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总这次还不错,就是要砸烂旧世界,建设新世界!

北朝旧贴 | Avo17000 | 8/15/2020 | 共 4744 字 | 编辑本页

Avo17000 于 2017-4-1 00:35:01 发表了:

这是元老院的道德制高点所在,也是元老院的宿命。诸君努力啊!


punishment 于 2017-4-1 01:08:00 发表了:

彼得大帝那一段写得真好。

实际上意识形态问题和宗教自由问题也可以照此办理,元老院的意识形态和政权合法性来自于元老院就是科学的守护人和十字军——“科学”听不懂的话,可以直接叫“真理”,反正科学定义就是可重复实验,能够实践验证为真的才叫真理。从形而上的方面,直接把所有宗教、传统、规矩统统直斥为旧世界的蒙昧,要被元老院的真理之光破除;从形而下的方面,爱拜谁拜谁不干涉,但是谁敢在元老院面前自称真理,要用自家的歪理取代元老院的真理,就让他尝尝一百磅前装酒瓶真理和自旋稳定烧夷真理的味道。

从元老院内部治理的角度,推行彻底的专家治国,不但有助于教育归化民,吸引海内外科研人才,对元老也是一个鞭策。有技术的可以看到著书立说开宗立派的好处,没技术的也感到赶紧掌握一门专业以免被土著天才超过的紧迫感。二代元老如果实在不是这块料的,与其勉强身居高位成天担心被归化民精英架空,自己也能尽早死心去做富家翁。


762pkm 于 2017-4-1 03:59:04 发表了:

punishment 发表于 2017-4-1 01:08 彼得大帝那一段写得真好。

实际上意识形态问题和宗教自由问题也可以照此办理,元老院的意识形态和政权合法 ...

帝国真理?啥时候 Horus Heresy?


笑看风云淡 于 2017-4-1 07:12:21 发表了:

临高?还是什么新书?


以一敌七 于 2017-4-1 08:35:00 发表了:

文总这才叫王八之气嘛,反对我们的,都是蝼蚁,要用历史的压路机蹍过去!


马羞王 于 2017-4-1 10:39:04 发表了:

这一段文总浑身的王八之气躲都躲不开!!!


TSHT2011 于 2017-4-1 11:22:31 发表了:

文总万岁,请文总早登大宝!


琼府县办刘主任 于 2017-4-1 16:10:48 发表了:

是时候上劝进表了


Sodaivory 于 2017-4-1 18:57:33 发表了:

说的是哪一段?正文没见着啊


liutom2 于 2017-4-1 23:52:33 发表了:

Sodaivory 发表于 2017-4-1 18:57

说的是哪一段?正文没见着啊

同问


buxiang2003 于 2017-4-2 00:06:04 发表了:

是啊?同问


克里米亚细红线 于 2017-4-2 06:13:29 发表了:

Sodaivory 发表于 2017-4-1 18:57 说的是哪一段?正文没见着啊

现在吹牛是两章同时更新,广州防疫和进军两广是双线写作。在起点上要往之前的目录翻翻。


Sodaivory 于 2017-4-2 23:34:46 发表了:

liutom2 发表于 2017-4-1 23:52

同问

现在不是有两个第七章嘛,在上一个第七章的最后


xuelindiao 于 2017-4-2 23:42:55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xuelindiao 于 2017-4-3 00:01 编辑

Sodaivory 发表于 2017-4-2 23:34 现在不是有两个第七章嘛,在上一个第七章的最后

自从吹牛 二线同时 N 多盗版网站抓瞎( ✘_✘ )↯——两线大多转一线

另外,@winter_z    文总本人对这段儿 有啥高见


丘八秀才 于 2017-4-3 06:59:47 发表了:

所以说领导就是有水平~


ydw0514 于 2017-4-3 15:19:58 发表了:

真是大笔如橼啊,吹牛的这一段写得真好。

文总的形象一下子高大了许多。

作为垂拱而治的他关键时刻,指明了方向,坚定了手下的信心、

这本书真可以和金庸的书比美了


ydw0514 于 2017-4-3 15:24:47 发表了:

正文 二百六十三节 曲折中前进

“鲁迅是不是明白人,我们就不讨论了。”文德嗣说,“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外面民怨沸腾,《舆情报告》的反映很不乐观,大有把我们进城来的一切善政都否定的趋势。”林默天不由得抒情一把,“我个人身败名裂不足惜,倒是这么多同志的努力都白费了。”

文德嗣含笑不语——这显然是“前奏”,接下来必然是“出于大局考虑”。

“……我考虑是不是在广州郊区人烟稀少的地方设立一个专门的传染病公墓,将所有的感染死亡者统一安葬到那里——当然要采取一些卫生措施:尸体要先消毒之后深埋,确保不会成为新得传染源。这样即可以缓解市民的对抗情绪,也能起到隔离的效果。”

文德嗣听完笑了笑,把雪茄搁在烟灰缸上:“林默天同志,你说我们这些人,抛弃 21 世纪的优越生活,跑到这个时空来干什么呢?”

林默天一愣,他的想法倒是简单,那就是不甘心在医院里熬资格,到点评个副主任、主任。他说:“不外乎是求荣华富贵吧。当然也有实现个人理想的成分。”

“荣华富贵,对现在的我们来说那是太简单了。要单说求这个,我们何必到这个脏乱不堪的中世纪大城市里,冒着得鼠疫的风险干这些事呢?广州老百姓是死于鼠疫,还是死于饥饿,和我们有一文钱关系吗?”

“……”林默天没想到文德嗣会说出这么**裸的话来。

“我们来到这个时空,不管每个人的目的是什么,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个——那就是建设一个新世界!”文德嗣把手一挥,高声说道,“不管我们的同志们是要开宗立派当学霸,做欺男霸女的大地主,还是当起居八座,一唿百应的大官,再或者只是为了搞女仆人种博物馆。不打碎旧世界,建立新世界,那是不行的。”

林默天目瞪口呆的看着文德嗣——他和文总的交集很少,只在场面上听过他说得场面话,从来没有私下交谈过。

“正是因为我们要建立一个新世界。所以鼠疫曼延的时候,我们还待在城里,在鼠疫的阴影下工作生活。你还在这里伤脑筋。要我说:直接把广州连人带房子一把火烧个精光——还有比这更方便干净的净化措施吗?”

这下林默天微微发抖了。他意识到文德嗣并不是把它当作大话来说的,而是真得这么考虑过。

“这,这不妥当吧。”他低声道。

“当然不妥当。但是也不失为一种最后的处理手段。”文德嗣说,“可是话说回来,我们都要建立一个新世界了,就免不了就要破坏旧世界。一天到晚瞻前顾后,考虑土着会怎么想,这个也不想得罪,那个也想尊重别人风俗——那我们还来这里做什么呢?”

林默天明白文德嗣的意思了。他说道:“可是民心……”

“民心,对,民心是要尊重的。”文德嗣点头,“你说说看,但就对付鼠疫来说,到底是我们的这套防疫措施先进呢,还是传统的做法有用呢?”

“那自然是我们的方法先进。”

“这就对了。我们明明掌握了先进的技术和手段,代表了发展的方向,却要去向一些毫无意义,甚至是愚昧落后,残害他们自身的传统习俗去妥协让步,只是因为这些是‘民心’——你不觉得奇怪吗?”

林默天心想我也是这么想得!可是事实是不好办啊。他一直深信:暴力手段不是万能的。满清搞剃发令,的确是靠残酷无情的手段贯彻下去了,但是后果是持续几十年的反清暴动此起彼伏。

文德嗣没容他回答,又道:“我们现在推行的不过是病殁者的尸体火化,充其量就是一个技术性的防疫手段——连‘移风易俗’四个字的边都没碰到。今天退让了,以后再搞什么民生措施,遇到市民反对,是不是也要退让?再说了,今天我们退让了,昨天被你烧掉的尸体的家眷又有意见了——凭什么隔了一晚上隔离老王家就可以不烧了?我们前面做得种种工作,不等于白干了吗?要知道宣传人员今天还在外面宣讲‘只有火化病殁尸体才能切断传染源’。明天改成‘集中深埋也可以’,那前面宣传人员说的不成了假话了吗?朝令夕改,我们的威信又在哪里呢?”

林默天点点头,这番话触动了他。

“你读过《彼得大帝》吗?没看过?那我念一段话给你听吧,我当初看得时候就印象很深。”文德嗣思索片刻,背诵道:“最最重要的是人,人,人!把人们从年深月久的沼泽里拖出来,扳开他们的眼睛,搡搡他们的肋下……打他们,扭他们,教他们,使他们成才……千里迢迢的穿行雪地,跋涉泥泞……摧毁,兴建……回顾之下,他着实有点毛骨悚然:‘嘿,那是什么样的一座大山还没有被搬掉啊!’”

他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我们的面前,就是这样一座大山。”

“我明白了。”林默天这时候已经下了决心,“已经宣布的防疫措施不能变!”

文德嗣拿起雪茄深深的吸了一口,问道:“你说现在反对火化病殁者尸体的市民在广州城里是哪些人呢?”

林默天愣了下,道:“市民们都反对吧,我看舆情报告,到处都是反对的言辞,市商会也来劝说……”

“我看,真正强烈反对火化的,是那些买得起像样的坟地和棺木的人。至于大多数市民,忙碌整日,所获不过一日三餐。家无隔宿之粮……你觉得他们会对自己的身后事如此敏感么?”

“这个……”林默天迟疑道,“虽说如此,可是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毁伤这概念老百姓也是普遍认可的……”

“这只说明我们没有掌握到话语权。”文德嗣说,“我看,我们就要从这部分明明不识字,却还操着儒生心的下层百姓入手。”

“怎么做呢?”林默天现在是病急乱投医,文总才时的一番话固然破除了他的犹豫,坚定了他继续严格执行各项检疫防疫措施的决心,但是面临的问题依旧没解决。他依然要面对坚持火化病殁尸体引发冲突的可能性。

“现在病殁者的尸体火化后骨灰是怎么处理的?”

“无主尸就地深埋,有亲属的,凭收尸条领回骨灰,随他们怎么处理。原意买地安葬也不禁止。”林默天说,“其实也算是入土为安了,可是很多人根本不来领骨灰——最终还是按照无主尸处理。”

“病殁者当中,应该是穷人居多吧。”

“是的,腺鼠疫主要是跳蚤传播,下层百姓跳蚤的感染率几乎是百分之百。”林默天说,“要能有充分的公共澡堂的话这个情况会好不少……”

“你看,底层百姓死得多,这些病殁者火化之后没地方埋——就算有,无非是埋到义冢地上。这广州的义冢地我去看过,大多都是尸骨撂尸骨,坑根本挖不深。别说雨水大了尸骨直接被冲出来,搞不好下葬当晚就被野狗刨出来了——其实和露尸荒野也没什么两样。就是种自我安慰。我们就要在他们身后事上做文章。”

“所以……”

“你不是要建立个病殁者的公墓吗?这个方案好——还是要建,选个风水好的地方,建筑和绿化要考究些,总之比一般的大户人家的坟园毫不逊色。凡是无力自己安葬的病殁者的骨灰,不管是有亲属还是无主尸,都可以埋在公墓里。当然其有钱人要原意也接受。人人都有墓碑,公墓设病殁者纪念堂,四时公祭——一般的老百姓,哪有这个待遇?虽然遗体被火化了,但是好歹也是在风水宝地入土为安,还有四时祭祀。”

“这样我们就把道德制高点占住了!”林默天大声道。

“是这样,”文德嗣说,“老百姓的想法其实很简单;那就是他要‘得利’——哪怕一点点好处,也能抚慰不少人。说到底,本时空城市贫民有什么资格扯身后事?义冢地狗碰头就是他们的最后归宿。所谓‘身体发肤不可毁伤’不过是人云亦云的瞎起哄罢了。我们给他们一个实实在在的利益,他们见识到了,自然就会念我们的好了——何况自古提供义冢地就是行善,那些腐儒也挑不出毛病来。”

“文总你说得是!”林默天顿时有豁然开朗的感觉,激动的连连点头,“我觉得还可以搞得隆重一点,比如请刘市长出来公祭,让崔道长打几次醮,搞个超度**会……”

“除了新道教,佛教,天主教都可以来插一脚嘛,众生平等,各个宗教也要平等。”文德嗣笑了笑:“我相信办法还能想出不少来。既然我们干不出用火来烧毁旧世界再重建新世界的事情,那起码也要在曲折中前进。”(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 m.阅读。)


ydw0514 于 2017-4-3 15:26:38 发表了:

buxiang2003 发表于 2017-4-2 00:06

是啊?同问

17 楼我贴了,这个很全,但是盗版,如果不好,大家删了http://www.999wx.com/article/19/483/Default.shtml


ydw0514 于 2017-4-3 15:27:06 发表了:

liutom2 发表于 2017-4-1 23:52

同问

见 18 楼


ydw0514 于 2017-4-3 15:29:07 发表了:

Sodaivory 发表于 2017-4-1 18:57

说的是哪一段?正文没见着啊

见 18 楼


莫问回头 于 2017-4-3 15:39:30 发表了:

感觉文总这段才叫王八之气,很多穿越小说里,主角表现的杀伐果断,下一刻立马跟旧统治者妥协了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7-4-3 17:56:25 发表了:

坚决支持文主席复辟


bulubuluxiaomox 于 2017-4-3 20:09:25 发表了:

文总虽然在论坛上言行中二,但书中的做法倒是蛮正确的嘛。不过我以前一直提议强刷实力然后以势压人滚雪球这种几千年里中国一贯做法,还有人说我这太激进了呢


bulubuluxiaomox 于 2017-4-4 17:59:31 发表了:

xuelindiao 发表于 2017-4-2 23:42 自从吹牛 二线同时 N 多盗版网站抓瞎( ✘_✘ )↯——两线大多转一线

另外,@winter_z    文总本人对这段儿   ...

我这边手机阅读也跟着一起嗝屁了


真红骑士 于 2017-4-4 18:03:14 发表了:

bulubuluxiaomox 发表于 2017-4-4 17:59

我这边手机阅读也跟着一起嗝屁了

花钱吧


bulubuluxiaomox 于 2017-4-4 18:07:36 发表了:

真红骑士 发表于 2017-4-4 18:03 花钱吧

华为搞的荣耀阅读。

当然用的基本上都是签到赠送的书币


真红骑士 于 2017-4-4 18:27:43 发表了:

bulubuluxiaomox 发表于 2017-4-4 18:07

华为搞的荣耀阅读。

当然用的基本上都是签到赠送的书币

我用官方客户端


cqduoluo 于 2017-4-4 20:27:29 发表了:

现在更新确实挺混乱的,吹牛现在还上不上这边啊,要不没更新完的情节,每篇标题加一个待续吧,当然这样每次更新要把前面的标题修改下,麻烦了一些。


小穷 于 2017-4-5 05:01:57 发表了:

领导英明果断,很多时候只是因为他可以调动更多的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