话。

临高位面的政治顶层设计和现代中国完全不同,不是以一言堂没杂音领导说啥就是啥为常态的,相反它更类似十八世纪英国那种典型的寡头民主。把现代中国的政治习惯代入进去显得不伦不类。


无聊才上这 于 2017-9-30 11:11:27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7-9-30 10:52

为许可叫好的人大概在中国式议会橡皮图章的氛围里浸淫太久了,似乎忘了临高位面元老院是真正的最高权力机关 ...

元老院的核心本质是保证元老人人有蛋糕说到底 还是盘子太小了

带着办事能力还不如猪(元老普遍吐槽)的规划民干出一点成绩后 心态就不一样了


波尔布特 于 2017-9-30 11:13:30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7-9-30 10:52 为许可叫好的人大概在中国式议会橡皮图章的氛围里浸淫太久了,似乎忘了临高位面元老院是真正的最高权力机关 ...

现在的问题不是元老不能被批判,而是某些人的批评建议太小白、太吹毛求疵了!

大家都是平等的元老,凭什么被批判的只能是许可这种办实事的元老而不是那些乱喷的元老?抛开元老的身份问题,哪怕是现实生活中,也不是所有的批评建议都是对的,你自己也不希望自己在工作时有个啥都不懂的小白对你提出各种稀奇古怪、似是而非的批评吧?都这样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不错,以后还有谁会热心办事?

且不说许可现在只是私下发牢骚,就算在元老院里公开批评某些人乱碰,那也是他作为一个元老的权力,至于到时有多少元老支持许可、多少元老反对许可,那是另一回事。我相信大多数干过实事、有过被吹毛求疵经历的元老都会对许可的那段话深有同感的。


波尔布特 于 2017-9-30 11:16:2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波尔布特 于 2017-9-30 11:21 编辑

eumenes 发表于 2017-9-30 10:52 为许可叫好的人大概在中国式议会橡皮图章的氛围里浸淫太久了,似乎忘了临高位面元老院才是真正的最高权力机 ...

感觉你根本没有认真看文,许可指责的根本不是元老院,而是某些“一事无成”却喜欢乱喷的所谓“酱油元老”!


z512374877 于 2017-9-30 11:19:09 发表了:

de9000 发表于 2017-9-30 10:54

怎么会不存在呢,老赵最主要问题是摊子铺的太大,并不是独走。你说的这些都只是“工具”,当地具体指挥还 ...

赵皇上出发前,执委会派的任务是啥?发动机行动收容难民吧。他办印刷业已经完成资金准备了,难民也收容了,任务已经完成了。但是后来他又搞了啥?搞丝吃人,人为制造流民。用中央的资源扩大计划外的产业,给自己个人刷功勋。结果后面还引起土著反弹,要靠中央派军队去保护。这不就是不服从领导么,最后还是钱队长点醒他去收买基层元老说好话,才算蒙混过关了。本质来说是相当龌龊的。你用 TG 举例子就是打自己脸,党支部的成立原则忘了么。我说之前广州雷州的情节好看,就是因为同时派去的负责人有好几个。赵皇上一人在外是只手遮天,甚至能搞情报操作愚弄中央的,要不是书里描写的还算对元老院有点责任心没这么玩,这就是妥妥的阎老西,就是独走 ╮(╯▽╰)╭

现在甚至还出了个许可,直接站群众对立面去了,政治立场问题相当严重的说。


eumenes 于 2017-9-30 11:21:4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eumenes 于 2017-9-30 12:53 编辑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7-9-30 11:13

现在的问题不是元老不能被批判,而是某些人的批评建议太小白、太吹毛求疵了!

大家都是平等的元老,凭什 ...

如果大部分人都觉得某些人水平小白批评不在理,那么这种批评自然会流于嘴炮不可能形成正式决议——甚至在舆论上都掀不起什么风浪,对前方的文武官员来说屁都不是。

相反,今天你说张三是小白要他闭嘴,明天你说李四是小白要他闭嘴,后天你说王五是小白要他闭嘴,久而久之领导说谁是小白谁就是小白,要谁闭嘴谁就得闭嘴……。

哪天领导看许可不顺眼要他闭嘴的时候,哼哼。


波尔布特 于 2017-9-30 11:23:48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波尔布特 于 2017-9-30 11:25 编辑

eumenes 发表于 2017-9-30 11:21 如果大部分人都觉得某些人水平小白批评不在理,那么这种批评自然会流于嘴炮不可能形成正式决议——甚至在 ...

许可可没有要求谁闭嘴,他只是批评某些元老乱喷,反倒是某些人因为看不惯许可打算让许可闭嘴!


eumenes 于 2017-9-30 11:23:56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7-9-30 11:16

感觉你根本没有认真看文,许可指责的根本不是元老院,而是某些“一事无成”却喜欢乱喷的所谓“酱油元老” ...

酱油元老作为元老,自然有喷政府喷军队的权力。

如果这喷出来的东西不被大多数元老认可,那就只是单纯的喷,如果被认可,那就形成元老院决议,作为元老院谦卑仆人的政府和军队就得照办。

无论哪个角度,酱油元老都有喷人的合理合法的权力。


eumenes 于 2017-9-30 11:28:4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eumenes 于 2017-9-30 11:29 编辑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7-9-30 11:23

许可可没有要求谁闭嘴,他只是批评某些元老乱喷,反倒是某些人因为看不惯许可打算让许可闭嘴! ...

身为秘密警察这么敏感的身份,在元老言论自由政治权利这么敏感的话题上有如此政治不正确的认识,我倒觉得确实有必要在元老院提出让他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平复心情的动议让大家表决。


波尔布特 于 2017-9-30 11:31:23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7-9-30 11:23 酱油元老作为元老,自然有喷政府喷军队的权力。

如果这喷出来的东西不被大多数元老认可,那就只是单纯的 ...

现在许可也没有要求限制这种权力,只不过私下发发牢骚,而且作为一个元老,他自己本身就有去元老院说那番话的权力,你紧张什么?莫非担心许可说的话被大多数元老认可从而形成元老院的决议?就算真的形成了决议,许可说的话里又有哪点是限制元老喷的权力了?


波尔布特 于 2017-9-30 11:36:34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7-9-30 11:28 身为秘密警察这么敏感的身份,在元老言论自由政治权利这么敏感的话题上有如此政治不正确的认识,我倒觉得 ...

元老院的法律里,有哪条规定秘密警察有压制元老言论自由的权利了?

别说许可是对外军事情报局的人,根本没有对内的职权,就算是现在对内的政保局,连直接收集元老情报的事都不敢做!你担心什么?


z512374877 于 2017-9-30 11:50:19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7-9-30 11:31

现在许可也没有要求限制这种权力,只不过私下发发牢骚,而且作为一个元老,他自己本身就有去元老院说那番 ...

发牢骚看对象的,本质上“酱油元老们”喷的是军队这个组织机构,质疑的是军官是否存在失职渎职行为。许可这话攻击的是个人了。性质完全不一样。


eumenes 于 2017-9-30 11:56:55 发表了:

z512374877 发表于 2017-9-30 11:50

发牢骚看对象的,本质上“酱油元老们”喷的是军队这个组织机构,质疑的是军官是否存在失职渎职行为。许可 ...

许可同学认为酱油党一事无成就喜欢对和自己无关的事情指指点点。

作为元老,哪怕是酱油元老,作为最高权力机关享有平等政治权力的个体,临高政权下有啥事情居然是“和自己无关的”,我倒很想请教许同学。

小股东也是股东,而且貌似临高体系下大家股份是一样的。


无聊才上这 于 2017-9-30 11:57:30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7-9-30 11:28

身为秘密警察这么敏感的身份,在元老言论自由政治权利这么敏感的话题上有如此政治不正确的认识,我倒觉得 ...

那用什么名义呢 妄议元老?腹诽?嘴炮?潜在反元老院分子?密谋团成员?

一线元老发牢骚的少了?是不是要挖根子?是不是准备让椅子上的和排队等椅子的彻底对立起来?

“休假”的元老是否享有元老权力?可不可以因为心理不爽就把其他椅子上的怼下来?


z512374877 于 2017-9-30 12:03:54 发表了:

无聊才上这 发表于 2017-9-30 11:57

那用什么名义呢 妄议元老?腹诽?嘴炮?潜在反元老院分子?密谋团成员?

一线元老发牢骚的少了?是不是要 ...

不用什么名义的,只要大伙给钱议长王主席提一提,说许可在前线待久了压力有点大,大伙很关心他的身心健康状况,希望组织能给他放个长假。这就够了,高层会看不懂利弊么。二五 ZF 改革以后,基本盘可是这帮所谓的“酱油元老”,只要他们给点压力,许可这种“皮包公司领导”元老就乖乖到三亚享清福去吧。我看农委会下的天地会农支员很适合他嘛 2333


eumenes 于 2017-9-30 12:13:20 发表了:

无聊才上这 发表于 2017-9-30 11:57

那用什么名义呢 妄议元老?腹诽?嘴炮?潜在反元老院分子?密谋团成员?

一线元老发牢骚的少了?是不是要 ...

这又不是意识形态为纲纪律森严的东方政党,非要有个罪名。

民主政治下对爆出丑闻或者胡说八道引起众怒的公职人员怎么作得?元老院决议免职或者自己引咎辞职。


z512374877 于 2017-9-30 12:18:46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7-9-30 12:13

这又不是意识形态为纲纪律森严的东方政党,非要有个罪名。

民主政治下对爆出丑闻或者胡说八道引起众怒的 ...

话说就许可本身的立场,他也不是什么执掌一方的高层啊....跟其他做基层的元老就是半斤八两,设定上还是个做过公务员的,这政治敏感性实在有够低的 ╮(╯▽╰)╭


eumenes 于 2017-9-30 12:22:57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eumenes 于 2017-9-30 12:30 编辑

z512374877 发表于 2017-9-30 12:18

话说就许可本身的立场,他也不是什么执掌一方的高层啊....跟其他做基层的元老就是半斤八两,设定上还是个 ...

写书的人下意识的按今天的政治氛围写,然而髡人建立的政治架构顶层却和现代中国有很大不同。

许可这番话要是爆出来也未必会丢官,全看他自己圆场或者执委会觉得值不值为他消耗那么多政治资源。如果他硬顶着不认为自己说错话要道歉或者辞职,执委会也一心要保他,那就看由此引发的不满(或者说不安)最后会不会发展成对本届政府提出不信任案提前大选了。

我觉得这个话题是个值得展开写写的东西,因为对临高政治氛围的描写一点看不出他和现代中国的区别——其实是有区别的。


琼府县办刘主任 于 2017-9-30 13:01:07 发表了:

个人看法:

1. 任何元老都有天然的权力对澳宋任何领域提出自己的看法

2. 但某些不成熟的观点也天然会招致相应的元老的厌烦

3. “他们不做好本职工作,却对非自己专业的领域指手画脚”——》“这是不对的” 这个逻辑链条,来源是中国特色的工业化精神,准确的说是“鞍钢宪法”之后才烙印到中国人精神世界的,但这个逻辑链条对于贵族共和制度是不适用的。我在“刘主任狂性大发教育钱水廷”的情节里已经提过了贵族共和体制下各位元老应该享有的各种天然权力,其中就包括了对“任意领域”发表自己看法的权力。

4.  “他们不做好本职工作,却对非自己专业的领域指手画脚”,这种人不管制度如何,不管政治上是否正确,但终归是令人讨厌的,尤其是当你侵犯到另外一个元老的专业领域时。但问题的根源,其实是在于,目前元老们既要当股东,又要当技术骨干。等架子足够大了,500 全部脱离一线,专心在议会里撕逼搞上层设计,这个时候就不会再有这个矛盾了。


无聊才上这 于 2017-9-30 13:02:00 发表了:

z512374877 发表于 2017-9-30 12:03

不用什么名义的,只要大伙给钱议长王主席提一提,说许可在前线待久了压力有点大,大伙很关心他的身心健康 ...

然后许可成了酱油元老 是不是把新前线元老扯下来几个循环一下

希望新的前线元老别犯错被人抓痛脚 全方位立体化的 SS 完美通关


无聊才上这 于 2017-9-30 13:07:06 发表了:

琼府县办刘主任 发表于 2017-9-30 13:01

个人看法:

1. 任何元老都有天然的权力对澳宋任何领域提出自己的看法

2. 但某些不成熟的观点也天然会招致相 ...

所以核心问题还是你提出的“盘子太小了”

解决办法应该是站稳脚跟后拓展业务 让元老们的精力放在改造社会上 而不是当自带干粮的督军政委


无聊才上这 于 2017-9-30 13:11:25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7-9-30 12:13

这又不是意识形态为纲纪律森严的东方政党,非要有个罪名。

民主政治下对爆出丑闻或者胡说八道引起众怒的 ...

对啊 如果不需要正当的理由 只要能在元老院里发出足够大的声音 就能把别人拉下来 那何乐尔不为?别忘了 许可也是元老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7-9-30 13:18:45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7-9-30 08:42

原文写的是“……所谓的酱油党,老是喜欢对自己无关的事情指指点点,自己却一事无成”。这里有以下几层意 ...

正解


eumenes 于 2017-9-30 13:22:34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eumenes 于 2017-9-30 13:31 编辑

无聊才上这 发表于 2017-9-30 13:11

对啊 如果不需要正当的理由 只要能在元老院里发出足够大的声音 就能把别人拉下来 那何乐尔不为?别忘了   ...

民主政治不就是看你能不能说服大多数人站在你这一边么。

你要会使催眠术,不讲道理缺乏逻辑没有利益也能让大多数人稀里糊涂跟你走那当然牛得一逼。

然而你会么?

元老院五百人都是神智正常受过良好教育有广泛见识的成年人,制订的政策直接关系他们的切身利益乃至人身安全,你觉得他们都是明国乡下的愚夫愚妇没有英明神武的神仙皇帝伟大领袖教化就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么?


guojiageyan 于 2017-9-30 13:23:41 发表了:

z512374877 发表于 2017-9-30 11:19 赵皇上出发前,执委会派的任务是啥?发动机行动收容难民吧。他办印刷业已经完成资金准备了,难民也收容了 ...

丝业是元老院授权的呀,不然设备从哪来。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7-9-30 13:28:04 发表了:

哈哈哈,辩论太精彩了。不过我发现支持楼主的都是同人作者,反对楼主的都是专门喷人的,不知道说的对不对?大家不要打我


z512374877 于 2017-9-30 13:33:20 发表了:

无聊才上这 发表于 2017-9-30 13:11

对啊 如果不需要正当的理由 只要能在元老院里发出足够大的声音 就能把别人拉下来 那何乐尔不为?别忘了   ...

政治斗争就是这样的呀,外派元老有功勋刷但是远离权力中心,反而在舆论的控制力上不如在中央的元老不是很正常么。那没实力把元老院里各方势力都安抚好,最后被人数众多的基层元老用投票刷下来也怨不得谁,都是自身的原因。二次大会改革以后可没有啥“执委会”和钦定的工作负责人了,都是投票选出来的。


无聊才上这 于 2017-9-30 13:36:04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7-9-30 13:22

民主政治不就是看你能不能说服大多数人站在你这一边么。

你要会使催眠术,不讲道理不用逻辑没有利益也能 ...

元老院不是民主政治 是东印度公司董事会 盘子大 前线元老就是大多数 盘子小 酱油元老就是大多数


琼府县办刘主任 于 2017-9-30 13:37:23 发表了:

人畜无害小白免 发表于 2017-9-30 13:28

哈哈哈,辩论太精彩了。不过我发现支持楼主的都是同人作者,反对楼主的都是专门喷人的,不知道说的对不对? ...

我第一反应是 “说的好” 第二反应是 “但不对”

这算支持还是反对····


eumenes 于 2017-9-30 13:39:50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eumenes 于 2017-9-30 13:44 编辑

无聊才上这 发表于 2017-9-30 13:36

元老院不是民主政治 是东印度公司董事会 盘子大 前线元老就是大多数 盘子小 酱油元老就是大多数 ...

你搞搞清楚,现在所有人股份都是一样的。

一个每人股份都一样的股东会不以民主原则组织你想以什么原则组织?领导一票顶两票?

进行的两次选举哪次不是以民主原则实施的?

你髡以东印度公司自居,那是借用东印度公司以少数外来精英统治极大多数土著形成的管理经验,可没人敢说元老院里有大股东小股东之分,没人敢说文嗣德马前卒股份比别人多享有更多表决权。


z512374877 于 2017-9-30 13:42:11 发表了:

人畜无害小白免 发表于 2017-9-30 13:28

哈哈哈,辩论太精彩了。不过我发现支持楼主的都是同人作者,反对楼主的都是专门喷人的,不知道说的对不对? ...

现在大面积转正同人以后《临高》的味道就变了。同人作者都成了创业成功的一方大员,看书乐呵乐呵讨论讨论作品的吃瓜读者就成了一事无成的酱油元老了,真是有意思。崔道长你可没少开主角光环,技术口的大伙都免费给你当打工仔,你是上天了,技术口的元老们还在继续车零件呢,连盒南海雪茄都不给(滑稽)


琼府县办刘主任 于 2017-9-30 13:44:29 发表了:

这事是这样

某天公司中午的供应午饭很难吃

某人大喊“今天这饭真 TM 难吃”——不管此人身份如何,这话确实人人可说,而且人人都叫好

然后这个人跑到厨房大妈那边说“你这午饭应该如何如何做”,这人就令人讨厌了——除非他是管后勤的头头,或者更高层的领导。如果他只是前台客服,那就别怪公司其他人认为这个人“心里没数”了。

然而,厨房大妈竟然是 TMD 一位股东,董事会上有座位的······这下局面就更复杂了,该如何做午饭的建议,管后勤的头头、更高层的领导,只要董事会上没座位的,似乎都没资格提了

再然而,这个前台客服小帅哥竟然也是一位有椅子的股东······

那我就只能说,这啥破公司,股东全部在打下手······

临高目前的问题就在于,太多的股东还在打下手了······


无聊才上这 于 2017-9-30 13:44:53 发表了:

z512374877 发表于 2017-9-30 13:33

政治斗争就是这样的呀,外派元老有功勋刷但是远离权力中心,反而在舆论的控制力上不如在中央的元老不是很 ...

权力中心在哪里?真准备把临高县建成浮空城了?从 7 卷开始 外派到广州的元老有多少?广州下辖 15 县现在还是规划民代县长 对于看不见大盘子的瞎子 许可真没喷错


无聊才上这 于 2017-9-30 13:52:34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7-9-30 13:39

你搞搞清楚,现在所有人股份都是一样的。

一个每人股份都一样的股东会不以民主原则组织你想以什么原则组 ...

局势稳定下来 广州府就有 15 个县的县长位子 安置好了就是酱油元老-15 前线元老+15 这还是一个县一个元老的算法 做到位子上的 还算“一事无成”吗?


z512374877 于 2017-9-30 13:56:18 发表了:

无聊才上这 发表于 2017-9-30 13:44

权力中心在哪里?真准备把临高县建成浮空城了?从 7 卷开始 外派到广州的元老有多少?广州下辖 15 县现在还是 ...

权力中心当然是在元老院。一个元老的政治影响力可不是看你在广州统领多少归化民干部,是你在元老院议会上能争取多少无党派的基层元老的选票。许可想搞归化民政治权利本来就政治不正确,不团结争取吃瓜元老,还站到对立面去了,简直荒唐。


eumenes 于 2017-9-30 14:04:0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eumenes 于 2017-9-30 14:29 编辑

无聊才上这 发表于 2017-9-30 13:52

局势稳定下来 广州府就有 15 个县的县长位子 安置好了就是酱油元老-15 前线元老+15 这还是一个县一个元老的 ...

你搞不清楚问题的实质么?

问题不在于酱油而在于元老。一个元老无论有没有实际职务,无论职务高低成绩大小,他都有政治权力对政府军队乃至元老院治下社会各种公共事务加以评论,在元老院发起动议,表决,选举和被选举。

许可抱怨这票人自己的事情干不好偏要来对别人的工作吹毛求疵——然而他忘了元老对元老院、政府、军队的工作加以评论就是元老的本职工作之一。

许可有传统的中国政治观念,以一个人在官僚机构中的位置判断一个人的政治身份和话语权,然而髡人的寡头民主制度赋予五百废的元老身份政治地位凌驾于官场体系之上。髡人的政治架构到元老这一级就不是官本位了,一个实职低微甚至没有公职的元老,如果有广泛号召力那政治能量可能远远强于高级官僚。

你许可今天说酱油元老没资格批评,明天说县长以下元老没资格批评,后天执委以下没资格,大后天是不是没人有资格了?


z512374877 于 2017-9-30 14:10:21 发表了:

琼府县办刘主任 发表于 2017-9-30 13:44

这事是这样

某天公司中午的供应午饭很难吃

某人大喊“今天这饭真 TM 难吃”——不管此人身份如何,这话确实人 ...

问题是现在很多同人作者搞创业都是单干啊,其他部门无条件打工。

放现实里看根本不合理,同人作者代入故事做项目发起的元老,那也只是个发起者。其他各部门帮忙肯定不会是“执委会”一纸令下就无条件给作者打工的,肯定都要扯皮给自己分利益,做过点项目的都有体会吧?结果同人写完项目做好了,功勋全刷同人作者代入的元老身上去了,其他部门连雨露均沾都懒得写。那设定上还在各部门做基层的元老会没意见?伏波军能天下无敌可是靠着农支员们踩着烂泥地一村一村跑,手把手教土著扩大生产才有粮食养得起兵。步枪是车间主任们带着归化民 24 小时三班倒车出来的,磺胺粉是卫生口的元老们配的。作品靠工业史诗做噱头那就得有工业社会的复杂性。一将功成万骨枯的歌功颂德没啥看头啊。

很多作者水平低的就跟看临高时报的长篇报道一样,这还是临高启明么。


琼府县办刘主任 于 2017-9-30 14:17:18 发表了:

z512374877 发表于 2017-9-30 14:10

问题是现在很多同人作者搞创业都是单干啊,其他部门无条件打工。

放现实里看根本不合理,同人作者代入故 ...

主角视角的写作方式必然导致个人英雄主义的泛滥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把一切献给党》

这样的集体主义文学作品,绝大多数写同人的都没认真通读过吧······

这是无法苛求的事情,只能希望吹牛能自己写一些片段,像钱水协批评赵引弓一样,在引用同人后批判一番


z512374877 于 2017-9-30 14:22:25 发表了:

琼府县办刘主任 发表于 2017-9-30 14:17

主角视角的写作方式必然导致个人英雄主义的泛滥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把一切献给党》

我更期待的还是作者在转正的时候能多编辑下,把这些内容补上。现在几篇同人转正下来,搞得基层元老真的不重要一样。结果整了这么一出闹剧。


琼府县办刘主任 于 2017-9-30 14:26:30 发表了:

z512374877 发表于 2017-9-30 14:22

我更期待的还是作者在转正的时候能多编辑下,把这些内容补上。现在几篇同人转正下来,搞得基层元老真的不 ...

重要 和 上进 是两码事

现实位面的中国,很多时候“上进”是“重要”的保障

然而在临高位面,“重要”的元老确实不需要“上进”,只要椅子在,他就足够“重要”了

所以我才跟崔胖子说,看到这一段我第一反应是“说的好”然后是“但不对”


z512374877 于 2017-9-30 14:40:41 发表了:

琼府县办刘主任 发表于 2017-9-30 14:26

重要 和 上进 是两码事

现实位面的中国,很多时候“上进”是“重要”的保障

然而在临高位面,“重要”的 ...

果然刘知府是明白人。


adol 于 2017-9-30 17:05:09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adol 于 2017-9-30 17:23 编辑

首先,你们讨论的“酱油众”在逻辑上就不具有同一性。许可和正方的“酱油众”,是完全没有贡献的“酱油众”,跟风混吃等死还要喷人的元老们。反方的“酱油众”,实际上是默默无闻在临高的技术和各种专业岗位上做着一份不可或缺的贡献的元老们。

其次,如果单从贵族共和的政治体制角度来说,许可发牢骚可以,但酱油众是有权发言喷人的。至于被不被广大元老认可,那是另一回事,要是许可真被喷到三亚休养了,只能说是元老院药丸。

第三,许可的牢骚其实也有问题,专业并非是就一个问题发表意见的前提。公务员考试搞那么多逻辑和常识题,其实目的就是为了让公务员成为“所有领域的非专家”,以便能够不带任何偏见地对各专业的问题进行平衡的判断。把专业的事情讲到非专业的元老(议员)们都能明白,那是技术专家自己的事情,元老们只需要保证自己有足够的逻辑水准和常识听懂专家们深入浅出的讲述就是了。从这个角度讲,每个元老都有权对不是本职专业的其他专业事务发表看法,拥有投票权。当然,元老们是不是都有足够的逻辑水准和常识,这也是一个问题。。。

第四,许可其实一直很受重用啊。。。没觉得哪里受到压制了。。综合影响力排名算得上是元老里面前列的了吧。至少前百是没问题的。


cqduoluo 于 2017-9-30 17:16:50 发表了:

有这种想法的属于典型政治不成熟,想法太幼稚了。


无聊才上这 于 2017-9-30 17:49:15 发表了:

z512374877 发表于 2017-9-30 13:56

权力中心当然是在元老院。一个元老的政治影响力可不是看你在广州统领多少归化民干部,是你在元老院议会上 ...

临高元老们 不参加政治结社 ≠ 无党派 大明官场还有同乡 同师 同年 同榜的关系 元老院内也一样许可隶属军方和对外情报局 旧时空当过警察 法学俱乐部成员 现在梧州前线的元老军官 后方的联勤总部 同事关系 业务关系 这就是现成可用的“党”

想想常师德 冯宗泽 赵引弓 魏八尺怎么过关的?街头政治家和宫斗女上蹦下跳不是一天了。怼下去几个?

事实就是 捏着官帽子一线负责人 在元老院内的活动能量也比后方“一事无成”的酱油高的多


无聊才上这 于 2017-9-30 18:01:46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7-9-30 14:04

你搞不清楚问题的实质么?

问题不在于酱油而在于元老。一个元老无论有没有实际职务,无论职务高低成绩大 ...

“许可抱怨这票人自己的事情干不好偏要来对别人的工作吹毛求疵——然而他忘了元老对元老院、政府、军队的工作加以评论就是元老的本职工作之一。”

许可是不是元老?有没有批评其他元老“本职工作”的权力?


无聊才上这 于 2017-9-30 18:03:27 发表了:

adol 发表于 2017-9-30 17:05

首先,你们讨论的“酱油众”在逻辑上就不具有同一性。许可和正方的“酱油众”,是完全没有贡献的“酱油众” ...

现在的问题是 有人要拿后方“酱油元老”的牢骚当令箭 去斩前方发牢骚的一线元老


eumenes 于 2017-9-30 18:45:33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eumenes 于 2017-9-30 18:51 编辑

无聊才上这 发表于 2017-9-30 18:01“许可抱怨这票人自己的事情干不好偏要来对别人的工作吹毛求疵——然而他忘了元老对元老院、政府、军队的 ...

许可可以喷啊,他作为元老想喷谁喷谁。然而他作为秘密警察头子喷“有些人根本没资格喷”这种东西就显然踩线了。

他想继续喷这种内容,那自然应该辞去强力部门的公职单纯以元老身份喷好了。

公职人员应该比一般议员谨言慎行难到不是常识么?


无聊才上这 于 2017-9-30 19:07:55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7-9-30 18:45

许可可以喷啊,他作为元老想喷谁喷谁。然而他作为秘密警察头子喷“有些人根本没资格喷”这种东西就显然踩 ...

许可是对外情报局 不是政治保卫总局的


eumenes 于 2017-9-30 19:11:35 发表了:

无聊才上这 发表于 2017-9-30 19:07 许可是对外情报局 不是政治保卫总局的

总之是强力机关高级官员。

如果中情局局长酒后说国会那帮议员屁都不懂还成天说三道四对老子指手画脚结果被媒体爆出来,你觉得他会什么下场?


无聊才上这 于 2017-9-30 19:12:17 发表了:

我去 闹了半天是把在对外情报局工作的海军军官许可当成下放广州的蒸包局前办公室主任午木了 就这能扯上三页?


波尔布特 于 2017-9-30 19:17:39 发表了:

z512374877 发表于 2017-9-30 11:00 这都算不上是说怪话,军队领导不管有没犯错误,任务完成以后都是要开听证会述职的。说得难听点,正常国家 ...

现在情况是正常述职吗?现在的情况是,哪怕打了大胜仗,前线元老依然被喷,这摆明了是某些元老的心态有问题,真当自己是龙傲天,一点挫折都承受不起,稍微有点不顺就叫嚣“反向金手指”。而且这类情况不仅仅出现在军事口,之前商业口、治安口、行政口、宗教口等几乎所有的部门都遇到了类似的无脑黑,从赵引公到催道长,连萧主任在内,几乎每个干实事(实际写文)的元老都遭遇了这类无脑喷,许可不过是最近一个被喷的人而已。

本身被喷倒是无所谓,如果批评建议真的合情合理,其实有关元老(实际写文的作者)还应该表示欣慰,自己能乘机改进工作(写作),问题是很多人根本是外行无脑喷,自己不懂,也不干实事(写作),却偏偏喷得特别起劲。

这根本不是军队与元老院关系的问题,而是有元老在当“东林党”。不,应该说现在有些人比东林党还可恶,东林党再怎么黑,也很少黑打胜仗的人;就算黑打胜仗的人,也是从政治、道德等方面黑,绝不会黑将领的军事指挥能力!

最可笑的是“连还嘴的资格都没有”这种论调,哪怕是上法庭的罪犯,还有请律师辩护或自己辩护的权力,现在你想让拿枪杆的人地位连罪犯都不如?这真的是比东林党还黑!

还有,现在许可没打算让土著知道元老之间的政治斗争,他的话是私底下对另一个前线元老说的!你真的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eumenes 于 2017-9-30 19:28:56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7-9-30 19:17 现在情况是正常述职吗?现在的情况是,哪怕打了大胜仗,前线元老依然被喷,这摆明了是某些元老的心态有问 ...

克莱武三千人征服孟加拉也没敢说老子那么大功劳你个屁都不懂的议员也有资格喷我。还不是老老实实到议会接受质询。


波尔布特 于 2017-9-30 19:33:13 发表了:

人畜无害小白免 发表于 2017-9-30 13:28 哈哈哈,辩论太精彩了。不过我发现支持楼主的都是同人作者,反对楼主的都是专门喷人的,不知道说的对不对? ...

说的对,其实那番话是吹牛借许可的嘴说出来的,专门用来批判那些不写文却一直在无脑黑的喷子,有写文经历和挨喷经历的作者一定对那番话深有同感!


波尔布特 于 2017-9-30 19:42:19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7-9-30 19:28 克莱武三千人征服孟加拉也没敢说老子那么大功劳你个屁都不懂的议员也有资格喷我。还不是老老实实到议会接 ...

那些议员有说过他打仗不行吗?有说过他只能挨喷不能还嘴自辩吗?

现在有些人一副“闭嘴我们在讨论民主”的态度,真的是比皇帝和独裁者还霸道,崇祯把袁崇焕千刀万剐之前还给过他一次自辩的机会!

而且这事根本不是军队与政府关系的问题,而是某些人在当“东林党”的问题,类似的遭遇几乎所有办实事(真正写文)的元老(作者)都经历过,萧主任大概经历得最多!


波尔布特 于 2017-9-30 19:55:13 发表了:

无聊才上这 发表于 2017-9-30 13:44 权力中心在哪里?真准备把临高县建成浮空城了?从 7 卷开始 外派到广州的元老有多少?广州下辖 15 县现在还是 ...

说得对,都到这时候了,有人还在当酱油元老,那真是当事人自己的心理有问题。现在只要愿意申请,再酱油的元老当县官也是没问题的。

哪怕是老张那种窝囊废,虽然做出成绩的可能性不高,甚至有被归化民干部架空的可能,那也比那个被一群土著秀才架空的归化民县长强多了。现阶段要是肯当县长的元老足够多,我相信归化民想当县长根本没机会。


z512374877 于 2017-9-30 21:43:17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z512374877 于 2017-9-30 21:45 编辑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7-9-30 19:17

现在情况是正常述职吗?现在的情况是,哪怕打了大胜仗,前线元老依然被喷,这摆明了是某些元老的心态有问 ...

请不要断章取义好么,我上面说的是正常国家的军队是没有政治权力的。军人干政的后果就是军阀化甚至昭和化。作品里现在最大的矛盾就是元老既有无上的权力,又是一名军官。这段牢骚作为元老来说毫无问题,赵皇上,郭东主这些没有军人身份的元老谁说都不是问题。但是军人嘴里说出来就有很大问题。何况文中的“酱油元老”质疑的是军官的指挥能力,又没有攻击个人。这段话可是攻击基层元老的,连性质都不一样。

至于归化民的问题,现在讨论的同一章里有一段描写“归化民军官在私下里也有议论...吹毛求疵”,也不管是不是这名元老泄漏的;反正归化民知道元老之间有裂痕,元老的光伟正形象受了影响不说,还有很大的政治风险。归化民因为固有理念和受教育程度,本来就对穿越集团的组织结构不理解,这元老之间的政治斗争让归化民知道了,维稳压力直线上升。

上纲上线一点,以许可的政治理念和他现在暴露出的对其他元老的不满,如果这个问题得不到妥善处理,以后他对伏波军诱以归化民的政治权力,带着陆军冲进百仞城,搞个二二六事件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你对我的定义是不是无脑喷,建议你看下我跟刘知府讨论的内容。现在的剧情不合理的地方太多,问题就是出在同人作者文笔差上。刘知府总结的很好。现在的临高就是变味儿了变修了,许可的这番话甚至可以说是临高文风的历史拐点。再不鞭策下,临高这工业史诗就要沦为群像爽文了。


左小乙 于 2017-9-30 22:18:29 发表了:

元老院需要一群人在一旁瞎逼逼的民主吗?不需要,元老院需要的是集中力量干大事,所以一直以来,无论是常师德事件、打劫西班牙银船,其中的质询会都没有产生对当事元老的事实性处罚,然后只是从制度层面进行修正,唯独是独孤求婚事件,独孤是事实性地被惩罚了,原因无他,是独孤的行为真正地对元老院的稳定统治残生了威胁,所以后来的程婊、卢炫之流就因为妄图建立的私人势力遭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处理,质询对于行政行为的监督是有效的,但同时也容易成为有居心者的工具吗?现在网上的五毛美分,你敢说背后就没有人在操控吗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7-10-1 02:53:16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7-10-1 02:55 编辑

z512374877 发表于 2017-9-30 13:42

现在大面积转正同人以后《临高》的味道就变了。同人作者都成了创业成功的一方大员,看书乐呵乐呵讨论讨论 ...

去你妹的,这套歪理欺负布特这种老实人还可以,在我这屁用没有!自己不写同人,别人写了转正了还眼红的瞎 BB,鄙视你!!!

道爷的同人可是捧红了 4 个元老了,还一直在跟其他元老互动的,长着眼睛的都看到了。至于你这样说我吃独食的,我只能说你眼瞎啊?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7-10-1 02:57:37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7-9-30 19:42

那些议员有说过他打仗不行吗?有说过他只能挨喷不能还嘴自辩吗?

现在有些人一副“闭嘴我们在讨论民主” ...

老布啊别跟这俩货浪费唇舌了,就一职业喷子和一个自以为是的圣母婊而已。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7-10-1 02:59:04 发表了:

琼府县办刘主任 发表于 2017-9-30 13:37

我第一反应是 “说的好” 第二反应是 “但不对”

这算支持还是反对····

...

你这是打官腔和稀泥,官场老油条的作风。


忧国骑士 于 2017-10-1 06:13:04 发表了:

广州战役以来,吹牛大量采用同人,甚至修改润色的精力都保证不了,希望实体书出来后连载的内容能恢复以前一半的水平。


z512374877 于 2017-10-1 10:28:33 发表了:

人畜无害小白免 发表于 2017-10-1 02:53

去你妹的,这套歪理欺负布特这种老实人还可以,在我这屁用没有!自己不写同人,别人写了转正了还眼红的瞎 B ...

我还真没眼红同人转正,我就一吃瓜读者(。˘•ε•˘。) 我就是看不惯你们这帮同人作者拿着元老院的资源办成事以后却想不到集体,文笔一个比一个差,尬出来一堆流水账,还不忘打着王主席马国务卿的名义显示自己光伟正,简直是打着星拳旗反星拳旗(滑稽)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7-10-1 12:26:22 发表了:

z512374877 发表于 2017-10-1 10:28

我还真没眼红同人转正,我就一吃瓜读者(。˘•ε•˘。) 我就是看不惯你们这帮同人作者拿着元老院的资源 ...

我就喜欢看你们看不惯还没办法的样子


波尔布特 于 2017-10-1 13:10:4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波尔布特 于 2017-10-1 13:34 编辑

z512374877 发表于 2017-9-30 21:43 请不要断章取义好么,我上面说的是正常国家的军队是没有政治权力的。军人干政的后果就是军阀化甚至昭和化 ...

去你的军人干政,正常的国家领导人有没兵权的吗?都是军人干政?哪怕是澳宋,伏波军的军权也是掌握在元老院手里而不是个别元老?所以元老院是军人干政?

养军队是要花钱的,而且是很多很多的钱,真正的军权跟领导人的职务无关,只跟军费有关,谁能解决军费问题,谁才是军队真正的主子,现在伏波军的军费是许可等军事口元老发的还是元老院发的?就算许可想,他养得起吗?卢炫在培养“家臣”方面算是非常卖力了,结果连 100 个归化民都养不起。

历史上的军阀化和军人造反根本与军人干政无关(真的有能力干政了又何必多此一举造自己的反?),只与中央财政的崩溃或中央政府的“失德”(不发或少发军饷,赏罚分配不公等)有关。不能自己独立解决军费问题的军队根本没办法军阀化。不能给军人带来明显的、更大利益的军官也根本没办法发动兵变。

你真的相信 226 是少数军官单纯的煽动就能闹起来的?要不是那些官兵的妻女被日本权贵逼迫卖身,你觉得那些官兵有胆量搞兵变?因为没有得到财阀的支持,那些 226 兵变的官兵啥下场你看到没有?

所谓的“昭和化”,根本不是单纯的军官独走,而是日本的对外扩张激进派的独走。没有日本财阀权贵的事后支持,918 的日军要么弹药耗尽后完蛋,要么沦为类似金三角军阀那样的土匪。

226 之类只能说你真是想多了,想当初独孤求婚直接掌握的武装可比许可这个情报官强多了,还有“保卫执委会”的大义,结果最后让归化民警察打开枪库都做不到,狼狈到拿木棍赶往百仞城,你真觉得许可有本事做得比独孤求婚更好?

真的论发动兵变,不管是赵皇上还是郭东主都比许可强得多,不仅能直接集结起几百人以上的武装力量(许可上哪一次性凑出那么多武装情报员?而且这些人还是跟其他军事口元老共用的不是归他一个人指挥的),而且由于地下工作的原因那些打手根本不知道元老院还以为赵皇上和郭东主是自己的主子。

都这时候,你居然还有“基层元老”的概念,毫无统治阶级的觉悟,活该酱油至今。且不说元老内部都是平等的,根本没有上下尊卑之分,只有工作分工的不同,就算真要真要像马督工那样搞定行政级别,元老随便申请个县处级的官职毫无障碍,马上可以跟许可平起平坐(许可记得也是处级),能一次性动员的兵马也绝对多于许可(县官指挥县国民军连毫无问题,情报官你见过一次性集结 100 人的案例?)。现在还当自己是小把戏只能说是当事人心理有问题,自己在自轻自贱?

身为澳宋唯一执政党(短毛党)的上层骨干,县处级以上官职随意挑的角色,却说自己“在野”,我从未见过如此自轻自贱自卑之人!

而且那些话根本不是许可对归化民说的,而是对朱鸣夏说的,朱鸣夏什么时候成归化民了?

至于归化民军官的私下议论,泄密可能性最低的就是许可这种情报官了,人家好歹是专业人士,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最大的可能反而是某些不得志的酱油元老,所谓性格决定命运,现实生活中屌丝至今的人往往说话不知轻重。就像左小乙同人里写的——“……发现无论哪个单位,都没有前途的都是那些喜欢嚼舌头的家伙。那些人老是在说别人的不是,……”


波尔布特 于 2017-10-1 13:17:34 发表了:

z512374877 发表于 2017-10-1 10:28 我还真没眼红同人转正,我就一吃瓜读者(。˘•ε•˘。) 我就是看不惯你们这帮同人作者拿着元老院的资源 ...

是不是要像 tg 那样每次办成事都来几句“感谢党(元老院)的领导”、“感谢党(元老院)的培养”才算想到集体?

这种话说多了作者不嫌恶心读者都嫌恶心!


波尔布特 于 2017-10-1 13:46:1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波尔布特 于 2017-10-1 13:51 编辑

z512374877 发表于 2017-9-30 21:43 请不要断章取义好么,我上面说的是正常国家的军队是没有政治权力的。军人干政的后果就是军阀化甚至昭和化 ...

关于最近什么人在乱喷,榜山战斗同人原文已经写得很清楚了(原话不是许可对朱鸣夏说的,是琼南某县被罢官的元老县长对朱鸣夏说的),照那些酱油元老(小白读者)的搞法,伏波军恐怕会经历大清洗,有勇气、能打仗的军官都得上军事法庭,这对伏波军的伤害堪比斯大林“肃反”苏军!

————————————————————————

即使到现在,元老院的大业也刚刚草创,大大小小的挫折免不了都要去面对,可许多元老的眼中还是掺不起沙子,动不动就搞质询会。在军中,也动不动就有元老叫嚣让战斗失利的土著军官上军事法庭,要不是他们几个前 PLA 出身的军官压住,许多优秀的土著军官怕是要就此断送自己的前程。所以施奈德船队触礁的事要是闹上军事法庭他要保,如果有人说杨增战术失当要杨增上军事法庭他也要保。

榜山战斗的伤亡其实已经比预想的要低得多,但是朱鸣夏还是担心会有人就这事借题发挥。不过想起那个县办主任的另一番话,朱鸣夏还是释然了。那是正值发动机行动前夕,那个县办主任因故刚罢官回到了临高,朱鸣夏偶然碰见,正打算安慰,那人却说道:、

“人哪有可能会没有挫折,干大事者遇到挫折就要愈加强韧。《易经》说,上九潜龙勿用,现在正是我韬光养晦的时候,组织总会记得我的。有些人就是喜欢喷口水,尤其是很多所谓的酱油党,老是喜欢对自己无关的事情指指点点,自己却一事无成。我也不怕得罪人,很多人在旧时空郁郁不得志,你以为他们穿越了就可以飞黄腾达啦?非也,非也,我在单位里呆过,发现无论哪个单位,都没有前途的都是那些喜欢嚼舌头的家伙。那些人老是在说别人的不是,却老是不知道,真正做事哪有不出错的。他们啊,在旧时空老是害怕出错,老是畏畏缩缩,怎么能不一事无成呢?这种思维也带着来旧时空,那也怪不得他们酱油了。你看那些敢为人先的,哪个不已经执掌一方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