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规划民相亲大会

北朝旧贴 | xuelindiao | 8/15/2020 | 共 5306 字 | 编辑本页

xuelindiao 于 2016-10-26 10:54:42 发表了:

既然   乌鸦太多,女归化民不够用了假髡的婚姻问题需要重视了,妇联在哪里

------------------------------------------------------------作者:鬼影君 1原帖:小说追了三年,今天写了个规划民相亲大会的文。原帖链接:http://tieba.baidu.com/p/4827389028

-----------------------------------------------------------

报告!华南军步兵第六营连长沈爱福报道!”

“稍息,请坐。”王君喝了口茶“不要拘束,放轻松,一会女孩子们都来了,你要好好表现,不要紧张。”

“保证完成任务!”沈爱福心慌的要死,又赶紧敬了个礼。攻略大陆行动中他获得战功,升了连长以后突然指导员找他谈话,本来以为是要升官,结果指导员跟他谈什么积极分子军官相亲大会,说是军官们和医院的护士门,工厂的女工们进行联谊大会,听指导员说半天他才明白什么叫做“联谊大会”。他一脸不以为然:没个媒婆问个生辰八字,这像个什么话?女工们还好点,要是赶上个杜首长培训出来的女干部,一个个的天天喊什么妇女能顶半边天,还动不动的就要对谁谁施展革命阶级之腿,工人阶级铁拳,他可吃不消,女人么,老实相夫教子才是正道。

“小沈啊,你不要不以为然,你要重视,这是政治任务!”王君本来还想说自由恋爱的,想了想怕刺激到规划民就算了。

“保证完成任务!”沈爱福知道只要提到政治任务这词,首长们就非常重视。

“嗯,你去等着吧”王君点点头。看着沈爱福和其他军官坐在桌子上,这帮军官们一个个都是不以为然的表情。“真是瞎搞!”王君嘀咕着:“对大明的土著搞什么相亲会,夹生饭也没有这么做的!”说起王君,酱油元老一枚,自己的专业是:汽车电子构造与维修。可惜在蒸汽机大干特干的档口没有他的业务,目前就是带着几个规划民维护穿越时带过来的拖拉机什么的。说是维护,实际上是:给拖拉机清洗个灯罩什么的。现在穿越之前的设备基本都封存了,他就比酱油还酱油。水电站那帮人站过他想让他帮点忙,但是他是低压电,高压电屁都不懂。今天这借调,明天那借调,什么都干过,什么都不精。于是相亲会上他就被借调来当主持人了。

会场摆了 30 张桌子,60 把椅子,一会女规划民来坐着不动,男军官们轮流坐,有 5 分钟交谈时间,5 分钟以后换下一位。全部转完一遍以后是自由交流时间,1 个小时。基本是按照穿越之前的相亲大会来进行的,对规划民来说不知道是不时候太超前了一些。“希望能顺利点”王君心里琢磨着,组织起来的人都是经过审查的积极分子,革命热情高的规化民,至少表面是这样。

“报告首长!女孩子们到了!”一规划民干部报告道。“请求指示!”

“好,让大伙都入座”王君说着走上了讲台。看着女孩子们一个个婀娜的身姿暗暗点头。还是咱们临高的女孩子好啊!他在简易营地看到的女孩子一个一个全都骨瘦如柴不说,还矮的要命,这可不是后世的萌标准的身高。一个个的黑不垃圾眼神空洞,纯粹是为了能活命才来的女难民能让谁萌的起来?

“首长?”规化民干部看着首长面部严肃的站在讲台上一语不发的想着什么,赶紧提了个醒。

“嗯。。”王君清了清嗓子:“同志们,我就简单的讲几句,具体情况,你们各自的领导已经和你们谈过了,我就不多重复了。咱们办的这场相亲大会,体现了咱们元老院对积极分子的关心,我知道可能有的人觉的,怎么元老院管天管地还管结婚放屁呢?你们这么想是不对的!正所谓,革命工作无小事!你们也都到了适龄年龄了,组织上特意分选了你们积极分子来参加这次相亲大会。是为了让你们成家,把自己安顿还好,解决了个人问题,才能更好的为革命工作服务!要知道,咱们元老院不但改造旧社会,在新社会下,也要开创新的恋爱形式!这是元老院对你们的关怀!好了,我的话讲完了,下面大会开始。”

说了这么多好听的,实际还不是男军官年龄越来越大,人心浮动的问题。也不知道这次能成几对。王君坐在一边看着底下的人。自己琢磨着,实在要是没几对成的,直接挨个找女规划民谈话,不嫁也得嫁,都是政治和务!反正在怎么样也比包办强,至少名义上你们是自由恋爱的。


深海巡游者 于 2016-10-26 11:00:28 发表了:

。。。PLA 某连队联谊会。。。


南海 于 2016-10-26 22:01:49 发表了:

我觉得应该给男女直接交流的时间。还有要按级别相亲。连长,工厂厂长,公务员主管,和工厂女工,优秀工作者,先进工作者,无黑历史的长的真的很漂亮的女工。女工相亲三次机会,如果找不到合适的,就向下迁就,排长,普通警察,普通工人安排相亲


xuelindiao 于 2016-10-26 22:20:50 发表了:

南海 发表于 2016-10-26 22:01

我觉得应该给男女直接交流的时间。还有要按级别相亲。连长,工厂厂长,公务员主管,和工厂女工,优秀工作者 ...

细致!


xuelindiao 于 2016-12-7 21:20:49 发表了:

“同志们,兄弟姐们,虽然咱们是简单的开会,但是我还是要说,元老院的精神我们一定要充分的领会,你们刚进入元老院统治下可能不懂,但是要记住:我们元老院和腐朽落后的伪明政权不同,我们每个人的人身权利都是有保证的,没有人能随随便便的欺压我们,官府也不会随便的能压迫我们,咱们元老院治下有警察局,有困难找警察这句话是有保证的。然后有些新来的同志也说过:来到了海南,咱们活的像个人了,有活干,透顶上有瓦片,首长还给咱们盖房子!没钱也没关系,先住进去以后慢慢还!干活时出了事,元老院还养咱们一辈子!”魏茜站在讲台上兴致勃勃的给底下刚进工厂的女工们讲政治课,受杜首长影响,不折不扣的成为了革命小将中的一员,有什么政治任务都积极参加从不落后。她倒不是想升官才这么干。她是真的认为元老院好,伪明坏。所以在女工众多的纺织工厂里她成功的当上了女工里的组长,教育新来的员工和给老员工传达政治精神都归她管。

“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就问”魏茜对女工们说道。

“组。。组长”底下一个女工怯生生的举手。

“说”魏茜对她点点头。

“那个。。每次发工钱的时候,单子上都写了个扣除养老保险金,这是什么意思?”

“问题提的很好,我相信很多人都有这个疑问,这个养老保险金呢,就是现在咱们年轻,能干活,能吃饭能领工钱,那么以后咱们老了怎么办?咱们年轻时候扣的这些钱,就每个月都发给咱们当作养老钱!”魏茜说道兴头上,叉腰挥手,看到底下提问的女工露出了不屑的表情,脸上写明了是:官府扣的钱就没有还回来的时候,骗鬼呢?

魏茜愤愤的开口:“不要不信,时间长了你们就知道了!咱们元老院从没有骗过老百姓!不要把伪明政权那一套东西带到这里来!我还说。。”

“魏组长!书记找你。”魏茜正准备好好改善他们的思想情况,旁边跑来一女工跟她说道。

“什么事?书记找我做什么?”

“书记没说,就说是好事,还说很重要,要亲自跟你说”

“好的我知道了,你先给她们新来的上课!要彻底的改造她们!”魏茜说完了有点不放心又嘱咐道:“她们这思想太落后了!一定要好好改造!伪明政权给元老院提鞋都不配!一定要彻底的,从根子上断绝她们的落后思想!不能让这股子歪风邪气在咱们工厂里蔓延开!”

“我明白!”

“陈书记,您找我?”

“小魏啊,上级部门有通知,和你有关。你是咱们厂里唯一的积极分子,还觉悟高!正好有这个名额分配给你了,是元老院组织和军官们的联。。。联谊会,你考虑一下”陈书记好像是不太会联谊这新词,心里还直嘀咕,元老院管天管地怎么连这事还管,这不都媒婆的事么。说实话他这书记能干上纯属是家庭成分好,按照元老院来说是那种:可以团结的对象。但是这陈书记年龄偏大,实在是不太明白新话里的各种词,有时候他看着魏茜满嘴的什么:元老院的天是晴朗的天,海南的人民好喜欢,仰望大陆高声喊,解放吧!大陆!要不就是什么:元老院比我亲爹还亲,比亲娘还好。或者是:打倒一切反动派,反动派都是纸老虎。之类的一脸狂热的样子实在是看不下去。当然这事他是心里想想,他是不会说出来的。

“不用考虑了,元老院的指示就是最高指示!”魏茜一脸肃穆。

本来陈书记张张嘴想说什么的,毕竟看魏茜这一脸神圣的表情实在是和文件说的事不搭,但是自从想象魏茜之前对着不肯剃头的临时工说什么对抗中央对抗元老院的可怕样子也不敢说什么,就点点头:“你去吧”

“好的,那我继续回去上课了。”

“同志你好,我是魏茜,湖南人。在纺织工厂工作。”魏茜想着来相亲会之前的指导文件。所谓的指导文件纯粹是王君怕规划民坐那大眼瞪小眼,所以在 5 分钟的交谈时间就规定了三个问题,第一:互相告知姓名,目前的工作。第二:互相告知家庭状况。第三:互相畅想未来理想。两个人互相了解一下,5 分钟也够了,等谁要是看上了就等自由活动时间自己聊。

“同志你好,我是赵熙,山东人,在化工厂工作。”

魏茜点点头:“很好,然后是第二个问题,我有个妹妹,现在在芳草地上学,父母在逃难路上都饿死了。”

“就我自己一个,全家五口人就我活着到临高了。”赵熙眼圈红了。

“不要哭,伪明在笑,不要怕,元老院帮我们撑腰。不要低头,野猪皮会暗笑。现在有元老院,有伏波军,有先进的生产力,有主体思想,没人能在欺负我们了”魏茜一脸严肃的对着赵熙循循善诱。说的赵熙一愣一愣的,楞是把他的红眼圈说没了。心里寻思着怎么她说话和工厂书记一个调调。

“然后是第三个问题,我的理想就是努力生产,高举以元老院为核心的伟大思想,将元老院的光辉扩散到伪明政权的每个角落。让每一个穷苦老百姓都能像我们一样。”

“我。。我是希望能每个月多挣点钱,然后能买个房子,让日子过好点”赵熙本来也想说点伟光正的话,但是他这嘴实在是笨,最后老老实实的说了心里话。魏茜听了以后心里直翻白眼,一天到晚的就知道过自己的那点小日子!结婚以后不单单是夫妻,还是革命伴侣,光顾着自己还怎么闹革命?怎么解放伪明?太落后了!正准备教育教育他发现到时间了,也就不说什么了。直接示意赵熙换位置等下一位了,然后在赵熙的名字上打了个 X。

“我叫沈爱福,山东人,在军队。”沈爱福说完以后就打量了他对面的女人几眼。短发,大眼,矮个。又看了看胸脯,胸倒是不小,以后有了孩子奶水足,屁股也大,好生养,肯定生儿子。本来短发他是看不惯的,但是在临高见多了也就见怪不怪了。

“我叫魏茜,湖南人,在纺织厂”。魏茜总觉的对面的男人的眼神让她很别扭。

“我家只有我弟弟一个人,剩下的逃难路上死了”沈爱福咧嘴笑了一下“算我和弟弟命大,硬撑着到了临高,本来就打算多活一天是一天,没想到首长们本事这么大,我也沾了光。”

“我有个妹妹,在芳草地上学,其他人在路上也都死了。首长们鬼斧神工,让咱们过上了好日子。”

沈爱福直点头:“确实是,咱们临高简直是人间天堂,我从大陆回来,实在太惨了,那的老百姓们简直不成人样,一个个的跟鬼一样。哎。”

“然后是第三个问题,以后我会努力工作,坚持生产,以后有机会也要到伪明去和反动派做斗争。”

“你去那地方干什么”沈爱福听了直咧嘴“那是女人该去的地方么,在有个万一。。”

“革命工作没有万一,要是怕牺牲谁搞革命?怕死不革命。革命不怕死。”

“你说你们这帮老娘们跟着掺和什么,老老实实在家相夫教子,争取生个儿子不比什么都强。”沈爱福一直对什么妇女半边天嗤之以鼻,他总觉的这都不是女人该干的事。

“这位同志。”魏茜听了以后有点不爽,声调都见高“元老院天天说,日日说,夜夜说,解放妇女就是解放生产力,解放妇女就是元老院的指导思想。以我看你的觉悟还需要学习一下。就你这思想也能当先进?”

沈爱福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没想到这女的张嘴一套一套的,简直跟杜首长有的一比。心里想着不跟女人一般见识,也没在说什么,抬屁股就走向下一位了,顺便在魏茜的名字上打了个 X。

魏茜也气哼哼的看着沈爱福。落后,太落后,元老院治下的新时代还有这种人,还是积极分子?还是骨干?还争取生个儿子?都像他这么想以后革命工作怎么开展?还怎么打倒伪明反动派?然后在沈爱福的名字上画了一个大大的叉。h754321  :魏茜同志,我叫工藤新二,现在是特侦队员,具体岗位保密条例不让说。嗯,那个,我来自日本,父母因为加入天主教会,被…家里就我和哥哥逃了出来。现在哥哥在广州当警察,和著名侦探李子玉在一起工作。这次我是代表我哥……当然,还有我自己,来找个…找媳妇儿的。希望你,你…工藤少佐越说越紧张,渐渐说不出话来。

魏,魏,魏茜同,同志,我,我我的理想是,嗯我,我从来没跟别人说过,我想,我希望,我希望有一天,元老院能够进军日本,帮助天皇陛下重新统一日本,在天皇陛下的统治下,元老院会把日本建设成王道乐土,进而进军大陆,让陛下的伟大光辉照耀整个大东亚,让。。。。话没说完,对面的姑娘扭头走了。很爱潜水   :魏茜大妹子,啊不,魏茜同志,我也姓魏,叫魏和清,现在在木器厂食堂当班,主要是负责小炒,那手艺,没得说。我山东人,元老院的大船把我先拉倒朝鲜,又给我拉这来了。家里也没别人,路上捡了个小子权当儿子养,现在在芳草地上学呢。

咱们要是结了婚,没别的,我这几年也攒下点钱,也有手艺。咱火车站边上盘个铺子去。我看妹子你人也精干,将来我干后厨你前面收拾,让我那干儿子也回来干活,保证过不上几年,比东门市那个姓苟的……我还没说完呢你别赶我走啊!


为了吃饭,前进 于 2016-12-7 22:11:54 发表了:

这个有趣。不过,是不是间接地黑女王黑多了一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