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富贵在穿越二十大上的秘密报告

北朝旧贴 | 左右互撸李富贵 | 8/15/2020 | 共 1529 字 | 编辑本页

左右互撸李富贵 于 2017-2-3 22:23:55 发表了:

虽然元老更加平等,但是元老有了错误乃至犯罪,仍然是要全体大会批评,通报,乃至审判的。西门同志就是前车之鉴。然而弓虽女干罪这样道德上极度被人不齿的罪行,居然就被军事组给偷偷瞒下来了,而且讳莫如深,相信绝大多数同志们今天都是第一次知道。虽然穿越初期管理混乱,但是临时关押点依然是有军事组的同志守卫的。进出关押点,提审临时嫌疑人都要有执委会的手令。而有人居然可以自由出入管制区,“提审犯人”。而且在帐篷上没有标志的情况下,准确的找到萨琳娜,而不是爬到郭亦同志和薛维尼的床上。女仆革命后,穿越众们都开始买女仆解决生理问题。然而某些身处领导位置的人,却并没有跟风购买女仆。如果说第一批女仆不买是高风亮节,不与民争穴。那么在如今女仆资源早已不再紧缺,大大过剩以至于女仆卖不出去产生积压的情况下,这几个人依然没有买女仆,其中的情况就引人深思了。旧时空某个郭姓相声艺人的一句话说的非常好:“既要穿,脸冲外”。穿越不是请客吃饭,不是为了当白左。我们既然出来穿越,目的就是实现自己人上人的理想。大家无论身处何种职位,都不需要清教徒的生活方式,不需要道德表率,不需要圣人。穿越前,大家在旧时空的论坛上沟通联系时,都拜读过某位令人尊敬的同志的小说作品。那部小说里详细的描述了这位同志对穿越后骄奢淫逸,纸醉金迷的龙傲天式生活的强烈向往。另一位令人尊敬的同志,虽然总是把自己包装成计划经济的忠实信徒,一个工作至上主义者。但是其在女仆革命后,突然放弃当时令他几乎大权独揽的重要职位,放弃能够实现他理想的最佳道路,对于一个有着“坚定”理想的“工作狂”来说,很难不让人怀疑,他是否是受到了某些人,某些事的威胁。而这件事必然对其的名誉和政治生命威胁极大。还有一位同样受人尊敬的同志,一向待人如沐春风,无论谁遇到问题去向他反映,都能得到亲切的笑容和热情的接待。这位同志虽然并没有购买女仆,然而他与某李姓女同志的秘密交往实际上已经人尽皆知。元老之间的交往并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李同志也只是一个普通职位工作人员,不存在办公室恋情和强强联合把持政权的情况。这样一个一直致力于将自己打造成“贴心人”,时时刻刻“与广大群众站在一起”的人,为何在这种涉及男女关系的事情上却有着奇怪的行为呢?联想到萨琳娜的专业执法人员身份,有着精湛格斗技能的萨琳娜不是一两个宅男能轻易制服的,必然是几个人合伙实施。普通的反抗无法阻止瘦欲,只有某个部位受到不可逆转的重创,才可以从根源上浇灭侵犯的欲望。一个穿越前在作品里无意中暴露自己本性的人,一个视权利如生命的人,都莫名其妙的一百八十度转变,纷纷成了不食人间烟火的圣人和明珠郑智的拥护者。还有一个则借用李同志掩护自己生理的不便。综上所述,在穿越初期就拥有极大权利,能自由进出管制区,随意“提审人犯”,能让军事组和管理层不惜一切代价帮着遮掩罪行,都证明这几个人就是初代执委会的成员。我知道现在肯定有同志想着,你难道不怕打击报复吗?我只能用两句诗回赠给关心我的同志们:“中指冷插李丝雅,俯首甘为火车头”!如今,我要揭露他们伪善的身份。他们就是…咳,咳咳…这酒,这酒里有毒…快,快扶我去医院,我的车就停在门口,车牌号是 EMP-002


侯景 于 2017-2-3 22:27:29 发表了:

矛头直指文总啊,这是督公指使的吗????


左右互撸李富贵 于 2017-2-3 22:46:10 发表了:

侯景 发表于 2017-2-3 22:27

矛头直指文总啊,这是督公指使的吗????

令人尊敬的同志不止一位,当然,我什么都没说


dynku 于 2017-2-4 08:23:34 发表了:

侯景 发表于 2017-2-3 22:27

矛头直指文总啊,这是督公指使的吗????

文,马,萧都提了


楚雪辉 于 2017-2-4 12:10:37 发表了:

撸主这是想上天吧,话说撸主你是宅党的秘密党员吧


北境一书生 于 2017-2-5 18:23:53 发表了:

楼主是女仆 gm 的参加者吧


wwz45 于 2017-2-6 01:24:08 发表了:

一口气参了文马萧王,楼主 这是药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