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仁 巫盅宣判 (34楼更新)

北朝旧贴 | ydw0514 | 8/15/2020 | 共 10978 字 | 编辑本页

ydw0514 于 2016-10-3 18:14:57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ydw0514 于 2016-10-8 18:25 编辑

巫盅宣判

马甲在东校场的公审大会上宣判如下:

1、         首犯****(后台主要大户)九族家属中的旁系 6 族共计 1000 余人发往南洋种植园劳改至死。直系 3 族 100 余人绞刑,家产全部籍没。首犯****处以阎罗之水。

2、         首犯富**(主凶)九族家属中的旁系 6 族共计 10 余人发往南洋种植园劳改至死。直系 3 族 6 人绞刑,家产全部籍没。首犯****处以阎罗之水。

3、         主犯****、等等(后台大户)九族家属中的直系 2 族共计 100 余人发往南洋种植园劳改至死。亲族 20 余人绞刑。家产全部籍没。首犯****处以雷神之火。

4、         主犯****、等等(直接凶手)九族家属中的直系 2 族共计 100 余人发往南洋种植园劳改至死。亲族 20 余人绞刑。家产全部籍没。首犯****处以雷神之火。

5、         从犯花子头等等(牵连之人)九族家属中的亲族 20 余人发往南洋种植园劳改至死。。家产全部籍没。首犯****处以绞刑。

现在我宣布从绞刑开始,先绞死下面****等几百人,等绞死了几百人后,天色已黑。整个东校场周围人山人海,整个广州城里,全在讨论什么是雷神之火和阎罗之水。

马甲看见天色已暗,3 座电椅也已架设完毕,就大喊把主犯 24 人带上来,三个一组慢慢来。等捆上电椅以后,两个石墨电极慢慢放下,重剑闪电不断地在两个电极之中闪现,巨大地啪啪声不断传来,连归化民也感到元老院深不可测,而广州市民哗啦啦一排排全部跪下了,全部等待着雷公的降临。等到石墨电极快要到人体时,电弧停下了 1 分钟电极仍然慢慢一点点向下,然后突然电弧大涨,雷声不断,焦臭之气不断传出,近处之人只见到电椅之上人不断地从跳动到抽动然后一动不动,最后突然胸腹爆裂开来,最后慢慢变为焦炭一样漆黑,再看那些首犯和等待雷神之火的主犯全部和下边的无知的广州乡民一样也早已目瞪口呆,屎尿齐流。

马甲强忍着恶心的感觉,说道:“主犯***等三人,元神已灭,把尸身挂在各个城门,直到风化为止。现在把另三个主犯押上来。等 12 个人全部雷神之火后,马甲说现在天色已晚,暂且绕首犯 2 人不死,等明日午时三刻在东校场公开处以阎罗之水。

当晚,正保局发动各个线人,在各个茶馆酒楼,妓院、澡堂大事宣扬元老院有鬼神之力,巫盅之案铁证如山,连雷公老爷也帮元老院说话,这大明江山迟早药丸。

第二天天还没亮,广州市民扶老携幼、头顶香炉涌向东校场,只见东校场中间早已搭起 2 座高台,高台四周已用帷幕包围,四下里国民军身穿灰色的军服在四周警戒着,而黑色制服的警察不断用皮鞭抽打着,把四向涌来的人们抽回去。午时时刻,三辆马车在一连蓝色的伏波军簇拥下开来,马甲身穿最新订做的法袍,袍子是英国式的款式,纯黑胸前有一狴犴的坐像,头戴黑 è 的宋代款式长脚幞头,显得中西合璧,威风凛凛。众百姓顿时叹服,有的人甚至腿脚一软的跪了下去。 许可手持一本巨大的黑色皮革面的法典,上面烫金字写着《澳宋律》,充分的显示着他手持法典所代表的法律尊严。而慕敏穿着高级警官的黑色制服出场的时候,会场上立刻起了一阵骚动:剪裁合体的黑色制服上衣,黑色制服裙和长靴这一身英武干练的“澳洲装束”,手里还拿着一根黑色的马鞭不时敲打着自己的马靴。最后文总一身灰色的对襟小褂,朴朴素素地往中间一坐。马甲看着慕敏,脑中不断出现地确是慕敏一手牵着她那组织处长的老公,一边不时用皮鞭抽向老公的屁股画面。(重点要红九啊)马甲摇了摇头,把心神定了定,拖长了声音说,把两名首犯带上来,对首犯说:你们竟然用巫盅之术,放采生之法,天地昭昭,元老院及时能容,天地也不能容你。昨日从犯已被绞死,主犯已受天谴,身受雷神之火。三魂七魄灰飞烟灭,天理昭昭。今天你们两个首犯将身受非人之刑,已告诫天下百姓,天道循环,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来人啊,把帷幕撤除。

只见十余警察上千把帷幕揭开,只见两个高台之上有 2 个高不到一丈,长方各三尺的高大玻璃方尊耸立在高台上,晶莹闪闪发光,方尊内,有着大半尊的无色液体犹如琥珀般温润透明。在玻璃方尊还有个木架架在上面,木架上有个吊索挂在上面,吊索下有个吊钩在空中空空荡荡。

有人把两个首犯用细铁链捆好,慢慢地小心翼翼地挂到了吊钩上。

这时有人来报,午时三刻已到。马甲抖擞精神,大叫一声:”行刑!。说着准备用力从台上掼下两个亡命牌来。这时文总说了一句“慢!把亡命牌送来!”大伙只见文总在亡命牌上龙飞凤舞地签上了他的一个花押,然后把亡命牌摔了下来。

两个警察,把用朱笔写着犯人姓名和阎罗之水的还压着文总花押的亡命牌插在挂在吊钩的两名首犯的背上,慢慢地拉动铁链,把犯人慢慢放入阎罗之水中。

只见,一阵烟雾从阎罗之水慢慢升起,一股说不上名状的酸臭之气飘向四周。只见犯人双脚以下已没入阎罗之水中,犯人声嘶力竭地发出了非人类的狂呼。过了一支香时间,只见警察把犯人拉了起来,只见犯人的双脚已经消失,几根枯骨在小腿上挂着。警察把犯人一直拉到挂架顶端示众了一支香时间后,又慢慢放下,这次一直把犯人小腿也慢慢放入阎罗之水中,又过了两支香时间,只见警察把犯人又拉了起来,只见犯人的双脚已经彻底消失,小腿也基本消失了,只有几根枯骨在大腿上挂着,警察又用长柄玻璃勺子小心翼翼地窊了阎罗之水向犯人胸腹浇去,只见所浇之处烟雾升起,皮枯骨烂,胸背之处一片漆黑,在见警察不断把阎罗之水向犯人胸前浇去,突然只见犯人胸腹已被烧穿,露出五脏六腑,然后只见警察把一勺子阎罗之水浇进了腹腔。

警察把犯人一直拉到挂架顶端示众了一支香时间后,又慢慢放下,这次一直把犯人大腿也慢慢放入阎罗之水中,又过了两支香时间,只见警察把犯人又拉了起来,只见犯人的小腿已经彻底消失,大腿也基本消失了,只有几根枯骨在大腿上挂着,警察又用长柄玻璃勺子小心翼翼地窊了阎罗之水向犯人头部浇去,只见犯人五官慢慢消融发黑。然后又见警察把一个玻璃漏斗插入犯人口中,又把一勺子阎罗之水浇入了口中。

警察把犯人一直拉到挂架顶端示众了一支香时间后,又慢慢放下,这次一直把犯人身体也慢慢放入阎罗之水中,过不了多久,只见铁链熔断,犯人整个掉入阎罗之水中。

最后慢慢烟雾消失,阎罗之水之水已变为碧绿的琥珀之色,只见警察,用玻璃勺子在阎罗之水慢慢边搅边捞捞着,等到全部消融后,,跪行到三位元老门前复命到:“犯人已形神俱灭。”

文总看着这一幕的表演,心想这一幕好不容易元老院才通过的,首先是姬信反对使用这样的非人之刑,甚至连剐刑也认为要废止,只有绞刑就可以了,当然大多数元老认为这超越了时代,是妇人之仁。而女王确不喜欢这样装神弄鬼,认为这助长了封建迷信思想。文总心中暗暗腹诽道:一帮吊丝,根本没有做元老做统治者的觉悟,土著不把我们当做神来看,也应该把我们元老当做天使来看。难道还要教他们唯物辩证法不成,tg 是最没有统治者觉悟的统治者,在政治教科书中净 tmd 说大实话。教出来这帮 500 废大多数没有统治者的觉悟,全太善良了,一点也不腹黑,当统治者至少要有宁我负天下人,也不让天下人负我的觉悟。而且,现在是 17 世纪君权天授是天经地义的事情,难道我们元老院的权利不是天授的,还是人民选举的不成。哼,元老院与人民,元老们首先要搞清楚元老和人民的关系是什么。元老是神,是天使、是时空管理局的 bug,是天授的统治者。人民是瓦砾,是英雄们创造历史的材料。还有人认为王水用多了,要给工业口用,真是吊丝,元老院前期筚路蓝缕开创局面的时候吝啬的的习惯更是根深蒂固啊,现在已经是穿越 6 年了,我们的硫酸和硝酸的年产量更是以千吨来计算,区区 2 吨王水更是小菜一碟。还有人反对连坐,更是胡搞,我们在苟家庄,在三良,搞的不是连坐是什么,这样的利用巫盅手段的反革命叛乱案,不连坐什么时候连坐,连用霹雷手段显菩萨心肠都不明白,如何当好元老?当天晚上,正保局发动各个线人,在各个茶馆酒楼,妓院、澡堂等地大事宣扬元老院有文总是紫微星君(北极星君)下凡,你不看见元老院的旗帜上就用北极星啊。他最后的花押会镇得犯人形神俱没,有人问现在元老院现在是王总当总,怎么不是文总当值,难道王总比紫微还大。哪人回到,元老们全是心宿下凡,只不过现在前段时间是紫微当值,所以是元老院文总当总,现在不知轮到那个星君当值,就换为王总当头了。

而在林尊秀的密宅里,张岱一边玩弄着赵大官人的名敕,他这次才发现名敕上还用阿拉伯数字编了个号,他一边对着方以智说:“你翻了好长时间的这本《物理小识》了,有结果了吧。”

方以智放下书说:“雷神之火书中说的很浅白,只说天上的雷电是什么样的,却没说怎么控制雷电。而这阎罗之水,我估计就是泰西之人所说的王水,我也能做出一点来。”

张岱摇摇头说:“鬼神之事不可信,他们装神弄鬼的欺骗无知百姓,这下大明,你看你是不是还准备去临高。”

“当然要去,临高一定要去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样的,用什么来治理的?”

张岱指了指那本黄禀坤写的髡情小识说:“那本书太浅白,只说知其然不说所以然,但是刘大霖就知道的比他多得多。”

方以智说道:“当然刘大霖是个进士,见识岂是黄二这个秀才可比的,他在秋赋和参观芳草地中见识可是高多了。此事事不宜迟,应该早日让那黄二,带我们去拜访刘大霖。已定大计。”


xuelindiao 于 2016-10-3 19:17:29 发表了:

张岱南方之行,难道就这样一番风顺下去?梁公子等豪门巨室不会被刘大府借此案牵连,从此为之一空?


de9000 于 2016-10-3 19:37:48 发表了:

xuelindiao 发表于 2016-10-3 19:17

张岱南方之行,难道就这样一番风顺下去?梁公子等豪门巨室不会被刘大府借此案牵连,从此为之一空? ...

梁二公子不会这么笨,他不会把自己扯到这里面,最多牺牲几个外姓出家佣人罢了。

如果不想兴大狱,最好的办法还是让梁家人自己窝里反,一个大家族内部有多少空子可钻,看梁二公子当家的不顺眼更是大有人在,只要我们找准几个人,把梁二弄死并不难


ifaii 于 2016-10-3 19:45:11 发表了:

装神弄鬼的真的没问题吗


光明龙骑将 于 2016-10-3 20:56:47 发表了:

我反对装神弄鬼的做法,我的意见是巫蛊不入罪


平独镇露 于 2016-10-3 21:01:22 发表了:

光明龙骑将 发表于 2016-10-3 20:56

我反对装神弄鬼的做法,我的意见是巫蛊不入罪

巫蛊本身当然是不能入罪啦,但是完全可以在刑法典中规定一个利用封建迷信活动颠覆政权罪之类的玩意来治。


平独镇露 于 2016-10-3 21:03:08 发表了:

老实说搞株连着实很没意思,一方面违背依法治国的原则,另外一方面,要拔掉这些大户,把为首的几个人干死就行,没有必要祸及家人——当然我们可以搞一个收容教育么...


光明龙骑将 于 2016-10-3 21:16:19 发表了:

平独镇露 发表于 2016-10-3 21:01

巫蛊本身当然是不能入罪啦,但是完全可以在刑法典中规定一个利用封建迷信活动颠覆政权罪之类的玩意来治。 ...

这个应当作为颠覆国家政权的未遂犯,无用的行为就无法达到目的,不要忘了罪责刑相适应原则


ydw0514 于 2016-10-3 23:52:37 发表了:

xuelindiao 发表于 2016-10-3 19:17

张岱南方之行,难道就这样一番风顺下去?梁公子等豪门巨室不会被刘大府借此案牵连,从此为之一空? ...

不会,梁公子对元老院有恩,即使有罪,现在清算他,也不行的,绝了人望。而且梁公子这个做派,不可能和巫盅之事签上联系。他的儒家思想是不论鬼神之事的。张岱和方以智是来探元老院实情的,以决定江南士子的风向的,


ydw0514 于 2016-10-3 23:59:33 发表了:

ifaii 发表于 2016-10-3 19:45

装神弄鬼的真的没问题吗

在当时明朝社会情款下,说说天命,装神弄鬼是必然的手段,而且书上也没明写元老院装神弄鬼,只不过放这个风而已。文总和马甲没说元老院请了雷神和阎罗,只不过是用了雷神之火和阎罗之水,以后也能说假借这个名义而已。


ydw0514 于 2016-10-4 00:06:53 发表了:

回复所有上面的人,事实上你们全有妇人之仁,仁者有大小,在当时的人文条件下,连坐巫盅全是正常的,明人全部认为这是正常的。看看苟家庄和三良,那搞的全是连坐。而且人家大户全是几面押宝,你搞几个家里的,有什么用。其他人全在如何消灭土豪?,我希望用霹雳手段,显菩萨之心。


wwz45 于 2016-10-4 10:48:26 发表了:

元老院不可能搞这套装神弄鬼的把戏。 这是共识。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6-10-4 11:08:34 发表了:

wwz45 发表于 2016-10-4 10:48

元老院不可能搞这套装神弄鬼的把戏。 这是共识。

共识?楼上那位好像就不同意你的意见嘛


反恐要花钱 于 2016-10-4 12:07:48 发表了:

还是吊路灯好,任你是大罗金仙,也难逃元老院的绞索


mmchen 于 2016-10-4 12:42:14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mmchen 于 2016-10-4 12:44 编辑

对于这种谋逆大案,当然,必要,必须搞连坐的,尤其是在那个时代。所谓霹雳手段菩萨心肠,没有严厉手段震慑当地各个阶层,后面的社会改造劣绅刁民就不会当真。


小鬼头 于 2016-10-5 08:18:23 发表了:

ifaii 发表于 2016-10-3 19:45

装神弄鬼的真的没问题吗

问题大了,只是某些人为了自己恶趣味搞得,吹牛估计不会用,人和猪玩泥浆摔跤,赢了也体面落地的道理某些人怎么就不明白?


ydw0514 于 2016-10-5 11:05:16 发表了:

ifaii 发表于 2016-10-3 19:45

装神弄鬼的真的没问题吗

我修改了主楼,回答了你的问题,是红字,你看看把。


ydw0514 于 2016-10-5 11:05:51 发表了:

wwz45 发表于 2016-10-4 10:48

元老院不可能搞这套装神弄鬼的把戏。 这是共识。

我修改了主楼,回答了你的问题,是红字,你看看把。


ydw0514 于 2016-10-5 11:06:27 发表了:

平独镇露 发表于 2016-10-3 21:03

老实说搞株连着实很没意思,一方面违背依法治国的原则,另外一方面,要拔掉这些大户,把为首的几个人干死就 ...

我修改了主楼,回答了你的问题,是红字,你看看把。


Brain1127 于 2016-10-5 11:35:13 发表了:

株连在剿匪的时候也搞过。株连可以对黄区及红区土著使用,但是巫蛊不是罪名,而是故意杀人,拐卖人口和危害公共安全。


wwz45 于 2016-10-5 11:36:51 发表了:

ydw0514 发表于 2016-10-5 11:05

我修改了主楼,回答了你的问题,是红字,你看看把。

我反对的不是连坐 反对的是装神弄鬼搞封建迷信。 这个你要搞清楚。我新来北朝 不知道您是不是文德斯本人。但是元老院的神力来自于工业化。封建迷信的装神弄鬼跟工业化是格格不入的。而且在统治核心区推广唯物主义的科普已经是书中确立的事实了。元老院对宗教和封建迷信的反感书里已经强调过很多次了。而且你仔细看看书,元老院连坐的手段是什么,吃相比你写的好看不知道多少倍。对犯罪分子亲属的监控和处置在元老院已经有既定的程序和手段了,从来没有在判决书里写明的先例。元老院表面上宣扬不连坐亲属的政策在书里也写过很多了。恕我直言:看上去您是想展示比论坛中很多人都高的统治者的觉悟,事实上只是在表现你渴望生杀大权,君临天下的中二病。


ydw0514 于 2016-10-5 11:42:24 发表了:

wwz45 发表于 2016-10-5 11:36

我反对的不是连坐 反对的是装神弄鬼搞封建迷信。 这个你要搞清楚。我新来北朝 不知道您是不是文德斯本人 ...

拿出来,我说了苟家庄和三良。我不是文总,但是文总想做天使长,那更是路人皆知的。


wwz45 于 2016-10-5 16:47:55 发表了:

ydw0514 发表于 2016-10-5 11:42

拿出来,我说了苟家庄和三良。我不是文总,但是文总想做天使长,那更是路人皆知的。

...

你要的证据,我一点一点的拿,不要着急。

以下关于元老院的主流声音是反对封建迷信的:

-------------------------------------------------------------------------------------------------------------------------------------------------------------------------------

第七卷 大陆 第一百七十八节 专案组

解布辽忙弯腰道:“是!”他将慕敏的话回味了几次,这才道:“首长,这是邪术杀生案,这群人大约都有邪法护体,小的斗胆,能不能预备些狗血、月经布用以破法……”

慕敏一怔,不由得又好气又好笑,道:“你还真信他们有法术?”

“是,是,小的糊涂!”解布辽暗骂自己糊涂,澳洲人最忌讳鬼神之说,自己张口就要“破法”,实在是自讨没趣。

------------------------------------------------------------------------------------------------------------------------------------------------------------------------

第七卷 大陆 第一百七十六节 现场勘查

乌项觉得有点难以置信,他从小受得是元老院的现代科学教育,对这种神叨叨的事情向来嗤之以鼻。问道:“这个,有用?”

----------------------------------------------------------------------------------------------------------------------------------------------------------------------------

发动机计划     第五卷第二百零七节 斗法前夜

但是张应宸对新道教的定位之一是“崇尚科学”,很不愿意搞装神弄鬼的把戏。再者他也知道元老院里对装神弄鬼是持否定态度的。自己的这一举动很可能会遭到吴会长等人的攻击他大可以送自己一顶“宣扬封建迷信”的帽子,或者更厉害一点,“树立个人教主威望,动机可疑”

----------------------------------------------------------------------------------------------------------------------------------------------------------------------------

红字加粗的这句话不是我说的,是吹牛自己在小说里写的。 你如果对元老院反对封建迷信装神弄鬼还有异议欢迎继续讨论。之前回帖态度如果冒犯请见谅。

----------------------------------------------------------------------------------------------------------------------------------------------------------------

接下来是关于元老院对连坐的的态度:

我必须承认,元老院对敌对分子的亲属是有处理手段而不是完全宽容的,但是绝不是你同人里写的明确的用法律规定连坐和株连。

理由如下:

---------------------------------------------------------------------------------------------------------------------------------------------------------------------

第五卷第三百六十五节 水源洞

“朴德猛你起来吧。”

“是,首长。”朴德猛站起来,恭恭敬敬的说道:“小的……我有一个请求,请首长恩准。”

“说吧。”

“我打小是由兄长抚养,当初千里发遣,一直到济州落户,都是兄长照顾我……”朴德欢说到动情处,已经是泣不成声,“小的知道兄长罪不可恕,负了首长的信任。都是他咎由自取,”他用衣袖抹了下眼泪,“大宋国法无情,小的也绝不敢为他求情。只是兄长一朝发遣,恐无再回济州之日,这世上只有我兄弟二人,再也不忍分离……”

说着他又擦眼泪:“小的愿随兄长发遣……还请首长恩准!”

冯宗泽沉默了好一会,方才说道:“我元老院最重依法治国,绝无株连亲族之说。你兄是你兄,你是你。你自请随同发遣断无此理,也与法不符。”他说着站起来走了几步,“我元老院用人,一不论出身贵贱,二不论学问高低,只要是忠诚可靠,实心办事之人,我们一概都是信得过,断然不会叫你们没下场。你不要自疑。”说着他站起身踱了几步,“好好的做你的事情去罢。”

--------------------------------------------------------------------------------------------------------------------------------------------------------------------

最后 关于苟家庄和三良市的问题 你可能没搞清楚我反对的对象。我不反对对坚决抵抗地区或者反动分子的亲属进行必要的处置。 但是,但是对苟家庄和三良市,包括十三村匪属的处理,都是没有在法庭上宣判 株连 x 族去劳改,流放这么一说。 我反对的是这个 明白?


ydw0514 于 2016-10-5 16:57:21 发表了:

wwz45 发表于 2016-10-5 16:47

你要的证据,我一点一点的拿,不要着急。

以下关于元老院的主流声音是反对封建迷信的:

---------------- ...

首先是元老院内各种想法都有,张道长一直在装搜弄鬼,同样文总要当天使长。一开始我也写了女王就反对装神弄鬼,主流不主流的我们也谈不出什么结果,只能各保留意见。我说的证据,主要是指你说的反对诛联,我说的是三良和苟家庄,而且我的诛联是比较轻的,首犯也只灭三族,在 17 世纪情况下,叛乱妥妥地诛 9 族


光明龙骑将 于 2016-10-5 17:18:51 发表了:

ydw0514 发表于 2016-10-5 16:57

首先是元老院内各种想法都有,张道长一直在装搜弄鬼,同样文总要当天使长。一开始我也写了女王就反对装神 ...

那我也要和你说,元老院里面有不同的看法是不错,但是审判的事情是仲裁庭管的。主导仲裁庭的法学俱乐部是啥观点,你不妨仔细的阅读一下第四卷二百一十七节到二百二十四节关于破坏军婚罪时候法学俱乐部的讨论。

我先摘录一段,其他的类似看法还有不少。你是不是觉得这帮人突然全都脑残了?

董时叶咳嗽了一声说道:“根本不用到太重的量刑,只要是归类到犯罪,足够正常人在小头充血的时候用大头考虑考虑了。我看三年以上七年以下的量刑足够了――特别是符有地那地方的‘好名声’。冒着被三到七年苦役的风险打炮,我觉得大部分正常人都会好好思量的。至于死刑或无期之类的量刑根本没有必要。先,军人在本时空地位很低,老婆被人 ntr 了也没人会帮他们,我们搞“破坏军婚”这个判例就足够抬高他们的社会地位了;其次,本时空的贫民百姓里的贞洁观念远没有社会中上层那么浓厚;最后,就算他们真得很在乎,我们也不需要向本地人的风俗习惯做出妥协――难道族长一句话就可以把人沉猪笼这样的事情我们也要尊重么?我们需要让他们接受我们的思想,让他们敬畏暴力机构,让他们觉得哪怕是被判刑三个月都是一辈子的耻辱。思想工作,社会舆论,都要动起来,趁此机会明确的区别我们与旧世界,让本地人意识到我们的先进性,旧世界的落后。”


ydw0514 于 2016-10-5 17:21:12 发表了:

光明龙骑将 发表于 2016-10-5 17:18

那我也要和你说,元老院里面有不同的看法是不错,但是审判的事情是仲裁庭管的。主导仲裁庭的法学俱乐部是 ...

所以我说的是姬信反对啊,而且是一开始我修改前,就写明了姬信和女王反对啊


光明龙骑将 于 2016-10-5 18:11:12 发表了:

ydw0514 发表于 2016-10-5 17:21

所以我说的是姬信反对啊,而且是一开始我修改前,就写明了姬信和女王反对啊

...

看来你是真看不懂我们在说啥,法理,指形成某一国家全部法律或某一部门法律的基本精神和学理,你应该去看一下我说的章节,看一下这段剧情体现出来的元老院的法理是怎么样的,看一下元老院不管是抄的还是编写的法律的基本精神是怎样的。你的同人的最大问题就在于其内容和之前这么多剧情中体现出来的元老院法治理念完全不相符。再指出你一个问题,你说姬信反对?要我说法学会全都会反对的,尤其是马甲。至于为啥,看前文。然后在法学方面重要人员集体反对的情况下,你觉得文总会公开搞另外一套?写同人之前麻烦你把相关人物的性格、倾向啥的搞清楚好不好,这篇同人里面出现的主要人物和之前剧情的产生矛盾了好不好


mmchen 于 2016-10-5 18:12:54 发表了:

ydw0514 发表于 2016-10-5 16:57

首先是元老院内各种想法都有,张道长一直在装搜弄鬼,同样文总要当天使长。一开始我也写了女王就反对装神 ...

你很有意思哦

敢情你以为的古代株连政策是全家都杀掉啊?

当然历史上不是没有,但是全家全族都杀掉的谋逆大案是很罕见的,要上史书的,明朝只有一个:方孝孺。

株连政策,本来就是首犯杀,家属家族判刑流放充军。


ydw0514 于 2016-10-5 18:14:25 发表了:

光明龙骑将 发表于 2016-10-5 18:11

看来你是真看不懂我们在说啥,法理,指形成某一国家全部法律或某一部门法律的基本精神和学理,你应该去看 ...

不见得,马甲就是个滑头。嘿嘿。

而且我不明白我如何发对依法治国了,只不过我们对法律条文有不同看法而已


光明龙骑将 于 2016-10-5 18:14:56 发表了:

ydw0514 发表于 2016-10-5 18:14

不见得,马甲就是个滑头。嘿嘿。

而且我不明白我如何发对依法治国了,只不过我们对法律条文有不同看法而 ...

法理!


ydw0514 于 2016-10-5 18:17:48 发表了:

光明龙骑将 发表于 2016-10-5 18:14

法理!

什么法理?

法是体现统治阶级的利益的。


光明龙骑将 于 2016-10-5 18:33:24 发表了:

ydw0514 发表于 2016-10-5 18:17

什么法理?

法是体现统治阶级的利益的。

如果你对法的认识就是这句法的本质的话,那就没啥好说的了。再见,祝你的同人早日被采用


ydw0514 于 2016-10-8 18:24:19 发表了:

同时,梁公子带着玉源社的一帮人也在密益,林尊秀说道,这次巫盅之案,广州的地痞流氓为之一空,不是杀了,就是被拉去充军了,剩下的全逃之一空。四下小民算有个安定的生活了。黄禀坤想想这全是一个套路,髡贼在临高也是先杀土匪,保境安民,给百姓大户一点甜头,然后就勒索大户,小妾稅、小妾存量稅、仆人稅、仆人存量稅、田稅,还全他妈的累进制,士绅大户们也没有任何免税优待,真真要把士坤大户当做泥腿子一样看待,到时候就有你们这帮人看的了。他连忙说道这次广州大户们也连累不少,比如那何大户就身受那非人之刑,身死族灭那全是前车之鉴啊。吴侈在一边笑道:“你不知那何大户,外号何疯卵,一直为老不修,多年从事采补之道,不知害了多少女孩性命,真是明教败类。这次果然是天道循环,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结果报应在髡贼之手,这也是天意啊。”黄禀坤惊到:“那其他大户呢?”林尊秀:“其他大户也基本如此,全是土豪劣绅。”黄禀坤和梁公子对视一眼,心中全暗暗想到“想不到这髡贼心思缜密如此,一丝接着一丝,如天罗地网一般慢慢地紧上来,温水煮青蛙。看来大户士绅们都难逃毒手啊。”梁公子一锤定音说道:“髡贼如此可恶,他们如此做法,是先占民心,后毁我这大汉千年基业啊。他们不是要改朝换代,而是要以髡变夏,你看看这十字教和新道教全是乌烟瘴气,真是禽兽不如。”

梁公子又给黄禀坤使了个眼色,就带着黄禀坤出了门转向另一个别院,黄禀坤紧紧追上两步,说道:“我有一计,就说这雷神之火是十字教的妖术、而这阎罗之水是新道教的化尸水,雷神之火需要元男之眼做引,那阎罗之水更是元女五脏六腑所炼,这样可以一师两鸟。”梁公子又看了一眼黄禀坤说道:“此计甚妙,但是这种谚语一类实是不该我辈所想所为啊,但是为了髡贼,我再想想吧。”

实际上,梁公子不仅决定了要出这样的揭帖,还将计就计地准备写这样的揭帖,说什么文总王总不仅是什么紫薇下凡,而且 500 废全是无生老母坐下使者下凡。这样一石两鸟,不仅绝了士绅大户投髡贼之心,而且还能引起各种民间教门的群起而攻之。”

梁公子又对黄禀坤说道:“现在我带你去见复社的两位大佬张岱和方以智两位先生。他们全是全国士林领袖,一定要说动他们,只要能说动他们,全国士林江南豪族全看他们的眼色行事的。

梁公子带黄禀坤见了张岱和方以智两位先生,那黄禀坤那是又惊又喜,惊的是这两位名扬天下的大佬那么年轻,才三十来岁,连梁公子这等人物也要仰他们的鼻息,喜的是自己来广州不到半年,就有缘认识这样的人物,这来广州这一步走对了,搞不好我髡学大家的名声就快名扬全国了。

黄禀坤见了张岱首先拜倒于地,口言:“学生有缘面见两位老师,实乃三生有幸!拜见来迟,请恕罪。”

张岱这等人物这样的事情经的多了,就虚扶一下说:“不敢,不敢!兄弟我空有薄名,但在髡学上,尚有请教之处,兄弟你来自海南,对髡学深有研究,大可畅所予言。”

黄禀坤见张岱和他平辈论交,更是喜得浑身乱颤,连忙说:“不敢有劳两位大人不耻下问。”

张岱问道:“你这书中写道,你和刘进士一起一开始就组织抗髡。在秋赋上禀贴,参观芳草地。髡人就如此轻轻放过?事后有无其他之事?”

黄禀坤连忙回到:“刘进士是临高千年以来唯一的进士,一贯品行高洁。髡贼为了收揽人心,一直对他优崇有加。学生家中是乡土人家,一直结寨自保,对髡贼一直小心应付,髡贼也未刻意为难。”

“如何小心应付?”

“该交的粮款一直按时交齐,该出的劳力也按期出齐。没有任何折扣,也没有任何优待。隐田、挂户一概没有。”

“那刘进士呢?”

“刘进士家中本无多少田地,过去家中有不少亲族将田地挂靠他的名下,等丈田以后,也一概清理干净了。”

“你不是说髡人为了收揽人心,一直对他优崇有加嘛。”

“髡贼让他出任茉莉軒山长,还送了他一张轮椅,让他行动方便很多。”

张岱和方以智两位对视一眼说道:“按您说法这刘进士是位谦谦君子。我等两位一来想前往临高拜访那位前辈,并顺便前往海南一览,能否代为介绍。”

梁公子一听这个连忙说道:“两位公子乃士林领袖,千金之体,坐不垂堂,如髡贼贼性大发,两位失陷在那里,我岂不是千古罪人,这万万不可。”

方以智说道:“自古云百闻不如一见,这临高是必要一去的,而且髡人现在一来急于收揽民心,必不会留难我们。二是我们轻装俭朴,悄悄前往,快去快回。髡人必不知情。”

黄禀坤连忙说道:“髡贼罗网甚严,出入人员,必要检验,还要报户口。端得厉害,”

张岱说道:“你休要多言,我心意已决。”

黄禀坤心中一惊:“对方是何等人物,岂能听我所言。”

连忙说道:“两位公子既然执意如此,我自然校犬马之劳,请为前驱了。但是有一点请两位多看多听,少说为妙。”

“那是自然,这个依你只是见了刘前辈,那就会多问几句了。”

黄禀坤心中一想别刘进士所言不能如他们所意:“不仅他们,连带梁公子也怪罪于我。”就说到:“髡贼曾经对刘进士有救命之恩,虽然刘进士深受吾皇隆恩,品行高洁,对髡贼一贯不假以辞色。但是人之常情”

梁公子也第一次听闻此事。连忙问道:“髡贼如何曾经救得刘进士性命?”

黄禀坤说道:“刘进士身体一贯不好,一直不能行走。有次家中已准备后事了,夫人做主,请了髡贼大夫。那髡贼医术十分了得,不仅救得他的性命,现在身体也大有好转,已经能慢慢行走了。”

梁公子听得此言就说道:“这也没什么,髡贼医术高明,世人皆知,那时大夫曾经来广州挂牌行医,那真是万人空巷,救了不少人性命。”

方以智说道:“我等在江南也听闻磺按丸的大名,实乃神药也。这次前往临高,不知能够买的一些,也可送人啊,已不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图。”


华夏贵胄王保保 于 2016-10-9 01:02:47 发表了:

ydw0514 发表于 2016-10-5 16:57 首先是元老院内各种想法都有,张道长一直在装搜弄鬼,同样文总要当天使长。一开始我也写了女王就反对装神 ...

腐道长只敢对会道门和被蛊惑愚妇愚民用,你看他怎么向小正太们解释法拉第笼原理的。文总把他《小职员穿越记》那套藏得干干净净


ydw0514 于 2016-10-9 10:09:13 发表了:

华夏贵胄王保保 发表于 2016-10-9 01:02

腐道长只敢对会道门和被蛊惑愚妇愚民用,你看他怎么向小正太们解释法拉第笼原理的。文总把他《小职员穿越 ...

你说的对,我也只敢对愚妇愚民用。后面方以智就看明白了,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