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今始为君开

北朝旧贴 | 西部元素 | 8/15/2020 | 共 17095 字 | 编辑本页

西部元素 于 2016-11-8 19:29:28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西部元素 于 2016-11-10 00:49 编辑

本文场景设置:

澳宋占领广州后,伪明发三路大军进剿。澳宋以海军南海舰队主力进击北部湾,威逼广东西部;以南海舰队一部与北海舰队主力组成联合舰队,占领厦门并进逼福州。华南野战军主力利用内线作战和动员优势,以快打慢,全歼三路入侵之敌。然后就赖在北海和厦门不走了。

故事梗概:

明朝国库空虚,穷困潦倒,遂欲以和亲招安澳宋,行空手套白狼之策,澳宋亦有议和之意,遂由北京站代理执委会,执行了第一阶段谈判任务。宋明谈判期间,后金欲进攻明朝,被澳宋所阻,皇台吉羞恼,遣多尔衮出使澳宋。大陆平衡政策初露端倪。

争议:

从宋至明,从无和亲一说,我开始写和亲时也只当做戏谑笑谈(包括文德嗣暗恋秦良玉)。后来经网友指证又翻阅资料,发现这其实是个严肃话题,所以尽量在文中把事说圆,如有不足处,望指正。

先发三章,抛砖引玉(1)雷霆一怒为哪般(崇祯困于髡情,王德化一头雾水)

这几日,王德化每见崇祯,都心怀着戒惧与慌恐,他总感觉崇祯投向自己的目光中带有几分不善和阴冷,这不免让王公公的后脖梗嗖嗖地冒凉气。

每日三省吾身时,王公公也自问没做过什么让主上忌讳的事:既不结交外臣,亦不勾连边将,对东林君子们更是敬而远之。以崇祯之刚愎,朝政之事亦从不垂问于他。

在朱由俭还是信王时,他就陪伴着这位主上了,要说这世上还有谁比他更了解崇祯,除了已告病还乡的曹化淳,再不做第二人想。帝王心性,最是苛刻薄凉,而崇祯尤甚,特别是自髡贼占据广州、朝廷三路大军进剿完败之后,崇祯的性情变得更加阴冷。可任王德化想破脑子,也搞不清主上到底哪里看自己不顺眼。忧惧之心渐炽,每每三更惊醒便再无睡意,人就一日更比一日清减了。

某日散朝后,王德化侍立在侧,服侍着不假辞色的崇祯批阅奏章。王公公眼观鼻、鼻观心,再次感受到了崇祯那诡异的目光。

突然之间,崇祯就毫无征兆地爆发了,只见他抓起几案上的砚台冲着王德化就便扔了过来,砚台砸在胸口,痛的王公公差点一口气没上来,衣襟也黑乎乎染了一大片。

“王德化!你还要欺瞒朕到何时!”

王德化当时就吓的蒙了圈,“扑通”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

“陛下息怒...陛下息怒!老奴该死,陛下保重龙体啊!”

崇祯吐出一口胸中浊气,骂道:“说!你到底拿了髡人多少钱财!髡人有没有使你来刺杀朕!”

王德化哪敢争辩半分,只是不住的磕头,脑门已青紫一片,可这个勾结髡人的账他又如何认得。

“老奴冤枉啊陛下,陛下明察,老奴但有二心,必死无葬身之地!”

“哼哼!”崇祯将牙齿咬的格格直响,冷笑道:“朝廷起三路大军剿髡,军令尚在半途,髡人竟已布置完毕,以一路攻三路,杀的那叫一痛快。朝中若无耳目,髡人怎会将战机拿捏的如此之准?你提督东厂,锦衣卫指挥使见你亦要下跪,当年魏氏焰炽时也不过如此。以厂卫之能竟对髡人细作毫无所察--你说你未结交髡人,让朕如何信你?”

王德化不敢分辨,"梆梆"地叩头不断,但心中已然大定:"本以为陛下疑我勾结髡贼、泄露军机,原来只是怪我失察,还好还好。"

皇上这话也是强辞夺理,不由他王公公不委屈 。虽然王德化掌印司礼监、提督东厂已逾一年,可自髡事以来,内监的大档头一直是他曹化淳啊,在锦衣卫只手遮天的是他老曹的干儿子王承恩啊,怎么这失查之责倒怪到杂家头上来了?莫非老曹他圣眷更加深厚,陛下才要我背这黑锅?没道理啊!

“别叩了,你且起来。”崇祯怒气渐消,人也立时萎顿下来,窝在椅子上不再说话。

王德化早已磕的七荤八素,忙不迭摇摇晃晃地爬起来,既不敢抚摸伤处,更不敢上言规劝,骚眉搭眼的垂首侍立,等待崇祯下文。

谁知等来等去,崇祯更不讲话,不免心中好奇,抬起眼皮向上扫去,但见崇祯埋头伏于案上,双肩耸动--竟是在低声饮泣。

王德化立时便唬了个三魂出窍,立时又跪了下来,急急的膝行向前,伏在崇祯脚下边哭边劝:“陛下息悲,保重龙体啊,太后在天有灵,又怎忍见陛下如此。”

崇祯五岁丧母,最念母慈,王德化这一劝果然奏效,崇祯抬起头来,强忍着满腔悲苦说道:“自朕登基以来,夜分不寐,未爽则起,夙夜匪懈,未敢有丝毫倦怠。朕知民生疾苦,月斋十日,夜饥不餐,连朕的衣服都是皇后亲手缝补。朝廷经筵,朕可曾落过一次?当年诛灭魏氏后,求贤接士,众正盈朝。可这满朝君子又有几个真心为朕分忧的,个个都是只图自保的营营之辈!”

崇祯喘了口气接着说道:“如今天下糜烂,三面伺敌,社稷倾颓只在反掌之间,朕自知凉德藐躬,上干天咎,但若不拔迹危亡,死后又有何面目见列祖列宗...”(2)苦揣圣意枯灯前(王德化问计僚属 吴道正引出议和)

“没了?”吴道正问道。

“没了。”王德化呷了口茶水,回道。

“咝……”吴道正倒抽了口凉气。

若说王德化自提督东厂以来一直庸庸碌碌,自不尽然……他一直忙着清除曹化淳的影响,安插自己的人马。东厂理刑吴道正和他算是旧交体己,早就认他做了干爹,倒也算不得投效。

吴道正心机沉厚,为人狠辣,东厂内素有“宁见曹督公,不见吴阎王”一说,自王德化任上出力良多,颇得其赏识,关系也越发亲密起来。

崇祯感慨一番后就把王德化撵出去了,并无下文。以王德化的七巧心思,已经感觉到了什么,额头的淤青还没褪去,就拿药布一包急寻吴道正问计。其实所谓问计,不过是印证下自己的想法,所以干货是不能先说出来的。

“**可是想同髡贼招安议和?”吴道正问道。

“何以见得?”王德化不动声色的放下茶杯,头也不抬。

一看王德化这个装逼样,吴道正就知道自个说他心里去了,当下大胆言到:“**所言,似乎并未如何痛恨军机外泄,也未深究是否有朝臣勾结髡贼,只一味探听京中是否有髡贼耳目,想来是欲联络而不可得,此其一。”

“**性虽刚烈,却并非不知变通,二年金人叩关、京畿危急时,不也有议和之意嘛?

崇祯二年,后金自喜峰口第一次破口入关,连克四座边城,总兵赵率教、武经略满桂相继败死,后金围京师近两月,险急之时,有大臣劝崇祯议和,崇祯亦许之,只不过后金随即撤兵而去,议和之事遂无下文。如今髡人有火器之强,重炮之利,军纪森严,士不畏死,想来应不弱于那些后金土蛮,崇祯欲与之议和,也是题中应有之义。

“其三,**先掘金人皇陵,再刨闯贼祖坟,以泄其王气。髡人以前宋后人自居,**可从未提起要掘宋陵啊!”王德化自鸣德得意的接到。

“干爹高见,当下之计,儿子以为先挖出髡贼耳目报予**,余下自由**定夺。”

“嘱予两点:其一,若寻得髡贼耳目,必要好生相待,不可怠慢,更不可刑囚;其二,你我今日所言,不传六耳。”

吴道正肃然道:“干爹且放宽心,儿子理会得。”(3)临兵斗者阵前列(北京站被人监视 冷凝云心急火燎)

冷凝云这几天上火的厉害,除了嘴唇开裂,大便还干燥,每天都拉的呲牙裂嘴如同上刑。

上火这事,饮食不周加上京城天气的原因约占了两成,内心的焦灼忧虑才是主因。

应该说临高对外派人员的安全考虑算是很周到了:由于在敌人腹心活动,北京德隆在肇建之初,其安全就引起了元老院的高度重视,光这选址问题就颇费周章:先派出基建口安全口的元老,参照肯德基、麦当劳的选址方法统计人流、交通和道路状况,并进行安全评估,制定了完备的应急预案。比如右厢的绸缎店比德隆高出一层就被列入重大安全隐患,没关系,高价收购!再把顶层外侧的砖墙拆掉改成轻木结构的虚墙,一脚踹开便露出沙包保护的“打字机”阵地。

为防备火攻,地面、柜台全部换成水泥,外铺地毯遮掩;墙壁修建暗格,暗格内摆放消防沙、消防锨、石棉被;店内还铺设了简易喷淋系统。

德隆银行三进院落,还有四个偏院,后面隔着条窄胡同是一溜民居。德隆花钱买了其中三间,以地道打通,民居对面的车马行也是临高产业,私养着三四匹军马,做应急撤退之用。

还未见效益,几万两银子已经流水价花了出去。但也就此构成了一套较完整的安全防御体系。

若干年后,德隆北京银行旧址被改建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戴着红黄相间“铁拳爆菊”图案领巾的少年们,坐在年近古稀的冷元老腿上,听他讲那过去的故事……

自临高接获明朝即将三路进剿的情报后,立即派出一个排的特侦队潜入北京。带队的,正是刚在南海舰队参与海军陆战队第一团组建、连最后演习都没来的及参加的叶孟言。这个排一部份入驻德隆本部,一部分则做为接应游哨散布周围客栈。装备上,一个双人狙击小组已经就位,半数武装人员换装了冲锋枪。车马行精选了六匹驮马,并备好了两辆精钢加固的马车。如果掀开其中一辆马车的后篷布,你会看到一台改进型"打字机"——体积更小、重量更轻、射速更快。

"下一步有什么打算?……这几个孙子很可疑啊。"时间已过中午,德隆二楼的贵宾室里,叶孟言指着窗外楼下几个游手好闲的人说到。

“锦衣卫那边没有情报传过来,所以应该是东厂的番子。”冷凝云瞄了一眼就不再搭理,拿起桌上的胖大海枸杞茶饮了一小口,接着说道:“最近几天突然出现了,估计我们已经被盯上。至于下一步的打算……我是无论如何不会走的。”

北京德隆银行,在冷凝云领导下,已经基本建立起了组织严密、运行高效的现代化金融管理体系。其中在储蓄、汇兑、放款这三大业务领域中,电汇又独树一帜。德隆的电汇业务提款快速,只要两地间均有德隆银行,快则二个时辰、慢时也只要一天即可到账,客户的资金效率得以大幅提升,这又反过来推动了储蓄业务的发展。 当然,但凡官府中的有心人,都知道这德隆和髡人必然有些联系,但只要上面不细究,下面的人或是拿了好处,或是有生意往来,也没人愿意找这个麻烦。因此几年下来,除了某家晋商小票号派人来找过一次麻烦,然后被德隆“定点清除”之后,不正当竞争的情况几乎没再出现过。

”三路讨髡”本来是晋商票号趁机排挤德隆的大好时机,当时冷凝云也已严阵以待,做好了应付挤兑和携款潜逃的两手准备。可谁也没想到朝廷这么不经打,呼吸间就被髡人杀了个人仰马翻,渐起的挤兑风潮也就泯于无形了。

不说库房里存着的十万两银子和元老院的庞大投入,仅凭几年来冷元老在北京站所耗费的巨大心血,他也不可能在信息不确定前就这么一走了之。战争引发挤兑那是天灾人祸,没办法的事,但现在就走,不说临高的那些酱油喷子们,自己这关首先就过不去。

所以,在和临高电报往来期间,尽管那边一再强调“元老们的生命高于一切”,但冷凝云也一直以“时机未到”为由回复,最后头脑一热,居然回了句“我愿在烈火中永生!”

最近已经两次拜访杨公公了,一次是他生日,一次则是送他干股的分红。但两次都吃了闭门羹不说,一万多两银票也被退了回来,而且一句准话都没得到。

那头牛皮已吹的不留余地,这头还在云山雾罩不知所谓,这才是冷凝云焦灼不安的真正原因。


西部元素 于 2016-11-8 20:05:16 发表了:

wangsaozong 发表于 2016-11-8 20:01

一万多两的银票不能收!杨公公心头在滴血啊!

不知上峰意思啊


龍城飛將 MK 于 2016-11-8 20:07:03 发表了:

有点明清章回小说味道了!

顺便可以说说明皇宫的澳宋用物,甚至某些菜品。。。。比如番茄炒蛋,便宜美味,适合抠门的朱由检。。。。

朱由检女儿:父皇,我不要吃番茄炒蛋。。。。吃腻了。。

朱由检立马脸黑了:想吃髡贼的竹笋炒肉丝?

孩儿她娘:乖乖吃饭,不然把你送给髡贼和亲。。。。


西部元素 于 2016-11-8 20:09:42 发表了:

龍城飛將 MK 发表于 2016-11-8 20:07

有点明清章回小说味道了!

顺便可以说说明皇宫的澳宋用物,甚至某些菜品。。。。比如番茄炒蛋,便宜美味, ...

别说,你这个有点意思


xuelindiao 于 2016-11-8 20:17:04 发表了:

储蓄、汇兑、放款这三大业务领域中,电汇又独树一帜.这电汇都用上了,正常钱庄的电报电力解决和器材——不知道企划院会不会特批!


xuelindiao 于 2016-11-8 20:32:02 发表了:

龍城飛將 MK 发表于 2016-11-8 20:07 有点明清章回小说味道了!

顺便可以说说明皇宫的澳宋用物,甚至某些菜品。。。。比如番茄炒蛋,便宜美味, ...

啊朱:和亲就和亲,听 说 澳宋炸土豆条    好吃的连皇帝都不愿意当!


西部元素 于 2016-11-8 20:38:32 发表了:

xuelindiao 发表于 2016-11-8 20:32

啊朱:和亲就和亲,听 说 澳宋炸土豆条    好吃的连皇帝都不愿意当!

土豆这东西明末宫廷里就有了,但民间还没推广


龍城飛將 MK 于 2016-11-8 20:45:46 发表了:

西部元素 发表于 2016-11-8 20:09

别说,你这个有点意思

皇帝起居也无非是衣食住行。衣服上有固定形制可能澳宋影响不大,但女性的一些手帕之类的小东西可能会是澳宋特色的产品,一些饰品也有可能澳洲产的中档货(老公抠门);

食物上自然会有菜品是澳宋特色:番茄炒蛋、地三鲜、麻婆豆腐、鱼香肉丝这类便宜好吃的(朱由检第一次吃的时候,大怒:“天杀的厨子吃了回扣了,怎么没有鱼?!”),周皇后可能喜欢澳宋式的甜品但也不敢经常吃,因为被老公骂过,朱由校可能某次吃饭感叹道:“我听闻髡贼首脑每餐不过四菜一汤,与民同甘共苦颇有我朝太祖之风,而观本朝衮衮诸公皆是锦衣玉食、声色犬马,髡贼兴起之因可见一斑;”“听闻奴酋洪台吉亦喜食髡贼之锅包肉,宫中可有擅制此菜之人?”然后主角满京城找人吧,然后髡贼安排了个眼线进去?;

住房方面,吹牛桑已经写到了用玻璃了,还有煤油灯,估计厕所里还会常备草纸、清新剂,书房里有澳宋造的防虫蛀的樟脑丸,说不定还有澳宋式画法的崇祯的画像;女性住所里估计会有卫生巾、各种小玩意儿比如桌游,反正家庭妇女时间多;小孩子的各种玩具会有很多,老丈人给孩子们置办了一台澳宋拉洋片机,一个小太监专门负责操作。

行的方面,马车可能上澳宋减震弹簧,弄辆紫电改自行车玩玩。。。。


龍城飛將 MK 于 2016-11-8 20:46:25 发表了:

wangsaozong 发表于 2016-11-8 20:15

不知道御膳房敢不敢给崇祯爷报 4 两银子一个鸡蛋

应该挺精明吧。。。毕竟打仗接触饷银多的。。。。


龍城飛將 MK 于 2016-11-8 20:55:06 发表了:

xuelindiao 发表于 2016-11-8 20:32

啊朱:和亲就和亲,听 说 澳宋炸土豆条    好吃的连皇帝都不愿意当!

然后崇祯让厨子去做炸土豆了,等出菜了阿朱一看炸糊了的土豆块配大酱,哭了。。。。。崇祯心软了送了一只澳宋小毛熊玩偶补偿?


龍城飛將 MK 于 2016-11-8 20:56:57 发表了:

建议贴吧也发一份


.﹎吅`埘绱 于 2016-11-8 21:00:10 发表了:

应该就是贴吧的


龍城飛將 MK 于 2016-11-8 21:05:27 发表了:

wangsaozong 发表于 2016-11-8 21:00

自行车这是末代皇帝的标配啊

@康德皇帝


真红骑士 于 2016-11-8 21:06:45 发表了:

wangsaozong 发表于 2016-11-8 21:00 自行车这是末代皇帝的标配啊

自行车,手推车,轮椅,马车这些非机动车无压力可以卖了


西部元素 于 2016-11-8 22:11:05 发表了:

龍城飛將 MK 发表于 2016-11-8 20:56

建议贴吧也发一份

贴吧已经发到十几了,改了其中不少硬伤才发这里


西部元素 于 2016-11-8 22:13:37 发表了:

龍城飛將 MK 发表于 2016-11-8 20:45

皇帝起居也无非是衣食住行。衣服上有固定形制可能澳宋影响不大,但女性的一些手帕之类的小东西可能会是澳 ...

这些我都没有太多描写,就是觉得这些也算开金手指了。


西部元素 于 2016-11-8 22:14:53 发表了:

xuelindiao 发表于 2016-11-8 20:17

储蓄、汇兑、放款这三大业务领域中,电汇又独树一帜.这电汇都用上了,正常钱庄的电报电力解决和器材——不 ...

电汇这一块,在前文九十五章里略略提过一句。


西部元素 于 2016-11-8 22:18:06 发表了:

(4)匕见图穷转瞬间

“这杨公公是王德化的人,王德化提督东厂,是崇祯心腹。杨公公的表现和这些番子的出现,只是说明广东保卫战的影响在崇祯那里适时地体现出来,实属正常,你不必太过担心了。”叶孟言安慰到。

“按我们的财经纪律,这几年一直没有多余的钱去搭其它内宦的桥。本来我想在今年审计完结后申请一笔特别经费,去结交一下王德化和东厂的人,我们在东厂的情报体系还是弱了些。没想到……”冷凝云苦笑一声。

“久拖不决,必生变故。老叶,我看你还是先把银子运走,否则我净身出户把银子留给他们,交待不过去的。”

叶孟言正要答话,楼梯上传来一阵脚步声,随即敲门声响起。

“进来。”

进门的是乌开地,他急火火地说道:“掌柜的,刚才杨公公派人来传话,请您过府一叙。”

冷凝云腾的从椅子上站起来:“人呢?”

“匆匆撩下一句话就走了,连银子都没要,这是名剌。”

“鸿门宴?”冷凝云和叶孟言对望一眼,不约而同地说道。

“报数!”

“1……2……3……4……”

“所有人员清点检查武器装备!一班长带领机枪小组封锁东厂大门,二班全体换装冲锋枪,准备和我接应冷长老。爆破兵检查炸药,通信兵连络沿途各接应点、天津泰和庄和华东野战军山东支队,请其做好接应准备。通知车马行备马备车,准备撤离。”

“是!”、“是”

叶孟言回头看了一眼正在乌开地帮助下往身上套防刺背心的冷凝云,有些担心的问道:“冷爷,您真打算独闯虎穴?”

冷凝云笨手笨脚地套着背心,头也不抬的说道:“老叶,我刚才突然有了个想法,保不准崇祯这是想谈判了。”

“谈啥判,招安还差不多。”

“甭管是啥,都是老革命遇到的新问题,必须亲自去验证一下,否则交待不了。”

“你是最高指挥,有临机决断权,我必须服从。请你再重复一遍应急方案。”

“第一,如果进门时有人强行搜身,立刻撤退。第二,遇紧急情况时立即鸣枪示警,躲在遮闭物后等待接应。第三,二刻钟后我若不出来,你带人营救。”

“老冷,你要出什么意外,我的前途也完了,多加小心。”

“哈哈,革命生涯常分手,一样分别两样情!我要出什么意外,我那俩女仆就托付给你了。”

“滚吧,就你那俩 d 级……”

“放屁!d 那是她们的罩杯!我那俩一个 a 级一个 b 级 !”

……

在叶孟言带领下,战士们从地道钻出,跳进两辆马车。战斗分队先于冷凝云出发,进入杨府周围埋伏。由于杨府的位置距离东厂衙门很近,所以载有打字机的一辆车停在东厂对面。马匹全都堵上耳朵,防止被惊。

当冷凝云到达时,叶孟言的车已经在不远处等候了。走下马车,冷凝云向战友们的方向遥望一眼,毅然决然地敲响了杨府的大门。

进门很顺利,拜谒一递,守门的小太监看都没看就放了进来,引领着往里走,说话也算客气,更没人跳出来搜身。

一路进得厅堂,小太监让了座又奉上茶,略施一礼道:“先生请安座,杨公公在后堂接待贵客,容我通秉一声。”

冷凝云连忙起身奉上茶仪,哪知道这小太监看也不看,转身就出去了。

“真诡异,什么时候这么清廉了。”冷凝云腹诽道。

谁知这一等就是一刻多钟,冷凝云越等越焦躁,越等越觉得自己象林冲误入白虎堂。心里算着时间好象差不多了,便站起身来,转身要向往外走。

“你当这里是什么!也是你髡贼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唉我克!”冷凝云回身望去,只见一人从屏风后踱将出来,来人个子虽然不高,两臂却极长,身形也极为强壮。一条刀疤自额头斜斜经过鼻梁划向耳根,让这面容看起来很是狰狞。

“你是何人?”

“想知道小爷是谁,先吃小爷一脚!”

就见那壮汉急行数步已来到身前,冲着冷凝云小腿就是一记斜踢,未等冷凝云倒下,照肚子又是一脚踹来。只见冷掌柜“噔噔噔”倒退数步,一屁股坐在地上,腹中巨疼难忍,“哇”一口,把中午吃的夫妻肺片全都吐了出来。

“妈的,和你瓜娃子拼了!”冷凝云伸手就想去掏枪。

“住手!休得无礼!”随着一声尖喝,只见一白面无须的胖太监自屏风后踱出,冷凝云定睛一看,不认识。

那年轻壮汉也没有再动手的意思,当下双手一背,仰天长笑道:“哈哈哈哈,原当你们髡贼有什么三头六臂,原来不过是些土鸡瓦狗,这等狗才也敢窃取我大明江山,我大明真是无人了!无人了!”

他边笑边往后走,笑至最后竟显出几分悲凉之气。

“小爷行不更名座不改姓,某姓吴,大号南川,记清楚了!”

冷凝云捂着肚子从地上站起,头上冷汗直冒。见那胖太监背着手,语气傲慢地说道:“杂家乃大明司礼监掌印王德化,阁下想必便是……”,冷凝云把手一摆制止住他:“是王公公啊,知道了。朝廷是不是要议和谈判?要谈的话明天去德隆谈,我现在要出去,千万别拦着我,告诉你别拦着我啊。唉玛疼死我了,吴南川是吧,孙子我记住你了。”言罢转身便走。

“走~走了?”王德化本来是想和他这干孙子吴南川演一出双簧,先给冷凝云来一记下马威,然后自己唱白面曹操出场,引出招安正题。这样反复揉捏一番,即使一次谈不出结果吧,至少先杀杀对方锐气。哪知道这干孙子如此孙子,出手这么重,打的人家谈判对象直接摔脸子走人了,还弄自己还一大窝脖。王德化原地踟蹰半天,最后气的一甩袖子一跺脚,他也走了。

话说冷凝云强忍着腹中和小腿的疼痛,急急往外赶,离老远看见看门的小太监就喊:“快开门快开门!”

出得大门后,只见叶孟言已经第一个跳下车子,准备组织进攻了。东厂门口那辆马车的篷布也已掀起,锃亮的枪管在阳光照射下闪人双目,几个看热闹的闲人围了上来,冲着打字机指指点点,机枪手则带着一脸坏笑正在做最后的弹药整理。

“不要开火!回德隆!”言罢,冷凝云脚下一软,摔在地上……

二天后,一篇题为《冷元老勇闯“白虎堂”、叶元老吓退东厂番》的文章便见诸于《临高时报》,与冷凝云一起受到读者“喜爱”的王德化、吴南川的大名也传遍临高和广州,并同时进入了元老院的暗杀名单。


龍城飛將 MK 于 2016-11-8 22:36:37 发表了:

西部元素 发表于 2016-11-8 22:13

这些我都没有太多描写,就是觉得这些也算开金手指了。

吃的和住的总体花费也不算多,抠门的崇祯估计能接受。。。。


xiaoxindehua 于 2016-11-8 22:40:12 发表了:

hhh 最后的画风好魔性,另外冷长老是什么鬼啊……


西部元素 于 2016-11-8 22:44:05 发表了:

xiaoxindehua 发表于 2016-11-8 22:40

hhh 最后的画风好魔性,另外冷长老是什么鬼啊……

北京德隆银行行长,前文只有两三个章节描写过


xiaoxindehua 于 2016-11-8 22:46:17 发表了:

西部元素 发表于 2016-11-8 22:44

北京德隆银行行长,前文只有两三个章节描写过

这个我记得,但元老什么时候成长老了?23333


西部元素 于 2016-11-8 22:48:32 发表了:

哦,那是错误了,我改过来


真红骑士 于 2016-11-8 22:59:28 发表了:

龍城飛將 MK 发表于 2016-11-8 21:05@康德皇帝

如果走类似大阶梯事件的世界线的话,最合适是是南明小皇帝,喜欢自行车


战地猛禽 于 2016-11-8 23:04:38 发表了:

还是叫小叶吧


cc5233 于 2016-11-8 23:57:42 发表了:

不应该是改进型打字机,肯定是直接把 m240 抗来了。


深河 于 2016-11-9 00:21:20 发表了:

cc5233 发表于 2016-11-8 23:57

不应该是改进型打字机,肯定是直接把 m240 抗来了。

总是上 M240 太那个啥了——本身数量不多,弹药又金贵,加上机件耗损问题……我还是努力一下争取把马克沁少量搞出来吧……


兰度 于 2016-11-9 08:06:28 发表了:

深河 发表于 2016-11-9 00:21

总是上 M240 太那个啥了——本身数量不多,弹药又金贵,加上机件耗损问题……我还是努力一下争取把马克沁少 ...

能做出勃朗宁 1917 么?


k.xerxes 于 2016-11-9 08:19:43 发表了:

兰度 发表于 2016-11-9 08:06

能做出勃朗宁 1917 么?

勃朗宁其实比马克沁简单。


冷凝云 于 2016-11-9 09:41:04 发表了:

这么凶残~~~~

要文斗,不要武斗啊。。。。就算把 M240 扛到京城,有啥用啊。。。。

野火春风斗古城,要是能重来,我要做李白~~~


深河 于 2016-11-9 09:49:29 发表了:

兰度 发表于 2016-11-9 08:06

能做出勃朗宁 1917 么?

勃朗宁的结构比马克沁简单吧。但我不知道勃朗宁对黑火药枪弹的兼容性咋样……


兰度 于 2016-11-9 09:54:22 发表了:

深河 发表于 2016-11-9 09:49

勃朗宁的结构比马克沁简单吧。但我不知道勃朗宁对黑火药枪弹的兼容性咋样……

...

应该没问题吧,短后座机枪无非是个调节枪机质量的问题。


cc5233 于 2016-11-9 10:51:47 发表了:

深河 发表于 2016-11-9 00:21

总是上 M240 太那个啥了——本身数量不多,弹药又金贵,加上机件耗损问题……我还是努力一下争取把马克沁少 ...

嗯嗯 机枪现在真的比炮更有价值。


cc5233 于 2016-11-9 10:56:27 发表了:

冷凝云 发表于 2016-11-9 09:41

这么凶残~~~~

要文斗,不要武斗啊。。。。就算把 M240 扛到京城,有啥用啊。。。。

武斗文斗那是你作为最高指挥把握的,对于特侦队而言,一旦领导下了武斗的命令,就必须把武斗斗好,这是特侦队考虑的事情。


xuelindiao 于 2016-11-9 11:10:47 发表了:

大明还在调集广西土司、狼兵准备讨髡,还准备调白杆兵,这是要送一大波人头啊,估计秦良玉药丸。

难道催牛 就要转正这篇同人?


鹰从天降 于 2016-11-9 15:55:40 发表了:

龍城飛將 MK 发表于 2016-11-8 20:45

皇帝起居也无非是衣食住行。衣服上有固定形制可能澳宋影响不大,但女性的一些手帕之类的小东西可能会是澳 ...

你说妃子们会不会玩《大明辅弼》呢?


鹰从天降 于 2016-11-9 15:56:16 发表了:

终于有人写北京城反应了,顶一个,就是冷凝云怎么成了四川人?


西部元素 于 2016-11-10 00:19:06 发表了:

鹰从天降 发表于 2016-11-9 15:56

终于有人写北京城反应了,顶一个,就是冷凝云怎么成了四川人?

现代人口音混杂,偶尔串串很正常


西部元素 于 2016-11-10 00:42:09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西部元素 于 2016-11-10 00:44 编辑 (5)醒来越甲吞城垣(崇祯推测髡情,杨嗣昌设关开海)

从洪武禁海到隆庆开关近二百年时间里,明朝海禁国策时紧时驰,远洋贸易,基本上是以“朝贡”的形式被朝廷所垄断。这种与民争利的贸易形式,一方面造成海上走私猖獗,倭寇、海匪们你方唱罢我登场,另一方面,也使大明的普通百姓甚至多数官员,失去了了解海洋、海权、海贸的机会。

这自然也包括崇祯本人。

早在“五百髡贼闹临高”时,崇祯就接到了地方官府的报告,说有一帮前宋遗民踏万里波涛而来,一心要和大明贸易,这些人既自称宋裔,也奉大明为正朔,且弹指间便打败了诸彩老这个海上巨寇。崇祯感动舒畅之余,曾手书“南海藩篱”匾额,挂于书房之中,时时赏玩,日盼夜盼髡人赶紧再收了郑芝龙、刘香,使大明海疆一朝得靖。

后又有塘报传来,说髡贼占虎门关、烧五羊驿,其焰甚嚣。所幸广州军民上下一心、豪商大贾踊跃助捐,终大败髡贼于城下,追亡逐北于海外。崇祯虽然悻悻然将匾额撤下,对髡人却也并未放在心上。毕竟,除了大脑中一贯缺乏的海洋思维外,比起旋起旋灭的西北民变、劫掠如火的建州蛮子,甚至连损总兵、巡抚,为祸十余载的奢安之乱来,髡人所行,连疥癣之疾都算不上。

哪知须臾之间,髡人又把广州城给占了。试图戴罪立功的熊文灿随即上“三路讨髡策”,朝廷准奏,调大军进剿。没成想又是一场惨败:不但熊文灿败死,甚至曾被崇祯亲封都督同知、平台召见、赐诗旌功的巴蜀女将秦良玉,也被髡人俘获而去不知所终。事情至此,崇祯才猛然发现:大明南方竟已无劲旅可抗髡人!疥癣之疾怎么眼看就成蚀骨之患了呢?

于是,崇祯使人找来历年所有与髡事有关的塘报、奏折细加研读,又使厂卫查访与髡人有通商往来的商贾,将所知所闻具写条陈上报,并搜集澳宋所产书籍画册,细细品味、时时斟酌。一来二去间,竟真让他找出了一些门道:

髡人殖产兴业、货通南北,首重信誉。不谀官宦,不欺老幼,所谓“言必信,行必果”,有古仁人君子之风。

髡人行事气量略小,睚眦必究。于己则小恶不姑,及人则有仇必报,行事缜密,谋而后动。

以上所倚仗者,全赖工商得以自足、甲械得以自济,兵将得以自养。而其兵阵韬略,自有方略可循,与大明殊异。观其行军作战,多不以劫掠为能,若不受惊扰,则秋毫无犯。每每又散粮济民,扶助弱小。

髡人之学包罗万象。其中经义之道阐幽发微,远迈唐宋,国朝亦难望项背。至于其它,除天文历法精妙独到外,如“物理”、“化学”等诸多杂学,皆与民生无所系之。

髡人视男女之事为等闲,所出彩画有曰《龙虎豹》者,精赤男女皆露不文,纤毫毕现,行文更是放荡不经。只是下角所注“少儿不宜”四字,尚余一丝廉耻。

……

连闯贼、献贼在崇祯嘴里都成“赤子”,降而又叛反复招安,何况这啃不动的髡人呢。既然胸中已有定策,所虑者就只剩朝中大臣们的反应了。

崇祯用人自有其方略:御使清流多用东林口炮党,可商国是的肱股重臣,则拔擢老于实务且厌恶东林的官员,比如眼前这位总督宣、大、山西三府、懂兵事、知变通、体圣意的杨嗣昌。

“此事可为。”杨嗣昌说道:“只是有四点,当拿捏好分寸”

“先生请讲”

“一是招安天使之选擢,当慎之又慎,大事未定前应避御使清议,不宜过早宣诸于朝。”

此议与崇祯所思契合,且崇祯心中已有既定人选,不由地点了点头。

“二是所籍三吴、东南臣工,不宜出任天使。”

崇祯闻言一愣,问道:“这又为何?”

杨嗣昌侃侃而谈道:“臣闻髡人行商,首重东南富庶之地,尤倚当地士绅,或互通参股,或采买两便。髡人所需粮、丝、棉等,所产各色杂货,亦多由地方豪贾代购代销。此行商坐贾又多与朝中百僚沾亲带友,交织投合,若选为天使,怎知尔等不与髡人沆瀣一气,坏陛下大计!”

杨嗣昌籍湖南,常为东林所忌,朝堂内外明里暗里,每每互相攻讦倾轧。此时不捅他东林一刀子,怎对的起这难得的好机会和他“楚党”领袖的衔头。

这话果然触到了崇祯的痛处。

话说天启年魏忠贤掌权时,所增辽饷多出自盐、杂、关三税,而田赋不加,其中关税又是大头。这关税来自何处?说白了就是敲掉东林后收上来的水旱要冲的通关商税。崇祯上台之后,刚刚咸鱼翻身的东林君子们便动辄以“与民争利”为由,屡屡动员力量削减关税。可建州为乱,这辽饷又不能不增,一来二去又加到农业税里面。只有望天吃饭这一唯一收入来源的中原、西北地区就此饥民遍野,方有登高一呼万民皆反的闯、献之乱。当然,崇祯本人未必看的清这些,他气的是“缴辽饷你们就喊没钱,交投外藩你们就有钱,怎么这么孙子呢!”

见崇祯脸色微变,杨嗣昌也不恋战,继续说道:“臣闻髡人行事,最重典章规制,行文繁缛,不辞细微。又最忌歧意,严整缜密处,便是老于吏事者亦有不及。况髡人以工商为重,毫厘必争,难予转圜。故臣以为:招安事宜,当先观其条件奏闻,再细加参详斟酌,不求急功。”

崇祯赞道:“此老臣谋国之言。

“髡人最擅陶朱、卜祝之术,又兼海船坚炮之利,必提开海事宜,朝廷不允,则放任髡人自行为事,届时海关重利为资敌之厚帑,我大明必万劫不复!”

言罢,杨嗣昌正衣冠、敛颜容,庄重跪下,一头到地曰:“为我大明江山万代计,臣请设关开海,准贩东西二洋!”


cc5233 于 2016-11-11 10:57:28 发表了:

澳宋接受大明招安,承认大明为汉人唯一法统政权,率土归王,永不叛明。大明以尚平、乐安、寿安公主和亲澳宋,双方永缔和平

更“澳宋”名为“大明澳宋行在”

这也行?怎么可能。。。

最多最多就是 澳宋奉大萌为宗主国


cc5233 于 2016-11-11 11:02:18 发表了:

所以经执委会讨论和三人同意,决定在和亲仪式结束后,即将三女送入芳草地学习,待满十八岁成年,可任其在元老中自行选择结婚对象。

我觉得这种搞法简直逆向宣传自己。。


xuelindiao 于 2016-11-11 11:07:16 发表了:

就 3 位公主,怎么分?

难道就要,发挥二桃杀三士,五百废废为修三部高级车,内讧!

是抓阄,是五百废废轮个排日子修车,还是 由办公厅联合殖民贸易部 举行女仆大拍卖?


冷凝云 于 2016-11-11 11:23:28 发表了:

写的真好。。。让我占了这个龙套还真不好意思。。。。

我跟引公公在杭州一起路过过的,还在拱宸桥就此别过(吹牛还考证过当时拱宸桥还在修建过程中)。


SchooNer 于 2016-11-11 11:28:42 发表了:

要按楼主的世界线写下去,估计澳宋不用扶持南明傀儡政权了,在北京城破后直接成为正统了


冷凝云 于 2016-11-11 11:35:49 发表了:

cc5233 发表于 2016-11-11 10:57

澳宋接受大明招安,承认大明为汉人唯一法统政权,率土归王,永不叛明。大明以尚平、乐安、寿安公主和亲澳宋 ...

这个是路线问题啊同志们!没有执委会一致通过北京分舵是万万不敢答应啊。

常公脸:文白无能,丧权辱国


六必治 于 2016-11-11 11:39:25 发表了:

冷凝云 发表于 2016-11-11 11:35

这个是路线问题啊同志们!没有执委会一致通过北京分舵是万万不敢答应啊。

常公脸:文白无能,丧权辱国

没关系反正怎么写也不是我,黑锅自有文马王,还有冷凝云背,批倒批臭才好


西部元素 于 2016-11-11 11:56:33 发表了:

楼上那位帮我转载的大哥,麻烦你能不能删掉啊,我前文部分有大的改动,你这样一弄我不好改了


华夏贵胄王保保 于 2016-11-11 12:01:28 发表了:

我去,怎么替正主更了?


xuelindiao 于 2016-11-11 12:08:57 发表了:

冷凝云 发表于 2016-11-11 11:23 写的真好。。。让我占了这个龙套还真不好意思。。。。

我跟引公公在杭州一起路过过的,还在拱宸桥就此别过 ...

好久没见 冷元老 来专区了。与冷元老 相关的同人,贴吧就有好几篇了


西部元素 于 2016-11-11 12:37:33 发表了:

SchooNer 发表于 2016-11-11 11:28

要按楼主的世界线写下去,估计澳宋不用扶持南明傀儡政权了,在北京城破后直接成为正统了 ...

如果按我的世界线,最后是君主立宪。我眼的里的澳宋,玩的是大陆均衡,技术、政权与制度同时输出,不允许出现大规模的战乱和人口死亡


西部元素 于 2016-11-11 12:39:05 发表了:

冷凝云 发表于 2016-11-11 11:23

写的真好。。。让我占了这个龙套还真不好意思。。。。

我跟引公公在杭州一起路过过的,还在拱宸桥就此别过 ...

冷行长你好,还算满意吧。没注意你和赵引弓早就认识,看来前面还要改


西部元素 于 2016-11-11 12:42:57 发表了:

冷凝云 发表于 2016-11-11 11:35

这个是路线问题啊同志们!没有执委会一致通过北京分舵是万万不敢答应啊。

常公脸:文白无能,丧权辱国

文中交待过,这些肯定是经过同意的


西部元素 于 2016-11-11 12:47:39 发表了:

我知道和亲这事有争议,不过呢,我是坚决不会为那些傻逼改情节的,哈哈,爱看不看


圣天使高达 于 2016-11-11 12:50:50 发表了:

冷元老自己说招安这一词,巩怕政治不正确吧,不管杨昌嗣怎么说,到冷元老嘴里得改为议和吧


西部元素 于 2016-11-11 12:58:41 发表了:

圣天使高达 发表于 2016-11-11 12:50

冷元老自己说招安这一词,巩怕政治不正确吧,不管杨昌嗣怎么说,到冷元老嘴里得改为议和吧 ...

文中有交待,招安也好议和也好谈判也好,无非名词之争,澳宋工商立国,看的是里子。以澳宋跨代高落差的技术差距,不但不能搞技术壁垒,反而要适当输出技术,为未来的大陆建设准备初级人才和工业基础。还有,以澳宋睥睨时代的制度和技术优势,还怕几个女人坏了大事嘛,这些人真是好笑


西部元素 于 2016-11-11 13:44:23 发表了:

可乐加冰块 ② 发表于 2016-11-11 10:40

从 7 开始作者要大改,本贴编辑

你赶紧给我删掉


Brain1127 于 2016-11-11 14:00:42 发表了:

西部元素 发表于 2016-11-11 12:58

文中有交待,招安也好议和也好谈判也好,无非名词之争,澳宋工商立国,看的是里子。以澳宋跨代高落差的技 ...

给一个还有 10 年命(如果 500 废没有造成蝴蝶效应) 的政权输出技术。

没学过政治经济学?就算政治经济学没学过,数学都没学过吗?

另外,澳宋从来就不是君主立宪。元老院是最高权力机关,哪里来的君主,有多远死多远。

1629 跟你这是一样的。


西部元素 于 2016-11-11 14:04:36 发表了: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冷凝云 于 2016-11-11 14:12:24 发表了:

西部元素 发表于 2016-11-11 12:39

冷行长你好,还算满意吧。没注意你和赵引弓早就认识,看来前面还要改

...

不敢不敢,都是你写的好。

斗胆建议一下:冷凝云这个角色设定上,是一个性格内敛,谨小慎微的人。这也是能派驻北京的重要原因。

我本来想写一下在北京分行的相关工作,主要是小额贷款,搜集京师情报和获取大户的存款。终极目标是借款给崇祯(国债),但实际上这个目标太难分解。我尽量自己也写一点同人来描述。

此外,明廷的重臣们,是不可能放下身段,跟我一个白身草民把酒言欢的。这一点可以参照大英的炮舰促使耆英进行南京条约谈判时,被迫放下身段来谈。如果不是元老院的后盾,冷凝云只是不入眼的草民而已。不过崇祯的身边的宦官倒是可以多联系,作为谈判中的代言人。


西部元素 于 2016-11-11 14:22:32 发表了:

冷凝云 发表于 2016-11-11 14:12

不敢不敢,都是你写的好。

斗胆建议一下:冷凝云这个角色设定上,是一个性格内敛,谨小慎微的人。这也是 ...

不敢不敢,都是你写的好。

斗胆建议一下:冷凝云这个角色设定上,是一个性格内敛,谨小慎微的人。这也是能派驻北京的重要原因。

我本来想写一下在北京分行的相关工作,主要是小额贷款,搜集京师情报和获取大户的存款。终极目标是借款给崇祯(国债),但实际上这个目标太难分解。我尽量自己也写一点同人来描述。

此外,明廷的重臣们,是不可能放下身段,跟我一个白身草民把酒言欢的。这一点可以参照大英的炮舰促使耆英进行南京条约谈判时,被迫放下身段来谈。如果不是元老院的后盾,冷凝云只是不入眼的草民而已。不过崇祯的身边的宦官倒是可以多联系,作为谈判中的代言人。我看吹牛九十五章原文时确实也认识到冷这个角色的性格比较谨慎。但他的地位有一个被动提升的过程。再一个他的身份提升,也是有一个过程,直到最后和谈拿上台面后除了他没人可谈,重臣们才出面。当然明朝可以派人去广东谈,但这个过程一拉长我就写不动了,哈哈。电汇业务这一块原文中略有涉及,我稍微发挥了一下。个人认为电汇这个是非常牛逼的设置,往大了写确实不容易。我贴吧发文后又做了不少修改,结果旧文被网友提前转到这里,搞的我很被动。这篇文章我不再更了,另开新文。


cc5233 于 2016-11-11 14:27:21 发表了:

西部元素 发表于 2016-11-11 14:04

西部元素 发表于 2016-11-11 12:58

文中有交待,招安也好议和也好谈判也好,无非名词之争,澳宋工商立国, ...

像社会输出技术也不可能是这个搞法。。


xuelindiao 于 2016-11-11 14:30:29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xuelindiao 于 2016-11-11 17:26 编辑

西部元素 发表于 2016-11-11 14:22 不敢不敢,都是你写的好。

斗胆建议一下:冷凝云这个角色设定上,是一个性格内敛,谨小慎微的人。这也是 ...

不要,该文挺好的,太监就更可惜了!

刚好可以增添点 场景,凸现中国元明传统的帝国理蕃思路与现代外交理念的冲突

元老院强大的技术侦查和人力情报搜集能力,对明国手中窘迫的寥寥筹码一清二楚,谈判中更是占尽优势。

当时,大明后方,东林诸工紧吃,财政极度吃紧,急需解决流贼、东虏燃眉之急!议和之余,明方提出 剿灭流贼大贷款(史称 1636 丙子大借款),除拿海关税收抵押外,三位公主也是人质抵押!

至于为什么抵押皇室的公主,当然是元老院的各路粗胚    恶趣味满满的牢骚,被明方代表听去,误会的结果——为了大明的江山 只好崇祯挥泪卖公主、郡主(当然都不是崇祯亲生的),何况街谈巷尾传说澳宋元老各个锦衣玉食 富比王侯    权势煌赫,更加澳宋风雅时尚追捧!


冷凝云 于 2016-11-11 14:39:57 发表了:

西部元素 发表于 2016-11-11 14:22

不敢不敢,都是你写的好。

斗胆建议一下:冷凝云这个角色设定上,是一个性格内敛,谨小慎微的人。这也是 ...

这个探讨下。

我觉得一个穿越者在那种情境下,对自己的定位要非常清晰,什么王八之气都是浮云,脱离了临高,冷凝云能不能活过 1 个月都会是浮云。

我觉得从心理上和成长上来说,肯定是个被动提升、主动提升互补的作用。

一开始冷,或者所有元老对土著都是冷漠的,进入到北京开了眼界,从冷漠到了触动。例如一路北上亲眼看到的路倒、后金虏掠后对京师周边的创伤。

作为一个接受现代教育和人道主义等基本常识的人,见到如此场面,多少会有点,我本来什么都不想做,但是我已经到了这个世界一定要拯救谁改变谁的想法。

这是第一层提升,从无所谓的态度,变为入世的态度。(我本人并没有非常激进或者明确的政治主张,所以元老院皇汉之类的派别我本身都没有兴趣)。

当然一个更好的作者,会安排更多的意外,比如见到某个人,产生的戏剧冲突。只可惜我写不出来。我个人是觉得冷派驻北京后,心态、技能上,都会有很多的变化和提升。

第二层的提升,则是在实际工作中,面对明廷的腐朽、官员的平庸、拆台,自己不熟悉套路,发现自己其实谁都拯救不了的无奈感。这种无奈的表面上是沦为“北京磕头机”,被后方元老嘲笑,但更深层次是对陌生环境下的无能为力。冷在北京,是绝对不会像赵公公在杭州那样搞地方王国当皇上的。

第三层次,我觉得最终还是依靠元老院(不仅仅是身为元老的政治正确),而是依靠元老院和穿越集团,才能实现自己抱负的想法。这种信仰的提升类似于坚守白区多年的地下党员。本人也会更加勇敢,坚强和更有斗争手段。(菜鸟到高玩)。我自始至终不认为一个穿越者真的就能长袖善舞,所以最后北京解放,我也肯定会说“我只是做了一些微小的工作”。对历史大势的敬畏,对集体依赖,对改变世界的正义信仰,都会在长期的外派过程中树立起来。

第四层次,最终成为元老院"XXX 创始人、忠诚战士、革命家、归葬翠岗(八宝山)。。。。。”因为人追求的东西,无非权、钱、利。这些东西都有了,最终也只是尘归尘土归土。没有这种觉悟,是无法在北京坚持下去的。


冷凝云 于 2016-11-11 14:40:37 发表了:

xuelindiao 发表于 2016-11-11 14:30

不要,该文挺好的,太监就更可惜了!

要不改成——大明后方,东林诸工紧吃,财政极度吃紧,议和之余,明方 ...

以税务作为抵押,甚至外包漕运,是我一直想写的。但是太难了。Orz


西部元素 于 2016-11-11 14:50:04 发表了:

冷凝云 发表于 2016-11-11 14:39

这个探讨下。

我觉得一个穿越者在那种情境下,对自己的定位要非常清晰,什么王八之气都是浮云,脱离了临 ...

你这个说的太好了,很细腻,考虑的周到,比我牛。我想你已经有思路了,真写起来的时候,其实有些东西也可以虚写的。


冷凝云 于 2016-11-11 14:51:32 发表了:

西部元素 发表于 2016-11-11 14:50

你这个说的太好了,很细腻,考虑的周到,比我牛。我想你已经有思路了,真写起来的时候,其实有些东西也可 ...

唉,没有时间写嗄。真写起来也没思路了。


西部元素 于 2016-11-11 14:51:55 发表了:

冷凝云 发表于 2016-11-11 14:40

以税务作为抵押,甚至外包漕运,是我一直想写的。但是太难了。Orz

这块前期铺垫太难写,还涉及到明朝的财政运作状况,得有充足资料参考吧,不过要写起来一定精彩。这方面书我确实没看过。


西部元素 于 2016-11-11 14:59:01 发表了:

cc5233 发表于 2016-11-11 14:27

像社会输出技术也不可能是这个搞法。。

怎么说呢,是一种尝试,如果走这个路线,时间会以拖的很长,还要有充分的和平环境。很多东西即使元老院也左右不了,就象冷凝云写自己做为一个历史穿越者也有他的无奈和被动。但这个路线其实只是一个备选路径之一,并不是说一定怎么样,比如如果作者在写作的过程中在其它线索上展开路径的话,这块可以舍弃。

我们的前提是元老院是理性的,有建设性的,愿意花掉时间慢慢改造社会,不会动不动就用武力去格式化的。那如果我去假设这个路径的存在,应该是合理的。


西部元素 于 2016-11-11 15:07:02 发表了:

xuelindiao 发表于 2016-11-11 14:30

不要,该文挺好的,太监就更可惜了!

要不改成——大明后方,东林诸工紧吃,财政极度吃紧,议和之余,明方 ...

不要,该文挺好的,太监就更可惜了!

要不改成——大明后方,东林诸工紧吃,财政极度吃紧,议和之余,明方提出 剿灭流贼大贷款,除拿海关税收抵押外,三位公主也是人质抵押!

至于为什么抵押皇室的公主,当然是元老院的各路粗胚    恶趣味满满的牢骚,被明方代表听去,误会的结果

你这个思路很好,哈哈,有趣味。说实话我在理顺招安、和亲的逻辑时把自己也绕进去了,废了半天劲生怕人不理解。完全是靠书中人物的对话来推动,没有情结展开,这是个问题。要不人家说道理讲的好,全靠故事推动呢


xuelindiao 于 2016-11-11 15:17:20 发表了:

西部元素 发表于 2016-11-11 15:07 不要,该文挺好的,太监就更可惜了!

要不改成——大明后方,东林诸工紧吃,财政极度吃紧,议和之余,明 ...

我前面的回复,内容稍有增改。具体需要什么资料,完全可以在北朝 向各位大牛求助,一起合理的恶趣味脑冻


西部元素 于 2016-11-11 15:17:30 发表了:

穿越为拯救不为占领,从一条条人命到最终的历史走向。什么你妈暴兵啊,二逼


xuelindiao 于 2016-11-11 15:28:56 发表了:

西部元素 发表于 2016-11-11 15:17 穿越为拯救不为占领,从一条条人命到最终的历史走向。什么你妈暴兵啊,二逼 ...

临高启明的宗旨,就是 尽量以合理的硬科幻 述说 打破旧世界 建设新社会。直白点就是,不破不立,改变社会最快的就是血与火!


西部元素 于 2016-11-11 15:29:27 发表了:

xuelindiao 发表于 2016-11-11 15:17

我前面的回复,内容稍有增改。具体需要什么资料,完全可以在北朝 向各位大牛求助,一起合理的恶趣味脑冻 ...

呵呵,其实临高这本小说的走向,感觉吹牛本人也在反复调整,所以整体价值取向是讨巧的。我觉得做为一部集体创作的作品,基本上也反应了现实中多数人的格调:爱暴力,崇尚专制,缺乏自由思想,也缺乏对基本经济常识的了解,还有把憋坏当搞笑的小心思。但这也是本书的伟大之处,因为折射了现实。


西部元素 于 2016-11-11 15:30:08 发表了:

xuelindiao 发表于 2016-11-11 15:28

临高启明的宗旨,就是 尽量以合理的硬科幻 述说 打破旧世界 建设新社会。直白点就是,不破不立,改变社会 ...

呵呵,其实临高这本小说的走向,感觉吹牛本人也在反复调整,所以整体价值取向是讨巧的。我觉得做为一部集体创作的作品,基本上也反应了现实中多数人的格调:爱暴力,崇尚专制,缺乏自由思想,也缺乏对基本经济常识的了解,还有把憋坏当搞笑的小心思。但这也是本书的伟大之处,因为折射了现实。


wwz45 于 2016-11-11 22:04:30 发表了:

草看两眼感觉楼主书还没读仔细就写同人了,


wwz45 于 2016-11-11 22:04:58 发表了:

草看两眼感觉楼主书还没读仔细就写同人了,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6-11-11 22:11:58 发表了:

兄弟写下去,顶你,不管写啥只要写就比不写的强


xuelindiao 于 2016-11-11 22:26:02 发表了:

wwz45 发表于 2016-11-11 22:04 草看两眼感觉楼主书还没读仔细就写同人了,

原同人    嫁的是    皇室之女,下面各路王爷的


圣天使高达 于 2016-11-11 22:40:53 发表了:

xuelindiao 发表于 2016-11-11 22:26

原同人    嫁的是    皇室之女,下面各路王爷的

哪个是原同人?


深河 于 2016-11-11 23:27:54 发表了:

我说各位,咱能不能把张嘴就骂这毛病改改?都是书友,来这儿发帖子的目的也都是一致的,互相谦让点能怎么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