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发一下吧 火葬宣传同人

北朝旧贴 | 表情生动泰瑞尔 | 8/15/2020 | 共 12701 字 | 编辑本页

表情生动泰瑞尔 于 2017-4-3 09:50:56 发表了:

随着广州攻略的展开,临高方面的软阵地也在扩张着,作为舆论宣传部的三人组王涛,张好古,秦瑞雨以及有着丰富的旧时空经验的方非四人也肯定要选几个人跟着大军出发,几人之中王涛家里面刚刚有了孩子,张好古作为历史审核部门的负责人,自然也是走不开,甄倩跟方非这种双元家庭还是在临高为好,工作只能落在“年富力强的某个单身元老”上了。 “大家已经决定了,你去广州。” 于是秦瑞雨就带着自家的外国小女仆索菲亚作为第二波元老来到广州。索菲亚才十三岁,秦瑞雨还是没兴趣的,先慢慢养着练中文吧。

到了广州之后,秦瑞雨就把临高模式放到广州,先从“利益共同体”中入手选人来负责工作,所谓利益共同体,就是那些来了之后得利最多的阶级咯,好在基层建筑到上层建筑都有,而且都是商人,会说话,而且面向人流也多。第二点然后借助明政府公信不够大做文章,“什么,你没听过?哎呀以前的官吏都是什么样子?我跟你们说我有一个······” 第三点就是跟新道教天主教搞好关系,秦瑞雨作为一个英国历史爱好者,一直认为宗教就应该成为元老院的统治工具之一。“我们是工业资产阶级,科技水平大约在工二约高,那么什么国家是典范,自然英国嘛。” 第四就是得益于临高方面强大的国家机器,“老百姓嘛,给的好处多就跟你走了” 开始的时候工作还算按部就班,无论是协助新道教用“龙脉”做文章,还是在商人中普及新货币。 或者是客串导游,领着一票商人去临高观摩。还有一部分经费放在了说书人的“补助"上。直到鼠疫爆发。


表情生动泰瑞尔 于 2017-4-3 10:00:55 发表了:

在一次内部会议上,作为负责舆论监察的元老,秦瑞雨汇报了一下舆论情况, “目前来看形势很不乐观,主要就是这个火葬问题。你看宋元两朝还挺流行的,到明朝就有了厚葬。目前来看我们的这个政府形象下降的有点快。说什么的都有,还说这是天谴之类的······ ” 林默天这时候打断了秦瑞雨的发言:“瑞雨,我们也不指望这年代老百姓的觉悟,你只要用各种方法,把这个火葬习惯给推广就行。别管什么方法。我每天的报告你都看了吧?这还有私自乱葬的,咱们现代人都知道这就是传染源啊。 你作为宋宣部是不是想想办法。”

秦瑞雨这时候拿出了一份文件:“老林,我这次是带舆情分析来的,根据调查,目前来看,收入越高,对这个事情抵触情绪越大.不过像这些顶层人士,都知道我们势头大,不敢反抗,最闹的反而是那些中等的家庭,看不清形势,还有就是传统思想作怪。为啥现在火葬推不起来,就是这个火葬在他们看来,就是低收入阶层才做的事情,上层建筑引领风尚,这点你们都知道吧。”    林默天点了点头:“上层建筑引领风尚是不假,但你看现在疫情还是以下层为主,商会那些大掌柜都是明白人,知道我们医学水平高,看到我们给的建议,反而得病的少。这上层建筑,恐怕不好办啊。”


表情生动泰瑞尔 于 2017-4-3 10:38:25 发表了:

秦瑞雨接着说道:“新贵族不行吗?现在我们这边什么人地位高,军人和干部啊。,文总那个提议不错,设立公墓,搞个大会。我们可以更进一步嘛,老林,听说······好像这次因公而染病的,无效的······也有?” 林默天点了点头,叹了口气:“是的,有·····你懂的,这劳动力人口素质低,没有常识,纪律性不强····。” 秦瑞雨说道:“你们想想,我们这个优待军事人口的名声是有的吧,我管舆论知道,咱们是厚待兵士,这不就是上层建筑吗,还有规划民干部。这个大会可以好好做做文章,要多隆重有多隆重,然后再狠狠抹黑一下明政府。影响力越大越好,最好是比大户都隆重。就当是防疫烈士哀悼大会了。然后两个教配合一下。”

秦瑞雨喝了一口红茶,接着说道:“你们也在我的述职报告里面看了,我这个舆论网络里面有不少说书的,以及对外经费上面也主要是以补贴为主,我在临高的时候跟王涛元老也是负责搞出版物,调研之后发现,我们的书,也就是”说澳书“更受欢迎,这方面就好好做做文章,故事我编好了。这就是另一方面咯” 接着秦瑞雨喝把提案拿了出来,边发边说道:“这个具体提案在这里,你们看看怎么样,反正我能想到的渠道就这些了。文总,刘市长你们拿主意。 ” 刘翔作为一个游戏爱好者,也是暴雪粉,看完之后吐槽了一句:“明明是我先玩的游戏,为什么你用暴雪的梗用的那么熟练啊。作为老暴粉真想来一拳。”

文德嗣看了看提案内容,接着问道:“瑞雨,这个提案我个人是支持的,就看崔道长和白主教的了,毕竟你这给人家来历都编出来了。还有你的提案里面涉及到两个宗教单位的地方很多,我们这边都同意了。······对了,宣传方面我和老刘想问你一句·······你是怎么想的这个宣传的概念。“ 秦瑞雨说道:”本人可是工业大资产阶级和垄断资产阶级的卫道士。所谓的移风易俗也好,提高生产力也罢,不就是为了方便我们获利嘛。政客是不需要道德的。说起来,现在地球那一边的法兰西的那位红衣主教,可是我比较欣赏的政治家呢。欧洲的黑死病在某些方面上促进了文艺复兴,那我们也要抓住这个机会啊。上次台风我们促进了土地整合,这次借助这个机会把移风易俗搞一搞也算是危机中找到机遇了。”


cc5233 于 2017-4-3 11:04:04 发表了:

其实对于火葬土葬本身并没有这么可怕的需求,但是防疫需要必须得火葬。非防疫期其实土葬是可以接受的


zhuohuoz 于 2017-4-3 12:00:48 发表了:

难道不是文总以身作则为火葬新风俗树立榜样吗?


表情生动泰瑞尔 于 2017-4-3 22:06:18 发表了:

秦瑞雨接着说道:“举个例子,不是要推广火葬吗,文总那个提议不错,设立公墓,搞个会。我们可以更进一步嘛,老林,听说······好像这次因公而染病的,无效的······也有?” 林默天点了点头,叹了口气:“是的,有·····你懂的,这劳动力人口素质低,没有常识,纪律性不强····。” 秦瑞雨说道:“你们想想,我们这个优待军事人口的名声是有的吧,我管舆论都知道,咱们是厚待兵士,这不就是上层建筑吗,还有规划民干部。这个大会可以好好做做文章,要多隆重有多隆重,然后再狠狠抹黑一下明政府。影响力越大越好,最好是比大户都隆重。就当是防疫烈士哀悼大会了。两教配合一下。”

秦瑞雨喝了一口红茶,接着说道:“你们也在我的述职报告里面看了,我这个舆论网络里面有不少说书的,以及对外经费上面也主要是以补贴为主,我在临高的时候跟王涛元老也是负责搞出版物,调研之后发现,我们的书,也就是”说澳书“更受欢迎,这方面就好好做做文章,故事我编好了。这就是另一方面咯” 接着秦瑞雨喝把提案拿了出来,边发边说道:“这个具体提案在这里,你们看看怎么样,反正我能想到的渠道就这些了。文总,刘市长你们拿主意。 ” 刘翔作为一个游戏爱好者,也是暴雪粉,看完之后吐槽了一句:“明明是我先玩的游戏,为什么你用暴雪的梗用的那么熟练啊。作为老暴粉真想来一拳。”

文德嗣看了看提案内容,接着问道:“瑞雨,这个提案我个人是支持的,就看崔道长和白主教的了,毕竟你这给人家来历都编出来了。还有你的提案里面涉及到两个宗教单位的地方很多,我们这边都同意了。······对了,宣传方面我和老刘想问你一句·······你是怎么想的这个宣传的概念。“ 秦瑞雨说道:”本人可是工业大资产阶级和垄断资产阶级的卫道士。所谓的移风易俗也好,提高生产力也罢,不就是为了方便我们获利嘛。政客是不需要道德的。说起来,现在地球那一边的法兰西的那位红衣主教,可是我比较欣赏的政治家呢。欧洲的黑死病在某些方面上促进了文艺复兴,那我们也要抓住这个机会啊。 ”


表情生动泰瑞尔 于 2017-4-3 22:27:40 发表了:

文德嗣笑了笑:“瑞雨你思维也够跳跃的,不过你能这么想,也算是有充分的统治者觉悟了,那我们看就这样吧,借着鼠疫来移风易俗。小林,你看看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把这个大会的时间给敲定了。不知道大家怎么看。“ 林默天想了想:“除了祭奠大会,····瑞雨·····别的工作上面没有什么要改的吧。” 秦瑞雨回答道:“什么都不用改,手段该硬就硬,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如果有了过激行为也没事,我帮你洗。这方面我给你保驾护航,现在我的工作重心就是天哥你这边了。” 刘翔也表示对秦瑞雨提案的赞同。

文德嗣接着做了总结性发言:“总之防疫是我们在广州的第二场硬仗,我们做好防疫工作,以后就可以有样板了,而且到时候也可以加大宣传力度。小秦你去找道长和主教商量这个评书的事情吧。剩下大家该怎么工作怎么工作,三周之后,我们办一个哀悼防疫烈士的慰灵大会。散会。“

当天下午,秦瑞雨就在自己的宿舍找来了崔汉唐和白多禄,两人为了配合防疫工作也是每天忙得不可开交。崔汉唐刚进门就抱怨道:”瑞雨,我们现在全都是以防疫工作为主,这平时忙得不可开交,有什么事情你通个气就好了。“ 白多禄也附和道:”老崔说的是,我们现在是新道教管抓耗子,我们天主教管消毒。说吧,来找我们干什么。“ 秦瑞雨把说书的文本拿了出来,一边递给两人,说道:”你们现在肯定在宣传火葬吧,我有我的渠道,这个澳洲评书还是火的,我弄了一个评书出来,给你们找了几个便宜亲戚,如果不介意的话需要你们的许可。“

白多禄看完之后合上了本子,问道:"瑞雨你老弟的脑洞是黑洞吗,怎么······崔道长的高祖一代把斯坦索姆的疯王给封印了,所以就把那个地方改名叫崔斯特姆? 然后西洋来的特尔安特道长独创养花秘术让寻常人家远离活尸。然后克尔苏加德居然成了巫支祁的同门?“ 崔汉唐这时候把话接了过来:”感情线是几个意思嘛,合计着我们两家以前是两个女子喜欢上了一个男人,后来不和就分开了吗,我靠白雪家能不能先打死?“ 秦瑞雨耸了耸肩膀:”你要想把评书写好,感情线是要有的呀,劳动人民对于才子佳人的故事还是很喜欢的。你要推广习俗,一个是上层要引领风尚,还有就是要拿群众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表现出来啊。“

”好吧好吧,我没意见。“崔汉唐摆了摆手,”授权给你了,以后我们宣传也会注意的。老白你呢。“ 白多禄喝了一口茶,”我也没意见,好像还有这个慰灵仪式的流程,需要我们商讨吧。“ 随后三人就把流程商讨了一遍,至于用曲秦瑞雨和白多禄都赞同用亡灵序曲,以二比一的优势通过,随后流程上秦瑞雨则表示”要提高为防疫工作而牺牲的群众和工作人员的神圣性,寻找两个宗教的共同点加以利用,有矛盾的地方加以调和。“ 两位宗教方面元老也没有异议。


pom 爱 luna 于 2017-4-4 11:01:46 发表了:


表情生动泰瑞尔 于 2017-4-4 18:16:06 发表了:

(以下的内容属于完善人物形象)

三人讨论完公祭流程以及澳洲说书以后的宣传口径,眼看天色已晚,秦瑞雨提议一起去食堂吃饭。作为家禽之友的好朋友,崔道长不满地说道:“瑞雨,咱们好歹也跑了一趟,就给道爷吃这个?” 秦瑞雨也很无奈:“咱们怎么能前方吃紧,后方紧吃。索菲亚,是不是我平时就这么吃的?” 索菲亚在一旁点了点头:“那里的饭不是很好吃吗。” “好吧好吧,“崔汉唐无奈地摊开手说道:”去食堂吧。“ 秦瑞雨笑了笑:”其实我很多工作也是在食堂里面能有一些素材的,平时我都是穿那身(指着规划民的干部服)去的。然后让她跟着伊会计吃饭去。“ 崔汉唐笑了笑:”你老弟可真是充分利用一切资源啊。“ 秦瑞雨说道:”老弟好歹也改变了她的人生,帮我这点忙算什么?“

要说对女仆的态度,秦瑞雨也算是男元老里面非常好的了,来临高的时候秦瑞雨也就是一个 18 岁的学生党(早上一年学)。自己就当临高的工作是以后实习加上工作分配了。解决某些问题也是没兴趣,主要带孩子也不会,所以当时统计女仆要求,秦瑞雨填了这个要求:”平时帮我收拾收拾宿舍,对某些需求没兴趣,年龄什么的没限制,机灵点的就好了。“后来秦瑞雨就把 12 岁伊瑞尔领到了自己的小户型。“当时秦瑞雨还是基本劳动力元老,每天回宿舍都是累的要死,看伊瑞尔平时闲着也不爽。”女孩子这么小不读书怎么行!告诉你回来我考你的东西你要是不会,我收拾你,答的好了我拿这个给你放两集三国演义(指着电脑)。“

后来秦瑞雨提出了监控舆论的建议,自己也开始负责意识形态的攻坚,伊瑞尔就成了秦瑞雨的”免费样本“ 秦瑞雨就让她读报纸,再看看她怎么想,然后把正式谈话的内容发到论坛里面作为样本,构思自己的道德代差理论。 因为秦瑞雨电脑里面一手的老电视剧加上各种武侠片,在这种促进下伊瑞尔也算学的比较用心,水平提升的比较快,后来秦瑞雨让她考了甲等文凭以及公务员考试,接着就解除了雇佣关系。杜雯当时就把秦瑞雨夸成了一朵花”看看人家小秦就懂得尊重妇女权益,再······“

后来杜雯看到秦瑞雨发表的道德代差理论以及知道为不少男元老辩护,她才发现自己夸人真是夸错了,“尊重妇女的同志”这个称呼也变成了“大资产阶级的卫道士”“剥削阶级的传声筒”。不少男元老则表示“还是瑞雨够意思,自己不想的事情也知道帮老哥们想。有瑞雨在,再也不用怕女王多嘴了。” 秦瑞雨则表示自己是”政治无道德“论的马基雅维利主义者,”私德跟政见要分开啊,我还是很推崇黎塞留的。“


表情生动泰瑞尔 于 2017-4-4 18:17:21 发表了:

俗话说 “党内无派,千奇百怪。” ,秦瑞雨自己也是这么想的,因为知道自己斤两不行,对什么事情都属于不搀和。无论是女仆革命也好,各种事情也罢,要么不搀和,要么就帮着”广大男性同胞把某些需求合法化。“ 总的说来给人的感觉就是很好说话,无门无派。但是秦瑞雨私底下还是有动作的,无论是穿前培训还是穿越后分集体宿舍,秦瑞雨这个学生党都受了常师德不少帮忙,加上秦瑞雨是王涛同乡兼学弟,而王涛跟常师德在三亚搭档也是不错,于是私下里面秦瑞雨就上了广雷系的船,一边是广雷系要扩大在临高的话语权,另一边是秦瑞雨自己也是有点想法的。

在一次以”切磋 cs 技巧“为名的会面中,王涛,方非以及秦瑞雨找到了从三亚述职回来的常师德, 秦瑞雨表示广雷系本来在地方上就很有影响了,不能明着在临高立起旗子来,不如三人就当做“地下党” 平时还是起到为广大男元老的利益说话的作用。私下里面把临高的各种舆论情况通报给郭逸,文同等外派元老,并且用自己的花式洗白技巧当政治资本的中间商也不错。王涛也表示秦瑞雨的做法非常可取,”常哥,你看方非是管 cos 的,本来就受到男元老欢迎,形象风评都很好,人缘就不差。至于瑞雨,他平时就扑在工作上,给人感觉也是人畜无害的,还总帮咱们这些男元老说话。瑞雨以后还是该干嘛就干嘛,像单良那么跳也不是瑞雨的风格了。以后秦瑞雨你该怎么发表看法就怎么发表,就算跟老常他们持相反意见也行,正好也就算提建议了。“


表情生动泰瑞尔 于 2017-4-4 18:18:01 发表了:

交代完人设再说现在广州的形势,张毓在接到秦首长给的任务之后也是皱起了眉头,自己当年在保护龙脉的时候宣传得力,被秦首长亲自表扬了一番,还领到了津贴。这次又接到了推广火葬政策和有关防疫宣传的任务,秦首长交代的任务是把公墓的事情放出风去,并且这个公墓是在风水最好的地方。”虽然首长们的丧葬习俗与本地人士不同,但是他们能把风水宝地用作公墓,也算是很大的善政了。“ 秦首长在会议上又提及到了前宋范仲淹让风水宝地做学堂的事情,原来首长们也有兼济天下之心。

秦瑞雨在做舆论工作的时候,深刻吸收了旧时空某宣部的教训,自己可不能培养一群”扛着鹰旗反对鹰旗“的人,要让官澳带着“自干澳”的倾向去工作,发挥主观能动性才行。所以当秦瑞雨交待完任务之后自己留了时间让“五澳元”充分提问。 “火葬用的地方小,土葬地方大,是不是这个道理?你们想想,伪明那些官僚就是为了自己占了更多地方,才说什么入土为安,要不这么好的风水宝地会让出来当公墓?我们元老院一向主张生而平等,死后也是平等的。这么好的地方,要是土葬能安葬多少人? 换火葬的化大家都来沾沾风水的光嘛。你们就照着这个意思说就行了。而且现在公墓就在修建了。到时候还有很隆重的仪式。” 这个说法也得到了很多人的肯定。

张毓回到家中,看到茶食店的旁边几个穿着道服的小道生,拿着铁笼子往茶食店走,就知道这是”铁笼仙“来捕鼠防疫了,还有几个穿成弗朗机人模样的假洋和尚在刷标语。”讲卫生,打赢防疫攻坚战人人有责,明白吗?“ 旁边还有一个假洋和尚在洒水,张毓知道这是十字教宣传的圣水。味道倒是很大,自家经营茶食店也是老鼠照顾的重灾区,所以洒的也比较多。弄得自己家的老顾客们也是抱怨连连。自己父亲曾经想着给“洋道爷”们点钱,但是澳洲人的做事风格也是说一不二。

这时候张毓他爹在屋子里面抱怨道:”这好嘛,老鼠倒是没见到,现在老主顾们倒是抱怨颇多。毓儿你从商会回来了?“ 秦瑞雨知道这个工作要保密,所以跟郑尚洁等元老通好了气,就说是商务会议。 张毓回答道:”是的,这次去又是强调一下防疫的事情。“ 张毓的父亲听到了也没说什么,这时候想到一个事情:“隔壁说书的老李头好像又开始说书了,澳洲书也是好听,不说别的,老豆我就喜欢听草帽传。” 张毓他娘这时候说道:“草帽传有个劳什子听头,我还是喜欢听白生缘,这澳洲西厢记也是别有一番趣味,不过说来也怪你说这春公子为什么不把雪姑娘和冬姑娘都收了?”


cqduoluo 于 2017-4-4 20:23:11 发表了:

火葬这个政策平时强推不了吧,没有足够的新教育群体,传统社会基本无法接受的。

貌似之前的元老也没火葬吧?不是有公募么,城市可以推行公募,农村短期内管不了的,火葬应该作为一种荣誉慢慢来推可能好点。

当然瘟疫区应该强制推行,这个很多也有部分人会闹。


表情生动泰瑞尔 于 2017-4-4 21:04:33 发表了:

cqduoluo 发表于 2017-4-4 20:23

火葬这个政策平时强推不了吧,没有足够的新教育群体,传统社会基本无法接受的。

貌似之前的元老也没火葬吧 ...

之前的元老是火葬的


cqduoluo 于 2017-4-4 21:22:00 发表了:

表情生动泰瑞尔 发表于 2017-4-4 21:04

之前的元老是火葬的

不记得了,反正最早杀的明朝土著没有火化吧,好像于得水还先见之明了一把。

我觉得元老院对火葬是不是可以考虑作为一种荣誉,不是谁都能享受的,慢慢改造社会大众的想法。


表情生动泰瑞尔 于 2017-4-4 21:27:38 发表了:

cqduoluo 发表于 2017-4-4 21:22

不记得了,反正最早杀的明朝土著没有火化吧,好像于得水还先见之明了一把。

我觉得元老院对火葬是不是可 ...

军队很早就开始了


cqduoluo 于 2017-4-4 21:50:58 发表了:

表情生动泰瑞尔 发表于 2017-4-4 21:27

军队很早就开始了

就是搞公开葬礼那个吧,我的意思就是把那个变成一种荣誉的礼制,先让归化民明白,火葬是一种崇高的荣誉,然后逐步推广到土著认知里。

PS:话说归化民和土著啥的真不方便,我一直觉得临高的人民称呼应该改一下,归化民叫公民,未来还有进议会的权利,土著叫国民或者平民好了。


表情生动泰瑞尔 于 2017-4-4 22:20:13 发表了:

cqduoluo 发表于 2017-4-4 21:50

就是搞公开葬礼那个吧,我的意思就是把那个变成一种荣誉的礼制,先让归化民明白,火葬是一种崇高的荣誉, ...

对咯 这就是我前面写的 上层建筑引领风尚。


表情生动泰瑞尔 于 2017-4-4 23:03:59 发表了:

张毓听着父母唠家常这时候心声一计:”爹,娘,我们可以让老李头来茶食店讲评书,就多付几张流通券,可能还能来更多顾客。“ 张毓他爹一听也赞同这个主意。当天晚上张毓就找到了老李头,讲明来意之后老李头看着好几张流通券也是同意了。

第二天,张毓和老李头也是散播出去了消息,茶食店里面也是来了很多人。有的看客问道:”老李头你去哪了,两天没来,这又换新衣服了。“ 有的看客则是更关心说书的内容:”老李头,上次你讲的”六人大闹皇城司 草帽力战陆统领“真是荡气回肠,(路飞司法岛)路飞真豪杰也。这草帽一伙逃出生天,后话如何?” 张毓则是在一边兜售着核桃酥,一眼看去听评书的也有一些读书人,心想这些士人知道澳宋不开恩科,家底不差,也是来找消遣。 老李头这时候说道:“小老儿一来置办衣物,二来也是找来了一本好书。今天我就给大家讲讲澳洲首长们祖先力战邪魔的故事,真是荡气回肠。你们可知,这澳洲两大国师,崔道长和白道长二人祖辈的故事? ”

老李头喝了一口茶,说道:“这首长们的祖辈中也不乏道士,随宋皇远渡澳洲。到了澳洲之后,为了兴复道教,成立提瑞协会。这道长人称梅里道长,其人有点水成冰之术,更能化冰为箭,有操纵风雪之术。挥手则冰雪咆哮,宛若天公发怒。“


表情生动泰瑞尔 于 2017-4-4 23:05:17 发表了:

“这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既然有人参通天地之道为万民谋求福祉,也会有人用道术来祸害黎民百姓,其中这巫耀就是其一,其人尤擅操纵骸骨,相传有一秘方散播疫病,令人死后听其号令。” 这时候有人吃了一惊:”这巫道人莫不是那个巫蛊案的······“ 老李头点了一下头:“书中所写正是同宗。”

“这提瑞协会后来传了几代,豪杰辈出,其中第二代的艾道姑更是与澳洲本地的妖魔以命相搏,把妖魔鬼挂都封存之后力战而亡,死前留下祖训,后世子孙不可入道,如今这艾税相,便是她的后人。今天我们也不讲她的故事,单讲第四代传人安道长(安东尼达思)的故事。有道是正邪不两立,这邪道也出了一个克道人,话说这克道人本是提瑞道会一员,升任道长无望,一怒之下叛师弃祖,在邪道之处得到了重用。不过这时候克道人一面逢迎提瑞道会,一面物色操纵的遗骸,这时候他看澳宋地方志,找到了澳洲大陆的一个小国,这小国盛产衣物,称曰丝毯国(斯坦索姆)。”

“大家都知道,宋制丧葬,都是火化入土,澳宋承宋制,所以这克道人就找不到操纵的尸骸,不过这旁边的属国就不一样了,克道长大喜,于是找了个机会,带着爪牙出游丝毯国,一边宣传着死后土葬可入极乐世界,一边诱骗当地百姓为虎作伥,另一边更是在当地衙门里面培植亲信,想不到短短几个月,繁华的丝毯小国居然成了行尸走肉之国。

后来澳宋商人在丝毯城遇袭,安道长大怒,一面开除克道人出会,一面物色人选前去清理门户。这安道人有徒弟两人。一人姓崔,名福。一人姓白,名杨。这两人都是安道人得意门生,安道人还有一养女,吉道姑。师兄弟临行前,安道长就说了,师兄弟谁的贡献大,就把养女许配给谁。这师兄弟一听也是斗志昂扬,和吉道姑来到了丝毯国。”


表情生动泰瑞尔 于 2017-4-4 23:06:05 发表了:

接着老李头就讲了几个道人如何降服活尸,秦瑞雨在编写评书的时候借用暗黑破坏神 3 崔斯特姆疯王的典故,写老国王生前战功卓著,被克道人施法后居然也是六亲不人,还成为了头号大将。按照当时读书人的观点,都说人做了善事死后会有好报,但没想到这澳洲书里,克道人的瘟毒邪术居然把老国王给控制,也是令听众大为吃惊。接下来就是到秦瑞雨真正有用意的地方了,同门三人发现死尸能够不断为邪道所用,所以给安道长上书,提出澳洲全面火葬。

在此期间,秦瑞雨跟马甲几人也碰了碰头,把盗墓偷窃尸骨这个罪名一并给了巫支祁,“反正他手下叫花子没少干过。” 给人一种说书的事情貌似真的发生一样。 反正自己写的评书在广州已经火了起来(首长祖先这个名头加上画册以及小人书) 。秦瑞雨为了丰富内容也借用了僵尸三打后花园,为了让寻常百姓家抵御活尸,十字教的特尔安道长独创秘术,草木皆兵,这就是植物大战僵尸的来源。

为了更加丰富内容,秦瑞雨也添加了才子佳人的情节,在最后与克道人的交锋之中,克道人放出了骷髅王,拖延时间,师兄弟三人合力击败骷髅王,虽然说克道人逃之夭夭(以后万一还有什么要用呢),但是总归 happy ending。美中不足的就是白杨道士跌下山崖,虽然得以生还,但是回来的时候发现崔道士和吉道姑喜结良缘。白道士本是善良之人,见心上人与他人成亲,于是扣别安道长,承诺自己不修邪术之后,拜特尔安道长为师。这也算或多或少宣传了多元化宗教政策了。

张毓的茶食店也是人满为患,大家有书听也顾不得消毒水的刺鼻味了,在听完书之后,看客们还喜欢在茶食店里面小坐一下,谈天说地一番,这就给了张毓行驶工作的机会。”几位老客可能不知道,这澳洲书不是写了吗?这首长们都喜欢军中礼节,所以把火葬当成一种壮士辞行。“ ”我看首长们在广州的 xx 地方大兴土木,说是要建个义冢。你们可要知道,那个地方多少大官抢着要,首长们倒是真能拿出来。“ ·········

这本评书在土著和规划民中又流行了一次,元老院方面则是吐槽的更多。“我靠,wow 暗黑三,连 gta5 都乱入了有没有?原来崔斯特姆是因为胖道士的祖辈立功了,所以斯坦索姆改名叫崔斯特姆?我靠我玩的可能是假暴雪"“如果在旧时空,秦瑞雨家门早就被出版商给踩烂了。”“ 那不一定,瑞雨真是临高的郭敬明。” 也有元老队秦瑞雨搞这种恐怖气氛不满,”怎么就土葬可能让不法分子利用来制造僵尸了? 秦瑞雨你这是宣传封建迷信!“ 这时候林默天则是站了出来,”别管用什么办法,现在老百姓对火葬的抵触也渐渐消退了,这就行了!咱们不能给同志拴上手脚啊。“

一方面是通过评书来渲染气氛,还有把公墓的影响扩大,秦瑞雨还提出了”软性歧视“的策略,就是跟剃发一样,给优惠政策。”我们以后新住房,入学,招商,这不都是有好处的地方吗?软硬手段都用起来效果能好很多。“ 眼看着林默天和刘三来找刘翔闹得少了,刘翔的心情也逐渐好了起来,听到这个意见也很高兴,“瑞雨你这个方法以后我们大会讨论,现在问题是一周之后的公祭,舆论样本你要做好。稿子我看了,就这么个流程吧”


xuelindiao 于 2017-4-6 16:19:46 发表了:

cqduoluo 发表于 2017-4-4 21:22

不记得了,反正最早杀的明朝土著没有火化吧,好像于得水还先见之明了一把。

我觉得元老院对火葬是不是可 ...

进入翠岗的元老 ,第一位是 被蒙古大夫过量麻药    不治身亡的哪位,被火化入葬。

翠岗的那个首位安息者 李十三 是被棺木土葬的。

以后,二次反围剿 澄迈之战阵亡新军 人员 火化骨灰入葬。

其他殉职的归化民人员入葬没有明说。


xuelindiao 于 2017-4-6 16:35:50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xuelindiao 于 2017-4-6 16:50 编辑

表情生动泰瑞尔 发表于 2017-4-3 22:27

文德嗣笑了笑:“瑞雨你思维也够跳跃的,不过你能这么想,也算是有充分的统治者觉悟了,那我们看就这 ...

崔和白多禄 太一团和气了,难道新道教 临高教会 不会想着去争夺一下 祭奠慰灵的主导权?

要知道,在公众面前 哪方占得仪式主导话语权 多一些,就意味着未来教徒的数量更多

自古以来,同行就是冤家,更何况 意识形态不一样


钟利时 于 2017-4-6 17:36:54 发表了:

火葬还是不够先进。本元老挂了以后,打算效法北大医学部老院长胡传揆先生。做成标本供教学。

无论讲多少大道理,不如元老亲身做一遍给土著看看。

1391958306814.jpg(59.29 KB, 下载次数: 0)

2017-4-6 17:25 上传


cqduoluo 于 2017-4-6 19:35:50 发表了:

钟利时 发表于 2017-4-6 17:36

火葬还是不够先进。本元老挂了以后,打算效法北大医学部老院长胡传揆先生。做成标本供教学。

无论讲多少大 ...

那也只能给有文化的土著看,不过教育是最需要时间的。。。


cqduoluo 于 2017-4-6 19:37:32 发表了:

表情生动泰瑞尔 发表于 2017-4-4 22:20

对咯 这就是我前面写的 上层建筑引领风尚。

我觉得这个可以制度化,可以让马甲去立个法玩玩。


cqduoluo 于 2017-4-6 19:39:00 发表了:

xuelindiao 发表于 2017-4-6 16:19

进入翠岗的元老 ,第一位是 被蒙古大夫过量麻药    不治身亡的哪位,被火化入葬。

翠岗的那个首位安息者   ...

元老肯定对火化没啥抵制情绪,归化民也可以教育,关键还是怎么移风易俗,让土著接受,不过短期内是不要想全面推的。


表情生动泰瑞尔 于 2017-4-6 23:33:16 发表了:

xuelindiao 发表于 2017-4-6 16:35

崔和白多禄 太一团和气了,难道新道教 临高教会 不会想着去争夺一下 祭奠慰灵的主导权?

要知道,在公众 ...

受教 看来和稀泥的地方要多写几笔啊


de9000 于 2017-4-7 13:04:41 发表了:

搞的太多太急了吧。

本世纪都没扭过来的东西,还指望在十七世纪就完成?


表情生动泰瑞尔 于 2017-4-7 13:11:45 发表了:

de9000 发表于 2017-4-7 13:04

搞的太多太急了吧。

本世纪都没扭过来的东西,还指望在十七世纪就完成?

...

瘟疫这么传播 肯定要着急啊 不如直接生米做成熟饭得了


de9000 于 2017-4-7 13:13:33 发表了:

表情生动泰瑞尔 发表于 2017-4-7 13:11

瘟疫这么传播 肯定要着急啊 不如直接生米做成熟饭得了

古代避瘟别说火葬了,就是火烧活人都出了不少。可是普通社会生活推行这个,阻力就大了


所罗门诺夫斯基 于 2017-4-8 10:02:35 发表了:

钟利时 发表于 2017-4-6 17:36 火葬还是不够先进。本元老挂了以后,打算效法北大医学部老院长胡传揆先生。做成标本供教学。

无论讲多少大 ...

前面领队的居然不是方脑壳 D 总?差评!


表情生动泰瑞尔 于 2017-4-10 18:08:33 发表了:

后续的几周内,疫情出现了反复,秦瑞雨这条说书的渠道也受到了极大限制,不过好在评书话本是同步发行的,影响程度已经降到最低,不过百姓看到了瘟疫的可怕,特别是乱葬的地方疫情尤为突出,也知道了火葬的好处。街面上流动人口降到最低,秦瑞雨的舆论工作也没多少事情做,每天进行舆论采集也变成了每周一次。 因为秦瑞雨这个工作属于见不得人的,明面上广州方面给秦瑞雨的职位是商务部秘书长,刘翔给的解释就是:“反正你的信息来源商人以及小贩居多,给这个职称也行。”

秦瑞雨自己知道,如今元老们忙成一锅粥,自己要是无事可做,怎么也都说不过去,心想自己是搞舆论的,如今外面去不了,现在形势十分严峻,还不如去看看规划民那里工作情况如何。 当年非典疫情,秦瑞雨还在上小学,就感受到公共场所那种压迫感。如今作为执政者尚且感受到压力。”我们都见过非典了,处理起来心里面压力还很大,更不用提这些规划民干部了,群众工作,思想工作一抓就灵,咱们不能自己这边就先乱了套。我这边工作肯定是没有多少事了,连街面都清净成这个样子了。等什么时候疫情稍微减缓我再进行下一步工作。但我肯定闲不住,能多帮忙就多帮忙。“ 在一次工作汇报上,秦瑞雨对刘翔和文德嗣如实说道。

刘翔这时候看着秦瑞雨,依稀想到了当年旧时空带实习毕业生的日子,秦瑞雨也算是在”工作中积累经验“的元老了,能有主动来帮忙的心思,刘市长也很受用。刘翔补充了一点:”目前来看恐慌的情绪比较严重,瑞雨你有没有什么好的方法?“(连元老都焦头烂额,何况规划民干部) 秦瑞雨想了想,说道:”内部矛盾转嫁外部,这就是最好的方法,反动阶级是个垃圾箱,什么黑锅不能背?更何况他们还往渠里面扔过死尸,这管他有害无害,这不就可以做文章了吗?恐惧转化为愤怒,这不就是当年德三的路数吗?不过现在的局势····能跟我们抗衡的战争机器还没出来吧?就用当年非典的宣传模式,弄几张文总考察指挥防疫的照片,我再弄一篇文章,断了他们对明政府的念想。 “

”哈哈哈,瑞雨你是会玩的。” 文德嗣停了一下说道,”我们这边心理医生的确缺了点,就一个李元老,人家还在临高。你就帮干部克服克服恐慌情绪吧。公祭大典的流程我和刘元老看了,就那么办,等疫情好转,我们就办一次。“文德嗣补充了一点:”如果你要查找有关防疫的资料或者做讲座和集会,你提前申报一下,还有如果你要去调查干部思想状态和心理问题,你给我们也拟一份报告,目前杜雯也不在广州,你去帮我们做做调查吧。如果要做思想动员,你把移动硬盘拿来给你考一下文件,到时候做 ppt 也好有材料。还是用原有流程,做完之后找我们审核一下,没问题就发。“


catbeg 于 2017-4-10 21:19:42 发表了:

先把提议火葬的元老烧了,我想,改革阻力就小了,哈哈


经略幽燕我童贯 于 2017-4-11 14:15:3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经略幽燕我童贯 于 2017-4-11 15:20 编辑

de9000 发表于 2017-4-7 13:13

古代避瘟别说火葬了,就是火烧活人都出了不少。可是普通社会生活推行这个,阻力就大了

...

又来信口开河了不是?宋代流行火葬,以至于官方不得不四处禁止火葬。Patricia Buckley Ebrey(伊沛霞)女士有一篇论文,叫《Cremation in Sung China》(宋代的火葬),去找《American Historical Review》(美国历史评论)第 95 期第二号链接在这里:Cremation in Sung China以美国学者的估计,大概火葬率最高在 30%左右。( A tentative estimate, based on both literary and archaeological evidence, would be that 10 to 30 percent of the people in Sung times were cremated, with the proportion varying by region, period, and circumstances )其中,以河东和两浙最为繁盛。由此招来政府的反复严厉打击。可即使是如此,也如宋太祖所说:“近代以来,率多火葬”--《长编 卷三 》转引《东都事略》一旦成为风俗,就说明有现实需求。以至于最后官方不得不放开一个口子,让自愿火葬的人进行火葬了。到明代顾炎武就认为,火葬是宋代的风俗了。你可以自己去翻翻《日知录 卷十八 火葬》


经略幽燕我童贯 于 2017-4-11 15:20:01 发表了:

de9000 发表于 2017-4-7 13:13

古代避瘟别说火葬了,就是火烧活人都出了不少。可是普通社会生活推行这个,阻力就大了

...

对于我国的古代历史,说句实话。

你完全是不晓事的。

所以以后对自己不懂的东西,最好不要信口开河。

“火葬之俗,盛行于江南,自宋时已有之。(中略)然自宋以来,此风日盛。国家虽有漏泽园之设,而地窄人多,不能遍葬,相率焚烧,名曰火葬,习以成俗。”-日知录 卷一十八


经略幽燕我童贯 于 2017-4-11 15:23:46 发表了:

当然了,咱家知道,你是一定会抬杠的。

一定的。

咱家等着。


cqduoluo 于 2017-4-11 20:27:29 发表了:

我国古代的火葬貌似是佛教的影响吧,宋元的时候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