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石翁的东家,有件事不知大家想过没有?

北朝旧贴 | 波尔布特 | 8/15/2020 | 共 907 字 | 编辑本页

波尔布特 于 2016-10-18 22:02:08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波尔布特 于 2016-10-19 17:00 编辑

如果石翁东家是类似温体仁周延儒之类的在职高官,他们的目的真是很“忠义”的想“抗髡”,可以通过合法途径在得到崇祯批准后直接给地方官府下令,根本不必搞杭州“群众运动”和“闹临高”那么麻烦的事。

看看杭州冲击缫丝厂的闹剧,这种群众运动简直是“五人墓碑记”再现,一般情况下官方会搞这种“群众运动”? 如果是单纯的“抗髡”,以明人的三观,杭州知府出动巡捕查封凤凰山庄就行了,如果巡捕搞不定还可以出动杭州驻军。

“闹临高”事件,如果是北京方面的高官想“抗髡”,可以下令南京兵部再组织几万南方官军进剿。历史上大明快完蛋时,南方几省的明军还能凑出 5 万多人围剿瑶乱呢。

如果单纯想刺探情报,有王七索这个内鬼。就算一定要找个“真髠”审问,大不了以官方的名义找个借口把赵引弓或郭逸骗进衙门再抓起来——历史上大明对王直,满清对英法联军就这么干过!根本不必派“豪华旅行团”客串绑匪那么麻烦,而且那些大侠明显干不了绑架的活,杀人方面连黄家寨和苟家庄的战斗力都不如。

因此,答案只有一个,由于动机不纯,并且没有官身,石翁的东家不方便动用官府的力量。

其实我觉得吹牛原设定的“水太凉”还真是蛮合适的。石翁一伙首次出场不是冲着髡贼去的,而是冲着表面上不是髡贼的杭州赵秀才去的,明显是因为赵引弓办的缫丝厂打破了江南原有的丝织业经济格局,触犯了丝织业士绅的利益。而钱谦益的家乡苏州府,正是明代最大的丝织业加工基地,钱谦益又刚好在野。

至于后来跑去临高找髡贼,原因也很明显,一是苟循礼肯定会告诉他们赵引弓是临高“髡贼”,所以他们转而去岭南找机器缫丝技术的来源;二是赵引弓的秀才身份与天主教士绅的撑腰,使石翁一伙不敢对赵府干绑架等吃相太难看的事,但对“海贼”干这类事毫无心理压力;三是他们很走运的在广州找到了王七索这个“内应”。


忧国骑士 于 2016-10-18 22:08:25 发表了:

石翁现在已经被泛指化成反动派了,没有必要再去追究是谁,到最后大结局的时候安到谁头上就是谁。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6-10-18 22:45:53 发表了:

同意,跟我的分析一样


TSHT2011 于 2016-10-19 10:12:03 发表了:

脑洞,说不定是黑尔干的。甚至更阴谋论,按好莱坞挖坑剧的传统写法,就是元老院的内鬼在背后七绕八绕安排的。纯脑洞,勿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