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大家见识一下大萌的山寨伏波军是啥德性(10月9日更新《江南烽火》同人)

北朝旧贴 | 波尔布特 | 8/15/2020 | 共 5779 字 | 编辑本页

波尔布特 于 2016-10-8 01:51:36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波尔布特 于 2016-10-9 10:26 编辑

以下内容节选自同人《江南烽火》

……

夜深了,南边十几里外的一个山村里还有微弱的灯火。两个人的身影在窗户纸上晃动着,显得格外诡秘。

“田兄,此事就全托付给你了。”朱万化言辞恳切。

“不过数百贼寇,定能不负所托。”田凉端起酒碗一饮而尽。他伸手抹掉沾在胡须上酒珠,又说,“只是听说金华府里开了间卖澳货的铺子,这里的事情若是被他们知道了,怕是大大不妥。”

“无妨。”朱万化笑道,“眼下金衢人心不定,难免有毛贼兴风作浪。”

“若是他们有电台,即便将这些人尽数诛灭,消息也难保不泄露出去。”田凉还是不放心,“眼下练兵未成,可不是伏波军的对手。”

“我让人去看过了,没有什么电台。倒是田兄你,在这里练了一年兵,怎么还说没练成呢?”朱万化心中不快,语气就重了些,“你知道不知道,这一年总共在你们这两千人身上花了多少银子?十万两!你以为这是我朱家的钱?这是江南士绅的钱,这是东林和复社的钱。他张天如的钱可不是好拿的,要是练兵不成,别说你小小一个田凉,就是我朱家,也得遭灭顶之灾!”

或许是觉得话说过头了,朱万化喝了一口酒,稍微把语气放缓了些:“你练的兵我也见过,论严整,可以说是一等一的精兵了,现在差的只是真刀真枪的打一次。只要见了血,这些人绝对不会比别人差。”

田凉没有说话,默默的把朱公子的酒碗倒满。

朱公子又说:“知道我带了多少银子来吗?五千两。明天,我要校阅全军,亲手把这些银子发到每个人手里。”

田凉还是没反应。

朱公子看他这个样子,笑了:“莫要多想。只要你这次打好了,我自有银子给你。”

田凉低头拱手:“多谢朱公子。”还是没多少笑容。

朱万化站起身来:“夜了,早点歇息吧。等将来打跑了髡贼,你不但能报仇,还会是我大明的栋梁,不管银子还是官位都不会少,前途无量啊。”

……

一挺身坐起来,田凉发现自己坐在地上,后背已经湿透了,正在冬夜的寒意中微微颤抖。

……

刚从军中叛逃出来时,他获得了张溥的妥善保护。再没有人会因为他的连队训练成绩不达标而威胁要撤他的职,也没有人会逼着他上各种他听不懂的学习班,更不会有人在背后取笑,拿他作为一直升不了官的反面教材。相反,和他见面的所有人——包括派人送他到金华的张溥——都将他看作岳武穆或者戚继光,都将他看成大明中兴的希望。虽然因为保密需要不得不暂时藏身山中,但没有人怀疑他将来能带出一支扭转乾坤的军队。

他以为终于得到了向元老院报夺妻之仇的机会,每天都拿出比在伏波军时更认真的劲头去训练。

但很快他就发觉情况没有预计的那么美好。那些交给他的人左右不分,他便拿出在伏波军时训练新兵的那套方法,只是没有布条子,改成最初版本的左脚草鞋右脚光脚。有两个人不听号令,不肯光脚,他便狠狠的揍了他们一顿。不料这两个人是朱家的亲信,在朱公子那里告了他一状。虽然朱公子没有明着拆他的台,还压着两人来向他道歉。可没过多久,这两人便被提拔成了他的副手,各自带领三百人单独训练。

田凉心里恼火,但是他安慰自己没关系,分走六百人,手里还剩下一千人。只要把人训练好了,盖过那两个蠢才,分走的人还会回来。

他把全部精力投入到剩下的这一千人中,选拔骨干,争取伙食,训练场上一起流汗,休息时间还教他们唱军歌,学认字。在他的严格训练下,这些人只用了不到三个月就能令行禁止,第四个月时就能走出严整的队形,而那分出去的那六百人走起来还不成形状。

第四个月开始练习火枪。发下来的是两百多支有些老旧的南洋式步枪,弹药也不多,每支枪只有三发弹药可以用来训练。他并没有像那两个人一样马上集中十来人进行实弹射击,而是先手把手的带着所有人抠分解动作。等到第六个月朱公子来检查训练效果时,他派出的十个人在二十步距离上的齐射成绩是三十中五,另外两队只有两中和一中,而且他这队的射击速度比另两队快得多。

本以为这下可以吐气扬眉了,不料朱公子在对他进行经济奖励,并对两名副手进行口头批评之后,没几天便做出了一个让他目瞪口呆的决定:从他的一千人里给两个副手各分两百人,以便提高那两队的水平。不但直管的人一下少了四百,收入也降低了。原来的四百空饷是他一个人的,现在改成了按照各自人数分配,理由是提高那两队的训练热情。

听到这个艹蛋的决定,田凉几乎就想当场跟朱公子翻脸。可还没等他把想法变成现实,朱公子先跟他拍了桌子,严厉斥责了他不务正业,教那些士兵学认字和唱军歌的行为,要求他立即将所有精力转到对这两千人(实数一千六百)的训练上来,不能只顾自己直管的人,必须做到全军共同提高。至于弹药不足的问题很快就能得到解决。听说弹药能解决,田凉勉强把火气压回肚子里,回去接着练。

两个副手依然在训练上拖后腿,不是叫苦连天就是阳奉阴违,田凉的训练计划在那两队根本执行不下去。经过前面的事情,下面的人也看明白了谁说话比较管用,自然不把田凉当回事,只是表面恭敬而已。田凉揪住错处要打板子,两个副手便出来挡着或代劳。看着板子挥得虎虎生风,打得人皮开肉绽,可打完了最多过一两天,挨打的家伙就活蹦乱跳了。这样折腾了几次,连田凉自己那些人的劲头也弱了不少。

……

得益于稍稍宽裕起来的弹药储备,田凉的实弹训练量增加了不少。到农历十月之后,他的六百人每个都至少打出过十发子弹,其中绝大部分人都能完成齐射动作,二十步的平均命中率也提升到百分之十以上,有一个最精锐的五人小队甚至还能达到百分之三十(没打响的不算),只可惜那被调出去的四百人,因为没几个人能进那两个副手的亲兵队,导致大多数人得不到多少摸枪的机会,结果水平比年中时下降很多。

……

点评: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没有相应的工业建设与社会改造,军事现代化与“新军”不过是空中楼阁。

山寨伏波军不仅训练困难,而且战斗力全都大打折扣,有的甚至只是中看不中用的样子货。

封建势力搞“新军”,有以下两个致命弱点:

1、养军成本太昂贵,要么无法扩大规模,要么战斗力缩水,封建农业经济供养不起工业时代的军队。

2、组织人事方面受到传统封建秩序的干扰,引发腐败问题,不仅干扰了正常的训练、指挥,还严重打击了基层士气。

具体可以参阅满清、北洋、炮党的部队,先后山寨日军、苏军、德军、美军等多国列强军队,实际上是啥德性?

这也就解释了半殖民地国家的“现代军队”为啥只能欺负经济实力更加差劲的本国泥腿子和组织体制更加差劲的封建势力,一旦真的跟列强军队肛上就会一败涂地。

所以,部分伏波军官兵的叛逃,对大明和满清的“抗髡”没啥大帮助。


逃亡的北海子 于 2016-10-8 06:26:29 发表了:

好!有后续嘛。


xuelindiao 于 2016-10-8 07:43:23 发表了:

逃亡的北海子 发表于 2016-10-8 06:26 好!有后续嘛。

这是昨夜最新的一更!


liutom2 于 2016-10-8 09:02:32 发表了:

只要大萌朝肯,戚家军那样的部队还是可以训练出来的


OstLeKon 于 2016-10-8 09:03:26 发表了:

你这是要逼反田少尉啊!


ifaii 于 2016-10-8 09:22:49 发表了:

支持一个 等更新


原子光谱 于 2016-10-8 10:01:45 发表了:

田少佐应该是要投农民军吧······


xuelindiao 于 2016-10-8 10:05:27 发表了:

原子光谱 发表于 2016-10-8 10:01 田少佐应该是要投农民军吧······

农民军离元老院太远!


龍城飛將 MK 于 2016-10-8 12:19:56 发表了:

xuelindiao 发表于 2016-10-8 10:05 农民军离元老院太远!

我想到个问题,思想教育上怎么做的,宣传皇帝好?

如果要再叛逃,不知道能不能拉出这几百人的亲信出来,干脆自己当农民军学元老们武装割据某个地区算了(打什么旗号吸引老百姓呢?),比如“长征”到闽浙赣交界处?就是火器难办。。。。


xuelindiao 于 2016-10-8 12:27:46 发表了:

龍城飛將 MK 发表于 2016-10-8 12:19

我想到个问题,思想教育上怎么做的,宣传皇帝好?

如果要再叛逃,不知道能不能拉出这几百人的亲信出来, ...

按同人作者的描写,地址就在浙闽山区。

注意看正文,是东林复社和江南士绅的钱,另外有一位姓朱的主持,该人疑似明朝宗室。

其他疑问,还是去正文帖子里,和作者交流更好!http://tieba.baidu.com/p/3913317985?pn=96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6-10-8 13:13:54 发表了:

这是骑马与打昏的?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6-10-8 13:14:08 发表了:

人畜无害小白免 发表于 2016-10-8 13:13

这是骑马与打昏的?

马甲?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6-10-8 13:15:36 发表了:

还不如贴那个《大家都官僚,谁也别笑谁》的帖子更有说服力,那个作者真是神人也


悲天怜人瓦里斯 于 2016-10-8 16:47:00 发表了:

田少尉反水!?


xuelindiao 于 2016-10-8 16:50:06 发表了:

人畜无害小白免 发表于 2016-10-8 13:14 马甲?

这是    布特    的。骑马与打昏    应该经常看    北朝,其 ID 还不知是那个


波尔布特 于 2016-10-8 17:48:46 发表了:

人畜无害小白免 发表于 2016-10-8 13:14 马甲?

我是 super1854


飞翔的红烧肉 于 2016-10-8 17:53:36 发表了:

田大尉怎么可能反水?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6-10-8 18:09:06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6-10-8 17:48

我是 super1854

哈哈,我是梦回汉唐


獭兔 于 2016-10-8 18:42:08 发表了:

田亮是得罪谁了,一个个写同人的都把他往死里逼。上回那个刺破青天更绝,田亮本来没啥事就是喝闷酒撒酒疯关两天禁闭就没事了偏偏有个陆军“猿老”要给田亮出头,还放出话来河马敢把田亮灭口他就和医务部誓不两立,这是多大的仇!


獭兔 于 2016-10-8 18:48:56 发表了:

还是那句话,谁敢在大萌朝玩狒狒的练兵方法不出半月必定兵变,狒狒的战斗力怎么来的,吃饱喝足和皮鞭棍棒喂出来的。大萌朝就是精兵也扛不住一日一操的训练量,再加上大萌朝喝兵血的潜规则粮草到位能有七成就是良心满满,吃饭都不能保障了怎么让一群兵痞听话?

按照田亮的训练,没几天田亮就会被叫苦连天的大头兵们宰了。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6-10-8 19:26:56 发表了:

獭兔 发表于 2016-10-8 18:48

还是那句话,谁敢在大萌朝玩狒狒的练兵方法不出半月必定兵变,狒狒的战斗力怎么来的,吃饱喝足和皮鞭棍棒喂 ...

附议


下水道里的鳄鱼 于 2016-10-8 20:02:26 发表了:

獭兔 发表于 2016-10-8 18:48

还是那句话,谁敢在大萌朝玩狒狒的练兵方法不出半月必定兵变,狒狒的战斗力怎么来的,吃饱喝足和皮鞭棍棒喂 ...

吃饱喝足有钱途另外还有升迁路线,基本上有点那个……昭和日军给底层平民贫穷二子三子唯一的上升路线机会,就是扫盲读完初小没机会继续读书,那就去伏波军赌前程

而且伏波军是移民社会,这个又有点美国林肯九十天到港就签约的移民兵一样,拿军饷就照顾家属,然后在遥远的另一个地方另一种文化模式里接受打散重编的……

临高这种成军套路现在已经被起点不少明穿清穿的套路化了……都是挑选难民家庭救济迁移然后打散重编,加上各种早期简单计划组织有朝气乐于打拼比较平等的套路描述……现在都避免后面复杂了,成熟了,官僚了该怎么办,起点一般都是开金手指到军事胜利就完本,或者开始转移矛盾国外……


LWE001 于 2016-10-8 21:29:04 发表了:

下水道里的鳄鱼 发表于 2016-10-8 20:02

吃饱喝足有钱途另外还有升迁路线,基本上有点那个……昭和日军给底层平民贫穷二子三子唯一的上升路线机会 ...

转批判套路,照搬近代军队怎么样

后期建立成熟的官僚体系后,参考南北战争的模板,表现官僚体系的死板僵化在军事上的作用、以及对社会残酷的压榨能力

复杂的人事调动下一意孤行又残暴的庸才军官,战术僵化导致“皮克特冲锋”式的伤亡惨重(让伏波军在没有火炮支援的前提下强行攻下要塞啥的)

反正就是两边官僚该有的毛病一样都有,各种比烂,但对手就是挡不住近代步兵压路机的脚步……这样?


瓦而基里 于 2016-10-8 22:46:19 发表了:

LWE001 发表于 2016-10-8 21:29 转批判套路,照搬近代军队怎么样

后期建立成熟的官僚体系后,参考南北战争的模板,表现官僚体系的死板僵 ...

不不不,500 废应该是黑心资本家公司军收拾殖民地屁民。死扣死扣的老板,只管捞钱的军官,毫无荣誉感的抢劫专业户兵痞,在预算部门的鞭策下用最廉价且灭绝人性的方式赢得殖民地战争。

至于正规军,请参考王师。


南海 于 2016-10-8 23:27:36 发表了:

田少佐上次看同人还在广西攻城略地马上要当营长了,咋就判了?


獭兔 于 2016-10-9 09:15:12 发表了:

南海 发表于 2016-10-8 23:27

田少佐上次看同人还在广西攻城略地马上要当营长了,咋就判了?

有人想弄死他


永远忠诚阿尔东 于 2016-10-9 09:51:59 发表了:

飞翔的红烧肉 发表于 2016-10-8 17:53

田大尉怎么可能反水?

同人里是元老院夺妻之恨


波尔布特 于 2016-10-9 10:23:03 发表了:

飞翔的红烧肉 发表于 2016-10-8 17:53 田大尉怎么可能反水?

关于田凉叛逃,我也觉得单纯的“夺妻之恨”不够说服力。比较合理的解释是,他害怕自己会当“武大郎”被“奸夫淫妇”谋害,所以不得不逃。就算他自己原本没这么想,其他归化民或朱公子派去临高的奸细也可以这么吓唬他。毕竟女仆学员堕楼案里,那个杀人女仆的前相好就被抓起来了,有前车可鉴。


波尔布特 于 2016-10-9 10:24:08 发表了:

ifaii 发表于 2016-10-8 09:22 支持一个 等更新

本来校阅完了就该出兵,但大概是射击时打不响次数的太多,影响了心情,朱公子把姓吴的匠人叫来一顿臭骂,从晌午骂到太阳下山,结果耽误了出兵行程,只能等第二天了。或许是觉得骂着不解气,朱公子让吴姓匠人也跟着去打妖贼,反正这一趟稳赢,就让这个办事不力的家伙搬运弹药,受些累好了,他还特别发话,没打出去的枪子要让吴匠人一个人运回来。

第二天送走了朱公子,田凉正要集合队伍,突然发现两个副手竟然也往山下走,连忙上去询问。原来那两人昨晚已经让家丁各自带着一百多人提前出发了。由于两人的驻地各在一座山上,和田凉这里不挨着,昨晚田凉又陪朱公子喝了顿酒,睡得比较沉,结果一点也没发觉。惊怒之下,田凉直想掏枪毙了这两个家伙。那两人见他面色不善,忙着说道:“我们再不晓事,也知道军令如山。可田兄你想想,昨天是为什么没有出发的。这不是我俩的意思。公子在城南十里备下的粮草,还请田兄多多留意。”说完,两人奋马扬鞭,一溜烟跑了。

田凉愣了半晌,啪的给了自己一个耳光,回头准备出发去了。

为了尽量保密,这次的行军线路没有沿着官道,而是顺着山边走。幸好金华府境内并无贼踪,可以稍微走快些。为了压住那两个混蛋的气焰,田凉很想一口气赶过他们前头去,但粮草不能不要(朱家他得罪不起,而且要走两百多里地),山边路又窄,行不得大车,只好用小车慢慢推着,这行军速度怎么也快不起来。田凉不由得怀念起元老院的紫电改来。

大半天走下来,虽然田凉一路拼命鼓劲,队伍也只走了二十多里,还没出金华县。天黑时他们在一个村子里歇息。

这个村子大约有二十几户人,队伍进村前跑了一大半,只有几户人家和一些老人没跑。田凉原本想着按照伏波军的传统搭帐篷,不要扰民,但他手里的帐篷不多,又要放粮食武器,只好让部分人住进民宅。他还想按照在伏波军时的惯例,组织人手帮村民做些事情,但手下人看傻子一样的目光和几个白发老头死灰一般的脸色让他把话又收回去了。

村子的贫穷状况让人吃惊。金衢一带是七山一水两分田,粮食基本上是不够吃的,但穷到还没过年就几乎断粮的也少见。田凉呆的那地方虽然在山里,种不了水稻,但玉米、土豆、红薯之类还是种了些,百姓至少也有半年吃食,这村子有不少稻田,怎么反而还差些?他扶起几位老人,和颜悦色的跟他们说话,问他们原因。可这些老头以为他是嫌村里出粮太少,一个个把头磕得咣咣响,连句整话都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