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写髡事指录的上等参考书

北朝旧贴 | 肥仔曙 | 8/15/2020 | 共 6399 字 | 编辑本页

肥仔曙 于 2017-6-15 20:43:48 发表了:

梁廷枏的《海国四说》

成书时间 1844 年前后,1846 年刊出,距离一鸦结束 2 年左右。

其中《合省国说》摘抄了一些,大家看看水平如何

“自万历至此,百有馀年,凡得地十有三,并称曰省:一曰费治弥亚,二曰马沙诸些,三曰罗底岛,四曰新韩赛,五曰千尼底吉,六曰新约基,七曰新遮些,八曰底拉华,九曰边西耳文,十曰马理兰,十一曰北驾罗连,十二曰南驾罗连,十三曰磋治亚。凡系名者十有三省。省各有城,人近百万。分设总制官曰督,曰抚,皆派于英吉利酋,各给印命之,俾得以国法治其众。”

这些是讲联邦政治体制的。

“其时战尘甫息,国事尚散无统纪。旋于五十三年,(西洋诸国千七百八十八年。)自春迄首夏,(按:即中国之十一月至十二月也。)集各省衿耆会议于费拉地费。先起华盛顿随宜权理,相与议定立国规条,行于国者,曰国例,行于诸省者日省例,曰府例,曰州县例,曰司例。议讫,仍各还告其省,使无有参差。明年再集,而后常例,至此乃永定焉。

通国设一统领,又设一副统领为之佐,使总理各省之事,周四年则别举以代之,是为一次(正、副同。)其为众所悦服,不欲别议者,得再留四年。虽贤,不能逾八年两次以外。就以华盛顿即真为初次统领,购费治弥亚与马理兰两省适中界河,距河口百有馀里之颇多麦地,筑为国城,(按:米利坚地皆辟于荒旷,今筑京城,而地转出价买者,意先有土番居此也。)周围三十馀里,使偕其副及诸有职于国者居之。凡水陆武弁得节制,文员亦禀命焉。自交际邻国,接待客使,及岁所议定一切事,皆由总领示谕而后行。故年非三十五以上,或非生长其地者,不与选。副领事无专掌,而名位稍尊,每于议事时推为议首。其下则为议事阁官,省各二人。又下为选议处官,省各数人。岁以十二月第一次礼拜(按:欧罗巴人奉耶稣教曰天主教,七日一礼拜,语详后。)日,咸集之公所,凡国内农桑、工艺、兵粮、市易、赏罚、刑法及宾客往来、修筑基桥诸务,悉于是日议之。议虽定,虑猝有更正,故与议官有即返其省者,有留数月者。次年复以期至,率以为常。

议事阁官计五十有二人,(按:初合国时尚止十三省,省各二人,计不过二十有六人而已。其后渐次开辟,至道光十六年后,始合成二十六省,故有五十二人之数。今就其现例言之。其二十六省名次详后。)分三等,每等阅六年为一任,以二年轮退其三之一,退则补新者,再二年,旧者亦还补,至六年,乃全退,先后不得不略有参错。选议处则多至二百四十有三人。(按:此亦就现例言之,初设时无此数也。)凡统领未及四年,或死,或缘事自退,不复集议,即以副统领代。副统领辞,则推议事阁之首者。辞,则以选议之首者。亦辞,乃再议选举。

次为六部,部各有首:曰吏部首,其下数人佐之,遇统领缺出,先由部首书致各省首领,遍示召民间衿耆议择焉。曰户部首,佐者以数十人。曰兵部首,佐者直多至数百人,大小有差。曰水师兵部首,止专理兵船、弁丁、粮食、炮械事宜,亦以数十人为佐。曰礼部首,事最简,佐者不过数人。别有邮驿一部,总理发收书札,设驿于各省冲途,以远近别程赀丰啬,岁之四季,封给驿夫,部首主之。

又有主访察违犯审理讼狱者,曰察院。国、省皆有之。在国曰京察院,凡七人,一人为正,而六人副之。以岁之正月,纠察民间不遵法者,集而讯之,讯毕,留一、二月乃各还其家。或因事、因病不能至,则集必四人,乃得会审其国员。而设于省者,曰巡按察院,亦凡七人,分地设院:一,察缅及新韩赛、马沙诸些、 底岛,计四省合一人;二,察干尼底吉及华满、新约基之南,计二省有半合一人;三,察新遮些及边西耳文之东,计一省有半合一人;四,察马理兰及底拉华,计二省合一人;五,察驾  连北及费治弥亚之东,计一省有半合一人;六,察驾  连南及磋治亚,计二省合一人;七,察建大基及典尼西、呵嘻呵,计三省合一人。凡七人,各自察其所属之省。(按:巡按察院七人,其分属之地,止十有八省。他如亚喇罢麻、累斯安、美士细比、美苏理、伊理奈、引底安、美是千、新约基之北、边西耳文之西、费治弥亚之西等地,则以地浮于人,其事甚简,可以巡抚察院兼理之,不复隶于七人也。又按:二十六省中,惟驾  连分南北省,今所称新约基南北者,就其地之偏界言,非别为省也,馀可类推。)又分置巡抚察院者署三十有三所,所设一人,凡三十三人。巡按、巡抚听断不公,许民诣京察院、巡按察院再控而审正之。京察院不公,则统领可正定之。巡按察院每听狱,必以一京察院为之监督,否则不成信谳。事稍重大,则监以京察二人。巡按察院一岁集审二次,巡抚则岁审四次。(按:《志略》称:“巡按七人,每年会审四次。”又云:“二次审判。”语自相矛盾,今更正。)猝遇要务,仍集,无定期。如巡按所属犯法,得随时自理之,不俟会集也。察官专司案牍,按制谳断。既事归审理,则不令与议国事;而会议国事者,亦不复能出兼审诘也。

又设律例院,无职官,惟延师教习律条,听民间子弟入院习读,期限三年,责以全通,过此则不复留,合国省凡数十所。(按:此国内通融之数,故不能以地定数也。)此国城自统领而下分设官师之大略也。

诸省亦各设首领一,副领一。其下会同议事者,曰议拟,无定员。又下,则择民有识者使与议,曰民选。或十馀人,或数十人,亦无定人。省设公堂,为首、副领及议拟、民选议事所。次为省察院,即京察院所分,得自谳其所分省之狱者。省所属为府,府有府主。府所属为州、为县,州有州主,县有县主。县所属为司,司有司官。各得自理其府,若州、县,若司之事。司之属有乡。府、州、县亦各设察院。在府者曰府察院,在州、县者曰州、县察院,并给以书役,其听断同省察院。如两造中有愚民不谙诉语,则以一识例文、通言语者代,自具词迄堂质,均许旁为剖诉,不以事非切己为嫌,惟讼者戚属避之,馀听自择。每届审期,必择其地衿耆先未知有此事者二十四人或半之,(多不越二十五人,少亦必得十一人。)就所见,以例权其曲直,所见合,则笔于爰书,呈察院,令先散出,而后察院采以定断焉。事小未控理者,则别设若干人,使预为随事处息,如中国之保甲然。

一县所设,自县官外,如掌收岁课者,必并责以周知其县一岁中生齿户口丁数,及田宅买卖。其总理数款者,将县内岁所出纳,旁及所议、所行事,详书册档。此外,复有分理借欠、窃盗、济贫等件者。省、府官各司其事,非所司者,亦必令知之,不为越俎。

济贫院之设,取民不能存活,又难藉助于宗亲戚故,与无招留工作者,则收养之,分以事业,以所得值入官,所遗子女亦延师教之。自省而府、州、县咸设焉。或捐于富者,或公为建置,皆董于官。

律例院无定数,省、府、州、县并如国城。其立学,广教法,由乡以达于国,各异其等差。乡设学一所,岁聘男妇之有学者为之师。其经费捐自富室。乡无富者,乃假于所隶省之官助之。无论男女,三、四岁胥令就学,分教以书算、地理、经史,女师则并教刺绣。惟县学馆延师经费,多资于学童所致束修。其建设,则或捐自官,或由衿耆得请而建,无定章也。省学馆,则或捐,或建以会项(设会而以其赀息建之)。而助成。于公馆设司事者数人,使定其条约,告同学者守之。别有大学馆,所业三:曰圣文,(圣文说详后)。曰医治,曰律例规条。计省学不下八、九十所,学延师五人,多者三十人。(按:折中计之,每省一、二所,三、四所不等,所延师,每所约略十人,受业者约二、三百人。今曰五人、三十人,举至少至多者言也。)复有圣文大学馆,合各省计三、四十所,馆延教圣文师四人。(受业者约七八十人。)又医治大学馆,所数略比圣文馆,师七人。(徒约数十人。)医馆师徒人数,与律例馆略相等。

监狱,省、府并设,各专官掌之。其狱中教囚徒者曰牧师。

大凡事必分隶于官,官必实任其事。非任事官,虽贤能众著,富有赀财者,概不得假以虚衔封赠。此省、府、州、县、司、乡额设官师之大略也。

是时,新定条例十有七款,(条款详后。)凡事无大小缓急,必集议而后行。议必按例,否则虽统领不自专。故凡统领初受事,辄誓于众曰:“我必循例,自正其身,而后尽力民事”云。故例外一毫不敢稍存私见,亦不敢以已“己”意自创一事。盖稍涉偏私,则举国必不服,而议事官先不会议,即议亦断不可行也。省之正、副首领,若府、州、县主,其初受事誓众,亦如之。首禁贪墨,有馈遗,虽统领必使议于其属而后敢受。岁于省官集国会议,时统领者尽举一年征课、度支及原议已行,与现在应议各事,详晰示众官。各省官议毕散归后,忽有事,非例所常有,不能即决,俟再议乃定者,辄示召省官,令来复议。省首领于府、州、县,府于州、县并同。惟县之去省、府、州远者,使自商于其县,以节途劳。所定但统举大纲,他仍予以变通。听各省、府官因地制宜,自为科条,钤束其众。惟不得以省例犯国例,以府犯省,推之州、县、司,悉视此。(时新议国例十七条:一、岁征粮饷,所有动支各项,皆于饷内拨发。一、国帑不敷,议拟及民选各臣相议预为筹办,免有拮据之虞。一、宜与各国贸易,并各省相交,即本土苗人,皆同一体。一、流民准其寄居入籍,以免流离失所。一、设局铸银,务权衡轻重、多寡,以归划一。一、严禁伪造番银。一、设驿传递公文、书信,时常修筑基桥,以便往来。一、出示谕人学习六艺,如六艺中有能超众者,则示以奖赏,并能于各器用中自创新样,发前人所未及,为今人所乐效者,亦奖赏之。一、在省立察院,以判民间之事,或三省立一,或二省立一,看省分之大小酌议。一、宜防海剿劫,如有捕获,无论本国、外邦,必照例治罪,或有谋反叛逆及在外国滋生事端,尤必照例严办。一、如遭外国欺凌,统领必先晓谕万民,倘未便请和,至有干戈之变,务必踊跃向前,若两相盟会,即可戢兵奏凯。一、当以钱粮招民为陆路之兵。一、当以钱粮招民为水路之兵。一、水、陆兵士,务守范围,不得放肆。一、大兵临境,万民务必踊跃效劳。一、万民肯为国出力,即议给口粮。一、宜专设法以治京城。前后如有不遵者,设法引导之。国人宜以律例为重,不徒以统领为尊。)

凡国事既与民共议,议事之民,必慎选之。选之则自县始,县选于众,年未二十一者不与也。先期县榜所宜议事,并是曰集议所在。届期耆老与众先举一人司选事,谓之领事,一人录写,而后各以欲保者书于纸,封识之,既尽,乃启,以保人多者递送之州、府、省、国而与议焉。如县官缺人,自其县与举。省、府、州官,皆先集众选举,封识,启视,如保与议人例。领事接前官所备文曰须知册者,对众诵讫,俾咸悉其由,随对众扬言,问:“谁合选?”有起答“仍请领事自择”者,则令众举手为号。举过半则可,否则须循故事。惟国员六部之首,例归统领选择。又正者得自择其副,庶官遇有升调降革,选定代者,必请于统领,给发印文,然后执以抵任为验。

所储养人才,一出于学馆。岁集乡、县学生而考试之。试例止一场,取录者得入省学,不与取者仍还其乡肄业,俟明年再考。省学课习限以四年,期满视中国举人,散馆被举可为官、为师,或各随所学,为士农工商,皆令各终其业。大学馆惟省学期满者得与,肄习三年者视进士。以次而升,而必自乡学始。入馆后,或犯律条,则所司随时摈逐之。以故,国人颇知重行谊,无顽梗者。

刑法之通行国中者三:一曰缢死,二曰收监,三则罚银。无枭首、充发、笞杖等刑。罪名之等十,有:一曰反叛,(自立国后无之。相传一官谋叛,察院审无实据,即放还不问。)二曰杀人,三曰打劫,四曰放火,(犯者最少,就现在计,岁约五、六起耳。)五曰强奸,(犯者亦少,岁约二、三起。)六曰情奸,七曰冒名伪造,八曰窃盗为非,九曰相斗相争,十曰醉后胡为。定罪之法:凡反叛及海盗者,并拟缢死;杀人者定以缢罪;(按:缢死与中国绞立决同。定缢罪,似与绞监候同矣。然不闻有拟缓减者。)强奸者、打劫者、放火者,或拟缢,或永远监禁;(似视其情之轻重而临时分别议之。)馀或收监,或罚银以赎,则以时议之而已。最郑重监狱,墙围巨石,令不可钻越。房舍极精洁,内通风牖,外仍栏以木,使得散步。以仁会之赀(仁会详后。)为经费。衣食不得杂以污秽。令管者时以善言开导,察其安静者,迁居大舍;凶恶未除,则始终以狭室处之,彼此不能相见。又各责以工业,以所值资管狱官、牧师、守狱兵役饭食及囚犯衣粮。有馀则存诸公,编劝善书,使就礼拜日诵焉。(其犯法监禁者,所在多有,不可胜计。然专就马沙诸些一省十馀年言之;道光元年,七十一人;二年,八十四;三年,九十一;四年,百有七;五年,八十六;六年,九十六;七年,八十一;八年,八十;九年,百有四;十年,七十九;十一年,一十五;十二年,七十一;十三年,七十六;十四年,百十九。再就十四年所犯言之:杀人者二,窃盗者八十八,冒名伪造者十,打劫者四,放火者一,争斗者五,情奸者六,强奸者二,脱逃捕获者一。又十五年,该省犯人以工业所得值,除一切监费外,尚存银七千二百九十六圆。他省可类推。)

国费岁有常经,悉以市舶出入,所征之饷及田野常赋为官禄、宾客之需,总其成于统领。连岁防拒英吉利,军饷预支至二十馀万,(按:国中银以圆计,不以两。凡欧罗巴诸国悉同,下仿此。)于岁饷匀摊还款。谓统领尊不便给以禄俸,岁谢以二万五千,曰酬金;副者五千,亦因之。(按:副统领事简,故杀其五之四。)其下,则统谓之禄俸。县所属官自有生业及非常任者不与。于是,定设各部首,岁俸六千。礼部事省,杀其三之一。馀各有差。省学,酬师者曰束修,岁自千至三千。(每受业者各送一、二百不等。乡学则男师月二、三十,女则六至十馀,各有差。

华盛顿之筹创立国规模也,首立诸国通商法,为简明章程三,分致于所往来之国。三条中大约谓:四海当视同一致,往来无分彼此;遇他国互争,必主劝和;处己从谦,不宜自恃。(按:原文:一、视四海如一家,凡事不可自恃。二、两国往来无分彼此。三、别国争战,劝和为尚。今虽未能尽出大公,然在粤夷商,遇他国称戈,力为劝解,有由来也。)由是三大洲之内,如法兰西、荷兰、瑞典、葡萄牙、西班牙、俄罗斯、大尼、呵理曼、麻罗哥、安遮耳、都尼士、都耳基、阿黎米、暹罗货船之为招来者,梭织不已。即英吉利亦时以货来市焉。国人岁常贸易于诸国,辄派使官往司市事。(惟尊中国,故于粤东止设贸易领事及商人而已。)

至嘉庆二年,(西洋诸国千七百九十七年。)华盛顿已于统领四年例满后再终一次矣。当时,虽戴之者众,格于成例,不得已乃择阿丹士继之。法兰西以统领新易,意隙有可乘,遽出兵攻夺其货船。阿丹士素知兵士肯用华盛顿命,请复出主军柄,驻舟师海口防之。法兰西终怯其威德,不敢逞。二年,事定。而华盛顿随以嘉庆五年卒。(西洋诸国千八百年。)为人公正自矢,不事威福,不辞劳瘁。既罢,常以暇日率官绅人士与农并力耕作,国中人传为美谈。卒之日,举国伤悼,思其保障功,群尊之曰国父。至今言及,若有馀思焉。

七年,(西洋诸国千八百有二年。)阿丹士退,遮费逊继之。十有五年,(西洋诸国千八百有十年。)马底逊又继之。甫两载,欧罗巴诸国各恃雄强,辄斗争。会英吉利船缺主舵者,以计诱掳国中梢人充其数,马底逊率兵夺之。仇衅复启,亦两年而后罢。以功越二次,始传之瞒罗。又二次,而传之阿丹士之子。(名缺。)期满,即传之查其逊,亦二次。推至道光十有七年正月二十有八日,(西洋诸国千八百三十有七年。按:是日为三月初四日。盖中国先一年十一月十五日冬至也。)已盈八年矣。继者为泛标伦,先后八人,而届期复留者且过半矣。”

海国四说链接http://www.guoxue123.com/biji/qing/hgss/006.htm

海国四说百度词条http://baike.baidu.com/link?url= ... 5DvJeXZzpbisLSKTn9W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7-6-15 21:43:02 发表了:

资料帝出现了


陆子皓 于 2017-6-15 22:05:17 发表了:

大佐...加仑坑填铲子土吧


chouvy 于 2017-6-15 22:07:38 发表了:

擦 摩拜大佐


eio196102 于 2017-6-15 22:08:43 发表了:

大佐,更新吧


嘻嘻哈哈的诗 于 2017-6-16 10:06:01 发表了:

大佐填了吧


cqduoluo 于 2017-6-16 21:18:28 发表了:

我有这书好多年,从来没看完过,这种文看着太累了。


北境一书生 于 2017-6-19 10:56:17 发表了:

大佐 加仑坑的朋友们在看着你 填坑吧


醉爱凡尘 于 2017-6-19 11:07:55 发表了:

大佐 加仑坑的朋友们在看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