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府最终 解决 方案 大穿越时代 和 江南风火 ...

北朝旧贴 | chencsc | 8/15/2020 | 共 9189 字 | 编辑本页

chencsc 于 2017-9-3 22:10:56 发表了:

孔府上下商议了一番,最后决定还是客客气气地招待这位蛮族皇帝,送上一堆奉承话,实在不行就再给点儿犒劳兵马的银钱粮秣,总之就是摆出送客的姿态,尽量把这帮满洲大爷给平安送走便好。

遗憾的是,这些孔丘的子孙后代们,终究还是严重高估了这帮满洲鞑子们对孔圣人的敬畏程度,没有在第一时间内举家逃亡,结果就让他们一大家子陷入灭顶之灾:皇太极带着大军刚刚进了曲阜,就下令包围孔府,不许圣人后裔走脱,然后假惺惺地召见了衍圣公孔胤植,表示要给他抬旗赐姓。

孔胤植最初还推脱了一下,但在得知假如他坚决不肯抬入正黄旗的话,大清皇帝就只好砍了他的脑袋,换个更听话的人来当大清的衍圣公之后,这货就十分可耻地缩了,从此成了正黄旗人,改姓爱新觉罗。

再接下来,皇太极又下令曲阜全城百姓剃发易服,在刀子的威胁下,衍圣公一府老小不得不带头积极响应,并当众举行了极为隆重的剃发仪式。作为回报,皇太极不仅继续将孔胤植封为大清的衍圣公,还给了他一个礼部尚书的空头官衔。只是剃了头受了封还没完,既然孔家也成了正黄旗人,那么他们全家自然就是皇太极的奴才,而奴才的东西就是主子的东西,主子的东西还是主子的东西……

咳咳,跑题了。总之,按照上述逻辑,孔府的田地产业就全部成了八旗大爷的皇庄,孔府的佃农则统统成了八旗的包衣奴才,孔家的金银财宝从此也都属于皇太极这个正黄旗主。至于那座辉煌壮丽的衍圣公府,也被皇太极下令征辟为大清行宫,用于安置一部分从北京辗转来归的八旗家眷。

但问题是,这样一来的话,既然孔家的产业都换了主人,那么孔家人自个儿又该搬到哪里去呢?

对于这个问题,皇太极很豪爽地大手一挥:孔府的年轻女眷,都可以跟八旗主子睡一个被窝嘛!

于是,自皇太极以下,好些八旗贵胄都在曲阜身体力行了一回“满汉一家”的民族大融合之道。那几位金尊玉贵的孔家小姐,全都被如狼似虎的八旗权贵们瓜分一空,运气好的还能当上嫔妃或侧福晋,运气差的只得了个侍妾的名分。更糟糕的是,就连衍圣公孔胤植和他儿子最喜爱的几个漂亮小妾,甚至还有两个明媒正娶的孙媳妇,都被几个贝勒爷蛮不讲理地抢了去,从此只能在这些八旗贵胄的胯下娇吟承欢……

至于孔府的男人也不必担心没事做,身为正黄旗丁,天生就是皇帝的奴才。当孔家女眷在给满洲大爷侍寝的时候,那些劈柴打水喂马打扫屋子之类事情,自然要让男人来承担。就算不会干活也没关系,大清八旗从来不养懒人,一律打死喂狗便是——于是,在死亡的威胁面前,这些原本需要被人伺候的老少爷们儿,很快就学会了各种伺候人的活计:没学会怎么伺候人的,据说都被埋进乱葬岗了。

当然,作为山东孔府的当门人,衍圣公孔胤植和他的儿子们,倒是不必操持此等贱役,而是享受着伴随御驾的殊荣,可以天天得到大清皇帝陛下的耳提面命,教导他们各种做正黄旗奴才的好处……

相比于衍圣公一家的欲哭无泪,大清皇帝皇太极如今却称得上是春风得意了。查抄孔府的收获远比想象之中更加丰富,光是粮食就抄出了五十万石,至于金银珠宝、绫罗绸缎、香料布匹之类,折合现银更是价值高达三百多万两。让八旗将士们很是发了一笔横财,个个乐得合不拢嘴。虽然按照这个时代的道德标准,此等劫掠孔府的举动堪称是丧心病狂,简直可以说是与天下读书人为敌,自绝于中原士林。但皇太极也是非常无奈:在丧失了故土,又屡遭惨败之后,他对满洲八旗的约束能力,已经急速下跌到了一个非常危险的程度。如果不能尽快找一只肥羊宰了,满足八旗将士的胃口,大清帝国只怕是真的要土崩瓦解了!

而如今的北地屡遭战乱,已是残破至极,除了地位超然的孔府之外,又哪里还有别的肥羊可宰呢?

幸好,在范文程等一干文臣的巧妙宣传之下,皇太极此次对山东孔府名为“结亲”,实为抄家的强盗之举,居然被包装成了心慕教化、礼遇儒家的表现——要不然大清皇帝怎么会迎娶孔家小姐为皇妃呢?但哪怕是皇太极本人也很清楚,这事儿毕竟纸包不住火,究竟能忽悠天下人多长时间,


chencsc 于 2017-9-3 22:12:19 发表了:

澳洲兵一夜之间就占了曲阜城,县衙和孔府上上下下,尽皆被伏波军看得牢牢的。曲阜城内城外人心惶惶,不知这澳洲人闹的是哪一出戏。就是当年蒙元时,皇帝也对孔府上下礼敬有加,如何会有这种仿佛破门抄家般的景象?

等到澳洲人广发告示,要全城百姓都去孔庙外观看审案时,民心不稳的程度又上了一个台阶:莫非这澳洲人真要把天翻过来?

于是,公审这天,孔庙外远近都是黑压压的一片。曲阜一县都是孔家的,处置孔家和所有人的命运息息相关,由不得他们不挂心。

首先被押上台的,是孔兴东。台下不少人都认识他,顿时骚动起来。维持秩序的白马队拿大棒子敲了好几下。

公诉人拿着铁皮大喇叭,大声念着公诉求,里边列出了许多孔兴东先投大宋,后来背反的事,引得阵阵哗然。

台下最近处有两排椅子,背后是荷枪实弹的伏波军战士,孟家,曾家和颜家都有人坐在椅子上,他们的头上全都汗水淋漓。不为别的,孔兴东勾结闯贼干的事他们也多有参与,等台上的人审完了,是不是就该轮到他们了?

没等他们把汗擦干,围观百姓中起了更大的骚动,原来接下来上台的人正是孔家家主,孔圣人第六十四世孙,衍圣公孔胤植。

其实刚才孔兴东在最后陈述时已经在使劲把屎盆子往衍圣公头上扣了,但真正看着衍圣公本人像罪囚一样被押上来,许多人还是感到无法接受,不由得鼓噪起来,直到伏波军战士朝天放枪,才渐渐安静下来。

还是公诉人宣读起诉书,只是多了一项投靠建奴的罪名。

如今天下纷纷乱乱,四大势力中有两家是要剃发的,而这两家离曲阜都不算太远。在得到李自成败退,清军入主北京的消息之后,孔胤植便开始为剃发之事预先做准备,还分别起草了献给清帝和元老院的表文,准备献给元老院的还多了一份请文主席登基的劝进表,结果被抄出来的要献给清帝的表文便成了他的罪证。

孔胤植满腹冤屈,他只是按照再正常不过的思路做了几手准备,而且文稿上有许多地方根本空着就没写,结果被澳洲人抄出来写了几个字,就成了罪名。他想喊冤,可公诉人和辩护人唇枪舌剑,一点空隙也不给他留。那个辩护人尤其可恶,明着是替他开脱,一字一句全把罪名往实里坐。好容易等到最后的被告人陈述,孔胤植还没来得及说话,一旁穿着白色褂子的人便抢先宣布被告身体有恙,不能做陈述,憋得孔胤植差点背过气去。

之后又审了几个人,都是孔胤植身边的人,不过没有孔兴燮。

待到审案环节完毕,还没有最终宣判时,一个真髡模样的人走上台来。孟、曾、颜三家人的心顿时提了起来。

真髡没有多提刚才的案情,只是代表元老院宣布剥夺伪明授予孔胤植的衍圣公封号,重新任命元老院认可的衍圣公。

联想到刚才审案的情形,三家人心中顿时了然,必定是澳洲人嫌孔胤植太不安分,想敲打一番,再换他儿子上来,这样,就能让孔家服服帖帖。想法不错,不过这澳洲人毕竟是海外蛮夷,手法太过粗糙,竟然把衍圣公拉出来闹了个斯文扫地,平白让大家受了不少惊吓。

刚把心放下,台上又说话了。这一说却说到了靖康之耻,二帝蒙尘之后,南北两孔分处两国之事。接着又说元金交替,崖山启航,说到南孔有一人随船远赴澳洲,披荆斩棘,扶保宋主建立基业,得继封衍圣公。如今大宋元老院北归,自当由此一系再回曲阜,重光孔门。

此话一出,三家人的心又悬到了半天空。大家相互都知根知底,几百年来都跟孔家差不多,没少冲各路人马摇尾巴,忠孝节义那就是个幌子。要是澳洲人说当初一块出海的,有一个两个姓孟的,姓曾的,或者姓颜的,自己上哪儿哭去?虽说没有孔家家大业大,但也不是随便送人也不心疼的。只是澳洲人没把话说透,自己也只能捂着乒乓乱跳的心接着听下去。

台上的人倒是没再说什么让人心惊肉跳的话,只宣布由衍圣公孔令洋就任大宋孔府、孔庙、孔林管委会主任。等宣判完毕,孔家多人被判处吕宋岛苦役后,一身元老院干部服,剃着板寸头,已经在孔庙门口等了半天的孔令洋便走了过来。他本来对衍圣公这个封号不感兴趣,是上面答应给他重新建一座狗场他才来的。

他不动不要紧,这一动,近处的围观群众无不啧啧称奇。原本趴在他身边的两条大狗也跟在他身后走着。走到台边时他说了一句什么话,两条狗便很有精神的站在阶梯旁边,一动不动。三家人离得近,看得清清楚楚,心说这是孔圣人的圣裔?明明是公治长的后人好吧。

孔令洋也不矫情,上台四方一鞠躬,开始讲话。他讲话的大意是将带领孔家绝对服从元老院的领导,遵守元老院的法律,配合曲阜县政府即将派出的工作队,完成社会调查和改造工作。同时,还会重修族谱。

此话一出,如同一声惊雷在三家人头顶炸开。这是要破家呀!且不说身为儒门的衍圣公大谈律法是何等违和,都知道元老院的律法对招佃收租的人极不客气,若是真如这位新任孔家家主所言,按照累进税的算法,孔家一年就得交起码相当于数十万两银子的税!可怜这千年的门户,眼看着就要崩散。

还有工作队,那是个让大族不寒而栗的名字。或许一般人不知道那是做什么的,但大家族岂会放过南边来的消息?个个心里有数。真要派下工作队,别说孔家那些普通族人和家奴,就是族中的头面人物,也别想再如以前的样子,都得夹着尾巴做人。


chencsc 于 2017-9-3 22:15:09 发表了:

至于修族谱,那简直是压制反对声音的最好办法。哪怕族里维持不下去了要分产,族谱上没名字,那也什么都分不到。现在这世道,成了孤魂野鬼的话,别人收拾你真不要太容易。

要是自己的家族也变成这样……孟、曾、颜三家的来人齐齐的打了个冷战,不敢再想下去了。

等到孔令洋结束讲话,带着孔家在附近村镇的一些头面人物去开小会,三家人也准备赶紧开溜。眼下的形势不是小坏,是大坏,必须赶快回去跟族里商量对策。可还没走几步就被伏波军拦住了。刚才那个痛说澳宋家史的真髡皮笑肉不笑的走过来。

“诸位都是圣贤之后,如今大宋乃是用人之际,诸位正可一展才华,成就安邦定国之功。如何走得这般迅快?”真髡的一双小眼睁得圆圆的,仿佛见到老鼠的猫。

“我等……”孟家人见曾颜两姓都不敢开口,只得硬着头皮答话,“我等见贤思齐,正要回去禀报家主,遵奉大宋律令,如此天下可定,黎庶可安。此敬爱大宋朝廷之心,还望首长成全。”

“说得好!”真髡击掌赞叹,“我有些话,还要相烦诸位带给众家家主:孟子曰,君子之泽,五世而斩。”他看着孟家那位领头的,“你家老祖宗的话,你们可愿听听从?”

“这……”

“若有不便,元老院也可以帮你们斩。”真髡口中的这个斩字说得极重。

“……这名号,还求元老院保全。亚圣……”

“莫要再提,衍圣公乃我大宋仁宗皇帝金口御封,可亚圣公这名号从何而来?”真髡摇头,“既已归宋,自当恢复旧时名号,邹国公、郕国公、兖国公。名正方能言顺,这称谓可万万错不得。”

孟家人还想再说,被另外两家人用眼神止住了。开玩笑,这一说话,亚圣、复圣和宗圣就没了,再说下去不得降成关内侯啊?

无计可施,三家人除了面面相觑,也不敢再做什么了。

看着这些人胆怯中微露不忿,那个元老心中冷笑,他们还真以为只是削爵和收税而已?只不过是没把更厉害的拿出来。

为了如何处置孔孟几家,元老院内部爆发过很激烈的争执。以杜雯为首的一批元老认为继续尊崇孔家会造成干部思想混乱,不利于建设澳宋不同于朱明的精神文化,也不利于打破宗族势力,解放人口,坚决要求发动群众搞批斗,把孔孟等大家族从神坛上拉下来,还要查抄这些所谓圣裔的家产,但这个提案遭到了以卢炫、潘潘和程永昕为首的一批元老的激烈反对。他们认为儒家思想对维持元老院统治有积极作用,应该予以保护,现在元老们都有家有业,而那些归化民又逐渐成势,为了保持地位,是时候讲究讲究上下尊卑,君臣父子了。卢元老甚至攻击杜雯发动群众斗大户是自掘坟墓。虽然不完全同意卢炫他们的观点,但法学会也反对随意发动群众,他们认为元老院完全有能力在法律框架下限制儒门大家的势力,杜雯的做法在非战争状态下会破坏法律的严肃性。宅党对这个问题本来不持立场,但因为马千瞩表达了对杜雯部分立场的谨慎支持,他们便站在了卢炫一边。

最终,由于未能获得足够的支持,杜雯的提案没有通过。结果出来之后,有人欢喜有人愁,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马千瞩仰面瘫坐在椅子上的样子。


chencsc 于 2017-9-3 22:16:36 发表了:

有孔羚羊    一个人代表孔府就行     他就是圣公           剩下    按 黄台吉 的办法    处理


liutom2 于 2017-9-3 22:29:05 发表了:

没事还保留什么衍圣公,你看看 TG 这么干了吗?

孔府全部没收,建筑物作为历史文物保留,孔家人统统安排工作,该干嘛干嘛去。


孤独的流浪猫 GO 于 2017-9-3 22:47:03 发表了:

liutom2 发表于 2017-9-3 22:29

没事还保留什么衍圣公,你看看 TG 这么干了吗?

孔府全部没收,建筑物作为历史文物保留,孔家人统统安排工作 ...

元老院又不是土鳖啊


chencsc 于 2017-9-3 22:50:29 发表了:

你把皇太极 换成元老院     就行    这是绝根子     儒教只剩名字


liutom2 于 2017-9-3 23:11:19 发表了:

chencsc 发表于 2017-9-3 22:50

你把皇太极 换成元老院     就行    这是绝根子     儒教只剩名字

留下名字有什么用?方便复辟?


chencsc 于 2017-9-3 23:19:38 发表了:

你要慢慢来啊        温水煮江南的读书人       呱呱叫的青蛙


英特纳 于 2017-9-3 23:58:34 发表了:

可以可以


wxsyl517 于 2017-9-4 00:12:37 发表了:

最终,由于未能获得足够的支持,杜雯的提案没有通过。结果出来之后,有人欢喜有人愁,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马千瞩仰面瘫坐在椅子上的样子。

001237ebb71du28u8k681k.jpg(25.27 KB, 下载次数: 0)

2017-9-4 00:12 上传


tager 于 2017-9-4 00:14:27 发表了:

liutom2 发表于 2017-9-3 22:29

没事还保留什么衍圣公,你看看 TG 这么干了吗?

孔府全部没收,建筑物作为历史文物保留,孔家人统统安排工作 ...

孔夫子任民爱物,孔门后人亦当效法先贤,全 TM 拉到殖民地去“教化”百姓,殖民地限于东南亚和非洲。。。


liutom2 于 2017-9-4 10:47:43 发表了:

一万懦夫也没用 发表于 2017-9-4 00:22

记得冰火里面那谁说过,人民没为谁欢呼,他们就是喜欢看大人物被砍头。

所以对于孔府,解决 ...

孔子跟伟大就不沾边,这就跟耶稣不伟大一样,纯粹是有人要利用他们而已。


shiyj 于 2017-9-4 11:24:32 发表了:

还是得推行马列、毛、邓啊


表情生动泰瑞尔 于 2017-9-4 21:11:54 发表了:

毛泽东说: 我们共产党人,是从批孔起家的,但是我们决不能走前面他们的路,批了再尊,等到我们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再把孔子的思想拿来给予老百姓, 落入历史的一种循环,这是不行的。如果共产党也到了自己没法统治或者遇到难处了,也要把孔子请回来,说明你也快完了。”——语出《毛泽东文选》73 版 26 卷 301 页《毛主席与毛新远通知谈批孔》,及 81 年版《建党以来有关历史问题》

本人属于帝国主义极右 对孔家店不满是在工业化上


de9000 于 2017-9-4 21:47:15 发表了:

liutom2 发表于 2017-9-3 22:29

没事还保留什么衍圣公,你看看 TG 这么干了吗?

孔府全部没收,建筑物作为历史文物保留,孔家人统统安排工作 ...

如果不搞土改的话,用什么法律进行没收?


liutom2 于 2017-9-4 23:07:07 发表了:

de9000 发表于 2017-9-4 21:47

如果不搞土改的话,用什么法律进行没收?

伪明官员,所有财产没收,人员统统去符有地那里报道。真较真可以让他们连活路都没有。


thomasyoung 于 2017-9-5 14:47:13 发表了:

liutom2 发表于 2017-9-3 22:29

没事还保留什么衍圣公,你看看 TG 这么干了吗?

孔府全部没收,建筑物作为历史文物保留,孔家人统统安排工作 ...

没有经过五四民国一番折腾直接砍孔府怕是有些乱子可瞧。


琼府县办刘主任 于 2017-9-5 14:55:35 发表了:

衍圣公全家迁封,封地在塞舌尔岛······

不听?如汉《迁陵邑令》


liutom2 于 2017-9-5 15:08:34 发表了:

thomasyoung 发表于 2017-9-5 14:47

没有经过五四民国一番折腾直接砍孔府怕是有些乱子可瞧。

开什么玩笑?


波尔布特 于 2017-9-5 16:03:06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波尔布特 于 2017-9-5 16:04 编辑

thomasyoung 发表于 2017-9-5 14:47 没有经过五四民国一番折腾直接砍孔府怕是有些乱子可瞧。

可以考虑学 tg,翻出孔府黑材料后让曲阜姓孔的泥腿子去批斗孔家嫡系!

如果不行,还有“蒙古血统”的黑材料可以试试。

批孔老二本人有难度,批孔家后代应该难度不大。


thomasyoung 于 2017-9-6 01:22:09 发表了:

liutom2 发表于 2017-9-5 15:08

开什么玩笑?

参见曾国藩 讨粤匪檄  為傳檄事:逆賊洪秀全、楊秀清稱亂以來,於今五年矣。荼毒生靈百萬,蹂躪州縣五千餘里。所過之境,船隻無論大小,人民無論貧富,一概搶掠罄盡,寸草不留。其虜入賊中者,剝取衣服,搜括銀錢,銀滿五兩而不獻賊者,即行斬首。  男子日給米一合,驅之臨陣向前,驅之築城濬濠;婦人日給米一合,驅之登陴守夜,驅之運米挑煤。婦女不肯解腳者,則立斬其足以示眾婦;船戶而陰謀逃歸者,則倒抬其屍以示眾船。粵匪自處於安富尊榮,而視我兩湖、三江被脅之人,曾犬豕牛馬之不若,此其殘忍慘酷,凡有血氣者,未有聞之而不痛憾者也。  自唐虞三代以來,歷世聖人,扶持名教,敦敘人倫,君臣父子,上下尊卑,秩然如冠履之不可倒置。粵匪竊外夷之緒,崇天主之教,自其偽君偽相,下逮兵卒賤役,皆以兄弟稱之,謂惟天可稱父,此外凡民之父,皆兄弟也;凡民之母,皆姊也。盡不能自耕以納賦,而謂田皆天王之田;商不能自賈以取息,而謂貨皆天王之貨;士不能誦孔子之經,而別有所謂耶穌之說,《新約》之書;舉中國數千年禮儀人倫,《詩》、《書》典則,一旦掃地盪荊。此豈獨我大清之變,乃開闢以來名教之奇變,我孔子、孟子之所痛哭於九原,凡讀書識字者,又烏可袖手安坐,不思一為之所也。  自古生有功德,沒則為神,王道治明,神道治幽,雖亂臣賊子,窮凶極丑,亦往往敬畏神祇。李自成至曲阜,不犯聖廟;張獻忠至梓潼,亦祭文昌。粵匪焚郴州之學宮,毀宣聖之木主,十哲兩廡,狼藉滿地。嗣是所過郡縣,先毀廟宇,即忠臣義士,如關帝、岳王之凜凜,亦皆污其宮室殘其身首;以至佛寺、道院、城隍、社壇,無廟不焚,無象不滅;斯又鬼神所並憤怒,欲雪此憾於冥冥之中者也。  本部堂奉天子命,統師二萬,水陸並進。誓將臥薪嘗膽,殄此凶逆,救我被虜之船隻,拔出被脅之民人。不特紓君父宵旰之勤勞,而且慰孔孟人倫之隱痛;不特為百萬生靈報枉殺之仇,而且為上下神祇雪被辱之憾。是用傳檄遠近,咸使聞知。倘有血性男子,號召義旅,助我征剿者,本部堂引為心腹,酌給口糧。倘有抱道君子,痛天主教之橫行中原,赫然奮怒以衛吾道者,本部堂禮之幕府,待以賓師。倘有仗義仁人,捐銀助餉者,千金以內,給予實收部照,千金以上,專摺奏請優敘。倘有久陷賊中,自拔來歸,殺其頭目,以城來降者,本部堂收之帳下,奏授官爵。倘有被脅經年,髮長數寸,臨陣棄械,徒手歸誠者,一概免死,資遣回籍。  在昔漢、唐、元、明之末,群盜如毛,皆由主昏政亂,莫能削平。今天子憂勤惕厲,敬天恤民,田不加賦,戶不抽丁,以列聖深厚之仁,討暴虐無賴之賊,無論遲速,終歸滅亡,不待智者而明矣。若爾被脅之人,甘心從逆,抗拒天誅,大兵一壓,玉石俱焚,亦不能更為分別也。  本部堂德薄能鮮,獨仗忠信二字為行軍之本。上有日月,下有鬼神,明有浩浩長江之水,幽有前此殉難各忠臣烈士之魂,實鑒吾心。咸聽吾言!檄到如律令,無忽!


thomasyoung 于 2017-9-6 01:23:10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7-9-5 16:03

可以考虑学 tg,翻出孔府黑材料后让曲阜姓孔的泥腿子去批斗孔家嫡系!

如果不行,还有“蒙古血统”的黑材 ...

然也


波尔布特 于 2017-9-6 07:47:28 发表了:

thomasyoung 发表于 2017-9-6 01:23 然也

其实这方面肖白朗写的《大逆转 1906》也算是提供了五四之前的可行思路——黑孔家不黑孔子!


liutom2 于 2017-9-6 08:41:44 发表了:

thomasyoung 发表于 2017-9-6 01:22

参见曾国藩 讨粤匪檄

為傳檄事:逆賊洪秀全、楊秀清稱亂以來,於今五年矣。荼毒生靈百萬,蹂躪州縣 ...

这逻辑就是别人能干狒狒不能干?

实际上孔家谁来了降谁,奉孔家为尊的那帮人有几个是真有气节的?有气节的怎么没在战场上死了?


征服海洋 于 2017-9-6 11:36:47 发表了:

表情生动泰瑞尔 发表于 2017-9-4 21:11

毛泽东说: 我们共产党人,是从批孔起家的,但是我们决不能走前面他们的路,批了再尊,等到我们为了巩固自 ...

君不见今时今日前三排要搞恢复“传统文化”么


thomasyoung 于 2017-9-6 11:59:52 发表了:

liutom2 发表于 2017-9-6 08:41

这逻辑就是别人能干狒狒不能干?

实际上孔家谁来了降谁,奉孔家为尊的那帮人有几个是真有气节的?有气节 ...

逻辑,逻辑,逻辑,逻辑很奢侈。

洪天王会引来“凡讀書識字者,又烏可袖手安坐,不思一為之所也。”,明末任何打击孔府的做法也会招来类似的反弹。值不值得是一回事,会不会反弹是另外一回事。


liutom2 于 2017-9-6 14:45:38 发表了:

thomasyoung 发表于 2017-9-6 11:59

逻辑,逻辑,逻辑,逻辑很奢侈。

洪天王会引来“凡讀書識字者,又烏可袖手安坐,不思一為之所也。”,明 ...

怕孔府和儒教徒反弹?那碰上小白帽不得吓死了?


thomasyoung 于 2017-9-6 15:00:44 发表了:

liutom2 发表于 2017-9-6 14:45

怕孔府和儒教徒反弹?那碰上小白帽不得吓死了?

"值不值得是一回事,会不会反弹是另外一回事"

逻辑逻辑逻辑很奢侈。


波尔布特 于 2017-9-6 15:11:46 发表了:

liutom2 发表于 2017-9-6 14:45 怕孔府和儒教徒反弹?那碰上小白帽不得吓死了?

在古代小白帽算个鸟,白彦虎他们是自愿跑去中亚的?当年号称“陕不留回”,除了当了叛徒的西安回民,你见过陕西其他地方还有小白帽吗?现在宗族强势的地方,你见过小白帽嚣张吗?记得 75 的导火索之一就是有一帮小花帽在广东吃了亏!

而且两者的人口比例完全不同,儒教徒占了中国人口的 90%以上,小白帽才多少比例?


liutom2 于 2017-9-6 18:38:15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7-9-6 15:11

在古代小白帽算个鸟,白彦虎他们是自愿跑去中亚的?当年号称“陕不留回”,除了当了叛徒的西安回民,你见 ...

小白帽好歹还有人肯搞自杀炸弹,儒教也不知道能搞什么?就靠每次改朝换代说这是我们的人干的?


波尔布特 于 2017-9-6 20:22:46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波尔布特 于 2017-9-6 20:34 编辑

liutom2 发表于 2017-9-6 18:38 小白帽好歹还有人肯搞自杀炸弹,儒教也不知道能搞什么?就靠每次改朝换代说这是我们的人干的?

...

自汉代之后,除了蒙元的一小段时间,中国历朝历代包括满清都是外儒内法,改朝换代当然都是“儒家”干的。实际上灭南宋的主力也是儒家信仰的汉军。

根据顾城的南明史披露,清朝其实是儒家地主勾结新信奉儒家文化的满人镇压农民军的产物!

自杀式袭击,从古至今,儒家信仰的汉人干过太多了,否则你以为汉人的主要信仰是啥?

现实是,儒家宗族目前保存完好的地区,小白帽都嚣张不起来。看看近代广东土客械斗,汉族的宗族组织残酷起来真的是比蒙古人都凶——蒙古人好歹杀大留小,土客械斗那真是满门抄斩,与之相比只要改信就是“兄弟”的小白帽真的是“和平教”!

你有点逻辑行不行,儒家要是真的一无是处,怎么可能在中国存在 3000 年之久。


chencsc 于 2017-9-9 22:40:33 发表了:

衍圣公孔胤植和他儿子最喜爱的几个漂亮小妾,甚至还有两个明媒正娶的孙媳妇,都被几个元老蛮不讲理地抢了去,从此只能在这些八旗贵胄的胯下娇吟承欢……

至于孔府的男人也不必担心没事做,身为正黄旗丁,天生就是皇帝的奴才。当孔家女眷在给元老大爷侍寝的时候,那些劈柴打水喂马打扫屋子之类事情,自然要让男人来承担。就算不会干活也没关系,元老从来不养懒人,一律打死喂狗便是——于是,在死亡的威胁面前,这些原本需要被人伺候的老少爷们儿,很快就学会了各种伺候人的活计:没学会怎么伺候人的,据说都被埋进乱葬岗了。

元老贵胄都在曲阜身体力行了一回“元老和人民一家亲 ”的民族大融合之道。那几位金尊玉贵的孔家小姐,全都被如狼似虎的元老权贵们瓜分一空,运气好的还能当上嫔妃或侧福晋,运气差的只得了个侍妾的名分。更糟糕的是,就连衍圣公孔胤植和他儿子最喜爱的几个漂亮小妾,甚至还有两个明媒正娶的孙媳妇,都被几个贝勒爷蛮不讲理地抢了去,从此只能在这些八旗贵胄的胯下娇吟承欢……


thomasyoung 于 2017-9-10 11:36:17 发表了:

liutom2 发表于 2017-9-6 18:38

小白帽好歹还有人肯搞自杀炸弹,儒教也不知道能搞什么?就靠每次改朝换代说这是我们的人干的?

...

江阴自杀爆炸过的。


铜第周 于 2017-9-11 17:12:39 发表了:

liutom2 发表于 2017-9-4 23:07 伪明官员,所有财产没收,人员统统去符有地那里报道。真较真可以让他们连活路都没有。

...

去符有地那和没活路也差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