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看到罗天球和赛青霞,真可惜可怜可恨哟

北朝旧贴 | ManAndBayonet | 8/15/2020 | 共 9726 字 | 编辑本页

ManAndBayonet 于 2016-9-4 15:48:54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ManAndBayonet 于 2016-9-4 15:52 编辑

有点小感想:

1.那个"小玉儿"印象挺深的.两个小男孩互爆菊花么?

2.一个人的命运啊,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进程.这种直白的故事果然比一般才子佳人的故事触动我心.

3.不明白罗天球这类人为什么如此"顽固".FBJ 不滥杀颇有仁义之风的名声应该早传到珠江口一带了.从现实角度考虑"负隅顽抗"没有必要啊.


knifers 于 2016-9-4 16:52:43 发表了:

3.不明白罗天球这类人为什么如此"顽固".FBJ 不滥杀颇有仁义之风的名声应该早传到珠江口一带了.从现实角度考虑"负隅顽抗"没有必要啊

因为人家爱国啊。一个爱国士绅为了国家抵御外贼入寇不是理所当然么。元老院也是如此,“爱的不是我的国,爱国越深越反动”


自由的 lu 于 2016-9-4 19:16:38 发表了:

干死姬信!


de9000 于 2016-9-4 19:40:43 发表了:

knifers 发表于 2016-9-4 16:52

3.不明白罗天球这类人为什么如此"顽固".FBJ 不滥杀颇有仁义之风的名声应该早传到珠江口一带了.从现实角度考 ...

和爱国没啥关系,其实就一句话:土霸王要维护自己的领地。


肥仔曙 于 2016-9-4 19:49:00 发表了:

这位王将军估计也是类似于罗老爷一样,都是拼死保护自己利益的土豪。https://bbs.northdy.com/thread-639446-1-1.html


knifers 于 2016-9-4 20:24:17 发表了:

de9000 发表于 2016-9-4 19:40

和爱国没啥关系,其实就一句话:土霸王要维护自己的领地。

爱国不就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么。。如果国家要搞禁锢思想把上网谈过军政的死宅统统送集中营,难道这里还会继续拥护国家不成?


天青地白 于 2016-9-4 20:51:55 发表了:

knifers 发表于 2016-9-4 20:24

爱国不就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么。。如果国家要搞禁锢思想把上网谈过军政的死宅统统送集中营,难道这里还 ...

你在说从孙中山到毛泽东都不爱国?


knifers 于 2016-9-4 20:53:28 发表了:

天青地白 发表于 2016-9-4 20:51

你在说从孙中山到毛泽东都不爱国?

他们爱的是自己的国。。不是别人的国。。


天青地白 于 2016-9-4 20:58:05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天青地白 于 2016-9-4 21:06 编辑

knifers 发表于 2016-9-4 20:53

他们爱的是自己的国。。不是别人的国。。

你知道是这样,就不用在 2 楼玩文字游戏了。

原因就是他们身为土霸老爷,如果随便来个阿猫阿狗就纳头便拜,还能保住家产?至少也要打一打,后面好谈谈价钱。


A123IKU3 于 2016-9-4 23:55:02 发表了:

我当时看一直觉得青妹子是单相思,罗天球感觉都没正眼看过她几眼…


Gressxp 于 2016-9-5 10:55:21 发表了:

knifers 发表于 2016-9-4 16:52

3.不明白罗天球这类人为什么如此"顽固".FBJ 不滥杀颇有仁义之风的名声应该早传到珠江口一带了.从现实角度考 ...

阴阳怪气很好玩?


忠于人类古尔德 于 2016-9-5 22:29:11 发表了:

有什么可怜的?


扛粪叉的熊 于 2016-9-6 12:49:33 发表了:

青霞姑娘已经臭了吧


气持样 于 2016-9-6 12:53:15 发表了:

因为有妹子你才可惜的吧?


真红骑士 于 2016-9-6 13:37:34 发表了:

knifers 发表于 2016-9-4 16:523.不明白罗天球这类人为什么如此"顽固".FBJ 不滥杀颇有仁义之风的名声应该早传到珠江口一带了.从现实角度考 ...

说起来,髡贼不嬗杀的名号恰恰是这次战争之后才传出去,之前有几个人熟悉髡贼?,


jiang12ning 于 2016-9-8 18:11:00 发表了:

元老院最恨的就是这种存在人身依附的土财主,早晚背元老院干死


笑看风云淡 于 2016-9-8 18:25:46 发表了:

自由的 lu 发表于 2016-9-4 19:16

干死姬信!

干死姬信的话,元老院真的药丸,法律上都厚此薄彼怎么服众


czernobog 于 2016-9-9 14:07:16 发表了:

笑看风云淡 发表于 2016-9-8 18:25 干死姬信的话,元老院真的药丸,法律上都厚此薄彼怎么服众

干死姬信!

丫是混入法律工作者队伍的小白帽!


plhsj 于 2016-9-10 11:23:54 发表了:

你才看到第三部,归化的太晚了


可乐加冰块 ② 于 2016-9-12 11:02:47 发表了:

一个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小姑娘,现在恐怕连身上的尸虫都已经饿死了吧。


下水道里的鳄鱼 于 2016-9-12 19:54:03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下水道里的鳄鱼 于 2016-9-12 19:56 编辑

如果大明有“基层团练建设评比专项活动”的话,三良市肯定能凭实力夺得东莞县甚至是广东省评比第一的光荣称号。

按照肇庆总督衙门发出的《关于在全省范围内加强团练建设的通知》,从省城巡抚衙门发出的《全省团练建设的几点指导意见》和县衙门发出的《我县团练建设纲要》这三个文件的指示精神,三良市的团练建设可谓是走在全县的前列。

当然,在这个时空没有叫这三个名字的文件,但是类似内容的文告、札子之类的东西还是有得。从巡抚衙门发来的札子详细的阐述了各村寨应该怎么组织团练:每户的 16 ~ 60 岁的男丁都要登记入册,三丁抽一丁参加常备军事训练,男丁少的家庭可以几家推举一丁。甲长要起到“先锋模范”作用,也就是说,每个甲长要充当“练头”,亲自带领勇丁打仗。各村镇都要设立公所,由当地缙绅出任公所团总。乡勇们每天要操练,白天巡逻,晚上站岗,对周边的河道和道路严加监视。同时规定了各村之间的联络信号,一声号炮是提醒各村周围有可疑状况,号炮加上天鹅喇叭是贼人即将到来,炮声加上喇叭和鼓声,就是敌已经到寨前。

沿海沿江的村落都要修筑防御工事,工事的图样和标准也发到了各公所。大致是要求深沟高堤,沟必须深 12 尺,宽 20 尺。堤岸高 30 尺,任何有可能的地方,其堤岸上都要安装竹篱笆,竹篱笆至少要 6 尺高,顶部必须削尖抹上粪便。凡是要修筑墙垒的,墙高不能少于 12 尺,厚度不能少于 1 尺 2 寸。沟渠上要架设吊桥利于百姓出入。修筑篱笆或者围墙的,要修筑可供守卫的大门供出入等等细节一应俱全。

三良市的团练公所掌握的的操练乡勇有三百人。加上市镇上各家大户的家丁仆役,有五百多人可以随时厮杀。这些人每天都进行操练,每月还有一两银子的安家费,虽然没有见过仗,但是士气很旺。

这部分人之外,必要的话把全市的百姓里 16 ~ 60 岁男丁全部武装起来还能有好几百人可以守寨。至于板刀、竹矛都是各家必备,官军的长枪弓箭之类的制式武器公所里从各卫所和周边的衙门那里购买了不少,各大家都有自己私库储备,铁匠铺也能继续打造。

三良市从县里买了几门大炮,后来罗天球嫌县里的大炮质量太差价钱还贵,买了铁料让本镇的铁匠自己铸造火炮。七七八八的也造了四五十尊大大小小的铁炮。放在各处寨墙上。又造了许多单眼铳、三眼铳。这里靠近澳门,罗天球从广州还搞到了几十支葡萄牙人的火绳枪。

只是没有铠甲――这东西属于禁品,就算罗家也没路子购买上好的铁甲。若是缝制捶打棉甲,广东这地方大多数时候又实在没法穿用。不过有没有铠甲罗天球并不在意。这里地形复杂水面特多,穿着铠甲打仗反而不方便。

至于壕沟篱笆围墙之类,三良市早有预备,时时加以修缮加固,又从全镇征银,再添修了四座坚固的碉楼。这新起碉楼的底座全用粗笨的上百斤大条石垒砌了好多层,专门防着被掘洞攻破,碉楼主体采用防倭兵略上所讲的有底基三尺上端两尺的夯土墙,外面再用严丝合缝的青砖抹上糯米灰泥砌成护壁,除了顶部建筑稍用些木料之外,四面全都用上好的青砖条石包裹。

碉楼里有几个水缸、米缸、盐缸和腊肉,还有口井,备有半个多月的粮食,守御器械如礌石、弓弩和火药铅子都是足量储备,不但可以居高临下的瞭望和炮击进攻的海贼土匪,万一镇子被攻破,还能让民壮进去躲避继续坚守。

罗天球出面和邻近的几个村落结成了联保,言明一处预警,各处都来增援。三良市因为兵强马壮,附近的村落都愿意和他结好。所以周边十来个村庄都和三良市进行“联保”。一旦有事,各村可以集结起几千人来。

这一番布置虽然称不上固若金汤,在东莞县里也算是数一数二的了。他在公所里和充任委员的士绅们一起谈话,又见了统带乡勇们的头目和各家的子侄,说了些勉励的话。最后,又单独和罗和英单独见了一面,告诉他明日到县里去统带乡勇。罗和英听说有这样的好事,连连给这位族伯请安道谢,说了一筐子奉承话。

虽说看起来整个三良市没有什么让他担心的地方。惟一让罗天球担心的是能够带领乡勇打仗的人不多。公所有聘请乡勇教头之类的人物,但是这教头上个月突然发绞肠痧急病死了。如今还没有人来接替。各家士绅大户的子弟里能舞枪弄棒勇悍敢战的人也有几个,却没有经过什么真阵仗――仅仅能打还不足以带领乡勇打仗。至于乡勇的头目,大多是各家的家丁之类的人物,不见得有多少真本事。没有一个经验丰富有实战经验的武师打头,他实在放心不下。

“开出了十八两银子一个月的价钱,倒是来了不少人,”公所的团练委员,本镇的一个乡绅袁开榜叹道,“一试射箭的功夫,全都不行。都是些耍拳脚卖药丸骗饭吃的江湖废物。”

袁开榜也是个武秀才――不过明末的武科举流于形式,徒有虚名的成份很大,即使是武举人也没有人多少看重。一般孔武有力的大户乡绅子弟,花几个钱弄个武秀才、武举人之类的功名并不难。

他还不算是徒有虚名的,至少他的马家大枪功夫从小受过福建的名师指点,练起来颇有功架,还专门请师傅教习弓箭,经常带领着家丁打猎练准头。且有一股勇悍不怕死的劲头。几年前与小股水匪的冲突中他带领团丁接阵,用弓箭当头射杀一贼,大枪下刺死三贼。之后名声大噪。因而袁开榜颇为自得,自诩为三良市的“干城”。在镇子上横行无忌,连罗家的人对他也要礼让几分。

罗和英在团练局里常和这二楞有摩擦,罗天球把他举荐到县团练局去,即是提携他也包含着把这两个对头分开。免得摩擦愈来愈大。

乡勇教头不但要能带着乡勇厮杀,而且武艺要高,各种长短器械都会几手,首重军中的射箭功夫,必须有守城中射杀贼首和悍贼的准头。

明末的乡勇一般不用排兵布阵的厮杀,最重小群混战和守御土寨。其中又以守寨为重,弓箭是乡勇们的首要武器。

一般的江湖武师,耍刀弄枪或许还能拿得些出手本领,可是考较步射的功底就不行了。即使实战武艺精娴的镖师,因为护镖的性质决定,多用杀伤力不大的短弓小箭和弹弓,很少有人对军中强弓有造诣的。公所里招募几个月,还是没找到合适的。


下水道里的鳄鱼 于 2016-9-12 19:58:04 发表了:

罗家的租院很大,围墙和其他院落一样,全部是砖石砌成的。墙头和门楼都很高――这是防备着仇家投掷引物纵火,租院里到处是稻谷、谷壳、米糠和稻草之类的东西,很容易被人点着火。高墙就是必须的防备措施。门楼很厚,有两道厚厚的包着铁皮的大门,里面用碗口粗的四条大杠子顶上,用斧子、木棍是砸不开的,门口上有小阁楼,必要的时候,家丁们可以爬上去通过射孔射击。

遇到荒年农民们起来暴动抗租或者土匪进了市镇,大门一关用土袋杠子堵住门洞,院墙上密密麻麻的弓箭、鸟铳守备着,曾经有几股海匪联伙来攻,上千水陆各道的好汉把三良市围了四五日,抬出棺材装上火药炸开寨子外墙,在街市里又烧又杀闹了好久,可究竟没能冲进罗家的大院来。

不仅是租院,罗家所有的院落都是按照这样的标准修建的。各处大门关闭之后,罗家大院就俨然一个城中之城了。而罗家的各个院之间则有夹道相连。天亮夹道里的内门打开,就是连成一个整体。天黑之后各门落锁就自成天地。

罗天球穿过夹道,来到租院里。租院的大门敞开着,中间是一大片的砖石空地,但是此刻空无一人――交租的时间还没到。院子周围是一排排房子,这是租院的账房们办事和居住的地方,正中是验租的地方,带着罩棚的三间敞厅,门前按着几把大秤。各种箩筐、扫帚、草袋堆得山一样高,都是为收租准备。

罗天球看了看,觉得还算满意。办事的人做事情上心。他点了点头表示满意,又往后院而去。

租院的后院,就是堆放粮食、稻草的的仓库。一座座仓囤收拾的很是洁净。罗天球问了问去年的存粮还有多少,他自己心里另外有账,当听管事的报出来的数字大致和他的记忆不差的时候他感到满意。罗天球随意叫人打开一座仓库,查点数不是账库两清。看看存粮的种类和质量有没有差异。

其中有几座库他发觉有明显的问题,粮食总数对,但是粮食陈化的很厉害――他记得这批粮食上年他验看的时候并没有太严重的陈化。罗天球冷笑一声,不用说又在玩李代桃僵的把戏了。他扫了一眼哈着腰跟在身后的几个人。“狗改不了吃屎”这句话忽然涌上了他的心头,要说这几个人,哪个不是受了他的大恩的?有的人还和别有“情缘”――管这几座库的管事孙玉霖原本是他的书童兼娈童,当年他很是宠爱这“小玉儿”,俩人亲昵更过于夫妻。后来“小玉儿”年龄大了,才出来当了这粮库里的优差。没过五年的功夫,原本俊俏可爱的少年变得又肥又粗不说,监守自盗的本事也学得差不多了!

罗天球没有当场发作,他这个人阴毒狠辣,但是从来不轻易的表露出自己的真实想法。最近二年他没有象过去一样对手下看得紧了――水至清无鱼。何况世道渐渐有了乱相,对下人过于苛刻只会招引小人的记恨。万一有人就此起了歹心勾引匪盗作内应,后果就会非常严重。


下水道里的鳄鱼 于 2016-9-12 19:59:10 发表了:

一条单桅帆船,张着打满补丁的帆,缓缓的驶入了一片河湾里。帆船的船头上站着一个缙绅模样的中年人,他虽然面上故作镇定,但是眉眼间却不时透露出焦虑来。

河湾里长满了芦苇,沿岸却长着许多的橘子树,挂着许多青绿的橘子。橘子树之间却竖立着密密麻麻的竹篱笆,有一人多高,上面削尖抹得黑糊糊的,倒是不很起眼。

船继续向里走,拐入了一条狭窄的河道,青翠茂密的橘子林间,一座高大的南式八面风碉楼从树顶浮现出现。碉楼是用上等灰砖砌得,三层足足有四五丈那么高,顶部还有奇特的装饰――那是中国传统建筑中没有的悬空阳台。

阳台上,有几个手持木枪,挂着号角的乡勇,还挂着面铜锣。

中年人没有观看这难得一见的景象,而是打量着河道两岸的地貌。

这里沿岸到处是橘子树。船只行到河道终点的时候,一座石桥横跨两岸。桥下,是木制的水闸门,现在正敞开着,但是河面上却悬着一条粗大的铁链,拦阻着过桥的船只。

桥是上好的麻条石板和灰浆层层垒砌的,经过十几个年头依然很坚固。桥面上有一座过桥风雨楼,原本是四面敞着的,如今面对河道的一面已经被沙土包封住,再用大木桩夹着厚木板严密堵塞起来,上面还留出了观察和射击的张孔,只不过现在用抹泥草帘遮住,外来人看不到后面的布置。

帆船落下了船帆,几个船夫合力,将桅杆放倒。准备过桥洞了。

几个乡勇或站或蹲的在桥头放哨。看到帆船的到来,有人站了起来,拍打着衣服上的尘土和草叶。

当他们看到船头上挂着的用馆阁体大书的“万历己未广东乡试举人”和“罗宅”的两盏白纱灯笼的时候,每个人都离开恭恭敬敬的先站直了身子,然后低头弯下腰。这是本镇的罗老爷的行船回来了。

一个乡勇头子张望了下,想开口问一句。看到罗老爷本人正站在船头,赶紧大声的呼喊对面的人松开缆绳把铁链沉下去让船通过。

船夫几篙子下去,船便安静的穿过桥洞,进入了一片石驳岸的水塘。沿岸都是层层叠叠的房屋和街道,只有北面已然是茂密的橘子林。隐约可以看到竹篱笆。一条河流穿过街道流入水塘,河口有一处舂米的作坊,正发出轰隆轰隆的舂米声。

这里就是珠江三角洲东莞县的一个普通的市镇――三良市,有六百多户人家,大多种植水稻,不过正如大多珠江三角洲的村镇一样,这里也被新生的商品经济的浪潮所波及,三良市除了种植水稻之外,还把愈来愈多的土地用来种植靛蓝、烟草。环绕市镇的大片橘子林也为村民们带来了可观的收入。每到收获的季节,前往县城和集市的航船每天都满载着农产品运出去,带回来稻米、食盐和各种日用品。

虽然最近水面上不甚太平,但是此地距离省城不远,海盗们很少会深入到珠江这么远的地方来进行抢掠,有的只是一些小股的水匪而已。三良市的百姓们在镇上缙绅们的组织下办了团练,造了火炮,还修筑了竹篱笆。虽然遭遇过几次河盗水匪的侵扰,都没有什么损害。

水塘里,泊满了大大小小的船只。这里和大多数村镇一样,几乎没有陆路,人行货运大多依靠水路的交通。四面环水,到处是河汊、港湾和水田,犹如一个小小的孤岛。集镇里的房子不太规则的毗邻着,街道也有些弯弯曲曲。这里有三条东西街和四条南北街,街道之间还有许多小弄连接着。街的南面是一个打谷场,兼作集市用。紧挨着打谷场的就是一大片的水塘。等于是三良市的港口一般。

街上有二家米行,三家席、一家当铺,一座渔栏、一座酒坊和一座牙行,此外还有大大小小的酒馆、饭铺、小客栈、茶居,有肉铺、豆腐店、药铺、杂货铺、铁匠铺,还有绸缎庄、裁缝店、洗染坊,打谷场边上有木材铺、修船坊……有说鼓书的,唱曲的,唱戏的,玩杂耍的。虽然没有妓院,却有十来户“私门头”,……每逢集日,叫卖声、唱曲声。吵闹声就象个大蜂房,汇聚成一片嗡嗡的喧嚣。


下水道里的鳄鱼 于 2016-9-12 20:03:17 发表了:

俺觉得吧

这种举人老爷的文化威势,政治、经济地位和军事独立性

髡贼容不下他


下水道里的鳄鱼 于 2016-9-12 20:04:15 发表了:

这位船上的罗老爷,正在本镇的头号缙绅,名叫罗天球。

罗天球是万历末年的举人,有功名在身不说,他家还是本地的老户,不但族丁人口众多,秀才举人颇出过几个,罗老爷的太爷爷也曾中过举人,祖上出过几任州县官员,因而家中也算耕读世家,几代人颇为勤力,积下了万贯钱财,蓄养了许多家生子的丁壮看门护院,三良市深处湾汊之中,官府也少来往,与其说是大明的江山,不如说是罗家的封土一般。

罗家的轿子车子已经在码头等候,罗老爷本日里外出回来,下船之后总要在驳岸上小站片刻,环顾四周,再跺跺脚松快下筋骨。然而今天他没有这般兴致,直接钻入轿子走了。

轿子抬过牙行街――这条街最早就是的商行就是罗家开设的牙行,罗家当年发迹就是靠着他家祖辈上暴力垄断这里的席草生意开始发家。四五代人的功夫,终于从一个小土棍变成了本地的数一不二的衣冠人物。

这家牙行的房子还是在罗天球的父亲在世的时候重修过。高屋建瓴,很是堂皇。不过几十年下来,上面的金字招牌在阳光下有些发黯,罗天球心中一动:该重新鎏金了!

罗家的大宅,在三良市的西北角,乌压压的一大片房子,看上去气象森严。不仅有住宅,还有专门的“仓房院”、“收租院”、“管事院”和“群房院”。其中仓房院专门收存各种货物日用品。

收租院专司收租过秤,存储夏秋的粮食,各庄的靛蓝、席草和杂色农产;管事院负责管理罗宅名下的分布多地点产业;群房院是供罗宅的家丁、仆役、下人和伙计们分等级有序居住。大小房屋鳞次栉比,里外足足有百间之多。

青砖的门墙,门前有一大片石板铺设的空场,此时站着十几个各房的管家、司事、师傅和长随头目之类的人物,个个青衣皂帽薄底快鞋,装束打扮整齐俐落。轿子一落,在领头的管家的一声:“恭迎老爷回府”的喊声中,所有执事人等一起跪下请安磕头。


下水道里的鳄鱼 于 2016-9-12 20:05:00 发表了:

俺觉得吧

吹牛写了“收租院”三个字

基本上就已经定性了,甚至是判了罗老爷的死刑


下水道里的鳄鱼 于 2016-9-12 20:08:46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下水道里的鳄鱼 于 2016-9-12 20:12 编辑

管事们一个个目瞪口呆,罗家大约是以为土棍出身的关系,就算是成了绅士,家主行事也多半心狠手辣,罗天球更是不让乃祖,当初和人争田地的时候,暗中指使人打死对手的事情也不止干过一次,至于私设公堂,私刑拷打拘押几个泥腿子真不算什么。远近几十里,谁不知道罗家的催问所是个“阎王殿”、“二衙门”。

“老爷这,是不是太便宜他们了”西偏院的管事樊进口吃起来,“这,会不会损了我们罗家的威风……”

“叫你放人就放人,你是老爷还是我是老爷。”

“小的不敢,小的不敢,”罗进见罗天球面无表情,知道他说话口气越是淡越有可能随时发作。赶紧连滚带爬的去放人了。

一会功夫,从催问所里放出了百来号人――人数实在多了点,罗天球默不作声,他知道这里有许多是手下人私下抓来的。手下得力的管事随从们,在这一带个个都是无法无天,有私下放债的,有开赌抽成的,也有包揽词讼的……个个都不是善茬。罗天球一贯秉承自己吃肉,下人们喝汤的思路,只要他们不闹出人命来,就随他们去,有时候事情闹到了官府,他还会亲自递帖,送保状来维护奴才们。过去他不觉得这有什么:几个泥腿子还怕他们闹出花样来?当官的是他都摆平的了,泥腿子没钱没势,打官司打上一百年也赢不了。就算遇到灾荒年闹事他也不怕,光家丁他就有一百多人,还有三良市的乡勇,小规模的民暴,他自己带上乡勇就能镇平,大规模……他把镇门一关,泥腿子们也根本攻不进来,官兵也觉得此地险恶不会来,泥腿子闹事就是闹大也不在意,用不了多久要么自行散了,要么就给官兵灭了。

然而现在来了这伙澳洲人。他从县里听说了许多澳洲人的事情,知道这些大股海贼颇有些章法,软硬不吃,油盐不进,攻城拔寨易如反掌,而去特别擅长“招引奸民”。罗家这些年在周围结下的大大小小的仇怨多如牛毛,万一出了几个不知死活的奸民去煽动澳洲人来攻打三良市破罗家院子充军需,那就麻烦了。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露出了不快的神情。他甚至有一种脚下的根基正在摇晃的感觉。然而此时他即不便发作也无法发作。毕竟他家百十年来一直在这样干,有其主必有其仆。这点上罗天球还是很清楚的。

想到这里,他愈发痛恨髡贼,髡贼犹如一场猛烈的飓风,将他家几代人营建的高楼一下吹得摇摇欲坠起来。而这楼里的人只怕也起了异心,稍有波动就会一个个夺路而逃。


下水道里的鳄鱼 于 2016-9-12 20:14:22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下水道里的鳄鱼 于 2016-9-12 20:16 编辑

以上

吹牛的设定就是让澳洲人来做罗老爷克星的……

俺都怀疑当年是不是吹牛看了让子弹飞,五代家业罗老爷就这么被髡贼给破碉楼挂墙头……

髡贼完全可以对罗老爷说,钱粮对我不重要,地盘对我也不重要,没有你,对我很重要

青霞那是……髡贼五百暂时还没能力到进行争取广大敌占区底层群众的拥护,这个……难道将来成立一个白区组织


下水道里的鳄鱼 于 2016-9-12 20:29:47 发表了:

肥仔曙 发表于 2016-9-4 19:49

这位王将军估计也是类似于罗老爷一样,都是拼死保护自己利益的土豪。

https://bbs.northdy.com/thread- ...

这位王将军的身份不同啊,少不知书,还是绿林出身,在明代的社会里,就是个出身不明的破落户,土豪起家,乱贼从良……

罗老爷可是吹牛设定的真版的万历年举人,青得一衿的人物,正港的团练

如果在清朝,王将军撑死就是大头羊、冯子才,先乱贼再投官军,罗老爷八成是湘军里面举人领兵,曾国藩身边的亲信了

脑洞点,王将军在临高位面,就是罗老爷手下一个慕名而来的乡勇教师爷……


肥仔曙 于 2016-9-12 20:50:48 发表了:

下水道里的鳄鱼 发表于 2016-9-12 20:29

这位王将军的身份不同啊,少不知书,还是绿林出身,在明代的社会里,就是个出身不明的破落户,土豪起家, ...

南明时代礼崩乐坏,很多广东各地县令的都是举人大挑就算了。陈子壮等几位其实也没有科名,所以,胡乱将就则个吧。


footmanbac 于 2016-9-16 23:56:26 发表了:

自由的 lu 发表于 2016-9-4 19:16

干死姬信!

姬信才是那个真正有可能利用土著翻云覆雨的. 届时登高一呼, 天下云集响应,嬴粮景从, 把元老挂上路灯


自由的 lu 于 2016-9-17 07:47:10 发表了:

footmanbac 发表于 2016-9-16 23:56 姬信才是那个真正有可能利用土著翻云覆雨的. 届时登高一呼, 天下云集响应,嬴粮景从, 把元老挂上路灯

...

哈哈哈哈哈


czernobog 于 2016-9-17 20:44:52 发表了:

footmanbac 发表于 2016-9-16 23:56

姬信才是那个真正有可能利用土著翻云覆雨的. 届时登高一呼, 天下云集响应,嬴粮景从, 把元老挂上路灯

...

说得对!姬信迟早要走到元老院的对立面,还是早点给他发盒饭好,就让青霞的妹妹紫霞一峨眉刺给他个痛快吧~


锦衣卫纪纲 于 2016-9-17 20:52:54 发表了:

czernobog 发表于 2016-9-17 20:44

说得对!姬信迟早要走到元老院的对立面,还是早点给他发盒饭好,就让青霞的妹妹紫霞一峨眉刺给他个痛快吧 ...

他一个人玩不出军用化学毒剂。光这一条。他就算是张角重生也没用。

500 废在怎么废物,,,,在面对成千上万的意志坚定的穿越者带领的反贼时,是好不会客气的


footmanbac 于 2016-9-18 10:10:05 发表了:

czernobog 发表于 2016-9-17 20:44

说得对!姬信迟早要走到元老院的对立面,还是早点给他发盒饭好,就让青霞的妹妹紫霞一峨眉刺给他个痛快吧 ...

他解释潜伏在教育系统搞这个土著权益保护协会是什么目的,洗脑收买人心两手抓想干什么。拆元老院的台养自己的人望是不是居心叵测?虽无显迹,也是意欲为之。建议收编他的土著权益保护会,将其调离教育系统到治安法庭工作,天天判土著罚款,劳教,鞭刑,啥时候名声臭到家了在从新安排其他工作。


为了吃饭,前进 于 2016-9-18 12:57:33 发表了:

footmanbac 发表于 2016-9-18 10:10

他解释潜伏在教育系统搞这个土著权益保护协会是什么目的,洗脑收买人心两手抓想干什么。拆元老院的台养自 ...

去帮助指导并且监督符有地算了。


刀枪不入石志奇 于 2016-9-19 12:01:59 发表了:

你们啊,不要老把陈年旧账翻出来想搞个大新闻……


sth4nothing 于 2016-9-19 15:03:47 发表了:

罗天球又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怜赛姑娘死得冤。


雷神 于 2016-9-19 22:04:22 发表了:

footmanbac 发表于 2016-9-18 10:10

他解释潜伏在教育系统搞这个土著权益保护协会是什么目的,洗脑收买人心两手抓想干什么。拆元老院的台养自 ...

我操!这还真有当年大字报的风范。

反正无论你干什么都能给你扣上反革命的帽子来。


footmanbac 于 2016-9-20 10:34:28 发表了:

雷神 发表于 2016-9-19 22:04

我操!这还真有当年大字报的风范。

反正无论你干什么都能给你扣上反革命的帽子来。

本来就是反革命好吧。想想,新一代的有反抗精神的归化民成长起来之后,在元老院扩张结束阶级固化无法给他们更多利益的时候,姬信这个大旗将意味着什么?


1u2v3w4x 于 2016-9-20 10:38:09 发表了:

喂喂喂前面还是黑史公公来着后面怎么当真了。。