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梁公子,重翻以前的章节,发现不少细思恐极的细节

北朝旧贴 | 波尔布特 | 8/15/2020 | 共 4360 字 | 编辑本页

波尔布特 于 2016-11-4 02:50:3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波尔布特 于 2016-11-4 08:44 编辑

第八十四节 人市(二):

“梁存厚。”青年公子微微一笑,八字眉下一双黑瞋瞋的瞳仁闪烁着,说道:“敢问几位掌柜尊号?从哪里来的?”

一面说,目光幽幽地上下打量着这郭逸等人。他目光极其老道,郭逸不禁一怔:这人眼神犀利,绝非一般纨绔子弟所有。口中连道:“不敢不敢。”依次将几个人的姓名报上。

按照统一的口径,他们都是海商,因为海面不平靖,滞留在此,由刘纲陪着逛街散心。

仆人送上茶水,梁公子又问道:“几位即是海商,为何要买这许多家人?”说着眼睛里流露出了怀疑的神情。

萧子山早有应对:“这几年海面不平,买卖一天比一天难做,就寻思着买些土地设庄收租过日子了。我等在琼州买地开荒,那里人少,佃户长工们每每没有婚配,只好来这里买些女子了。”

“那也是一桩善行了。”梁公子慨叹着,“我见你们刚才怜弱惜病,不肯离人骨肉,连幼童稚子也愿意收留,又着人妥善安排食宿,真是宅心仁厚,我辈身为广州的土著,真是惭愧!”

“哪里哪里。”郭逸等人赶紧谦让一番,又有点觉得这梁公子矫情。穿越者们来自现代时空,完全不了解古代社会残酷的一面。总觉得既然都收买了人家做奴仆,吃饱穿暖算是最起码的待遇了,不用付工资好像已经占了天大的便宜。点评:感觉梁公子似乎怀疑郭逸等人是“合大药”的“同行”了,发现可能不是之后又心虚的说“真是惭愧”。

《第八十五节 广州先遣站》:

梁存厚却并不以为意,摇手道:“如今世道不靖,幸而广东地方尚算安静,我梁家世受国恩,非寒门可比。家中又有些薄产,尽绵薄之力行善事,也不过是为朝廷略略分忧。可叹的是在下在敝县赈济饥民一事说,也竟然不见谅于乡邦士绅,背后颇有闲言。”说着长叹一声。

郭逸见他颇有苦衷,故意装糊涂道:“梁公子赈济饥民,是天大的善事,为何要有闲言碎语?”

梁存厚勉强一笑,说:“在下出粮救灾,一则不忍见百姓流离失所,饿死道路,二则也怕穷百姓为饥寒所迫,铤而走险。几位可知道最近广州城里城外涌来了多少饥民?草草算来,不下三万之数!眼下还是秋收,待到明春青黄不接的春荒时节,不知道还要有多少饥民涌来!若有人鼓噪而起,糜烂的还不是地方!可笑多少士绅,自命为圣人子弟。反说我故意沽名钓誉,笼络人心,好像有不可告人的心思。可笑!可笑!”言罢大约也觉得有些失言了,赶紧拱拱手,“失态失态!”

《第一百五十五节    郭逸的报告》:

“关于在广州购买人口的事情,已经与当地士绅梁存厚达成了合作关系,我们以开荒种地为名招募逃荒农民,他则负责为我们与官府疏通。点评:如果救灾的事真有“造反”的嫌疑,官府应该警惕梁才是,没理由还能帮助髡贼与官府疏通。而且士绅通过救灾“沽名钓誉,笼络人心”是封建统治者加强地方控制力的常规做法,仅仅为这个就“闲言闲语”很反常。这些话很可能是梁公子用来哄髡贼的,关于梁的“闲言”绝不是“沽名钓誉,笼络人心”,可惜当时 500 废没有对这方面展开过详细调查。

《第八十五节 广州先遣站》:

郭逸只好唯唯称是,不敢多说。正说着话,却见一个仆人过来,轻声对他说了几句什么,那梁公子站起身来,称还有事要办,拱手告辞。众人别过,没走多久,却跑来一个家丁,恭恭敬敬的问道:“我家公子请问,贵下处是在哪里?他改日来拜。”

众人面面相觑:自己刚才在他面前都是唯唯诺诺之态,即没有吟诵什么“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也没大谈人权民主自由之类的玩意,这位世家出身的梁公子,到底看上了他们这群商贾什么?

郭逸赶紧道:“敝下处在惠福街,字号紫珍斋的就是。”

仆人问清了,从拜匣里取出一张梅红色的纸片:“这是我家公子的名帖。敬请收下。”初次见面就给名贴,这是很看重对方了,郭逸来之前听过于鄂水主讲的“明代风土人情”系列讲座,忙推却说“不敢收”。再三推辞不得才收下了

。。。。。。

其次是本地的士绅富商,不是身有功名就是和官吏们有利益上的勾结,属于有钱有权的地头蛇。高举就是这样的人物,到他们比较容易结交,又和中上层官僚有很深的关联,这个层次是先遣站现阶段开展工作的主要方向。到广州之后结交到了一个梁存厚,虽然还不知道他结交穿越者的目的何在,但他是举人,在绅士阶层中的能量比高举大得多,多加利用可以这个阶层里打开很大的局面。

。。。。。。

《第一百五十三节    生意(二)》:

“东主好手段,居然结识了梁公子。”沈老掌柜悄声赞道。

“梁公子很有名么?”郭逸听刘纲说过:梁公子是个世家子弟,平素急公好义,乐善好施而已。

“东主不知道?”沈范有些惊讶,“这梁存厚公子是故户部尚书梁仁埔的嫡孙,他父亲当过两任知府,他自己身上有个举人,在本地是赫赫有名的官绅大户。”

这沈老掌柜说,这梁家自诩诗礼传家,对珠宝玩器这种东西一向不上心,做他家的买卖怕是没门。但是他家在本地根基深厚,结交好了,有许多的好处。

点评:从一开始,就是梁存厚主动找上了广州站的“海商”,而不是反过来“海商”们找梁存厚帮忙,梁公子的目的也绝不是“珠宝玩器”,其真实动机耐人寻味。考虑到那个年代的海商大多兼职海盗,感觉梁公子有可能是在为自己某些非法活动找背黑锅的人,而且可能还存了必要时找“郭东主”帮忙干脏活的心思(由于种种原因梁公子的这部“闲棋”一直没能用上)。

《第三百五十八节 慈惠堂》:

慈惠堂是广州站开办的一所专门的善堂。原因是广州站收容的难民的行为开始变得引人注目了。他们收容的难民不但数量大,而且持续时间长,很难长期的掩盖。

现在办理收容难民事宜的是起威镖局。但是许多人都知道起威镖局是受紫诚记的差遣在办这事情。这样大肆收容难民,收容来的难民又不知去向加上他们贩卖澳洲货的背景。广州城里很自然的就出现了这样的流言:紫诚记在向澳洲贩卖人口。更有人把他们收容孤儿的行为说成了是用童男童女熬炼“澳洲秘药”,水晶镜子就是用这种药物做出来。

大明政府虽然对自己的百姓死活不甚关心,但是被贩卖到海外去这样“有损天威有辱国体”的事情还是要过问的。幸而平日里广州站各处打点的足,又有高举和粱存厚等人关说,事情才没有闹大。

但是这件事情也给他们敲响了警钟。再继续这种模式是有危险的,就算官府不管,被别有用心的人一煽动,百姓起来闹事他们也吃不消。当年外国传教士到中国来传教,办理慈善事业收容孤儿弃婴遭到民众怀疑时常引发“教案”就是个教训。

主持这件事情的张信还有另外一种隐忧:大量收容难民,这在古代很有造反的嫌疑。所以张信觉得必须尽快为广州站的行为找到一个掩护。张信和大家商议了一番之后决定把粱存厚拉入伙,专门搞个善堂公开活动,不要再用起威镖局出面――起威以镖局的身份干这个,实在是过于可疑了。

梁公子平日里怜老惜贫,对慈善事业很热心,以他官宦子弟的身份给移民工作打上保护伞再合适不过。

当下郭逸备了礼物去拜见梁存厚,提出了自己的建议。梁存厚果然对此很有兴趣,不仅当下答应出任善堂的会董,还捐助了一千两银子。合作的模式是典型的官商勾结:粱存厚主要出名,紫诚记专门负责出钱。郭逸又拉了高举和裴莉秀在紫明楼结交到的一批官宦子弟:吴芝香、董季重等人来当善堂的会董。这些官宦子弟原对慈善事业不感兴趣,但是经不起裴莉秀的软磨功夫,又听闻不需要花钱,无非是挂个名而已,也就都应了。郭逸又肯花钱,花了一大笔银子,走了总督大人小妾的门路,居然还搞了一幅王尊德的题字来镇场。

善堂就取名叫“慈惠堂”。。。。。。。点评:这可能是临高起点书评区说“梁公子合大药”的来源,而梁公子在紫诚记有“合大药”嫌疑的情况下依然热心参与慈惠堂的建立与营运,还真是耐人寻味。


忠于人类古尔德 于 2016-11-4 06:07:21 发表了:

就最新的章节来看,这事儿就算是轻轻揭过了?


Scat 于 2016-11-4 07:20:31 发表了:

梁应该不是石翁的主家,双方大概有些联系,联系并不强


朗基洛斯的农夫山泉 于 2016-11-4 08:13:14 发表了:

这是几年前的事了,如果吹牛大大真的有那么长远的伏笔的话那可是真神人啊


cqjeedo 于 2016-11-4 08:30:11 发表了:

有点牵强。


yanghui4000 于 2016-11-4 10:22:13 发表了:

这里和贴吧有人说他在自我介绍阶段说广州士绅说他“和药”,完全不合理。因为有哪个傻 B 会这么去自称的?


kkjjmmkjm 于 2016-11-4 12:04:11 发表了:

你们因果搞错了。那时候随便写了一笔,现在翻出来觉得可以利用一下。


深河 于 2016-11-4 12:14:11 发表了:

你们想太多了。


lmx1982 于 2016-11-4 12:32:12 发表了:

这些章节都是几年前写的,而现在的情节都是从最近的同人里来的。根本就没有啥联系。

楼主太沉迷临高了,有点分不清现实与小说里了。


liutom2 于 2016-11-4 16:17:05 发表了:

要说梁存厚涉嫌合大药我是不信的,但梁家买卖人口,尤其是小孩,甚至帮朝中大佬收购炼丹修炼用的鼎炉这可是毫不稀奇的。


wwz45 于 2016-11-4 20:13:32 发表了:

想太多了,吹牛哪有这么大的挖坑本事。梁存厚这潭水有多深已经不重要了,反正自从他打定主意反抗髡贼那天起,他家族的命运就已经注定要灭亡了。


南海 于 2016-11-4 21:42:42 发表了:

梁家这个坑只用合大药的罪名已经不够了。谋逆才行,比如书房里不让查的其实是广东各地反宋义士名册和往来款项活动记录。

我们还是讨论下梁家的大宅够不够安置中央机关和内阁部长们的住宅


正义克星 于 2016-11-4 22:04:01 发表了:

梁家抄家大概要做到什么程度?如果南海番禺等县有梁家的别支,会不会一并连根拔起?


wwz45 于 2016-11-4 22:23:49 发表了:

南海 发表于 2016-11-4 21:42

梁家这个坑只用合大药的罪名已经不够了。谋逆才行,比如书房里不让查的其实是广东各地反宋义士名册和往来款 ...

上下水和电器设备在老城区不好建,元老机构干脆去大世界的新城区。


tgwtgw 于 2016-11-4 22:28:41 发表了:

一部《红楼梦》养活了多少“红学家”

现在一本《临高启明》还没写完就要有“临学家”诞生了么


老熊 于 2016-11-4 23:56:15 发表了:

髡学家


獭兔 于 2016-11-5 19:50:57 发表了:

南海 发表于 2016-11-4 21:42

梁家这个坑只用合大药的罪名已经不够了。谋逆才行,比如书房里不让查的其实是广东各地反宋义士名册和往来款 ...

参与巫蛊,来个杀无赦夷三族不算过


liutom2 于 2016-11-5 21:07:55 发表了:

正义克星 发表于 2016-11-4 22:04

梁家抄家大概要做到什么程度?如果南海番禺等县有梁家的别支,会不会一并连根拔起? ...

元老院不搞株连,有关系的统统抄家,没关系的屁事没有。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6-11-5 21:18:31 发表了:

tgwtgw 发表于 2016-11-4 22:28

一部《红楼梦》养活了多少“红学家”

现在一本《临高启明》还没写完就要有“临学家”诞生了么 ...

红学家都是伪专家,最多去教个语文,待遇不能再高了。


真红骑士 于 2016-11-5 21:57:24 发表了:

liutom2 发表于 2016-11-5 21:07

元老院不搞株连,有关系的统统抄家,没关系的屁事没有。

大不了罚款把家产罚光


xiaoweisan 于 2016-11-5 22:12:54 发表了:

liutom2 发表于 2016-11-5 21:07

元老院不搞株连,有关系的统统抄家,没关系的屁事没有。

就是,现代法律不搞株连,不会因为某人谋反就把人家不知情的叔父、侄子什么的都砍了,各人的锅自己扛。


正义克星 于 2016-11-5 23:05:29 发表了:

liutom2 发表于 2016-11-5 21:07

元老院不搞株连,有关系的统统抄家,没关系的屁事没有。

封建世家大族的各种关系很复杂。不过各分支应该有见风使舵的聪明人,元老院一下手就跳出来划清界线


正义克星 于 2016-11-5 23:06:38 发表了:

xiaoweisan 发表于 2016-11-5 22:12

就是,现代法律不搞株连,不会因为某人谋反就把人家不知情的叔父、侄子什么的都砍了,各人的锅自己扛。 ...

肉体消灭倒是不会。不过就像在成飞的高承勇他儿子那样,调离要害部门给个闲职养起来也是应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