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键盘执委会在行动

北朝旧贴 | skysword2000 | 8/15/2020 | 共 5867 字 | 编辑本页

skysword2000 于 2017-2-19 01:48:25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skysword2000 于 2017-2-19 05:04 编辑

“老爷,今个大米又涨价了,这粮票也要涨了吧。”女仆生硬的波斯中文腔打断了正在沉思中的吴明元老。

“嗯,我知道了。”吴明挥手让她赶快去把身上的汗味洗掉,这波斯女仆身上的气味还是重,在临高这么热的天气里,一天得让她洗几道才行。

“洗完了,还是穿上那件内丝?”女仆的脸微微泛红了,她知老爷最喜欢哪种情调。

吴明伸出魔爪在她那里抓了一下,嘿嘿笑了一下,“乖,洗干净了等老爷我回来。”

压抑着心中陡起的欲火,吴明收拾起身准备出门,今天他已经约了人,只能等晚上回来再好好收拾这小娌子了。

临高的气氛最近有变化,自广东攻略以来,土著民的心态已经发生了多次的变化。从最早发动入侵时,很多人出于传统思维的惯性,觉得难以接受自己站在澳洲人这一边“反叛朝廷”(比如刘进士,他就早早称病在家,闭门不出)。到后来捷报频传,澳宋大军摧枯拉朽横扫广东,大有长驱中原改朝换代的架势时,不少人又眼热心跳起来,甚至不少人还试探着要不要给文大元老上“劝进表”。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场战事却没有结束的趋势,澳宋大军止步于南岭,大明朝廷却至今没有反应,反而是临高这里不断抽调人财物资运往广东,没完没了。最明显的变化,是最近琼州的大米价格开始悄悄上涨了,以至于元老院在各下属单位推出了粮票,归化民可以凭票采购平价大米,但杂粮价格仍旧保持稳定。另外,东门市上的日常生活用品种类明显在减少,据说是因为抽调人手和物资,导致某些不必要的生活用品生产被削减。元老院已经在对归化民进行思想鼓动,要求大家克服困难,一切为了前线,为了胜利。

作为一名酱油穿越众,吴明曾是一枚典型的网上”键盘政治局“成员。在穿越初期,他也曾提出过一些不成熟的”妙计“,无一不被否决,弄得他在元老当中很没有存在感,一直被作为个打杂的角色,先是大图书馆,再是芳草地,现在则是临时借调到”军调部“这个成立不久的部门,承担起计委和后勤部之间的协调配和工作——或者说,扯皮和背锅工作。

用不着大数据分析,吴明根据自己最近掌握的几个数据,就能看出,广东攻略已经把临高拖累到了一个危险的程度。由于广东本地的粮食供应问题一直未能得到有效解决,临高的粮食储备已经开始直线下降,而且运输船只被挤占严重,从越南采购大米的计划,因为运力不足而未能发挥有的作用。更严重的是,山东、济州、台湾甚至三亚的各类物资运输也因为要优先保障广东,而被严重挤压,导致这几个地方都已经在骂娘了。最大的问题,是工业口提出了警告,进口原料不足,加上生产管理人手提调太多,已经使临高的工业产能出现下降。

所有这一切,都意味着,元老院必须尽快结束广东的战事,恢复工业生产、原材料和粮食进口。发动这场战争前,虽然已经预料到会有这些问题,但是计划不如变化,没料到的北京朝廷反应速度居然会这么慢,至今连个态度都没有表,让元老院准备好的对策一条也没有用上。

吴明今天约见的是海军的几位“二线”元老,广东攻略以来,陆军成了中心,海军成了运输队,这让海军非常不爽。特别是海军一直在推动的“立春”级后续造舰计划(包括 1500 吨二等战舰和 2000 吨一等战舰),甚至更野心勃勃的铁甲舰计划,都已经无限期推迟。而从马尼拉传来的消息,那个黑尔一直没有消停,正小步快跑跟在元老院的后面,这个威胁才是如梗在喉。海军参谋部已经开始着手制订计划,远征马尼拉,解决掉这个偷搭元老院的车穿越来本时空的日本鬼子。甚至有人还提出了各种不靠谱的暗杀计划,但是根据兰度从马尼拉传回的情报看,这个恐怖份子专业出身的小鬼子防范极严,完全无从下手。

很清楚自己“键盘政治局”名头在外的吴明,心里又有了一个新的想法。但他不打算跑到执委会那里去自讨没趣——这帮人已经给他贴上了标签,根本就不会认真听自己说的话。顾而,他打算迂回一下,让海军顶到前面。


skysword2000 于 2017-2-19 03:02:03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skysword2000 于 2017-2-19 03:14 编辑

吴明向海军兜售他的“广东终战”方案,核心是海军发动一场示威作战。虽然已有不少人提议,直接发兵截断漕运,攻占扬州或南京,威胁崇祯就范;甚至直接登大沽口,打到北京,逼大明签订城下之约。但是执委会都没有接受,主要的问题在于,执委会希望大明朝廷能维持下去,继续给临高充当商品倾销和原料供应地。如果把崇祯逼得太狠,以史书上这位主的性格,搞不好会破罐子破摔。另外,执委会也担心,在军事和经济上对明朝打击太狠,很可能会使已经烽烟四起的大明变得更加不可收拾,在流民和建奴的冲击下,提前塌垮掉了,这对临高也不是什么好事情。从战略讲,临高需要大明继续保持存在,使自己能有时间消化已经到手的地盘和资源。

几位海军的元老都是很不心甘地留守在家中当”海军物流公司经理“的血气方刚之辈,当年的”女仆暴动“中都有他们矫健的身影,结果就是在执委会那里贴上了标签,一直未能染手真正的”兵权“,成了所谓的”参谋不带长,放屁都不响“海军”机关首长“。他们平时就喜欢指手划脚,和吴明相当聊得来,所以吴明也就一直悄悄地给他们煽风点火,鼓励他们冲锋在前,去找执委会提出自己的建议。

因为担心吴南海这厮”体重甚大,野心也甚大“,不敢招惹他的眼光,吴明约的地点没在农场咖啡厅,而是海军俱乐部。这里是海军的地盘,说话可以大胆些,免得被疑神疑鬼的某强力部门一看到有元老三人以上聚会就想法多多。

其实,吴明的方案挺简单,就是找一座城墙坚固程度不在北京不下的坚城重镇,搞一次示威性破城作战。用重炮轰开城墙后,直接要赎城费,然后暗示明廷,如果不接受广东停战(具体是割地还是租地 99 年,那是后面谈判的事情),元老院就要考虑把重炮高价卖给黄台极,建奴方面肯定是当了裤子也会买下来的,到时山海关和北京城墙对他们就不再是障碍。吴明推荐的示威作战点是南京,大明的”有识之士“多出东林,得先让东林党人服气了,崇祯才有下台的台阶。

”你这方案听起来也不乍地,还不如咱们直接打到北京城下去,当面表演给崇祯看,效果来得更直接。“马上就有人提出了反对意见。

”你们把北京城打破一个口子,崇祯这么要面子的人,那还有台阶下么?再说了,我们一走,建奴来了,要是北京城墙没补好,那不是便宜了建奴?“吴明早有准备,倒也不慌不忙,”何况,你要崇祯交赎城费,那不是逼他上吊,北京城里金银是大把,可都不在崇祯的国库里。南京就不同了,前面没有皇上顶着,那就只能自己想办法,随便挤一挤,就会有的。重要的是,我们拿了钱,转手就可以在当地买粮买原料,让江南的士绅们跟着尝点甜头,大家继续做生意,这帮最能搞事的家伙在和谈时,就会屁股决定立场。”

“杭州不行么,赵公公还蹲在那里呢,作战要方便得多。”

“杭州的效果肯定不如南京,南京可是陪都,漕运也在边上,得让崇祯和东林党都觉得痛了,才能开和谈。”吴明敲了敲桌子,“如果想要效果更好,那就沿江一路敲打过去,让崇祯和东林党人清醒地认识到我们的军事能力。”

“要进入长江作战,那我们应该拿下舟山,作为一个前进基地吧。”马上就有人打蛇随棍上,想加码,居然搬出了一鸦时英军的路子,他们这帮人早就眼红陆军在山东开的分基地了。

“没有可能,现在我们根本拿不出占领舟山的兵力和物资了。”吴明一把将其掐断,他就防着这帮人想把事情做大,绑架军事行动随他们的路子走,“再说舟山缺淡水,也不适合开分基地。这次作战只能是一次炮舰示威行动,以打促和,争取尽快结束和明朝的战争状态。”

几位海军元老们咕哝了一会,转过头来问吴明:“那我们怎么才能让执委会同意这次作战行动?”

“很简单,你们先联系几个分基地,让他们造造势,要求马上结束战事,恢复物资供应。再找下那位心机程,让她调研一下市场,大米价格和粮食储备问题就摆在那里给她发挥。通过她把工业口、商业口和农业口的人都鼓动起来。这个时候你们再正式提出方案,就八九不离十了。”

“你要我们去找心机程?!你干吗不去找她,这种女人也能惹?为啥不能让单良挑出头?”

“我建议你们千万别去找单良,上次女仆闹事,你们跟在他后头,大把人可是看在了眼里。你们这次要再去找他,那单党的标签可就贴死了,自己个先考虑清楚了。”吴明冷冷地提醒他们,“另外,你们别小看心机程,你们不知道吧,她可是和执委上过床的女人。上次她失了手,人家一直在等机会翻身呢。这女人不出手则己,一出手必惊人,何况,她还是有几分姿色的。”

“那你在这事里头想得到什么?”最后一个问题很直接、露骨、尖刻。

吴明淡淡地扫了这帮愣头青一眼,“我要说,我就想把心机程搞上床,你们信不信?”

一阵淫荡的大笑声,充彻了整个海军俱乐部。


赵政委 于 2017-2-19 10:29:26 发表了:

更新啊-都督


社会主义螺丝刀 于 2017-2-19 12:21:51 发表了:

滋瓷同人


LWE001 于 2017-2-19 17:49:28 发表了:

兹瓷兹瓷还有我感觉我中弹了~医疗兵别过来,我不需要截肢


cqduoluo 于 2017-2-19 19:34:03 发表了:

太干了点,不过挺有意思。


南海 于 2017-2-20 22:56:07 发表了:

关注


skysword2000 于 2017-2-27 23:24:10 发表了:

不好意思,最近在忙另一个坑,这个暂时没空来填了。


skysword2000 于 2017-3-21 19:42:02 发表了:

一阵电话铃声将正在埋头进行物资核算的吴明惊起。他习惯地拿起了话筒:“哪里?”

“是军调部,吴明?”电话那头是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吴明一愣,第一时间居然没有反应过来。

几秒钟的迟疑,让他的大脑得以做出正确的反应,“文总,你好,我是吴明。”

一个小时后,吴明已经坐在了执委会大院的办公室里。坐在他对面的是已经“退居二线”的文总和海军部长明秋。一看这个架势,吴明就猜到海军俱乐部里出了“叛徒”——穿越众里从来不缺少投机分子。

一个漂亮的女服务员给三人上了茶,然后无声无息地退出了门外。发现吴明眼角的余光在盯着自己时,这个女孩的眼睛一下子亮了。

“小吴啊,最近军调部的工作很忙吧?”文总张口就是官腔,身居上位久了,除了在归化民和土著面前自带王霸之气的光环外,面对一位年轻的元老,那种居高临下的气质也是信手拈来。

这是吴明熟悉的节奏,这段时间,他没少给执委会诸公汇报工作。于是就例行公事般地介绍了自己近来的工作情况。

“小吴啊,听说你对目前的形势有一些很好的想法,要不要说来听听。”领导果然就是领导,不动声色中就把话拉到了正题上。

吴明告诉自己冷静,既然已经被人卖了,那就不要再帮人数钱了。他就按着自己正在撰写的工作报告小结中的建议部分,提出了广东攻势导致粮食库存迅速见底的问题。不过,他的建议是,海军和外贸部门一起发力,从越南和暹罗抢运进口一批粮食,以平抑粮食危机。

坐在文总边上的明秋,明显皱了一下眉头,欲言又止。

“那你打算怎么解决运力问题呢,现在海军的运力都用在了广东,元老院怕是抽不出那么多运力来。再说,我们的白银储备目前都要用于在广东发行货币,也很难有足够的财力。”文总慢慢地喝着茶,耐心地盘问道。

“我的建议是,在占领区发行债券,第一批基本上会是强行和半强行的摊派,土著们会把这视为占领军的入城费,属于常例。对于我们打算间接控制的自治区和半自治区,债券的发行工作可以与在当地的授官相结合。然后我们用这笔收入,采用租、雇、征相结合的手段,将广东民间的海上运力调动起来,参加海上运粮。如果有聪明的带路党,主动站出来想参一股,成立一家南洋股份有限公司也不失为好的办法。”

“你说的倒简单,这么大的事情,操作起来会有很多问题,搞得不好就是整个占领区人心浮动。”明秋忍不住打断了夸夸其谈的吴明,他打心眼里反感吴明这种卖弄小聪明的作风,作为一个老军人,他已经快给吴明贴上了一个“赵括”的标签了。

“是的,所以我只是建议。具体是否采纳,如何执行,需要执委会和参谋总部认真讨论后再做出决定。如果没有把握,可以先在部分地区试行一下,看看效果如何。另外,我建议工业部立即开始建造大吨位船只,以应对可能到来的粮食和物资短缺问题,我们需要大幅提高运力,同时又不占用太多的人力。”

一说到造船,文总的两眼登时就是一亮,这小子有点前途嘛,知道上来就投自己所好。边上的明秋也把要贴上去的标签又摘了下来,海军要是一直要求造大船的,船的吨位越大,相同吨位所需水手的数量就越少,这个道理大家还是懂的。

“你觉得我们应该造多大的船,现在几个船厂的任务相当饱和了呀。”文总又呷了一口龙井,这茶叶还是赵公公从杭州弄回来的“冰敬”。

“至少三千吨级,最好五千吨级的铁肋木壳运输船。”吴明也端起了茶杯,他正确地预计到了两位领导的反应,所以这会儿可以摆一摆谱了,“技术上我不熟,但我想应该没有大的问题。当然,这方面是俩位的专长,我就洗耳恭听了。”

“你的建议,我们会考虑的。”文总不动声色,上位者不能被下面的人牵着鼻子走,这是一条基本原则。对付吴明这种小聪明太多的下属,有时候不能和他说太多。

“除了这条建议,你还有别的什么想法没有?”明秋不喜欢这种拐弯抹角的官场风格,直截了断地摊牌了,“前两天听人说,你在海军俱乐部里高谈阔论,要怎么尽快结束与明朝的战争。不妨可以说出来嘛。”

“哦,”早就等在这里的吴明,狡猾地往回退了一步,“那天喝多天,吹牛而己。想法不太成熟,我还要回去再想想。”

明秋恨不得抓起杯子拍到这家伙脸上,他可是接到了部下的告密,说吴明这小子打算掀起一场风浪,甚至连那个心机厚重的台湾女人都要利用上。

“既然你觉得还要想想,那就回去再想想。什么时候想好了,随时欢迎向执委会提出好的建议。执委会的大门是向每一位元老敞开的。”文总拦住了差点要发火的明秋,他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跟着吴明的节奏走。

吴明心里嘀咕着:“你人都不在执委会了,还代表什么执委会,这官帽子真是戴上了就脱不下来了。”

肚子里腹诽,面子上却更加谦逊了。他就站起来,向两位大员告辞。

一见这小子真要走,明秋就瞪大了眼珠子,瞅着文总。

文总冲老同志使了个眼色,继续喝起了龙井茶。

吴明刚一出门,明秋就问了:“为什么放他走,你都知道他那天在海军俱乐部说了些什么,这个家伙太不老实!”

“一只小狐狸,他翻不起大浪。放心,我们先晾他两天,看他耐不耐得住。”文总的眼中冒出了一道寒光。


cbx__001 于 2017-3-21 22:19:04 发表了:

支持


马羞王 于 2017-3-22 00:15:19 发表了:

文总和明老会有时间处理这个酱油党···?

交给正保局,1 一个时辰全部都交代得一干二净···


何处轻尘 于 2017-3-22 01:35:52 发表了:

文总没有退居二线只不过去广东了


gdragonflyj 于 2017-3-22 13:09:58 发表了:

哇,阴谋家,小算盘打得滴溜滴溜的


skysword2000 于 2017-3-22 20:13:40 发表了:

何处轻尘 发表于 2017-3-22 01:35

文总没有退居二线只不过去广东了

不好意思,作者进度太慢,前面情节都生疏了。这里是因为想用造船来吸引上层人士,才把文总拉进来。要不就改成文总正好回临高述职。


skysword2000 于 2017-3-22 20:14:10 发表了:

马羞王 发表于 2017-3-22 00:15

文总和明老会有时间处理这个酱油党···?

交给正保局,1 一个时辰全部都交代得一干二净··· ...

对待一名元老不能用对待敌人的办法呀


马羞王 于 2017-3-24 11:44:04 发表了:

skysword2000 发表于 2017-3-22 20:14

对待一名元老不能用对待敌人的办法呀

那就给他换个岗位。。。很多艰苦岗位需要他去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