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是躲在下水道?

北朝旧贴 | 巧虎 | 8/15/2020 | 共 39650 字 | 编辑本页

巧虎 于 2017-2-25 23:19:47 发表了:

看来六脉渠就是用来藏兵的,显然这些牛鬼蛇神是躲在下水道了。另外广州市政府真是太废物了,军管阶段还自缚手脚。早在几个月前就调动一个连的国民军就够了。


真红骑士 于 2017-2-25 23:35:20 发表了:

一个连的国民军你给?那时候是完全人手不够,终于能稍微腾出一点人手


肥仔曙 于 2017-2-26 00:12:54 发表了:

不要将六脉渠和巴黎下水道比,六脉渠其实很小很狭窄的。近年有考古发现,出土的结果六脉渠是很狭窄的。


胖胖蛇 于 2017-2-26 00:50:21 发表了:

什么啊


bulubuluxiaomox 于 2017-2-26 10:09:57 发表了:

实际上广东攻略前就应该大扩军,丢个一二十万各类部队和百来个元老上去镇住场子。像文中这样既把广东当做主要战略方向又畏畏缩缩的搁现实中就是要送人头的节奏


hn1999 于 2017-2-26 11:42:29 发表了:

一二十万?你是要穿越国先军政治吗?


真红骑士 于 2017-2-26 17:00:30 发表了:

bulubuluxiaomox 发表于 2017-2-26 10:09

实际上广东攻略前就应该大扩军,丢个一二十万各类部队和百来个元老上去镇住场子。像文中这样既把广东当做主 ...

100w 的人口你给我变出 20w 军队?克隆人吗?


bulubuluxiaomox 于 2017-2-26 20:06:22 发表了:

真红骑士 发表于 2017-2-26 17:00100w 的人口你给我变出 20w 军队?克隆人吗?

都要攻略大陆了还不算先军政治,难道还当是和平时期不成?

再说了,军队不仅仅是打仗,同时还是大规模快速的教育整训来洗脑控制 P 民产生干部的重要场所。看文中一边说干部不够担心土著势力渗入不敢动,一边既不广开学校干校培养自己的读书人却又搞公务员考试从未经新学教育的土著中选拔干部,再不搞多多的军队压场子,怎么看怎么是作死的节奏。

广东那么富饶,多养个十几万军队又怎么了。


真红骑士 于 2017-2-26 20:53:08 发表了:

bulubuluxiaomox 发表于 2017-2-26 20:06

都要攻略大陆了还不算先军政治,难道还当是和平时期不成?

再说了,军队不仅仅是打仗,同时还是 ...

都没消化,富不富饶有什么意义?


cqduoluo 于 2017-2-26 21:16:09 发表了:

一二十万是太夸张了,但是几个营就去打广东也确实少了点,陆军海军怎么也得 2、30 个营开展广东攻略才足够。


bulubuluxiaomox 于 2017-2-26 22:12:36 发表了:

真红骑士 发表于 2017-2-26 20:53 都没消化,富不富饶有什么意义?

不投入军队怎么消化?靠高呼一句 我是穿越者有三百年后的现代化思想无敌!! 于是四方土著就倒头便拜吗?


真红骑士 于 2017-2-26 22:16:47 发表了:

bulubuluxiaomox 发表于 2017-2-26 22:12

不投入军队怎么消化?靠高呼一句 我是穿越者有三百年后的现代化思想无敌!! 于是四方土著就倒头便 ...

哪来这么多军队给你投入?现在不就在慢慢消化嘛?


bulubuluxiaomox 于 2017-2-26 22:22:19 发表了:

真红骑士 发表于 2017-2-26 22:16 哪来这么多军队给你投入?现在不就在慢慢消化嘛?

所以就要扩军啊。

没军队和学校就没干部,

没干部和军队就没法占地盘,

没地盘就没法养军队学校和干部。

要破这个循环,总要从自己能最容易做到的开始吧。或者还是准备死赖在这个循环里不出来了?


波尔布特 于 2017-2-27 07:48:33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波尔布特 于 2017-2-27 12:34 编辑

bulubuluxiaomox 发表于 2017-2-26 20:06 都要攻略大陆了还不算先军政治,难道还当是和平时期不成?

再说了,军队不仅仅是打仗,同时还是 ...

富饶什么?你不知道广东在古代长期是作为流放地的“远军恶州”吗?明代人口密度排名十五省中的第十一位,除了广州府其他地方都是穷山恶水(实际上一直到现代珠三角周边都是“贫困圈”)。

广东变得富裕那是清代中期之后的事了,原因是当时满清搞“闭关锁国”,只许洋人去广州一地做生意,把广州变成了 18 世纪的“香港”和中国“银都”。


波尔布特 于 2017-2-27 08:24:50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波尔布特 于 2017-2-27 12:36 编辑

bulubuluxiaomox 发表于 2017-2-26 22:22 所以就要扩军啊。

没军队和学校就没干部,

没干部和军队就没法占地盘,

以农业社会陆权思维得角度来看,广东原有的资源根本不可能养活十几万脱产军队,连封建社会标准、用冷兵器的“精兵”都不行。

历史上有这能力的地区是关中(五代之前的中国中央财政主要来源)、河南(五代、北宋的中央财政主要来源)、江浙(南宋、大明的中央财政主要来源)、四川(蜀汉、唐代后期的中央力量来源)、河北+辽东(辽、金、满清的早期地盘)。

当然,把广东升级成工业社会,就有希望养活十万以上的现代军队了,但这需要时间消化。穿越 8 年,临高连海南岛都没能彻底消化、完成产业升级,消化广东得多久?

而海南岛方面,穿越 3 年时扩军超过 1 万,已经是“穷兵黩武”了。以临高集团控制下的 100 万人口,两三万近代脱产军队是正常情况下的军费支出极限,就算是现代也难以长期养活 5 万以上的脱产军队,扩军十几万根本不可能。

有兴趣的话,你可以去查查同时期跟临高同样性质的荷兰共和国,在“全球布武”的情况下,包括德意志雇佣军在内,一共才多少脱产武装!

本来按照临高的原计划,是在彻底消化海南、台湾、济州岛,掌握以大陆移民为主的几百万人口后,再扩军 10 万,最早在二五末开始大陆攻略,但元老间的内部斗争和闹临高事件使得大陆攻略提前了,然后就是现在这效果!


约瑟夫一世 于 2017-2-27 09:04:42 发表了:

不是说要用感染鼠疫而死的尸体污染六脉渠吗?

怎么又变成藏兵暴乱了?


气持样 于 2017-2-27 12:08:39 发表了:

约瑟夫一世 发表于 2017-2-27 09:04 不是说要用感染鼠疫而死的尸体污染六脉渠吗?

怎么又变成藏兵暴乱了?

同人作品,正文里六脉渠还没说用处呢


鹰从天降 于 2017-2-28 08:47:25 发表了:

肥仔曙 发表于 2017-2-26 00:12

不要将六脉渠和巴黎下水道比,六脉渠其实很小很狭窄的。近年有考古发现,出土的结果六脉渠是很狭窄的。 ...

求考古报道

但清初广州大屠杀不是很多广州人躲在了六脉渠?


k.xerxes 于 2017-2-28 08:53:07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7-2-27 08:24

以农业社会陆权思维得角度来看,广东原有的资源根本不可能养活十几万脱产军队,连封建社会标准、用冷兵器 ...

问题是 狒狒的军队不完全脱产啊, 海军运货打鱼, 陆军盖房修路做监工。。。


小穷 于 2017-2-28 08:56:25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7-2-27 08:24 以农业社会陆权思维得角度来看,广东原有的资源根本不可能养活十几万脱产军队,连封建社会标准、用冷兵器 ...

临高没必要养脱产军队,荒地多男光棍多都是难民

拉出来屯田就是了。


波尔布特 于 2017-2-28 13:24:12 发表了:

k.xerxes 发表于 2017-2-28 08:53 问题是 狒狒的军队不完全脱产啊, 海军运货打鱼, 陆军盖房修路做监工。。。

...

之前那个人是要求一次性投入十几万军队参与广东攻略,这样的部队就算不参加正规战、治安战,也得暂时客串几年“警察”参与频繁的抓捕活动与长期的警戒值班、治安巡逻,他们哪来的时间参与生产?

军队搞生产,且不提对战斗力的不良影响,就算要搞也得在平安无事的“和平时期”,你当“广东攻略”是和平游行吗?


真红骑士 于 2017-2-28 13:27:29 发表了:

小穷 发表于 2017-2-28 08:56

临高没必要养脱产军队,荒地多男光棍多都是难民

拉出来屯田就是了。

第一,广州这里已经算是人多地少了,怎么屯田?

第二,广州这里需要大量进行剿匪,治安战,防御明军进攻,屯田兵有什么用?


波尔布特 于 2017-2-28 13:28:08 发表了:

小穷 发表于 2017-2-28 08:56 临高没必要养脱产军队,荒地多男光棍多都是难民

拉出来屯田就是了。

之前那个人是要求一次性投入十几万军队参与广东攻略,这样的部队就算不参加正规战、治安战,也得暂时客串几年“警察”参与频繁的抓捕活动与长期的警戒值班、治安巡逻,这样频繁参与战斗与警戒值班的组织怎么脱产?

军队搞生产,且不提对战斗力的不良影响,就算要搞也得在平安无事的“和平时期”,你当“广东攻略”是和平游行吗?

想开荒屯田,台湾和琼南有得的荒地,何必发动广东攻略?


波尔布特 于 2017-2-28 13:36:11 发表了:

k.xerxes 发表于 2017-2-28 08:53 问题是 狒狒的军队不完全脱产啊, 海军运货打鱼, 陆军盖房修路做监工。。。

...

依照你的逻辑,广东攻略就是不去打明军、不去打地主团练、不去抓关帝庙等反动份子、不用保卫元老、不用守卫重要机构、据点,大家一起去种地、打工赚小钱钱?

你这是广东攻略还是广东打工潮?


波尔布特 于 2017-2-28 13:39:01 发表了:

小穷 发表于 2017-2-28 08:56 临高没必要养脱产军队,荒地多男光棍多都是难民

拉出来屯田就是了。

你要搞清楚,之前那个人是抱怨负责打仗、抓人的士兵不够用,不是抱怨种地的人不够用,频繁参与战斗、抓捕的人群怎么脱产?


小穷 于 2017-2-28 14:07:40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小穷 于 2017-2-28 14:36 编辑

真红骑士 发表于 2017-2-28 13:27 第一,广州这里已经算是人多地少了,怎么屯田?

第二,广州这里需要大量进行剿匪,治安战,防御明军进攻 ...

屯田兵就算不配发火器只走队列,扔到大陆上也是强军怎么没有用?

当年发动机拖回来的人口直接编民兵屯海南,一年以后不就有三万扫过盲收过元老院教育的民兵可用了么,扔到大陆上还不是想扫哪扫哪,想守哪守哪。

大老远的把山东人拉回来建立村子纯属脱裤子放屁,最后运输机下乡发现旧习俗根本没有被打破。天地会也没插进去,失败透顶。

还不如当年台风以后对临高破产农民处理的好。


小穷 于 2017-2-28 14:24:20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小穷 于 2017-2-28 14:26 编辑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7-2-28 13:28 之前那个人是要求一次性投入十几万军队参与广东攻略,这样的部队就算不参加正规战、治安战,也得暂时客串 ...

封建社会有什么不良影响,每周一次拉出来站队淋雨就可以横行了。

发动机行动千辛万苦拉回来的人口就建了标准村,结果完全没能移风易俗,生产组织的也不好。

运输机下乡报告

要说问题,倒是不少。现在大伙反映最大的是出劳役太多。”“除了赌钱,搞破鞋的也很多。”驻在警道,“俺们这里男多女少,好多光棍都憋的和赤眼鸡一个模样。只要女人裤带松一松,总能弄点好处。寡妇也就算了,有好些可是有男人的!为了这事,家里打得闹得搞得不可开交,还差点闹出过人命官司!有的寡妇因为搞破鞋好处多,干脆就不再嫁人了

上午 9 点刚过,我们来到了潭口。这是南渡江西边的一个标准村,村民的房子整齐的有如军营,全村有移民 160 多户 500 多口人

“没有大牲口,种 20 亩好地都吃力,何况有的人家分得地差,要种三四十亩!”会计说,“很多人为了图省事,就种不大需要伺候的红薯、杂粮。

我了解到老霍和村民大多来自黄县几个距离相近的村落,村里不少人还沾亲带故。这种关系造成了在具体工作中存在“讲人情”、“乡里乡亲的抹不开脸”。

对于农村如何发展,他们大部分人说山东与海南风土不同,他们对水稻种植也不擅长,需要天地会的支持,但是天地会农技员人数太少,一个月也来不了一两回,庄稼遇到问题可不等人

看看当年救灾怎么搞的

“照我看何必帮他们恢复生产?”马千瞩悠然道,“我们不需要许许多多的农业小生产者,干脆乘这个机会把他变成产业工人好了,土地我们回购。这可是推行农业大生产的好机会!”

“既然多数人不喜欢搞土改,”马千瞩说,“这种机会我们就要抓住了。”

发动机一共搞了 15-20 万人口,挑两万光棍出来搞集约化种植,农业工人扫盲军训搞基建。一年下来干部也有了,治安军也有了,农业产量还高。倒是书里,3000 干部都凑的要吐血。

登陆大陆时候治安军卡点,把正规军解放出来总做得到吧?


十全武功陈弘历 于 2017-2-28 14:45:18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十全武功陈弘历 于 2017-2-28 14:47 编辑

凑一二十万大明那样的叫花子军队么


波尔布特 于 2017-2-28 14:57:24 发表了:

小穷 发表于 2017-2-28 14:24 封建社会有什么不良影响,每周一次拉出来站队淋雨就可以横行了。

发动机行动千辛万苦拉回来的人口就建了 ...

你要搞清楚,现在不是训练 or 种田的选择,而是一线作战、抓捕、警戒、执勤的人手不够用,而现有的经济基础根本养不活十几万干这类活的脱产军队!

就现在这治安形势,无论正规军还是治安军,打仗、执行任务都忙不过来,每周淋雨一次的训练都不一定有时间,更别提种田了。

海南那 20 万发动机难民算什么,现在广东大陆上有大约一百万人规模的男性壮丁可以招募,然并卵,元老院根本没有足够的粮食和军用物资把他们全武装起来。现在光为了确保 50 万广州市民的口粮供应,元老院就差不多买光了南洋的粮食,能有多少“余粮”用来喂饱十几万青壮年让他们安心放弃种田转而改行抓人、杀人?


波尔布特 于 2017-2-28 15:46:39 发表了:

小穷 发表于 2017-2-28 14:24 封建社会有什么不良影响,每周一次拉出来站队淋雨就可以横行了。

发动机行动千辛万苦拉回来的人口就建了 ...

你自己看清楚自己转得节选,还没打仗呢,那些人就在抱怨“出劳役太多”;种地方面,“种 20 亩好地都吃力,何况有的人家分得地差,要种三四十亩!”,“很多人为了图省事,就种不大需要伺候的红薯、杂粮。”

很显然,现在现在临高连种地、基建的人手都不够,哪来的多余劳动力征兵?

你打算让那些人放弃种地、饿着肚子打仗吗?

还是打算连一点休息(赌博、搞破鞋只能证明他们休息的方式有问题,不能证明他们有多余时间,否则多种点地不好吗?)的时间都不给他们让他们全都在皮鞭下过劳死或直接逼反他们?

你以为临高吃饱了撑的大量招募政治上相对不可靠的广州土著与前明军进入军警机构?

即使如此,人手还是不够用,学警李子玉还没完成学业就已经开始上街执勤了,还有很多归化民警察和元老一起干到三更半夜才回家。你觉得这些人还会有空去打工、种田吗?

至于再扩编,先想想更多的军饷、军备、培训、干部从哪里来吧!这些是从天上掉下来得吗?别高估临高的经济规模,没有足够的经济基础就算有再多的土著愿意投髡元老院也养不起。至于大明广东自身的经济基础,也养不起十几万脱产武装,长三角倒是有希望。


波尔布特 于 2017-2-28 16:10:18 发表了:

小穷 发表于 2017-2-28 14:07 屯田兵就算不配发火器只走队列,扔到大陆上也是强军怎么没有用?

当年发动机拖回来的人口直接编民兵屯海 ...

把屯田兵拉去大陆打仗,农活谁来干?

没人干农活、土地抛荒造成的粮食减产的亏空怎么弥补?

这些屯田兵的军粮从哪里来?又如何运输?

你以为当初元老院没有对标准村里的难民进行扫盲教育?

你以为旧风俗是可以通过扫盲教育轻易消灭?

你以为基层干部是可以通过短期扫盲教育培训出来?


波尔布特 于 2017-2-28 16:22:36 发表了:

小穷 发表于 2017-2-28 14:24 封建社会有什么不良影响,每周一次拉出来站队淋雨就可以横行了。

发动机行动千辛万苦拉回来的人口就建了 ...

集约化种植需要大量的专职农技员与海量的化肥、农药、农机等农业资材,这些上哪弄?

你也不看看清楚自己转了些啥,在分田到户、农技员下乡指导的“兼职”模式下,很多村子都很难见到农技员,居然还指望需要农技员“专职”工作的集约化生产?

办法人人都会说,问题是预算从哪里来?资源从哪里来?人手从哪里来?

你以为所有的地方都是南海农场可以时刻得到几十个元老农技员的重点关照?

要是当初元老院真有足够的资源将集约化生产的南海农场开遍海南,也就不会搞以小农经济为主的标准村了。


波尔布特 于 2017-2-28 16:34:11 发表了:

小穷 发表于 2017-2-28 14:24 封建社会有什么不良影响,每周一次拉出来站队淋雨就可以横行了。

发动机行动千辛万苦拉回来的人口就建了 ...

你转的这些书中内容,并不能证明元老院的决策有啥问题,只能证明元老院很“穷”——穷到根本养不起十几万武装,穷到根本没有足够的技术人员和物资推广集约化生产,穷到连大牲口也没多少能用于农业生产;同时元老院的人力资源非常紧张,以至于要给每个难民分多达 20~40 亩地,而农民们人均种 20~40 亩地根本忙不过来,更别提服劳役兵役……


小穷 于 2017-2-28 21:16:57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7-2-28 16:34 你转的这些书中内容,并不能证明元老院的决策有啥问题,只能证明元老院很“穷”——穷到根本养不起十几万 ...

实际原因是同人转正抄的山药蛋派,晋东南人均八分地的环境一定要削足适履成临高。

人不管怎么安排都是那么多人,不管元老院多穷,第一季收成下来之前口粮都是那么多,难民在农垦一团里吃多少,分了户还是吃多少。建宿舍每个屋子睡 20 个人和标准村分户建房子哪个省资源?

种地开荒规模越大效率越高,农技员指导一个 3000 亩大农场的效果比一家家跑 100 个 30 亩家庭的效率高的多。小户也养不起畜力,不是资源不够,是怕担不起风险。

成集体一连一连派劳役修水渠修路比村里平均分配劳役高得多。分配劳役要考虑到每家公平,大量时间消耗在路上。

人进了农垦团就可以统一教育

“”“有,有。”郧素济从兜里掏出介绍信来,那女子接了过去,颠来倒去的端详,郧素济知道她大约是不识字,在那对那公章的样子。县里的归化民干部说这个村的扫盲率是八成以上,看来水分大得很。“”

“”正寻思着,见那年轻干部大声说:“村长!颜老五又给他女儿裹脚了――他老婆的脚到现在还是有人的时候放没人的时候裹,现在又给女儿裹上了!这是对抗中央,搞封建余孽复辟!得好好整治整治!你们看!”“”

改成大农场劳动效率翻番,节约出两万劳力是不成问题的。tg 没法改是因为 tg 只能在一张写满字的纸上修改,发动机搜罗来的几十万难民完完全全是白纸,还是刚从死人堆里拉出来什么生活条件都受得了的那种。


真红骑士 于 2017-2-28 21:24:35 发表了:

小穷 发表于 2017-2-28 21:16 实际原因是同人转正抄的山药蛋派,晋东南人均八分地的环境一定要削足适履成临高。

人不管怎么安排都是那 ...

说的是广东攻略,你在海南豚跳干嘛?


魔法少女吴瑶瑶 于 2017-2-28 21:28:32 发表了:

想起来窃明里面黄石扩军也相当慢的.

个人感觉元老远走的是精兵路线

但是跟不上扩张速度.


小穷 于 2017-2-28 21:33:43 发表了:

真红骑士 发表于 2017-2-28 21:24 说的是广东攻略,你在海南豚跳干嘛?

莫非你觉得广东攻略的兵是紫明楼里带出来的?


真红骑士 于 2017-2-28 21:38:17 发表了:

小穷 发表于 2017-2-28 21:33

莫非你觉得广东攻略的兵是紫明楼里带出来的?

照样要脱产


xuelindiao 于 2017-2-28 22:07:54 发表了:

小穷 发表于 2017-2-28 21:33 莫非你觉得广东攻略的兵是紫明楼里带出来的?

建议多看点资料


肥仔曙 于 2017-2-28 22:46:12 发表了:

鹰从天降 发表于 2017-2-28 08:47

求考古报道

但清初广州大屠杀不是很多广州人躲在了六脉渠?

说句题外话,老城区有时候建房子,会挖出老六脉渠,然后“额......”又原地掩埋继续施工。

明代六脉渠和清风桥遗址

该处遗址位于中山五路 117 号,原惠如茶楼西侧。1996 年 11 月,配合地铁 1 号线公园前站的开挖工程,清理出一段长 23 米的石砌地下排水渠,当中有一段经过清风桥,清风桥建于南汉国时期(917-971),至清朝尚存。石渠现存深 1.5—2.8 米,宽 4.35 米当中一段桥基长 11.2 米,两边收窄为 3.25 米石渠与桥基筑于淤**积层上,底部密排木桩,桩头上再铺垫一层碎砖、石、瓦片与黏土掺合夯打成 0.2 米的硬土层上用红砂岩条石纵横相间,以石灰粘缝,砌渠壁,厚约 1.5 米,渠壁平直,砌工规整。**条石中发现有刻凿记号及文字,其中有“前卫左所”四字,确证了渠的年代、明代驻卫所的军队还需担负城建工程。

渠内堆积分两层:第一层厚 0.19—0.42 米,出土有大量釉陶、青花瓷、青釉瓷、白瓷等残片,属明晚期。第二层厚 0.25—0.4 米,出残砖瓦及少量青花瓷、青瓷残片,属明中期。两层出青花瓷 3000 多片,器形有碗、盘、杯、壶、炉、小盒等,主要为景德镇民窑产品。这段石渠即为明代城内六脉渠之“左一脉”,与上条宋六脉渠遗址南北相对,由于当中一段未能发掘接通,难以确定更为具体的时间。在原惠如茶楼西侧的这段石渠,当中变窄的石桥基址,即清同治《番禺县志》所载的清风桥所在,志谓“七块石桥在华宁里街,古名华宁‘石桥’,水通清风桥大渠”,指的就是这个位置。

另外,10 年前有挖出清水濠故道的记载,清水濠在城东。http://news.163.com/07/1108/01/3SO7229C0001124J.html


k.xerxes 于 2017-2-28 23:18:52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7-2-28 13:36

依照你的逻辑,广东攻略就是不去打明军、不去打地主团练、不去抓关帝庙等反动份子、不用保卫元老、不用守 ...

陆军参与公共工程从来没停过吧, 帮给农场打工还席亚洲偷的鸡, 修陆军军官俱乐部, 给俘虏劳工队伍当监工。 海军也是各种贸易和运输任务。


鹰从天降 于 2017-3-1 07:45:53 发表了:

肥仔曙 发表于 2017-2-28 22:46

说句题外话,老城区有时候建房子,会挖出老六脉渠,然后“额......”又原地掩埋继续施工。

明代六脉渠和 ...

宽 2 米,深 4 米,这真的可以和巴黎下水道一拼了吧


波尔布特 于 2017-3-1 10:07:31 发表了:

k.xerxes 发表于 2017-2-28 23:18 陆军参与公共工程从来没停过吧, 帮给农场打工还席亚洲偷的鸡, 修陆军军官俱乐部, 给俘虏劳工队伍当监 ...

那是以前没仗打、没有大量治安任务的和平时期,现在的广东攻略,就算是最核心的广州城近郊都没法匀出兵力长期巡逻确保治安,他们哪有时间打工?

你以为现在收拾关帝庙仅仅是因为治安问题?部分原因还不是为了尽快收集一批廉价劳动力用于填补扩军后的劳动力缺口,就好像日本侵华时抓了大批中国、朝鲜劳工去日本本土干活!


波尔布特 于 2017-3-1 10:48:12 发表了:

小穷 发表于 2017-2-28 21:16 实际原因是同人转正抄的山药蛋派,晋东南人均八分地的环境一定要削足适履成临高。

人不管怎么安排都是那 ...

抄山药蛋派是一回事,但人均耕地可没抄,现在海南的难民就是种地忙不过来。没有畜力和机械,大农场想提高生产效率业也很难,当年的人民公社解体的部分原因就是因为农业设备、资材跟不上,无法大规模复制“农业学大寨”,所以干脆恢复了小农经济。

让难民长期 20 人睡一个屋子,你还真想得出来,大明地主对佃户都没这么刻薄,这都快赶上早期满清对包衣的待遇了。

要是现在元老院的农技员要是真的多到平均 3000 亩分配一个人,干脆每个村子驻扎一个农技员不好吗?(根据每户分 20~40 亩,每个标准村 200 户算,每个标准村的耕地估计得有 4000~8000 亩)何必像现在这样连模范村都一两个月才能见到一回农技员!很显然,现在的农技员的分布规模就是每个农技员得花上一两个月才能将自己负责指导的耕地巡视完,无论是大农场还是分田到户都一样!

要是元老院现在的扫盲教师足够,你以为他们不想让标准村 100%完成扫盲?

还有大牲口,现在连陆军都没搞定骡马化,你觉得能有多少大牲口分给农业口?

以前是和平时期,吴南海也许能说动企划院顶住陆军的压力先把大牲口给他,现在是战时,陆军不把农业口现有的大牲口“借走”拉大炮就算不错了,还玩什么大农场?

其实说这样已经扯远了,关键在于现在元老院没有足够的军费和治安费预算用于武装、养活十几万脱产人员去打仗、抓人。

最新的章节看了没有?现在元老从关帝庙那里抄出十几万两银钱都两眼放光,感慨刘市长终于可以手头松一松了。但实际上这笔“横财”也就够 1000~2000 名伏波军在不打大仗的情况下维持一年的开支而已。

换成警察的话,估计可以维持广州市警察局两年的开支。难道你希望警察别上街巡逻、抓人抄家,转而去打零工?


bulubuluxiaomox 于 2017-3-1 10:48:23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bulubuluxiaomox 于 2017-3-1 12:38 编辑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7-2-28 15:46 你自己看清楚自己转得节选,还没打仗呢,那些人就在抱怨“出劳役太多”;种地方面,“种 20 亩好地都吃力, ...

于是又回到那个死循环了:

没资源养更多军队和学校

没军队和学校就没干部,

没干部和军队就没法占领和消化地盘,

不占领和消化地盘就没资源。

那么你打算怎么做呢?闷在这个死循环里不出来了?

你也说了,人力匮乏一直是元老院的大问题,那么为什么不解决呢?又不是不能解决。历史上古今中外几千年那么多经验,扩军全面动员强制教育等一系列作法都有现有教程可以参考。为什么就把问题当成理所应当存在的了?

这又不是游戏里,占下个区域呆一会就变色成自己的了。游戏那是照着正常政权的情况来推导的,但你看这当前的做法,

要大规模行动了却不进行全面动员结果造成人力不足,

要建立大帝国却没进行相应的大规模教育来培养干部,

一边说要与旧社会割裂打倒旧文化却一边又因为人力和干部不足不得不招收旧文人来进入体制,

要占领并统治一个新地区却没有强行把地区内敌朝廷的思想和势力割裂并摧毁,

要去打仗却觉得用刚好打败敌人的兵力把敌人打走就够了不按照正常打仗的规章进行扩军和纵深部署,

口口声声说自己组织化工业化无敌却把招来的难民分了田扔乡下去种地从而导致已经被组织起来的难民们去组织化。

这像是正常政权吗?


小穷 于 2017-3-1 11:13:13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小穷 于 2017-3-1 11:18 编辑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7-3-1 10:48 抄山药蛋派是一回事,但人均耕地可没抄,现在海南的难民就是种地忙不过来。没有畜力和机械,大农场想提高 ...

“”郧素济又问:“天地会有耕牛贷款,有人贷吗?”“少。大伙都说‘如今吃穿不愁了,日子过得安稳,又有自家的地,可不敢胡来“”

郧素济想倒都是一个调调!

其他不说了登州之乱是 1632 年崇祯四年,广东攻略是崇祯八年居然还凑不出足够的人力来。。。凑干部居然还要

“”面向社会招收持有初小文凭或者持有乙、丙种文凭的男女 500 人,实施行政速成培训。如果无法招募到足够的符合条件的人员,则放宽到文盲亦可报名,但是必须在二十五周岁以下。将陆海军中年龄较大、军事素质较差、体能欠佳的人员全部做退役处理,充实到地方干部队伍中充当武装干部,以备调用。这批人员大约有四五百人。“”

o(╯□╰)o


波尔布特 于 2017-3-1 14:52:24 发表了:

bulubuluxiaomox 发表于 2017-3-1 10:48 于是又回到那个死循环了:

临高不是死循环,而是在一边改造社会一边逐步升级资源,打广东的一个明显好处是可以马上增加至少 100 万两的财政收入和大约 2 万名脱产军警,缺陷是突然增加了 700 万人口需要管理。花几年时间耐心改造和建设后,1000 万两的财政收入与 10 万脱产军警的出现不是梦。只不过临高启明写得慢,你才觉得不爽。书里到现在为止占领广州才大半年,李子玉的学警培训都没正式结束,你着什么急?

旧文人如果愿意放下身段接收改造,其实问题不大,临高吧有人发文科普过,辛亥革命时造反的新军军官普遍是秀才等旧文人出身,陈独秀等很多一共的早期领导人也是旧文人出身。

至于把招来的难民分了田扔乡下去种地从而导致已经被组织起来的难民们“去组织化”,这个比起二共解散人民公社、分田到户已经不算什么了。难道你觉得二共不像正常政权吗?

临高与二共的区别是,临高一直再逐步增强对归化民的组织;而二共在农村的基层组织改开后一直在衰退并走向崩溃。

临高从一开始就没有足够的干部把难民组织起来,开始难民少还能支撑,难民一多只能先把已经完成初步培训的老难民暂时“放羊”。但临高从未想过要把难民去组织化,只不过暂时缺乏干部,所以暂时用最省力、最省钱的小农+少量乡村干部的模式进行组织,虽然不如人民公社,但还有有组织的,并不是真的去组织化,而且将来随着越来越多年轻干部的陆续上岗组织力会越来越强。

你倒是说说看,在缺乏物质基础的情况下,如何让临高治下的民众迅速增加组织力?跟神父、阿訇合作推广一神教吗?还是像二共那样请“乡贤”?


波尔布特 于 2017-3-1 15:28:04 发表了:

小穷 发表于 2017-3-1 11:13“”郧素济又问:“天地会有耕牛贷款,有人贷吗?”“少。大伙都说‘如今吃穿不愁了,日子过得安稳,又有 ...

人民公社不是光有耕牛就能搞起来的,当年西方的大农场其实是在第二次产业革命的基础上建起来的。在整个大农场生产流程中,耕牛最多只是农机的动力系统的一部分,而且由于牛的行走速度慢还是比较差的动力系统(记得当年西方大农场比较流行的畜力机械是马拉收割机)。

实际上耕牛还真是跟小农经济最配,你听说过有大农场把牛作为主要动力的吗?

以临高现在的局面,干部的培养,还真是一件期限漫长的细活。记得当年从 1905 年满清废科举,到“五四新青年”的崛起,足足过了 14 年,而且当年的“新青年”普遍幼稚,在土地革命时期干过不少荒唐事,又磕磕碰碰“干革命”熬了十几年,到了抗战时才成熟起来。如果从洋务运动算起,中国从引进西方文化,到出现合格的社会改造群体,足足熬了 70 多年。

临高就算有穿越优势,也不过是把从洋务运动到废科举的这段时间有限省略,要培养出大批的合格干部,最少要 20 年(10 年文化学习+ 10 年工作实习)。

才 4 年你就觉得慢?就算稚嫩如文革红卫兵,人家造反前也是经历了 6~12 年的洗脑历程与现代化生活经历的!

对了,我知道有种方法可以快速培养基层干部,那就是找阿訇教《古兰经》,3 年时间一边认字一边学习《古兰经》,再实习上 1 年,就能成为一个“先进”的封建社会基层干部了,不要说跟现代教育系统比速度,比需要读四书五经的儒家都快多了,真的是又快又省,但这是你想要的效果吗?


波尔布特 于 2017-3-1 15:33:20 发表了:

小穷 发表于 2017-3-1 11:13“”郧素济又问:“天地会有耕牛贷款,有人贷吗?”“少。大伙都说‘如今吃穿不愁了,日子过得安稳,又有 ...

实际上吹牛自己都承认,临高在教育和技工、干部培训方面,是开了加速金手指的。


气持样 于 2017-3-1 15:57:06 发表了:

我觉得才 4 年就有现在的局面已经不能说是慢了(开挂才准确)


小穷 于 2017-3-1 21:36:14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7-3-1 15:28 人民公社不是光有耕牛就能搞起来的,当年西方的大农场其实是在第二次产业革命的基础上建起来的。在整个大 ...

如图


波尔布特 于 2017-3-2 10:14:53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波尔布特 于 2017-3-2 10:16 编辑

小穷 发表于 2017-3-1 21:36 如图

这能说明什么?小农经济模式下这种画面也常见,你没听说过“租牛”吗?

我早说过了,牛不是建大农场的唯一要素,其他资源跟不上也是白塔。而且牛不是不可取代的。要是临高得马匹够用,你以为他们很像玩牛拉公交车?记得西方玩现代模式大农场是从蒸汽拖拉机开始的。

看过《禽兽不如的穿越女》没有?里面欧洲农民耕地的梨要用八头牛拉,由于配套的犁有问题,却并不比中国农民用一头牛拉梨的效率高。

临高要全面推广大农场,先问问蒸汽拖拉机和蒸汽抽水机产量如何!只有牛用的时候,大农场和小农耕熟田天晓得谁更有优势。

最少,得先看看临高的农技员啥时候多到能平均一两个村子配一个,再来谈全面推广大农场的问题。

另外,如果你认真看文的话,就应该发现临高自己也在竭力发展大农场,除了临高的南海农场,香港有农垦联队,其他几个驻外站点农业口也是以高组织度的大农场模式为主。海南岛没能全面推广,一是因为农技员与其他配套资源不够,二是海南岛作为根据地安全有保障,没必要在农村基层全面组建准军事组织(就算想建也没足够的资源),因此标准村组织度低一些没问题。


肥仔曙 于 2017-3-2 12:34:00 发表了:

鹰从天降 发表于 2017-3-1 07:45 宽 2 米,深 4 米,这真的可以和巴黎下水道一拼了吧

反了吧长宽?鹰叔


鹰从天降 于 2017-3-3 09:02:38 发表了:

肥仔曙 发表于 2017-3-2 12:34

反了吧长宽?鹰叔

啊,我搞错了,是宽 4 米高 2 米

你也搞错了,我是从兄不是鹰叔

就这尺寸足以搞下水道黑市了吧


punishment 于 2017-3-3 09:42:03 发表了:

小穷 发表于 2017-3-1 08:36

如图

哥哥你这是哥本哈根的 gefion fountain,19 世纪末的雕塑讲的是 9 世纪的神话故事,那赶牛的是女神 gefjun,拉的是哥本哈根所在的西兰岛

这跟资本主义大农场用牛生产的关系是?


小穷 于 2017-3-3 11:41:16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小穷 于 2017-3-3 11:57 编辑

punishment 发表于 2017-3-3 09:42

哥哥你这是哥本哈根的 gefion fountain,19 世纪末的雕塑讲的是 9 世纪的神话故事,那赶牛的是女神 gefjun,拉 ...

神话都是来源于生产生活的,采用多头牛拉犁的生产方式早就存在了。上面信誓旦旦大牲口一定要马骡和军队抢牲口,爪机上张经典照片给他见识下牛而已。到了北美大农村农田广阔,19 世纪搞数头大牲畜牵引耕作,生产效率比临高标准村强到不知道哪里去了。更搞笑的是,这是 500 废自废组织度的结果。 一边嫌人手不够用,一边又放任治下小农低水平低效率耕作。辛辛苦苦收来的人不识字安置到村里各立门户,农技员又忙不过来,实际上就是放弃了这部分人力。真的想高效生产,村民都是人市上换回来的,直接组织生产公社集中耕种派工,播种以后组织集体扫盲,根本不至于混到发动机行动开始四年以后派干部连文盲都考虑收。

看看北美的耕作效率

1862 年宅地法规定

Any person who was the head of a family or who had arrived at the age of 21 years, a citizen or having filed to become naturalized, had never borne arms against the U.S. or given aid and comfort to its enemies, could claim 160 acres of unoccupied available Federal land.  A $10 application fee, then $4 to record the claim, then \$4 when “proven” was the total cost to file. A copy of the application is shown in chapter 7 of Iowa:  The Home for Immigrants….  They would stake out their 160 acre farm, put up their first crude cabin and try to produce 10 acres of crops in the first year, as required

一户可以要求 160 英亩土地,这是要去 iowa 开荒的,第一年就要求种 10 英亩,1 英亩=6 亩地。

Oxen are the plowers of primitive society.  Various species are used all over the world.  For our pioneers they broke sod, pulled stumps, and moved stones, their great strength almost essential to sodbusting.  Hitched to a breaking plow would be 3 to 6 yokes of oxen (6 to 12 animals), but most commonly 3 yokes pulling a 24 inch plow with 2 men.  That combination could break (the first plowing) 2 acres per day.  Sometimes 2 or 3 families would jointly own a team of oxen. Oxen were replaced by horses as the soil mellowed and the oxen died. They were gone from many areas by the end of the Civil War. The season for breaking was a little over 2 months.    上面说牛不如马还是多头牛效率不高来着?

A breaking plow was used to turn the virgin sod.  The fibrous and tangled prairie grass roots made plowing very difficult.  The soil surface was a mass of rootlets — ½ square meter of Big Bluestem sod may contain 13 miles of fine hairs and rootlets.  A normal plow could be used for subsequent plowings, but the first plowing had to be done by a breaking plow — very large, made to cut and turn a furrow 20 to 30 inches wide, with a razor-like edge on the shear (share) to cut through the roots and for the ease of the team of oxen.

In ca. 1870, 2 men and 6 work animals using two 14 inch plows could plow 5 or 6 acres a day.

密西西比         Jones County,1868 年的播种面积是 127104 英亩,即 76 万亩,收获了 1733062 蒲式耳,折合 2 万吨以上各种谷物。这个吊丝郡 1970 年才 5 万人,1860 年只有 3300 人,算上奴隶有没有一万都难说, 比标准村的效率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海南 1949 年播种面积是 600 万亩,6 年后扩大到 1000 万亩,在明朝地广人稀,有足够的空间搞大农庄,元老院自戳双目而已。一户才分二十亩好地,三四十亩劣地,还没我同事家后院大。

Oxen31.jpg(60.82 KB, 下载次数: 0)

2017-3-3 10:46 上传

breaking-prairie.jpg(65.7 KB, 下载次数: 0)

2017-3-3 10:47 上传


气持样 于 2017-3-3 12:53:30 发表了:

小穷 发表于 2017-3-3 11:41 神话都是来源于生产生活的,采用多头牛拉犁的生产方式早就存在了。上面信誓旦旦大牲口一定要马骡和军队抢 ...

这么厉害?这些开荒者有没有机器呢?


气持样 于 2017-3-3 12:54:42 发表了:

小穷 发表于 2017-3-3 11:41 神话都是来源于生产生活的,采用多头牛拉犁的生产方式早就存在了。上面信誓旦旦大牲口一定要马骡和军队抢 ...

但是折合下来每亩亩产也只有 52 斤,这效率似乎也有问题呀


气持样 于 2017-3-3 12:56:29 发表了:

话说你们是怎么从下水道歪楼歪到农业生产上的?


波尔布特 于 2017-3-3 16:09:17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波尔布特 于 2017-3-3 16:14 编辑

小穷 发表于 2017-3-3 11:41 神话都是来源于生产生活的,采用多头牛拉犁的生产方式早就存在了。上面信誓旦旦大牲口一定要马骡和军队抢 ...

用牛拉梨本来就是自古以来就有的,但资本主义大农场也是自古以来就有的吗?

只有牛没有其他配套的工具和资源,资本主义大农场搞个 p,就像我之前说过的,《禽兽不如的穿越女》里面披露,欧洲中世纪的八头牛拉梨的效率还不如中国古代一头牛拉梨的效率,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你知道西方大农场里是蒸汽机等非畜力机械多还是畜力机械多?是牛用得多还是其他大牲口用得多?是畜力用得多还是人力用得多?

实际上西方大农场的主流也是“分田到户”,只不过农场里人少机器多、牲畜多。要是元老院的牛真的多到能普及大农场,干嘛不给每户人家分几十头牛?如果军队骡马不够,你以为军队不会去抢牛?(记得当年 pla 登陆海南后就打过海南大个头土牛的主意,结果由于这种牛不耐寒,拉到大陆后养殖失败)

另外就像楼上说的,你贴的资料里直到 1868 年西方大农场的每亩亩产也只有 52 斤,这真是让人不敢恭维,中国明清时代小农经济模式下已经是达到南方水稻亩产 300~400 斤,北方小麦 100 斤左右。就算是中国最贫瘠最干旱的西北地区麦田,也能有 40~50 斤的亩产。密西西比河的沃土,大农场生产,亩产竟然比中国最贫瘠之地的小农生产稍高,你这是在黑大农场吗?

而且,真正的大农场,对劳动力数量的要求是不高的,但人员素质的要求很高。真要搞了大农场,元老院就得让绝大多数难民吃闲饭或放走,然后把有限的归化民干部塞进农场管牲畜、操纵机械,这本身跟你要求的难民组织化是相违背的。

而要将大量文化层次低的难民组织起来,除了军队和低技术的劳动密集型工矿业,还真就是现在的标准村效果最好。

仅管理干部的比例,自耕农组成标准村要比军队、工矿企业节省很多。标准村只需要几个干部就能管几百上千人,而同样人口规模的军队和工矿企业,则需要最少两位数的军官或监工,两者的干部配备比例几乎差了 10 倍以上。

不要看不起自耕农组织模式,中国盛唐时代的府兵,明代早期的卫所,还有拿破仑的大军,都是建立在自耕农基础上,战斗力很强,用古代的话说就是“良家子从军”。

感觉有点扯远了,你真想要 10 万屯田兵,根本不必打那些难民的主意,接收大明在广东的卫所屯田,残留的军户+在本地招募失地农民,差不多就能凑出 10 万屯田兵。但为了不耽误生产,屯田兵的作战时间有季节性,有机动范围限制(不能离家太远),而且一般只能动员 30%以下的兵员,这根本不符合现在的治安需求。如果要凑出 10 万可以随时可以动员的屯田兵,则意味着需要 33 万以上的屯田兵和几百万亩左右的军田,这根本不是元老院短期内能搞到手的!

这也就是为何大明有大约 300 万军户,但极少能动员出 50 万人以上规模的作战兵力(实际上多数大规模战争动员不到 20 万人)。在广东,大明有超过 10 万军户,但只能动员大约 2 万人,海南卫所理论编制有 1.3 万人,实际能打的只有 2000 多人。

最重要的是,你上哪凑出动员他们的军费和可靠干部群体?屯田收入只够平时养活他们,打仗、执行任务时的物资消耗和犒赏是要另外发的。

以投降的大明军户现在的处境,军粮管够,他们对元老院的忠诚度不会比难民低到哪去,还有军事底子!

如果是在城市里临时执行低烈度任务,也根本不必找屯田兵,派警察和干部动员市民就行了,你没注意到这次抓捕乞丐有广州市民里的“治安积极分子”参与吗?


波尔布特 于 2017-3-3 16:28:50 发表了:

小穷 发表于 2017-3-3 11:41 神话都是来源于生产生活的,采用多头牛拉犁的生产方式早就存在了。上面信誓旦旦大牲口一定要马骡和军队抢 ...

还有,现在海南地广人稀的地方多数都有很严重的疟疾问题,把难民分到那些地方你是想多来几次田独矿工暴动吗?

就算疟疾能克服,开荒也要花费巨大的人力物力,要不是元老院有黑科技,想开荒都不一定有收成,当初梁公子可是像看傻子一样的看待 500 废在海南的开荒举动。

1949 年海南岛的开发程度不是明末能比的,1950 年代中国的经济水平也不是明末中国和临高可怜的工业产值能比的。就算是 1950 年代,tg 有海量的干部和一定的工业基础,开荒 400 万亩土地都花了 6 年时间,以临高位面的处境,4 年时间够干啥的?


小穷 于 2017-3-3 20:53:10 发表了:

气持样 发表于 2017-3-3 12:54 但是折合下来每亩亩产也只有 52 斤,这效率似乎也有问题呀

1 吨玉米=39 蒲式耳,1 吨小麦=36 蒲式耳,燕麦=60 蒲式耳,1733062 蒲式耳全是玉米小麦的话折合 4.5 万吨,燕麦折合 2.6 万吨。

用 iowa 的数据来看,1867 Iowa produced 70 million bushels of corn from a yield of 50-100 bu. per acre.  Oats were threshed at 40-60 bushels per acre at that time.   折合 6 亩地出产 1-2 吨玉米,是不是就正常一点了?

歪楼的主要原因是,髡贼缺乏人力到了一个触目惊心的程度,攻略广东的时候抽调干部不得不连文盲都要,上岸后“抽不出一个连国民军”早点取缔乞丐。同时大量人口被浪费在标准村低效率的小农经济里,连扫盲都做不到。实际上在北美大陆在水热远不如海南的情况下开荒达到同样的生产效率只需要十分之一的人口,iowa 今天零下 6 度。

当然这可能是政治倾向问题。


小穷 于 2017-3-3 21:08:02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小穷 于 2017-3-3 21:24 编辑

气持样 发表于 2017-3-3 12:53 这么厉害?这些开荒者有没有机器呢?

1862 年颁布宅地法,掀起了西进开荒的高潮。

1862 年-1875 年开始用马匹取代人力,定义为北美农业革命。

1865 年两种犁 Gang plows,sulky plows 开始应用,当然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有什么优势。

蒸汽拖拉机 1868 年开始实验性应用。

楼上那个一直脑补成资本主义大农场(当然很多人吐槽过他各种。。不说了),实际上当时宅地法鼓励的是小农经济,“”使独立的自耕农确立大草原上的宅地权利“”,每户给大约 1000 亩荒地,缺乏人力导致必须上大家伙提高效率而已。

开荒的难度前面也说了,0.5 平方米的地下有 15 公里的根系,就是靠着牛拉犁开出来的。

赵树理的老杨同志是描写晋东南农村的,那边到处都是破碎的沟壑,人均一亩地都不到,一家的地破碎成十多块每块只有一二分,放到海南完全水土不服。

在安置发动机掠夺的人口上,是开了大大的反向金手指的。


气持样 于 2017-3-3 21:13:07 发表了:

小穷 发表于 2017-3-3 21:081862 年颁布宅地法,掀起了西进开荒的高潮。

1862 年-1875 年开始用马匹取代人力,定义为北美农业革命。

186 ...

原来如此,那现在海南应该有多少亩耕地,产粮多少合适呢?我准备要做 1635 的国庆报告了所以想咨询下


小穷 于 2017-3-3 21:31:14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小穷 于 2017-3-3 22:21 编辑

气持样 发表于 2017-3-3 21:13 原来如此,那现在海南应该有多少亩耕地,产粮多少合适呢?我准备要做 1635 的国庆报告了所以想咨询下 ...

那就不知道了。贴这些资料只是说 500 废极大的浪费了发动机行动掠夺来的人力,而且还要温情脉脉的给搜罗来的流民吃大米白面。

实际上能玉米小米荞麦高粱干饭管饱就是天堂。(粗)干粮管够,这生活水平已经达到 1965 年的华北了。

海南现在是玉米育种基地一年三熟。以前种一些粟类作物也很普遍,还可以种旱稻。建议多旱田少水田。 水田是疟疾的温床。


小穷 于 2017-3-3 21:50:05 发表了:

气持样 发表于 2017-3-3 21:13 原来如此,那现在海南应该有多少亩耕地,产粮多少合适呢?我准备要做 1635 的国庆报告了所以想咨询下 ...

我这和 iowa 一个纬度,今年是暖冬,今天这样。


波尔布特 于 2017-3-3 22:27:36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波尔布特 于 2017-3-3 23:31 编辑

小穷 发表于 2017-3-3 20:531 吨玉米=39 蒲式耳,1 吨小麦=36 蒲式耳,燕麦=60 蒲式耳,1733062 蒲式耳全是玉米小麦的话折合 4.5 万吨,燕麦 ...

6 亩地出产 1-2 吨玉米,这点亩产小农经济一样可以做到,有啥优势可言?

农业这点事,如果想少堆人,就得多堆机器、多堆能源、多堆牲口,你给我说说,元老院现在有啥办法可以堆海量的机器、能源、牲口?

如果一样是堆人,在基建相同的情况下,论亩产分田到户和人民公社其实没多大差别,小农经济也不是不能搞基建。

还有,干部缺乏这种事跟农业模式无关,关键在于教育口,你以为不搞标准村教育与干部培训就能坐火箭速度了?

另外我记得髡贼之所以在标准村里搞小农经济,主要原因之一是工业口与其他部门短期内暂时无力吸收并培养那么多难民成为“人力资源”,所以把标准村当成人力“蓄水池”,毕竟让那些难民搞小农经济可以不用培训,用得管理干部也最省。

现在的情况是,元老院最急需的干部和技术员,那些难民短期内干不了,不管他们是去标准村还是人民公社,培训的速度都一样,这件事从一开始就不是组织决定资源,而是资源决定组织模式。而那些难民能干的屯田兵,广东新占领区的投降军户一样能干,还能干得更好!

最后要说的是,水热条件不是发展农业的唯一要素。海南水热条件好又如何,在梁公子为代表的中国传统农学家眼里,在海南开荒根本是血本无归的事;临高土著也说过,南海农庄那块地之前福建移民试过开荒,也是血本无归。反而辽东那里,在野猪皮造反前有几百万汉人跑去开荒,清末小冰河更严重,闯关东的汉人却比明代更多!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水热条件好的台湾直到明末也只有几万汉人,很多福建人宁可舍近求远跑去菲律宾、泰国等东南亚地区谋生。台南平原的耕地在日本人大修水利前亩产惨不忍睹!


小穷 于 2017-3-3 22:58:5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小穷 于 2017-3-3 23:22 编辑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7-3-3 16:28 还有,现在海南地广人稀的地方多数都有很严重的疟疾问题,把难民分到那些地方你是想多来几次田独矿工暴动 ...

“”还有,现在海南地广人稀的地方多数都有很严重的疟疾问题,把难民分到那些地方你是想多来几次田独矿工暴动吗?“”

不要脑补,多看看资料。架空的空对空不说了,你体力比我好。 疟疾和蚊子的栖息地的常识总不能脑补吧。那个时空哪里没有疟疾问题? 我几年前就吐槽过 临高在寄生虫问题上的金大腿了。灌溉作物给蚊子幼虫躲避各种威胁的空间,同时以花粉、碎屑、微生物形式提供营养物质。其中,稻田的条件又尤为适合,并提供蚊子幼虫永久的栖息地。

在香港傳播瘧疾的病媒主要是微小按蚊及日月潭按蚊(又稱雜普爾按蚊)。微小按蚊於未受污染,而水流受岸邊植物阻礙的山澗滋生;日月潭按蚊則見於水淹的草地,而在稻田及灌溉水道其滋生數量特別多。兩種按蚊叮咬人的高峰時間是在午夜(即晚上十一時至凌晨二時),其飛行距離可達兩公里。由於數量極少的按蚊便能傳播瘧疾,因此控制按蚊滋生是十分重要的。

上海南汇县志

疟疾,本地俗称“岳子”。1940—1947 年本县疟疾大流行,蔓延极广。1949 年秋,又发生一次恶性疟疾大流行,几乎家家不漏,有些儿童未及诊治而夭亡。

武昌县志 疟疾    清代,武昌有 3 次疟疾大流行记载,分别是雍正十二年(1732 年)、同治十一年(1872 年)、光绪六年(1880 年)。民国时期,1931 年国际联盟派库伊特(Cuⅰt)来华,他在武昌调查小学生 700 人,其中脾肿大 16 人,脾肿率为 2.29%;血检 6 人,未找到疟原虫;在汉口检查儿童 364 人,脾肿率为 1.65%;血检 10 人,阳性 3 人,均为间日疟原虫;在汉口灾民中,血检 635 人,阳性 183 人,带虫率为 27.4%,其中间日疟 25 人,恶性疟 127 人三日疟 31 人。1946 年,汉口有疟疾患者 904 人,1947 年有 797 人。

建国后,1954 年 7 月湖北医学院对喻家山地区 7—16 岁少年儿童进行调查,共血检 1 407 人,疟原虫阳性 18 人,带虫率为 1.28%。其中间日疟 7 人,三日疟 8 人,恶性疟 3 人;查脾 l 577 人,脾肿大 623 人,脾肿率为 39.5%。据病史访问,当地有 80%以上的居民患过疟疾。


小穷 于 2017-3-3 23:20:18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小穷 于 2017-3-3 23:21 编辑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7-3-3 16:28

还有,现在海南地广人稀的地方多数都有很严重的疟疾问题,把难民分到那些地方你是想多来几次田独矿工暴动 ...

"抗疟前疟疾的流行遍布全岛, 据调查, 高度、超高度疟区的人口占总人口的 43.0%, 中度疟区人口占 26.3%, 低度疟区人

口占 30.0%\$& 1\$& 。高疟区居民的患病率, 即疟原虫率几乎达到饱和的程度\$& 2 ~ 4\$& 。1954 ~ 1955 年在万宁县兴隆地区进行婴儿疟

疾新感染的逐月调查, 结果出生 12 个月以内的婴儿, 累计疟疾新感染率高达 90.9%, 全年 12 个月均有婴儿新感染发生\$& 1\$& , 足

见山区疟疾流行之严重"

山区疟疾是很严重,但是平原丘陵一样严重,把流民安置在海南各地都一样得,包括地处平原的海口临高。如果有少数流民没有得过的话。

11.jpg(147.93 KB, 下载次数: 0)

2017-3-3 23:17 上传

旧社会疟疾就是一种生活方式,不要用现在人的立场和人生观看古代人。

12.jpg(57.92 KB, 下载次数: 0)

2017-3-3 23:19 上传


bulubuluxiaomox 于 2017-3-4 10:55:36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7-3-1 14:52 临高不是死循环,而是在一边改造社会一边逐步升级资源,打广东的一个明显好处是可以马上增加至少 100 万两 ...

然而你说了很多都是应该全面动员、扩军和战时管制的理由,最后得出的结论却是啥都不用做?

毫无疑问,自己培养的干部哪怕水平不行,也是脑门盖了个“澳宋人的人”的戳,和招收的土著文人干部对政权的效果是截然不同。差别不亚于八旗本队和汉人地主对满清,根据地党员军队和投诚降军官员对 TG 的作用。如果将来政权稳固,本队干人员几十上百万,那么倒是不介意加点外人辅助一下。这事业初创就招外人为中坚,就是在给自己埋雷。

至于临高和二共,那情况更是天壤之别。临高在创业期,正应该用尽一切办法增强实力增加胜率。二共那是事业已成开始守业了,丢点累赘出去又没什么。即便是以 TG 为例,那也是先期给人民点好处然后管制赚得三十年发展,然后去掉管制减了几亿累赘。对照临高,那也应该趁难民一无所有时将其组织利用起来,赚得几十万随时能用的青壮,等不需要了再把自由和分地作为赏赐给那些优秀的难民,再赚得几十万劳力。像文中那样直接就分地丢乡下,那得到的只有几十万能纳税的人口,发动机计划的成果绝大部分浪费掉了。

再说,即便是讲经班量产干部,那也是十分先进的组织方式。不要说能够击败其他军阀的塔利班,就连 TG 这类近代政党,在很多方面都脱胎于这类宗教组织。在这方面,临高的统治水平甚至比不上一般封建政权,真心没资格轻视讲经班。


波尔布特 于 2017-3-4 14:30:35 发表了:

bulubuluxiaomox 发表于 2017-3-4 10:55 然而你说了很多都是应该全面动员、扩军和战时管制的理由,最后得出的结论却是啥都不用做?

毫无 ...

临高能做的都做过了,只不过你太眼高手低了,对效果不满意而已。

军事动员临高做过了,且不提生活安定下来的很多归化民干部、士兵一片哀嚎,就算真的想征兵 10 万也没那么多军费和军粮,这意味着上千万两的军费。别用满清做对此,人家的选择是屠城后用抢来的粮食物资做军费,而临高在几乎买光南洋的粮食后,反而要用其中的大部分用来稳定广州的粮价。

而论兵员素质和和从军满意度,新收编的前大明底层军户比那些已经安定下来的难民要强上一大截,那些突然吃饱饭的底层军户对元老院的忠诚度不会低于那些已经吃饱饭很久的前难民。至于军官阶层,早就被清洗过了,所以李子玉一开始跟伯父跑了。

论干部素质,现在杜雯培养的干部就是“讲经班”的水准,虽然这种培养模式速度快,也不是快到你说“我要干部”就能马上成千上万的冒出来的。人家默罕默德直接招募识字群体短训,也不是几年内就成事的,更何况 500 废得从扫盲开始,像杜雯那样专业培养管理干部的元老更没几个人。

我没看不起讲经班,论建设工业化讲经班虽然不太行(大跃进大炼钢等荒唐事的根源之一就是当年 tg 在革命年代培养的“讲经班”级别干部太多),但管理基层还是够用的。反倒是你看不起标准村的组织模式,这种模式虽然不如人民公社,但在当时的环境下不算落后。tg 在解放前的农村基层组织也不过如此,也是包括民兵队长在内的几个村干部管一大群自耕农。

实际上现在元老院的标准村就是大明卫所农兵的翻版,而且是明初的卫所版本,唯一的差别的前几年忙于搞基建没时间、没资源对他们搞军事训练,抛开军事素质仅就组织度而言,你觉得明初卫所组织度差吗?

元老院现在其实不是缺兵员,而是缺军费和干部!

《晚明》里陈主任在登州搞的动员体系其实也是标准村模式,跟临高的区别是陈主任没功夫培养工业化干部,手下一群充满封建思想的土著干部,思想工作是投靠过来的闻香教邪教份子在做。而且当时就有人说了陈主任在种田方面开了金手指,他的那些屯堡根本养不起那么多脱产军队,买粮也不可能买到那么多。


波尔布特 于 2017-3-4 15:04:26 发表了:

小穷 发表于 2017-3-3 22:58“”还有,现在海南地广人稀的地方多数都有很严重的疟疾问题,把难民分到那些地方你是想多来几次田独矿工 ...

我提疟疾是因为临高正文里有相关内容,也是和比较明显的案例,实际上当年在热带开荒不仅需要面对疟疾,还有其他很多流行病和自然灾害。

要是古人真能忍受海南某些地区的疟疾与其他生存困境,他们干嘛不早点移民过去?

其实真正“不要用现在人的立场和人生观看古代人”的应该是你,别再说什么大明地广人稀,要是真的“地广人稀”,古代人干嘛要用通过溺婴得模式搞“计划生育”?我记得明清时期福建流行的生育模式就是生“两男一女”,多余的小孩生下来后直接弄死!古文对这类“风俗”的说法是“生子不举”。实际上以明代的生产力,中国在唐宋时期人口已经饱和了,因此不仅从那时开始流行“生子不举”,“府兵制”也因为没有多余的土地分配而瓦解了。

后来由于引进并推广了土豆玉米等高产作物,中国的人口又开始膨胀,在明末突破一亿,在清代达到 4 亿,这已经接近工业化之前中国传统农业技术在汉族地区供养人口的极限了。

别以为就你聪明古代人就是傻瓜,要是明代中国真有地广人稀的地方,先想想为啥中国古代农民不移民过去开荒!

不管是临高的南海农庄,还是台南平原,500 废来之前福建移民就试过在那里开荒了,结果如何原因又是什么我早说过很多次就不重复了。有没有想过为啥 500 废的标准村大部分在本来就土著人口较多的琼北而不是当时人烟稀少的琼南?

你的言论让我想起了 1950 年代 tg 搞得 570 万移民计划,当时也是将大量人口迁移到“地广人稀”的地区开荒,你提到的海南大开发估计是这件事的一部分。结果因为自然环境恶劣、活不下去,很多移民很快就逃回老家了。

在谈开荒之前,先想想临高现在有多少资源可用,别忘了现在台南还在用东南亚奴隶填万人坑呢……


小穷 于 2017-3-5 01:54:37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小穷 于 2017-3-5 02:10 编辑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7-3-4 15:04 我提疟疾是因为临高正文里有相关内容,也是和比较明显的案例,实际上当年在热带开荒不仅需要面对疟疾,还 ...

2333 用福建溺婴来证明海南人口压力。。

山西老区南下干部在两广海南搞土改,一家三四十亩地就定成佃富农。。   因为在山西南下干部一生的见识中,人均不过二亩薄地。

琼北平原宜耕地面积扣除城区面积,临高 30 万亩,海口 60 万亩,澄迈 40 万亩,文昌 80 万亩,儋州 70 万亩。这些是宜耕地,指地势平坦土层深厚的地段,不是可耕地。实际上光儋州可耕地面积就 200 万亩。明末海南全省人口 26 万,人均可耕地面积放在这,福建怎么比?

别说海南,说广西

土地改革时统计,地主人均占有耕地面积 66.7 亩,富农人均占有 32.8 亩,中农人均占有 10.9

亩,贫农人均只占 1.2 亩。田分地时统计实有耕地面积 108777 亩,其中没收

地主的耕地 41102 亩, 征收富农的 1597 亩。分田分地时,各乡除留出一些“保留田”由乡政

府管理外,其他耕地、房屋、耕牛、农具按人口分给贫雇农和下中农。他们分得土地后,人

均占有耕地由 1.2 亩上升到 3.18 亩, 中农按原有耕地不动。这耕地面积比福建不知道多到哪里去了。

中国古代为什么没人去海南开荒呢?

因为开荒难啊,人力短时间是开不动的,没有强有力的原动力犁破地下根系根本没法种地。   8 头牛拉的先进的初耕犁只有元老院组织起来才用的起。 你挖过“处女地”没有?我是挖过的,“处女地”和熟地区别大了去了。

个体家庭是承担不起这个风险的,灾害台风大牲畜死亡都会破产饿死,然而公社化就可以抵御风险养十头牛。


波尔布特 于 2017-3-5 10:07:12 发表了:

小穷 发表于 2017-3-5 01:542333 用福建溺婴来证明海南人口压力。。

山西老区南下干部在两广海南搞土改,一家三四十亩地就定成佃富农 ...

你以为元老院没有通过公社模式帮那些难民开荒吗?你也说了明末海南只有 26 万人口(先不提隐户问题),突然一次性给 30 多万难民分配土地,你以为这些耕地是哪来的?还不是元老院投入巨大的资源给开荒出来的。

问题是,这些资源把荒地开发出来是一回事,长期维持大农场生产模式是另一回事。

元老院在海南的农业模式是,首先用人民公社模式将人力和有限的机械、能源、畜力等资源集中起来开荒,等到荒地勉强可耕后再“分田到户”,以节约有限的机械、能源、畜力,将其投入到更多的开荒中。

说起这个,我就想起某个缅甸华侨的经历:他在缅甸当兵,退役后“政府”(是缅甸军政府还是民族地方军阀原文没提)用推土机推出一片土地作为他的转业安置。你必须清楚,一台推土机可以推很多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亩荒地,但要是单纯用于单个农场,那能应用的耕地就不太多了,这里面的资源分配差远了。

把有限的机械、能源、畜力资源都用于“熟地”,还怎么开荒?

如果单纯用人力,其实人民公社与分田到户差别不大,后者还省干部!


波尔布特 于 2017-3-5 10:30:23 发表了:

小穷 发表于 2017-3-5 01:542333 用福建溺婴来证明海南人口压力。。

山西老区南下干部在两广海南搞土改,一家三四十亩地就定成佃富农 ...

你就算想公社化养十头牛,也得有 10 头牛给你养阿,你以为牛群可以像汽车生产线那样一分钟一头牛得冒出来?

话说对于有限的牛群,你到底是希望将其用于开荒还是标准村的“熟地”?


bulubuluxiaomox 于 2017-3-5 11:08:41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7-3-4 14:30 临高能做的都做过了,只不过你太眼高手低了,对效果不满意而已。

军事动员临高做过了,且不提生活安定下 ...

军事动员暴露的问题就更证明了不应该让难民立刻安定下来去分产到户,而是应该一开始就高强度动员然后再缓下来。难民初来时一无所有,人生地不熟,完全靠着元老院才能活,正是可以把难民随意捏扁搓圆的时候。这时候不最大的压榨难民的价值,反而分给难民地让他们生活安逸下来,自然就难以再次动员了。毕竟人是有惰性的,有些事情一开始不做,以后想再做那就要多花很多成本了。

而且无依无靠的难民充军可靠性绝对比那些在旧社会根深蒂固的军户们高的多。

对于元老院来说,即便是自己培养的一些低素质干部,但只要数量够多,那也绝对比招收的那些土著精英干部好,更比没有干部好。所以当初就应该大搞元老院的讲经班,只有杜雯一个人这么做实在是衬托其他人都太蠢或者说眼高手低了。

再说到粮食问题,既然粮食进口量固定,耕地数量固定,总人口固定,那么显然,相对于让大部分人都安逸懒散的种上地,让一部分人忙碌的种地而将另一部分人抽出来脱产实施动员便于更进一步的攻略才是更合理的做法吧


bulubuluxiaomox 于 2017-3-5 12:51:47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7-3-4 14:30 临高能做的都做过了,只不过你太眼高手低了,对效果不满意而已。

军事动员临高做过了,且不提生活安定下 ...

即便是狗,也是饿的时候在面前悬块肉就能让其奔跑 ,但若是吃饱了,就懒散不想动了。

人也是如此,勉强混到温饱,若是能指明能生活更好的路子,人们就会自发的向前并获得成就感,但若是上来就一次满足,那人也是会失去冲劲的。

所以当初对于难民的处理就应该是:直接将其组织起来,以类似于军队的编制,当做元老院的契约长工或佃户,做些耕地搬砖挖土的杂活,确保他们每日忙碌也就能糊糊吃饱土布穿暖住上集体宿舍,若是还想更好,就参军或加入工程队或进学校进行再教育,不仅待遇更好,职称或荣誉到达某一个程度还可以得到分田分房这类的奖励。这样既最大化利用了资源,还调动了难民们被元老院利用的积极性。这才是历史上正常政权的做法。


波尔布特 于 2017-3-5 14:38:35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波尔布特 于 2017-3-5 14:40 编辑

bulubuluxiaomox 发表于 2017-3-5 11:08 军事动员暴露的问题就更证明了不应该让难民立刻安定下来去分产到户,而是应该一开始就高强度动员然 ...

元老院对难民一直是高强度动员动员,没看见下乡那段很多人在抱怨“劳役太多”吗(劳役也是一种动员)?现在归化民群体里根本没几个人真的“安逸闲散”,就算是模范村的村长,也有一大堆表格等着他去填。

只不过当初没想到那么快要打仗(原计划二五末/1638 年后,足足提前了 3 年以上),因此军事训练的部分不多。

我也早就说过很多次了,在这件事上,兵员其实问题不大(虽然有些怨言,但想打仗立功的难民还是有很多的,广东那边更有大把人等着“投髡从龙”),军费和干部才是主要问题——元老院不打算像满清那样屠城抢军费,也没打算直接用土著人才(别说秀才举人,连投降的胥吏和明军军官都清洗了很多),这些都需要慢慢积累,所以运来的难民大部分送去种田搞生产,并且培养了很多讲经班水平的速成干部。

讲经班水平的速成干部虽然比芳草地等正规学历的干部培养速度快,但你别以为真得很容易培养,光扫盲就得一年左右,加上理论学习和实习,恐怕也得 3 年以上才勉强合格。穿越 7 年,临高能凑出几千速成干部真不容易。直接招募有一定社会阅历和管理能力的土著秀才、胥吏、军官估计能把培训时间压缩到一年以内,但你希望元老院那么做吗?

你也别以为办讲经班容易,干这行的人需要一定的情商和较高的演讲水平,绝对外向的性格,能深入基层、清楚了解群众的社会需求,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当希特勒和默罕默德的,回回人人都读《古兰经》,但能当阿訇的也是少数。

实际上,其他元老没有像杜雯那么做,不是他们蠢,更不是他们没想到办讲经班,而是由于性格、专业能力等原因,他们办不了讲经班。

现在元老院里有得是性格内向的闷骚理工宅,但像杜雯能深入基层的“热心大姐”能有几个?你是在怪当初四巨头招募穿越者时有失误没能多招募传销人才吗?

说到“眼高手低”,你自己就是典型!只会说这不对那不对,应该如何如何,却从没想过干好这些事需要哪些资源,工作流程如何,有哪些实际困难。

有兴趣的话,建议你调查一下“大学生村官”的发展情况,看看有多少人愿意去应聘,有多少人应聘成功,又有多少人干好了这行或愿意长期干下去!

或者,你可以写个同人,讲一下如何快速培养干部。记住,要细节、要真实、要科学,别写小白文。

记得很久以前,我就在构思组建基层政权的同人了,但一方面临高正文已经有这方面的内容了,另一方面我发觉想要写好真不容易,又没报酬,就没有下笔。

不得不说,绿教在这方面真是多快好省的典范,政府大楼和大部分公共服务机构一座清真寺就搞定了,大部分公职阿訇都在兼任,但这不符合工业社会的需求。


bulubuluxiaomox 于 2017-3-17 11:07:12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7-3-5 14:38 元老院对难民一直是高强度动员动员,没看见下乡那段很多人在抱怨“劳役太多”吗(劳役也是一种动员)?现 ...

不能合理的利用,浪费过多,当然会一边抱怨劳役太多一边人力物资匮乏了。要不上世纪初管理学怎么会成为那么重要的科学呢。管理学重要的一个开端就是减少无用的动作浪费。五百废在这方面显然严重不合格。

如果不动员,不扩军,不开讲经班,那么干部和物资就永远是问题。

元老院的讲经班和传销的最大区别是传销是以小博大,自然需要相关人员有极强的能力手段。而元老院的讲经班是以强凌弱,以暴力机构为后盾,向学员灌输知识,并给其打上“元老院的人”的烙印而已,只需要讲课人把知识讲述出来,完成知识和思想的扩散,甚至上一届毕业的优秀者就可以给下一届讲课了。就如同 TG 的士兵教育班一样。

当前首先要解决的是干部有没有的问题,识五百字的肯定比不上识两万字的,但绝对比一字不识的文盲好。讲经班培育出十个勉强可用的干部能顶得上一个合格的干部,但对元老院来说绝对比一百个只会种地的农民有用。

另外,就绿绿来说,其组织架构真心是比较先进的。毕竟是近代政党的雏形。有问题的只是其核心思想宗旨不适宜现代市场经济而已。


波尔布特 于 2017-3-17 18:30:34 发表了:

bulubuluxiaomox 发表于 2017-3-17 11:07 不能合理的利用,浪费过多,当然会一边抱怨劳役太多一边人力物资匮乏了。要不上世纪初管理学怎么会成 ...

动员、扩军、开讲经班,这些 500 废早就做过了,只不过速度比不上你看惯的小白文而已,而且吹牛早就说过临高在教育和干部培训方面开了金手指。当年默罕默德也不是传教几年就出成果的,要是把默罕默德传教史改编成穿越小说,估计你还会说默罕默德傻逼不懂得开讲经班。

说到“以强凌弱,以暴力机构为后盾,向学员灌输知识”,这个当年西方传教士和日本人早就干过了,速度如何?结果如何?前后折腾了上百年,有多少中国人阪依了基督教和武士道?

识五百字的人,能不能读懂公文都是问题,这样的人能当干部?亏你想得出来!

现在连元老院培养出来的县长级高级归化民干部都在招募旧文人当幕僚,并且还被那些旧文人忽悠瘸了,你确定只要让难民上上扫盲班、短训班就能当干部用?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7-3-17 18:47:31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7-3-5 14:38

元老院对难民一直是高强度动员动员,没看见下乡那段很多人在抱怨“劳役太多”吗(劳役也是一种动员)?现 ...

说起驴胶的多快好省,这也是我一直主张用新道教配合管理基层的原因了。有人说那是封建迷信,但是改良过的宗教在历史上一直起到基层政权的维稳作用。那些喷我的西粉不会知道他们的西洋粑粑们一直以来在基层都很依赖宗教的教化作用。

为啥现在中国农村基层问题不好做了?就是因为共产信仰被打破,拜金主义需要的契约精神没有建立,而旧文化精神寄托被打倒造成的思想真空。

总之新道教下基层是临高位面最多快好省的一种选择


传福音者 于 2017-3-17 19:01:49 发表了:

人畜无害小白免 发表于 2017-3-17 18:47

说起驴胶的多快好省,这也是我一直主张用新道教配合管理基层的原因了。有人说那是封建迷信,但是 ...

这就是典型的“为了躲一时之痛,不顾将来的百年之忧”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7-3-17 19:41:44 发表了:

传福音者 发表于 2017-3-17 19:01

这就是典型的“为了躲一时之痛,不顾将来的百年之忧”

欧美等信基督教的国家几百年了也没啥问题。

马督工语录:髡贼没有百年运,早晚要被吊路灯。我让他们转职神棍总比吊路灯强多了。


传福音者 于 2017-3-17 21:56:43 发表了:

人畜无害小白免 发表于 2017-3-17 19:41

欧美等信基督教的国家几百年了也没啥问题。

马督工语录:髡贼没有百年运,早晚要被吊路灯。我让他们转职 ...

欧美等信基督教的国家几百年里打了多少次宗教战争?发生了多少次宗教屠杀?

马督工说没有百年国运就没了?我觉得 500 宅建立的国家至少在几百年内绝对是人类的希望,文明的明灯。无数国家膜拜、研究、效仿的对象。


波尔布特 于 2017-3-17 22:36:03 发表了:

人畜无害小白免 发表于 2017-3-17 18:47 说起驴胶的多快好省,这也是我一直主张用新道教配合管理基层的原因了。有人说那是封建迷信,但是 ...

所谓的“封建迷信”,其实是已经过时、落后的中国古典“科学”理论,最典型的就是以《易经》与阴阳五行作为理论基础的中医。这些理论跟现代科学是冲突的,所以受过现代科学教育的人受不了。如果你当初不提那些古典“科学”理论,而是仅仅只是用心理学、催眠等现代科学理论来解释刘市长的病情,应该不会有那么多非议。

不过,我不看好道教用于基层政权维稳,因为基层和平维稳的关键在于合理运用“社会科学”维护社会秩序,通俗点讲就是人际关系的处理、社会矛盾的调节与“人文关怀”推广,基本上都是“文科”类的工作,而“文科”偏偏是道教的短板。

实际上,道教本身是从儒教里分裂出来得“数理化”部分,本身缺乏“文科”方面的理论,道家在搞“文科”工作时,通常是借用儒家和佛教方面的理论。

想想道士与道家在中国人心目中的形象,要么关起门来做“化学实验”、研发特种药物,要么去葬礼上表演一把物理学化学魔术,或者利用地理知识(风水学说)规划住宅、坟墓的选址,谈谈动物变人、人变神仙之类的“生物进化论”,让道士像居委会大妈那样去调节一下夫妻吵架、邻里纠纷甚至阶级矛盾,你不觉得这画面很违和吗?

让道家处理社会矛盾,他们要么一句“无为而治”一推了事,要么用佛教的“因果报应”宿命论安慰一下苦主,实际上啥矛盾都解决不了。这些事实际上是儒家、法家、墨家解决的,其中儒家+法家代表农业定居人口的利益,墨家代表流动工商业者的利益。

还记得马克思说的阶级斗争吗?儒家、法家、墨家都知道自己的屁股坐在哪里,他们的理论也能积极维护有关群体的利益,道家又打算为谁说话?其理论又对哪个群体有利?

此外,法家、墨家实际上是从儒家分裂出来的异端,在汉代之后又统一用儒家的招牌。

这就是为啥儒家在中国当了 3000 年的“执政党”,外来的佛教在汉族地区能和儒家“共天下”、在少数民族地区能当“执政党”,而道教却几乎一直是“参政党”。

西方国家在基层能依赖宗教的教化作用,是因为基督教和儒教一样有人文科学的部分,西方的契约精神其实就起源于基督教(实际上起源于犹太教),西方传教士自古以来就在干居委会和党委书记的工作,而以中国道士的“理工宅”性格,你觉得他们能干居委会的工作吗?

当然,新道教也可以“引入”儒教和一神教人文理论为自己所用,就好像历史上五斗米道抄儒家和佛教的典籍进行改革(最后还是败给佛教)。不过,就算这样成功了,一想到某道士大谈“人伦纲常”、“人定胜天”、“上帝保佑”、“这不清真”(上帝、清真本来是道教的概念)就有一种“假道士”的感觉,基层群众恐怕也会觉得这不是道教,更像是某位儒学名家披着道袍讲学,或者是某些外来宗教的法师/传教士入乡随俗披着道袍传教。

历史上,道教的神灵除了三清尊神,其他都是从儒教那里引入的;道家和儒家的主要区别是道家主张“顺其自然”而儒家要“改造自然”。从一开始,道教就是靠“隐世”和“无为而治”才跟儒教区分开来,一旦为了做基层工作而积极“入世”,那就跟儒教一样了。如果用儒教,那还不如改革儒家或复兴墨家。

西方之所以要用宗教维稳,除了一神教自身的优势外,另一个原因是中世纪西方世俗政权通常是单纯的军事政权,各级行政长官大多是文盲(甚至到了近代有时军事主官还要靠传教士解读军事命令与军事情报,因此相关影视剧里长官叫人“念”信件不是装 B,而是真的不识字),需要有文化的教会协助统治,从而形成了宗教国家的传统。用中国古代的体制套用西方古代体制,教会其实是西方的文官集团,而西方各级封建主只是武将集团。

但中国的国情与西方不同,中国的世俗官僚集团是文武都有的,因此不必在世俗官僚集团之外另外搞出一套打着宗教旗号的“文官政府”。

实际上西方资产阶级革命后,很多国家大搞“政教分离”,教会已经从“执政党”/文官集团转变为类似中国佛教的“参政党”/“乡贤”,对政治的影响力大大下降。

说了那么多,感觉有些偏题了。我最后的结论是,新道教想进基层可以尝试,但道教自身的特点决定了其只适合担当技术顾问的角色,对基层管理的帮助不大,基层管理将来只能主要靠元老院自己培养的归化民干部来实现。


波尔布特 于 2017-3-18 07:55:11 发表了:

人畜无害小白免 发表于 2017-3-17 18:47 说起驴胶的多快好省,这也是我一直主张用新道教配合管理基层的原因了。有人说那是封建迷信,但是 ...

又仔细看了看你的发言,感觉自己之前的发言有些多余,如果只是用新道教“配合管理基层”,而不是直接管理基层,其实新道教是够格的。毕竟道教自古以来在中国就是充当“参政党”/“技术顾问”的角色,当各级政权一把手不合格,当“技术官僚”还是没问题的。

但说到“多快好省”,我觉得没希望。绿教能做到“多快好省”,其实跟他们生存的环境有很大关系,沙漠绿洲那种环境,无论是气候变化、地理环境还是经济产业结构都比较单调,并且地广人稀,所以不管是人际关系、社会矛盾还是自然灾害、疾病防疫都比较简单,可以用一部《古兰经》搞定。到了和沙漠绿洲环境类似的大洋海岛,《古兰经》也勉强够用,但再去其他环境,《古兰经》明显不够用了。所以绿教传承千年,穆斯林占主导地位的只有沙漠绿洲和部分大洋海岛,其他地方的传播明显不如同源的基督教。

记得当年同样起源于沙漠绿洲的犹太教也只有一部《旧约》,但一神教在向古代欧洲传播的过程中,又多了部《新约》变成了基督教;到了资本主义社会,除了《旧约》《新约》,牧师又塞了大量自己的私货,新教才勉强站稳脚跟。

因此,在中国这种堪称地理环境博物馆的地方,又处于元老院建设的工业社会,新道教想要立足必然需要用到特别多的科学技术与社会科学知识,新道教的道士是无法做到“多快好省”的培养。如果一样培养周期漫长,那还不如直接培养世俗的现代知识分子。

说到“多快好省”的培养基层干部,其实我最看好改编《毛语录》(去掉不利于元老院统治的部分内容)。《毛语录》起源于毛主义,而毛主义是西方一神教文化与中国汉族传统文化(儒、道、佛三教)的结合体,具有广泛的适用性,历史上印刷量一度和《圣经》比肩流传全球。

所以,杜女王成为 500 废中元老院基层干部的主要培养者,不是偶然的。


真红骑士 于 2017-3-18 09:22:58 发表了:

人畜无害小白免 发表于 2017-3-17 19:41

欧美等信基督教的国家几百年了也没啥问题。

马督工语录:髡贼没有百年运,早晚要被吊路灯。我让他们转职 ...

然后欧洲从来没有大一统过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7-3-19 00:27:30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7-3-18 07:55

又仔细看了看你的发言,感觉自己之前的发言有些多余,如果只是用新道教“配合管理基层”,而不是直接管理 ...

哈哈,能就一句话分析出这么多信息,看的好仔细啊。

其实新道教已经不是传统道家了,张道士的学习班就是班级化教学,比杜雯的学习班效率也不差多少了。

至于我提到的帮助维稳,只是社区居委会大妈类似的功能,当然借助宗教权威性要高一点。

在占领区可以倡导健康的、文明的生活方式,推行体育锻炼,顺便鼓吹元老院优越论。

在敌占区可以渗透、分化、套取情报、甚至暗杀,当然是那种类似张道士拿吗啡合大药的“暗杀”,别人被害死了还得替他扬名:L

之所以披着道士的皮,主要是明末的道士出游可以不要路引,方便隐藏行迹,还可以借助先进一步的理念和无线电的信息化配合特侦队收编地方会道门的势力,甚至以狗头军师身份影响控制一部分农民起义军。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7-3-19 00:28:22 发表了:

真红骑士 发表于 2017-3-18 09:22

然后欧洲从来没有大一统过

我大宋道教自有国情在此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7-3-19 00:29:17 发表了:

传福音者 发表于 2017-3-17 21:56

欧美等信基督教的国家几百年里打了多少次宗教战争?发生了多少次宗教屠杀?

马督工说没有百年国运就没了 ...

喂喂,西方打起来是因为传统势力划分好不好啊?


波尔布特 于 2017-3-19 10:03:10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波尔布特 于 2017-3-19 12:56 编辑

人畜无害小白免 发表于 2017-3-19 00:27 哈哈,能就一句话分析出这么多信息,看的好仔细啊。

其实新道教已经不是传统道家了,张道士的学习班就 ...

道士别的都能干,唯独干“社区居委会大妈”不合适,如果硬要干,汉族土著恐怕会认为这是假道士。你觉得“出家人”干涉“家庭矛盾”合适吗?

历史上儒道同源,后来分家的根源是因为性格与专业特长问题导致的“社会分工”——性格外向的“儒”(“儒”的原意是“术士”,老本行是像后来的道士那样在葬礼和宗教仪式上跳大神)放弃钻研理工技术,把文学、组织人事和军事作为重点发展方向,积极“入世”,逐步世俗化;性格内向的“儒”的则把数理化生物等技术作为自己的重点发展方向,经常“闭关”,越来越自我封闭,甚至抛弃家庭成了“出家人”,讲究“出世”,最终发展为道教。由于很多“理工宅”道士不善于语言表达,连提供技术指导时都不愿多说话,别人问得多了就抛出一句“天机不可泄露”用来敷衍了事。

基层居委会大妈的岗位不需要多高的理工技术,但对组织人事方面得能力要求很高,“做人”的能力要求很高,“说话”的能力要求很高,这明显是偏向儒教的。

道教当然也可以尝试兼职“儒教”,积极入世,但这样做可以忽悠少数民族与外国人,想忽悠汉族土著是不可能的,因为任何宗教都是有某些底线的,某些不可触犯的原则。对汉族来说,道士的底线就是当“出家人”,如果你积极干涉基层的“家长里短”,汉族就会觉得你不是“出家人”。

就好像“跳大神”的太平天国可以忽悠原本对基督教一无所知的中国人,像忽悠西方人就不行了,人家只会觉得太平天国是冒牌货!

说到这里,我开始明白为何当初张道长要从黎族那里开始传教事业,而不是距离更近但已经高度汉化的临高人。估计他自己也觉得汉人对道教太熟,“新道教”难以忽悠,就从一张白纸的黎族那里开始传教。后来他去山东传教,其表面言行已经和传统道士差别不大了,毫无居委会大妈的气质。

实际上从之前贴吧论坛里某些人对你的同人评价来看,我觉得崔道长你自己也不太会“做人”,不是干居委会大妈的料。如果一定要下基层,不如考虑一下赤脚医生+心理医生的岗位。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7-3-19 11:28:33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7-3-19 11:34 编辑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7-3-19 10:03

道士别的都能干,唯独干“社区居委会大妈”不合适,如果硬要干,汉族土著恐怕会认为这是假道士。你觉得“ ...

道教可不是静态的,随时随地可以改组进化的,全真教就是明代出现的一种改进思路。我们是“新道教”不是旧道教,主张就是“入世”“救世”。不与众不同如何体现“新”呢?

我们比旧道教强的地方就是我们有政府(元老院)支持,不是被政府打压,所以不需要避世。

旧道教本来也是入世的,被打压了怕被灭门才不得不出世。

我说的类似居委会大妈,注意是类似,不是真的主动跑人家家里去的,而是被人崇拜的,被人请去的,是要取代宗族族长的位置,有点像信访办和现代的基督教据点的设置。

至于会不会被质疑为:“不像道士”?你多虑了,髡贼哪一点是旧大陆正宗的呢?即便在敌占区现在也是各种野生“会道门”的天下,他们才真的是光怪陆离,五花八门、蓬勃发展。我们经过速成班培训的新道士比他们正规多了。

至于出家人,这就是你的误解了,明代以前的道士从来就不是什么出家人,所谓财、侣、法、地全是世俗的,只有全真道士才出家,而全真在明代早期并不是主流,火居道士才是。火居道士知道不?就是住家的道士,又怎么会是出家人呢?

至于心理辅导和个人性格问题:1、是小道士去干活,不是我自己去,我的小道士是经过对外情报部门培训过的“特工”。2、贫道和老张凭着个人威信

大多数情况下并不需要说服,只需要往那一站就能让人信服。不要怀疑,宗教崇拜就是这么 NB


波尔布特 于 2017-3-19 12:53:14 发表了:

人畜无害小白免 发表于 2017-3-19 11:28 道教可不是静态的,随时随地可以改组进化的,全真教就是明代出现的一种改进思路。我们是“新道教”不是旧 ...

新道教当信访办和现代基督教据点没问题,要独立取代宗族族长是不可能的。

因为宗族族长不仅是儒教的基层传教士/文化权威,同时也是乡村级财政与农村集体经济(族田)的管理者,基层“民团”的军事统帅(如果世道比较乱、村子又比较富裕有需要并有钱养民兵的话),后两者其实是元老院标准村村长和民兵队长的角色。

因此,村长+村民兵队长+新道教共同取代宗族族长是比较合理的选择。

如果新道教要独立取代宗族族长,先不提把基层道士培养成经济、军事、文化全才的时间成本(肯定不能做到“多快好省”的培养)与可行性(这方面绿教也没能做好,因此绿教虽然组织度很高但战斗力很渣,而且还冒出了跟阿訇分庭抗礼的军事贵族集团),就算新道教真能都干好,就这样抢了经济口、军事口的干部岗位,其他元老那里也不好交代。

至于儒教的族长为何能经济、军事、文化三种权力一把抓,原因一是儒家贵族的教育培训时间特别长——即使是在人均寿命只有 20 岁的春秋战国时期,贵族子弟也是在 20 岁才“冠礼”(成人礼),“三十而立”(开始有部分独立的决策权),一直以“少爷”的身份“实习”到老爸老死,自己也成了中老年人,才能真正当上族长(即使如此很多族长也不是全才)。而元老院显然不希望自己的基层归化民干部学习+实习到中老年才正式上岗。

二是儒家的特长之一是组织人事/人力资源,族长其他才能可以不行,但只要会“做人”、会“用人”,懂得提拔那些“德才兼备”的人给自己当助手,那一样能办成事情。这方面刘邦可以说是典范——各方面的才能都比较平常,但因为会“用人”,还是当了开国皇帝。而在“做人”方面,老实说 500 废宅里的大多数人,包括我,都不太行,我们会培养出啥学生也是可想而知,因此当初 500 废最怕跟土著“人精”玩心计。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7-3-19 13:25:44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7-3-19 12:53

新道教当信访办和现代基督教据点没问题,要独立取代宗族族长是不可能的。

因为宗族族长不仅是儒教的基层 ...

因此,村长+村民兵队长+新道教共同取代宗族族长是比较合理的选择。+1s.新道教从来没有追求独立掌权的想法。宗教必须在元老院的监督之下发展。不然..........


xuelindiao 于 2017-3-20 11:16:55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xuelindiao 于 2017-3-20 11:20 编辑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7-3-18 07:55

又仔细看了看你的发言,感觉自己之前的发言有些多余,如果只是用新道教“配合管理基层”,而不是直接管理 ...

因此,在中国这种堪称地理环境博物馆的地方,又处于元老院建设的工业社会,新道教想要立足必然需要用到特别多的科学技术与社会科学知识,新道教的道士是无法做到“多快好省”的培养。如果一样培养周期漫长,那还不如直接培养世俗的现代知识分子。

说到“多快好省”的培养基层干部,其实我最看好改编《毛语录》(去掉不利于元老院统治的部分内容)。《毛语录》起源于毛主义,而毛主义是西方一神教文化与中国汉族传统文化(儒、道、佛三教)的结合体,具有广泛的适用性,历史上印刷量一度和《圣经》比肩流传全球。

所以,杜女王成为 500 废中元老院基层干部的主要培养者,不是偶然的。

毛选 +  新道教=?

这就基本类似本时空的 解放神学=马克思主义+天主教

估计杜女王一看,火速嚷告督工 “砸场子、抢生意的来了!.............


lmx1982 于 2017-3-20 13:37:03 发表了:

小穷 发表于 2017-2-28 14:07

屯田兵就算不配发火器只走队列,扔到大陆上也是强军怎么没有用?

当年发动机拖回来的人口直接编民兵屯海 ...

走走队列就成强军了?小白文看多了?


李从嘉 2017 于 2017-3-20 14:43:28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7-3-19 12:53

新道教当信访办和现代基督教据点没问题,要独立取代宗族族长是不可能的。

因为宗族族长不仅是儒教的基层 ...

其实邦子的军事天赋极高,几年功夫就从一个村干部变成了能统帅 10 万大军的统帅,这升级速度真的很逆天。除了项羽、韩信楚汉之际谁遇到他都白给,章邯也不例外


波尔布特 于 2017-3-20 15:36:50 发表了:

xuelindiao 发表于 2017-3-20 11:16 毛选 +   新道教 =?

这就基本类似本时空的 解放神学=马克思主义+天主教

我的意见是杜女王培养的干部学改编版毛语录,当村长和民兵队长,负责组织人事、文化宣传、经济、军事等方面的工作;新道教以赤脚医生+心理医生的角色提供技术支持,并适当协助宣传工作。


bulubuluxiaomox 于 2017-3-21 10:51:17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bulubuluxiaomox 于 2017-3-21 10:54 编辑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7-3-17 18:30 动员、扩军、开讲经班,这些 500 废早就做过了,只不过速度比不上你看惯的小白文而已,而且吹牛早就说过临 ...

500 废的这点动员、扩军、开讲经班的程度太低,压根不像是要去吞并一个人口与自己相当的富饶地区的做法。

当年传教士和日本人压根就不强,自然就做不到恃强凌弱。这甚至不需要太现代,几千年前的古代朝廷就知道靠自己的实力告诉下面“你必须得听我的,不听我的我就觉得你要谋反杀你全家”。而五百废要做的不是什么传播宗教,而是当政府,要搞统治。政府就是个能合法抢劫和杀人的强盗团。五百废要建国,就必须按照这个标准,一是能击败其他强盗团,二是能有效的抢劫 P 民。

现在临高压根就不是什么干部识五百字的问题,而是在只有极其少量勉强凑数的干部的情况下,其他绝大部分人都大字不识。而且即便是只识几百字,在古代也算得上是半个读书人。当初 TG 在军中搞识字班,也是普遍的先教,然后择优再选拔。可不会像五百废这样只教一点人,大部分人就丢那里荒废。临高号称自己的优势之一是领先几百年的思想,结果一落到实处,却连几百几千年前的封建政府都不如。

受限于五百废自己的水平,临高现在干部水平难以再提高了,要改变现状的最好手段自然是增加干部数量。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一个干部要治理两百人需要干部有过人的水平,而日若是五个干部去治理两百人则只需要干部比普通人水平略高就可以了。

另外,TG 能搞公务员考试,是因为能参加考试的本身就已经接受了 TG 十几年的政治教育,然后只需要筛选出合格的就行。临高这新占区考来的公务员基本上全都是未经任何新思想灌输的旧文人,根本就是在给自己埋雷。这些人的可靠性可压根就比不上元老院自己的讲经班出来的量产干部,至少量产干部的话元老院多少还能向他们灌输点思想

而且旧文人能招来当干部,让难民上上扫盲班、短训班,学了知识为什么就不能能当干部用了?旧文人身上流淌着蓝血,生而就能当干部吗?


bulubuluxiaomox 于 2017-3-21 10:58:09 发表了:

人畜无害小白免 发表于 2017-3-17 18:47 说起驴胶的多快好省,这也是我一直主张用新道教配合管理基层的原因了。有人说那是封建迷信,但是 ...

欧洲中东宗教的流弊在于组织性,而不在于封建迷信。因为这些宗教组织是脱胎于当地成熟的政府机构,并针对如何掌控住人民而一步步进化,最后异变成了 TG 这类思想化的政党。

论封建迷信,其他地区更封建迷信的宗教多了,遇上强敌不照样被抽飞


波尔布特 于 2017-3-21 17:26:39 发表了:

bulubuluxiaomox 发表于 2017-3-21 10:51500 废的这点动员、扩军、开讲经班的程度太低,压根不像是要去吞并一个人口与自己相当的富饶地区的做 ...

500 废的动员程度不低了,是你自己眼高手低。广东攻略前,500 废能真正直接控制的归化民也就大约 60 万人(100 万人口是把不能直接控制、没有剃发的海南土著都算进去了),就这点人口只有同时期的荷兰共和国人口的一半多一点,而广东的人口是超过同时期西班牙本土人口的。你自己想想半个荷兰吞并整个西班牙欧洲领土与人口会是啥效果!

除了广州府,广东其他地方的大多是“穷山恶水出刁民”,并不是你幻想的“富饶地区”。

就像之前说过的,其实 500 废没做好准备,是元老的内部纷争与闹临高让攻略提前了。

当年西方列强两度打进北京,日本人更是打下过半个中国,他们要是不强,那 500 废算啥?别说打下半个中国,连中国首都都没去过;别说和西方列强与日本人比,连同时期的“倭寇”攻略过的地方都远远超过了 500 废。明人连“倭寇”都不鸟,你居然指望他们对 500 废纳头便拜?

最重要的是,500 废不是打算仅仅改朝换代建立一个新的封建王朝,而是要改造社会,这和传播新宗教没区别。如果 500 废仅仅追求当个“能合法抢劫和杀人的强盗团”,又何必那些辛苦的自己培养干部?

你也说了 TG 是先教然后择优再选拔,你觉得 60 万归化民人口的基数能“择优”选出多少干部?别说归化民了,就算是文化程度很高的 500 元老自己,有很多人都不会做官,而有本事速成培养基层干部才几个人?好像也就只有杜女王,而且开始时还碰了壁遇到不少挫折!照这比例,就算 60 万归化民全都和 500 穿越者同样文化水平,能当干部种子用也只有大约 1200 人。

最后再说一次,500 废根本没有把大部分人“荒废”,绝大多数归化民包括村长都忙的要死。与其说大部分人被“荒废”了,不如说大部分人由于种种原因无法被快速培养成干部!看看笨蛋田亮的表现,他升得慢是 500 废不肯教他吗?还有黄熊,你可别说他升得慢是因为 500 废没有给他安排工作!

就算是已经提拔起来的干部,也有很多也因为腐败与能力能力问题落马了,例如济州岛的朴得欢,卫生问题没能搞定的冰棍厂厂长,还有最近被旧文人忽悠瘸的某县长,你确定要 500 废不拘一格继续用这些人?

历史上封建政府是要跟地主阶级共天下的,你确定要 500 废也这么干?

你也别看不起新占区考来的公务员,他们未必没有被灌输过 500 废的理念,他们的忠诚度也未必低于海南来的老归化民,海南讲经班出来的归化民干部也未必可靠。

看看最近的章节,犯错被捕大多是韩月等老归化民,而李子玉等新归化民常常屡立大功!

像李子玉三兄弟是城市小资出身(这类人最容易髡化),接触髡学多年,早就在心理层面自我“髡化”多年,远比习惯于封建大家族生活并迷恋“西门庆”的韩月强多了!而韩月虽然在元老院的“讲经班”呆过 3 个月,却依然是封建家庭大丫鬟的做派。

这公务员考试,要是海南的老归化民能大量通过,你以为元老院很想在广州多招人?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7-3-21 18:21:41 发表了:

bulubuluxiaomox 发表于 2017-3-21 10:58

欧洲中东宗教的流弊在于组织性,而不在于封建迷信。因为这些宗教组织是脱胎于当地成熟的政府机构,并 ...

所以我说:害怕新道教造反的都是神经病,有那功夫还不如担心国民军呢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7-3-21 18:24:07 发表了:

xuelindiao 发表于 2017-3-20 11:16

毛选 +   新道教 =?

这就基本类似本时空的 解放神学=马克思主义+天主教

所以喽,这么大的锅,我们道士背不起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7-3-21 18:25:00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7-3-20 15:36

我的意见是杜女王培养的干部学改编版毛语录,当村长和民兵队长,负责组织人事、文化宣传、经济、军事等方 ...

这个分工就合理多了


bulubuluxiaomox 于 2017-3-21 21:32:10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7-3-21 17:26500 废的动员程度不低了,是你自己眼高手低。广东攻略前,500 废能真正直接控制的归化民也就大约 60 万人(10 ...

五百废要做的是统治者,统治者就是长期而合法的强盗。西方殖民者表现的是只是捞一把就走,日本人表现的是要为额外的一亿国民牟利。这些都不是统治者的表现。正常的统治者要成为被统治者的君王,而不能是路人。

五百废那极低的动员和利用率在你眼中也是了不得了。但正常的统治者可不会这么弱鸡。人是可以分出优劣的,正常统治者就是利用人中那百分之一最聪明最有能力的人,去控制另外的 99%。

我就以比较正常的思路描述一下怎么利用难民吧。

首先,准备好难民识字手册,在刚招收难民,把难民聚集时,给难民分组,并初步教导他们自己的名字和一到十的数字。

然后,转移难民到海边据点,期间是队列行进训练。

在海边据点等船时,进一步教导难民一些加减乘除和少量常用字。外加少量队列训练。

接下来是一个月的海上运输。期间更进一步的教导难民百千左右的简单算数和几百个常用字。并告诉他们学习好的以后待遇好。

到岸后又是一两个月的检疫。期间再多加识字量,提高算数难度,并进行少量的战阵训练。

检疫结束时,进行考试。

这时候就是区分优劣的第一步,学习好肯听话的被挑出来,识不进字不听话的被筛选下去。

即便只选五分之一的优等生,五十万难民的话也能选出十万优等生和四十万经受过三个月组织化和教育,识得百来字,会简单算数,能走队列,可以随时被动员的劳动团体。

劳动以 TG 的建设兵团那种模式组织起来去种田挖矿什么的随意。那十万识得上千字的优等生进一步深化教育。拔尖的五分之一作为储备干部,其次五分之一作为工厂工人,剩下的进军队。

然后经过一两年的进一步培育,元老院仅依靠难民就有了两万初级干部,两万工人,六万高素质军队。外加四十万可以随时作为民兵团去屠农站岗抓俘虏修桥铺路的劳动力。

再加上海南岛本土招来的人手。在发动机行动结束后第三年,拉起一万干部十万军队十万民兵去广东就是一路碾压。

而当前元老院呢?一边是拉来的难民以极低的组织性和利用率扔乡下去种地,一边却哭穷说没干部没军队。最后困死循环里面不出来了


波尔布特 于 2017-3-21 23:54:00 发表了:

bulubuluxiaomox 发表于 2017-3-21 21:32 五百废要做的是统治者,统治者就是长期而合法的强盗。西方殖民者表现的是只是捞一把就走,日本人表现 ...

扯淡,看看《鲁滨逊漂流记》里宣扬的西方殖民拓荒精神,哪里是捞一把就走的样子!实际上很多第三世界殖民地的国家独立运动就是白人殖民者推动的,他们为了自己的“新家园”不惜背叛母国。

就算有些资本家在第三世界真有捞一把就走的心态,传教士可不是。当年西方传教士为了在临高传教,不仅自学临高话,还自己编出了一本临高话字典。论当统治者的责任心,500 废先把临高话学好再说。杜女王对成年村民开干部培训班,本来就是来了金手指,我一直怀疑,当初执委会让耶稣会传教士跟着杜女王下乡,可能是让那个神父当临高话的翻译。

至于你那金象腿级别的扫盲意淫……

首先,扫盲教师从哪里来?记得当初发动机行动时,临高连两年级的初小学生都动员里一大批,这种动员程度哪里低了?

刚招收的难民,先做好防爆工作、让他们学会排队、不暴饮暴食撑死、初步服从命令等流程,都天晓得要打断多少根木棍、用刺刀弄死多少刺头才能初步稳定下来,这时候谈个 p 的文化教育!

至于转移难民到海边据点,进行队列行进训练,这个临高早写过了。

海上运输的时候搞教育,真亏你想得出来,就海上那个浪、船上那个颠簸,没头晕、呕吐、拉稀就不容易了,还学个 p!这时候做好卫生工作、少死些人才是正经,看着病死同伴被一个个抛下大海喂鲨鱼,你觉得这时候谁会有心思学习?就算真要学,海上那个颠簸,你很想那些人变近视眼吗?小学生都知道别在颠簸的车厢里看书,船舶的颠簸程度可是远超公交车的。

还什么“百千左右的简单算数”,我女儿小学两年级了,百千左右的简单算术都有些做不利索,你居然指望一个月搞定?别说我女儿笨,她在学校里也是成绩排前列的班干部!而且儿童的学习能力可是远远高于成人的。

按照临高正文的说法,在动员了部分可用的贫困旧文人当扫盲教师后,检疫营里的难民也才学了大约 200 个汉字,然后就给了丙等文凭。

还尼玛“六万高素质军队”,几乎制霸全球荷兰共和国现在都无法长期供养超过 3 万人的武装,你是想让元老院破产吗?

在大约 60 万归化民里抽 6 万人当兵,昭和日本都没你这么狠!二战末,“一亿玉碎”也才动员出 750 万武装,其中很大一部分还是拿竹枪的“乞丐军”!北朝鲜把义务兵的兵龄延长到 13 年,才勉强凑出 1 比 20 的兵民比!

最后要说的的是,你要是觉得成人扫盲容易,欢迎你来我这里进行扫盲教育,这几年我快被那群说话南腔北调的文盲船民逼疯了。


波尔布特 于 2017-3-21 23:59:28 发表了:

bulubuluxiaomox 发表于 2017-3-21 21:32 五百废要做的是统治者,统治者就是长期而合法的强盗。西方殖民者表现的是只是捞一把就走,日本人表现 ...

还有,标准村的组织并不低,当年 tg 的农村基层组织也不过如此,也是几个干部带几百自耕农。


bulubuluxiaomox 于 2017-3-22 11:32:20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7-3-21 23:54 扯淡,看看《鲁滨逊漂流记》里宣扬的西方殖民拓荒精神,哪里是捞一把就走的样子!实际上很多第三世界殖 ...

于是你遇到问题的解决方案不是针对问题逐步给出解决方案,而是眼睛一闭等过一会问题自己就过去了?别人给出解决方案却还意图纠结先在是五百还是六百这种细枝末节小问题上意图批驳回去。

难怪这里那么多无比崇拜 TG 叫嚷着 TG 如何逆天的了,面对问题只会闭着眼耗的看到正常做事的就惊为天人高呼逆天强悍也不足为奇啊。

回到这个问题。

什么叫统治者呢?一个例子,宋开国皇帝一句担心你们造反,就可以收了手下的兵权。另一个例子,TG 一句投机倒把,就可以在占领区内抓商人然后抄家。你举的那欧美殖民者、传教士跟这能沾边吗?

你问扫盲教师哪里来,怎么不问怎么把难民聚集起来送回去?说难民在船上啥都不能干,感情古代船运人都是躺着的不成?说难民刺头不会服从教育,难道是你给难民加了“无论如何都不会听话和学习”的属性了?小学生学的多,一些知识自然学不多。难民一天到晚被管制着又啥事都不干,才是会出大问题的好不好。这时候给他们资料让他们学习也是为了稳住他们啊。

你还说军队比例过高,但举的那什么例子啊。战国时期、一战、二战的动员比例更高你怎么不说了?整天说什么工业化现代化什么组织性碾压古代,一具体到实事上怎么就各种找借口推脱不做事了?

成人扫盲困难,一个大问题是回报低,所以积极性不高。但临高这时候给学习好的高回报难道是问题吗?即便是当时的大明,对读书人还那么崇拜呢。


波尔布特 于 2017-3-22 16:57:10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波尔布特 于 2017-3-23 07:43 编辑

bulubuluxiaomox 发表于 2017-3-22 11:32 于是你遇到问题的解决方案不是针对问题逐步给出解决方案,而是眼睛一闭等过一会问题自己就过去了?别 ...

关于扫盲教育慢的问题,我早在两三年前就给出“解决方案”了,吹牛也在正文里用了(现在想想,当时我也有些眼高手低,想在一年内让 50 万人学会 2000 字其实不现实,吹牛在正文里改为丙等文凭认 200 字是对的)。

建议你在现实生活中先尝试一下教人认字是啥感受,再来讨论临高的扫盲速度是否慢这种问题!至于是教自己或亲戚的孩子,还是下乡支教,就看你自己的路子了。

当年 TG 的逆天,是建立在几百万有文化的“新青年”基础上,现在 500 废有啥?

赵匡胤是“与士大夫共天下”,有几十万地主阶级文人帮他压制武人势力,500 废有啥?别只看着赵匡胤的成功,先想想历史上有多少皇帝因为得罪权臣直接被杀全家吧,就算是大明,正德、天启两个皇帝因为“水太凉”挂掉就很可疑!

TG 能搞投机倒把罪,是因为控制了东北、华北基层,手里有海量的“两白一黑”,500 废又掌握了多少资源?

另外当年 tg 采用的是一神教的组织,历史上跟 tg 革命者最相似的就是欧美的传教士。

关于难民在船上能干啥,这个临高正文早就写过不少相关内容了,你不看书的吗?记得第一次从广州拉难民去临高,看着那些“半死”状态下下船的契约奴,就有元老感慨当人贩子真不容易。发动机行动开始前,更是有过很多讨论与正文内容研究如何降低难民的死亡率。建议你坐几百吨级的海船出海感受一下,再来讨论在船上学习的可行性。实际上,古代船运人大部分时间确实都是躺着的。就算是现代,偷渡客乘小船偷渡大部分时候也是躺着的。你以为远洋游轮为啥造那么大?

关于难民的“不服从”,这个正文也写过不少内容了,你都不看书的吗?当初要他们签卖身契,初始原因就是很多难民吃上几顿饭后就开溜了,根本不愿去海南,所以当时得以卖身契为依据利用大明官府的势力压制那些难民。

小学生学的多,所以小学三年级才能基本脱盲。难民的扫盲课程就算再怎么压缩,语文数学是跑不掉的,最多压缩到原来小学课程的 1/3 左右,怎么看也得 1 年左右才有希望教完,这是我当年把扫盲流程定为半年到 1 年的根源。后来真有教人识字的实践后,我才发觉人对单一科目的学习接收速度是有限的,压缩其他课程全力教认字、算术并不能真的同比例加快扫盲速度,尤其是在实践跟不上得时候。这就是为啥中国人学了十几年英语依然“哑巴”,普及电脑后很多人提笔忘字,元老下乡后感觉脱盲率有水份的根源!

你也别再扯“难民一天到晚被管制着又啥事都不干”,明明现在“劳役”多到让基层普遍有怨言好不好,村长自己也有一大把表格来不及填完。

战国时期打仗,单场战役持续时间不长,很多战争是有季节性的,可以让男丁在农闲时暂时 100%当兵,农忙时再解甲归田,要是农忙时来不及结束战争,往往意味着饥荒和国家崩溃,你也想元老院这样吗?

一战、二战的那些国家的动员率是指当过兵的人占人口的比例,而且是包括后勤的,不是常备军兵民比,你倒是说说看有哪个正常国家的常备军兵民比例超过 10%?最疯狂的日本都达不到,被称为“伪装成国家的军队”的普鲁士也没达到。


波尔布特 于 2017-3-22 17:12:10 发表了:

bulubuluxiaomox 发表于 2017-3-22 11:32 于是你遇到问题的解决方案不是针对问题逐步给出解决方案,而是眼睛一闭等过一会问题自己就过去了?别 ...

再给你提供篇材料学习一下,看看解放初的扫盲实践:http://m.doc88.com/p-9087172635126.html

注意一下解放初的扫盲速度,还有以下关键字:回生、夹生、回盲。

现在 500 废的条件还不如解放初呢!

你给我的感觉很像当初那些问 500 废为何不造飞机、坦克,为何不直接发展电力与内燃机,为何“这也造不出那也造不出”的小白!不同的是,他们是科技小白,你是教育小白!


bulubuluxiaomox 于 2017-3-23 11:38:55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7-3-22 16:57 关于扫盲教育慢的问题,我早在两三年前就给出“解决方案”了,吹牛也在正文里用了(现在想想,当时我也有 ...

临高要做的不是全面扫盲,而是把那些最聪明有能力容易教育的十分之一筛选出来,成为元老院自己的党员、士子、八旗、刹帝利这类统治阶层。剩下的就是多懂了点字和算数的劳力而已。

只有教导出了自己统治阶层,元老院才有本钱各种折腾,然后才能谈得上以后的发展。否则就当前这点基本盘,必然处处受制又反过来弱化了自己的统治能力,结果就是越发展越弱。

再说难民运输,要让一帮难民在船上啥事不干的躺一个多月,再在检疫营里啥事不干的躺一个月,才是真的要人老命好不。让难民们在这些时间里学点知识,忙碌起来,不让他们空闲,才更容易让难民安分。不要说古代难民,就算现代大学生,床上躺两个月不做事也会变的懒散不愿意听话了。

至于劳役,那是在难民出检疫营之后的事吧。放难民懒散的种一段时间地,再把难民们拉去做劳役,难民们自然会觉得不爽。若是一开始就携活命之恩组织难民四处劳役做长工,最后做的好的才能分地去种自己的田,难民们还会抱怨劳役吗?那个每天给乞丐钱最后有一天不给的故事你难道没听过吗?

再说动员比例,元老院现在是去占领个新地区,动员率必然得把新地区算上。即便元老院治下人口一百五十万,要去占三百万人口的广东,那么动员二十万人占下广东后,只要能消化得了广东,那动员率就可以被均摊。如果由于兵力人手少占不稳消化不下,那之前的一切投入都是打水漂。


波尔布特 于 2017-3-24 08:21:16 发表了:

bulubuluxiaomox 发表于 2017-3-23 11:38 临高要做的不是全面扫盲,而是把那些最聪明有能力容易教育的十分之一筛选出来,成为元老院自己的党员 ...

统治阶层不是光靠“教导”就能出现的,还要分享足够的利益,否则你给我解释一下为何西方列强教导出来尼赫鲁、甘地、华盛顿等殖民地精英大多成了“反贼”?

这也是为何现在某些新招募的归化民比某些从海南来的老归化民更可靠的根源,像李子玉三兄弟这种城市小资产阶级本来就是在元老统治下受益最大的群体。反之,对韩月来说,给元老当“豪奴”跟给士绅当豪奴没区别,当“西门庆”的老婆收益更大,你凭啥觉得光靠短期教育就能稳住韩月?

实际上,元老院搞教育培训,最主要的目的不是为了忠诚可靠,而是为了培养协助他们改造社会的助手与社会中坚阶层,这个只有穿越者能教。如果光为了“可靠”性,开科举就能解决大部分了。

关于难民,以元老院现有船舶的情况,难民在船上没呕吐拉稀脱水死掉就不容易了,真的是除了躺着啥都干不了。自古以来,做海船的乘客成千上万,也大多是躺着的,你看看有几个乘客因此闹事的?又有谁是下了船就不肯工作的?

在检疫营里,难民也不是啥事不干,实际上队列训练与初期扫盲就是在检疫营里造成的,即使是最初的“棍棒教育排队与服从”,也是一种教育培训。对于新难民,你到底是想对他们进行教育培训还是直接干活?

话说你到底看没看《临高启明》?这些正文里都写清楚了!除了检疫营里的扫盲与队列训练,正文里也写了,很多难民刚进来时是半死状态,需要补充营养调理身体,根本干不了啥活!

关于动员率,没看见已经动员了广州市民与广东军户了吗?而且这些人的积极性与工作能力也不比海南来的归化民差!


bulubuluxiaomox 于 2017-3-27 11:28:49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7-3-24 08:21 统治阶层不是光靠“教导”就能出现的,还要分享足够的利益,否则你给我解释一下为何西方列强教导出来尼赫 ...

你光看到教导出的反贼,却没看到在出反贼之前,教导出的人员对他们的统治起了多大的帮助。

外来人的可靠来自于组织本身的稳固。就好像或许许多汉人对满清的贡献超过八旗,但八旗一旦衰败,满清就 P 也不是了。所以元老院第一需要的恰恰是可靠性。

而且古人尚且知道要教化,如果元老院大开讲经班把自己的理论和思想散布下去,难道指望下面的人自动悟道吗?

至于难民,难道躺着就不能学习了?乘客们躺着不会闹事,难道学几个字就立刻闹事了?对元老院来说,筛选出优等生去继续培训,剩下的组织起来去干活这种几千年前古人就会做的事情难道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吗?TG 是为了摧毁旧势力,才鼓吹要易于控制的劳力者去打倒那些难管的劳心者。元老院没这个需求,自然要按部就班了。


波尔布特 于 2017-3-27 19:35:39 发表了:

bulubuluxiaomox 发表于 2017-3-27 11:28 你光看到教导出的反贼,却没看到在出反贼之前,教导出的人员对他们的统治起了多大的帮助。

外来 ...

讲经班元老院早就开了,也筛选出了大约 1 万人的干部,区区几年时间在 60 万人里培训出那么多人,已经是开了金手指,要是你还不满意,出门右转去看龙傲天小白文!

话说你让吐得半死的难民在颠簸的船上学习,真是 xx 想法,看来你应该写信给教育局,把学校和教室搬到海船上去,并且不许学生请病假,反正他们可以躺着学习嘛!

顺便问一下,船上的照明你打算如何解决?打算冒着失火的危险在黑暗的船舱里点多少盏煤油灯?


波尔布特 于 2017-3-27 19:52:06 发表了:

bulubuluxiaomox 发表于 2017-3-27 11:28 你光看到教导出的反贼,却没看到在出反贼之前,教导出的人员对他们的统治起了多大的帮助。

外来 ...

如果在船上开学习班,以下困难如何解决?

1、海浪颠簸带来的晕船与上吐下泻问题?

2、由于上吐下泻带来的生病与精神萎靡不振问题?

3、在颠簸环境下带来的眼睛疲劳与近视问题?

4、昏暗船舱内的学习照明与防火问题?

5、如果在甲班上学习,如何解决狂风、烈日等不利气候带来的影响,以及开阔空间的声音传递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