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有办法“全境净化-归化”吗?

北朝旧贴 | 伊凡路加 | 8/15/2020 | 共 1155 字 | 编辑本页

伊凡路加 于 2017-3-7 23:50:32 发表了:

比如

“甲县这个地方,地处南粤一隅,地理隔绝,与临县少有往来,俨然别是一番天地。县里头面的几个人物,所谓赵、钱、孙、李、周、吴、郑、王八大家,俱是田产阡陌相连,占尽好地,子弟包揽了县中科名生员,就连衙门中书吏也是旁支宗族,从来只有八家算是老爷,余下尽为佃户仆婢。16xx 年,元老院大兵临县,王老爷、郑老爷先一步带着家眷财货跑了,余下六家连着县衙里官老爷们固守城池,地方上子弟族人也有那么些负隅顽抗的。元老伍乙丑带着队伍到得县里,只是发出贴子,又命军士喊话,说:‘十二时辰之内投降,则保全身家财产,如不投降者,破城寨之日,生死即在我手,本部不能做任何保障',一时很是动摇了几个人。结果伍首长光打雷不下雨,连枪也不打一个,连着‘宽限’了两日,正当第三日将尽,城中反倒攻了出来,一并还有四乡的民团。伍县长大喊过瘾,命人喊话道:‘自此之后,但有烧杀侵略,尔自取之,怨不得我!’随即照着操典条令,几个回合便夺了县城,又把乡勇杀去大半。县令自杀,六家长老并一总官佐被擒。某县令尸体被穿上全套官服,脖子上挂着个官印,拿根长枪从下面个眼里进去,从口里出来,穿好了,高高地立在城门口。一时人皆谓髡人残狠,却不知更残狠的才刚刚开始。”


笑看风云淡 于 2017-3-8 00:24:33 发表了:

等着元老院弹劾吧,就算要消灭豪强,这么吃相也难看了点


伊凡路加 于 2017-3-8 00:53:37 发表了:

结果伍县长,自号“大宋澳洲行在甲县知事兼甲县镇守使督办军政事”,把县太爷晾了一天后,半夜里又悄悄卸了下来,据说是“幕府里怕朝堂上有人要参劾”“恐坏了事”。几位老爷也回了家,“新来的太爷”还徒步礼送还府,接着又是企划院等等衙门的人来了又去,一切仿佛回到了《手册》的正规。

“还是犯了冒进盲动的错误”伍“督办”穿着洗得发白的中山装,风纪扣扣得紧紧的,衣裤的折线显示这套衣服虽旧,但总还是时常清洗熨烫的。

隔着矮茶几,他旁边的椅子上坐着一个女干部,正是杜雯杜女王。

“这是我的错误啊,杜民政委员同志。很好的一个机会,却因为一时耍个人注意、要出风头,变成了那些人手里的把柄了。”伍乙丑眉头紧促。


无聊才上这 于 2017-3-8 10:15:36 发表了:

您看过临高启明吗?


bulubuluxiaomox 于 2017-3-8 11:51:35 发表了:

照着操典条令,几个回合便夺了县城?

我觉得这样的元老应该是和祖鲁战争中的英军指挥官自己瞎搞成功坑死自己及下属,打破了“髡贼不可战胜的神话”并给这个县刷了“击毙真髡一名并全歼来犯之敌”的成就。还让元老院大陆攻略的计划被打乱,统一全国的时间往后推了 N 年的这一系列结果才对吧


忠义无双小黄皓 于 2017-3-8 17:32:46 发表了:

噗,抓了又放回去,原来最多在 BBS 喷下,现在肯定是元老院之耻了


cqduoluo 于 2017-3-8 19:50:06 发表了:

一会儿首长一会县长,什么乱七八糟的,有些同人为了自己的恶趣味完全不讲究合理性就没意思了。


赵政委 于 2017-3-9 08:00:23 发表了:

都督你是要遭 huan 吗


赵政委 于 2017-3-11 15:47:40 发表了:

尤里马林    -召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