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岱游临高会有什么不同?

北朝旧贴 | 鹰从天降 | 8/15/2020 | 共 4116 字 | 编辑本页

鹰从天降 于 2016-12-23 11:54:30 发表了:

与之前的游临高各位开始可能一样,惊叹于市容工业,然后应该有更多的深刻思考,看到更多背后的东西吧


六必治 于 2016-12-23 15:17:07 发表了:

提个小建议,游临高,不能简单地表现对临高科技的震惊,像炫宝一样展示各种奇技淫巧,而是要展现对张岱的思想上的冲击。

张岱看临高的第一眼的震惊,做一个明朝的文化人想到应该是所谓的“中学为体,髨学为用”,也就是说儒学在社会组织上是有用的但只是在生产技术上落后了,补课后还是可以的。

那么游临高就要从根本上打破张岱的文化、思想优越感。就如元蒙可以打败南宋,但在国家建设上还是向汉人学习,否则就是亡国。比如以众人平等对“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等级观念,以“实干兴邦”对“劳心役人,劳力役于人”的轻视生产的观念,从制度上让张岱明白大明不是几个贪官坏事,不是时运不济,而是从制度、军队、文化全方位落后。

可以安排张岱参观元老院议事,安排张岱参观农村收税,参观文化下乡等等。


琼府县办刘主任 于 2016-12-23 16:00:13 发表了:

他看不到这么深入的


xuelindiao 于 2016-12-23 17:06:23 发表了:

其实可以吧 老老王的《大穿越时代》中 徐霞客游临高 抄过来。 反正老老王 也炒了临高的同人

——但凡来过临高的外地人,很少没有去看过“澳洲影戏”的,这几乎是“临高游”的必备项目。

记得徐霞客和他族兄当初第一次去看电影的时候,还以为这不过是自己在杭州街头已经见识过的“拉澳片”而已,没想到里面却是黑乎乎的,只看见墙上挂着一张巨大白布。正当两人疑惑不解的时候,黑乎乎的房子里忽然一亮,随着一声汽笛的呼啸,墙壁上猛地冒出来一辆火车,喷着白气正朝自己呼啸而来,吓得徐霞客和他族兄当即惨叫一声,从座椅上滚下来,连滚带爬的往外逃去……然后在一片哄然大笑之中,他们才愕然得知,自己看到的不过是“影戏”而已。那火车则只是幕布上的光影。不过,这光影是如此的活灵活现,不管是他看过的皮影戏还是“澳片”,都完全不能与之相比――这简直就和真的一模一样嘛!

在这一派熙熙攘攘的繁盛景象之中,一身大明士子打扮的徐霞客,正悠闲地手捧一个玻璃茶壶,独自坐在博铺港海边的一处凉亭里,迎着略带咸腥味的习习海风,看着前方港口里密密麻麻的各国船只,还有四周游荡穿梭的各国商旅,不时捧起那个小茶壶就着壶嘴抿上一口,一副自得其乐的模样。

这只造型浑圆如球的玻璃茶壶,是他在临高东门市“澳洲髡人”开办的合作社新买来的。尽管根据合作社里那个髡人大妈的说法,用玻璃壶来泡茶其实并不是很好,品起茶来远不如紫砂壶正宗,但徐霞客依然喜欢用这新鲜玩意儿——出产紫砂壶的江苏宜兴,就在徐霞客的老家附近,作为地方上的豪门大户,紫砂壶在徐霞客家里有的是,根本不稀罕。哪里比得上这晶莹剔透的玻璃茶壶来得有趣?即使只是看着茶叶在开水之中一点点浸润绽开,茶汤慢慢地变色,对徐霞客而言也是一种新奇的乐趣,让他乐之不疲。

正当这道士看得一头雾水的时候,那位带头的髡贼税吏走上前来,朗声喝道:“……敢问来者可是二郎真君?”道士一听似乎有戏,赶忙脸色一正,故作傲慢地回复道:“……正是本真君,来者何人?”

谁知那税吏头目完全不吃这一套,居然不惊反怒,当即就指着表演“神上身”的道士高声骂道:“……二郎神!你怎么又非法入境了?我跟你这厮说过几次了,你来元老院治下办事要预先报备,办好批条,还有如数上税!怎么已经下凡到临高二十多次了,还敢这般无视法令?!来人啊!速速把这知法犯法的‘罪神’重责三十大板,以儆效尤!哼!看你们这些怪力乱神还敢不敢来玩偷渡!”

——这髡贼酷吏征税都征到神仙头上了,如何能不让世代惯于逃税的大明士绅们心有戚戚然呢?

看着那个“未经缴税和批准,非法请二郎神下凡”的野路子游方道士,被一干穷凶极恶的髡贼税吏给揍得鼻青脸肿、头破血流,坐在一旁凉亭里的徐霞客不由得摇头叹息,“……虽然这道士多半不是什么良善出身,只会从愚夫愚妇身上骗取钱财。可髡人这般贪婪无度,为了盘剥财货,都把主意打到了神灵头上,也太不晓得要敬天法祖了吧!吾尝闻‘龙生九子,各有所好’,但这些流散海外的宋室后裔,行事风度为何却这般与中土迥异呢?纵然是安南与朝鲜,也比他们更像是中土华夏苗裔了啊!”


真红骑士 于 2016-12-23 21:02:41 发表了:

xuelindiao 发表于 2016-12-23 17:06 其实可以吧 老老王的《大穿越时代》中 徐霞客游临高 抄过来。 反正老老王 也炒了临高的同人

后一段跳大神的我觉得海南不太合适,改在广州比较合适


琼府县办刘主任 于 2016-12-23 21:04:10 发表了:

真红骑士 发表于 2016-12-23 21:02 后一段跳大神的我觉得海南不太合适,改在广州比较合适

明显是崔道长干的 ʕ๑•ɷ•๑ʔ❣


波尔布特 于 2016-12-24 07:44:26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波尔布特 于 2016-12-24 17:22 编辑

六必治 发表于 2016-12-23 15:17 提个小建议,游临高,不能简单地表现对临高科技的震惊,像炫宝一样展示各种奇技淫巧,而是要展现对张岱的思 ...

然并卵,清末出国考察的那些官员大多在私人日记里称赞西方各国的“人文之美”、“制度之美”,但到了给朝廷写报告时,依然强调“中学为体”。这不仅涉及到那些官员自身的屁股问题(新体制下他们的利益可能会受损),还涉及到朝廷那边的政治“市场”问题(不受皇帝和其他官员欢迎),还有经济基础的问题(文化和体制的引进必须和经济基础相配合,否则会水土不服),不是那么容易学习和模仿的。洋务运动搞了 30 多年才出现戊戌变法不是偶然的,更不是那些满清官员太顽固或不够聪明。

临高的体制,在张岱的家乡浙东等出现资本主义萌芽的地方出现有限山寨版已经是极限,不可能在整个大明受到欢迎和重视。


鹰从天降 于 2016-12-24 10:48:08 发表了:

六必治 发表于 2016-12-23 15:17

提个小建议,游临高,不能简单地表现对临高科技的震惊,像炫宝一样展示各种奇技淫巧,而是要展现对张岱的思 ...

顶一个,以张岱的学识,应该看到更深入的东西


鹰从天降 于 2016-12-24 10:50:38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6-12-24 07:44

然并卵,清末出国考察的那些官员大多在私人日记里称赞西方各国的“人文之美”、“制度之美”,但到了给朝 ...

能争取一个是一个嘛,哪怕张岱回去还是公共不敢否定现行制度文化,但潜移默化还是有影响的


瘫痪 于 2016-12-24 11:56:42 发表了:

你们为啥对张岱有如此高的期待?他可是从来不以哲学,政治学等闻名的,明亡之后他的作品也是多回忆极少反思。以清代来对比,大概更像一个高段的八旗子弟吧。


TSHT2011 于 2016-12-24 12:08:29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TSHT2011 于 2016-12-24 12:11 编辑

主要目的不是争取他,争取他没意义。

而是利用他自身作为旧式知识分子中的地位对澳宋的文化经济成就进行传播,说白了,这是一只木马。

到时扩散出去,扩散多少扩散多广其实没什么所谓,属于广种薄收的闲棋冷子。积极方面来看,澳宋军队捏死明军毫无问题,但面对的问题跟当年日军面对中国问题一样,一口吞下中国还远远不够资本。澳宋还好,还有机会,只要有几年时间就可以继续扩大后备军(军事人员和从事治理工作的政治人员)数量。多在未能实施控制的明占区扩散澳宋文化经济的影响肯定非常有利于未来澳宋大军到来时的思想准备。


TSHT2011 于 2016-12-24 12:13:10 发表了:

说起来,本来应该由丁丁管这方面的事情。

除了走旧知识分子的上层路线,应该多开发浅显易懂的宣传澳宋美好生活的面向低下层人民的宣传品,歌谣,打油诗什么的,甚至可以考虑海报,多往明占区传播。


TSHT2011 于 2016-12-24 12:14:52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6-12-24 07:44

然并卵,清末出国考察的那些官员大多在私人日记里称赞西方各国的“人文之美”、“制度之美”,但到了给朝 ...

同意。

当然,可以先做铺垫。晚清就是越来越多人接触到了先进知识,但上层死活不肯改最后被倒逼的事情。

是不是会发生针对明朝和平演变元老院管不了,多播些种子看看能不能收获些自带干粮的带路党也好。


琼府县办刘主任 于 2016-12-24 12:17:15 发表了:

瘫痪 发表于 2016-12-24 11:56 你们为啥对张岱有如此高的期待?他可是从来不以哲学,政治学等闻名的,明亡之后他的作品也是多回忆极少反思 ...

23 号同人更新已经说过这个问题了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6-12-24 12:35:44 发表了:

琼府县办刘主任 发表于 2016-12-23 21:04

明显是崔道长干的 ʕ๑•ɷ•๑ʔ❣

靠我才不会装三只眼呢,应该收税官改成宗教裁判所收宗教人头税的。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6-12-24 12:38:03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6-12-24 07:44

然并卵,清末出国考察的那些官员大多在私人日记里称赞西方各国的“人文之美”、“制度之美”,但到了给朝 ...

算是赞同吧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6-12-24 12:38:27 发表了:

TSHT2011 发表于 2016-12-24 12:14

同意。

当然,可以先做铺垫。晚清就是越来越多人接触到了先进知识,但上层死活不肯改最后被倒逼的事情。

...

| 初期应该是参观炮厂什么的被机械化震撼师夷长技以制夷的思路吧,然后在合作中越来越离不开对方了。虽然嘴上说着不要,但是身体的反应是骗不了人的 |


黑屋里的粗胚 于 2016-12-24 19:57:17 发表了:

讲真可以让他来看看广州市法院的审判活动嘛

不对,这个时间点我还没参与到巫蛊案审判活动,好像还不能在广州出现额


xuelindiao 于 2016-12-24 20:55:42 发表了:

黑屋里的粗胚 发表于 2016-12-24 19:57 讲真可以让他来看看广州市法院的审判活动嘛

不对,这个时间点我还没参与到巫蛊案审判活动,好像还不能在广 ...

其实你可以来一波    澳宋法院公审 熊文灿(或更高级明朝官员),以和平    正义的目的名义,战争罪 提起公诉。具体战争罪行审判的花样 ,可以去翻翻海牙 和东京审判的段子


yanghui4000 于 2016-12-25 19:40:33 发表了:

如同人的说法,只是让他们少点螳臂当车的想法,所以他想什么不重要,只要宣传奥宋的强大就可以了。对于顽固反抗的地主,焚化炉是他们最好的归宿


黑屋里的粗胚 于 2016-12-25 21:23:06 发表了:

xuelindiao 发表于 2016-12-24 20:55

其实你可以来一波    澳宋法院公审 熊文灿(或更高级明朝官员),以和平    正义的目的名义,战争罪 提起公诉 ...

这还得看吹牛是怎么钦定的。。

现在情节发展不明啊,我是打算吹牛写明白些,搞个审判梁公子一党的同人


bulubuluxiaomox 于 2016-12-25 21:30:28 发表了:

TSHT2011 发表于 2016-12-24 12:08

主要目的不是争取他,争取他没意义。

而是利用他自身作为旧式知识分子中的地位对澳宋的文化经济成就进行传 ...

不是争取,就是单纯的炫耀:你看我们澳宋多屌,没你们这些文人,抽大明也像玩一样


xuelindiao 于 2016-12-25 22:04:53 发表了:

黑屋里的粗胚 发表于 2016-12-25 21:23 这还得看吹牛是怎么钦定的。。

现在情节发展不明啊,我是打算吹牛写明白些,搞个审判梁公子一党的同人

你可以 @小白之友


鹰从天降 于 2016-12-26 11:19:35 发表了:

瘫痪 发表于 2016-12-24 11:56

你们为啥对张岱有如此高的期待?他可是从来不以哲学,政治学等闻名的,明亡之后他的作品也是多回忆极少反思 ...

因为张岱是在明末难得的有好奇心的知名文人啊


老驴 于 2016-12-27 21:37:53 发表了:

鹰从天降 发表于 2016-12-26 11:19

因为张岱是在明末难得的有好奇心的知名文人啊

是啊,科举的最大危害就是把整个社会的精英阶层的好奇心给消灭掉了。再一个就是使得整个社会的精英阶层都基本脱离了物质生产一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