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碗这个先关门再自打40大板是真正的作死做完全套

北朝旧贴 | 真红骑士 | 8/15/2020 | 共 3123 字 | 编辑本页

真红骑士 于 2016-11-3 21:03:16 发表了:

如果是其他方法被查出和巫术案有关,还可以有各种推脱的办法,这下一搞,明明白白告诉警察,梁家是完全知情的

梁家 CH3CH3


警视厅一课 于 2016-11-3 21:06:02 发表了:

又来了一个,正好一起卖给紫明楼给文理当建校费。


wwz45 于 2016-11-3 21:17:48 发表了:

这种事情只要汇报到慕敏桌子上,梁家就完蛋了。不过梁家本来是注定要完蛋的。旧势力的贵族不第一时间选择投靠就基本等于判了死缓。


zypatroon 于 2016-11-3 21:23:00 发表了:

怎么感觉是觉得丫鬟知道些什么内幕,想先一顿板子打死了事。


轩辕天星 于 2016-11-3 21:23:30 发表了:

书评区有人说梁公子第一次登场就对狒狒们说,大户们曾诬他和大药,看来不是诬他啊!谁记得是第几章?


深河 于 2016-11-3 21:32:29 发表了:

轩辕天星 发表于 2016-11-3 21:23

书评区有人说梁公子第一次登场就对狒狒们说,大户们曾诬他和大药,看来不是诬他啊!谁记得是第几章? ...

梁存厚勉强一笑,说:“在下出粮救灾,一则不忍见百姓流离失所,饿死道路,二则也怕穷百姓为饥寒所迫,铤而走险。几位可知道最近广州城里城外涌来了多少饥民?草草算来,不下三万之数!眼下还是秋收,待到明春青黄不接的春荒时节,不知道还要有多少饥民涌来!若有人鼓噪而起,糜烂的还不是地方!可笑多少士绅,自命为圣人子弟。反说我故意沽名钓誉,笼络人心,好像有不可告人的心思。可笑!可笑!”言罢大约也觉得有些失言了,赶紧拱拱手,“失态失态!”

第一次出场,广州先遣站那章,并没有提到啊。


神探缉凶陈英士 于 2016-11-3 21:44:27 发表了:

深河 发表于 2016-11-3 21:32

梁存厚勉强一笑,说:“在下出粮救灾,一则不忍见百姓流离失所,饿死道路,二则也怕穷百姓为饥寒所迫,铤 ...

就是说,收容灾民本身就是想为合大药提供资源?


真红骑士 于 2016-11-3 21:48:30 发表了:

神探缉凶陈英士 发表于 2016-11-3 21:44

就是说,收容灾民本身就是想为合大药提供资源?

明确的说和大药的那个是杭州站剧情里提过,道长遇到的一个,后来道长用好像是粗制吗啡打发了


句章居士 于 2016-11-3 21:59:19 发表了:

神探缉凶陈英士 发表于 2016-11-3 21:44 就是说,收容灾民本身就是想为合大药提供资源?

古代收容灾民的本来就是有个人功利的目的在里面,比如人口买卖,合大药算其中的极端需求。


深河 于 2016-11-3 22:06:19 发表了:

神探缉凶陈英士 发表于 2016-11-3 21:44

就是说,收容灾民本身就是想为合大药提供资源?

结合那段剧情,这所谓“不可告人的心思”多半是笼络人心、聚集灾民作乱之类的。


liutom2 于 2016-11-3 23:01:16 发表了:

合大药的是别人,梁公子多半和那个京里大佬转运有关,杀的那一堆人做的法阵就是为了给这位大佬转运。


de9000 于 2016-11-4 00:00:31 发表了:

古人脑子里没那么多弯子,应该是某位元老在了解过程后才发现有问题


kkndlmf 于 2016-11-4 00:17:25 发表了:

轩辕天星 发表于 2016-11-3 21:23

书评区有人说梁公子第一次登场就对狒狒们说,大户们曾诬他和大药,看来不是诬他啊!谁记得是第几章? ...

是张道长在江南活动的时候被一个地主求药

结果被用那个啥打发了


金山险马 于 2016-11-4 07:22:38 发表了:

句章居士 发表于 2016-11-3 21:59

古代收容灾民的本来就是有个人功利的目的在里面,比如人口买卖,合大药算其中的极端需求。 ...

这段话更像是说扯旗造反


TSHT2011 于 2016-11-4 10:27:14 发表了:

一个说打当红家奴四十大板,打完再打二十,没人敢吱声的人手下会有个敢对官府上门不当一回事,欺上瞒下的奴仆,你们信吗?


超纯锑 于 2016-11-4 11:40:09 发表了:

TSHT2011 发表于 2016-11-4 10:27

一个说打当红家奴四十大板,打完再打二十,没人敢吱声的人手下会有个敢对官府上门不当一回事,欺上瞒下的奴 ...

元老不信

李子玉他们八成也不信

不过很可能因为知道梁家跟郭东主有交情就让对方就着台阶下来了

现在就看谁再揪出马脚找到借口继续搜查挖出大案了


真红骑士 于 2016-11-4 11:50:18 发表了:

超纯锑 发表于 2016-11-4 11:40 元老不信

李子玉他们八成也不信

不过很可能因为知道梁家跟郭东主有交情就让对方就着台阶下来了

一句话,按办案程序走,即可


lmx1982 于 2016-11-4 12:35:24 发表了:

其实有点社会经验的人都能看出,月婉很识相,而且识相的过分了。绝对有猫腻。

就算一般的老百姓,也不可能对警察恭敬到这种程度。


猫踢坡 于 2016-11-4 12:55:12 发表了:

我知道了,明女是不是将要说什么出来了。


liutom2 于 2016-11-4 16:14:18 发表了:

TSHT2011 发表于 2016-11-4 10:27

一个说打当红家奴四十大板,打完再打二十,没人敢吱声的人手下会有个敢对官府上门不当一回事,欺上瞒下的奴 ...

因为差官亮了刺刀要来硬的了,打 40 板子总比让差官抓了去强。


Scat 于 2016-11-4 17:25:17 发表了:

院子里肯定有东西不能被搜到,所以必须让髡贼自己走,主要看展女侠回去怎么汇报了,如果是九爷老滑头八成能看出蹊跷来


下水道里的鳄鱼 于 2016-11-4 20:37:21 发表了:

Scat 发表于 2016-11-4 17:25

院子里肯定有东西不能被搜到,所以必须让髡贼自己走,主要看展女侠回去怎么汇报了,如果是九爷老滑头八成能 ...

这种时候就看出行长大人的理性思路……

可以很腼腆的对那位很会服侍人,很有套路,很善于揣摩的漂亮女孩说,您很有服务意识,是不是考虑来紫记应聘

然后就是侦察员沙维式的国家公务员手册式程序,不管什么待遇,都是冷淡威严而不失礼貌的进行警察应该去做的

最近这段……俺都开始脑补李子鱼的脸谱是那种裘德洛式压抑疯狂的青年脸……笑眯眯的观赏并倾听对面丫鬟主子的套路,无声的微鼓掌,手里的小笔记本随着对面的表演,一个怒脸,一个笑脸,一个哭脸……然后合上小本子,温和的建议对方,站到边上面向墙壁排好跪下,smile……


南海 于 2016-11-4 21:36:13 发表了:

我觉得院子里未必有合大药的相关证据,或者说就算有也只是明女。我觉得应该是反宋义士名册和联络信件。所以月碗说一句烧掉也能处理,但总的还是想把文件送走。应该是各地反宋义士的计划书和往来资金人员流动记录。梁家那么大一世家,肯定是投资大户


TSHT2011 于 2016-11-4 21:44:58 发表了:

liutom2 发表于 2016-11-4 16:14 因为差官亮了刺刀要来硬的了,打 40 板子总比让差官抓了去强。

你没看懂我意思。月婉说是婢女自作主张,那么一个敢自作主张的婢女是怎么调教出来的?难道是她自己今天心血来潮?所以就存在矛盾了。月婉能够说打就打,表现出说一不二的强势,中间没有一个仆人敢说话,这难道也是今天突然形成的?所以说,月婉做过头了。


圣天使高达 于 2016-11-4 22:40:14 发表了:

TSHT2011 发表于 2016-11-4 21:44

你没看懂我意思。月婉说是婢女自作主张,那么一个敢自作主张的婢女是怎么调教出来的?难道是她自己今天心 ...

新章节说了,打她四十大板,再打二十大板,是为了拖延时间,这女仆挨打以后会有糖吃。


下水道里的鳄鱼 于 2016-11-5 10:39:16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下水道里的鳄鱼 于 2016-11-5 10:41 编辑

南海 发表于 2016-11-4 21:36

我觉得院子里未必有合大药的相关证据,或者说就算有也只是明女。我觉得应该是反宋义士名册和联络信件。所以 ...

没啥

这回是盯上了

被慕人妻和午木联合盯上的后果是很严重的

未来的梁公子前后左右都是六相全方位的望远镜监视记录,梁府附近日夜有遮黑帘的四轮马车前后脚的巡视,一天四次换班不休息……

下回就是慕人妻坐镇局子,午队长带人堵住前后街口,李子鱼翻墙,练霓裳砸门,乌泱泱的一拥而入,屋里男女老少全部按在地上捂住嘴,当场趁着惊骇未定,立刻开始逼问,动就踩手指头(本来是剁手指,不过也太残忍,吹牛不会用的)……

参考当年大上海国民党军统局特务扫荡可疑者聚集之赤色据点的脑洞……

俺觉得下回就该考虑先扔个火药瓶,然后放狗,最后是李队长恢复军户传统,戴盔拿个盾抡着黑又粗的带头撞进去


hykg 于 2016-11-5 12:44:29 发表了:

猜一下怕查的是啥,我猜是巫师要求的“材料”清单


tslq 于 2016-11-7 21:19:48 发表了:

lmx1982 发表于 2016-11-4 12:35

其实有点社会经验的人都能看出,月婉很识相,而且识相的过分了。绝对有猫腻。

就算一般的老百姓,也不可能 ...

这你错了,那个年月,真要是一般百姓,对警察只有更恭敬的,胥吏虽然没什么品级整个平民百姓还是轻松,要瞅准了机会让你家破人亡也是寻常。


lmx1982 于 2016-11-8 12:48:33 发表了:

tslq 发表于 2016-11-7 21:19

这你错了,那个年月,真要是一般百姓,对警察只有更恭敬的,胥吏虽然没什么品级整个平民百姓还是轻松,要 ...

月碗那态度能用恭敬来形容吗?

你见过哪个百姓见到衙役会过来磕头的?还把得罪衙役的家人打个半死?更何况这个可不是百姓,是当地豪族的宠妾。

孔有德的手下偷了当地豪族一个奴仆家的鸡,结果被穿箭游营。这还是对乱世中的精锐部队态度。要换成衙役,给个笑脸已经是天大的客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