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事论事谈韩月

北朝旧贴 | TSHT2011 | 8/15/2020 | 共 5203 字 | 编辑本页

TSHT2011 于 2016-10-27 11:23:38 发表了:

就事论事谈韩月的问题,其实很简单,就是一个女人的归宿的问题。

很显然,这货看到江姐的下场,刺激起了不安全感。别说 17 世纪,今天 21 世纪对于女人来说都是大事,没有那么多决心和能力靠自己过这辈子的女人。大龄没人要,老了嫁不出什么的诸如此类。不能嫁个男人生孩子组成家庭,这算啥人生,要按水区某些帖子的说法,这女人的心理估计都得扭曲变态了(我好像在说小芹?)。换句话,韩月的不安全感一直根深蒂固,一下子被江姐刺激出来,还有那次高举神经病一样的试探。被欢场老手逮住那是一抓一个准。这是客观存在的规律,不是靠谴责或者什么政治教育能够搞定的。21 世纪都一大票大龄剩女被男骗子瞬秒,还去指望 17 世纪的女人?

有人说用元老的下半身来收服,得,我看润世堂以后怕是要变成大宋的战略支柱产业,战略科研项目:强身壮阳什么什么,代号 010 工程?简单来说,我认为这个压根不靠谱,以下半身来成事也必然会出现下半身败事的结果。多少 NTR 就不说了,古人搞房中术不比后人差,这压根不说是以短击长,起码也是放弃了自己的 400 年积累的知识优势。

解决方法在我看来很简单,当然是以己之长击敌之短,贯彻执行近现代的行政制度。这些制度当然也会有很多弊端,但却是经过实践证明是切实可行优胜于 17 世纪的。临高,500 废,元老院,无论什么远大理想星辰大海都好,头等大事始终是击败 17 世纪的敌人,只有击败这个位面的敌人,才有机会谈别的,其他都是虚的。


超纯锑 于 2016-10-27 11:30:29 发表了:

有人写了组织归化民中的干部军官高级技术工人和女工联谊

我觉得这个挺靠谱的

元老就那么多

这些单身的女归化民不能被元老收的话嫁给优秀的男归化民也是个不错的归宿


knifers 于 2016-10-27 11:38:17 发表了:

我的建议是堆人数,质量不行数量补。由元老教育难民儿童得到的勉强算得上是自己人,海量的占据基层,群体思维下的思想与个人思维是不同的,即便是敌人想收买并从中获得好处,也要花更多的代价才行。。


魔法少女吴瑶瑶 于 2016-10-27 11:56:39 发表了:

伟哥带过去多少?


波尔布特 于 2016-10-27 13:49:31 发表了:

楼主没认真看文吗?我可没说只靠元老去搞定女干部,还有一批比较可靠的男归化民可以婚配。不早点替这些男女归化民解决婚姻大事,难道白白便宜大明的“乌鸦”与“燕子”?


句章居士 于 2016-10-27 14:04:45 发表了:

近现代的行政制度,对应的是近现代的自由人。

就像是韩月这件事,按照近现代的自由人角度考虑,她的背叛是不合理的。因为从她自身考虑,背叛就是要放弃归化民高级干部的前程和经济收入,转而冒着很大风险去帮助来历可疑前途飘渺的良人。

但韩月还是背叛了,因为她不是近现代的自由人,而是一个古代女人。

我再三强调古代女人不是独立的,就是因为这一点——她们在考虑得失利弊的时候,往往是出于夫家考虑的,夫家在,丈夫就是天,一切为了丈夫考虑。夫家不在,儿子就是天,一切为了儿子考虑。至于自己,就是退居其次。

这对于近现代的行政制度管理而言是非常不利的意外因素,因为制度管理上不但要考虑设计管理人本人的利害关系,还要把她可能的夫家儿子也考虑进去,但谁能预先知道她的丈夫儿子是干什么的?也就是说这样一来近现代的行政制度很可能就部分失效了。

所以说,在关键的涉密的这类工作以及主要干部岗位上,还是男性归化民更加可靠,因为他们会以自身为出发点考虑利弊得失,更加接近近现代的自由人。


TSHT2011 于 2016-10-27 14:13:19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6-10-27 13:49

楼主没认真看文吗?我可没说只靠元老去搞定女干部,还有一批比较可靠的男归化民可以婚配。不早点替这些男女 ...

有空跟你扯?


TSHT2011 于 2016-10-27 14:16:28 发表了:

句章居士 发表于 2016-10-27 14:04

近现代的行政制度,对应的是近现代的自由人。

就像是韩月这件事,按照近现代的自由人角度考虑,她的背叛是 ...

此外就要减少甚至杜绝女仆的行政干预。现在女仆的行政干预太严重了。


丹青月 于 2016-10-27 14:30:04 发表了:

句章居士 发表于 2016-10-27 14:04 近现代的行政制度,对应的是近现代的自由人。

就像是韩月这件事,按照近现代的自由人角度考虑,她的背叛是 ...

既然要解放妇女,还是要逐步开放的。应该先从工厂女工这些经济基础已经改变的人群先做起来吧,由于生计,这些人应该最先可能发生观念转变的。


句章居士 于 2016-10-27 14:30:12 发表了:

TSHT2011 发表于 2016-10-27 14:16

此外就要减少甚至杜绝女仆的行政干预。现在女仆的行政干预太严重了。

女仆的行政干预目前不可避免,正如有些人提到的,元老人数毕竟太少,干部人数也太少,需要“亲信”来补充部分空缺。

但行政干预的同时必须严格界定女仆的范围,加强女仆对元老的人身依附,加强其意识教育。

就像这一回的郭熙儿,她在主观上并没有背叛刘翔,但客观上却泄密了。为什么?因为刘元老作为现代人,往往不自觉地把现代人人平等那一套放在和亲近人的交往中,导致女仆们不知轻重,不晓得自己的唯一前途和唯一依靠就是元老,也不理解哪些话能说哪些话不能说,会导致哪些严重后果。说白了,主人没威信,下人没规矩。

韩月的问题则在于界定不明确,她不是元老的枕边人,按照传统的文化概念不算是元老的人,只是个普通丫鬟,这种人不该归类到能做行政干预的女仆里面去。说白了,古代丫鬟也有等级之分。你让一个普通丫鬟去干通房丫鬟乃至姨太太才能干的事情,就是秩序混乱,不出事才怪。


TSHT2011 于 2016-10-27 14:33:24 发表了:

句章居士 发表于 2016-10-27 14:30

女仆的行政干预目前不可避免,正如有些人提到的,元老人数毕竟太少,干部人数也太少,需要“亲信”来补充 ...

所以,负责安排工作的组织部要倒霉,马上在元老院发起弹劾吧!


句章居士 于 2016-10-27 14:47:19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句章居士 于 2016-10-27 15:13 编辑

丹青月 发表于 2016-10-27 14:30

既然要解放妇女,还是要逐步开放的。应该先从工厂女工这些经济基础已经改变的人群先做起来吧,由于生计, ...

我的意见是慢慢来不能急,先搞平等不搞优待。

现在的情况是临高在军事经济政治上有优势,但规模还不够大,没有体现出压倒性优势来。而在文化上,影响力更是不够强大。所以现在搞一搞“男女平等”就好,对于明朝人而言,这已经是离经叛道的事情了,对于明代有志独立的女性,这已经是天大的恩惠,加上女元老的存在,足以表明态度引领风潮解放思想,没必要去搞那种充满着米青液臭味的专门培养女性干部的计划,客观上元老院的资源和人力物力也不允许那么劳民伤财。

从新中国建立的历史来看,妇女解放移风易俗是任重道远的事情,几十年压根打不住,恐怕得上百年时间才可能做到。


忠于人类古尔德 于 2016-10-27 15:06:33 发表了:

元老院在心理上把属下当作自由人来对待,但这是 17 世纪,归化民对自己的定位显然不是这么看的。

归化民干部都是在旧的社会欲为奴隶而不可得的人,遽然被扔到一个新的社会里面,他们不知所措了,他们和整个旧时代的所有人一样,过往的经验不能告诉他们新的方法去应对元老院和澳宋的体系。


赤色 MA 于 2016-10-27 17:12:25 发表了:

韩的问题男女关系本来就不是主要因素。她本身就有问题,男女关系和刘的疏忽给了问题爆发的条件而已。

本事空有个词叫政治审查。特定人群谈恋爱是需要打报告的。


赤色 MA 于 2016-10-27 17:13:09 发表了:

唯一觉得有必要的事是该让妇联工作正规化了。


mmchen 于 2016-10-27 17:19:03 发表了:

超纯锑 发表于 2016-10-27 11:30

有人写了组织归化民中的干部军官高级技术工人和女工联谊

我觉得这个挺靠谱的

元老就那么多

正解,类似韩月这种规化民女子,元老院要设置专门部门或者在某部门中设定职能、人员,专门负责安排她们的婚姻。


逃亡的北海子 于 2016-10-27 18:05:17 发表了:

我考虑了一下。

首先是女仆问题,长期来说,一刀切,女仆不准参政可能是一个最终目标。

但是短期来说 目前还没有必要,现阶段的措施应该是,对女仆应该有跟归化民干部一样的考核要求。

就是说,现阶段的女仆由于自家元老的原因,很多都在做着自己没有资质做的工作。比如郭熙儿,大明领土这种危险区域,如果是归化民干部,是需要一定考核要求才可以去,而郭熙儿明显没有这种资质,而是因为身为女仆而去了。

以后,应该要求女仆拥有必要资质,去危险区起码要通过保密考核和评定。


cddssgl 于 2016-10-27 18:10:02 发表了:

女仆兼任重要的行政职务长期看是不可取的,太多元老把她们当女朋友和老婆。郭煦儿泄露元老秘密,刘翔的意见居然是打屁股。这样有错不会被罚的人干机密工作,时间长了非把天捅破不可。


TSHT2011 于 2016-10-27 18:11:17 发表了:

逃亡的北海子 发表于 2016-10-27 18:05

我考虑了一下。

首先是女仆问题,长期来说,一刀切,女仆不准参政可能是一个最终目标。

但是短期来说 目前 ...

最紧要的一条,要明确女仆的法律地位。

看看现在刘市长那一蹦三丈高的样子,好歹还是午木主持的,要是归化民执行对女仆的调查,估计得翻天。

元老比其他人更平等也就算了,搞得什么人都有法外权似的算怎么回事。


逃亡的北海子 于 2016-10-27 18:24:33 发表了:

TSHT2011 发表于 2016-10-27 18:11

最紧要的一条,要明确女仆的法律地位。

看看现在刘市长那一蹦三丈高的样子,好歹还是午木主持的,要是归 ...

你想多了:

1.之前判案已经定了,女仆是普通归化民。

2.刘元老蹦老高怎么了,如果我们交个女朋友被警察抓了,是个人都会蹦,然后嘴里念叨“警察同志我证明啊,我女朋友人很好,绝对不会犯罪的。”

你觉得这奇怪么?

3.这件事并非单纯的杀人防火的刑事案件,也是政治案件、军事案件,相关部门在合理的范围内酌情处理很正常,而且你要注意的是,即使在法律上,造成实际伤害和没造成实际伤害,是两回事————前一阵有两个篡改同学志愿的,一个他同学最后没受影响,学校酌情录取,一个受到了影响,前者教育批评,后者进入大牢。没有任何依据就认定“郭熙儿应该受到刑罚,不刑罚就是法外开恩”,你说这种思想是不是才是有问题的。


TSHT2011 于 2016-10-27 18:26:35 发表了:

逃亡的北海子 发表于 2016-10-27 18:24

你想多了:

1.之前判案已经定了,女仆是普通归化民。

2.刘元老蹦老高怎么了,如果我们交个女朋友被警察抓 ...

蹦起来对调查工作不满,这不是大忌?再人之常情,刘市长首先还是市长啊。


逃亡的北海子 于 2016-10-27 19:02:24 发表了:

TSHT2011 发表于 2016-10-27 18:26

蹦起来对调查工作不满,这不是大忌?再人之常情,刘市长首先还是市长啊。 ...

层主你们这些大腿政治世家出身,政治悟性高,修身养性养的好,处事不惊。

刘元老是老百姓家庭出身啊,五百废除了少数几个精英,几个前半生际遇不好,但是天资高,穿越后无师自通成为政治动物的,有几个注意这种"大忌"的,有点事情就跳出来大喊大叫才是五百废的常态,刘元老连五年县长都没当满吧。

何况,在这说说简单,我也知道,处事不惊,不要轻易表露情感,关键时候该卖了郭熙儿就卖了郭熙儿,不过是个归化民,死了也没什么,秘书有的是,但是,现实中有几个能做到?


惨遭暗杀朱自清 于 2016-10-27 19:11:13 发表了:

治天下,大宋靠士大夫,大明靠乡绅,澳宋靠女人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6-10-27 19:14:44 发表了:

逃亡的北海子 发表于 2016-10-27 19:02

层主你们这些大腿政治世家出身,政治悟性高,修身养性养的好,处事不惊。

刘元老是老百姓家庭出身啊,五 ...

就看贫道的政治表现吧,根本没入门嘛


逃亡的北海子 于 2016-10-27 19:15:41 发表了:

人畜无害小白免 发表于 2016-10-27 19:14

就看贫道的政治表现吧,根本没入门嘛

你又不追求那个。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6-10-27 19:35:32 发表了:

逃亡的北海子 发表于 2016-10-27 19:15

你又不追求那个。

俺追求逍遥自在没人管,有了分红混吃等死,再忽悠一批崇拜者当个教祖耍耍


一棵秋天的树 于 2016-10-27 22:15:55 发表了:

这个小说准备写到什么时候啊


liutom2 于 2016-10-28 00:56:50 发表了:

一棵秋天的树 发表于 2016-10-27 22:15

这个小说准备写到什么时候啊

到你我孩子长大了都未必能完


六必治 于 2016-10-28 22:55:09 发表了:

人畜无害小白免 发表于 2016-10-27 19:14 就看贫道的政治表现吧,根本没入门嘛

崔道长慢走,且看戴掌教的分析

从元老贴身亲信换岗总务副科长,看似升职,但不论是本人还是土著内部或是大明有关人士都知道这是失宠被调离了,心里有失落感是必然的。此时趁虚而入对失意官员进行拉拢向来是腐化的最佳时机,何况从吹牛透露的情况看还涉及到美男计。当然要说韩月是有意叛变也不一定,也许对方也只是假意关心地提醒她已经失宠,没有前途,用一些大明常见的潜规则给将来谋个出路。毕竟,韩月当时被调离就是大明习气太重太看重某些潜规则才被认为不适合待在元老身边的,调离后其他元老比如刘翔对其的印象也是太过热情。这样的人会被拉下水毫不奇怪,甚至她本人直到被捕也不会认为自己是叛变。

我们来看看目前为止韩月都做了些什么

1、泄露元老院内部文件与内参。

对于在现代社会成长起来的元老来说,这是无可置疑的泄密叛变,但对旧时代的文案师爷、书吏、长随等人来说,这本来就是他们合法灰色收入的一部分(现在又何尝不是)。别忘了,韩月在元老内部的评价本来就是『旧习气过重』。

2、唆使他人对熏香炉做手脚

如果是让她下毒韩月多半立即向政保局举报,但如果别人告诉她这是回春香、固宠香又如何呢?元老院与大明的此消彼长是人都看得清楚,尤其整天跟在元老身边耳濡目染的韩月,所以被调离才更让她失落。此时如果有人给她指了一条通过讨好广州知府刘翔的枕边人重回元老身边的『明路』呢?尤其这条新船还是位高权重的广州知府,对旧习气过重的韩月来说这本来就是正常手段,何乐而不为。

韩月的叛变说明,元老院内部的某些成年土著终究是不适应这个新时代的,未来属于芳草地,属于我国教熏陶教育下的新道童们!

副掌教戴锷元老的亲信侍女镇楼!


将邪 于 2016-10-29 14:20:27 发表了:

句章居士 发表于 2016-10-27 14:04

近现代的行政制度,对应的是近现代的自由人。

就像是韩月这件事,按照近现代的自由人角度考虑,她的背叛是 ...

所以,尽快给归化民们成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