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176大概参考了龙治民案吧

北朝旧贴 | 中正平和罗姆尼 | 8/15/2020 | 共 2300 字 | 编辑本页

中正平和罗姆尼 于 2016-9-26 01:52:38 发表了:

闫淑霞挪到门前指了一个地方。王扣成他们有点不相信,因为闫淑霞指的地方离门槛还不到一米。谁家会把萝卜窖挖在出门落脚的地方呢?王扣成叫赵新田找人取锨挖挖看。一个民兵挖了几锨以后,突然停了下来。

“咋了?”赵新田问。

该民兵没有回答,他显得很紧张。只见挖出的土里含有一些尚未腐化的苞谷叶。

“挖呀!”赵新田催促道。

那民兵接着往下挖,踩锨的脚老在锨上打滑。更多的苞谷叶被翻上来。当又一锨土被翻上来时,那民兵突然向后一退,像蛇蝎缠手一样哇的大叫一声,把锨一扔逃离了现场。

围观的村民哗的涌上来,又被干警和民兵挡住。

夕阳之下,只见那锨的锨头上,粘挂着什么东西,再看所挖之处,有一些红色的液体泛上来,将泥土浸湿。

王扣成又叫来几把锨,先不深挖,而向四周开掘,直到不见苞谷叶为止,清理出一个长 3 米,宽 2 米的场地。然后下挖……

表层敷土很薄,只有两公分,然后露出一层苞谷杆。刚才那个民兵之所以迟疑了一下,是因为锨头感觉到了苞谷杆的弹性,而他以为是触及到了实质性的东西。

现在,苞谷杆被揭开了……围观的村人中胆大的,不顾一切的冲破封锁线涌过来,顷刻又炸了巢似的惊呼着散开去!

打眼一瞧就有八九具尸体,是用当地人码柴禾的码法码的,码得很整齐,头足彼此交错倒置,因而十分紧凑,但从边际可见下面还有一层或不止一层。

包括在场的指挥者们,再也无法保持哪怕是表面的镇定,他们怔怔望着尸坑,一时不知该下达什么样的指令。倒是一些干警和民兵在惊愕之余仍未忘记维持秩序。实际上秩序已无需维持,人群哗然之后,便是一片寂然,现场内外的一切仿佛像影片中的定格一样,都凝然不动了,甚至连空气也凝固了。

人们都被噩梦般的场景魇住了。

然后人们从魇中渐渐苏醒,首先是人群中的为父母者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孩子,急忙搭住孩子的眼睛,匆匆带他们离开现场。而现场勘察的负责同志终于发出了如下指令:暂时停止勘察,立即上报省厅!

不久,武警大队一个排警力荷枪实弹从县城乘车赶来,封锁了现场。同时另有一连在城内随时待命,军分区独立连亦处于戒备状态。地区 处与现场开通了无线电话。

-----------------------

临高:

“沿着边缘挖,别太用力。”高重九就吩咐道。

一个仵工挖了几锨以后,突然停了下来。

“这么?”乌项问道。

仵工没有回答,他显得很紧张。只见挖出的土里有一些已经黑了芦席残片。

这下更坚定了他们的判断。下面就是埋尸地点!

高重九叫仵工继续挖,覆土不厚,不过一尺多,去除覆土之后露出一层已经腐烂的七零八落的芦席碎片,已经黑。但是,在边缘依旧可以看到石灰的残留。

几个仵工接着往下挖,踩锨的脚老在锨上打滑。更多的芦席残片被翻上来。当又一锨土被翻上来时,仵工突然向后一退,像蛇蝎缠手一样哇的大叫一声,把锨一扔逃离了现场。

正在搜索现场的警察哗的涌了上来,高重九道:“乱什么?”他赶过去一看,只见那锨的锨头上,粘挂着什么东西,再看所挖之处,有一些红黑色的液体泛上来,将泥土浸湿。泥土里混杂着许多芦席的碎片。

让仵工丧魂落魄的是泥土里伸出了一只黑的小手。

“混蛋!”高重九听到有个警察在咒骂。他脸色铁青,道:“继续挖!快!”

随着覆盖的泥土被不断揭去,芦席碎片已经遮盖不住下面的尸体,只见一只小小的胳膊从破了洞的芦席里直挺挺的伸出来,僵直的伸向空中。

仵工们加快了动作,芦席被全部揭开了,因为好奇放下了手头的工作围观过来的警察和国民军们看了一眼便瞬间将面孔转了过去。

他们中有许多人经历过战场上的尸山血海或是在从逃荒路上满路饿殍身上踏过。但是谁也未见过这么凄惨恐怖的场景。

打眼一瞧就有四五具****的尸体,是用码柴禾的码法码的,码得很整齐,头足彼此交错倒置,因而十分紧凑,但从边际可见下面还有一层或不止一层。

这些尸体虽然已经不同程度的腐化,又混杂着泥沙,大多个头矮小,看身材不是女子便是儿童。有的甚至相当的幼小。更可怕的是,不少尸体肢体不全,和从天字三号房里挖出来的尸体相似。

在场的指挥者们,再也无法保持哪怕是表面的镇定,他们怔怔望着尸坑,一时不知该下达什么样的指令。人群哗然之后,便是一片寂然,现场内外的一切仿佛像影片中的定格一样,都凝然不动了,甚至连空气也凝固了――人们都被噩梦般的场景魇住了。

乌项紧张的摸了摸自己的帽子,下达了指令:暂时停止勘察,立即上报市局慕局长!

不久,国民军又派出一个排荷枪实弹从城内赶来,彻底封锁了现场。同时另有一个连对客栈所在的海皮上的街道进行了封锁,严禁任何人出入。警察开始挨家挨户的盘查,搜索可疑人员。


Scat 于 2016-9-26 07:56:07 发表了:

采生案的后续大概应该是要刺杀髡贼什么的,说不定幕后黑手是梁公子或者肇庆方面


可乐加冰块 ② 于 2016-9-26 12:27:10 发表了:

我看到这段章节当时也想到了,吹牛这是生生要做成震惊元老院,震惊整个广州的重特大连环凶案啊!


实话实说萨哈夫 于 2016-9-26 13:13:10 发表了:

好好好,大案要案株连甚广,统统发配劳改!


不沉的经远 于 2016-9-26 15:10:04 发表了:

不仅是凶案,还是政治案件,一些伪明死忠分子,利用沟渠图和巫蛊之术,来对付髡贼。


真红骑士 于 2016-9-26 15:11:29 发表了:

不沉的经远 发表于 2016-9-26 15:10

不仅是凶案,还是政治案件,一些伪明死忠分子,利用沟渠图和巫蛊之术,来对付髡贼。 ...

结合沟图,第一反应是国土炼成


不沉的经远 于 2016-9-26 15:16:25 发表了:

真红骑士 发表于 2016-9-26 15:11

结合沟图,第一反应是国土炼成

也可能是为了潜入,或者在刘大人治所下面的沟渠里埋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就是不知道听到这个的张小妹子害怕下需不需要刘叔叔安慰下……


赤色 MA 于 2016-9-26 17:33:59 发表了:

Scat 发表于 2016-9-26 07:56

采生案的后续大概应该是要刺杀髡贼什么的,说不定幕后黑手是梁公子或者肇庆方面 ...

我觉得姓梁的可能性比较大,明朝官员应该还不至于这么愚昧,而且这种案子无论结果如何,真捅出来朝廷的脸面不说,牵涉的官员前途绝对完蛋,应该不会有人会冒这份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