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结合本专业写点同人,奈何没有点子

北朝旧贴 | 逃亡的北海子 | 8/15/2020 | 共 9593 字 | 编辑本页

逃亡的北海子 于 2017-6-11 15:18:32 发表了:

麻醉专业,简单东西能写点,但是完全没有主线和中心内容,也没有什么言之有物的中心思想,难啊。


逃亡的北海子 于 2017-6-11 15:19:38 发表了:

张元老姓张,名北海,当然,这位元老不会狙击,也不是什么海军政委,更没有机会飞出大气层。他只是一名普通二甲医院的麻醉住院医生,每日过着早五晚九,偶尔还要通个宵的普通手术室医生的生活。不过当机会来临的时候,平日过着宅男生活的他,意外地抛弃了一切,跟着元老院穿越了,用一位麻醉系学姐的话说“受不了这种现在就能看穿自己一辈子的生活”。

所以张元老穿越了,而且谎称自己是某无用专业的毕业生,当起了基本劳动力元老。当然,张元老穿越来不是来混吃等死的,他有一个梦想,当个总督拥有一座自己的城市,于是他靠着自己踏实肯干,为人随和的性格,和一张被各种病人大妈评为看着就喜气安心的笑脸,在各个小组混起了脸熟,规划着自己从基层干起积累经验,然后有一天在某个海风微抚的海岸为自己的城市挖开第一铲土的未来。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结果在登陆不久之后的某次战斗后,某个倒了八辈子霉的元老因为一帮胆大包天的蒙古大夫几只麻醉药物进去以后冤死在了医院里,张元老听闻此事之后,在酒桌上痛心疾首地指出了这次医疗事故的可笑和医疗管理的巨大漏洞,结果估计是说的有点太专业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被人捅了上去,接着就是在医疗口同志们的软磨硬泡之下交代了自己麻醉医生的履历。随后大家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加上张元老本身责任心还是比较强的,于是张医生顺理成章地又过回了朝五晚九没事通宵的宅男生活。

好在医疗口资源比较丰富,睡在医院的条件也比早期元老们跟风餐露宿比强不了多少的条件好,一来二去张元老渐渐又回到了角色,也适应了凡事都要凑合的新世界医疗。

不过适应归适应,有些事情还是让张元老头疼的很,首先,元老院医疗口的元老少的可怜,更别提科班毕业有正经工作经验的麻醉医生了,人手严重不足,其次,以麻醉呼吸机,监护仪为代表的精密医学仪器娇贵的很,元老院几十年内还别想复制这些东西,更别说现代医疗使用的大量一次性耗材都无处可补充了,最后,手术室制度并不完善,毒麻药品竟然任何元老都能轻易拿到,人员责任也不清,距离现代医学的标准化,流程化还远的很。

好在张元老虽然没做过住院总,但是平日经常被安排跟住院总一起完善各种制度文件迎接检查,电脑和手机的角落里还存着以前医院迎接评审时期借用的其他医院文件的文本和图片资料,凭借资料和其他同事们一起完成了帝国第一个完备的麻醉手术室制度条例。

首先最先做的就是,毒麻药品得到了妥善的收藏,在一个严格看守的冷库中收藏,其次,手术室要来了一个巨大的保险柜作为平日储存毒麻药品的毒麻药品柜,钥匙和密码分别由一名麻醉医生和一名手术室护士持有。所有毒麻药品都要等级,安瓿要回收。

接着,针对各种耗材,采取了能杀毒重新使用就重新使用的办法,而对于不能耐高温高压的用品,退而求其次仅仅进行消毒,凑合用。随着高级归化民开始慢慢纳入医疗体系,手术室也开始尝试一些目前能生产的替代品给归化民干部使用,好在古代用工费用便宜,归化民也不懂什么剥削,没有现代呼吸机,咱们可以用人肉风箱呼吸机嘛。pvc 的气管导管坏一个少一个,只能给元老们留着,于是又跟工业口定制了一批各型号的铜质气管导管,虽然漏气,但是好歹能保证呼吸了。

而针对人手短缺,元老院划归给医疗口的女学生解了燃眉之急,麻醉医生培养耗时间长,要求高,但是麻醉护士就没那么大要求了,她们只需要知道哪些问题自己可以处理,哪些应该立刻通知麻醉医生来处理就可以了,在现实时间线的欧美国家,一个麻醉医生可以同时监控完成数台手术,而在手术间里一直跟进的则是麻醉护士。

不过说归说,徒弟还要自己带,身上的担子也不会轻松。

“老师,患者就位了。”名为李昭的实习麻醉护士站在办公室门口探头进来

张元老不太习惯元老的称呼,这里的学生一般以老师称呼他。

“小昭,一会你来插管。”李昭聪敏勤快细心,对病人也很负责,张元老很是喜欢,希望能多教她点东西,将来能独当一面甚至考取麻醉医生资格也说不定。

李昭叽叽喳喳地引着张元老走进手术间,正围着病人的一圈麻醉护士马上站好,问候道:“张老师好!”

那躺在床中间的患者是一位五十多岁的大伯,饱经沧桑的脸和黝黑的皮肤显示此人是个种地的农民,而有点超重的体型则显示此人这两年吃的不错,家庭比较富裕——此人是在军队任要职的某归化民的父亲,而此归化民为元老院出生入死,是伏波军里的标杆,因此有很多军队的大佬再三交代,还特批了一些刚刚过期的药品和原时空的医疗器械。

此刻这位大伯正因为自己一件衣服没穿只盖了一块薄布,周围还围了好几个小姑娘而浑身不舒服,但一见到之前看过自己好多次的澳洲“马嘴郎中”来了,还是没顾得身上的布马上滑下来而要坐起来行礼。

张元老大步两下走到床边,一只手握住大伯手,一只手按住被单防止大伯走光,同时也让大伯再次躺下。然后张元老跟大伯聊起了家常,他用尽量慢的,患者能听懂的语速跟患者交流,见患者平静下来以后,才跟学生们打了一个招呼。护士里的大师姐唐婉马上拿着药物托盘站到了患者的右手边。

而李昭则拿着连接着呼吸机的面罩站到了患者的头侧。

“大伯啊,吸点氧气,好东西,深呼吸。”张北海招呼着李昭给患者扣上了面罩。

虽然还是很紧张,但是最近接触澳洲郎中接触多了,患者也知道这澳洲“养气”是好东西,有养生提神之效,于是张大嘴巴一口一口地喘着。

这边唐婉见都就位了,于是便开始按次序输注药物,不到两分钟功夫,患者便睡了起来。“给肌松药了,注意呼吸。”张北海提醒到。

李昭,赶紧辅助起呼吸来,不一会,患者全身的肌肉都放松了开来,此时李昭已经完全接管了呼吸。

“给药期间,一定要勤测血压,这时候血压变化是非常快速的,如果血压很低,你又没有注意,是非常危险的。”张北海抓紧时间给学生们灌输一种时刻要仔细谨慎的思想,“如果你们将来遇到没有血压计或一时半会不方便测的情况,还有一个土办法——摸脉搏,跟之前的脉搏搏动强度做对比,或者模仿血压计,这样两只指头……不过这些上门牙只剩下都需要经验,需要你们自己不断积累经验,才能判断的准确一些,而且有些患者因为疾病比如房颤等原因可能脉搏本身就很弱,血压高也弱。”

“患者的血压下来了,这时候,小昭,晃晃患者的头,给他点刺激就行,然后我们可以快点插管给点刺激血压就会回升,不一定非要急着给药物,你一给药,一刺激血压又高了,你反而又要降低血压。”说完,张元老掏出两根棉线,开来面罩,“看,这个患者上门牙只剩下一颗,加上牙龈萎缩,摇摇欲坠,而门牙位置刚好又在我们喉镜的必经之路上,尽管我们小心再小心但是仍然要以防万一,”张北海用棉线将门牙栓住,然后将线头丢到口角外,继续说道,“牙齿掉下来不可怕,可怕的是牙齿掉下来之后掉到气管里,这样一根线,就可以保你无忧,当然更重要的是,提前去看你的患者,知道他的情况,有备无患。”

“李昭,继续做呼吸。”张北海嘱咐道,“做呼吸的过程不仅仅是等他的肌松药物起效,也是将氧气充进患者肺部的过程,肺部储存了氧气,就可以在不做呼吸的情况下坚持很久。所以,不要着急,操作可以稳稳的来,而且只要你能给患者做呼吸,你就不用着急,一次不行可以两次,你能给他供氧气,就不用担心。”

“好了,插管。”李昭放下面罩,拿起喉镜,从一侧口角进入,慢慢拨开患者的舌头,而张北海则在李昭背后看着,他适时出手,握住李昭的手和喉镜手柄,李昭一阵脸红,不过张北海倒是没多想,他看到李昭有点顶住了患者脆弱的上门牙,于是决定还是自己撘一把手迎面比较好,而且这个大叔的口臭他也快受不了了,自然没心情去体味少女光滑的皮肤和洁白的脖颈。

“顺着舌头向下,看到会厌了没有,小舌头一样,好,继续深一点,不要压住会厌,也不能太浅,这个位置,向前向上提喉镜柄,不要撬,不要用患者牙齿当支点,会把牙齿弄下来的,好了,都来看看声门。”

“好,把气管导管放进声门口,不要硬戳,也不要进去太深,不然你戳几次没进去就好肿了,很危险,会影响你插管,甚至可能造成窒息,像这样放在口上,拔导丝,一边拔一边进,不要松手退出来。”

见导管进去了,张北海松开了手,李昭把导管送入了合适的深度,拿出喉镜,不过张北海马上制止了她下一个错误的行为。

“不要马上就机器控制并且固定管子,先捏一下,听一下,气管导管进入气管和进入食道捏起来的感觉完全不同,当然,最合适的办法是听可以一下双肺的呼吸音,没有就不对了,要拔出导管,去氮存氧重新插管,如果只有一侧肺部有声音或者声音强弱不一致,可能是深了进了一侧支气管,需要退出来一点。”

张北海拿出听诊器,捏着气囊听了双肺,又让学生们一个个听一次后,才让李昭固定了气管导管。

“当麻醉医生,先学气道管理,可以预见的是,你们未来遇到的大部分问题的时候,首先第一个要考虑的是保证患者的呼吸,别让他憋死了。今天咱们用的是咱们元老院的麻醉机,但未来咱们不一定总能有最好的设备在手边,气囊,风箱这种简易呼吸装置你们要经常接触,所以,我要让你们多动手,手一捏,三百毫升,五百毫升,六百毫升,都要有数,患者气道的情况,有没有痰液,气道阻力如何,都要心中有数,这功夫全在手上,每个人都要会。明白吧。”

“是,老师”

“好了,准备维持药物,抗生素,通知手术医生,可以上台了。”张北海坐到正对呼吸机位置的老板椅上看着姑娘们忙前忙后的身影,不禁哼起了小曲。


左小乙 于 2017-6-11 15:34:52 发表了:

表示如果五百废里面有麻醉科医生的话,某龙套元老就不会被蒙古大夫们给弄死了


shaobo75 于 2017-6-11 15:53:56 发表了:

医生是建立在完整工业体系上的职业,你要是想写麻醉相关的,至少得知道临高条件下各种类型麻醉药的制备方法。丙泊酚/七氟醚/利多卡因之类的药物如何制备/保存/转运,应该是个不小的问题。还有,气管插管感觉科技含量还是挺高的啊,临高没有橡胶和塑料,不知道能不能大规模生产


逃亡的北海子 于 2017-6-11 16:37:20 发表了:

shaobo75 发表于 2017-6-11 15:53

医生是建立在完整工业体系上的职业,你要是想写麻醉相关的,至少得知道临高条件下各种类型麻醉药的制备方法 ...

这样的,现在导管是 pvc 的,这东西可以用环氧乙烷消毒反复用。

然后就是临高尽早出橡胶,当然,橡胶目前没有。

所以是用铜管,多种不同内径总有一款适合你,当然,要打磨光滑,误差要小一点,这没问题。

用铜管,通气系统的密闭性肯定是打着折扣的,但是不要紧,只要你通气量够了,漏气也无所谓,简单说你漏气,你本来五百毫升潮气量够,我给你六百就是了。

还可以吸乙醚,七氟烷啥的,漏气大不了手术室里面(本来也有)加通气系统,然后麻醉师跟着吸很少量二手麻醉剂就是了,不是啥大事情。


真红骑士 于 2017-6-11 16:40:36 发表了:

逃亡的北海子 发表于 2017-6-11 16:37

这样的,现在导管是 pvc 的,这东西可以用环氧乙烷消毒反复用。

然后就是临高尽早出橡胶,当然,橡胶目前没 ...

水蛭素和肝素哪个好结局?


左小乙 于 2017-6-11 16:42:50 发表了:

表示没看同人就发表意见~~~~~楼主对不起了


逃亡的北海子 于 2017-6-11 18:05:35 发表了:

真红骑士 发表于 2017-6-11 16:40

水蛭素和肝素哪个好结局?

吸附-洗涤-洗脱-酒精沉淀-干燥-干燥品盐水稀释过滤-再次吸附-洗脱-酒精沉淀-干燥即可-得 2.5 至 3 吨牛肺提取 1 亿单位的牛肺肝素钠。

肝素制造比水蛭素成本低。


逃亡的北海子 于 2017-6-11 18:12:35 发表了:

左小乙 发表于 2017-6-11 16:42

表示没看同人就发表意见~~~~~楼主对不起了

胡乱写的,没事。


咖啡碱 于 2017-6-11 19:30:14 发表了:

麻醉会影响儿童发育吗


逃亡的北海子 于 2017-6-11 19:34:25 发表了:

咖啡碱 发表于 2017-6-11 19:30

麻醉会影响儿童发育吗

这方面研究不多,但是大影响应该是没有的。

而且小儿的大部分手术基本必须麻醉,除非你七八岁以上岁特懂事,不然在手术刀下挣扎的小孩恐怕得到的损害比麻醉大的多


cqduoluo 于 2017-6-11 19:56:50 发表了:

感觉就写现代麻醉技术给土著用没啥意思,而且也没代表性。

看过《外科学简史》一书,里面提到现代麻醉发展史,最早是氧化亚氮,然后乙醚、笑气,另外麻醉在产科的应用也很重要,还有吗啡用于局麻,楼主可以从这些角度出发,写一写近代麻醉怎么逐渐运用到外科中的嘛,比如广东送回临高总医院的士兵,用乙醚麻醉之后手术?


逃亡的北海子 于 2017-6-11 20:11:01 发表了:

cqduoluo 发表于 2017-6-11 19:56

感觉就写现代麻醉技术给土著用没啥意思,而且也没代表性。

看过《外科学简史》一书,里面提到现代麻醉发展 ...

铜管气管导管插管,乙醚麻醉。


逃亡的北海子 于 2017-6-11 20:11:31 发表了:

cqduoluo 发表于 2017-6-11 19:56

感觉就写现代麻醉技术给土著用没啥意思,而且也没代表性。

看过《外科学简史》一书,里面提到现代麻醉发展 ...

产科是个好点子~


cqduoluo 于 2017-6-11 20:25:35 发表了:

逃亡的北海子 发表于 2017-6-11 20:11

铜管气管导管插管,乙醚麻醉。

气管内麻醉人工呼吸对抗感染的要求是不是比较高?我记得是 20 世纪之后才开始运用的吧?当然 20 世纪初也还没抗生素,不知道具体的要点是啥。。。

我觉得可以开始尽量原始点,不要这么先进,这样一步一步展示麻醉技术的发展史,是不是更有意思?


逃亡的北海子 于 2017-6-11 21:57:40 发表了:

cqduoluo 发表于 2017-6-11 20:25

气管内麻醉人工呼吸对抗感染的要求是不是比较高?我记得是 20 世纪之后才开始运用的吧?当然 20 世纪初也还没 ...

容易肺部感染。


gdragonflyj 于 2017-6-11 23:16:47 发表了:

嗯,楼主加油。


angel8th 于 2017-6-11 23:40:59 发表了:

逃亡的北海子 发表于 2017-6-11 19:34

这方面研究不多,但是大影响应该是没有的。

而且小儿的大部分手术基本必须麻醉,除非你七八岁以上岁特懂 ...

一般认为 36 个月以上患儿接受全麻治疗,对神经系统影响不大。   但对于三岁以下儿童,还是有影响的,但具体还是没有一个共识。而且肯定和接受全麻的时间,次数有关系。


逃亡的北海子 于 2017-6-11 23:44:44 发表了:

angel8th 发表于 2017-6-11 23:40

一般认为 36 个月以上患儿接受全麻治疗,对神经系统影响不大。   但对于三岁以下儿童,还是有影响的,但具体 ...

美国人现在孕妇生产全麻也不少了吧。


水银骑士 于 2017-6-12 09:42:32 发表了:

狒狒们现在能生产的麻醉药不知道有多少种


xuelindiao 于 2017-6-13 11:38:08 发表了:

楼主,请允许我将该同人全文收录进临高启明 WIKI( lgqm.huiji.wiki )。如有不妥,请予赐复意见,临高启明 WIKI 将按您的要求修改或删除相关词条。

因你笔下的精彩,临高启明才更有内涵。

顺祝楼主工作生活幸福、愉快。

给同人起个好名字吧


默问苍天 于 2017-6-13 16:31:17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默问苍天 于 2017-6-13 16:38 编辑

水银骑士 发表于 2017-6-12 09:42 狒狒们现在能生产的麻醉药不知道有多少种

可卡因,不知能不能精制,安全性比较差;

乙醚、笑气,毫无压力,主线剧情提到过的元老院全麻标准方式;

利多卡因,在贴吧和向知雅元老谈起的时候她表示应该可以;

水合氯醛,没提过,但制备似乎不难,也许已经能搞了;

肌松药,没提过,但总觉得琥珀酰胆碱似乎不难搞的样子……


逃亡的北海子 于 2017-6-14 20:14:21 发表了:

xuelindiao 发表于 2017-6-13 11:38

楼主,请允许我将该同人全文收录进临高启明 WIKI( lgqm.huiji.wiki )。如有不妥,请予赐复意见,临高启明 ...

刚看见不好意思。你们别嫌弃就好,临高麻醉医事,叫这个吧,我回头再增加完善


深潜者 于 2017-6-14 20:29:49 发表了:

默问苍天 发表于 2017-6-13 16:31

可卡因,不知能不能精制,安全性比较差;

乙醚、笑气,毫无压力,主线剧情提到过的元老院全麻标准方式;

...

麻醉对 KKY 的纯度要求大约是多少?据说这东西很容易提取和精制


默问苍天 于 2017-6-15 01:28:25 发表了:

深潜者 发表于 2017-6-14 20:29

麻醉对 KKY 的纯度要求大约是多少?据说这东西很容易提取和精制

这我就不懂了……并不是麻醉专业的……


逃亡的北海子 于 2017-6-18 16:34:12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逃亡的北海子 于 2017-6-18 20:02 编辑

手术结束,张北海提前停了各种药物,待手术医生一忙完,张北海,用手拍患者的肩膀,大声呼喊患者的名字,这一通标准的北派做法之后,老人咳嗽了几下,睁开了眼睛,确认患者肌肉力量恢复呼吸正常以后以后,张北海这才帮患者把喉咙里的插管拔掉,安慰一下患者。“大爷,很好。”说着他翘起了大拇指。

"唐婉,送病人回病房,记得让病房护士和家属注意观察患者呼吸。"张北海挥挥手,唐婉带着两个学妹,把患者挪出了手术室。

患者的接送必须有医护人员跟随,这也是张北海一再强调的。

今天的手术结束了,张北海跟实习学生一起收拾好东西,就回办公室喝了一口热茶。

虽然看上去很轻松,不过如今药物的用量张北海自己也是掌握没多久————很可惜,旧有的麻醉药物早已开始大批大批过期,而旧时空国内常用的肌肉松弛剂又十有八九是需要冷藏,容易过期的药物,直到在刘三的帮助下,制药部门寻找到了足够多的轮环藤,反复试验后终于完成了一整套从轮环藤中提取出了筒箭毒碱,才让张北海等麻醉医生摆脱了无药可用的尴尬境地。筒箭毒碱、吗啡、一氧化二氮的成功制备,金属制气管导管,临高制人力机械呼吸机的应用,让临高的手术室正式进入了自给自足的时代,不仅能够保证元老们的未来有了一定保证(尽管远远落后于旧时空),甚至可以惠及归化民————如果单单是原来元老自己的疾病,需要麻醉医生的手术并不多,普通的局部麻醉和浸润麻醉麻醉一般外科医生自己就搞定了,而归化民需要手术的麻醉,由于药品管制,又没法做,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张北海的工作地点,都是在内科和外科病房,“俗话说,麻醉医生是半个内科也是半个外科”,有一定的内外科经验和抢救经验,而自己的科室又没啥 p 事,张北海的工作经常是抢救危重病人、处理简单外伤和给其他元老及归化民学生讲解气道管理和急救。直到一氧化二氮等药物制备成功,张北海才正式干回老本行,当然,在临高的水平下,干医疗工作是一个挑战,由于纯度、工艺以及药物本身原因,药物的维持用量和半衰期都与原时空不同,需要自己一点点摸索,而药物副作用、因杂志印发的过敏还是层出不穷。此外还有逐渐老化的各种医疗器械——————在旧时空,张北海听老主任说过,我国早年很多医院缺乏各种医疗资源和资金,不得不将老旧的医疗器械反复使用————比如本来应该高温蒸汽杀毒的用品,为了延缓材料老化,改成消毒,又或者橡胶手套,破损后由于这东西暂时不可再生,于是用胶布粘好破洞继续使用,这些如今在临高都是确确实实在发生的事情,而且确实也增加了手术风险的机会,不过张北海倒是看得很开,没得治和有的治之间,谁都知道该选什么,到了古代社会,不能期望太多。临高产的旧时空机芯挂钟显示时间是下午两点,张北海还有约,于是他恋恋不舍的离开了自己的沙发,换好隔离衣,走出了办公室。张北海走在路上,走廊里弥漫着校读书的味道,加上复古的医院内饰(绿色的油漆)。让他感觉自己仿佛不是穿越到了明朝,而是穿越回了八几年的医院。拐过了几个病房,经过了连接的楼道,张北海进入了医院的办公区,他要去见医院里的大人物,医务科长邓铂鋆。张北海是山东人,邓铂鋆也是山东人,这样两个人的关系就不仅仅是同事了,而是战友,在黑山东黑医疗系统上的战友,邓铂鋆善于总结而且一针见血,当然考虑到邓铂鋆在旧时空最后也没有离开山东,我们可以认为他是山东人民的好儿子,之所以黑是因为爱的深沉。张北海还是非常尊敬邓铂鋆的,毕竟全院的吃喝拉撒睡他都要管,当初手术室进入停摆期的时候,也是邓铂鋆帮忙联系奔走才搭上工业口的车,搞到了技术支持。总务处的小秘书,见到张北海来了,立刻老远走来迎接,“张主任,您来了,邓科长跟我说了,您一来就请您进去。”小秘书引着张北海走到门前,敲敲门说道“科长,张主任来了。”“请进!”得到回应,小秘书笑吟吟的打来了门,退让到了一边。张北海走进门,小秘书在后面慢慢关上了门,邓元老迎面走来,两人握了握手,邓元老没有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而是引着张北海坐到了一旁茶几前的沙发上,茶几上早已倒好了茶水。张北海稍微客气了一下,就坐了下来,环顾四周————邓元老的办公室他不是第一次来了。宽敞明亮,跟旧时空官僚的桌子一样。铁皮柜子里放着书籍、文件和奖杯,柜子顶部摆着地球仪。办公桌上插着小号启明星旗和临高总医院的院徽旗。值得注意的是桌上还放着几幅海报。最上面的海报画着一个穿着白色护士服的美丽大胸护士正在为一名肩膀受伤的伏波军战士包扎,护士的脸上挂着慈爱的微笑,而伏波军战士的表情好像享受到了人间最大的快乐一般。而红色的红十字在护士的肩膀上格外鲜艳。而下面一副图画则是一名有着和蔼笑容的医生正搀扶着一位老人在美丽的花园中行走。后面的几幅压在后面,张北海看不清楚,不过大致就是一匹宣传画。“不好意思,办公室有点乱。”邓元老好像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接着说道,“最近比较忙,分院也好,海南也好,都是事情。”“没事没事,理解理解。”张北海立刻点头表示。“怎么,听见风声了?”“是有点,据说财经口那帮狗……”张北海说道一半觉得不妥,把后面几个字吞了回去,低声说道“听说他们要卡我们?”邓元老面露难色,叹气道“是呀,不好弄啊,不好弄啊。搞不好又要跟旧时空一样,但是人家财经口是势在必得呀。”张元老旧时空也是吃过社保中心等部门的亏的,一听急了,”老子就是受够了旧时空那帮事后诸葛亮才穿越的,到了这边还要被他们管?“邓元老摆摆手,”来来来,先喝口茶,不要急不要急,“”我能不急么,外行领导内行,回头锅还是我们背,一帮文科官僚管什么技术工作!“话说出来,张元老自己也觉得地图跑有点大,就不说话了,拿起茶杯一口一口的喝着。”话也不能这么说,总要有人管理我们不是,元老院的钱也不是树上长的。而且我们还是很幸运的,有时院长这么个长袖善舞的精英当院长,走上层路线,占据先机,给我们,不,给澳宋人民争得了福祉。“”要不是我们争取,他们连麻醉技术的研发都想省了,也不想想现在不在土著中间开展手术,未来元老的特供物资用完了怎么办!“”是啊,他们这是在削减我们的预算就等于削减元老和人民的健康和生命。但是,我们要尊重元老院的决定,严格遵守元老院的制度。“邓元老又挂上了自己的微笑。张元老恍然大悟:”邓总,您的意思是?“”小张啊,我们穿越了,再也不不能做,也不不再是以前埋头只能看见患者的伤痛的小医生了,闷头呆在象牙塔里,任由别人决定我们的未来,看着别人把我们的辛勤和患者的生命当成油水刮走,“邓元老的眼里充满了悲痛,好像自己有无数的患者因为被克扣治疗费用而含恨,又好似自己辛勤劳作了几年,田产却被地主偷走,”我们要适应游戏规则,时院长为我们的事业鞠躬尽瘁,但是他的力量毕竟是有限的,而且他毕竟是留着牛奶与蜂蜜的美国医疗界出来的,对我们这边医疗界的残酷的认识还不够。“”您说得对,我这个死宅确实做的还不够。“邓元老拍拍张北海的肩膀,”你之前说自己有一个梦想不是。“”是,”张北海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想拥有建造一座自己的城市。“”在山东?“”正在考虑。“邓元老伸出一个大拇指”我记得你是青岛人吧,山东人民的好儿子呀。到了这里还想为家乡人民做点什么。“”没有没有,就想再建一个规划用心,经营到位的国际城市。“”但是啊,最穷不过山东。没有钱,啥都不行,你考虑过未来城市的产业么?“”这个,有一点想法——疗养旅游.“"好想法,病人来了,做个手术,康复的同时享受城市的旅游和美景,如果再有配套的医疗产业做后盾。"“不,我没想那么多……”张北海说道一半,呆呆地看着邓元老。“咱们年轻人要勇敢去想,但是首先,我们要为自己赢得支持,为元老院的医疗事业赢得元老们的支持,这是元老院的规则,而我们医疗口的人太少了,这是我们的现实。”“所以要取得别人的支持?”邓元老点点头,“我想理工科的人都对‘技术人员才是最懂技术的,内行不能被外行领导’这一个原则深有同感。”张北海点点头。“但是光有共同的体会还不够,还需要有东西把我们联系在一起。”“利益?”邓元老抬了抬眉毛,没有接话:“讲正事,后天咱两个要去接收新一批的新型铜质气管导管和简易呼吸风箱,我记得工业口负责咱们医疗器械这块的孙可成元老和张根硕元老也是……”“都是烟台人。”张北海接话道。“行,我这次托人从山东运回来一批食材和一个很不错的山东厨子,咱们几个吃点久违的正宗家乡菜。你酒量怎么样?”“还行吧。”两个人相视笑了起来。


深潜者 于 2017-6-18 19:47:44 发表了:

逃亡的北海子 发表于 2017-6-18 16:34

手术结束,张北海提前停了各种药物,待手术医生一忙完,张北海,用手拍患者的肩膀,大声呼喊患者的名字,这 ...

更正一下,应该是一氧化氮/笑气


逃亡的北海子 于 2017-6-18 20:02:19 发表了:

深潜者 发表于 2017-6-18 19:47

更正一下,应该是一氧化二氮/笑气

对哦,氧化亚氮- -谢谢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