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烈建议此刑讯拔牙大法 用给巫支祁老道

北朝旧贴 | xuelindiao | 8/15/2020 | 共 7153 字 | 编辑本页

xuelindiao 于 2016-10-20 21:07:5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xuelindiao 于 2016-12-7 04:55 编辑

强烈建议此刑讯拔牙大法     用给巫支祁老道,特解气

拷问富文

forrest_sheng http://tieba.baidu.com/p/4807585694?share=9105&fr=share

片段:

午木惋惜地看着地上的牙齿,质问道:“我说过是夹碎!不自杀就行!我再说一遍!夹碎!不是拔掉!他现在是元老院的财产!没有牙怎么干活!”

解布辽委屈地小声说:“报告首长!小的。。。。小的也是跟首长学的。。。。”

午木大怒:“还敢嘴硬!你破坏了元老院的财产!赔!这个月的加班费扣掉!不够还有饭贴。。。。慢,你说哪个首长教你这么干的?”

解布辽捞到救命稻草一样:“就是前几日到广州巡诊,我澳宋太医院的,那个牙科圣手。。。对,宋太医!小人看他的徒弟做过几个甚么来着,手。。。手。。。”

午木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他一眼:“手术!就你这二把刀的手艺,看看、看看,还有一半牙根呢,拔牙都拔不好!我警告你,以后不准说是首长教的!不然以诽谤元老的罪名处分你!”

解布辽吓了一跳:“小的知罪!请首长看我的实际行动!”

午木点点头:“用点心思!等会儿我来验收!”说完看也不看男人一眼,慢悠悠地出去了。

解布辽转头恨恨地瞪着男人:“你个瘟牲!白白折了老爷的加班费!”掰开大铁钳的两个脚,举起来发狠地就往男人嘴里戳去,只听哒的一声,已牢牢咬住男人的一颗臼齿。和前次不同,这次解布辽并未上下左右地摇撼,只是两手把定了铁钳,一味地发力夹紧。男人倒不觉得如何痛苦,除了传来越来越大的压力夹得牙齿传来酸胀的感觉。虽然注定要失去牙齿,但是总算不用再受那地狱般的痛楚,男人心里竟渐渐生出一丝庆幸,眼睛也睁开了。只见解布辽站在他面前,双手各牢牢把住一个钳子腿,双臂肌肉坟起,正在朝胸口用力合拢。男人口里的牙齿发出咯咯的声音,酸胀的感觉尤甚。只见解布辽涨红了脸,大吼一声,男人的牙齿“啪”的一声被夹得粉碎,男人甚至能感觉到飞溅的碎片把口腔内壁及上颚划破了几个小口子。随着牙齿的破碎,酸胀的感觉立刻消失了,男人正要呼一口气,突然觉得臼齿所在部位的牙床,被插进了一把烧红的匕首,匕首直接刺在了牙根上,刚才那种直刺太阳穴的巨痛仿佛又回来了。嘴里有一团火,上下两排牙齿同时被烈火炙烤,所有的牙肉正在火焰中收缩、枯萎。那把匕首牢牢地钉在牙床上,仿佛还在不断变大,挤压着伤口,将一种难以名状的钝痛一波一波地传向额头,并且越来越剧烈。男人很快被这种钝痛灌满了大脑,只觉得头有千斤重,眼前的景物开始模糊、旋转,他突然有强烈的呕吐感觉。

男人的眼角瞟到了解布辽,他正拿着块布擦手,什么在刺我的牙?这是男人昏过去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xuelindiao 于 2016-10-20 21:08:46 发表了:

等午木再次进来,身后还跟着崔道长。男人的牙齿已被全部夹碎,他全身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脸上糊满了眼泪和鼻涕,高高吊起的头发扯断了一小半,嘴唇高高肿起,就像两条香肠,还在不自觉地颤动着,嘴巴半张着,汗水、血水汇集到下巴尖,一缕一缕地滴在地上。解布辽也累得不轻,在一旁活动着手腕。崔道长抽了抽鼻子,空气中残留着一股尿骚味。 午木厌恶地挥挥手,和颜悦色地对解布辽说:“辛苦了!做得如何?”解布辽走过去捏住男人的下巴往下一拉:“首长请看!”只见男人满口的牙都已只剩参差不齐的半截,被牙床上冒出的鲜血和口水染成粉红色,午木不由得想起了夕阳下的临高劳改队采石场。午木摇了摇头,把这不合时宜的想法抛出脑海,对解布辽说:“不错!可以把他下巴接上了。”

解布辽单手用托住男人的下巴,大拇指中指熟练地扣住男人的脸颊,虎口一发力,“咔嚓”一声,就装了回去。

崔道长小声问道:“接下来拿他怎么办?他还没招?”

午木满不在乎地说:“无所谓,不招更好。反正我们政保总局绝不做亏本买卖。”说着,突然扫了男人一眼。

男人也在眯着眼偷偷打量午木,正好和午木的目光接触,他从目光里没有看到任何情绪,愤怒、渴望、憎恨。。。。统统没有,男人感觉到午木仿佛在打量一件没有生命的物体,因为他的目光就和打量屋里的桌子、桌上的铁钳一样。男人突然没来由的一阵心悸,虽然他猜不出髡贼下一步要干什么,但本能告诉他,他的未来必然相当不妙,刚刚痛不欲生的拔牙只是个开始。男人悄悄活动了几下刚接上的下巴,觉得没什么大碍,于是,心一横,眼睛一闭,满口锋利的断牙向舌头咬落。

旁边收拾器具的解布辽倒是尽职,一直在关注着男人,发觉男人神情有异,两腮的咀嚼肌突然绷紧,立刻大叫“他要自尽!”一边向犯人冲去。

午木不耐烦地摆摆手:“随他去。”

解布辽一愣,接着耳边传来惨叫,却是男人发出的。

男人大张着嘴,倒吸着凉气。刚才他一咬落,突然觉得断齿被烧红匕首戳刺的感觉又回来了,恐怖的是,这次不是一把,而是所有牙齿都有。。如此强烈的痛楚轰向头颅,他的牙齿还未咬实便松开了,饶是如此,男人也是痛得眼前发黑,好一会才看清。

午木冷笑着对崔道长说:“露着满口牙神经就想咬东西,嘿嘿,这就是下场。”

男人刚才一咬,更多的牙齿碎片扎进了牙神经,于是一波波持续的钝痛又开始袭来,男人强打精神,眼睛闭起,眼珠颤动,嘴唇微微动着,发出微不可闻的声音。

午木见男人突然安静下来,示意崔道长看看。崔道长凝神观察一会,小声说:“我估计他在背经文。”

午木问:“能听出是什么经吗?”

道长尴尬地摸摸鼻子:“本真人还没这个本事。”

男人正把身心沉浸到经文中,痛苦似乎正在逐渐消退,男人心中稍安,他就是靠这个办法熬过了鞭刑和紧接着的腌排骨。正当他眼观鼻,鼻观心,准备进入物我两忘境界时,耳边突然响起一声炸雷:“操!”

男人心中一突,茫然地睁开了眼,只见午木站在他面前,一只手叉腰,一只手直指他的面门,斩钉截铁地说:“这、不、科、学!”

男人没听懂,下意识地问道:“什么?”

午木已经换上了人畜无害的笑容,他夹过烟卷吸了一口,惬意地朝男人脸上吐了个烟圈:“我说,这不科学。”

男人还是没听懂,他不知道科学是什么。但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他内心崩塌了。他

他迷惑地看向午木,午木还是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他拿起桌上的玻璃瓶走近男人:“我来告诉你什么是科学。”

说着,将瓶里无色透明液体倒进了男人嘴里。

男人以为是水,液体一入口,仿佛整个口腔都燃烧起来,满嘴伤口都像是被无数钢针攒刺,牙床更是被无数大铁锤敲打着,钝痛一波比一波强烈地向头颅里冲来,他只觉得脑浆都要沸腾起来了。

男人大张着嘴,拼命地咳嗽着,要将这催命的液体一点不剩地咳出去。但痛苦没有丝毫减轻,男人像捞救命稻草一样想继续背诵经文,但惊恐地发现,经文就像刚才在他脸上消散的烟圈,一句也记不起来了。男人无法抵御这深入脑髓的痛苦,

头拼命向后仰,后脑勺抵在墙上拼命地左右摇摆,似乎想借此减轻痛苦。半昏迷中,他听到了午木的话:“这才是科学。”

看着昏死过去的男人,崔道长佩服地说:“你真行啊,刚才给他灌的什么?盐酸?”

午木仍旧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没什么,酒精而已,总得给他消个毒,感染了怎么办。”

午木对解布辽说:“把他处理一下。”

接着又对崔道长说:“今天差不多了,接下来我们元老要开个会,讨论下一步的计划。”

说着,二人向外走去。


无聊才上这 于 2016-10-20 21:13:49 发表了:

虽然吹牛没这么写 但是 看着真爽 对这种货就该这样


xuelindiao 于 2016-10-20 21:22:48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xuelindiao 于 2016-10-20 21:27 编辑

无聊才上这 发表于 2016-10-20 21:13 虽然吹牛没这么写 但是 看着真爽 对这种货就该这样

后面还有更 具精神恐吓力的:

男人昏昏沉沉地张开了眼。他现在身处狭小的砖室中,长仅容他蜷着腿躺下,宽仅容转身,高站不直身体。四壁光秃秃,室内仅有一个木桶充作便溺之用。门是用拇指粗的铁条编的,砖室外是一片空白的砖铺地,虽然视野受限,但仍可分辨出他是在一间大屋中。

每隔几十息,就会有髡人守卫背着上了明晃晃铳剑的火铳,从门前经过,任何不必要的响动,都会招来守卫的厉声呵斥以及铳剑相对。男人肯定这屋里不止这样一间砖室,并且他从听到的哀嚎中知道,冒家客栈的其他人应该也关在这里。男人可以明显地感觉到,自从敲碎了他的牙,髡人对他失去了兴趣,不,应该是对他失去兴趣后,才敲碎他的牙。髡人既不对他提审,更懒得防他自杀。也好,男人想着,不管今后是不是死,现下不用受那零零碎碎的活罪了,只要熬到法术发动,就算他被碎剐了,那位大人应该会遵守约定,放了他老婆孩子的吧。想到这里,他的肿胀的唇角不禁弯曲了起来,但一阵尖锐的疼痛又让他的脸苦了起来。

“吱。。嘎。。哐!”铁门撞在砖墙上的声音陆续响起。“出来!”“出来!”守卫们粗暴地将犯人们一个个从砖室里拖出来。男人认出了客栈的小二、账房、厨子、杂役等,形容委顿,麻木中透出惊恐。这是作甚,男人心里想着,可是要上路了?

守卫们将犯人一个个靠墙呈“大”字形牢牢锁住,大屋的铁门开了,进来几个奇怪打扮的人,他们身着白色箭袖连裤衣,戴着手套,穿着及膝的靴子,好像都是用油布制成,只露出头脸。怪人们大多用挂在两耳上的一块布挡住脸,只露出眼睛,只有两个人露出面孔,但他们的腰间还挂着奇怪的面具。男人认出这两人正是午木和崔道长,解布辽不在其中——他壮硕的身形很好辨认,男人稍稍松了口气。

午木点点头,守卫们立正敬礼,鱼贯离开了牢房。午木似笑非笑地扫视了这排犯人:“巫蛊?采生?你们这班杂碎!”他从鼻孔里嗤了一声:“都是不入流的玩意!今天,叫尔等开开眼界,知道我元老院的手段!”说罢,他对崔道长点点头:“道长,可以开始了。”

崔道长兴奋地搓了搓手,将随身的小皮箱放在桌子上。男人不禁嘴里发苦,又要炮制我等了吗?皮箱打开,里面却不是各种吓人的刑具,只是一个银白色非金非玉的方盒子。崔道长翻开盒子盖,将盖子内侧朝向犯人们,却是黑漆漆一片。犯人们正疑惑间,只见道长在盒子上按了些什么,盖子突然发出了亮光,显出影像来,犯人们不禁瞪大了眼睛。

画面上显出了一些背影,破烂的衣衫,骨瘦如柴,枯黄的头发,佝偻着背,垂着双手,拖着脚,用一种奇怪的步伐蹒跚地行进。这不就是随处可见的饥民么,有什么奇怪?男人暗暗地想。画面渐渐转到了人影的正面,裸露出的皮肤是铅灰色的,布满了交错的伤口,胸口甚至露出了肋骨,灰黑色的肠子从肚子上的口子中流出来,挂在两腿间。男人的心里一紧,这绝非活人!似乎为了印证他的判断,画面一转,显出人影的脸。“啊!”有人控制不住叫了出来。人影的脸就是活骷髅,鼻子已经烂掉,仅剩两个黑窟窿,眼珠浑浊干瘪,嘴唇也已经烂光,露出枯萎的黑色牙肉,黄色的门牙异常的狰狞显眼。“吼!”人影突然发出巨大的吼声,黑洞洞的嘴巴似乎要吞噬一切。

“啊。。。。。”犯人们齐声尖叫,墙壁上流下几股水流,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骚味。“这就受不住了?”午木鄙夷地挥手扇了扇空气,“杀人碎尸,剥皮拆骨,烹尸炼丹,你们也算经过点场面,怎么?没见过活尸?切,乡下土包子!”

画面继续转换,仿佛是高处俯视,目之所及,脚下几丈到处是黑压压的活尸,向着空中伸出如林的枯瘦手臂,五指箕张,指甲锋利如刀。“吼。。”活尸们吼叫着,画面里满是狰狞的面孔。男人身上渗出冷汗,这一定是无间地狱!突然,一个男人惨叫着掉到活尸们的头顶,无数的枯手立刻牢牢地抓住他全身,瞬间淹没在活尸的面孔中,画面上只剩活尸们攒动的头颅组成的海洋,以及几抹血色。

这是要把我等喂活尸?男人恐惧地想。接下来画面又是一变,一个澳洲女子惊慌地逃跑,四周是慢慢围上来的活尸,女子尖叫着,竭力躲避着活尸的枯手,身上的衣衫被扯得七零八碎,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很快,女子被活尸团团围住,发出绝望的惨叫。女人倒在地上,身上的衣物已撕得精光,雪白的肉体上布满了青灰色腐烂的枯手。活尸们揉捏着鲜活的肉体,女人已叫不出来,断断续续发出凄惨的哭声。一只活尸张开大嘴,嘴角挂着绿色涎水,凑近女人的脸颊,缓慢、坚定地咬了下去。“啊。。。。。”女人重新发出高亢的惨叫,活尸左右摇摆着头,慢慢地将这块肉撕扯下来,女人的脸上多出个血坑。更多的活尸纷纷张开大嘴,向女人的全身各个部位咬去。。。。一直活尸挪到女人两腿间,跪下,将女人的两条大腿扛到肩上,往前一挺。。。。。活尸前后耸动着腰,女人已发不出声音,头歪在一边,脸上血肉模糊,僵直地躺在地上,胸腹上是几个活尸的头颅在蠕动,白色的小腿挂在活尸肩上,随着挺动的节奏晃动着。另几只活尸从后面爬过来,托住女人的小腿,朝小腿肚上咬了下去。。。。。活尸继续在挺动,肩上的小腿渐渐变成了血淋淋腿骨,活尸们发出愉悦的嚎叫。。。。。

画面暗下去。男人仿佛从梦魇中醒来,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午木的声音响了起来:“尔等,活着就是个错误,于世间没有一丝一毫的好处。”他提高了声音,“尔等的性命一文不值,尔等的罪孽百死莫赎!”他嘿嘿笑了两声:“所幸,在我伟大的元老院治下,没有无用之物,就算是尔等。。。。。”他故意拖长了声调,好像要吊起犯人的好奇心,“。。。也是有用的。刚才你们看到的,就是我大宋的秘术!你们,将统统被制成活尸!”他又停顿了一下,让犯人们细细消化这个震撼的消息。“你们,将不会疲倦,不会造反,不会思想,更不会死!成为元老院的武器、奴隶!你们的妻女,将会做成尸妓!被劳改队的犯人、矿坑里的奴隶,千人骑、万人睡!你们没有出头之日,你们要偿还你们的罪孽!这样的日子,将伴随着你们一生一世,生生世世,直到千年万年!”

午木的声音并不大,但这几句话像恶毒的诅咒,不,是残酷的预言,狠狠地击打在犯人们的心头,带着余声在他们脑海里回荡。

“我罪该万死!我全招。。。。”一个犯人突然崩溃,失控地哭嚎了起来。

“啰嗦!”午木不满地哼了一声,手朝下一挥。

一个怪人上前一步,挥起了手里的短棍,“啪”一声重重击打在犯人张开的嘴巴上,鲜血飞溅,顺便把他的惨叫堵在了喉咙里。一颗牙齿撞在男人的脸上,打得他脸颊隐隐作痛。犯人一声不吭地晕死过去。

“嘿嘿嘿嘿。。。。。”午木发出恶魔般的笑声,“急什么,等你们变成活尸,凡是你们知道的,元老院都会知道。哈哈哈哈哈。。。。。。”


cc5233 于 2016-10-20 21:26:09 发表了:

作为一个严重龋齿的人,看完感觉好可怕


liutom2 于 2016-10-20 22:41:00 发表了:

我得说,这口味太重了,咱就同人吧,吹牛把这个贴出来估计起点就得急了。


飞翔的红烧肉 于 2016-10-20 22:57:45 发表了:

我就想问问,这是放的哪部丧尸片?


liutom2 于 2016-10-20 23:04:45 发表了:

飞翔的红烧肉 发表于 2016-10-20 22:57

我就想问问,这是放的哪部丧尸片?

肯定是生化危机


飞翔的红烧肉 于 2016-10-20 23:07:03 发表了:

liutom2 发表于 2016-10-20 23:04

肯定是生化危机

生化危机可没有丧尸趴在女的两腿间把腿举起来前后运动的镜头


实话实说萨哈夫 于 2016-10-20 23:07:13 发表了:

放了段僵尸片给犯人看?果然是好脑洞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6-10-20 23:09:13 发表了:

这不神棍啊,本真人可是神棍,不是放电影的,可恶的度娘吞了我刚码好的更新,欲哭无泪中,跑来发泄一下。


liutom2 于 2016-10-20 23:27:41 发表了:

飞翔的红烧肉 发表于 2016-10-20 23:07

生化危机可没有丧尸趴在女的两腿间把腿举起来前后运动的镜头

估计是脑洞出来的,丧尸不需要性行为。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6-10-20 23:34:24 发表了:

liutom2 发表于 2016-10-20 23:27

估计是脑洞出来的,丧尸不需要性行为。

这是日本某黄色小动画的场景


为了吃饭,前进 于 2016-10-20 23:46:43 发表了:

有没有立体电影?每晚给犯人来一段生化危机的立体电影。


哈罗哈 于 2016-10-20 23:49:39 发表了:

为了吃饭,前进 发表于 2016-10-20 23:46

有没有立体电影?每晚给犯人来一段生化危机的立体电影。

那得把穿越时间还以为到 vr 普及之后


真红骑士 于 2016-10-21 02:49:27 发表了:

liutom2 发表于 2016-10-20 23:04 肯定是生化危机

估计是什么不知名的欧美的低成本丧尸 B 级片吧


de9000 于 2016-10-21 09:01:54 发表了:

人畜无害小白免 发表于 2016-10-20 23:34

这是日本某黄色小动画的场景

也许是欧美拍的生化危机 A 片,啥子影片火了就有同人片


de9000 于 2016-10-21 09:02:37 发表了:

哈罗哈 发表于 2016-10-20 23:49

那得把穿越时间还以为到 vr 普及之后

立体眼镜,红绿眼镜看立体片早几十年就有了


xuelindiao 于 2016-10-21 10:34:49 发表了:

飞翔的红烧肉 发表于 2016-10-20 22:57

我就想问问,这是放的哪部丧尸片?

上面有原帖链接,后面就有求推荐的


翔龙 于 2016-10-22 14:45:57 发表了:

看得牙疼。。。


liyang_1949 于 2016-10-25 13:35:53 发表了:

我记得正文里有电贾乐啊,还是我已经把正文和同人搞混了,或者说牛大知道读者老爷们喜欢看给妹纸上刑,炮制糙汉大家没兴趣


苟且偷生林登万 于 2016-10-25 18:22:58 发表了:

liyang_1949 发表于 2016-10-25 13:35 我记得正文里有电贾乐啊,还是我已经把正文和同人搞混了,或者说牛大知道读者老爷们喜欢看给妹纸上刑,炮制 ...

电了,可怜啊,人家只是被骗了而已,再说好圆对她家的确不错。


goblinkun 于 2016-10-31 15:39:20 发表了:

我十分想把周末在牙科诊所的预约推了……


Scat 于 2016-10-31 21:50:39 发表了:

当你做过半年根管治疗的呵呵一下


xuelindiao 于 2016-10-31 22:39:42 发表了:

Scat 发表于 2016-10-31 21:50 当你做过半年根管治疗的呵呵一下

Tooooooog...........


Scat 于 2016-10-31 22:51:06 发表了:

xuelindiao 发表于 2016-10-31 22:39

Tooooooog...........

我那个可是持续炎症,每周两次治疗,每次钻完要用双氧水打到牙龈里冲洗,也就是用一个大针管扎到牙龈里面用双氧水把脓什么的顺根管冲出来。


欢乐原始人 于 2016-10-31 22:57:59 发表了:

我还是喜欢刑讯妹纸


lnsyjb 于 2016-11-1 13:34:46 发表了:

根管治疗?

呵呵呵……建议先杀神经。

周洞天,当年就是在课堂上发作几次后就去牙医哪里杀了神经。

不然止痛药是没用的。


Scat 于 2016-11-1 14:45:15 发表了:

lnsyjb 发表于 2016-11-1 13:34 根管治疗?

呵呵呵……建议先杀神经。

周洞天,当年就是在课堂上发作几次后就去牙医哪里杀了神经。

北大医院的牙科主任看的,第一天就杀了神经,然并卵,每次的痛感跟杀神经时候一样


xuelindiao 于 2016-11-1 16:26:56 发表了:

Scat 发表于 2016-11-1 14:45 北大医院的牙科主任看的,第一天就杀了神经,然并卵,每次的痛感跟杀神经时候一样 ...

估计作者有医学背景!从此髡贼酷刑录新添一项内容


xuelindiao 于 2016-12-7 04:51:58 发表了:

这情节 不知道    能够套用到 巫支祁的审讯上去


cc5233 于 2016-12-7 09:33:49 发表了:

哈罗哈 发表于 2016-10-20 23:49

那得把穿越时间还以为到 vr 普及之后

不用的,我记得搞个弧形屏幕就可以了

我看过那时候,还没 2000 年吧

虽然跟现在 VR、3D 电影不能比,但是还是有那么些效果的

像车开来那种镜头,比 2D 的还是有感觉多了。


angel8th 于 2016-12-7 11:13:40 发表了:

用钳子把牙齿夹碎是很困难的,完全可以无麻醉下开髓的,开完髓还不服的,然后再拔牙。   这样一颗牙可以用两回。

像文中那样暴力操作,非常可能导致严重的感染,到时候审讯没完成,还要花时间药品抢救。


Brain1127 于 2016-12-7 20:32:15 发表了:

恭喜转正。。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6-12-8 08:57:20 发表了:

转正了哦


猫踢坡 于 2016-12-8 11:27:47 发表了:

作为正在智齿发炎的人,表示看完好痛。


四眼猛男何书光 于 2018-1-25 16:34:42 发表了:

xuelindiao 发表于 2016-11-1 16:26

估计作者有医学背景!从此髡贼酷刑录新添一项内容

俺是个小会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