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怎么老是有人把石翁和石翁背后的东家搞混

北朝旧贴 | 波尔布特 | 8/15/2020 | 共 5872 字 | 编辑本页

波尔布特 于 2016-10-17 15:30:00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波尔布特 于 2016-10-17 15:35 编辑

临高正文早就写得很清楚了,石翁只是个负责具体执行的幕僚/清客,不是杭州站事件与闹临高事件的幕后大 boss,怎么老是有人把石翁和他背后的东家搞混,幻想成某个大人物,猜测对象从黄石到周延儒、温体仁等大官,最近更是连早就挂掉的徐光启都惦记上了。

关于石翁是谁,请大家参阅临高报名贴第 58 楼,至于石翁的东家,吹牛说过他考虑过水太凉。当然,吹牛也说过石翁可以“双指”,因此这两个人物还未最终定型,可以换成其他人,但请大家不要再犯把石翁和石翁东家搞混的错误了。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6-10-17 18:19:13 发表了:

没办法,最近不认真看书就发表评论的人太多了太多了太多了太多了太多了............


marur00 于 2016-10-17 19:11:08 发表了:

有个客观的东西必须提到:临高启明已经太长太长了,很多细节的东西不仔细看上几个星期,很难全记住。

我怀疑吹牛自己都不记得全了。


逃亡的北海子 于 2016-10-17 19:17:14 发表了:

石翁并非一般的幕僚,而且很多比较有名的人物在无官做的时候也给别人当过幕僚


真红骑士 于 2016-10-17 19:36:04 发表了:

逃亡的北海子 发表于 2016-10-17 19:17

石翁并非一般的幕僚,而且很多比较有名的人物在无官做的时候也给别人当过幕僚

...

石翁我觉得应该是势力里接近二把手(或者说老大以下众人以上)这种地位的幕僚


逃亡的北海子 于 2016-10-17 19:49:03 发表了:

真红骑士 发表于 2016-10-17 19:36

石翁我觉得应该是势力里接近二把手(或者说老大以下众人以上)这种地位的幕僚

...

石翁组织的闹临高我个人觉得已经算是古代社会经典的潜伏案例了,也就是对手是元老院,其他同时代政权早就被石翁得手了,石翁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这种人妥妥的实权人物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6-10-17 19:55:44 发表了:

所以我觉得他是明末著名搅屎棍阮大钺


丐帮苏灿 于 2016-10-17 21:05:18 发表了:

我基本都记得,就是一直纳闷谁是女仆革命背后打电话的人。他们推究是赵满雄。


侯景 于 2016-10-17 21:37:17 发表了:

丐帮苏灿 发表于 2016-10-17 21:05 我基本都记得,就是一直纳闷谁是女仆革命背后打电话的人。他们推究是赵满雄。 ...

不是文德嗣和督公吗?


忧国骑士 于 2016-10-17 21:47:18 发表了:

侯景 发表于 2016-10-17 21:37

不是文德嗣和督公吗?

和他们俩的关系不大,我反而感觉是法学俱乐部的人干的。名正言顺的要给这些暴力机构套上笼头


以一敌七 于 2016-10-17 22:01:28 发表了:

侯景 发表于 2016-10-17 21:37

不是文德嗣和督公吗?

第二百二十三节 余波成默坐在咖啡馆的一角,这里是棋类娱乐区。为了给大家提供休闲娱乐,减少用电的压力,办公厅在咖啡馆里放置了好些棋类、纸牌和桌面游戏之类,不过玩得人不多,下棋的人多半不爱说话,这里就比较安静。除了他这一桌之外,只有一桌子人在玩战锤 40k,其中一个正是要去三亚当卫戍司令的席亚洲。

成默看着席亚洲极其投入的指挥恶魔王子突击,好像他自己就是四大邪神之一了。不由得冷冷得“哼”了一声。坐在他对面的人说:“怎么了,继续下棋。”

“没什么。”成默有点焦躁的感觉,“总觉得心里不舒服。”

“别着急么。”对面的人微微的笑了下,煤气灯下看得出他不算很年轻,是个三十左右的男人,“不能一口吃成个胖子,慢慢来。”

“可惜没把握好机会……”成默还是心有不甘。

“把握的不错了,唯一的意外是跳出来个单良,”下棋的人慢慢的捻着手里的兵,“风头的一大半都被他抢走了……”

“他是一时冲动,给马甲煽动起来的。马甲这厮,不愧是干法学出身。”成默还是有点不甘心,“这下他和他的狐群狗党要上位了。”

“这也在意料之中。”下棋的男人说着把自己的兵挺过了河,“搞法学的人搞政治是行家里手,你看米国的政治家,差不多个个都是律师出身。”

两个人默默无语的又下了一会棋,成默的棋渐渐的被逼到了死角,他有点没有心思了,说:

“这次的全体大会,不知道会开出什么新花样来。”

“会给大家许多可以立刻兑现的好处。”对方说,“执委会要下大力气维稳了。”

“总算也给大伙争取到了不少好处,闹一闹也值得了。”成默说,“不过看样子,执委会这批人会换个马甲继续当权啊。”

“没错,他们占据了先机,现在要班底有班底,要人望有人望,重新选举不过是走个形式而已。下面多半会增加很多新的机构和位置来安插闲散人员。”

“这好处不是给单良拿去了?执委会肯定会收买他。”

“这倒不见得。”下棋男说,“给单良职位,不就是告诉大家要闹,越闹越有官做?执委会绝不会这样的。”

“那就是要扑街了。”

“更不会了。除非执委会的人脑子里装得是豆腐渣。”下棋男把兵推了一下,“吃你的相!你想想看,单良‘为民请命’扑街,群众不是傻子,马上就会起来造反。执委会还没本事大到能指挥枪干任何事情的地步。所以单良最多有个玻璃天花板,该有得待遇一样不会少。真正要扑街的是独孤求婚。”

“他也够胆大妄为的,居然拉着警察队想进城来镇压我们。”成默想真要冲进来。这事情就真没法收场了。

“独孤求婚闹出这一出来,他的东门市派出所所长兼百仞城外围警备司令的职位是完蛋了。督公就很被动了。”

“应该提醒下大家:独孤企图用土著来镇压穿越众。好好的给他一次惩罚,”成默想了想,“这种恶劣的行为必须消灭在最初的萌芽状态里!”

“不用你提醒的,自然有人会去提醒。我觉得这事情上要适当的拉独孤求婚一把――他明显是被人当枪使了。”

“你的心还真是软。”成默说,“不过怎么拉呢?这罪名,想写辩护词都不好写。”

下棋男嘿嘿的笑了下:“大家都是同志,又不是什么不共戴天的敌人。以后还要一起共事的。我们的目的是让穿越集团变得更为均衡。不是什么你死我活的敌我斗争。”他把棋子拈来拈去,“我说得拉他一把不是这个意思――独孤自己是罪不可赦,一撸到底了。而是这事最好就到他身上为止,不要挖根子,找背景,搞扩大化。”

“嗯。”成默点点头,“要不要拉单良入伙?”

“不要,单良还是当他的独立异议人士比较好。马甲的法学俱乐部不是一天到晚抱着‘纯学术’的牌子不放么。单良也会抱着‘为民请命’这牌子不放得。不过我们可以和他‘交朋友’。”

“这事就让我来吧。”

“好。将军!”下棋男把兵推了一步。


Me_262 于 2016-10-17 23:04:37 发表了:

下棋男是赵曼熊吗?


悲天怜人瓦里斯 于 2016-10-17 23:47:32 发表了:

水太凉绝对干不了这事,那不然当年也不会在朝堂上吃瘪


波尔布特 于 2016-10-18 09:06:01 发表了:

悲天怜人瓦里斯 发表于 2016-10-17 23:47 水太凉绝对干不了这事,那不然当年也不会在朝堂上吃瘪

就是因为他在朝堂上吃瘪了,所以才可以无所顾忌去惹髡贼。大明官绅的内斗也是有斗而不破的潜规则的,对水太凉来说,连官位都没了,也就没啥好怕的了,不是所有的人都敢像魏公公那样敢背负千古骂名去整辞职官员的。

“暗算海贼”而已,干这点事要啥大本事?临高的黄家、苟家,雷州的糖业土豪,连上朝堂都没机会,不一样跟髡贼斗,而且动员的资源不比石翁东家少,造成的破坏还超过了石翁一伙。

石翁东家唯一比黄家、苟家、雷州糖业土豪牛逼的地方在于,居然能请得动卓一凡这种官宦子弟帮他办事,这种人脉动员能力是前面几家办不到的。

“嘉靖倭寇”是怎么闹起来的?起因还不是因为浙东某个退休官员黑了葡萄牙海商/海盗的货款!


丐帮苏灿 于 2016-10-18 10:48:22 发表了:

都说是赵慢熊,不过下棋的应该不是赵慢熊。他和法学的人不熟。


AK 满赛 于 2016-10-18 11:58:39 发表了:

marur00 发表于 2016-10-17 19:11

有个客观的东西必须提到:临高启明已经太长太长了,很多细节的东西不仔细看上几个星期,很难全记住。

我怀 ...

已经出现过了,虽然其实无伤大雅,当初炮打白鹅谭之后文主席就和高举碰过面,到前几个月进广州城组织工商联的时候又说高举和文德嗣七年一别已是七年(实际上是 4 年左右)


Brain1127 于 2016-10-18 12:04:50 发表了:

AK 满赛 发表于 2016-10-18 11:58

已经出现过了,虽然其实无伤大雅,当初炮打白鹅谭之后文主席就和高举碰过面,到前几个月进广州城组织工商 ...

拉关系当然往深久远里说。。。

7 年是按照文总 1628 年第一次穿越来看的。


悲天怜人瓦里斯 于 2016-10-18 15:34:45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6-10-18 09:06

就是因为他在朝堂上吃瘪了,所以才可以无所顾忌去惹髡贼。大明官绅的内斗也是有斗而不破的潜规则的,对水 ...

首先,俺要搞清楚俺说的水太凉和你认为的那个是同一个人---钱谦益

把历史真实人物写进小说,要考虑人物的历史真实性,首先琼州的士绅地主、雷州的糖商之所以要和髡贼们斗,那是因为他们安身立命的利益被髡贼侵犯,同时搞不清楚髡贼的实力,结果被髡贼教做人,钱谦益一个罢官的江南士绅,和岭南毫无利益瓜葛,闲的蛋疼去招惹远在琼州的髡贼,纵观他在整个崇祯年间的政治表现,连应对传统的政敌都全然是被动挨打,进退失据,实在看不出有什么主动性和高明之处,二来他作为正经的大户读书人,东林党首要人物之一,授意手下人去接触江湖人士这中“类匪”的犯禁势力,希望靠他们的忠义之心为大明朝卖命?靠谱么?他自己都没有多忠心啊

闹临高这个片段从念力的画作和同人讨论发展而来,很欢乐,但是不做变动的写进书里不是一个高明的主意,尤其是背后的主谋这件事上比较难填坑,真要安排武林人士出场的话,广州和赵公公的地盘反而是最好的选择,但现在写都写了,又靠这个片段推进了一大段剧情,那就好好想想怎么收尾更加合理吧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6-10-18 19:04:35 发表了:

悲天怜人瓦里斯 发表于 2016-10-18 15:34

首先,俺要搞清楚俺说的水太凉和你认为的那个是同一个人---钱谦益

把历史真实人物写进小说,要考虑人物 ...

我还是坚持让阮大钺+温体仁/周延儒,的组合出来背锅比较合理


悲天怜人瓦里斯 于 2016-10-18 20:27:55 发表了:

人畜无害小白免 发表于 2016-10-18 19:04 我还是坚持让阮大钺+温体仁/周延儒,的组合出来背锅比较合理

问题是朝中大佬在攻占广州前要那么上心呢


波尔布特 于 2016-10-18 21:02:5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波尔布特 于 2016-10-18 21:06 编辑

悲天怜人瓦里斯 发表于 2016-10-18 15:34 首先,俺要搞清楚俺说的水太凉和你认为的那个是同一个人---钱谦益

把历史真实人物写进小说,要考虑人物 ...

首先,你要搞清楚,石翁一伙首次出场不是在岭南,也不是冲着公开的髡贼去的,而是冲着表面上不是髡贼的杭州赵秀才去的。主要原因明显是因为赵引弓办的缫丝厂打破了江南原有的丝织业经济格局,触犯了部分江南士绅的利益,而且拥有引人眼红的经济效益。而钱谦益的家乡苏州府,可是明代最主要的丝织业基地之一,这怎么能算“毫无利益瓜葛”,明显是另一个“甜港风云”。

至于后来跑去临高找髡贼,原因也很明显,一是苟循礼肯定会告诉他们赵引弓是临高“髡贼”,所以他们转而去岭南找机器缫丝技术的来源;二是赵引弓的秀才身份与天主教士绅的撑腰,使石翁一伙不敢对赵府干绑架等吃相太难看的事,但对“海贼”干这类事毫无心理压力;三是他们很走运的在广州找到了王七索这个“内应”。

你也别小看钱谦益,魏忠贤先后整死了那么多文官,偏偏就是钱谦益整不动;还有温体仁,他对钱谦益的整肃动作不仅失败了,还把自己的官位搭进去。这样一个能正面肛“九千岁”并逆推温体仁的角色,会是没有高明之处?

当然,他惹髡贼确实很愚蠢,但这是所有对工业化没概念的古代精英的通病,不是光他一个人阴沟里翻船,当年林则徐闹得笑话也不少。

二来他这次找来办事的“江湖人士”还真不算“类匪”的犯禁势力,少林武当等“名门正派”无论古今都是有合法身份的,否则如何招募卓一凡等宦官子弟入学?

像少林寺历史上就曾是河南最大的地主兼最有实力的“民团”之一,政治性质请参阅临高黄家寨。苟家庄里的那帮海盗+退休海盗倒正是“类匪的犯禁势力”,被黄家寨多次向吴明晋告状。实际上这次来临高的几十个大侠总体上还不如黄家寨的乡勇与苟家庄里的退休海盗能打,对于黄家寨和苟家庄,500 废可没底气光靠警察搞定。就算金庸梁羽生的小说里,“类匪”的“邪派高手”击败“名门正派”的大侠也是常有的的事,梁羽生还为此发明了一套“邪派武功进展快、威力大但副作用大”的说辞。

你自己想想,能得到金庸、梁羽生等封建旧文人正面描写的势力会是“匪类”?

“名门正派”与“类匪的犯禁势力”的区别也正是在“合法性”方面而非武功高低。

当然,也正是因为这次出动的是“名门正派”,所以这帮人干不了“绑架”这类黑活,只会搞暗杀,还有一定的“忠义之心”(这些人本质上是会武功的儒生)并误解了石翁东家的真实目的——把“窃取商业技术机密”黑活歪成了“抗髡”的“义举”。

忠义之心这类事,就好像宗教教义,高层自己未必信,但底层的狂信徒不会少。就好像义和团运动,那些拳民是真爱国,但身为幕后 boss 的慈禧是因为跟光绪的“宫斗”才支持义和团的,并不敢真的对洋人做什么,等到她后来知道洋大人不要求她退位后,就喜极而泣了。

“闹临高”原画虽然带点恶搞性质,但由于改编自封建旧文人的小说,因此很好的推演了封建社会精英“反髡”思维,如果让金庸梁羽生自己来写,恐怕在大方向上也不会偏离《闹临高》太远。

而吹牛在改编《闹临高》时,也把原著里对武功的恶搞去掉了,重点描写了临高新社会对封建社会精英的思想冲击,而这种思想冲击只有在临高才能发挥最大的效果,在杭州和未解放的广州是无法做到的!


xuelindiao 于 2016-10-18 21:10:05 发表了:

marur00 发表于 2016-10-17 19:11 有个客观的东西必须提到:临高启明已经太长太长了,很多细节的东西不仔细看上几个星期,很难全记住。

我怀 ...

所以请大家参与编辑 WIKI,常在线参与编辑的人太少了


波尔布特 于 2016-10-18 21:23:03 发表了:

人畜无害小白免 发表于 2016-10-18 19:04 我还是坚持让阮大钺+温体仁/周延儒,的组合出来背锅比较合理

不要把杭州冲击缫丝厂的闹剧和《闹临高》事件的起因想得太高大上了,如果是单纯的官方“抗髡”,根本不必搞那么麻烦,温周二人在得到崇祯批准后直接给地方政府下令就行了。

以明人的三观,杭州那边可以出动巡捕查封凤凰山庄,临高方面可以再组织几万官军进剿。

也正是因为幕后 boss 不方便给地方官府下令,才搞得像现在这样奇葩——杭州搞出了类似“五人墓碑记”的群众运动,临高出现了一群不会搞绑架的菜鸟杀手。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6-10-18 21:32:21 发表了:

悲天怜人瓦里斯 发表于 2016-10-18 20:27

问题是朝中大佬在攻占广州前要那么上心呢

应该是阮自己为了私仇在借机搞事,这人能量不小,但是在崇祯那里呗永久罢官,只能投靠别人,他相投东林然而东林党不愿鸟他,拉拢复社然而复社都骂他,他只能有奶就是娘了。我的理解是他想搞个大新闻做投名状争取呗朝廷起复。

在历史上这是个当过大官又被罢官的官迷,本身文采非常高、会武功、爱交往武林人士、家里还养士。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6-10-18 21:34:11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6-10-18 21:23

不要把杭州冲击缫丝厂的闹剧和《闹临高》事件的起因想得太高大上了,如果是单纯的官方“抗髡”,根本不必 ...

其实我一直以为石翁的老板其实是他为自己拉来的虎皮,他其实是私自行动,动机是为了自己被起复。


波尔布特 于 2016-10-18 21:59:28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波尔布特 于 2016-10-18 22:08 编辑

人畜无害小白免 发表于 2016-10-18 21:34 其实我一直以为石翁的老板其实是他为自己拉来的虎皮,他其实是私自行动,动机是为了自己被起复。

...

拉来的“虎皮”能骗得了卓一凡这种官宦子弟?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6-10-18 22:27:01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6-10-18 21:59

拉来的“虎皮”能骗得了卓一凡这种官宦子弟?

按年龄不排除跟卓的父亲有私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