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石翁是阮大钺的推论

北朝旧贴 | 人畜无害小白免 | 8/15/2020 | 共 7892 字 | 编辑本页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6-10-4 12:51:11 发表了:

声明:1、这是本吧其他网友首先考证出来的,我对此持支持态度,因此专门对此人的生平资料进行了考证。

2、石翁不是什么大人物,他只是大人物家的一个师爷。 说石翁是钱谦益的看书不认真,回去面壁思过。

经过考证我把石翁是阮大钺的证据总结如下:

第一项他有资格:然而作为师爷他人面极广,又享有极高的官场声望,再文人士子中也有相当的影响力,在江湖中的地位也不低,这一切阮大钺都符合:1、他做过官,还不小;2、他弹劾过阉党,声望甚好;3、他在文坛很有建树;4、他武功也极高,历史上还勾结过江湖人物;

第二项他有动机:作为一个幕僚他为何热衷于与澳洲人作对呢?原因是澳洲人为了营救孙元化,与周延儒、复社搞在了一起,而阮大钺跟以上二者是政敌,党同伐异是明末官员毕生为之追求的事业。

第三项他有名号:阮大铖(1587~1646)字集之,石巢。正好叫做石翁。

第四项他有时间:天启年他官至太常少卿。崇祯二年他被罢官,直至崇祯末年都未被启用,这段时间他除了单飞只能给人做幕僚。

第五项他有能力:阮大铖虽然人品差,爱搞阴谋诡计但是他官场声望甚隆,个人能力不低,还有一身的好武功。

第六项他有前科:(也许应该说是后科)他降清后做了进攻南明的急先锋,那么也能做反髡的急先锋。

附上 阮大铖 资料:

阮大铖(1587~1646)字集之,号圆海、石巢、百子山樵。安徽桐城(今安徽枞阳?山)人,一说安徽怀宁人。明末政治人物、著名戏曲作家。以进士居官后,先依东林党,后依魏忠贤阉党,崇祯朝终以附逆罪罢官为民。明亡后在福王朱由崧的南明朝廷中官至兵部尚书、右副都御史,对东林、复社人员大加报复,南京城陷后乞降于清,后病死于随清军攻打仙霞关的石道上。所作传奇今存《春灯谜》、《燕子笺》、《双金榜》和《牟尼合》,合称"石巢四种"。

生平经历

阮大铖于万历四十四年(1616)中进士。天启初,由行人擢给事中,不久因居忧还里。阮大铖曾阮大铖影视形象经列籍东林,为高攀龙弟子。同乡左光斗是东林在宪司的领袖人物,也是大铖倚以自重的朋友。他在打倒方从哲引入的非东林阁老史继偕等人的"斗争"中立下头功,因此名列东林骨干,在《东林点将录》中绰号"没遮拦"。天启四年春甲子,吏科都给事中出缺,左光斗通知大铖来京递补。而赵南星、高攀龙、杨涟等一伙人因为与左光斗发生内讧,因此"以察典近,大铖不可用",而准备改用高的另一名弟子--同为东林闯将的魏大中。经过一番内部交易,等到大铖至北京时,赵南星一伙人使之补工科。吏居第一,而工居最末。本来按资历递补应该轮到吏科的阮大铖。此时魏忠贤出现了,他让阮大铖遂得偿心愿。但是,阮大铖的官没能做多久,东林的可怕压力就让他上任未及一月便弃官逃回老家。从此大铖与东林决裂。

魏忠贤当权时,他被召至京城,为太常少卿。他深知自己是东林出身,又当上了反东林楷模,估计是两面难讨好,因此行事十分小心。一段时间后,他又归乡里,打算观望形势。

崇祯二年(1629),魏党事败,他上书指出东林与阉党都"党附宦官",应该一起罢阮大铖-诗文去(大铖准备了两本不同的奏章,一起送至北京的朋友杨维垣处。其一专劾崔、魏之阉党。其二"以七年合算为言,谓天启四年以后,乱政者忠贤,而翼以呈秀,四年以前,乱政者王安,而翼以东林"。但杨维垣因为正和东林敌对,因此没有按照他的嘱托"见机行事",上了第二本)。然后他上京任光禄卿。崇祯不听,结果他名列逆案被罢官,避居安庆、南京,招纳游侠,谈兵说剑,结成文社。中途他想与复社和东林讲和,因此在复社领袖张溥为其师周延儒复相而奔走活动时慷慨解囊相助,表示愿意重归东林。东林反对周报答他。因此崇祯一朝终未得仕。不过他举荐以自代的马士英由此登上高位。崇祯八年(1635),农民起义军进入安徽。大铖避居南京,广召勇士,当时复社中名士顾杲、杨廷枢、黄宗羲等憎恶其为人,作《留都防乱公揭》驱之,曰:"其恶愈甚,其焰愈张,歌儿舞女充溢后庭,广厦高轩照耀街衢,日与南北在案诸逆交通不绝,恐吓多端。"

崇祯十七年三月,李自成破北京,毅宗山陵崩。同年五月,福王在南京即帝位,马士英执政,阮大铖得其荐举,被起用为兵部右侍郎,不久晋为兵部尚书,编《蝗蝻录》,据《留都防乱公揭》对东林、复社诸人立意报复,大兴党狱。东林党人联合明军将领左良玉,发动"清君侧"。顺治三年( 1646 )六月,清军渡钱塘,阮大铖率先剃发降清。清廷授其内院职衔。他感激涕零,自请为前驱,破金华后随清兵入闽,在五通岭上突然头面肿胀,贝勒劝他留下养病,"大铖惊曰:'我何病?我年虽六十,能骑生马,挽强弓,铁铮铮汉子也!我仇人多,此必东林、复社诸奸徒潜在此间,我愿诸公勿听!'已而又曰:'福建巡抚已在我掌握中,诸公为此言得毋有异意耶?'"于是大铖带病随军南征,越仙霞岭,众将上马缓行登山,而"大铖独下马,徒步而前,左牵马,右指骑(者)曰:'我精力百倍于后生!'盖示壮以信其无病也。言讫,鼓勇先登",不久"马抛路口,身踞石坐",僵仆石上死。时天气炎热,尸体溃烂,清军草草收殓,不知埋在何处。一说阮大铖闻马士英被杀,自投崖下死,被戮尸。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6-10-4 12:51:40 发表了:

作品成就

纵观大铖一生的官宦生涯只有大约二年左右的时间《燕子笺》插图 约试。然而大铖却是着实有文采,而且结交广泛,在放意归田的一段时间里,如史可法、文震孟、张岱、范景文等一批名士,皆曾是大铖游宴倡和的朋友。这在阮大铖的《和箫集》和《咏怀堂诗》之中,都收有大量唱和之作。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如大铖《咏怀堂诗外集》乙部中,有十四首作于天启甲子的还山诗,其中有:"星占处士山中卧,影弄婴儿世上名,但使榆关销战斗,何妨花坞有深耕"。又有:"拂袖行呤归去来,草堂猿鹤莫相猜,云霄自愧无修翮,雨露谁为弃不材"。虽然是描写归隐一类的诗歌,虽有怨气,但却不多,确是深得还山诗之三昧。诗不但写的漂亮,也并不脱离实际,倒是完全符合温柔敦厚的诗教。大铖不但在诗歌作上的确是文采斐然。而且于戏曲创作上,也显示出过人之处。如《燕子笺》、《春灯谜》等陈寅恪先生认为尤推佳作。不过他也沿袭明末规矩,利用戏剧来进行政治宣传。如大铖在戏曲《双金榜》中以戏中人,分别影射东林,东厂和自己。为自己进行无罪地辩解,再三表白自己的清白。大铖的另一本传奇《牟尼合》中,其中《伶詷》一折,在传世的刻本之中,甚至有两种不同的内容。当是大铖为取媚于权贵,所玩出的新奇花样。

阮大铖品格本不足道,执政才能也很有限。但他颇有才华,尤善词曲。所作传奇戏《燕子笺》插图 花行云像曲有《春灯谜》、《燕子笺》、《双金榜》、《牟尼合》、《忠孝环》、《桃花笑》、《井中盟》、《 狮子赚 》、《 赐恩环 》、《老门生》等 10 种 ,前 4 种今存 ,合称《石巢传奇四种》。诗文有《咏怀堂全集》。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6-10-4 12:52:02 发表了:

历史评价

评论

自古小人有才者亦多矣,如唐朝诗人沈佺期、宋之问,宋代有孙觌、方回,蔡京,明时有严嵩、赵方华等。而每逢社会发生疾遽变革时代,尤其多见如此人品虽差,但是文采斐然的"精英"。此类人物过去有之,只是不知未来还会有怎样的变故。大铖与东林党钱谦益可谓其中师表。

评论说:大铖为人反复,固然不足道,然所以臭名昭著者,盖反出东林而已。而查其与光斗辈差池,亦不过反复得保身(光斗未得保身)而已。然而其反复之故,东林中人又有六七分责任。故曰:大铖为人偏激而猾。故观大铖,可知东林之七分,还有三分,则留待迂人也。

名家评论

今阮大铖-行书日评论前人功过,当应不以人废言。所以陈寅恪在遗作《柳如是别传》中曾有一段谈论阮大铖的文字:"圆海人品,史有定评,不待多论。往岁读咏怀堂集,颇喜之,以为可与严惟中之钤山,王修微之樾馆两集,同是有明一代诗什之佼佼者"。章太炎先生亦曾有评语曰:"大铖五言古诗,以王孟意趣,而兼谢客之精练。律诗微不逮,七言又次之。然榷论明代诗人,如大铖者少矣。潘岳、宋之问险诈不后于大铖,其诗至今尤存。君子不以人废言也"。更有胡先骕先生甚至称大铖为"有明一代唯一之诗人"。《中国大百科全书》之《中国文学分卷》中,在"清传奇杂剧作家"中,也列入了阮大铖的名字。


水银骑士 于 2016-10-4 15:34:01 发表了:

道长推论的好


波尔布特 于 2016-10-4 16:20:47 发表了:

石翁是木石道人,参阅:http://tieba.baidu.com/p/3873057707?share=9105&fr=share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6-10-4 17:42:53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6-10-4 16:20

石翁是木石道人,参阅:http://tieba.baidu.com/p/3873057707?share=9105&fr=share

以前不知道,白白费力气找了很多资料去考证,现在刚有人告诉我,既然有人扮演的角色那就采用玩家本人喽。不过我们不是想搞砸别人的同人,只是想在历史上找出这人的原型而已。


kkjjmmkjm 于 2016-10-5 11:44:22 发表了:

阮大铖一生都只经营自己,从来没有“不在其位而谋其政”替别人做事的时候。

从这个角度讲,不可能在未握有大权时替别人做事。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6-10-5 11:49:15 发表了:

kkjjmmkjm 发表于 2016-10-5 11:44

阮大铖一生都只经营自己,从来没有“不在其位而谋其政”替别人做事的时候。

从这个角度讲,不可能在未握有 ...

从文中可以看出石翁是个自由度很高的人,可能只是个客卿身份,至于替人奔走可以看做利益一致的情况下的合作行为,另外为高官办事博上位本来也是发展自己的一条捷径啊


独孤寒江 于 2016-10-6 22:48:28 发表了:

说到阮大铖,夺鼎 1617 里有段史料+评析,我觉得用来将来打东林的脸很好用:其实,在历史上被吹捧的无比伟光正的《留都防乱公揭》一事,和什么忠心正义根本扯不上关系。说到底,就是一群公子哥儿们争风吃醋,互相之间别苗头的举动。

阮大铖因为笔下来得,善于诗词戏曲,家里的戏班又是一时之冠,难免在南京城中风头太盛。于是,不管是复社四公子也好,还是秦淮四公子也好,都看他不顺眼了。

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他这回招惹上的是赫赫有名的“明末四公子”中人——陈贞慧、侯方域等一大群混迹秦淮河上的风流公子哥儿,还有东林党创始人顾宪成的孙子顾杲、大儒黄宗羲、礼部员外郎周镳等朝野清流名人。

阮大铖自认为宦途失意,同时又为了躲避中原战乱,便从安徽怀宁老家到留都南京居住,编演新戏,交结朋友,声歌自娱,这在当时的留都也是极平常的事。交往者虽不乏当朝名士,然亦全凭一己才气之佳,方入张岱、文震亨等人之法眼,包括史可法、范景文等人,也均是以诗会友之来往。即便在其所创作的戏曲之中,也毫无陈贞慧、吴应箕等人所说的“恫喝”嚣张之意,反是借此连连讨饶不已。不料,顾杲、吴应箕、陈贞慧这批公子哥儿看得老大不顺眼,心想秦淮歌妓、莺歌燕舞乃我辈专利,阮胡子来凑什么热闹。

崇祯十一年(1638)八月,他们写了一篇《留都防乱公揭》广泛征集签名,对阮大铖鸣鼓而攻之,文中充满了危言耸听的不实之词。阮大铖挂名“钦定逆案”,有口难辩,一败涂地;陈贞慧等人自以为痛打落水狗,功德无量。

这件事的起因,四公子之一的陈贞慧也自己说的很清楚。“老子就是看你不顺眼!”

在其《书事七则》中有一章《防乱公揭本末》记叙颇周,其曰:

崇祯十一年戊寅,吴次尾(吴应箕)有《留都防乱》一揭,公讨阮大铖。大铖以党崔、魏案论城旦,罪暴于天下。其时气魄尚能奔走四方士,南中当事多与游,实上下其手,阴持其恫喝焉。次尾愤其附逆也,而呜驺坐舆,偃蹇如故;士大夫繾绻,争寄腹心,良心道丧。一日言于顾子方(顾杲),子方曰:“杲也不惜斧锧,为南都除此大憝。”两人先后过余,言所以。余曰:“铖罪无籍,士大夫与交通者,虽未尽不肖,特未有逆案二字提醒之,使一点破,如赘瘫粪溷,争思决之为快,未必于人心无补。”次尾灯下随削一稿,子方毅然首倡。

其实陈贞慧说得很清楚,四公子和吴应箕等人看不惯的不是狗屁逆案,也不是其他什么事,乃是阮大胡子区区一个戴罪被废了多年的安徽乡下佬,跑到南京不老老实实安分守己地在家待着,却四处交游,其所作词曲畅行于各种通宵达旦之歌茵舞席上,大家竟然还非此不欢;而“流传演唱,与东嘉、中朗、汉卿、白、马并行”,又得“识者推重,谓……实得词家正宗嫡派”,阮家戏班更是冠绝当时,号称金陵第一;兼且其门庭若市,“南中当事多与游……呜驺坐舆,偃蹇如故;士大夫繾绻,争寄腹心”,风头之健一时无双。

耳朵里听到的是阮大铖编的戏文唱段,坐上客人也都在议论哪一出最为精彩,便是眼前的美人也上演的是这个大胡子编写的折子戏,这叫他们这些常年混迹于秦淮河上的大才子们情何以堪,颜面何存,怎生咽得下这口鸟气?

所以他们不爽了。

因此说白了,此案乃是因阮大铖才气太高、人气太旺、风头太健而起。

揭发而南中始鳃鳃知有逆案二字,争嗫嚅出恚语曰:“逆某!逆某!”士大夫之素鲜廉耻者,亦裹足与绝。铖气沮,心愈恨……至己卯,窜身荆溪相君(指周延儒)幕友,酒阑歌遏,襟解缨绝,辄絮语:“贞慧何人,何状?必欲杀某,何怨?”语絮且泣……铖归潜迹南门之牛首山,不敢入城;向之裘马驰突,庐儿崽子,焜耀通衢,至此奄奄气尽矣!(陈贞慧:《书事七则》)最后两句话算是一语道破了天机。“你一个安徽庐州来的狗崽子,凭什么每天穿着名牌,开着跑车搂着姑娘在咱们四少面前嘚瑟?”

陈贞慧的这段言辞间,自觉功德无量的自得之情溢于言表,而吴应箕的《防乱公揭》更是起首就说此举乃是“为捐躯捋虎、为国投豺”舍身忘家的大事。当然,陈贞慧也不会忘记仔细描绘一番阮大铖这个“庐儿崽子”之后的狼狈状,将其狠狠奚落了一番。东林—复社一脉对阮大铖此种赶尽杀绝之举,但凡是有点血性和骨头的人,又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

你以为你不敢进南京城,躲在牛首山这就算完了吗?告诉你,门都没有!

阮大铖是个聪明人,当然知道强龙不压地头蛇的道理,况且他也不是什么强龙,只不过是条搁浅的小水蛇;而要对付他的这群人也不是蛇,乃是人中龙凤贵公子,其中没几个是他能惹得起的。

所以他先去求同样名列四少之一的侯方域,因为他和侯方域的父亲侯恂有旧,侯方域算是故人之子。他出钱出人请“画中九友”之一的杨文骢,也就是《桃花扇》中为李香君作画的杨龙友,(前文之中也因为李守汉钱谦益等人在秦淮河上的冲突而被暴打一顿的那位。)天天请李香君和侯方域出游,一面撮合侯、李情缘,一面试图请侯方域居中周旋,为自己说几句好话,结果为侯方域所拒。(侯方域:《壮悔堂文集?癸未去金陵日与阮光禄书》)

据陈贞慧之子陈维崧的《冒辟疆寿序》以及吴伟业的记载,当时所谓“高门子弟,才地自许者”,云集南京“刻坛,立名氏”,其中以陈贞慧、侯方域、冒襄为三人,因其“皆贵公子也”。三人凡出游则“必置酒召歌舞。金陵歌舞诸部甲天下,而怀宁(阮大铖)歌者为冠,所歌词皆出其主人”,这几位贵公子也素知阮大铖歌舞班子之名,于是“漫召之”。于这“漫召”二字,可以想见其时三人态度之倨傲。基本上就是这样:“那个谁,咱们哥几个在秦淮河上喝酒呢!你带着你的妞们来给咱们哥们儿来一段下酒。”

阮大铖知道自己“素为诸先生诟厉也。日夜欲自赎,深念固未有路耳,则亟命歌者来,而令其老奴率以来。是日演怀宁所撰《燕子笺》”,即陈寅恪先生说“痛陈错认之意,情辞可悯”之曲。

阮大铖巴巴地命他的戏班子赶来上演这一出,其哀求告饶之意溢于言表,那么陈贞慧、侯方域、冒襄三人又是什么态度呢?吴伟业记此事比较周全,倒是有说:(阮大铖)知诸君子唾弃之也,乞好谒以输平生未有间。会三人者,置酒鸡鸣埭下,召其家善讴者,歌主人所制新词,则大喜曰:“此诸君子欲善我也。”既而侦客云何?见诸君箕踞而嬉,听其曲,时亦称善。夜将半,酒酣,辄众中大骂曰:“若珰(魏忠贤)儿媪(客氏)子,乃欲以词家自赎乎?”引满浮白,拊掌狂笑,达旦不少休。(吴伟业:《梅村文集?冒辟疆五十寿序》)俗话说:“得饶人处且饶人”,几位公子哥儿高兴,要召人家私家戏班来给自己歌舞助兴,别人家的班子来了,小曲也唱了,且满台赔罪之意唱到半夜,听过享受完了,也就罢了。谁知道这几位却不然,而是拊掌狂笑,开始当众大骂对方是“珰儿媪子”,说你以为用这种调调自赎就算了吗?还足足叫骂了一晚上。这等做法不免过于刻薄,实在是辱人太甚、激人太过,无怪乎阮大铖后来耿耿于怀没齿不忘,终于在上台后大肆报复。换了任何一个人,被人指着鼻子骂了一晚上,“你丫是太监和保姆的儿子,狗崽子。”只要有机会,也得狠狠报复。阮大铖的报复算是很文明的了。没有照死了追究侯方域的老子投降李自成的这段公案就已经很有风度了。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6-10-7 00:01:30 发表了:

独孤寒江 发表于 2016-10-6 22:48

说到阮大铖,夺鼎 1617 里有段史料+评析,我觉得用来将来打东林的脸很好用:

其实,在历史上被吹捧的无 ...

所以我觉得这人够有才,够狠、够能忍,其才足以为临高制造点麻烦


knifers 于 2016-10-7 10:38:13 发表了:

什么?与堂堂星辰大海为己任的人类帝国元老院为敌并制造了那么多麻烦的幕后大 BOSS 居然只是个幕僚。。我不接受不接受。。。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6-10-7 12:07:59 发表了:

knifers 发表于 2016-10-7 10:38

什么?与堂堂星辰大海为己任的人类帝国元老院为敌并制造了那么多麻烦的幕后大 BOSS 居然只是个幕僚。。我不接 ...

原文中吹牛者写的石翁本来就是个“师爷”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6-10-7 12:09:34 发表了:

knifers 发表于 2016-10-7 10:38

什么?与堂堂星辰大海为己任的人类帝国元老院为敌并制造了那么多麻烦的幕后大 BOSS 居然只是个幕僚。。我不接 ...

原设定中石翁是木石道人他的老板是钱谦益。

不过我认为他俩能量不够所以自行脑补出:阮大钺+周延儒或者温体仁的组合


波尔布特 于 2016-10-7 13:20:5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波尔布特 于 2016-10-7 13:22 编辑

人畜无害小白免 发表于 2016-10-7 12:09 原设定中石翁是木石道人他的老板是钱谦益。

不过我认为他俩能量不够所以自行脑补出:阮大钺+周延儒或者温 ...

石翁一伙能量本来就不大,对元老们造成的实际伤害还不如临高本地的黄家、苟家。

杭州那次,石翁实际动员的人力资源最多也就跟“甜港风云”中的雷州土豪差不多,元老院的军事投入还不如“甜港风云”多,引人注目主要是郝元的思想太“超前”。

闹临高那次,几十个大侠的集团战斗力还不如黄家寨或苟家的海盗、土匪,群殴的话黄家寨、苟家都能收拾那帮“大侠”。打仗可不是光看个人的格斗技能,还有装备和纪律,这两方面黄家寨与苟家都是超过大侠们的。如果要正面作战灭掉黄家寨或苟家,临高可没把握只出动警察就能搞定。闹临高引人注目主要是很多读者受武侠文化影响,有点高看“大侠”们。

历史上,一个退休官员的家奴都敢直闯军营为一只鸡逼反孔有德。

还有类似于临高的舟山双屿,覆灭的原因是一个退休官员的家人黑了葡萄牙海商/海盗的货款被灭满门,然后大明出动了 1000 官兵+1000 乡勇……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6-10-7 13:48:22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6-10-7 13:20

石翁一伙能量本来就不大,对元老们造成的实际伤害还不如临高本地的黄家、苟家。

杭州那次,石翁实际动员 ...

主要是粗胚们想要养女侠了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6-10-7 13:49:40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6-10-7 13:20

石翁一伙能量本来就不大,对元老们造成的实际伤害还不如临高本地的黄家、苟家。

杭州那次,石翁实际动员 ...

这个其实是我觉得粗胚们玩得他 HI 了,想给他们整点挫折出来。


波尔布特 于 2016-10-7 17:17:45 发表了:

人畜无害小白免 发表于 2016-10-7 13:48 主要是粗胚们想要养女侠了

女侠倒的确是一个引人注目的要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