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同人:粤北平瑶记

北朝旧贴 | 左小乙 | 8/15/2020 | 共 16603 字 | 编辑本页

左小乙 于 2016-12-19 14:22:50 发表了:

这是以一篇以崇祯八年(1635 年)排瑶起义为背景的同人,元老院兵锋抵达粤北、粤西,明代屡平不止的瑶乱自然是元老院必然要面对的问题,因为自己是粤北连州人,看了那篇《连州治安战》的同人,感觉不甚满意,治安战已经太多,没有突出特色,故写下这篇同人,第一篇算是主人公的人物背景,说了一些养鸡的小细节,都是个人经验,求轻喷。


左小乙 于 2016-12-19 14:23:05 发表了:

(一)        养小鸡的黄首长

五月,虽然现在是明末的小冰期,但临高已经热起来,南海农庄里的小鸡育苗场里面尤其热,如果说外面是蒸笼,那育苗场里面就是烤箱。经过天地会几年的努力,临高的村民们几乎家家户户都会养几只鸡,鸡苗市场的巨大需求使南海农庄的小鸡育苗场常年忙个不停。在天地会刚开始向农户贷出鸡苗的时候,农业口的大部分人都是计划着把刚出壳的小鸡直接交给农户,只有一个人反对。

那个人就是自称酱油中的酱油,元老黄超。

黄超,D 日前是某财经大学的金融系毕业生,毕业后在某乡镇当了一年公务员,后来不甘乡镇生活的无聊,报名参加了穿越,成为了穿越众的一员。D 日后,因为黄超的父母在旧时空经营着一间不大不小的养鸡场,黄超自小就给家里帮忙,因而算得上熟悉养鸡业务,于是就被暂时分到了农业口,负责照料从旧时空带过来的那几只家禽。

刚出壳的雏鸡是很难存活的,领回来的鸡苗没几天就死清光难免会挫伤归化民的积极性。在黄超的经验里,在他家,刚出壳的雏鸡都是要养个十五六天才零售或者批发出去的。养雏鸡是个技术活,温度不宜过高,也不能太低,要把温度控制在 20℃ 以上;同时还要控制湿度,潮湿的环境下雏鸡容易染病,育苗场必须时刻保持着干爽的环境;饲料要保证营养,尤其要注意的是饲料的颗粒不能太大,不然雏鸡吃不进去;还有就是要死鸡及时清理出去,免得尸体腐烂滋生细菌;出入育苗场,要对鞋底进行消毒,免得鞋底的泥巴带来外界的细菌……

于是建立一个育苗场就成了黄超的任务,凭着记忆,黄超把旧时空他家的鸡场复制出来,严格意义上,是大体复制出来。黄超找来十几个归化民泥瓦匠,建了一间小瓦房,大概六十平方,三米高,前后两个门,地板是红方砖,墙壁是红砖砌成,刷了一层石灰,用木头做梁柱,屋顶一层层地叠着黑色的瓦片。外面看上去就是旧时空农村常见的旧平方,没有多大现代感,但就育苗而言,已经是完全足够了。在旧时空,黄超家的育苗场就是这样的屋子,比混凝土浇筑的房子要凉爽得多。

然后黄超和几个归化民帮手在屋子内搭了两个宽两米长十米的四层木架子,左右各一作为鸡栏。黄超估算,这样的规模,按每栏饲养一千只雏鸡计算,由于条件有限,按百分之五的死亡率计算,每半个月可以出栏十五日龄的小鸡起码七千六百只,已经大大超出了当时的需要。

乍一看,这样的育苗场和旧时空黄超家差不多是一模一样,可仔细一看就会发现不同,由于穿越众暂时没有生产塑料和尼龙的能力,在旧时空,每层鸡栏的底部都会垫一张尼龙布,然后铺上木糠,而在现时空,只能先铺一层稻草,再铺上刨花,厚度增加了十倍不止,至于那些塑料制的饲料桶和饮水器,只能想办法找其他东西替代了。不过雏鸡也不太需要饲料桶,用圆形的扁筲箕就可以了,饮水器只能用传统的竹槽替代。

鸡饲料用玉米、米糠、蚯蚓、鱼粉等混合配置而成,全部研磨成直径不到半厘米的细粒,保证了雏鸡发育的营养,虽然比旧时空的鸡饲料少了好几样添加剂,但也聊胜于无。消毒用石灰水,虽然效力没有锰酸钾高,但也勉强能够发挥作用。气温低的时候在过道放几个铁锅,在里面装上碳灰,烧红木炭之后用碳灰埋住,盖上中间开了个拳头大的洞的锅盖,就足以保持整夜温暖。一批鸡苗出栏后,要将垫料,那些粘上鸡粪的稻草和刨花及时清理,彻底清洗育苗场,用石灰水彻底消毒一次,完全干透之后起码等五天才进行下一批次的育苗。

一般来讲,这样子雏鸡死亡率可以保持在百分之五上下,但在旧时空一切做足的前提下,这个死亡率只有区区百分之一不到。科技赶不上,生产率也上不去啊。而且由于没有预防鸡瘟、法氏囊病、禽流感等疫病的疫苗,而且没有各种驱虫药和抗生素,雏鸡在出栏之后还是有着不低的死亡率,不过只要养户能保持卫生的饲养环境,大体来讲都不算什么大问题。

由于这方面的经验,黄超成了天地会雏鸡养殖的技术推广专员,以至于在临高的每个村庄,村民都知道有这么一个养小鸡的黄首长。


轻舟 于 2016-12-19 15:18:19 发表了:

吼啊,滋磁楼主


左小乙 于 2016-12-19 16:32:47 发表了:

(二)        不甘寂寞的黄超

黄超是幸福的,即使是来到了新的时空,黄超从事也是他熟悉的东西。养鸡自不用讲,从小的锤炼是他在这方面是轻车熟路。虽然黄超还有很多不知道的技术,但黄超是个爱学习爱动手的家伙,他从大图书馆里面借来了一本《肉鸡、蛋鸡饲养大全》,滋滋有味地就自学起来。

黄超学到了很多养鸡实用技术,比如人工授精,比如分辨雏鸡公母,比如阉鸡。阉鸡的难度在于,稍有不慎,你割多了一点,割错了什么地方,你得到的只是一只死鸡;要是割不干净,你只会得到一只“九千岁”鸡。要想得到一只太监鸡,你必须分毫不差,几乎要达到庖丁解牛的地步。在制造了二十七只“九千岁”,五十六只小公鸡成了他的刀下亡魂之后,黄超终于学成。黄超心想,怪不得那些北京城的刀子匠能发大财,还能得到皇帝的封赏,阉鸡都这么难,何况阉人!

学会阉鸡的副作用是,他和他老婆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想吃鸡肉,因为连续五十六天吃鸡可不是谁都能接受得了的。黄超是少数带着老婆来穿越的人之一,他老婆叫黄素,广州南沙人,D 日前刚毕业,被黄超不知道怎么就哄到和他一起穿越,穿越后就一直在办公厅里做着闲差。

在穿越众里面,黄超和他老婆都是那种不起眼的角色,多了他们是锦上添花,少了他们也不会有谁发觉。

黄超是不幸的,即使来到了新时空,也一样从事着和旧时空差不多的工作,一样泡在养鸡场,而天地会的下乡任务,对他来说就是基层工作的翻版。曾几何时,黄超曾想去“五道口”工作,可惜黄超学的都是皮毛,金融知识早就还给了老师,自然在也帮不上什么忙。

而农业口的工作,黄超也渐渐地变得没有那么重要,他培养的几个学徒早已经出师,不再需要他的什么指导。受限于无法研制疫苗、抗生素、生长激素,临高的畜牧业科技的发展也渐渐地陷入了一个瓶颈,正如临高很多其他产业一样。

一度,黄超陷入了迷惘,生活是一个怪圈,总是会回到起点,当初黄超参加穿越就是为了摆脱平庸的生活,可现在生活依旧陷入了平庸。黄超顿时感到了悲哀,他很后悔,为什么自己当初要抛弃一切参加穿越呢?

于是乎,在育苗场干活的时候,黄超有时候会悄悄掉一两滴眼泪,在穿越的激情消散之后,他在想家,在想念自己的父母。黄超知道,这样想得不止他一个,还包括他老婆,还有很多在默默工作着的元老。

其实驱除哀愁,至少是暂时驱除哀愁有一个良方,就是找一个寄托,比如能让你全身心投入的某项事业。二次反围剿之后,整个海南岛都被元老院所占领,琼州府各县都需要派驻一名元老。黄超不甘寂寞,就报了名,出乎黄超的意料,他很快就收到了回复,他被任命为陵水县办公室主任。

黄超在旧时空有基层工作的经验,在天地会的工作经历使他在农业方面有较高的认识,对于黄超被任命为陵水县办主任的事,组织部明朗如是说。

此时,黄素也发现了自己怀孕了,得知了黄超要去陵水当县办主任的消息,她泪眼汪汪地对黄超说:“就不能不去吗?”

黄超:“老婆,难道我就一辈子待在临高养鸡吗?”

黄素:“那我跟着你去!我和宝宝都不能离开你!”

黄超:“老婆,你还是留在临高吧,临高毕竟条件比较好,陵水那个穷乡僻壤是比不上的,你就好好给我生个胖宝宝好吗!”

于是每天傍晚吃过晚饭的时候,在百刃城外,你会见到一个孕妇摸着自己的大肚子在一圈又一圈地慢慢走着,那就是黄素,她会告诉你,散步多了,有利于顺产,对宝宝好!

而此时的陵水县,黄超也正在忙活着,他知道,黄素肚里的宝宝已经成为了她的寄托,而陵水,会成为黄超他的寄托吗?黄超不知道。


mmchen 于 2016-12-19 18:23:02 发表了:

支持楼主,继续啊....


以理服人 df26 于 2016-12-19 19:07:54 发表了:

加油楼主


ifaii 于 2016-12-19 22:27:10 发表了:

楼主继续呢~


左小乙 于 2016-12-19 23:37:25 发表了:

(三)陵水县办主任黄超

陵水,在旧时空的全称是陵水黎族自治县,黎族人口占全县人口的一半有多,在现时空陵水县的黎人数量只多不少。出发之前,黄超特地去大图书馆查阅了陵水的资料,在旧时空的记载中,陵水蕴藏量比较多的矿藏是石英和高岭土,并不是当前比较急需的矿种,要搞工矿企业自然是没有什么条件。要是搞农业,陵水人口基数太少,需要外来移民加入,加之陵水县台风高发,实在是得不偿失。

黄超觉得,要是按部就班地清理田亩、打击土匪劣绅、引入天地会等一系列流程下来,虽然说这些事情以前在临高也干过,也算是轻车熟路,但未免太中规中矩,既然选择了出来当县办主任,自然是要干出一番事业,不然还不如窝在临高南海农庄养小鸡。

思前想后,黄超算是理清了思路,对于陵水,第一要务自然是安抚黎人,免得黎人不满而作乱,明琼州府治下的黎人可以作乱,那自然是文宣口写明朝黑材料的好题材,可要是元老院治下的黎人作乱,不说自己会不会丢掉乌纱帽,挨批是肯定是,元老院可是很要面子的。

而第二要务自然就是怎么发展陵水了,陵水要资源没资源,要人力没人力,这样的地方放在旧时空就是妥妥的贫困县,如果不靠中央倾斜,连公务员的工资都发不下来。既然第一第二产业发展不了,就发展第三产业,搞来料加工。黄超不由想起了旧时空的温州,对,就把陵水打造成 17 世纪的温州。

黄超的基层经验告诉他,要想工作推得开,就要跟村干部、社区干部打好关系,这经验放到 17 世纪也是有效的,上任没多久,黄超跑遍了陵水各村,陵水不大,一个月就跑了个遍,算是混了个脸熟。然后黄超三头两天就请那些开明大户吃饭喝酒(当然不开明的都已经被消灭掉了),中国人的传统都是酒喝多了就容易产生感情,既然动之以情,那么就可以晓之以理,再加上黄超和一个路人都能聊得开的性格,自然黄超的工作也是能够推得开。

人少有人少的好处,陵水的清理田亩工作很快就完成了,天地会的农技推广也如火如荼,但剿匪工作却没有多大成效,那些土匪东一榔头西一锄头的,虽然没了根据地(跟着那些不开明的大户一起被消灭掉了),但还是很难被抓住,时不时就冒出来,杀几个人,放几把火,造成很大的治安问题。黄超手底下没有多少可以动用的兵力,很难铺开大网,而一旦土匪逃入黎区,未免刺激黎人,也不敢深入追击。

只有跑一趟黎区了,好在归化民里面已经有好几个黎族干部,黄超向临高打了个申请,调来了几个黎族干部,跟这几个干部来的还有一位元老,身着明显被魔改过的道袍,来人正是腐道长张应宸。

腐道长说明了来意,黄超表示没什么所谓,反正你传你的教,我搞我的抚黎工作,两者互不干涉,反正都是为了元老院服务,这样路上也好有个伴。走了一转,黄超喝山兰米酒喝醉了无数次,喝倒了 n 个峒主,算是结下了交情。而腐道长在黄超返回陵水之后,依然留在了黎区传教。

只有腐道长这样的人才搞得好基层工作啊!黄超心想,起码自己是不能像腐道长那样扎根基层了。

黎区走一转的效果是,来陵水做买卖的黎人多了起来,无论是各色毛皮、水牛还是山兰米酒,黄超下达的指示都是不管需不需要,一律照单全收,用黎区紧缺的食盐和铁器和他们交换。黎人纷纷表示,澳洲首长真心公道,不像大明官府那么坑害黎人。

黄超时常叫往来的黎人带口信给各路峒主,叙一叙交情,一来二往,黎人对黄超的戒心就慢慢减了下来。黄超见时机成熟,便邀请了各路峒主来陵水一聚,一起喝临高特产朗姆酒。峒主们大多应邀,酒至半酣的时候,黄超透露出消息,他希望峒主们卖给他一样特殊的商品。

人头!

确切来说是土匪的人头,为此黄超以陪老婆产检的名义回了趟临高,随便跑了跑部,拜访了几名执委,请计委的人吃了几顿饭。等到他回陵水的时候,几船大米和标准长枪也跟着运了过来。元老院向各路峒主提供武器,峒主们发动峒民袭击土匪,然后把土匪的人头换大米。

于是土匪们再一次逃入黎区的时候,他们会发现,等待他们的会是一群凶神恶煞的黎人。

基本盘已经打下来了,黄超老婆的预产期也快要临近,黄超匆匆赶回临高,成为了男性元老里面休陪产假的第一人,一时之间多少羡慕嫉妒恨,黄超对此一笑了之,天大地大,老婆最大,教父都说过了:不花时间陪家人的男人,不是好男人。

黄素给黄超生了个大胖小子,七斤八两,顺产,全称只花了不到一个小时,艾贝贝几乎都没怎么施展她的助产术,黄素就把宝宝生了下来。在黄超第一次抱着他儿子的时候,他高声宣布,就叫他黄乔吧!为了帮忙照顾老婆和宝宝,黄超买了个叫黄婷婷的女仆,艾贝贝专门给黄婷婷上了一课产褥期保养。黄婷婷惊叹,澳洲首长们坐月子的方式和他们是如此的不同。

黄超休了一个月陪产假,这一个月里,整天都围着老婆和宝宝转,但黄超也没有彻底放下工作,悄悄地跑了几次部,拜访了几次计委、殖民贸易部、工业委,甚至还跑了海军。等了儿子满月的时候,在南海农庄摆了几大桌,宴请了从前农业口和天地会的同事,黄素在办公厅的同事,若干个交好的元老,还有计委、殖民贸易部、工业委和渔业合作社的几位元老。黄超没有收红包,但是却换来了如下承诺:

一、在陵水新建一座制冰厂;

二、在陵水修建一个简易船坞;

三、渔业合作社进驻陵水;

四、在陵水开设海产品加工厂;

五、造船厂生产几艘新式渔船;

六、开通陵水往琼山的海上线路。

黄超没有把目光局限于陵水,他把目光投向了广阔的南海。海南岛的渔民们自古以来就会驾船在南海捕鱼,他们没有精确的航路图,凭借的是耳口相传的更路簿。在明代,南沙群岛、中沙群岛、西沙群岛上就遍布着中国渔民的身影。陵水生活着不少渔民,黄超在之前就跟他们打过了交道,和其中的渔首喝过几次酒,甚至还支助了一个叫黄喜的渔民遗孤到芳草地读书。黄超打的算盘就是把陵水建设成南中国海渔业的重要中转站,成为南海渔业产品的深加工基地。

黄超说服了几个渔民向渔业合作社贷款购置了新式渔船,同时让渔业合作社对他们进行了远洋捕鱼的培训,教会了他们如何使用一些新式渔具,同时教会他们一些全新的捕鱼方法。一艘艘渔船从陵水出发,装载着制冰厂生产的冰块,前往星罗密布的各大群岛间作业,陵水给他们提供了避风港,同时还能在陵水的船坞里得到维修。

渔民搭载回来的海产品惊呆了黄超的眼睛,无数鱼翅,碗大的鲍鱼,手臂粗的海参,还有各式海鱼的鱼肚,这些名贵海产品被加工厂收购,深加工为干活,然后被转运至琼山,再运到广州,甚至更远的杭州,换回来白花花的银子。同船回来的还有桌子大的砗磲,还有玳瑁的甲片,以及价值千金的红珊瑚,这些奢侈品一并被转运到广州出售。最让黄超兴奋的是数十斤重的金枪鱼,由于冰块的作用,依然新鲜,黄超和广州紫明楼的裴丽秀联络过,准备在广州掀起吃南海金枪鱼的风尚,就算掀不起,能够给广大元老餐桌上增加一道金枪鱼刺身也是功绩一件!


Me_262 于 2016-12-19 23:53:06 发表了:

支持楼主


肥仔曙 于 2016-12-20 00:31:35 发表了:

连州不算太闭塞了,刘禹锡曾经知连州,刘瞻也是出身连州


xuelindiao 于 2016-12-20 05:21:24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xuelindiao 于 2016-12-20 05:22 编辑

只有跑一趟黎区了,好在归化民里面已经有好几个黎族干部,黄超向临高打了个申请,调来了几个黎族干部,跟这几个干部来的还有一位元老,身着明显被魔改过的道袍,来人正是腐道长张应宸

此处应该换成 新道教其他元老。

盗泉子 在吹牛的正文中,1631 年 3 月就和赵引弓各自去杭州了,未再回海南。

占据海南全境,是 1630 年 11 月第二次反围剿结束的之后事儿了。

4 个月时间能否顺利完成陵水县治理得井井有条?

刘大府在琼山可是花了整整四年。


qarc 于 2016-12-20 06:49:04 发表了:

黎人杀良冒功的是编入惩戒营还是直接挂起来风干?


左小乙 于 2016-12-20 09:05:35 发表了:

qarc 发表于 2016-12-20 06:49

黎人杀良冒功的是编入惩戒营还是直接挂起来风干?

良民不见得没什么事就跑去黎区吧


左小乙 于 2016-12-20 09:05:56 发表了:

xuelindiao 发表于 2016-12-20 05:21

此处应该换成 新道教其他元老。

盗泉子 在吹牛的正文中,1631 年 3 月就和赵引弓各自去杭州了,未再回海南 ...

多谢指正


左小乙 于 2016-12-20 09:13:43 发表了:

xuelindiao 发表于 2016-12-20 05:21

此处应该换成 新道教其他元老。

盗泉子 在吹牛的正文中,1631 年 3 月就和赵引弓各自去杭州了,未再回海南 ...

也没有四个月那么短啦,陵水县人口、田地数量没有琼山县那么庞大,十分之一也不一定有,时间上估计一年左右,不过问题在于时间线没有把握好,要改正,要改正。


左小乙 于 2016-12-20 09:18:46 发表了:

第三章出现了时间线上的纰漏,在元老院向海南各县派县办主任的时候,张道长估计已经和赵皇上去了杭州,所以主人公不可能在陵水碰见腐道长,这样子,改成崔道长,何如


左小乙 于 2016-12-20 09:20:27 发表了:

肥仔曙 发表于 2016-12-20 00:31

连州不算太闭塞了,刘禹锡曾经知连州,刘瞻也是出身连州

属于那种曾经也豁过的地方


珠江夜游 于 2016-12-20 09:41:57 发表了:

吼啊,滋磁楼主


左小乙 于 2016-12-20 09:45:46 发表了:

经崔道长同意,修改后的段落如下

只有跑一趟黎区了,好在归化民里面已经有好几个黎族干部,黄超向临高打了个申请,调来了几个黎族干部,跟这几个干部来的还有一位元老,身着道袍,胖大的身躯缩在道袍里显得十分臃肿,但看他脚步如风,显然是个敏捷的胖子,来人姓崔,叫汉唐,是谓崔道长。

崔道长说明了来意,黄超表示没什么所谓,反正你传你的教,我搞我的抚黎工作,两者互不干涉,反正都是为了元老院服务,这样路上也好有个伴。走了一转,黄超喝山兰米酒喝醉了无数次,喝倒了 n 个峒主,算是结下了交情。而崔道长在黄超返回陵水之后,依然留在了黎区传教。

只有崔道长这样的人才搞得好基层工作啊!黄超心想,起码自己是不能像崔道长那样扎根基层了。


左小乙 于 2016-12-22 09:37:40 发表了:

(四)罢官与起复

一眨眼,黄超在陵水已经不知不觉地奋斗了两年,局势日渐承平,

大户们没有什么意见,清查田亩后,虽然明面上要多交税,但是废除了苛捐,总体而言还是支出少了。虽说黄首长可以和他们喝酒吹牛嘻嘻哈哈,但真要和他对着干,黄首长也是毫不手。几个和黄首长喝过酒的大户,因为勾结土匪,被挂在陵水县城外的场景还是历历在目。且天地会来了之后,无论全包还是半包,都是大大的有利可图,为了少交那么一点税去隐瞒田亩数量实在划不来。

黎人们也没有什么意见,黄首长为人实诚,不像明朝官府那样欺负他们,没有滥发徭役,也没有强行征税,征收的税款也在合理水平,只不过是一些黎人的土产。从前黎人三五年就要拿起武器造反,现在大大小小的峒主们都觉得没有必要,日子能够过得下去,而且还有要过得滋润的迹象,谁会乐意去拿起武器拼命?唯一值得拿起武器的是杀几个土匪去换大米,可惜是土匪渐渐少了起来,变得可遇不可求。有峒主起了杀良冒功的心思,旋即被黄首长带队灭了,黄首长明显没有明朝官府那么好对付。

渔民们更是没有什么意见,加工厂对名贵海产的收购价很高,大大激发了渔民们的积极性,纷纷向渔业合作社贷款买新船,学习新技术。渔业合作社还推出了一个叫海上保险的玩意,参加合作社的渔民都要强制购买,保险费算在购船的贷款利息里面。渔民多少有些不乐意,可有合作社的渔民失事身亡,他的家人就会得到抚恤,名之曰赔偿,数目足够他的家人过好几年。渔民们知道了海上保险的用处,便不再抗拒,就连部分没有贷款买船的渔民都在打听怎么去买这个海上保险。渔民们都或多或少地发了财,但还是有部分渔民捞起老本行,偶尔去干一下海盗的行当,黄首长自然不能容忍,那些渔民的脑袋被挂在了陵水渔港,据说临刑前,黄首长还和他们喝了酒。

新官上任三把火,可火一烧完,黄超却不想干了。在整个海南,各个县办主任中,如果琼山的刘翔是最出风头的,那么他黄超应该是第三出风头了。一出风头就会有人说闲话,说着说着就会变成攻击。有几个皇汉质疑他的民族政策,认为他对待黎人太过软弱;契卡查过他好多次账,认为他涉嫌公款吃喝;他稳定压倒一切的施政方针,更是被单良等人喷个没停。

一不小心,黄超头上一下子就顶上不少罪名,他不由得开始理解为什么旧时空的领导们为什么一个两个地不思进取,不做就不犯错,做得多只会错得多,即使一帆风顺,还是会免不了招人忌恨。大明怪不得药丸,每个封疆大吏、朝廷重臣动不动就会惹上言官的一大堆口水,又怎么能干多少实事呢?

黄超唯一承认的罪名是消极怠工,一头半月,黄超总是会借故跑回临高,去看他老婆和儿子。想想两年来,自己都没怎么陪过老婆,儿子出生更是和他很少见面,现在一岁多,开始学说话,可是偏偏不会叫爸爸。想到这里,黄超心一横,向执委会递交了辞呈,辞掉了陵水县办主任的职务。

黄超辞职的消息在临高引起轩然大波,为了避风头,借助农业口的关系,调去了高山岭牧场工作,他老婆黄素也调到了大图书馆工作。一家人总算团聚了,黄婷婷被黄素认作了义妹,而黄喜成了他老婆的义弟,家里三口人变成了五口人,黄超突然间多了小舅子和小姨子。

黄超过上了半隐居的生活,时不时就跑去大图书馆查资料,搞起了政策研究和战略研究的副业,发表了几篇文章,比如《海南黎族研究》《小谈陵水治理经验》《两广土客关系研究》《明代瑶乱研究》以及《两广民族问题研究与对策》,俨然成为了元老院里的民族问题专家。

可是高山岭的生活也不平静,黄超很快发现,大图书馆的程永昕、卢炫也不是什么善茬,有意拉拢他。黄超可是在政府机关干过的人,他们的小九九自然逃不过黄超的法眼,表面上是要为他抱打不平,实际上是为了自己的某些目的。黄超不想深陷太多,也告诫黄素要和他们保持点距离,不要走太近。

许多元老在穿越之后,渐渐地失去了锐气,渐渐习惯了不思进取,似乎一辈子待在海南岛,守着这么一亩三分地就足够了。元老们仿佛忘记了自己的历史使命,忘了自己面对的是一个凶险的时代,尽管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们已经开始在享受生活。

临高乱事件一下子就叫醒了元老们,黄超的儿子快要三岁,在旧时空,那是要进幼儿园的年纪,芳草地专门为适龄的元二代开设了幼儿园,黄超和黄素本来计划让黄婷婷去接送黄乔,可是临高乱事件后,两夫妇不禁担心起儿子上幼儿园的安全问题。

临高乱在元老中间引起了轩然大波,有人日夜戴钢盔、穿防刺服,手枪不离身,甚至还提着一柄大砍刀;有人叫嚣着要荡平大明,把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通通灭掉;有人悄悄开始搞起体能训练,练起了射击,一副枕戈待旦的样子。

而此时元老院宣布了两广攻略的计划,一时之间,整个临高,不,是整个元老院控制的地区都进入了一级战备状态,扩充新军,补充水手,筹措粮草,制造军备,各个部门、各间工厂都进入了加班状态。

明眼人一看就明白,元老院把临高乱看成了是明朝对元老院的挑衅,之前郑氏家族挑衅了元老院,迎来的是元老院对其的毁灭性打击;这次明朝动手了,元老院就不打算保留着怀柔的面具了。是该大打一仗,不然元老们的斗志都丢到九霄云外去了,再不打仗,元老们迟早会自己跟自己斗起来,现在该是让元老们意识到他们还有一个危险敌人的时候了,黄超这样想。

为了接管元老院即将占领的广东及部分广西,元老院抽调了 3000 余名干部组成琼崖支队,黄超也被抽调到马袅堡给那些干部培训讲课。元老院这次可真是下了重本,野战部队十出其六,这些年辛辛苦苦培养的归化民干部也一口气抽调了 3000 人,这回是只许胜不许败了。而他,除了给那些干部讲课,这场大战役似乎只能旁观。

1635 年 3 月 1 日,农历正月十二,黄超正在给儿子做元宵节的灯笼,此时在广州,两广攻略正式开始。几天前,黄超送走了他第一批赴广的学生,而更早之前,黄喜作为海军士官实习生随军出征,都没来得及在家过年。

整个临高依然熙熙攘攘,归化民仿佛当没有这回事,依旧沉浸在过年的气氛当中,元老院必胜,伏波军必胜已经是全临高的共识。只是马袅堡显得空荡荡的,分外冷清。黄超回到了高山岭,每天都密切留意着战事的进展。

时不时地,黄超会回到南海农场看看,去看看育苗场。到了五月份,伏波军在各条战线上都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整个五月,黄超几乎都泡在育苗场,六月份是鸡苗销售的旺季,黄超有点不放心,因为他的几个徒弟都抽调走了,现在看管鸡场的是他徒弟的徒弟。天气又闷又热,几千只雏鸡散发出的体温似乎又使温度高了几度。

好无聊啊,黄超想。

一直忙到六月一日,黄超和黄素都请了假,带上黄婷婷和他儿子出去野餐,庆祝儿童节,一直玩到天黑,给儿子放了烟花才回家。一到家,才发现一个组织部的归化民干部已经在他家门前等了一整天。那干部只扔下一句话:“做好准备,元老院需要你。”

几天后,组织部明朗找到他,告诉他两个消息。

一是,广东连阳一带爆发了瑶乱。

二是,他被任命为元老院瑶壮事务办公室主任兼驻连州办公室全权专员。


左小乙 于 2016-12-22 09:38:07 发表了:

(五)任务艰巨

接到任命的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亮,黄超就来到博铺港,儿子还没睡醒,懵懵懂懂地还不知道他爸要出远门,婷婷留在家看孩子,只有他老婆黄素来送他。说来也巧,黄超就是广东连州人,七年来,这是他第一次回老家,不过 17 世纪的连州对他而言只是一个陌生的地方。

“要是有机会,我也想回我老家看看。”黄素说。

“现在这个时空,你老家还没出现呢!17 世纪,广州还没有南沙这个地方,那里还是一片汪洋。”黄超打趣道。

“就算是汪洋大海我也想回去看看。”

就这样,在黎明未到的夜幕中,黄素送走了黄超,汽笛一响,船驶出了码头,船灯一闪一闪,渐渐远去。

黄超登上的是 t1200 型客货班轮,船上有另外两名元老,一名是位叫苏莞的女元老,他不太熟,据说是元老院的首席女法医;另一名算是老熟人了,正是当初和他一起闯黎区的崔道长。两年没见,崔道长从一个白胖子变成了一个黑胖子。见到熟人,崔道长很热情,就互相寒暄起来,崔道长告诉黄超,他和苏法医是去广州查什么一单采生择割的大案。黄超听不懂,只好连称诺诺,只是下意识地觉得两广的局势很凶险,此行一定要多加谨慎。

而崔道长听说他要去平瑶的时候,问:“等局势稳定下来后,能让新道教派人去瑶区传教不?”

“我这只是临时性的职务,这个我暂时决定不了啊。”

“你就先答应吧,当年你杀了好几个信我们新道教的峒主,虽说他们死有余辜,但这帐你得还啊。”崔道长打趣道。

“就算我不答应,你会不去吗?”黄超反问,两人顿时哄笑起来。

然后黄超婉拒了崔道长喝茶叙旧的要求,把自己锁在房间内,研究起昨天随任命通知一同送来的简报。

这次瑶乱是从五月初开始的,在粤北,瑶人主要分两支,一支是平地瑶,主要分布阳山县,都是官府的编户民,人数较少;另外一支是盘瑶,因为这一支瑶人多姓盘而得名,人数较多,又因为连州、连山一带的盘瑶依山建房,排排相叠,又称排瑶。排瑶的村寨被称为排,在连州、连山之间主要有八个排,分别是油岭排、南岗排、横坑排、军寮排、火烧排、大掌排、里八峒排、马箭排,这八个排的这支瑶人又被称为八排瑶。

在旧时空的历史里,1635 年的瑶乱只是小打小闹,只有八排瑶参与了作乱,短暂攻陷了连山县城,夺了县印,旋即退出躲进山窝窝里和官军打起了游击。真正掀起轩然大波要等到八年后,作乱的瑶人会同了连山县的僮人,联合了张献忠的部将汤桃中、杨国枝的数万流寇,连克连山、连州,劫掠阳山、英德等地。

也就是说,要是不好好处理这群作乱的瑶人,等过几年流寇打到湘南,这群瑶人会变成流寇的带路党。

这次瑶乱,主力是八排瑶,他们首先攻击了连州和连山之间的三江镇,控制了鹿鸣关,然后伙同连山的部分僮人攻陷了连山,然后回师包围了连州城。要是连州和连山都是伏波军控制的地盘,面对瑶人作乱,直接反击就是。然而尴尬的地方就在于,瑶乱爆发时,连州和连山都还控制在大明官府的手里,连州属下的三县只有阳山被传檄而定,掌握在元老院手中。

这就棘手了,一下子这群作乱的瑶人就成了敌人的敌人,这下子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了。如果放任不管,这群敌我不明的瑶人一旦串联到乳源,然后再煽动那里的瑶人造反,那可是会严重影响到华南军的侧翼啊!

黄超顿时觉得头昏脑胀,于是倒头便睡,然后是睡了醒,醒了睡,几乎不踏出房门半步。

等到黄超恢复清醒的时候,船已经到达了广州,码头上,广州情报站站长林佰光已经在那里等候了。可奇怪的是,林佰光接了苏法医和崔道长之后就扬长而去,只留下黄超一个人在码头。

黄超此时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正当他疑惑之际,不知道从哪里走出来一个人,一副明朝衣冠,对他说:“你只在广州呆半天,跟我来,你有个重要的会要开。”


左小乙 于 2016-12-22 09:38:23 发表了:

(六)广州会议上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雷州情 报站的谌天雄,他从雷州赶来,下船只比黄超早了几分钟,甚至都还来不及换下那身土著小商人的装束。谌天雄拉着黄超就上了辆马车,一路颠簸了一个小时。黄超和谌天雄不熟,只是打过几次照面,这样突然之间就被他拉去开会,使黄超觉得有些尴尬,于是在马车里也没跟谌天雄说什么。

谌天雄也不说话,黄超知道,像谌天雄那样搞情 报的人,保 密意识极强,在有可能泄密的情况下绝对不会透漏什么。估计也是瑶乱的事,可是瑶 乱发生在连阳一带,离雷州也太远了,黄超一时疑惑不解。

谌天雄之所以跑来了广州,是因为他手里掌握了一项重要情报,事关元老院两广攻略的成败。雷州站自建立以来,就没有单单局限于雷州一府之地,雷州站发展了不少下线,分散在临近各州府搜集情报。两广攻略一开始,雷州站就投入到了对雷州、廉州等地的招降策 反工作,卓有成效,不费一兵一卒就为元老院占领了不少州县。可是一条罗定州来的线报让谌天雄放下了手头的工作,线报称,罗定州一带的瑶人在互相串联,蠢蠢欲动。

这条线报一早就送到了席亚洲的手上,两广攻略三个月以来,进展最顺利的是朱鸣夏的中路军,连克清远、英德,然后攻下了韶州,接着兵分两路,一路攻占了乐昌,另一路接管了南雄州;付三思的右路军在攻克了惠州之后,就地驻防监视粤东,计划等左路军歼灭了明广东防瑶东、西山参将的部队后,从其中抽调一个营来充实兵力,然后挺进粤东,与海军联合,以上下夹攻之势消灭驻防南澳岛的潮漳副总兵部队;游老虎的右路军一开始显得最生猛,从广州出发第三天就攻占了三水,一个星期不到就包围了肇庆,可熊文灿早就带兵离去,只留下一座空城,游老虎一路追击,一直追到了梧州城下,打了几仗,虽然伤亡不大,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熊文灿趁着这几仗的空隙,已经在梧州城下集结了一支大军,包括广东防瑶东山参将和西山参将的部队、广西浔梧右参将部以及附近州县土司带来的狼兵。

熊文灿还有有一手的,席亚洲想,伏波军进行战役推演的时候还是小看了熊文灿。

而此时,接到命令回来开会的游老虎正在生着闷气,游老虎也接到了罗定州瑶人可能作乱的消息。左路军正在德庆一带修整,连续作战已经使士兵们都很疲惫,已经是强弩之末, 贸然深入与敌军决战,要是能够一战击溃敌军还好,要是战况失利,后方罗定州的瑶人又突然作乱,后勤补给线一但中断,左路军就可能反过来被击溃了。

此时,在广州大世界华南军总部,席亚洲坐在一张长桌的上端,左边依次是游老虎、付三思、朱鸣夏,右边依次是洪璜楠、索普和海军的石志奇,北炜叼着根烟坐在角落。过了好一会,进来了两个人,正是黄超和谌天雄。

一进门,看到主持会议的是席亚洲,黄超顿时倒抽了下冷汗,从前他还在南海农庄养小鸡的时候,曾经几次抓住要偷种鸡去吃的席亚洲。黄超不知道席亚洲会不会记恨,如果席亚洲真的记仇,给他下绊子怎么办?

席亚洲显然没有在意那些往事,抓过他的又不止黄超一个人,他才懒得一下子去记那么多人的仇。他摆摆手,示意三个旅长汇报一下各自的进展和遭遇的敌情。然后他说:“根据形势的变化,现在华南军总部决定对战役部署进行调整,抽调第 1 混成旅的第 8 步兵营和 1 个炮兵连、第 3 混成旅的 1 个炮兵连充实到第 2 混成旅,由充实后的第 2 混成旅执行与梧州敌军作战的任务;第 1 混成旅的剩余部队驻防韶关,监视湖广、江西方向的敌军动向;原定攻占潮汕,歼灭南澳岛敌军的任务暂缓,第 3 混成旅剩余部队驻防惠州待命,同时监视粤东方向敌军动向;海军远征军驻防香港,待命。”

之后席亚洲看向洪璜楠,问:“往梧州方向调动 1 个营 2 个炮兵连,后勤方面有没有什么压力?”

“兵力输送方面的问题不大,问题在于粮食供应,目前广西方向的大米供应已经被切断,珠三角一带的粮食供应都依赖我们从临高输入,前线的粮食供应会略紧张。不过草地系列的军用干粮还有大量的库存,足够支撑进行几次大的作战。”

“如果罗定州一带的瑶人作乱,会对我们的后勤有影响吗?”

“我不认为瑶人有切断西江航运的能力,但是难保他们不会袭击我们的物资仓库。”

席亚洲点点头,又望向谌天雄,问:“天雄啊,据你收集到的情报,罗定州瑶人作乱的可能性有多大?”

“就目前我掌握到的情况,自从防瑶东、西山参将的部队撤出罗定州之后,造成了罗定州的兵力空虚,瑶人开始出现了串 联的情况,而且有大量的劫掠汉人的情况出现,但目前没有瑶人要作乱的确切证据。”

“既然这样,我左路军干脆先把这群蛮     子灭了,以绝后顾之忧。”游老虎嚷嚷道。

席亚洲白了游老虎一眼,然后看向了黄超,说:“黄主任,你是这方面的专家了,你怎么看。”


左小乙 于 2016-12-22 15:48:31 发表了:

(七)广州会议下

一下子被点名的黄超很不自在,会场上参会人员他都不太熟,席亚洲明显是要问他罗定州瑶人的问题,好在之前做过功课,他在脑子里检索了一下相关内容,开口了。

“罗定州一带的瑶人确实存在着作乱的可能,而且历史上也是屡乱不平,万历年间他们被狠狠地镇压了一次,防瑶东山参将和西山参将就是在那时设立的,现在东、西山参将一撤,自然是会动造反的心思。”

“那有没有先发制人的必要?”席亚洲问。

席亚洲似乎是想先绥靖后方,再和熊文灿决战,因此黄超答到:“击溃他们很容易,但消灭他们很难。瑶人作乱之所以难以平定,是因为他们一般不会和前来清剿的大军刚正面,他们打的是游击战。瑶人活动的区域都是山区,在山区和他们作战,就算是强大如我们伏波军,也是占不了什么便宜的。清剿瑶人劳师费力,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要向瑶人大规模地动武。”

席亚洲点点头,说:“我们可不要犯旧时空美军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错误。”

“所以我建议先不要对罗定州的瑶人下手,一来是打他们划不来,二是他们的死敌是明朝官府,不是我们,我们对于他们来讲是一支陌生的力量。先不动他们,或许还有机会将他们争取过来,一打他们,他们就会永世与我们为敌了。”

“可是对他们坐视不理的话,会给元老院以后统治两广留下很大的隐患啊!”坐在角落里的北炜掐掉烟头,吐出这么一句话。

“所以对待瑶人,我们要有策略。两广地区分布着很多瑶人,翻开旧时空的历史记录,历朝历代的官府对瑶人都是剿了又剿,甚至是采取大屠杀的手段,现在汉人在两广占据的土地,都是血淋淋地抢过来的。瑶人和汉人有世仇,这是瑶人屡次作乱的根本原因。到明末,瑶人基本上已经被平定得七七八八,我们的到来打破了这一平衡,所以连阳一带的瑶人趁机作乱。罗定州的瑶人现在明显在观望,对他们只要保持密切监视就可以了。但如果连阳一带的瑶人叛乱让他扩大下去,必定会激起罗定州瑶人作乱的念头,如果连阳瑶人南下,串联到西江北岸一带,罗定州瑶人肯定群起响应。我们不能让瑶人对作乱有太大信心,所以我认为,目前来讲,要解决罗定州瑶人问题,必定要先平息连阳一带的瑶人作乱。”

黄超停了一下,看没人要反驳自己,于是继续开口:“对于这次的连阳瑶乱,我认为要先安抚,再分化,后清剿,分三个阶段来解决。首先要想办法让正在围困连州城的瑶人退兵,同时要在他们手中接收连山县城的控制权,在连阳一带初步建立元老院的政权;然后摸清各个瑶排的基本情况,拉拢那些安心接收元老院统治的瑶排,人为地在瑶人内部制造分裂;最后对那些冥顽不灵的瑶排进行清剿,打击他们的势力。”

“很好,黄主任,平定瑶乱是你的工作职责,我们华南军部不会对你的工作进行干涉,北炜和我会全力配合你的工作。”席亚洲说道。

“黄主任,目前连阳三城被元老院控制的只有阳山县,目前连山被作乱的瑶人占领,连州还在明朝官府手中,但是北城外的瑶人所围困,距特侦队的侦查,这伙瑶人有三千多人,武器主要是砍刀和药弩,有少部分火绳枪,城内兵力不详,连州知州崔世召在凭借着城防苦苦支撑。之前阳山有小股瑶人骚乱,聚集在县城外,我这边已经派了一个连的白马队去增援,骚乱已经平息。”北炜介绍道目前的局势。

“黄超啊。”席亚洲直呼其黄超的名字,显然是想拉近关系。“连州城内现在还有明朝的部队,外面又有全副武装的作乱瑶人,要不华南军先抽调部队把那里给先攻下来?”

朱鸣夏立马起身,敬了个标准的军礼,说:“第 1 混成旅向华南军总部请战!”

朱鸣夏这一出风头让付三思和石志奇有点不爽,付三思本来战果就不算大,而石志奇的海兵队更是几乎没怎么没放过几枪,倒是游老虎没什么所谓,因为第 2 混成旅将要和熊文灿的主力决战,战功自然是大大的。

此时黄超心里还在嘀咕,还说不干涉,分明是想抢了平定瑶乱的功劳,华南军一出马,哪还有他黄超什么事。不过见席亚洲兴趣不大的样子,于是黄超说道:“现在华南军兵力这么紧张,而且目前看来连州城内已经饿了一段时间,就不用出动正规部队了,治安军就行。”

“日本连在治安军里战斗力最强,我派一个连给你,再派一个连白马队,之前派到阳山的一连白马队也可以归你使用。”北炜道。

“白马队就不必了,如果可以的话,多给我派两个连的黎苗辅助步兵,连阳一带都是山区,他们比较适合。”黄超说道,他打心里对白马队的战斗力感到怀疑。

“现在三个黎苗连,一个已经派去了韶关,我手头只有两个连,粤西的形势也很复杂,我打算派一个黎苗连过去,防范罗定州的瑶人。这样吧,我再给你增派一个黎苗连,如果有需要,打个电报过来,还可以给你派特侦队。”

一个日本连,一个黎苗连,还有两个白马队,兵力上已经勉强够了,但黄超还想再要求一点:“可以的话,我希望海军方面给我派两艘小炮艇。”

“没问题,华南军部会给你联系海军。”席亚洲说,然后他想了想,说:“陆军方面,再给你配两门 12 磅山地榴弹炮,再给你配十个炮兵学校的士官见习生。”

黄超想,这是要借着他平瑶的机会去练兵啊,不过有炮就是好,这样一来,他的底气就更足了。

“多谢席军长了。”黄超不敢直呼席亚洲的名字,于是便以席军长来称呼他。

“不用谢,都是为了元老院嘛,现在先散会,黄超你先留下,文总要见你。”

其他人陆续离开,黄超忐忑不安地坐在原来的位置上,看来文总对连阳瑶乱这件事情也是相当地关心,可黄超知道,虽然他说了那么多,其实心里还是没有把握。

没多久,文德嗣进来了,黄超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见文总,黄超很紧张,笨拙地站起身来,差点撞翻了身后的椅子,几乎都忘了礼仪上是该先伸出手还是要等文总先伸出手,口中只是吐出来一句:“文总你好。”文德嗣面含微笑,握住了黄超的手,说:“黄超同志,久仰大名啊!”

黄超觉得这是客套话:“哪里哪里,我哪算什么名人,文总见笑了。”

“黄超啊,你之前治理陵水的时候就做得很不错嘛!就不要谦虚了。”

“文总过奖了,我给你汇报一下连阳的形势吧。”黄超的公务员生涯积累下的经验告诉自己,向领导一定要多汇报,不过你有没有做到事情。

文德嗣摆摆手,说:“不必了,刚才我一直就在旁边房间,就隔着块木板,你在会上说的我都已经听到了。连阳瑶乱,有你出马我放心,你全权负责处理此事,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黄超一听,这是要给政策,于是说:“文总,别的不要求,我只要求,先给我调拨些粮食!。”


白乌鸦 于 2016-12-23 21:28:44 发表了:

这个心态不像是元老,到像是归化民。


hahahaha123 于 2016-12-28 13:19:38 发表了:

催更!


Glaucophane 于 2017-1-3 12:27:16 发表了:

楼主继续,等更中...


xuelindiao 于 2018-6-15 06:53:33 发表了:

y 已经在转正中................

楼主还在嘛


左小乙 于 2018-6-15 07:04:02 发表了:

xuelindiao 发表于 2018-6-15 06:53

y 已经在转正中................

楼主还在嘛

在的


左小乙 于 2018-6-15 07:04:22 发表了:

xuelindiao 发表于 2018-6-15 06:53

y 已经在转正中................

楼主还在嘛

如果真要写,估计会重开


xuelindiao 于 2018-6-15 08:12:41 发表了:

左小乙 发表于 2018-6-15 07:04

如果真要写,估计会重开

请允许临高启明公众号开始转载,下周开始


左小乙 于 2018-6-15 08:28:44 发表了:

xuelindiao 发表于 2018-6-15 08:12

请允许临高启明公众号开始转载,下周开始

这样说吧,我重开再转吧


xuelindiao 于 2018-6-15 11:22:25 发表了:

左小乙 发表于 2018-6-15 08:28 这样说吧,我重开再转吧

好的


bishu 于 2018-6-15 12:54:56 发表了:

楼主写的前面的养鸡与陵水的部分全部都没有被采纳,可惜。。。

以前吹牛是绝对不会放过的,现在是因为同人多得用不完,所以无所谓了吧


小白之友 于 2018-6-15 12:59:07 发表了:

bishu 发表于 2018-6-15 12:54

楼主写的前面的养鸡与陵水的部分全部都没有被采纳,可惜。。。

以前吹牛是绝对不会放过的,现在是因为同人 ...

时间对不上了。只能以后放实体或者作者写陵水县主任手记的同人了。


bishu 于 2018-6-15 13:00:30 发表了:

小白之友 发表于 2018-6-15 12:59

时间对不上了。只能以后放实体或者作者写陵水县主任手记的同人了。

以回忆追述形式写啊。我记得以前就这么干过


小白之友 于 2018-6-15 13:06:13 发表了:

bishu 发表于 2018-6-15 13:00

以回忆追述形式写啊。我记得以前就这么干过

这两段篇幅有点尴尬。要专门写成倒叙文章不够长,简单的加入正文又显得太长。

其实最理想的做法是单独发散写成一卷:《黄元老连州平瑶记》,就会比较平顺了。


黑色雪绒花 于 2018-6-15 19:24:21 发表了:

金枪鱼这种,离水后得马上放血,要不不能刺身。另外,这东西刺身有时效性啊,渔船能跑多块,如果中间转运的时候没有冷链船,冰冻解冻冰冻解冻,,肉质会大幅下降


左小乙 于 2018-6-15 19:52:05 发表了:

小白之友 发表于 2018-6-15 12:59

时间对不上了。只能以后放实体或者作者写陵水县主任手记的同人了。

牛大你要我怎么续下去,是顺着你的思路写,还是你已经想好怎样啦?


小白之友 于 2018-6-15 22:23:12 发表了:

左小乙 发表于 2018-6-15 19:52

牛大你要我怎么续下去,是顺着你的思路写,还是你已经想好怎样啦?

不要跟我的思路,你自己写就是了。


pom 爱 luna 于 2018-6-16 15:32:23 发表了:

左小乙 发表于 2016-12-19 23:37

(三)陵水县办主任黄超

陵水,在旧时空的全称是陵水黎族自治县,黎族人口占全县人口的一半有多,在现时空 ...

这是大纲?感觉展开了写可以写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