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大陆 澳宋伪历史

北朝旧贴 | hyj121000 | 8/15/2020 | 共 7364 字 | 编辑本页

hyj121000 于 2017-3-30 13:52:00 发表了:

荷兰人对澳洲的印象是沙漠。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对澳洲的印象是沙漠。他们第一次登陆时几乎找不到补充淡水的地方。荒漠一直延伸到海边,几乎要挤占掉每一寸属于水的地方。有风的时候地上的黄沙和红色的粘土弥散到空中打着旋,但是高度足以把人和他的眼睛笼在其中,在海面上看去就像魔鬼的军队正急驰而过。没有风的日子里沙漠闪着金光,那是其中的小晶粒反射着太阳光,鬣蜥在地上吐着信子。这一切的一切延伸到从小小船只上可见的全部地平线。但欧洲人不相信这些。Australia,来自拉丁词语 Australius,意为南方的土地。直到万历年间利玛窦进贡给朝廷的万国坤舆图上,南回归线以南还被陆地所填满,一块巨大的陆地的犄角一直延伸到了赤道以北。那个愚昧无知的,畏惧海洋的时代已经过去,人们将沸腾的海水,海妖和塞壬从地图上取下,却不知用何填补。一连串如饼干碎屑般漂浮的小岛,被莽莽丛林覆盖的陆地是唯一被发现的成果。那位英国船长在某个大岛上亲眼看到一个野蛮人用燧石砸开领一个野蛮人的脑壳。当时所有的欧洲学者几乎同时得到了结论:澳洲之大远远超过了他们想象,他们用于抵御外界的第一层防线是蛮荒,像传说中的香格里拉,西-巴西或北方净土。只有唯一的一条通道才能通向核心。南方航道,和北方航道一起,承载了一代人的梦想。


hyj121000 于 2017-3-30 13:52:19 发表了:

澳宋历史在短短十天内写成,所以又被称作十日谈。梵蒂冈的神父怒斥其为“渎神者的梦呓”,但对于一个世纪的人来说,这本书无异为另一本圣经。就好像他们整体先行了一部,唯一正确的发展道路就是跟从书中的道路,避开书中指出的错误。从它开头的第一个字到末尾的最后一个字,它的预言还未曾错过。但很少人知道它的起因和整体的结构只因三件毫不起眼且互不相关的小事组成。第一件事来自教堂。某一天某位元老忽然发现土著们对着一张图跪拜。路若望神父解释说是耶稣会委托特殊途径从欧洲本土带来的文艺复兴式名画。此时他刚喝了点酒,看着画里面的宽松的袍子和闪瞎眼的圣光,不知怎地想到了亚当白花花的大腿。“这算什么天堂,我手里的比他高明到不知哪里去了。”他从怀里掏出一张帝国少年的插画,拍得桌子上的圣油瓶一阵乱晃。


hyj121000 于 2017-3-30 13:52:36 发表了:

第二件事也源于某位元老。文学部的某位元老接受了接纳外宾的任务。他感觉接待西方人比接待明朝人要有成就得多。就算给明朝人看纳兰性德的“人生之若初见”,徐志摩的诗也会跳起来大骂斯文扫地,粗鄙少问。他惊喜地发现西方的大文学家类似拜伦哪,雪莱啊,济慈啊这些人还未出生,所以将大文豪的文章占位己有,再给西方人看会有很大的成就感。他总结出了规律:如果要描述中世纪,给他们看冰与火之歌好了。如果要让他们两股站站,给他们看爱伦坡的小说好了。如果要让狂信徒气的嗷嗷直叫,给他们一本尼采的上帝死了。只不过有一天,他乐极生悲,某一位外宾无意中提到了澳洲的沙漠,他想都不想直接把斯坦贝克的愤怒的葡萄交了出去。他后来解释这只是虚构文学,但没有用。


hyj121000 于 2017-3-30 13:52:52 发表了:

第三件事:一支远航船队在巽他海峡外发现一只小舟,小舟中有 2 名奄奄一息的男子。小舟上的食物已经耗尽,但还有剩余的饮用水。幸存的两名欧洲人被紧急救治后,约一个小时后一名男子悠悠醒转,自称自己是詹姆斯。库克。他声称自己在勘探完新西兰后意欲寻找传说中的南方航道,迎着猛烈的西风,在缺少补给的情况下在此片海域勘探了数个星期。他的水手发动了叛乱,将他和他的 7 名忠实手下送上一艘小艇,装上三天的补给和淡水后驾驶勇敢号扬长而去。他说他的航海日志和勘探的图片全都被水手夺走了。新西兰会成为一个前进基地,冒险者和探险家会挤满这座岛。他相信南方航路即将被发现。


hyj121000 于 2017-3-30 13:55:09 发表了:

经过一天的紧急讨论,元老院确立了几点基础。

1:城市的命名:东京、西京、南京、北京、以冰与火之歌的地名为主,塔斯马尼亚岛就叫龙石岛,墨尔本就叫风息堡。小城市以台湾小城为名,比如蓝山城就叫九份,金瓜石。然后就是以当地地名,比如盐湖城,实再不够加上宋朝年号,比如绍兴,建隆,开宝。。。。。

2:发展程度:二次工业革命后期,

3:如何吓退欧洲人

方案 1:切尔诺贝利版:在战争中一种可怕的新武器被发明出来:贫铀弹。导致水源,土地受到污染。国家被抛弃了,所有能被拆卸的一切。钢材,水泥,全被拆卸抛入大海,剩下的则被风沙埋没。幸存下来的人的基因有了抗体,但土地以不适宜居住。他们为荒芜的土地洒下植物,希望植物能消除辐射。但等到土地的辐射消除需要几代人的时间。于是,他们开始了寻找新家园的故事。评论:goooooood

方案 2; 希特勒版:澳洲人对西方人极度仇恨。把所有人关进集中营,皮做成手套,脂肪做成肥皂,骨灰拌饭或者做成肥田粉。来一个抓一个,来一双抓一双。 评论:已阅,狗屁不通,但可以编进历史,我们需要一个魔王。

方案 3:愤怒地葡萄版+马尔萨斯版。土地沙漠化,粮食不足以支持庞大的人口,大饥荒 评论:不合理,因为大规模消除人口后可以使少量人活下来,但必须编入历史。


glight 于 2017-3-30 19:01:35 发表了:

第一个元老是盗泉子道长?


apefrank 于 2017-3-30 19:50:48 发表了:

用天灾不更好么,反正狒狒手里有全套历史资料,在环太平洋地震带上找个还没被欧洲人发现的岛屿,等哪天地震/火山喷发了再装模做样地去考察一番,结论自然是像亚特兰蒂斯一样陆沉了


hyj121000 于 2017-3-31 09:03:46 发表了:

我也知道。但是为了一个文学性。还有作为一个现代人的自豪,总觉得这段历史不能这么糊弄过去了。


hyj121000 于 2017-5-26 06:09:15 发表了:

第一章:马维理

君主不应受任何道德准则的束缚,只需考虑效果是否有利,不必考虑手段是否有害,既可外示仁慈、内怀奸诈,亦可效法狐狸与狮子,诡诈残忍均可兼施。为了达到一个最高尚的目的,可以使用最卑鄙的手段”。

马维理,他的名字中含有维护理法的含义,但人们总以另一种读法来理解。“维利”或“唯利”。在他成为摄政之后他享受这他的名字被那群理学家们念出,事实上,他们到了异域就像植物在异域的土地上枯萎一样消亡。为了生存,理学被抛弃,儒学被抛弃,生存的压力迫使他们抛弃旧时的一切。而他,则是这一切的掘墓人。

在未来的西方,一门叫历史唯物主义的分支兴起。他们惊叹历史竟如此相似。在 16 世纪一位佛罗伦萨人和他持有同样的理念,他们甚至同样生于一个没落的商贾之家。历史学家解释说:在同样的社会条件下一定会出现一个结果,从另一种角度看,如果没有他,澳宋将不复存在。

与西方的那位不同,他是一个实践者,以当时的文献比喻,一个肉食者。他是最初的登上渤泥国的 30 艘船上的一员。他曾和那 30 条船上的所有人受到过渤泥国国主的款待。他进到过皇宫之中,品尝过水果和满是香料的菜肴。欣赏过皇宫的花园中大象在驯象员的指令下起舞。于是他默默的记下皇宫的出入口,侍卫手中的武器样式,在雨季之中那桐木的皇宫墙壁能否被火种点燃。


hyj121000 于 2017-5-26 06:09:43 发表了:

在此后的日子里,大船一艘艘地进到港口之中,宋人仍有机会进入皇宫.士人,道学先生进到皇宫之中为太子教授汉礼,汉制,为他们带去四书五经.商人们为国王的皇妃们送去丝绸制的衣物,为国王本人带来玉石和宝剑.国王允许他们砍伐森林中的树木,借用港口建造大船.有时候马维理借助他祖上曾是回民的身份出海去天竺,和大大小小的莫卧儿帝国的王公们和邦主们作生意,再将运来货物中的一部分送给国王.他的钱袋也渐渐膨胀起来,日子本因这样过下去.

在某一日他偶然得到一张地图,画的是他们国土的南方,有一片极为广阔的大陆.于是在一周之后,一艘大船满载着 20 名宋人和 50 名勃尼国水手在一个夜晚悄悄出了港.马维理在大船出海后一直在计算.他清楚地知道渤泥国不能永远容忍他们.这个国家只要他们不断从口袋中掏出的东西,即使现在的国王是一位仁慈的国君,他最大的要求只是让宋人每天三次朝着麦加的方向朝拜.只要新君登记,一切都会化作泡影.他就在家中算着敌我的实力比,留给他们的时间,沙盘推演.等待的时日里,他逐渐变得一贫如洗,但他丝毫不担心,因为他的生意比吕不韦大得多,他所要买的,是一个国家.


hyj121000 于 2017-5-26 06:10:02 发表了:

在一个月后,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一艘伤痕累累的船回到了港口,只剩下 5 名宋人和 10 名渤泥水手,他们报告确实发现了大陆.于是这艘船在它的下一次航行中被海盗打劫了,凶残的海盗没有留下一个活口.

又是一个夜晚,穿着渤泥军服的暴徒忽然袭击了宋人的住所,当宋人的军队被惊醒,整条街都被染成了血色.这时一直渤泥军队被开拨过来,看着满地的鲜血和杀红了眼的宋朝军队一脸惊愕.宋人摧枯拉朽地击溃了渤泥军队,又摧枯拉朽地冲进了王宫,将老国王从他的床榻上托下.马维理没有参加这次行动,但他得到了被皇上引荐的机会.

在文武百官的面前,他轻叹一口气:”蒙古人要来了呀.”

后人评论马维理有春秋遗风。重耳和拥护他的大臣们逃难到齐国的时候,齐桓公热情款待他们,重耳几乎乐不思蜀。但有一天,大将军狐偃将重耳灌醉,将齐桓公送给他们的别墅付之一炬,第二天重耳醒来,已然在荒野中的马车上,马车向晋国的方向奔驰而去。他和几千年前的先人一样,打了一个赌注。

他们两个都赌对了。

在 2 个月后,百余艘大船扬帆出海,留下一个被掏空了根基的王国。少数留下来的人也如愿以偿,他们成了这个国家新的统治阶级,知道在一次被称作“印尼排华”的事件中被屠杀殆尽。当幸存者们朝着南方,向那片只在地图上存在的南方土地前进,他们发现那片大陆上已近建立起了一座城市。它的名字叫君临。


hyj121000 于 2017-5-26 06:10:19 发表了:

第二章:教会

西方人应该感谢上帝的恩赐.在澳洲附近,在香料群岛,在泗水,在爪哇的苏丹何止上百,在印度的帮助何止上千?从菲律宾的棉兰老到红海畔的摩加迪沙,伊斯兰的势力范围及其广大,再给一个郑和的船队也行驶不出.但在 1312 年那位被冲上海岸的外国人是一位基督徒,而且他来自英国,一位来自英国的莱昂纳多.达.芬奇.

在落潮之时,在澳洲东北海岸的一个叫”金田”的小城镇,一名渔夫在海滩上发现了这位圣徒.他当时极为狼狈,头发上挂了一丝水草,衣服被海浪冲刷得破破烂烂,皮肤上是海水被太阳蒸干了的盐渍,自然没有人认为他是个圣徒.嗨,即时在后来的教会的描写下”他被海浪轻轻地托起,送到岸边,他神情安详,身体微微地发出圣洁的光芒.”在老百姓眼中他也比一苇渡江的达摩狼狈得多.当然也没有人把他当作妖怪,村民们给了他一把斧子,让他自己盖一座房屋.

他会写中文,然后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学会了说.他说自己的名字叫约翰.罗尔斯.肖,来自英国.宋人给他取了个名字叫罗孝全.党他能熟练掌握中文之后,几乎整个金田镇的居民都出来看这位会说中文的洋人,有些孩子甚至蹲在他的屋外看他每天干什么.孩子们只见他的书桌台上同时摊着两本书,不断地在上面划掉一些在添上一些.在每天晚上,他走到原野上仰望天空,孩子们也跟着他.他在夜色下的原野上奔跑,孩子们也跟着他奔跑.他有时突然停下,拿出一张折叠好的大纸 ,用笔记下点东西.有时候是密密麻麻的鬼画符,孩子们就不耐烦地散开,有时是图画,孩子们就凑到他身边看.在夜半,孩子们散了,而他盯着天上的星星,四颗星排成一个十字.


hyj121000 于 2017-5-26 06:10:35 发表了:

整整一年后,他带着两本书只身来到君临.一本是他翻译的圣经,一本是南半球的万年历.他将他的万年历交给了钦天监,然后没有了下文.他在君临的铁匠铺街租下一间小屋,和铁匠,木匠,泥瓦匠们住在一起.他与他们同吃,同住,看着红色的铁水在模具中滚动.他委托木匠帮他打造了一把米尺,委托铁匠帮他打造了一个砝码,他又委托木匠帮他将两根木板交叉在一起,定在小屋的墙上.很快地,他成了这条街上最大的主顾..他乡各个铺子发下订单,让他们加工布匹,木材,贴片,除此之外,他数着万年历上的日期一天天过去,他等待着什么.

某一天,他的住所中加入了一名铁匠学徒.大概 14,5 岁,但身材十分强壮,最让人注目的是他的一头黑发.他谈吐得体,会算数,写字,他的工具箱种有一本浸满油的天工开物.他对这位来自西方的先生钦佩万分.罗尔斯教他透视法和三视图,教给他西方的度量衡和历法.那孩子学得飞快.他在一个月内学会了英文,正如他的老师在一个月内学会了中文一样.他请求老师给他取一个名字.罗尔斯给他取了个名字:星期五. 孩子皈依了基督教,罗尔斯带他去海边完成了施洗.他给他讲起圣经中的故事,还有一个叫莱昂纳多.达.芬奇的意大利人.他讲述道他能发明出让人在天上飞,潜入水中的机械.他讲道他画中的人物被人长久地记住,但他的图纸和他的机械的草稿被人渐渐忘却.他给他讲述历史,给他讲述亚瑟王的故事,七次十字军东征,罗兰之歌,讲述亚里士多德和柏拉图.

“圣经中的故事真的是真的吗?”孩子总是问他.

“那大部分是隐喻.”

孩子想接着问下去,但罗尔斯笑着阻止他.”我知道你想问什么,”那为何世界充满了不公?”我会回答你,但你必须自己去想.”因为他给予了我们选择的自由,他赋予我们一个崭新的世界,赋予我们改变它的智慧和力量.他给予我们选择正确和错误的权利,给予我们面对未知的权利.”


hyj121000 于 2017-5-26 06:11:01 发表了:

在九月份,这个澳洲的春日,罗尔斯发明了播种机。牛拉着的犁在图上翻出深深的沟,然后犁后面的小车将种子一粒一粒撒入沟内,只有很少人注意到罗尔斯在胸前做的小小的动作。

在十月份,在广阔的田野上,少年在一个像巨鸟一般的飞行器上飞行,罗尔斯骑着马在地上奔跑。

某一天一位客人来到了铁匠街。他的头顶光光,身体肥胖,虽然人已经很老了但脸光溜溜的,看不出皱纹,丝绸衣服上漫着一股脂粉味,他开口时声音尖利,是个阉人。他一定是从崖山南渡时的那批宦官中的一个。他比划出一个请的手势,在铁匠铺街的煤渣路上走着,然后转到青石板路上,他们来到一处别墅前,一名侍者帮忙打开门,一位老人迎接他们,他将两人引到一张桌子前,桌上摆着一些零食瓜果,和一大盆奶酪。


hyj121000 于 2017-5-26 06:11:26 发表了:

“啊我只是个商人罢了。我把牛啊,羊阿,卖给想在西边的草地上放牧的人,在从他们那儿收来写乳制品所以吃的最多的就是奶酪,奶酪,吃得肚子都鼓起来了。”

“所以你大可叫他奶酪贩子。”太监笑着说道。

“好了好了,就说说你的小小宗教吧。”老人说到,“我的所只的宗教只有两类,一类是为朝廷服务的,像是佛教和道教,另一类是为了造反,像是白莲教,无量教,摩尼教,那么西方来的先生,你的宗教属于哪一类呢?”


hyj121000 于 2017-5-26 06:11:51 发表了:

"叔叔,我了解他们的教义,已经是一个很成熟的体系了.和那一些邪教没有关系."天哪,那还是那个孩子吗?他穿着一身长衫,体格健壮但覆在他身上的一股灰气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身干练之气而不失儒雅之气.他曾受过苦难但这是从他的延伸中不服输的劲表现出来的.他只有十六岁.

"你不懂."老人笑了,"我姓马.曾来自桂林,这代表了我即使不是个回教徒,我祖先也是.我清楚地知道那是什么.它曾造成什么,它即将造成什么."随即两人开始辩论起来,引用登山宝训和圣经两本书中的经典.罗尔斯发现他教出一个好学生.而太监在旁边兴致勃勃地看着,时不时地抛出一两句资治通鉴或战国策中的东西.他们三人形成一个奇妙的组合.但他们没有吵架,也没有骂类似斯文扫地啊,异教徒啊,之类的言论,很快,孩子就插不上话了,因为他们的话题变成了基督教是否对现在的政权有利,老人不像是伊斯兰教的信徒,而太监也不像是儒家的信徒。他们的话语中找不出对这些事物的尊敬,可能因为伊斯兰教反对老人来到这块地方,而儒家给了太监那一刀。


hyj121000 于 2017-5-26 06:12:08 发表了:

“你能否像你的同乡对付异教徒一样对付一个宗教?”老人问罗尔斯。

“我只是一个学者,我只会辩论,不会煽动。”

“那就在语言上对付它。用大量的观点,书作淹没它,使得它没有喘息之气。把握言论,掌控喉舌,使民众的思想渐渐改变。”老人把口气一扬,“但是,这是不可能的。”

“我们的宗教有几千年的历史,它的著作能填满我们的这座城市。几百代人,包括皇帝和政权本身都在不断地完善它。它已经流入所有人,上至王侯将相,下至贩夫走卒的血管里。不亚于基督教在欧洲的影响力。也就是说,你单枪匹马地,抗衡一整个世界。”

“但我们别无选择!”老人站起身来,咆哮着。在此刻他显示出了作为一个总督和一个亲王的高贵,“儒家在慢慢烂掉,就像种错了地方的植物一样,但这烂掉的速度不够快!你看这君临城里,到处是陈腐的气息,有人就想让贫民工作,自己当个甩手掌柜,有人想用我们手头这么有限的资源造一个宏伟的皇宫,然后自己也可以建豪宅了。西方有如此广袤的土地,也有人不思进取,怕了亚夏的草原,说我们会变成像蛮夷,蒙古人一样,然后他们就龟缩在现有的土地上玩他们的土地兼并!我们的人口是如此稀少,而竟然还有人想要三妻四妾!告诉他们我们来到这片土地是天定的命运,告诉他们西方有广袤的土地等着他们,发挥他们千年农耕民族的精神。告诉他们要像亚当和夏娃刚被放逐出伊甸园一样,上帝希望我们用自己的双手劳作,人人平等,至少没有人只是谈了几句老庄就身居高位!儒家必须死,因为我们必须生!”


hyj121000 于 2017-5-26 06:12:25 发表了:

“你的优势在于你的头脑和创新性。拿出你的发明,给予百姓一定的好处。那么他们自然会信你。”太监在一旁说。“我和老马负责皇宫里的事情,而皇宫外的,就麻烦你了。”

在后来教堂中的彩绘玻璃上两人都没有出现。一半是因为两人的形象实再不太好,另一方面可能是皇帝不喜欢太监,更不喜欢马维理。但很大程度上,真正建立澳洲教会的,是两个中国人。

在南半球的 3 月 11 日,发生了日食。持续了 1 个多小时。人们聚在君临的中心广场上,因为早有一个人预测会发生这一次日食。人们都举着火把,火把几乎在广场上创造出一个白天,但还是看不清演讲者的脸。他微微一笑,开始布道。从此澳宋教会的标志上除了十字架,还有火把。

钦天监的预告晚了 3 天。

“天定命运论一出,中国人就有了成为殖民者的潜质。沃尔特.雷利爵士评论道,“但那经过了 200 多年的发酵。可能是因为他们有一片大陆吧。直到他们失去了他们的大陆,他们的殖民之魂才被激发出来。就像英国一样,如果英国不是岛国,她也不可能想去殖民。”而平等论使得澳洲人脱胎换骨,他们的才智,手艺毫无压迫地迸发出来。加上西方的辩证法和两分法,历法和度量衡,还有实验方法。毫无疑问地,一个伟大的民族在这片土地上出现了。


武安白起 于 2017-5-26 14:49:08 发表了:

呵呵,中国人还要平等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句话是怎么来的?这句话出来之后,中国就再也没有什么血统论了。


挑动黄河我石人 于 2017-6-4 10:13:24 发表了:

麻痹,又掉一个坑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