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搞席亚洲

北朝旧贴 | 何处轻尘 | 8/15/2020 | 共 2677 字 | 编辑本页

何处轻尘 于 2017-3-24 23:37:19 发表了:

澳宋元老院伏波军席卷广东。刘星是广州陆军军官学校的优秀毕业生。


何处轻尘 于 2017-3-24 23:37:44 发表了:

两广总督熊文灿退出广州之后,逃向了广西一带,重整旗鼓,欲卷土重来,妄图摧毁元老院在广东的统治。为清除北伐后患,华南军在广东进行完治安战之后,又接着进行了东征。

东征军的主力,是广州陆军士官军校的学生军组成的华南军独立团。由华南军司令席亚洲任总指挥,由诸葛攻略担任华南军副参谋长兼任独立团团长,何东川任政治部主任,

梧州是广西的东大门,有重兵把守。东征的第一步就以攻打梧州州为主要目标。

席亚洲发出了进攻梧州州的命令。强攻任务由独立团三营承担。刘星任三营尖刀连连长。

梧州之战,刘星身先士卒,率领尖刀连英勇作战,深得席亚洲赏识。席亚洲随即指定刘星率领他的连队到华南军指挥部担任警卫。

独立团稍事休整,即乘胜继续挥师东进。当时熊文灿主力集中在贺州,独立团一营不探虚实,贸然向贺州前进,结果与熊军遭遇。

席亚洲站在山上,四下眺望,山下到处飘扬的是“熊”字旗。一营被彻底包围。敌兵如潮水般地涌上来。

席亚洲心头一阵刺痛,一身虚汗。

“警卫连呢?刘星,刘星呢?”他急得直叫。

刘星:“我在这儿,总指挥首长!”

“刘星,你是元老院陆军的好学生,现在我命令你,赶快下山去,找二营长副营长易大力,指挥炮兵连反冲锋。快去!”

“是!”刘星拿起枪,只身跑下山去。

刘星又气喘吁吁跑回山头,向席亚洲说:“我们被快包围了,就算我走了首长您怎么办啊.首长,指挥部该撤退了!”

“撤退,不,我要坚守阵地,即使打到一兵一卒也要坚守阵地!”

“首长,我们已经落进环形包围圈,再不走,就走不出去了!”

“我要反击!”

“先转移个地方,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刘星心急火燎。

席亚洲说:“现在还能撤出去吗?”

刘星:“西面还有空隙,能冲出去。”不远的地方有条河,那里是结合部。”

“好吧,试试看!”

刘星飞身登上岩石,高喊:“警卫连注意:现在向西突围,一定要保证首长的安全!”

说完他又跑回到席亚洲身边说道:“首长,快跟上!”

席亚洲两腿发抖,走不动了。刘星架起他的胳膊,跑了起来。


何处轻尘 于 2017-3-24 23:42:26 发表了:

嗖!一支箭从头顶飞掠而过。

席亚洲忽然不走了,坐在地上,叫道:“我不走了,堂堂华南军总司令落到这步田地,还有什么脸面!誓师东征我曾训诫你们,战死则罢,不战死则杀身成仁,今天我要实现自己的诺言,不辱元老院之威名!..”说着,他拔出短剑,举到胸前。

刘星见状,一把夺过短剑,说:“你是首长,你的行动会对整个战役发生影响,赶快离开这里,再不走就晚啦!”

“刘星!”席亚洲说道,“我实在走不动了,我的脚..”

“我来背你!”刘星背起席亚洲不顾一切地奔跑,淌过稻田的泥水,踏着山坡的荆棘,冒着密集的炮火,一气跑了七八里。

前边是一条河。席亚洲找了来一条小船,安顿好席亚洲,撑船向对岸划去。

来到对岸,一场虚惊过后,席亚洲睁开眼:“怎么,就剩你一个人了吗?”看着刘星汗流满面,气喘吁吁的躺在地上,脸上、腿上挂着一道道血痕,席亚洲鼻子一酸,泪水汪汪,上前紧紧抓住刘星的手说:“刘星,小鬼头,我的好兄弟!你是伏波军的骄傲!我不会忘记你,我要提拔你重用你!我要好好报答你!”

席亚洲恢复了平静。他立即召集指挥部的几个军官,对他们说:“此地不能久留,得设法与二营取得联络,让二营赶快来接应我们!”

席亚洲:“我们必须跟付三思和张柏林联系,谁愿意去送信!”

几个人你看着我,我望着你,都不吱声。

“我去!”又是刘星挺身而出。

席亚洲打量着刘星,只见他满身泥水,腿上还挂着道道血痕。几天来疲惫地行军,刚才又冒着危险把自己从火线上背到这里,其疲劳可想而知。

席亚洲走到刘星面前,用充满了感激的声调说:“刘星,今天,你已经背了我七八里地,我实在不忍心让你去送信。

刘星一听,忙说:“请首长不必如此,为了搬兵解围,就是赴汤蹈火,我刘星也在所不辞!”

席亚洲:“你是伏波军的好战士,我将来一定重用你!带着我的亲笔信,去找华南军第三旅旅长付三思,参谋长张柏林”


何处轻尘 于 2017-3-24 23:42:43 发表了:

刘星:“是!我保证按时完成任务!”

离开了席亚洲,刘星上路了。此时已是夕阳西下,天色渐晚。

山路崎岖,峰峦叠障。夜幕降临,山上一片漆黑。刘星艰难地走着。

夜越来越深,刘星手提一根木棍,深怕有老虎出来,随时提防着准备与老虎来一场格斗。

山路越来越险峻崎岖,刘星的脚扭伤了,脚踝肿得很高,腿上也划伤了。

他忍着疼痛,一拐一拐地朝前走。终于在次日中午一时赶到了二营,见到了田成和何东川。

付三思看完席亚洲的求援信,沉吟道:“席司令让我们去接应他。”

二营团的增援,使席亚洲解了围。熊文灿节节败退,华南军军越战越勇。

火线上背着席亚洲狂奔,刘星更加获得席亚洲的赏识,席亚洲感恩戴德,要重用刘星。

郁林。华南军总指挥部。

一天,担任独立团直属连连长的刘星带兵在操场上操练,碰到匆匆走过的席亚洲。

“首长!早晨好!”刘星立正,恭敬地叫了一声。

“哦,是刘星。”席亚洲夹没点燃的雪茄着面带微笑地低声问,“我送你的礼物收到了吗?”

“谢谢首长!”刘星诚恳地回答。

席亚洲把手里的雪茄挂到刘星耳朵上:“我准备把你调到二营当营长。”

刘星又站直了身子:“说道我有何德何能能当营长”

席亚洲“不,你很有才能,好好干,我的加利福尼亚男孩你将来会在驻马店有一片农场”

刘星“为元老院和人民服务”


丘八秀才 于 2017-3-25 00:18:12 发表了:

刘星不是陈赓,席亚洲也不是蒋校长~


老驴 于 2017-3-25 01:24:04 发表了:

也只有瘦瘦的竹竿感十足的家禽之友能背着跑啊


Avo17000 于 2017-3-25 08:31:36 发表了:

据说占据绝对火力,情报和机动性优势的伏波军居然被一帮明朝的三流冷兵器部队包了饺子,我看这个部队的主官可以全部回家养老了。被包围以后不能凭借压倒性的火力密度和组织力打穿冷兵器的包围,这也真是匪夷所思了。最后楼主笔下的席亚洲居然能惊慌失措到放任对方弓箭手逼近到火力范围内而不反击,这陆军还是别干了。


Avo17000 于 2017-3-25 08:34:01 发表了:

楼主看来是玄幻小说看多了,未能理解伏波军一个营能有多可怕的杀伤力。


北境一书生 于 2017-3-25 08:48:04 发表了:

话说楼主你这恶搞有点太扯淡了


老驴 于 2017-3-25 09:27:59 发表了:

楼主只是恶搞一个背得动的家禽之友罢了


cc5233 于 2017-3-25 14:09:00 发表了:

1 个营的浮波军干个有 5000 战兵的明军部队也就跟跑个 10KM 差不多累

5000 战兵哦,按古代的算法这怎么也是 5 万大军了


cqduoluo 于 2017-3-25 20:33:49 发表了:

恶搞不是问题,请按基本法来,不然毫无爽点。


liutom2 于 2017-3-26 10:39:59 发表了:

包围伏波军一个营,800 支线膛枪呀,大萌朝怎么得罪你了要受这样的罪?

更别提还有拿破仑炮甚至大队炮了。


一介草民铁面人 于 2017-3-26 15:33:28 发表了:

叫罗庚吧


相当坑的 于 2017-3-26 18:05:58 发表了:

等等梧州在广州的想


dahuaxian 于 2017-3-26 19:27:40 发表了:

东征打梧州?


水银骑士 于 2017-3-27 12:17:41 发表了:

dahuaxian 发表于 2017-3-26 19:27

东征打梧州?

连方向也有恶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