筚达之死

北朝旧贴 | 六必治 | 8/15/2020 | 共 7493 字 | 编辑本页

六必治 于 2017-4-3 22:05:20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六必治 于 2017-4-3 22:10 编辑 我叫林千军,林冲的林,千言万语的千,伏波军的军。我生在旧社会长在新社会,对我影响最大的就是我的老师——筚达。

所以, 在电话中听到筚达去世的时候,虽然对此早有准备,但是,仍然犹如当头一棒,让我的头脑一片空白。 直到秘书轻轻地摇晃着我叫道:“县长,你怎么了?”我才恢复了意识。我定了定神说道:“快,我要订最近的火车票,回老家奔丧。” 秘书诧异地看了我一眼。去年,得知父亲去世,我是第二天安排完工作,才匆忙踏上归途。 但是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快步走出去了。我冷静了一下心神,在笔记本上开始整理需要交代的工作。秘书很快就回来了。向我报告说:“火车已经联系完了。 最近一班一个小时后发车。”我马上吩咐道:“走,我们去火车站。”我和秘书赶到火车站,只花了一刻动,但是交代工作花了很长时间。一直跑前跑后为我的出行做准备的火车站站长很郁闷。因为他直到我上火车也没有得到机会表达自己的殷勤。 而我也是直到列车启动后,才能静下来,独自品尝哀伤。

我是一名粤北山区的农家孩子。也许我的人生与其他农家孩子一样,在林村里出生,耕田种地,娶妻生子,最终在林村默默无闻地老去。但是我的人生在八岁那年发生了变化。我直到现在,还记得当时的每一个细节。

那天是个晴天,天特别蓝。我在家里吃了半个糠饼,就和隔壁的阿康和明仔一起到村口的打猪草。日头还没有爬高,草叶上还挂着露水,我刚割了半筐猪草就看到了筚达和一名穿制服的做公的沿着小路向我们村走来。

那天筚达真漂亮,她梳着澳州式的齐耳短发,上身穿着碎花棉布衬衫,下身穿着靛蓝棉布长裤,脚上是圆口搭绊布鞋,背后背着藤编小筐。她步伐轻快地走在前面,脸色因走路而显得粉红,眼角眉梢微带笑意。我之前从来没在村里的女人脸上见过那种神态。后来很久之后我才明白,那是自信的神态。从见到筚达的那一眼起,她的乐观,自信,自强就开始永久地改变了我,也改变了林家村。

筚达看到了我们,一边打招呼一边向我们走来,弯下身子问道:“小朋友,你们是林家村的吗?”

我们都吃了一惊,前些日子三叔祖——林家村都姓林,他是林家的族长——在村里的祠堂把全村的男人都叫到一起训话。我爹回来和娘说了半天,我没听懂,只记得最近不太平,不要到村外玩,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不过这么漂亮的姐姐应该不算是陌生人吧。我看了看阿康和明仔,显然他们也正处于纠结之中,我犹豫了一下,大着胆子点了一下头,筚达显然是对问对了人感到高兴,:“我们是元老院派来的,你带我们去找村长好吗?”

爹娘只是让我们不和陌生人说话,带路去找村长不算不听爹娘的话,不过村长是谁,村子里没叫“村长”的人啊。算了,带她们到三叔祖家吧。我们带着她们向村里走去,刚到村口就碰到了明仔的二叔,明仔跑过去把这行人的来意说明,于是我们的带路任务就完成了。

山村里生活很单调,一个漂亮女人的到来很快就传遍了全村,几乎每个来打猪草的小伙伴们都要让我们讲一遍筚达的情形,我们说了一遍又一遍。直到最后为谁最先看到筚达而发生了争巩——当然那时我们并不知道漂亮的姐姐叫筚达。我和阿康和明仔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可以把饿了三天省下的饼分给他们,但却因为这事吵了起来,最后还动了手。结果下午回家的时候只打了半筐猪草。我娘那天好象心情也不太好,劈头盖脸骂了我半天,我气得饭也没吃就睡了。半夜里饿醒了,听到爹和娘一直在说话,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感觉他们唉声叹气。

第二天,我醒来时,爹娘己经不在,刚穿好衣服,就见阿康和明仔兴奋地跑了进来。他们说,我们昨天见到的漂亮姐姐有个古怪的名字叫筚达,是个叫“袁老圆”的老爷派来的,要在村里办学堂,让所有的细仔都读书。

我有些莫明其妙地看着他们:“你们那么高兴干什么?村里以前也请过先生,可是什么时候轮到我们这样的穷孩子读书了?”

明仔马上抢着说道:“毕姐姐教书不收钱。”

我的心马上就剧烈跳动起来,好像要从嗓子眼里蹦出去一样。但随即又冷静下来,说道:“就是不收钱,读书的纸笔我们家也卖不起;每天我还要干一堆活,我去读书活谁干?”

阿康说:“毕姐姐说,袁老爷还要给每个上学的穷孩子发书呢!”

我:“真的?”

明仔:“骗你是小狗。”

我:“那我们赶快去打猪草,早点回来,把家里的活弄完,爹娘一高兴说不定就能让我们去读书了。”

那天是我们干得最快的一天,天还没到晌午就回家了。到家后看时间差不多,又赶紧在灶里生上火。娘回来后又围着娘忙前忙后,娘乐得合不拢嘴,直夸我长大了,懂事了。

下午十多个小伙伴们聚到一起,议论听到消息。大家都很兴奋,憧憬着每天上学读书的美好生活。

当我们兴冲冲地回到家,准备磨着爹娘去读书时,才发现爹没有回来,听娘说又被三叔祖叫去训话了。

天都擦黑了,桌上的饭都快凉了,爹才回来。爹的脸上神色古怪,也不知道是喜是忧,只是一个劲地盯着我看。弄得我吃饭时候担心吊胆,莫不是前些日子,偷隔壁邻居家的鸡蛋的事发了,随时准备撂下饭碗就跑。娘看出了爹的古怪,问道:“他爹,是不是有什么事?”

“三叔祖说让细仔们都跟筚达读书。”

“哎呦,这可是好事儿啊,咱们家这么多辈儿都是睁眼瞎,现在可算能私个识文断字的人了。”

“是好事儿,可是家里的活,谁来干?”

我一听急了:“爹,娘,你们不用担心。我一定先把活干完再去读书,哪怕起早贪黑也行。”

爹瞥了我一眼:“难得孩子要读书上进,可是书本也要花钱,没有着落啊!”

当时家里是真穷啊!真的是连书本都拿不起。所以爹这么说,我只能闭嘴。

过了会儿,爹叹了口气:“我私下里听三叔祖说,一个泥腿子,要读什么书?难道种地还要翻书本儿吗?纯粹是种地还要穿长衫——穷讲究。”

娘一听就不干了,“怎么泥腿子就不能读书了吗?戏文里有多少是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种地是不用识字,但有了功名就不用缴这个饷,那个粮的吗?三叔祖是大户,当然不用交啦。”

“别说了。有功名就可以不交租子那是前朝的事儿啦!现在是元老院的天下,管你有没有功名都得交租子?”

我听了半天,也没听明白爹娘让不让我读书。最后是在爹娘的争论声中睡去了。

第二天,筚达开始挨家挨户的劝孩子们上学。尽管有些人心不甘情不愿,但好像大家都挺怕那个叫袁老员的老爷,没人敢说不让孩子去读书,都别别扭扭地答应了。

十天后,所有的孩子都坐在了村东破庙里的砖块上,膝盖上放着沙盘,手里拿着小木棍。正午的阳光透过房顶的破洞射下来,照在黑板上斑驳陆离,光影不时划过筚达,显得非常美丽。教书的环境很简陋,但对于我们来说不啻于天堂。我们在那里,学会了拼音,学会了认字,学会了算数, 更主要的是增长了见识,知道了外面的世界多精彩。我也是在那里有了大名: 林千军——筚达说,希望我将来掌握知识后,为元老院统帅千军万马,解救天下的穷苦人。

孩子们都非常喜欢筚达。但大人们就不一样了。村里的大户对筚达是又恨又怕,他们恨筚达给这个闭塞的山村带来的变化,让他们无所适从,让他们奉之为圭臬的规则变得不值一提。但是他们又怕筚达身后的元老院,不敢公然违抗筚达。女人们则是又羡慕又嫉妒。她们羡慕筚达的自信,即使在面对男人甚至是三叔祖时仍然能不卑不亢。他们羡慕筚达的自主,能够自己做自己的主,而不用看别人的脸色。她们又嫉妒筚达,嫉妒筚达的美丽,嫉妒筚达的开朗,嫉妒筚达明显要比他们更加光明的未来。因此村里弥漫着对筚达的隐隐敌意。

转机出现在明仔的四岁妹妹——小妹的身上。小妹突然发高烧,连烧四天,水米不进,气息奄奄。找了几个郎中都是束手无策。筚达知道后就劝六叔、六婶——明仔的父母——赶紧抱小妹去县医院。六叔担心小妹看病要花大钱,另外小妹还是个女孩子,就不愿意去。六婶心疼女儿但又不敢顶撞六叔,只能流泪。筚达见小妹的状况越来越差,对六叔说:“医药费我出,现在你只要抱着孩子跟我走就行。”六叔拗不过只得同意。

于是六叔抱着孩子,六婶打着火把,筚达带路,几人连夜赶路去县城。好在比较及时,三天后回来时小妹己无大碍。据六叔、六婶讲,筚达在县里非常有地位,各部门都有同学。同学位对这位成绩优异又立志农村教育的师姐非常敬重,几乎是每餐都有人安排。六叔家也跟着借光。在县医院里更是一路畅通。小妹的病虽然凶险,但并不难治,对症下药,几乎是立竿见影。

六叔全家遭遇——主要是通过六婶的宣传使得筚达在村子里观感迅速转变。更主要的是,淳朴的村民体会到了筚达与他们心目中政府官员的巨大差异,他们感受到了筚达的热情、善良、强势,尤其村子里的女人们都将其视为保护神,不时有人找她倾诉不幸,筚达也总是不遗余力为她们奔走呼喊。男人们对此尤感不爽,却又无可奈何,对婆娘们的态度都客气了许多。

筚达在村中不再受到排挤。不论大人还是孩子,见到筚达都恭恭敬敬地称呼一声老师。每到饭时都会有人邀请她去家里吃饭,村民就是用这种淳朴的方式来表达对筚达的尊重。

筚达也为迅速打开局面感到高兴。每天都有使不完的精力,像快乐的小鸟一样,打理的自己的小窝——学堂。她的努力很快就收到了回报。很快县里就发布命令,这所小学不仅为林家村,还要为山下和山后的村子提供义务教育。

筚达最快乐的时候是周五。中午邮递员就会送来一封信,筚达都会迫不急待地拆开,脸上不自觉微笑,整八下午我们都感觉到筚达容光焕发,校园里不时飘荡出银铃般的笑声。后来村里的婆娘们传出来,来信的是筚达的丈夫,一个伏波军营长,筚达的青梅竹马。两人新婚不久就分离,只能靠鸿雁传书倾诉衷肠,期待着幸福的重逢。

一年后的一天,周五送信的是一名伏波军战士,陪同的还有县里的干部。筚达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脸色一下变得惨白。战士向筚达敬了一个军礼,低声地说了几句。然后将信交到筚达的手里。筚达颤抖的手拆开了信,只看了几眼,就软软瘫到了地上。两人急忙将筚达扶起来。忙碌了一阵,不见筚达苏醒,急忙让三叔祖找来一辆牛车,拉着筚达赶回县城。三叔祖回来说:“筚达的汉子是在进攻喀什的战斗中牺牲了。筚达夫妻间的感情极深,突闻噩耗经受不住打击病倒了!她的同学们将她接回县里,一是养病,二是陪她散心。不过经此打击,筚达可能不再会回来了。”

我们都认为理当如此。也许不久之后,会有一位新老师来我们村里。但过了半年之后,筚达再一次站在村头。依旧那么美丽。只是满头黝黑的头发中夹杂着丝丝的白发。我们这些细仔都是大喜过望,围上去嘘寒问暖,争着抢着请筚达老师到家里做客。席间大家问起筚达今后的打算。筚达说:“我家里也没有什么亲人。这里山清水秀,我又喜欢孩子们,我今后就准备在这里当一辈子老师。”

五年后,选择再次摆在我面前。我小学毕业,家里为我今后的出路产生了分歧。爸爸想让我在家里或者务农。当时一些农业技术的引进,带来了巨大的效益。而这些技术远不是一个没有知识的旧式农民所能掌握的。所以父亲希望我能够留在家里,帮助他种地。而母亲则在筚达的影响下,希望我能走出山村。筚达当然支持母亲,她先后多次来到我们家里,做父亲的工作。最终必达说服了父亲同意让我出去念书。而且筚达还与县里联系。帮我争取了奖学金,减轻了家里的负担。我就这样一步步走出了山村,一直走到县长的位置上。

回忆总是让人忘记时间的流逝,不知不觉夜幕降临。精神压抑的我也追思中沉沉睡去。当我再次醒来时。列车已经奔驰在原野上。铁路线两旁,大片的农田,如同碧绿的毡毯,让人心旷神怡。不时有村庄、城镇掠过,点缀其间,到处是施工工地,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快到中午时。林村——由于劈山而来的铁路穿过而变得繁华异常,升级为林县——到了。我走出车站,发现满城缟素。车站门口的三轮车夫问我去哪里?我只说了去筚达老师的灵堂。他便拉着我到了县礼堂,还说什么不要我的车资。县礼堂门前都是吊唁的人群,络绎不绝。礼堂正中高悬筚达的大幅照片。两旁花圈如海,庄严肃穆。在灵前我重重的磕了三个头。我惊讶于灵旁答礼的家属居然人数不少。直到我站起身来才发现了许多熟悉的面孔。筚达没有亲属,但是她教过的学生都把她当成母亲。这时有人认出了我,递来了孝袍。我也赶忙穿上,加入到家属的行列。一旁有人捅了我一下,回头一看,原来是明仔。只见他满脸风尘之色,孝袍下露出了军服的领章,显然也是刚刚赶到。我们低声地寒暄了几句,略述近况,便不再说话。

我们一边机械地答礼,一边沉浸在无尽的悲痛和怀念之中。老师己经离我们而去,只有照片中的筚达依然慈祥地望着我们,一如我们当日少年时。照片中的筚达少了年轻时的青春和激扬,更多的是慈祥和豁达。秀发梳得一丝不苟,只额前刘海下隐约露出一道伤疤。

那是筚达来的第五年。我们村有 4 口鱼塘,在上游,而挨着山下李村的。林村的鱼塘没有开排洪沟,每到汛期,洪水直接排入李村的稻田,使李村的水稻损失惨重。但到了枯水期,李村让我们“关照关照”,放水灌溉抗旱,我们村不肯。本来我们俩村以前就因此矛盾不断。虽然,筚达来了后,由于几个村里的孩子在一起上学,隔阂减少了很多。但是头年冬天雨水稀少,春天大旱,碰上这样生死攸关的大事。谁也不可能让步。李村的精壮赶到了池塘边,要扒开鱼塘放水。三叔祖闻讯后敲响祠堂门口的大钟。双方为是否放水争吵不休,眼看械斗一触即发,这时筚达闻讯赶来。她大声喝止那些跃跃一试的青年。对大家喝到:“住手!都是在一个山头上长大的。什么事情不能商量。为什么非要斗得头破血流?今天谁要动手就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

在场的年轻人几乎都是筚达的学生,见老师发怒,马上都蔫了。李村领头的李书常见状说道:“今年大旱,整个春天了一滴雨也没下。鱼塘再不扒,眼瞅着就要误了春耕,我们村子也是活不下去了,老师,这事您就别管啦,我们自己扒。”说罢将筚达向旁一推。就要往前冲。谁知筚达在一推之下,踉跄一下摔倒,头磕在石头上,一缕鲜血从头上流下。我们村的年青人一见筚达流血,顿时血贯瞳仁,嗷嗷叫着向李书常冲去。正在这时“啪”的一声枪响,让所有冲动的人情绪稍微冷静了一下。只见筚达从地上缓缓站起,用枪指着自己的额头道:“你们再上前一步我就开枪。你们自己去向县长解释吧!”正在这时县民政委员带着一个班的国民警卫队赶到了,双方都不敢在政府官员面前大打出手。在政府的协调下,双方终于肯坐下来淡别。经过反复地讨价还价,最终达成妥协,县里出物资,林、李两村共同出人力打机井,修灌溉渠,经过整治后,两村的田地成了旱涝保收的上等田。其中筚达借着人脉,出力不少,绵延百年的仇恨得到了化解。但筚达额头上的伤痕无法抹去,不过伤痕似乎成为筚达骄傲的标志,这之后就是三叔祖也要恭恭敬敬喊一声“老师”。在林村、李村,“老师”就是筚达的专称。第二天,离别终于到来。按照以前的规矩,女人的棺椁要牛车拉走。但是,我们这些学生认为只有亲自抬棺送葬,才能表达对老师的尊重。于是,在县解放路上筚达老师的棺椁由十六名学生抬着缓缓向生前工作的县小学——筚达老师的遗愿就是把要葬在小学里,她要陪伴着钟爱的孩子们茁壮成长。全县缟素,不时有从外地赶来的学生加入送葬行列。路旁人们肃立为老师送行。抬棺队伍中间换了两次——我和明仔、阿康有幸位列其中,到达终点。县小学不复当初的简陋,崭新的教学楼矗立其中,一旁是图书馆和宿舍,操场平坦如镜,四周红花绿树环绕,操场的一隅静立着筚达老师的半身铜像。一抔黄土隔绝我们和筚达,有人在低声地啜泣,低沉悼词在我们耳边回荡,安息吧,筚达老师,您用您的生生命之光照亮了我们前进的道路,您未完成的事业由我们来完成,请您在天之灵继续指引我们。筚达老师,您安息吧!


哈罗哈 于 2017-4-3 23:27:31 发表了:

可以考虑加上一个少年对大姐姐的暗恋情愫,少年在老年的时候突然听闻引导自己走上改造这个世界道路的暗恋对象辞世的消息时,心头大感震动,喃喃吟出两句诗:老来多健忘,最难忘相思。


六必治 于 2017-4-3 23:30:14 发表了:

这个可以有


meicn 于 2017-4-3 23:32:08 发表了:

这是元老院的光辉!


临高难民 于 2017-4-3 23:51:54 发表了:

筚达是谁来着? 黎区里带回来的那个姑娘?


六必治 于 2017-4-4 07:24:07 发表了:

前些日子想起小时候看过的一部苏联老影片,“乡村女教师”所以就写这个

@临高难民,筚达就是黎区带回来的姑娘,岁数有些大,再学习当老师有些不合理,将就看吧。


xuelindiao 于 2017-4-4 08:04:57 发表了:

当得知吹牛的微博 ID“怜香惜玉吹牛者”,合着 本朝童公阉党惯例,默默手动点赞!


丘八秀才 于 2017-4-4 09:19:27 发表了:

写得太棒了,人物刻画传神形象,让人感动得想哭……


Brain1127 于 2017-4-4 10:43:27 发表了:

话说,荜达现在绝对属于高级规划民。不太可能去当普通的农村教师扫盲了。要出去基本上也是从镇长一级开始了


六必治 于 2017-4-4 12:32:12 发表了:

筚达这人大家喜闻乐见,其实换成其他一个大家不认识的小孩也可以,只不过写筚达更能突出悲剧性。

要不写杨草,


暮光 于 2017-4-4 16:31:02 发表了:

六必治 发表于 2017-4-4 12:32

筚达这人大家喜闻乐见,其实换成其他一个大家不认识的小孩也可以,只不过写筚达更能突出悲剧性。

要不写杨 ...

杨草属于蒸包局,而且是干出过成绩的,更不会去当农村教师的


cqduoluo 于 2017-4-4 20:50:22 发表了:

第一人称的都出来了。。。

这篇可不太容易插进去啊。。。

筚达这样的出去起码也是县教育局局长吧,哪有时间当老师。。。


六必治 于 2017-4-4 20:54:18 发表了:

cqduoluo 发表于 2017-4-4 20:50 第一人称的都出来了。。。

这篇可不太容易插进去啊。。。

筚达这样的出去起码也是县教育局局长吧,哪有时间 ...

可以改编成报道或课文


书童 于 2017-4-4 21:01:57 发表了:

荜迖这资历起码是海南民委副主任的角色啊


六必治 于 2017-4-4 21:39:51 发表了:

是广州


何处轻尘 于 2017-4-4 23:14:24 发表了:

开头有点放牛班的春天的感觉


六必治 于 2017-4-5 03:40:18 发表了:

功力不够写不出乡村女教师


buxiang2003 于 2017-4-5 08:21:09 发表了:

荜达老公是谁?忘了


vbfool 于 2017-4-5 09:56:43 发表了:

为啥你们非要写死她呢?这么好的一个玛丽苏女主角。


vbfool 于 2017-4-5 09:57:30 发表了:

buxiang2003 发表于 2017-4-5 08:21

荜达老公是谁?忘了

理论上讲是那个黎区的小子,阵焕。不过实际上应该还是在单身吧。


六必治 于 2017-4-5 10:26:53 发表了:

vbfool 发表于 2017-4-5 09:57

理论上讲是那个黎区的小子,阵焕。不过实际上应该还是在单身吧。

对,这里有好多是为了凑情节而写的。比如,宗族矛盾哪是那么容易化解的,筚达当老师年纪太大了,而且 13、4 之后才受教育由她教育出来孩子效果可想而知


以一敌七 于 2017-4-6 10:27:01 发表了:

毕达不可能去一个小乡村当老师,太浪费,换个高小毕业的就绰绰有余。


Ground0 于 2017-4-6 16:41:16 发表了:

看到第一句话瞬间出戏……

林千军同志什么时候拆信啊?


xuelindiao 于 2017-4-26 06:59:29 发表了:

楼主,请允许我将该同人全文收录进临高启明 WIKI( lgqm.huiji.wiki )。如有不妥,请予赐复意见,临高启明 WIKI 将按您的要求修改或删除相关词条。

因你笔下的精彩,临高启明才更有内涵。

顺祝楼主工作生活幸福、愉快。


xuelindiao 于 2017-11-14 17:57:45 发表了:

楼主,请允许临高启明公众号转载


六必治 于 2017-11-14 18:00:21 发表了:

没问题


xuelindiao 于 2017-11-14 18:17:40 发表了:

六必治 发表于 2017-11-14 18:00

没问题

感谢。到时候,会将 公众号的留言转过来


繁华烬燃 于 2017-11-14 19:06:41 发表了:

筚达    脸上有纹面……   小孩看到应该吓到吧……


zlbc0258 于 2017-11-24 16:52:13 发表了:

vbfool 发表于 2017-4-5 09:56

为啥你们非要写死她呢?这么好的一个玛丽苏女主角。

不是写死的

是写她老死


guojiageyan 于 2017-11-24 17:42:26 发表了:

喀什?!这什么时候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