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某部片子的影响 觉得萨琳娜应该( ̄︶ ̄)↗ 长这样

北朝旧贴 | 念力 | 8/15/2020 | 共 4956 字 | 编辑本页

念力 于 2017-3-3 17:38:48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念力 于 2017-3-3 17:41 编辑

克莱尔·丹尼斯     一直在考虑如果临高拍电影电视的话 谁适合演萨琳娜


真红骑士 于 2017-3-3 17:45:52 发表了:

加仑坑位面应该会有,太祖都给临高启明写了评语了


飞翔的红烧肉 于 2017-3-3 18:01:08 发表了:

太硬了,还是生化危机女主角胸部大点就好了


念力 于 2017-3-3 18:05:35 发表了:

飞翔的红烧肉 发表于 2017-3-3 18:01

太硬了,还是生化危机女主角胸部大点就好了

米拉太能打了


飞翔的红烧肉 于 2017-3-3 18:07:56 发表了:

念力 发表于 2017-3-3 18:05

米拉太能打了

临高里萨琳娜还不是教训了几个精虫上脑的。


xuelindiao 于 2017-3-3 18:44:22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xuelindiao 于 2017-3-14 21:26 编辑

念力 发表于 2017-3-3 18:05

米拉太能打了

词云:

丈夫只手把吴钩,

欲斩万人头。

如何铁石,

打成心性,

却为花柔?

君看项藉并刘季,

一怒使人愁。

只因撞着,

虞姬威氏,

豪杰都休。

这首词是昔贤所作,说着人生世上,酒色财气四字,色字最要紧。凭你是扳倒山的英雄,踢破海的好汉,见了动人的美色,先自软了三分。更有那红颜尤物,身不由己,被那男子争来夺去,枉自害了无数性命。昔日息子蔡公,身死国灭,也不过为了个桃花夫人;陈公徵舒,君臣操戈,也不过有个夏美姬。昔人读水浒,言宋公明不爱扈三娘爱王矮虎,却不知梁山好汉,做的是刀头舔血的勾当,一事不合,便要相争,何况这大欲所存,处事不公,谁不嫉妒。若宋公明贪图了美色,梁山火并只在眼前,如何能做得这后来一番事业。故义配扈三娘,好比一人逐兔,万人空巷,一兔在手,万人息心,正是宋公明的手段,施耐庵的高见。

放下这些闲话不表,单表一段好汉遇到美人,头领处事不公,彼此相争,弄得人亡团灭的话。却说例假国美女萨琳娜,只因阴差阳错,误上贼船,被带到大明崇祯年间琼州府临高县,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少不得与穿越众相伴,勉强度日。这萨琳娜,生的十分颜色,怎见得,有词为证:

眉如翠羽,肌似羊脂。脸衬桃花瓣,头上堆金丝。红唇湛湛妖娆态,碧眼纤纤妖媚姿。紧身衣洒风流,高耸双胸显光辉。说什么嘉宝美貌,果然赛过洛佩兹。柳腰微展如彩风,莲步轻移动玉肢。英格褒曼难到此,费雯佳丽怎如斯。异国装扮非凡类,诚然杨妃出浴池。

穿越众上下,尽是血气方刚,如此珠玉在前,谁人不动色心。一个个雪狮子向火,不觉就化了。又造出四句口号,道是:

天下妇人多,花旗颜色寡。谁若得了他,胜似为驸马。

平日里,少不得手脚撩拨,眉目传情;或咏桑寓柳,遥以心照;或摩肩蹭臀,借机揩油,都抱了个不要钱的食,不吃白不吃的心。那萨琳娜本是心理学专家,见此情此景,众人心思,如何不知。怎奈身在异国,得过且过。只得正装厚服,深藏了细皮嫩肉。听风话,只做语言不通;被揩油,只做反应迟钝。不曾想,越是如此,越撩拨起一班闲汉的欲心,日久天长,果然出了大事。

那一日,萨琳娜劳作已毕,一人独回下处,正行路,来到一处所在。只见上有巨树蔽日,下有黄叶铺地,人行其间,不闻足声,但听微风阵阵,猿啼林间,端的是僻静所在。走入林子里来,只听他林子背后,大喝一声:“娘子,你丈夫在此,你却待哪里走。”萨琳娜一听一惊不小,只见跳出一个人来:头带一顶半旧开花帽,身穿一领对襟百结袍,腰间系人造犀牛带,脚下蹬一双越野抓地靴,手执一把尖刀。但见那人,一脸色笑,走上前来道:“娘子,我与宿世姻缘,今日良辰美景,四野无人,只要与我鱼水之欢,片刻之乐,少不得你的好处。”

那萨琳娜一见,那里是宿世姻缘,分明是现成冤家。正颜厉色道:“光天化日,乾坤朗朗,如何敢把良人调戏,纵无官法,岂无报应!”

那人笑道,“你是那家的良人,分明是洋马,说什么贞节。今日之事,答应也要答应,不答应要答应,如若不然,你来看,叫你刀下做鬼,也不过是风流罪过。八十岁妈妈没牙,有那些唇说的。”说罢,便欲行无礼。

萨利娜闻听此言,不由得芳心乱跳,粉面通红,情知此事不能善罢,少不得放出手段。各位看官,这萨琳娜虽貌美,却也是古押衙红线女一流的人物,身怀绝技,名唤“小厮扑巴西柔术”,讲究挨帮挤靠,寸擒短拿,若是放对,等闲难有敌手。今日情急之下,上面一个切掌缠腕,下面一个枯树盘根,把那人打翻在地。又恐怕他挣扎,少不得双脚一并,使个金龙盘柱,拿住那人的肩颈。那人此时方知不好,一片色心,早都抛到爪哇国了,口中杀猪般的嚎,声传数里之外,早惊动了巡营哨探,闻声前来。

那哨探领队,名唤冉耀。见此情景,喝住萨琳娜,问起了究竟。

不曾想,萨琳娜未曾开言,那穿越众却先告状:“好教各位哥哥得知,俺正欲上哨,不曾想遇到这妇人,风言风语,只要撩拨俺。小弟正人君子,岂肯与他苟且。不想这妇人回喜做嗔,放出手段,把俺打倒,若非哥哥们前来,小弟贞节不保。”

冉耀久历江湖,话中真伪如何不知,口中只道:“也是你不检点,做出这尴尬事来,今日之事,就此罢手,大家散了罢。”

萨琳娜一听大惊,道:“大人如何如此行事,分明是那贼子欲行奸骗之事,若非小女子身有武功,便遭了他毒手,大人不将他绳之以法,反倒罢手,是何道理。”

冉耀道:“古人有云,两人的官司无处打,你说这般,他说那般,又无证见,我哪有这般闲在,与你们推问。尖头丑妇蹦到毛司墙上,齐头故事。”

萨利娜闻言,叉开两手,冷笑一声,道:“小女子番邦异域之人,虽不闻圣人之教,亦粗知礼法。万恶淫为首,百行孝当头。为丈夫者,不行忠义之事,反怀奸恶之心,以黑为白,以曲为直,与禽兽何异。下不能掩悠悠众口,上何对朗朗青天!”

一席话说得冉耀面红耳赤,说道“哪个听你聒噪。”吩咐手下,叉起那人,扬长而去。

看官,大凡妇人经过此等事,有三等。头一等,经官告府,拼得脸面不要,也要将那恶人绳之以法;中一等,寻了自家丈夫亲族,与那恶人理论,打个臭死;下一等,怕出乖露丑,打落了牙直往肚内咽,让那恶人逍遥。更有那不知羞耻,反从了恶人,此种便是等外之人了。

萨琳娜见冉耀不给他做主,自己人单势孤,难与一干闲汉较量,欲待隐忍不发,这口恶气难咽,想想自身处境,好似羔羊投狼群,块肉悬虎口。少不得换一副心肠,重做一番计较。他这一动心不打紧,有分教,文澜江边,化出血海尸山,百仞城内,翻作修罗战场。

当下,萨琳娜便找了郭逸、薛子良。此二君也都是误上贼船,穿越至临高。一干穿越众皆将其作外人看之,报以白眼。萨琳娜哭诉前情,这二人闻言大怒,怎奈双拳难敌四手,二人也只得敢怒不敢言。萨琳娜咬牙道:“本以为寄人篱下,苟延残喘。不料想如此境地。小妹不才,愿借二兄之力,纵不能重回故国,也要做人上之人,出这口腌臜恶气。”二人皆道:“贤妹差遣,水里来水里去,火里来火里去。”萨琳娜拜谢于地,道:“只需如此如此。”三人计议已定,啮臂发誓,各自分头去了。

按下别人暂且不表,单表这萨琳娜,径自去见文德嗣,哭拜于地,只求他庇佑。这文德嗣本是穿越众中大头领,见萨琳娜哭得梨花带雨,心中也觉凄惨。双手扶起佳人,道:“其中曲直,我已尽数知晓。也罢,你今后只在穿越众执委会大楼做工,饮食起居皆在此地。谅无人再敢来撩拨你。”文德嗣一片好心,也只道护佑那妇人贞节,怎知这妇人的小心。此正是:分明断肠草,认作活人丹。

萨琳娜搬入大楼,不出数日,执委会上上下下尽皆混的厮熟。这执委会十几个好汉,没几个柳下惠、鲁男子,见萨琳娜如此颜色,又是异国女子,无依无靠,都怀了不利孺子之心。此番萨琳娜不同往日,竟是来者不拒,延揽天下英雄。说话的,你错了,照你前一般说,这萨琳娜本是良家妇女,一心护贞,如何此番却变了一副模样。看官们有所不知,这花旗国女子,贞节上事本不十分要紧,但是两情相悦,就有以身相许的。可有一遭,不许霸王硬上弓,若犯了此戒,男子多遭唾弃,少不得有牢狱之刑。萨琳娜孤身于此,极目四望,俱都是穿越众男子,又多不怀好意,心中哪有什么相悦的人。故此遇了奸骗之徒,抵死不从。可惜时来顽铁有光辉,运去黄金无颜色。萨琳娜连遭变故,心中明白,身陷虎口,终难全身而退。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先发制人。料得这些男子,不过贪图自己美色。自己做不成珀涅罗珀,难不成做不得海伦,此乃西施亡吴国,骊姬乱晋邦之故智也。

如此日久,为其入幕之宾者也非止一人,几个男女各怀私心,皆欲独占萨琳娜,只是多年的情分,各人的身份地位,不好发作而已。

忽一日,萨琳娜自言本是心理医生,可为穿越众上下心理辅导。文德嗣大喜,在执委会大楼辟出一室,门口上书心理辅导室。萨琳娜白衣皮裤,坐堂悬壶,专治穿越众心病。甫一开张,人流如织,各路穿越众纷至沓来,皆言有相思病也。萨琳娜见众人患病,不敢怠慢,慌忙上书文总,言众好汉皆有思春之疾,若不早加针砭,恐有病入膏肓之虞。文总览书,道:“此病却难治。”旁边有人谏言,:“独乐不如众乐,执委会巫山行云,众属下亦望阳台布雨。不如遣人使番禹,多买佳丽,以慰众心。”文总曰:“善!”依计而行。

那知世上事情,想的容易做的难。文总两次三番,亲赴番禹,奈何囊中斧资有限,买回来的女子,皆是面黄肌瘦,体弱多病,哪有半分颜色。分赐众人,不是釜底抽薪,分明是火上浇油。不出旬月,上下皆有怨言,道“有人洋马骑得,我们如何反骑瘦马!”寻萨琳娜求医者,不减反多。

此事不久,又出一件新闻。坊间流言,虫洞尚在。看官,这虫洞本是穿越利器,当日文总仗着它,方才穿越明朝。只可惜穿越之时,虫洞烟消云散,众人再难归现代。不知何人造谣,说虫洞本未消失,后又被文总收藏,秘不示人。此言一出,穿越众上下大哗,有一干人,或吃不的苦,或受不得罪,后悔穿越,要文总拿出虫洞,重回现代。可怜文总,糟鼻子不吃酒,枉担其名,明明未有虫洞,却被一干人说有,几次三番聒噪,百口莫辩。

若这干人只是聒噪,倒也罢了,谁曾想,愈演愈烈。忽一日,有人手持刀杖,来打执委会大楼,口口声声,“夺虫洞,抢洋马,大秤分金,小秤分银”。把执委会众人吓得头顶飞了三魂,脚下走了七魄。多亏行军司马急中生智,调来卫队,方才弹压。

经此一劫,有人谏言:“穿越众皆鲁莽灭裂之辈,如无外力,恐有季氏之祸。不如分兵四掠,以散众人之力;训练土人,以固执委会之基。此乃强本弱枝之计也。” 文总曰:“善!”依计而行。自此,百仞城中,多是美女燕语莺声;百仞城外,多是土兵杀伐决断。一干穿越众,四散于琼州府县,攻城夺寨。

却说郭逸、薛子良,得萨琳娜之助,做了土兵之长,窥个机会,穿越众大兵在外,忽然举旗作乱,萨琳娜内应,杀入百仞城。百仞城中,虽有守军,怎奈为将的勾心斗角,都想别人先死,自己好独占萨琳娜;为军的离心离德,哪个愿意卖命,更有一班不长俊的,阵前倒戈,反助叛军。一仗下来,大败亏输,让土人占了百仞城。

这萨琳娜此时方露出本来面目,挟制未死之人,作威作福。将穿越众所有枪支、弹药、机械、器具、图书典籍,一扫而空,不能携者,一火焚之,百仞城上下,尽化为白地。待出得胸中恶气,便与郭逸、薛子良并明家父子,扬帆出海,直奔亚美利坚而去。

可怜穿越众,花花的江山,铁桶的社稷,都变为一江春水。余下不死散落琼州者,无了器械弹药,又群龙无首,尽皆被明朝剿灭。又有故老传言,二三

人被俘不死,身入东厂云云。

有诗为证:

烽火骊山周鼎迁

麋鹿姑苏戏台前

自古红颜非尤物

劝君莫作等闲看


cqduoluo 于 2017-3-3 20:05:52 发表了:

应该没这么方吧


留须批袍曹小瞒 于 2017-3-3 21:04:17 发表了:

临高?要蓝眼睛的!


yanhansong002 于 2017-3-3 22:48:32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yanhansong002 于 2017-3-3 22:49 编辑

为什么不是这样


JustSaber 于 2017-3-4 01:10:28 发表了:

我觉得我是谁里的那个 fbi 女探员就不错


wooyang 于 2017-3-4 05:41:33 发表了:

飞翔的红烧肉 发表于 2017-3-3 18:07

临高里萨琳娜还不是教训了几个精虫上脑的。

@sinno


vbfool 于 2017-3-4 15:16:45 发表了:

俗套的来讲不应该是斯嘉丽么?


临高难民 于 2017-3-4 17:10:09 发表了:

第一条,胸得大。第二天,胸狠大。第三条,胸大大。


下水道里的鳄鱼 于 2017-3-4 17:18:47 发表了:

推荐维拉 法梅加

源代码里面的美军制服女军官形象,真是很合适啊

再就是边境杀手的艾米莉布兰特……考虑到还有明日边缘的钢铁婊子版机甲形象,太合适了


鹰从天降 于 2017-3-6 11:23:00 发表了:

下水道里的鳄鱼 发表于 2017-3-4 17:18

推荐维拉 法梅加

源代码里面的美军制服女军官形象,真是很合适啊

源代码的角色是办公室 OL,显得老了些,表现的是母亲角色


c47 于 2017-3-6 16:24:26 发表了:

你们这些渣渣,要纯种大洋马啊!!!比如海瑟琳.海格尔


c47 于 2017-3-6 16:25:49 发表了:

不过洋马的保质期很短啊!想当年刚出道的米拉,和现在的比.....那个水灵啊


下水道里的鳄鱼 于 2017-3-6 21:09:23 发表了:

c47 发表于 2017-3-6 16:25

不过洋马的保质期很短啊!想当年刚出道的米拉,和现在的比.....那个水灵啊 ...

第五元素时候的米拉小姐姐

现在真是米拉大妈


轻舟 于 2017-3-6 21:38:06 发表了:

关键字——女保镖~


三七公子 wf 于 2017-3-8 16:58:10 发表了:

738b4710b912c8fc5aabe83ff9039245d78821e3.jpg(128.53 KB, 下载次数: 0)

2017-3-8 16:57 上传

感觉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